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員猛地敲了一下鎚子,兩人同時把手中的刀舉起。

焰手中的刀都已經紅掉了,尤其是刀尖,雖然經過附魔堅固,但這會兒幾乎要融化了。

整個酒館一片安靜。

豺哥鬆了口氣,自己極限的操作,應該贏了么?

他掃一眼四周,怎麼回事?抬頭看一眼計分板,頓時大驚,「這不可能!」

豺哥大叫一聲,把手中的刀拍在桌子上,「怎麼可能超過我這麼多!」

豺哥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剛才太專註了,以至於都沒有注意到焰嚇人的表現。

直到他看到身邊的幾個士兵默默的點頭,他才心塞的接受了這個結果。

看看還在發紅的刀尖,以及桌面上四個紅點,他一臉震驚,總算是回過了神,但隨之而來的就是憤怒。

「混蛋,你竟敢耍老子!」

邊上的幾個士兵這時也反應了過來,「媽的,一個聖域居然來這裡戲耍我們!」

豺哥狠狠的看著焰,「你給老子等著,還沒人敢和我們精銳營這樣玩的!」

很顯然,精銳營的士兵一致認為焰是故意的,因為沒有人可以一下子提高到這種非人的水平,除非之前早就刻苦練習過!

就連周圍也開始響起了竊竊私語的聲音,都在懷疑焰是不是故意戲耍他們的。

焰眉頭一皺,這下看來是得罪人了。

要是在往常,焰馬上就要打爆了他的狗頭,這會而卻是個麻煩事。

豺哥嚯的一下站起來,「我們走!」

經過焰身邊的時候,豺哥停住,「小子,好好珍惜你最後的時光吧!」

他身邊的士兵也嘿嘿一笑,似乎是怕周圍的人不明白,「小子,聽說改造營正缺人呢。」

精銳營說話算數,他們的老大可是從地獄空降兵裡面出來的,手眼通天,而且精銳營也有著一些不同尋常的特權。

「誰啊!說話這麼囂張,還不把我們空降兵的人放在眼裡了?」

一個渾厚的聲音在門口響起。

聽這聲音,眾人心中就不禁浮現起遼闊大地的感覺。

只見一個肩膀巨寬的惡魔從門口走了進來。

他穿著一身奇特的岩石鎧甲,這鎧甲由土元素直接匯聚而成的,眾人一驚,是聖域強者!

元素鎧甲這種牛逼的裝備不僅價格奇高,而且只有聖域以上才能夠駕馭得了!

豺哥聽到空降兵三個字,頓時一哆嗦,趕忙後退幾步,讓那人走了進來。

「小子,是你么,這麼囂張?你他媽有多少點軍功?亮出你的狗牌來!」

說著那元素鎧甲惡魔亮出了自己的牌子。

一個耀眼的金色數字顯示在他的頭頂,200!

竟然是恐怖的兩百點軍功!

整個酒館都響起一片倒吸涼氣的聲音。

酒館老闆不愧是生意人,最先反應了過來,他猛地一下拍在服務員的頭上,服務員醒悟過來,大喊到,「兩百黃金軍功大佬!歡迎來到鐵桶酒館!前十杯免費!」

整個酒館忽然像是回了魂,頓時熱鬧起來,今天酒館內的眾多客人感覺是值了,先是一個30點的高級惡魔,大家驚為天人,沒想到還有這樣的青年才俊。

這會兒又來了個200點軍功的大佬!

要知道很多聖域都沒有一百點!

在深淵深淵軍團,並不是說級別高了,軍功點就一定會多上去。

很多實力不夠,強行提升上去的惡魔反而會不停的降軍功。

因為深淵軍團軍功點數的評判標準會通過任務的難度來判斷,不是說你一個聖域殺了多少小兵,就會多獲得軍功。

必須在敵方力量同樣也是聖域或者以上的時候,才能夠視情況獲得少量的軍功!

看到耀眼的金色字樣,豺哥頓時往後縮了一縮。

剛才的囂張氣息已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色厲內苒,「空降隊怎麼了!我們營長說了,出門在外,我們從來不用怕誰!」

「哦?是么?二狗子什麼時候這麼會裝逼了?」

元素鎧甲惡魔往前一站,厚重的聖域氣息壓迫得豺哥雙腿打抖。

「是…是的,二…我們營長是這麼說的。」

「快滾,不服氣叫二狗子來。」

豺哥一夥如蒙大赦,趕緊繞過元素鎧甲惡魔然後出了門,迅速的進入了傳送陣。

「看什麼看,大家散開吧。」

那惡魔揮揮手,「來,給我上酒。」

說著這傢伙就直接坐到了焰的身邊,「怎麼樣,對我們空降隊的強者地位有了直觀的感受不?」

焰眉頭一挑,「我們?」

那空降兵哈哈大笑,「沒錯,就是我們。以後你就是空降隊的人了,激動不?」

看到桌子上的尖刀,空降兵拿了起來,「怎麼,你對見縫插刀這個遊戲感興趣?」 焰說,「隨便玩玩。」

空降兵隨意的揮動了幾下小刀,既然知道這個遊戲,那他就準備給焰展示一下什麼叫做力量的極限控制。

嗡!

一片刺耳的聲音響起,那空降兵還能夠和焰談笑風聲,怎麼樣,「空降隊裡面,我這只是一般般的水準,你也來試試。」

他這既是展現實力,也是想看看焰的實力到底怎麼樣,如果不行的話,他就要再考慮考慮是不是換個人了。

焰哈哈一笑,拿起另一把小刀,叮!

焰也是抬起頭,說話,「那我豈不是處於一般般之上。」

那空降兵眼神一凝,接著豎起了大拇指,「厲害,厲害,難怪能被精銳營的針對,我們需要你這樣的人才。」

他原本就看過評分了,這傢伙被指揮部標記出來,是特別關注對象,十分的評分,這傢伙高達九分!

正好他們小隊缺少一個隊員,新兵又還在訓練,這不是打了仗么,估計冒出了不少好苗子,隊長就叫他去找一個。

起初見面,見他一個聖域竟然被一群高級惡魔的精銳軍團給威脅,頓時覺得這個傢伙可能狡詐有餘而氣勢不足。

氣勢不足可幹不了從天而降,然後從容殺人的買賣。

這會兒等焰露了兩手,空降兵的感覺瞬間不一樣了。

他正式的說道:「歡迎加入地獄空降兵!」

嗡!徽章上也同時響起了消息,「你已經被划入空降兵序列,請跟隨專人前去報道。」

可以,這很深淵。

調動崗位完全不需要本人同意的,一道命令直接發了過來,完全是強制性的命令,不按時去還得扣軍功。

看起來這個空降隊的許可權很大,竟然能夠直接和指揮部聯繫,任意的抽調人員。

但是焰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炮灰營多好,好吃好喝好睡,還能夠刷軍功。

那惡魔看焰收起了徽章,「怎麼樣,現在有沒有更直觀一點的感受。」

「好了,有了,我可以去報道了。」

焰就這樣和這個看起來更加狂妄的傢伙走了,直接通過傳送陣,焰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

「這裡是…?」

看起來不像是浮空城,到處都是樹木,周圍是大海,這似乎是在某個小島上。

頭頂的空中,天藍得令人感到奇怪,油膩膩的,就像是油畫一樣,還有一個月球一樣的玩意掛在空中,上面凹凸不平,全是坑。

「別看了,假的,這裡是浮空城內部,我們營長就好這口。」

竟然是某種巨大的幻象,一不注意還真是看不出來。

從這也可以看出這個小隊的權利有多大了,竟然這麼奢侈,維持這種法陣消耗恐怕不少,在這裡僅僅是因為營長喜歡而已。

焰精神力探出,果然,這小島外面根本就不是海,而是牆壁,這是位於浮空城內部的一個巨大空間。

但腳下的這個小島卻是真實的,他們使用魔法在這裡構建了一個小島,至少外形看起來是小島的樣子,上面的樹木也都是真的。

深入密林,裡面有著很多的巨大的金屬建築,看來這裡就是空降隊的基地了。

在其中一個巨大的鐵盒子裡面,傳來一陣陣的吼聲,那穿著元素鎧甲的士兵帶著焰,徑直往那裡走去。

「運氣不錯,老大正好在觀看比賽,你也可以去看看。」

一走進這個巨大的金屬隔間裡面,就有了回到浮空城的感覺,到處都是錯綜複雜的管道,已及無處不在的灰鐵金屬。

但是很明顯,這個地方的人員密度很低。

焰起初還以為整個浮空城都是寸土寸金的地方,沒想到還存在著這麼空曠的場所,看來炮灰營的待遇確實是低到令人髮指啊,或者說那裡只是一個養豬場。

「吼!」

「加油!剛啊!別躲!」

「混蛋,那是我的盾牌。」

「見鬼,這傢伙又在打別人襠部了。」

房間裡面非常的空曠,佔據大部分面積的是一個墊著銀色金屬的校場,周圍還加裝著一層魔法護罩。

裡面正有兩隊士兵在進行著激烈的戰鬥,分別穿著紅藍兩色的元素鎧甲。

可以說場面異常血腥,兩方人馬的戰鬥方式讓焰看了耳目一新。

這些傢伙配合的非常好,有時候為了讓敵人露出破綻,他們甚至不惜讓自己身上中上好幾刀,這讓焰想起了讓自己吃了大虧的敵人,那些看起來非常神秘,降臨異界的人類。

校場地面上到處都是血,還有一些破爛的屍體。

其中一個惡魔口中念起咒語,地面的屍體忽然爆炸起來,血肉飛濺,化作一團團可怕的綠色腐蝕性氣體。

藍方被屍爆波及,頓時有一個隊員腳步不穩,紅方抓住機會猛烈進攻突破,藍方頓時被殺了好幾個。

「漂亮!」

「殺光他們!」

焰看向那個說話的惡魔。

這是在場的唯一一個沒有穿元素鎧甲的惡魔,他穿了一身普通的皮甲,周圍的惡魔都站在他身側。

「這就是我們營長,黑魔。」領他來的惡魔小聲說道。

焰仔細的打量起來,這個營長的氣息很強大,比焰見過的所有聖域都要強大。

焰覺得自己在他的手上也走不過幾下,這是一種神奇的直覺。

這僅僅是比賽?

焰頓時一陣蛋疼,這還不如去炮灰營呢,人家好歹是外面廝殺,這裡乾脆就是內鬥。

只見那營長看得還哈哈大笑,恨不得紅方全部死了才好的樣子。

焰沒有表露出來任何不適,而是和邊上的士兵一樣,安靜的看著。

沒一會兒,焰便發現了不對勁,沒有任何人的死亡讓下面的隊員感到可惜,反而是每一次的擊殺,下面都傳來一陣叫好聲。

有沒有搞錯,護罩裡面的可是聖域,而不是多如狗的高級惡魔,就這樣死了,這些人居然不會感到心疼。

藍方一步錯,步步錯,很快就被對方把好幾個使用大型盾牌還有護罩的士兵給打死了。

最後雖然極力掙扎,但還是在紅方精妙的配合之下,一步步的潰敗,士兵一個接一個的死亡,雖然最後通過搏命的打法把紅方一半的人給脫下了水,但還是全部死亡。

嘭!最後一個藍方隊員被打爆了頭,紅白之物濺的護罩上到處都是。

「紅方勝!」

營長滿意的拍了拍手。

噗通,場內還活著的藍方成員忽然也全部倒了下去。

晃鐺!

賽場邊上的一個房間,大門忽然被踹開,兩隊士兵罵罵咧咧的從裡面走了出來。

其中一些人表情相當的痛苦,有一些還在不停的搓揉著身體。

「我不服,剛才要不是拿錯了盾牌,絕對不會這樣的,黑蛇這傢伙的盾牌把手太小了,我手都伸不進去!」

「就是,我剛才手滑了一下,要不然我的大寶劍早就砍飛了對面的狗頭。」 「好了!不要廢話!蒼白的所有成員這周特供沒了,而且訓練得加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