曾月月指著傅芊芊衣服下方用黑色綉線綉出的衣標,那裡赫然是一個『J』字。

「這件衣服是服裝界大師J先生親手設計製作的,曾在國際時尚大賽上獲得過冠軍大獎,可是,J先生卻在那之後去世了,他親手所製作的這件衣服,便也成了絕品,這件衣服還有一個名字『女王』,據說,這件衣服曾經在拍賣會上拍出了五千萬的價格,沒想到,這件衣服,竟然穿在了你的身上。」

只不過是一件衣服而已,這上面沒有寶石等貴重物品裝飾,竟然會價值五千萬,怪不得,之前在造型店的時候,lis拿出這件衣服的時候,會露出那樣的表情來。

「你會不會認錯了?」傅芊芊皺眉看著曾月月。

曾月月連連搖頭:「我是不可能認錯的,這件衣服很特別,而且,J先生製作衣服的時候,很有他的特點,我曾在現場見過,所以,不會認錯,更何況,是這麼值錢的東西,我更不可能會認錯。」

傅芊芊:「……」

曾月月都這麼說了,那麼,應當就不會錯了。

她皺眉看著自己身上的衣服。

雖然她對衣服並沒有什麼講究,可是,這樣貴的衣服穿在身上,要是被毀壞了,那家造型店的老闆恐怕會心疼,而且……還是絕品。

她出門的時候,為了節省時間,便沒有換衣服,要是知道這衣服的來由,她出來出任務的時候,就會換一套衣服了。

真是麻煩。

待會兒執行任務的時候,還要顧忌著不能傷到這件衣服,累贅。

在傅芊芊和曾月月倆人對話的時候,吳名已經與在上佳中心裏面的警方聯繫上了。

看到吳名走過來,以及吳名臉上凝重的神情,傅芊芊沉下臉:「裡面的情況怎麼樣了?」

吳名搖了搖頭:「情況不容樂觀,警方又有兩名傷亡,而且,有一名人質哮喘病發,急需送醫,現在,警方和歹徒還在僵持,如果再耽擱下去,那名人質恐怕會有生命危險。」

也就是說,現在必須要抓緊時間把人質救出來。

警方連續傷亡,依然沒有搞定歹徒,說明這些歹徒真的很厲害。

傅芊芊看向曾月月:「我之前讓你弄到上佳中心的平面圖,弄到了嗎?」

曾月月從自己的懷裡拿出了一個平板電腦:「當然了,這裡就是平面圖,是官方傳給我的,不過,我曾經來過上佳中心,有幾處地方與官方給我的不同,我已經標記出來了。」

傅芊芊沒有問曾月月之前為什麼會來過上佳中心,又怎麼會知道上佳中心隱蔽的空間。

看到曾月月標出的位置之後,傅芊芊的臉色微變。

大約是官方故意將那幾個隱蔽的空間隱藏了,地形的不準確,恐怕是導致警方人員傷亡的主要原因。

上佳中心的官方故意沒有將準確的平面圖交給他們,這是什麼原因?

傅芊芊、吳名和曾月月三個人對視了一眼,各給了對方一個有所得的目光。

傅芊芊看向曾月月:「月月,我要你立刻去切斷上佳中心內部的有的監控線路。」

「是!」

「吳名!」傅芊芊給了吳名一個眼神,不需要傅芊芊說什麼,吳名便已經迅速去找了個隱蔽的位置隱藏了起來,隨時待命。

待曾月月和吳名兩個人都從自己的身側離開,傅芊芊沉下臉往面前的建築中走去。

剛進了上佳中心,傅芊芊集中了自己的注意力,打算使用第六感。

但是,傅芊芊才剛剛集中了精神,她便發現,自己的第六感在這棟建築里根本沒有任何作用。

如果她的第六感在這裡沒有作用的話,那就代表……怪族有人在這裡。

想到這裡,傅芊芊的臉色變了幾分。

如果那些人在這裡的話,也難怪警方的人會連續傷亡。

黑暗中,傅芊芊的五感變得更加敏銳,彷彿放大了數倍。

不一會兒,傅芊芊便看到,頭頂上一個監控攝像頭上微閃的紅光熄滅了。

隨著那道紅光熄滅,傅芊芊耳中的對講機中傳來了曾月月的聲音:「芊芊,搞定。」

傅芊芊微勾唇:「月月,做得不錯,接下來,按原計劃行事。」

曾月月和吳名二人異口同聲:「是!」

重生之庶不爲後 隨著上佳中心的攝像頭被破壞,傅芊芊知道,這件事,歹徒那邊肯定也會馬上知道,現在……他們必須要速戰速決,找到被歹徒控制的人質。

上佳中心總共有六層,很快,傅芊芊便上到了三樓。

從三樓開始,傅芊芊便看到了幾名警方的屍體。

四樓的安全出口處,傅芊芊與警方相遇。

警方的人,發現身後有人靠近,一個個後知後覺的迴轉過身,齊刷刷將槍口對準了傅芊芊。

其中一名刑警手裡拿著一個手電筒,將燈光照在傅芊芊的臉上。

「你是什麼人?」

傅芊芊下巴微揚,一字一頓:「雲相軍區少校——傅芊芊。」 聽到傅芊芊的話,在場的人皆被驚了一下。

警方和軍方雙方向來沒有什麼來往,但是,警方和軍方向來都會關注對方。

最近三個月,警方關注軍方最多的人,便是傅芊芊。

因為,傅芊芊是南相軍區軍方最年輕的少校,而且……還是最年輕的女少校,在這之前,他們一個個都猜測著,傅芊芊能拿下南相軍區最年輕的女少校名稱,肯定會是個五大三粗,長相醜陋的女漢子。

可他們看了一眼眼前的女孩。

經過裝扮之後的傅芊芊,五官柔和了許多,那張傾城容顏,最是引人注目,他們怎麼也沒想到,印象中那個王大三粗、長相醜陋的女漢子,會是眼前這個身材火辣的大美人。

站在他們面前,傅芊芊不卑不亢,面對眾多槍口,依然淡定,面不改色。

傅芊芊在自報姓名之後,那些警察們便不說話了,而且,一個個朝她投過來質疑的目光。

傅芊芊皺了下眉,這些人是在懷疑她的身份。

曾月月已經從另一邊摸了上來,見傅芊芊站在安全出口那邊與一眾警察對峙,便走了過來。

「不是在執行任務嗎?你們在這裡做什麼呢?」

有一名警察認出了曾月月來。

「這位是曾月月,我認得她,她現在是軍方的中尉,經常和傅少校在一起的。」

曾月月轉頭看向那名警察:「怎麼,我認識你嗎?」

曾月月明眸善睞,眸子轉動間,靈黠而狡詐。

那名警察的臉稍紅了一下,他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我去雲相軍區的時候,曾經見過你,我聽人介紹了你,但是,您並不認識我。」

其他的警察聽到了自己的同伴這樣說,腦中一個念頭漸漸清晰。

如果眼前的這個女孩是曾月月,那麼……剛才他們用槍指著的那個女孩,就是傅芊芊無疑了。

那些警察們一致朝傅芊芊恭敬的敬禮:「見過傅少校!」

傅芊芊右掌舉起,手掌斜飛入鬢回了個軍禮。

「現在情況怎麼樣?」

其中一個看起來像是這些警察們的隊長,他面容疲憊,看起來神情也有幾分狼狽,手背上有一道血口子,傅芊芊一眼便看出來,那道口子是被子彈擦過時留下的。

那名隊長名打起精神,挺直了脊背,筆直的站在傅芊芊面前彙報:「雲城刑警大隊二分隊隊長黃吉,見過傅少校,我們隊總共三十人,至今……傷亡十二人,還剩……十八人,人質共有十人,六男四女,其中一名老人、一名小孩都是男性,哮喘病發的是一位四十歲的中年女性,他們現在全部都在六層,我們有兩個人在五樓監視,我們其中有六個人,都是在五樓上六樓期間被擊殺。」

在說到這裡的時候,黃吉的聲音有些激動,眼睛里有淚花在閃動:「他們……都還很年輕,最大的才三十六歲,家裡都有老婆孩子等著他們回去,之前……應該是我上去的,可是,他們一直攔著我。」

在黃吉的眼睛里,還露出了濃濃的自責和內疚。

他將自己隊友犧牲的責任全部都扛在了自己的身上。

看著眼前的黃吉,傅芊芊突然想到了數年前的自己。

那時,她的部分戰友們也在任務中一個個的離自己而去,她也因為自己的戰友們因自己的指揮失誤離世而自責、內疚過,曾經,也因為自責和內疚,差點便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氣,很長時間,她才從那種自責、內疚中走出來。

傅芊芊悄悄的按了一下頸間鑰匙吊墜的機關,在她的手裡,很快便出現了一把手槍。

她握著手槍,筆直的從黃吉的身邊經過。

在經過黃吉的肩側時,傅芊芊的腳步微停頓了一下。

「一個大男人,哭什麼,哭是懦弱的表現,還是……你覺得你自己無法為自己的戰友報仇?」

傅芊芊的話,成功的讓黃吉停止了悲傷。

「不是!」

傅芊芊的嘴角微揚:「是男人,就拿起你的槍,跟著我一起殺了那些歹徒,為你的隊友們報仇,你有膽子,跟著我一起上去嗎?」

黃吉擦掉了眼淚,雙腿用力的併攏筆直的站定:「有!」

不僅是黃吉,就連旁邊的其他刑警們血液也跟著沸騰了起來,一掃之前喪氣頹廢的氣氛。

在這之前,他們刑警隊共三十個人,傷亡了十二人,人員去了將近一半,在失去眾多人員的情況下,他們早已士氣下降,原本,他們以為,自己可能無法去擊斃那些歹徒了,甚至已經抱著必死的決心。

可是,傅芊芊的出現,讓他們的心裡重新升起了希望。

一念成癮:傅少的心尖寵妻 傅芊芊看著警方人員眼中的激動,嘴角微勾起。

「人質有一人已經哮喘病發,必須要爭分奪秒搶時間將病人送去醫院,所以,今天的戰鬥,也要速戰速決。」

而且,她跟裴燁約好了晚上八點鐘見面,如果她在八點鐘沒有趕回酒店的話,恐怕,裴燁會不高興吧,她是個守時的人。

眾人異口同聲:「是!」

曾月月跟在傅芊芊的身後一起往五樓的方向走去,傅芊芊一邊走一邊問向曾月月:「你之前來過這裡,應當知道哪裡的房間窗戶容易上去吧?」

傅芊芊的意思,曾月月一下子便明白過來,曾月月嘿嘿一笑:「當然。」

傅芊芊:「好,告訴我地點,我直接上去,你們在這邊火力吸引對方,注意安全。」

曾月月哂了一下:「芊芊,我以前可是神偷,爬窗上樹這種事,難道不該交給我嗎?」

傅芊芊睨了她一眼:「如果你自認你的速度比我快,能躲得過子彈,不怕上去之後被射成馬蜂窩,你儘管上去。」

曾月月:「……」

這一點,她還真的沒法跟傅芊芊相比,傅芊芊這女人簡直就是變態啊。



最後,他們敲定由傅芊芊從窗戶上六樓。

在傅芊芊上去六樓之前,傅芊芊的手機上收到了一條簡訊。

準備上去了,傅芊芊走神看了一眼自己手機上的簡訊。

信息是裴燁發來的。

「親愛的:確定八點鐘可以回來?」

傅芊芊瀏覽完信息,手機快速在屏幕上回了兩個字:可以! 給裴燁發完消息,傅芊芊便順手將手機關了機,並按了一下耳中的對講機。

「吳名!」

吳名的聲音立刻從對講機中傳來:「隊長,我已經就位。」

聽到了吳名的回答,傅芊芊看了一眼面前的窗子,剛要躍上窗子,可她身上的裙子是不規則裙擺,後面的裙擺較長,有些礙事。

傅芊芊皺眉將身後的裙擺扯了起來,隨手將價值五千萬的裙擺撕掉了一截,被她撕掉之後的裙子,裙擺只到她的膝蓋上方十公分處,露出下面筆直纖長的雙腿。

將撕掉的裙擺扔到地上,傅芊芊輕鬆的躍上窗子。

然後,傅芊芊便等待著。

幾秒鐘后,傅芊芊便聽到安全出口處響起了一陣槍聲,她抿了下唇,從窗子直接躍上了外面的平台,輕鬆的沿著旁邊的水管往上攀爬,因為傅芊芊的腳上穿著高跟鞋,鞋跟恰好能讓她卡住水管旁的小孔,固定住她的身形。

這時,六樓有人往窗子這邊靠近。

貓在對面建築的吳名,在那人剛靠近窗邊,便直接對準了對方的額頭射擊。

那個人一下子被吳名擊中了眉心處倒了下去。

隨著那個人倒了下去,躲在窗邊的傅芊芊拿出了一個小圓鏡子,往窗戶上方探視了一下,確定了那個房間里的人員,讓她意外的是,她所到的這個房間,竟然就是關押人質的房間除了剛剛被人擊倒的那個歹徒,其他還有兩個人在房間裡面來回走動,目閃,他們還沒有發現窗邊的這名歹徒被擊斃了。

傅芊芊在其他的兩個人轉身之際,悄悄的從窗外躍了進去,並躲在了窗子底下。

今晚月明星稀,窗子下背光,所以,傅芊芊躍進去之後,歹徒並沒有發現她。

離傅芊芊近的有兩名人質,看到了傅芊芊進來,他們嚇了一跳,傅芊芊立刻在唇邊比了一個噤聲的手勢,那兩個人立刻閉緊了嘴巴。

在那兩名人質閉上嘴巴之後,房間內的其他兩名歹徒終於發現自己的同伴被撂倒了,警覺的看向窗外,然後貓著身子往自己的同伴這邊走來。

那兩個人剛剛靠近了那名歹徒,躲在陰影里的傅芊芊身形極快的衝突出來,手中的槍已經變為了鋒利的匕首,銀亮的冷光在房間里忽閃,迅速劃過兩名歹徒的脖頸間。

那兩名歹徒因為不知道傅芊芊潛了進來,所以,並沒有設防,再加上傅芊芊的動作很快,那兩個人便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被傅芊芊一刀封喉,連聲音也沒發出便直接倒了下去。

有那兩個人倒下去之後,有月光照在其中一個人的臉上和頸間,月光映照著那人睜大了死不瞑的眼睛,以及他頸間不斷往外汩汩流著的鮮紅的血。

十名人質全都因此害怕的縮在了一起,其中有一人看到了這一幕,嚇得尖叫出聲。

傅芊芊皺眉看著那名尖叫著的人。

那是一名二十歲左右的女子,大約是因為受到了驚嚇,心裡承受不住。

當傅芊芊朝她橫了一眼,她嚇得立刻閉緊了嘴巴。

等到那名女子不再尖叫,傅芊芊方開口:「我是軍方的人,會將你們從這裡救出去,但是,你們必須要聽我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