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只過了兩秒不到,只聽轟的一聲。一股強大的衝擊波席捲開來,狂暴的能量肆虐四周。四周房屋倒塌,眨眼睛化為廢墟。巨大的爆炸煙塵遮擋住整個視線,看不清具體情況。

直到過了很久,煙塵才慢慢散去。露出一個巨大的深坑,四周一片狼藉。而爆炸中心已經沒有黑袍的任何蹤跡,顯然已經在爆炸中灰飛煙滅。

咳咳咳!

爆炸中心傳來一聲輕咳聲,只見一道身影單膝跪地。面前有著一面方形盾牌抵擋在面前,身上是有一個能量元氣護罩。這人正是李三,沒想到他在這種爆炸下竟然活了下來。

…… 「咔咔咔!」只見李三面前那盾牌布滿裂痕,化為碎片掉落在地上。「噗呲!」李三吐出一口鮮血,雖然大部分攻擊被烈火盾抵擋了,但他自己也深受重傷。

看著地面烈火盾的碎片,李三眼中有些心痛,這盾牌可是他辛辛苦苦為暗夜拚命十餘年才換來的。可謂是他的寶貝。這烈火盾可是下品凡器。

世人將武器劃分為不入流,凡器,靈器,魂器,法器,帝器六個等級,每一等級又細分為下,中,上,極四品。在南荒縱最高等級的武器就是各大城主手中的下品靈器。整個南荒連中品靈器都沒有出現過一把。至於後面更高等級的更不用說了,那是屬於傳說中的東西。

在南荒每一把下品靈器都是一城的鎮城之寶,難以獲得。而凡器就成為大家共同追求的目標。夢無痕使用的那把清風劍就是一把中品凡器。

此時李三心中暗罵道:「黑袍這老不死的,死了也沒安什麼好心。」把錯全都怪在黑袍身上,李三有沒有想過黑袍為什麼會這麼做呢?是誰造成這個結果的呢?

李三捂著胸口慢慢的站起身,雖然深受重傷,但他的任務已經完成,可以回去復命了。

「咔嚓!」遠處發出一聲樹枝的折斷聲。李三耳朵動了動,循著聲音方向望去,看著一棵大樹,一掌轟擊而出。

「轟!」大樹應聲而斷。只見大樹身後飛躍出一個身穿長裙的妖嬈女人,此女長裙分叉至大腿根部,處處透露著火辣。在空中露出陣陣雪白的春光。這女的正是外出尋找『補品』的蠍女。她剛剛回來,沒想到就發現黑雲寨的人已經死絕。

循著一路下來的打鬥痕迹找來,便看見她的老大黑袍自爆的情景,幸好她離得足夠遠,不然在這爆炸中心蠍女根本活不了。蠍女本來想屏息等面具人離去的,她知道突破氣海境的老大都不是這面具人的對手。以自己練氣八重的修為恐怕在面具人眼裡只是螻蟻。沒想到一時緊張,不小心踩斷腳下的一顆樹枝,暴露了行蹤。

「哦?沒想到還有一條漏網之魚。嘖嘖嘖!長得倒是不錯,沒想到黑袍那老傢伙還有這種愛好?不過可惜了!」李三以為蠍女是黑袍的女人,隨即有些可惜道,要是以往他還會享受享受,不會現在他重傷在身沒有那個閑情。

還有李三要抓緊時間回去復命,要是晚了那他隨時可能丟命。這可不是開完笑,他在暗月手下做事多年,深知暗月的喜怒無常,要是晚了指不定會被暗月殺了。

說著李三身體消失在原地,手中元氣涌動,一掌向著蠍女攻去。出手毫不留情,沒有絲毫憐花惜玉的想法。

蠍女看著攻擊而來的李三沒有坐以待斃。手中出現一把粉紅色的油紙傘,在空中飛快的旋轉,向著李三攻擊而去。

「哼!不自量力」李三看著一個練氣八重的螻蟻竟然有膽向他出手,冷哼一聲。

「砰!」只見蠍女的攻擊只僵持數秒就轟然消散無形,而李三的攻擊餘威向著蠍女轟去。砰!蠍女被擊中,身體猶如炮彈一般倒射而出,在空中噴了好幾口鮮血,狠狠的撞在一棵大樹上。樹枝撕破蠍女的衣物,使得蠍女露出大片春光。不過此時可沒有人會在乎這些。死了也只不過是一具紅粉骷髏。

「噗呲」落地后的蠍女又吐出一口鮮血。艱難的靠在樹榦上。

「竟然能擋住我的一擊不死,有點門道。」李三看著沒死的蠍女,有些驚訝的說道。在他看來練氣八重的蠍女應該被自己一擊斃命才是。

蠍女臉色有些痛苦的看著遠處的李三,沒有求饒的意思。雖然她很怕死,但她知道就算求饒下場也還是個死。不過蠍女臉上露出了一絲如釋重負的笑容。因為她口中的老大死了,雖然不是她親手殺的,但她的大仇得報了。

五年前的夜晚,一處村落,四周火光照耀,到處都是喊殺聲。不斷的有人發出慘叫,奸,淫擄掠的事情正在此處上演。此時一個臉上布滿刀疤的人正滿臉冷漠的看著四周滿地的屍體冷哼道:「這幫賤民,窮的要死,浪費我的時間。」

說著招呼他的手下,運著搶來的糧食和女人的離去,他的手下不斷的發出哈哈哈大笑聲,在這些手下眼裡是滿載而歸。而沒有人注意到的是在這死人堆里伸出一雙滿是鮮血的手。

那位倖存者就是蠍女,此後她活的艱難無比,一個人無依無靠,被人欺凌。靠著自身的皮肉於美貌依附於那些強者苟延殘喘,那些人根本不把她當人看,只是發泄的工具。蠍女絕望了,她感覺報仇遙遙無期,一度想要尋死。

終於皇天不負有心人,有一次蠍女依附的那位武者不知從哪得來了一本人階中級的功法「陰陽合歡典」被蠍女知道。蠍女故意放出消息引來了許多問訊而來的武者。一場圍繞陰陽合歡典爭奪戰上演。最後蠍女成了獲利的漁翁,此後銷聲匿跡數年,幾年後江湖上出現一位艷名遠揚的蠍女。一個陰毒無比的女人。知道的人都會離蠍女遠遠的。

最後蠍女找到了她的仇人,不過蠍女很絕望。幾年過去了對方的修為比她高好幾重,她只能繼續潛伏。最後投靠在這仇人的手下,也就是黑袍的手下。等待著時機。那些參與過那場仇殺的人經過一年又一年的尋找,最終不是死在蠍女的床上化為乾屍就是被她以不知名的手段殺死。

醉心修鍊的黑袍並沒有發現端倪。等出關后聽說蠍女做的事情后,只是警告蠍女要採補找外面的人,別對寨內的自己人動手。不過黑袍對那些死的人不以為意,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死了怪得了誰?還有事情發生在好幾年前了,他殺的人不知多有多少,黑袍怎麼可能發現死的都是參與過那次屠殺的人?

蠍女隨即艱難的站起身,強忍著劇痛踉踉蹌蹌的向身後跑去。

看著蠍女逃跑的背影,李三嘴角露出一絲冷笑。剛想追擊,噗呲吐出一口鮮血。「沒想到受傷那麼嚴重,要不是他深受重傷。實力十不存一。以蠍女練氣八重的修為怎麼可能抵擋的住他的一擊?」

李三也不急,看著蠍女逃跑的背影不緊不慢的跟在蠍女的身後。看著春光暴露,狼狽的蠍女反而讓李三一時不急於殺死蠍女。看著美女拚命逃跑,狼狽的樣子李三心中反而有些喜歡這種病態的感覺。

就這樣,一個春光乍泄的妖嬈女人在前面拚命逃跑,穿梭於叢林之中。一個臉帶黑鐵面具,冷酷的面具人緊跟在身後,猶如貓抓老鼠一般,滿眼的戲謔。

…… 在李三和蠍女離開沒一會兒。

「嗖嗖嗖!」有幾道身影快速穿梭於樹間,最後站在黑雲寨寨門口。這些人每個人都身穿黑色披風。看著滿地的屍體,這些人一路探查下來,最後停留在黑袍和李三剛剛戰鬥的地方。

大叔,輕輕吻 「隊長,我們來晚了一步,黑雲寨的人無一倖免,線索又斷了。」只見其中一人探查完附近的情況後向著一個雙手背於身後的中年人稟報道。

那中年人聽后,看了看四周殘餘的戰鬥能量,暗道「氣海境的殺手,還有這小小的黑雲寨竟然也有著氣海境高手存在,看著戰鬥痕應該是有一方自爆了氣海。」

重生美麗人生 這些身穿黑色披風的人正是趙天都派出追查截殺夢無痕幕後兇手的密探。這中年人就是密探的首領,趙德海。一身修為在氣海境初期。

這時趙德海眼角餘光看著遠處一顆樹枝上有著一片衣物掛在上面,衣物上面沾著血跡。身形消失在原地,趙德海出現在那片衣物面前。伸手扯下看了看,這是女人的裙子上的布料。

隨即看到樹榦下的血跡,用手摸了摸,兩根手指摩挲著。看著正前方對著身後的手下吩咐道:「血還是溫熱的,還有倖存者!他們走不遠,給我追」說著指著前面一個方向,這方向正是蠍女逃跑的方向。

「是!」幾人異口同聲應道。「嗖嗖嗖!」身形快速向前掠去,穿梭在叢林之中。

趙德海看著追擊而去的手下,自己緊隨而上。身體消失在原地…

「月兒,這次沒帶你吃依蘭城的十全宴你不要怪無痕哥哥。」夢無痕坐在角馬上對著趙如月說道。

「沒事,這次不行下次還是有機會的。」趙如月毫不在意的說道。這次因為發生了這樣的事誰也沒有那個心情去吃喝玩樂。趙如月也不會真的那麼不懂事。

「無痕哥哥保證,下次來到依蘭城,一定帶你去吃。」夢無痕保證道。

「嗯!」趙如月輕輕點了點頭。而九兒則吱吱吱的叫著,在夢無痕和趙如月之間跳來跳去,玩的不亦樂乎。

夢無痕的傷經過一段時間的調養和依蘭城最好的藥師的治療已經好的七七八八了。這次就他們倆人回去,趙力因為有緊急的事已經先行一步。

此時蠍女已經穿過叢林,來到一條商道上,身體踉踉蹌蹌的往前跑著。而跑的方向正是夢無痕前行的方向。

沒過多久,坐在角馬上的夢無痕便看見遠方有一個女子狼狽不堪的向著他這邊跑來。身後跟著一個面具人。

跟在蠍女身後的李三看見遠處的夢無痕和趙如月便不再留手。『還是儘快解決了此女回去復命,那前方的兩人算你們運氣差,眼中殺氣凜凜。』李三如是想到。顯然連恰巧路過的夢無痕和趙如月也不會放過。

隨後李三手中出現一把長槍,以槍代箭,右手一甩。「咻!」長槍猶如離弦之箭,帶著氣爆聲向著蠍女后心激射而去。眼看蠍女就要被一槍穿透心臟。

遠處的夢無痕見狀,來不及多想。右手帶出旁邊的清風劍,一甩。清風劍帶著音爆聲,在空中飛快旋轉。向著蠍女身後爆射而去。

「叮!」槍劍碰撞,發出刺耳的金鐵交接之聲。

由於外力的作用,長槍倒飛而出,插在李三的面前。地面慢慢的龜裂起來。而夢無痕的清風劍並沒有偏離原有軌道,直挺挺的插在蠍女身後的地上,轟出一個大洞。高下立判,顯然夢無痕的攻擊更勝一籌。

「嗯?」李三沒有想到在他必殺名單中的路人竟然是個高手。看這劍的威力對方的修為不會比他差到哪裡去。這使得已經重傷的在身的李三心中有了退意。同時心中有些後悔早知道早點解決了此女,就不會出現這麼多麻煩。有了漏網之魚李三回去都不知道怎麼和三當家交代。

這時夢無痕腳踏角馬的頭,縱身一躍而出,穩穩的落在蠍女的面前。對著蠍女伸出右手道:「這位姑娘,你沒事吧?」

蠍女抬起頭,兩人四目相對,異口同聲道:「是你?」

夢無痕沒想到自己出手相救的人竟然是上次參與了截殺自己的那個妖嬈女人。隨即看著遠處的面具人,似乎猜到一些什麼。右手成爪,對著遠處的插地清風劍一吸。只見清風劍左右晃動,鏗的一聲,出現在夢無痕的手中。

夢無痕握住清風劍,身上氣勢漸漸凝聚。做好一戰的準備。

遠處的李三看著氣息渾厚的夢無痕,隨即認出了夢無痕。荒城少城主夢無痕的畫像已經不是一次出現在他的手中,就算化成灰他也認得。這讓李三非常糾結,要是讓這蠍女落入夢無痕的手中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不可預料的後果。

據說這夢無痕是荒城千年來第一天才,不能以常理度之。以自己現在的狀態要是不第一時間撤退,後面恐怕想走都難。

李三咬了咬牙還是把自己的生命放在第一位。沒有理會夢無痕轉身離去,身體快速消失在夢無痕的視線中。

夢無痕看著離去的李三並沒有阻止。一,李三離他距離足夠遠,要是李三一心想逃夢無痕追得上追不上都是個問題。二,現在他自己重傷初愈並不想在大動干戈。

夢無痕看了看已經遠去的李三收起手中的清風劍,轉身看著地上的蠍女,蹲下探了探蠍女的鼻息,發現她只是昏死過去。隨後耳朵動了動,發現身後有動靜。

站起身靜靜的望著前方,心中暗暗戒備,做好了苦戰的準備,在他的感知中,有不少人向著這邊前來。

「嗖嗖嗖!」幾道人影快速向夢無痕這邊掠來。

向這邊掠來的幾人看見夢無痕后,單膝跪地道:「參見少城主。」

「不必多禮。海統領,你怎麼在這?」 黑街總裁的小情人 夢無痕看清來人之後,擺了擺手對著趙德海問道。

「少城主,我們是奉城主的命令查找上次截殺少城主您兇手線索的,一路追查就來到了這。」趙德海抱拳回應道。

夢無痕聽後點了點頭,知道了怎麼一回事。你們要找的線索就在這,夢無痕指了指地上的蠍女。隨即對著趙德海吩咐道:「海統領,你們先把這女人帶回去,找最好的藥師治療好她,醒來以後第一時間通知我。還有三天之內我要這女人的所有資料。」

「是,少城主。」趙德海領著手下抱著蠍女快速離去。 一處秘密據點!

「三當家,屬下已經完成任務,黑袍包括黑袍那些手下已經全部解決了。」一個戴著面具的人正跪在地上對著上面帶著銅色面具的人開口稟報道。這人真是李三。上方的自然是暗月了。

「嗯!不過據說那黑袍才練氣九重巔峰的修為,竟然能把你一個氣海境修為的重傷成這樣?」暗月有些疑惑的說道。

「回三當家,黑袍利用那顆氣海丹突破到了氣海境,最後不敵與我自爆了自身的氣海,所以才會重傷手下。」李三低頭應道。

「哦?沒想到那黑袍還有點天賦,竟然真的讓他突破到了氣海境,不過也是垂死掙扎罷了。好了,你下去好好療傷吧,既然線索已經清理乾淨,這段時間你可以休息一下了。」暗月擺了擺手道。

「對了,還有一件事,你把上次懸賞獵殺夢無痕且透露了夢無痕行蹤的那個斗篷人約來,我有大用。」暗月想起了此事,又道。

「是,三當家,屬下告退。」說著躬身離去。

來到門外的李三擦了擦額頭的冷汗,他隱瞞了蠍女的事情,心中只希望蠍女不會知道太多,要不然後面被三當家發現欺瞞了他,估計下場比死還要可怕。

……

荒城城主府!

一個身穿藍袍的年輕人正坐在房間靜靜的修鍊著,這人正是趙奕龍。此時趙奕龍睜開雙眼,右手攤開,一個灰白色的圓球出現在他的手中,圓球正在一閃一閃的亮著。

這是通訊珠,百里之內可以互相通訊傳遞消息。是一次性消耗品,用了一次之後就會碎裂,價值不菲,一顆價值五千枚靈幣,要不是有緊急的事情,誰也不會使用通訊珠。

而且這通訊珠只有二階煉器師才能煉製成功,要知道二階煉器師在南荒一隻手都數的過來。而且就算是二階煉器師煉製成功率也只有五成不到。可以想象通訊珠的搶手程度。

趙奕龍看著手中閃著白光的通訊珠,站起身,來到房間一個書架上,轉動角落裡一本不起眼的典籍。

「咔咔咔!」只見書架慢慢移開,露出書架後面的真面目,竟然是一間密室。恐怕誰也不會想到這後面竟然有著密室。

進入密室的趙奕龍戴上斗篷,讓人看不清真面目。看著手中的通訊珠,輸入元氣,漸漸的通訊珠里出現一道帶著黑鐵面具的身影,正是李三。

「這個時候聯絡我,有什麼事,難道是事情辦成了?」趙奕龍聲音略帶嘶啞,有些激動的問道。

「沒有,任務失敗了。」李三聲音在球中響起。

「什麼?你們這次不是派了氣海境的高手前去的嗎?這都沒得手?」趙奕龍有些吃驚的看著李三。

「不是,中間出現了一些差池,總之沒有得手,這次聯絡貴人您就是想和你碰面談談具體事宜。這次我們保證能夠得手。」李三開口解釋道。

「第一次失敗了,第二次我相信了你們。可是最後呢?還是失敗,你讓我怎麼相信你。」趙奕龍質問道。

「總之貴人您在相信我們一次,要是這次不成功,您的報酬我們會雙倍退還給你的」李三保證道。

「我說過,我不在乎那些報酬,我只要夢無痕的命。我就最後在相信你們一次,希望這次不會再讓我失望。」趙奕龍看著李三沉吟了一下說道。

砰!話剛說完,趙奕龍手中的通訊珠爆碎開來,化為粉末,從趙奕龍手指縫中緩緩流下。

趙奕龍右手一扯,扯下斗篷。走出密室,來到房間中。口中罵道:「還說什麼只要報酬足夠,沒有辦不成的事。廢物,一群廢物。」

「師兄,什麼廢物?」這時只見夢無痕推門而入。夢無痕和趙奕龍兩人關係非常好,所以很少會敲門,都是直接進的。

「啊?師弟,你什麼時候來的,你剛才聽到了什麼?」趙奕龍連忙問道。

「我剛來,聽到你說什麼廢物,怎麼哪個下人惹你生氣了?師兄你今天怎麼感覺怪怪的?」夢無痕有些疑惑的說道。

「哦,沒什麼,沒什麼。就是一個下人交代他的一點小事都沒有辦好,讓我非常生氣。對了師弟,今天怎麼有空來師兄這啊?」趙奕龍轉移話題道。

「想師兄了唄,走師兄我們去喝兩杯,好久沒有在一起喝酒了」夢無痕沒有多想,拉著趙奕龍就往外走。

「好了,無痕,師兄自己會走。現在都是少城主了,做事還是那麼那麼小孩子氣,拉拉扯扯的成何體統。」趙奕龍眼中有些無奈,對著夢無痕輕聲訓斥道。就像是親哥哥訓斥親弟弟一樣,看著不知道有多關心夢無痕。

「知道了師兄,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婆婆媽媽了,走了走了,要是待會被爺爺抓到這酒就喝不成了。」說著兩人有說有笑的的背影漸漸遠去。

和趙奕龍吃過飯後,夢無痕回到自己的房間。給自己倒了一杯茶,靜靜的想著最近發生的事。這一切幕後推手不知道為什麼會針對他?是害怕自己的天賦,成長起來會威脅道他們?還是另有原因?

夢無痕想不出個所以然來,搖了搖頭,暗道:「據海統領彙報,參與了截殺我的黑雲寨連同他們的首領黑袍已經無一倖免。現在突破口就在倖存的蠍女身上,希望能從她身上得到一些有用的線索。」

先不管了,還是修鍊要緊,夢無痕來到床邊盤膝而坐。運轉功法,默默的修鍊著,距離他突破練氣九重已經過了一個月了。夢經過這幾次的戰鬥和沉澱,他的修為已經到達了練氣九重巔峰,只差一步就能到練氣九重大圓滿了。

夢無痕有著預感,往後的日子並不會平靜,自己得抓緊時間提高修為方能有一些自保之力。手中掐動了一個複雜的印法,只見四周的乳白色的天地靈氣瘋狂的向著夢無痕匯聚。

而夢無痕則引導著靈氣存於自己的第九條靈脈中,這些乳白色的靈氣剛進入到靈脈中就向自己丹田中的那把生鏽的劍匯聚,形成一個個乳白色的旋渦。沒過一會就有血紅色的元氣從那把劍中轉化出來,夢無痕感覺到了這血紅色的元氣變得比原來乳白色的元氣更加精純。

這讓一直觀察的萌無痕暗暗吃驚,上次自己昏迷過去,並沒有注意到自己體內發生的變化。這次親眼所見還是感覺到不可思議。夢無痕再次用心神溝通這把劍,但還是毫無反應。

搖了搖頭,夢無痕沒有在管它,繼續閉目修鍊。想相信以這種精純程度元氣要不了幾天他就可以突破到練氣九重大圓滿了。

…… 暗夜據點!

「說吧,找我來什麼事?」一個斗篷人開口說道。

「這次的主角並不是我。」一個帶著黑鐵面具的人笑著說道,正是李三。

「你什麼意思?」斗篷人質問道。李三笑而不語,站起身來恭敬的低著頭向著門外望去。斗篷人也順著李三的視線向門外看去,只見一個帶著青銅面具人推門而入。

「你是誰?」斗篷人問道。他從青銅面具人身上感覺到了一股絕對的威壓。對方的實力絕對是碾壓自己,要是這青銅面具人想要對他不利,恐怕他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

「這是我們暗夜的三當家」旁邊的李三開口介紹道。

「暗夜,你們就是那個十年前那個令人聞風喪膽的暗夜組織,沒想到你們竟然還敢出現,就不怕被南荒各勢力一網打盡。」斗篷人驚叫道。暗夜的大名在南荒沒有人會沒聽說過。沒想到和他合作的竟然是暗夜組織,要知道暗夜現在在南荒可是禁忌,人人喊殺的存在。沒想到又出現了。

「嘖嘖嘖,這你就不用擔心了,現在咱們都是一條船上的人。你說是吧,奕龍小兄弟。」青銅面具人哈哈笑道。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斗篷人沉聲道。

「警惕性還挺高,看看這個吧。」說著青銅面具拿出一個記憶水晶交給斗篷人。

斗篷人接過,看著裡面的的內容,正是他脫下斗篷后的真容。「你想怎麼樣?」斗篷人不管對方是怎麼獲得自己這些東西的。但現在自己的把柄被人抓在手裡。

「我並不想怎麼樣,現在你也不用藏著掖著了。」暗月開口說道。

斗篷人聽后,脫下自己的斗篷,露出一張年輕又有些陰鷙的臉龐。這人正是趙奕龍,要是夢無痕在這恐怕不會相信這是真的吧。這還是他認識的師兄嗎?

「果然是年少有為,是個做大事的人」雖然從影像中看過一次,但親眼看著趙奕龍年輕的面孔,暗月心中還是有些驚訝。

「好了,這裡沒你的事了,你先下去吧」暗月對著李三擺了擺手。

重生甜妻,陸少寵上癮 「是,三當家,屬下告退」說著躬身關門退去。

「好了,現在也沒有外人,接下來咱們就談談合作的事。」暗月看著趙奕龍開口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