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雨!這已經不能用雨來形容了,因為子彈實在是太多了,而過了三秒鐘后,那立在地上的防禦罩終於抵不過這種碾壓式的子彈完全碎裂了開來。

而這短短三秒,足可以讓趙小趙念出那句驚天地泣鬼神的招數名,此後。但凡這個世界的妖族們聽到這個技能的名字之後都含丹一顫!而這個技能之後還變生出很多故事,而這些故事我們以後可能都講不到。

「冰家殝傳!

鸘月斬!」

話音剛落,防禦罩瞬間破裂!趙小趙在空地上甩著刀轉了一圈!此刻時間似乎靜止了,子彈破掉防禦罩的子彈離趙小趙僅有半米左右,但是他們就立在哪裏動也不動,除了趙小趙身後的馬,身邊居然已經感受不到任何生物的氣息,所有的氣息都被寒氣給遮住了。

趙小趙不緊不慢的轉了一下劍,然後把劍收進了鞘里。

此刻陽光照耀大地,剛才還陰沉沉的峽谷被陽光。所照耀着無比遁形,剛才還是峽谷的地方,現在已經真的變成了一片盆地,旁邊確實有凸起,但是僅有差不多半米,而峽谷之上,峽谷之外,

一切的一切都變成了一片冰藍色的霜霧罷了……

本章完 「我。」姜天微微一愣,笑著說道:「我現在就是一個家庭煮男,以後就要靠我老婆養了。」

「好啊,以後你就當我的小白臉就好了,我養你啊。」葉曦笑吟吟的很是配合的跟姜天撒起了狗糧,「來,給大爺我笑一個。」說著伸出手來勾起姜天的下巴。

「我說兩位,沒看到你們旁邊還有兩位單身人士嗎?麻煩撒狗糧也換個環境。」一旁的高媛媛翻著白眼說道。

小迷糊,你這是學壞了,幾年沒見居然調侃起你學姐我了。

葉曦一臉無辜的說道:「媛媛姐,冤枉啊,不過,你可是比我還大兩歲,你打算什麼時候結婚。」

「我可不想這麼輕易把自己給嫁了。」高媛媛揮揮手說道。

「對了,姜天啊,我跟葉曦的關係,你也知道,不是姐妹,勝似姐妹,你既然是我妹妹的老公,我就多嘴一句,你說你一個大男人,怎麼能做家庭煮夫了,你的擔當起養家的重任,不能讓我妹妹養你,你得找一份工作。」

林菲菲跟著點頭說道:「媛媛說得對,姜天,要不這樣,我聽說你當過兵,身手一定很不錯,不如來我們天恩集團安保部門,當個主管一點問題都沒有,如果你是戰王,安保部門總監我們都虛席以待。」

「打工,當保安。」姜天頓時一臉怪異。

而且還是天恩集團。

有點意思,自己堂堂人王殿殿主,與天齊平,萬古獨尊,居然跑去當保安,而且當保安的公司還是天恩集團,好像自己還是天恩集團的大股東之一。

姜天搖著頭說道:「算了,打工,我這一輩子都不可能打工,再說了,我有老婆養著,還打什麼工,在家帶孩子他不香嗎?」

葉曦點頭說道:「嗯,我也覺得,我上班就好了。」

對於自己老公,葉曦多少還是知道,不說別的,就說那一場震驚全球的萬人大婚禮,數千精銳戰士,讓她知道自己的老公很不簡單,現在之所以環繞在自己的身邊,甘做家庭煮男,一切都是因為自己和兮兮。

再說了,以他的身份地位,去給別人打工。

甚至,葉曦一度懷疑,姜氏網路集團的董事長就是自己老公。

有一句話說得好,連巡航母艦都有了,還要啥自行車。

一旁的林菲菲還以為姜天嫌棄自己所說的安保工作了,臉色說道:「葉曦,你可不知道,安保,可不是保安,現在全球各大企業,對於安保的重視都及其嚴格的要求,甚至安保都在各大公司放在跟研發,市場,等同等地位,就拿我們天恩集團來說,安保部門,那可是僅次於研發和市場排在所有部門第三位的。」

「而且如果你老公去天恩集團,那就是安保部門的總監,比我的職務都高,而且月薪上百萬。」

「我們天恩集團,對於安保隊伍及其重視,現在擁有安保人員,三千多人,其中武力人員兩千人,這可是相當於一支大規模的部隊。」

。 []

關鍵時刻,這會也在紅館的陳綺晴,居然也插了一句嘴。

話音落下,這對夫妻倆就更加激動了。

神鈺:「……」

實在是被吵的受不了,他乾脆從紅館里出來了。

他不會去相信這些鬼話。

當然,就算是真的,他也無所謂,因為,他一直就認為,這個弟弟比他優秀。

而且,如果他的父親神英還沒死,他本來就是神家繼承人,那現在他神鈺還給他,又有什麼關係呢?

神鈺來到了觀海台。

本來是要直接去三樓找霍司爵詢問他是不是已經恢復的事?

他還是比較關心這個。

可是,當他進來后,他都還沒有上去,就在城堡外看到了花園裡有幾個孩子正在跟一個老人在玩鬧的場景。

那老人,已經年紀很大了,頭髮鬍子花白,平時是很難這樣的動。

可是現在,他卻看到他在花園裡,跟那幾個孩子嬉鬧著,就好似他也成了一個老頑童一樣。

「老爺子,已經很久沒有看到你這麼開心過了,好像,從神英少爺去世,你就沒有了。」

「是嗎?」

正在陪著孩子玩的神宗御,聽到管家老田這句話,漫不經心回了句。

老田便點點頭:「是啊,就算是當年神鈺少爺出生,也沒見你這般歡喜,後來他長大了,更是看你抱都沒怎麼抱過呢。」

老田說這話,其實就是為了讓眼前這個老爺子更開心一點。

因為,他確實很久沒有看到他這麼高興了。

可他不知道,就在這個花園的不遠處,神鈺站在那裡聽到這話后,卻忽然就臉色暗了暗,隨後,思緒飛到了很久很久以前。

是的,他小時候,真的沒有被他抱過。

同樣都是爺爺,他還是他的親孫子呢,可那時,他留給他更多的印象,只有嚴厲還有不苟言笑,就更別提抱他了。

所以,他小時候,對他是畏懼的。

像現在看到的畫面,更是連做夢都不敢。

神鈺面色終究還是白了白。

沒一會,給孩子們做了水果汁的溫栩栩端著過來,看到他一言不發的站在那裡,她愣了一下。

「神鈺少爺,你怎麼站在這裡?是想過去看看孩子嗎?沒關係的,直接過去就好了,他們應該會很喜歡你的。」

她以為他是在看到孩子后,有點躊躇不敢向前。

畢竟,她知道,因為當初那件事,他一直心裡有愧。

可是,他聽到了她的聲音,回頭看到她后,卻忽然一張略帶蒼白的俊臉上,露出了少有的慌亂:「不,我就隨便看看,我是來找司爵的。」

「是吧,他在上面呢。」

溫栩栩看了他一眼,指了指樓下。

神鈺便馬上走了,腳步匆忙得讓溫栩栩也是好一陣詫異。

他到底怎麼了?

神鈺來到了三樓。

風和日麗的早晨,這裡的空氣特別好,霍司爵難得沒有待在卧室里,他出來了,搬了一張椅子坐在外面,手裡則是拿著一個小本子,在桌上寫著什麼。

正寫著,他的眼角餘光看到了一個穿著橄欖綠迷彩服的高大男人進來。

「司爵,你在幹什麼?」

他走了過來,直接看向了霍司爵正在畫著的筆記本。

霍司爵見狀,眸光眯了眯,馬上,他就把筆記本合上了,整個表情一瞬間變得很冷。

神鈺:「……」

就這樣僵僵的站在那,他不願意承認,這個時候,他的心情更差了。

但是,他深吸了一口氣后,還是很快調整了下來,然後裝作一副很無奈的樣子,不看了,隨手也拖了一張椅子過來,在他對面坐下。

「好了,你不用藏,我不看就是了,對了,我剛才在下面看到了你兩個孩子,你怎麼突然把他們接來了?你這是要準備讓他們認祖歸宗了嗎?」

他問得很隨意,就像是閑聊。

霍司爵的目光卻更冷了,他掃了他一眼,眸中全是陰寒。

「什麼認祖歸宗?他們跟你們神家有什麼關係?」

「……」

神鈺終於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了。

他這句話,其實真的沒有別的意思,就只是想要問問,他是怎麼突然有這個想法的,還有,他也想知道,他是不是真的記憶復甦了?

這些問題,出發點,都是建立在對他的關心上。

可是,他迎回來的一句,確實這麼毫不留情又十分尖銳的一句。

神鈺在這張椅子里坐了好久,他都沒有再出聲。

「你……」

「好了,我走了,你好好休息。」

神鈺突然站了起來,他匆匆丟下這句,甚至都沒有聽清楚,眼前這個弟弟也剛剛開口準備要說話,然後,他就頭也不回的走了。

霍司爵便在背後蹙眉盯著他。

但一直到最後,他的背影都消失在走廊里了,他也沒有開口叫他,而是漠然地收回目光后,片刻,又打開了那本日記。

那也是一本畫滿了各種人物關係圖的日記本。

只是,和那個人在地下室畫的神家勢力圖不同,這筆記本畫著的,則是神家如羔羊,而四周急等著要分食它的狼群,又到底有哪些?(已修改,請刷新后再閱讀。)

站在紫色結界內,感覺陽山就是一座普通的活火山。

然而當踏出紫色結界,一股熱浪迎面撲來,灼得魏小寶的臉頰隱隱作痛。

陽山的結界幾乎撞上了紫色結界。

不依靠靈石的話,魏小寶無法進入。

但手持靈石后,很輕鬆就能進入。

《開局簽到辟邪劍法》第五百三十五章狂吃凝氣丸改造 「今天的行為我不希望下次再看到。」傅宴總算伸手接過她還遞著的盒子。

傅艾艾望着他走開的背影,很想跟進去看她家男神。

但一想到男神可能會討厭不矜持的女生,她只能忍痛離開了。

再見,男神,期待下次美好的相遇~

1班眾人看到傅宴提着一個精美的粉嫩盒子進來,有些幻滅的看着他。

這反差太明顯,他們一下子還接受不了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