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予的辛勤勞動很快就得到回報。幾天後,一個運送絲綢的商隊就在東家的帶領下自築縣進入了淮陽山。這個東家姓曹名軒奇,也算是一方巨賈。可是前些日子連遭變故,先是貨物被劫損失慘重,然後倉庫失火差點就當場吐血亡。前幾日更是家門不幸,膝下唯一的兒子不肖,欠下巨額賭資,因他無力償還,就被賭坊的人扣了起來等他的贖金。

他現在唯一的依靠就是將倉庫里殘存的絲綢運到南邊汝城的老友那裡賣出,以換取現銀救兒子。可是原先要繞過淮陽山,所需的日程他可承受不起。就在他愁眉不展之之際,居然聽到過路的張護與城內士紳談起淮陽山中的遭遇。

原本他還是將信將疑,在家丁回報看到淮陽山中出現一條大道后,他就信了八分了。如今失態緊急,為了兒子他也只能搏這一把。

如今商隊已經在淮陽山中走了一段路程,曹軒奇更沒有回頭的道理。他現在更願意妖怪立馬出現收走他一成貨物,這樣至少說明張護講的是事實。可惜在他顫顫驚驚的走了許久后,山裡還是沒有其他動靜,甚至連飛鳥都沒有幾隻。

「沿路向前走八十里就是我的山神廟,你們只需在那裡卸下一半貨物就可以安然通行了。」一根威嚴的聲音倜然憑空在山谷間回蕩起來。曹軒奇和隨從急忙跪下來向四周跪拜:「參見山神,小民一定照辦!謝謝山神爺庇佑,謝謝……」見四周半餉都沒後續反應后,他們才繼續前進。現在有山神出面講話了,那個商人張護說的應該是真的了,曹軒奇總算鎮定下來。

第二日,一干人終於見到的了昨日那個聲音提到的山神廟,就是這個廟看起來實在破敗得過分,難怪那個山神要打起財物的主意。這下時予就要喊冤了,他可是確確實實沒想過抽取一文錢的貨物啊。

ps:收過路費是主角得到的第一桶「金」所以寫得多了點,讀者大大們莫怪!

… 劉笑天很想知道的是一直幫着自己的這位戰皇階段修爲的前輩到底是什麼人?幫他劉笑天到底是爲了什麼?

不過這個問題劉笑天費盡腦筋也是想不清楚。

“趕緊找個偏僻的地方將異火煉化了,不然你拿着異火這麼多人對你虎視眈眈的總不是好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了?”無良師傅提醒劉笑天道。

“是。”劉笑天點點頭,飛天羽翼運轉到極致,然後快速的向着沙漠之中飛去。

“劉笑天也不是很擔心哪位戰皇階段修爲的前輩,哪位前輩的修爲劉笑天估計要遠遠高出古銅那邊的兩位戰皇階段的幫手,所以即使那邊的五人全部圍攻,但是哪位前輩都很輕鬆的走掉,”劉笑天不得不感嘆,這就是修爲的力量,修爲高了,即使面對那樣的五人,也是毫不畏懼。

劉笑天在沙漠之中就像一匹脫繮的小馬一般快速的馳騁了很長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劉笑天大概估計了一下,應該這次古銅那邊的人估計很難一時間找到這裏,更何況劉笑天這次的路線錯綜複雜,古銅那邊的人即使想找他也是不好找。

劉笑天找到這塊地方然後四處查看了一下,劉笑天現在所處的這處地方四面都是沙堆砌的丘陵,這其中有一處凹槽的地方,劉笑天正好可以坐在這凹槽裏面連話異火。

“稍微休息一下就開始煉化吧?到時候我給你護法。不過煉化異火也是九死一生,甚至弄不好如果意志不堅定就會弄個魂飛破滅的下場,至於你的意志我倒不擔心,但是這異火的力量確實很強大……哎,就看你小子的造化了。”無良師傅從劉笑天的身子之中飄出。

這時候在劉笑天的面前出現一道虛幻的蒼老的老人的影子,老人瘦骨嶙峋,臉上可刻上了滄桑與歲月的磨練,但是正是這位老人,在劉笑天的眼中,卻是那麼的慈祥與精神矍鑠,劉笑天想起了自己從來沒有見過的自己的爺爺,“或許,如果爺爺這時候還活着,也就這麼慈祥吧?”劉笑天藉着夕陽不由得想到。

“師傅,好了。”劉笑天招招手,然後快速的將全身上下的東西都取了出來,以防這些東西到時候妨礙到自己。

將鐵劍重重的放在地上,然後劉笑天開始盤膝坐在地上。

“先取出那可雪靈丹吧?”無良師傅吩咐道。

”冰雪丹?“


……

無良師傅將一切後續工作意義吩咐完之後,然後劉笑天開始正式煉化異火。

劉笑天也是很小心翼翼,生怕走錯了一個步驟,最後羅哥魂飛魄散的下場。

”先服下丹藥吧?“無良師傅吩咐道。

劉笑天先後分別服下了雪靈丹與冰雪丹,這兩種丹藥都是爲了抵抗青蓮妖火的無比的高溫而服的,頃刻間,劉笑天的渾身冰冷,從身上有絲絲的冷氣冒出。

無良師傅輕輕的票上一處丘陵,查看了一會兒之後,然後對劉笑天揮揮手:“開始吧。”

劉笑天按照自己師傅的指示,從戒指之中拿出所獲得青蓮妖火。

當劉笑天從戒指之中取出青蓮妖火的時候,青蓮妖火詭異的高溫立刻將周圍弄的特別的熱。

劉笑天在無良師傅的幫助下,開始運轉起自己全身的真氣,不過時間,一團白色的火焰慢慢接近青蓮妖火,青蓮妖火閃爍着騰騰火焰,在空中發出比比波波的聲響。

“彭……”一聲輕微的爆炸聲響之後,劉笑天口一張,將青蓮妖火直接吞噬了下去。

但是當青蓮妖火瞬間下肚的時候,劉笑天感覺到一股灼熱的溫度差點損壞了自己的五臟六腑。


那股灼熱感夾雜着恐怖的高溫,開始在劉笑天的身體內部橫衝直撞。此刻的劉笑天極致有無良師傅這麼強悍的高手幫助,這之後也是身子不由得抽搐,滿身的汗水就像一道清泉一般,劉笑天的身上是不是的出現一聲聲“嗤嗤……”的聲響,好像劉笑天的機體在慢慢的凋零一樣。

卻是這青蓮異火的溫度太過巨大,劉笑天咬牙切齒,每當一團異火橫衝直撞劉笑天的身體的時候,劉笑天都會承受一次前所未有的身體折磨,這種折磨劉笑天可是從未有過體驗的,即使當初修煉的時候鑽冰窟,撞大樹,迎擊瀑布……劉笑天都一一堅持了下來,唯有這次,卻是充滿了一次生與死的考驗。

現在的劉笑天,感覺到彷彿就在似的邊緣逃竄,劉笑天也能想到當初見到美杜莎那種抽搐的樣子時候所承受的痛苦了。

“你小子給我堅持住……”無良師傅看着劉笑天陰晴不變的臉色大聲喊道。

“不,我不能失敗,我一定要堅持住…………”劉笑天的內心被那股灼熱的劇痛感弄的差點失去了動力,但是劉笑天卻是意識清醒的對自己大聲喊道。

無良師傅看到劉笑天這種表現,不由得欣慰的點點頭。

“你小子的意志力是我見過的最強大的,看來當初選擇你是我的榮幸,”無良師傅在心中唏噓道。

劉笑天的皮膚時不時的出現宛若火焰般的顏色,隨着這皮膚的每一次變化,劉笑天身上的衣服都會退去一層,現在的劉笑天完全已經赤身露體,無良師傅都不忍心看了,雖說是男人,但是但是當一個男人面對一個赤身裸體的男人時,心中總不是滋味。

隨着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無良師傅將心提高了一個新的高度,現在是最要緊的時候,如果劉笑天一不小心就會異火吞噬,那到時候就會落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啊……”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這時候的無良師傅也是因爲太過擔心而忘記了時間,所以當劉笑天發出一聲痛苦的**時,無良師傅終於回過神來,看着倒在地上沉睡不起的劉笑天。

“你小子不錯,終於堅持住了。”無良師傅欣慰的暗含責備的說道,劉笑天痛苦的叫了一會兒之後,然後**慢慢減弱,最後進入了睡眠。 到了山神廟,曹軒奇老老實實地把一成絲綢卸到廟旁空地上。現在他是跟神仙妖魔打交道,借他幾個膽子也不敢玩缺斤少兩的花樣。就在他要去給山神像上幾柱香完成最後一個過山步驟時,「哈哈……」突然一陣刺耳的笑聲從遠處傳來,遠處的山坳里居然奔出了一群奇形怪狀的人。

等他們走進了些,曹軒奇才看清楚那些根本就是各類妖怪,有熊頭人身的,有披著虎皮大氅的,還有面覆鱗片的……這下曹軒奇等人個個嚇得三魂不見七魄癱坐在地上,是張護說了謊還是妖怪們改了主意。

「哈哈,這些絲綢果然漂亮,比我們身上的麻布獸皮好看多了,摸著也舒服。」那個披著虎皮大氅的妖怪狂笑道。

「是啊,看不出那個小毛神還有點手段。來,小的們,把這些絲綢搬回去。」一個熊頭妖怪吼道,「對了,那些也搬回去。」說著指了指曹軒奇旁邊的貨箱。

雖然不甘心,但此刻保命要緊,眾人只好乖乖讓開。「且慢!」一個讓曹軒奇視如仙樂的聲音響起,正是昨日那個山神的聲音。

時予走到畢熊身邊,恭敬地抱拳道:「熊大王,咱們事先說好只收一成過路費的,這樣做是不是有點不妥啊?」

「嗯?你是反對我的做法嘍?」畢熊瞪著時予道。

「熊大王,人間有個『信』字想必你也聽說過。您貴為妖王,要是還為了這點財物壞了自己名聲,豈不是大大不值?傳了出去多損你的威風啊!」

畢熊摸著腦袋想了想,又看了看旁邊的申虎他們,才緩緩點點頭,「這……說得對,我老熊可不能讓人看扁了。」說罷揮揮手讓小妖們停手。曹軒奇見此鬆了口氣,看來天無絕人之路,曹家這個難關應該可以安然渡過。據說曹軒奇靠賣絲綢的錢不僅贖回了兒子,還用剩餘的錢東山再起,重新成為築縣首富。當然,這是后話暫且不提。

等妖王們帶著各自的收成走了后,時予也沒多做停留,連話都沒多說一句就回去了。曹軒奇這時才拿出原先準備的線香蠟燭在山神像前膜拜起來,同時還帶著懺悔。自己剛剛還猜想山神爺也提取了一點貨物,以方才所見,絲綢可是完全被妖怪們收走,山神爺的確是兩袖清風啊。另外他還發誓日後一定要回來替山神爺修繕一下這個破敗的小廟。

有了張護和曹軒奇這兩個活教材,陸續有幾個膽大的商人從淮陽山運貨,有驚無險地通過後,他們又拉了更多的商旅從淮陽山經過。雖然淮陽山的妖怪要收取一成貨物,可是比起其他路,還是划算多了。若是繞道走,首先就是要請鏢局護衛,然後可能還要被官府設的關卡抽點,再加上時間上的消耗,其實損失的銀子不會少於一成。

所以在有了安全保障后,從淮陽山走反而成了他們的最佳選擇。在這種良性循環下,妖王們的倉庫迅速豐富起來,笑得他們合不攏嘴,就連小妖們也開始披上綾羅綢緞。在妖王們幻想自己也可以和龍王一樣富有時,卻沒想過他們素來輕視的那個小山神也在笑。


在過往商旅的焚香供奉下,時予的法力是一日千里。如今就算沒有了山神印,他也可以輕易施展土遁術、搬山術等,可惜他沒有其他仙術的法門,只能徒自嘆氣。

一日,時予正在修鍊,突然傳來牛金牛的召喚,時予匆匆趕到山神廟地下見他。牛金牛的虛影一出現,就先打量了一下四周:「咦?這麼你的廟變成這副德行了?比以前還要破了!」「餓……這個嘛我也是沒辦法。前些日子來了一個道士,居然把我的廟牆弄破了一個洞,還好我大人-大量不與他計較。現在只好請人用原來的材料重新搭建了一座廟先湊合用著。」

「呵呵,也難為你了。不過你淮陽山幾百年每人敢進了,你哪裡找的人?」

「這個嘛,妖王也有打盹的時候,我已經弄清了他們的暗哨,做事避開他們就行了。」

「嘿嘿,小子還真有辦法。不過也虧得這些妖王頭腦簡單,要是五百年前那傢伙,你就得哭了。」牛金牛似乎想到了什麼可怕的回憶,重重地搖了搖頭。

「五百年前有很厲害的妖怪嗎,什麼樣的?」

「唉,說白了就是一隻猴子,居然號稱齊天大聖,以一人之力大戰十萬天兵,二郎神、哪吒太子、四大天王全都出動了還奈何不了他。最後那隻死猴子還殺上天庭,連玉帝都被他從寶座上趕了下來。」牛金牛提起天庭這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忍不住嘆了口長氣。

「哇!這麼強啊!那你和他打過嗎?」時予這下可真是大開「耳」界了,能把天庭通個窟窿出來,這簡直是變︶態式的強啊。

牛金牛的臉色緩和了點,「沒有,不知為什麼,儘管當時天庭形勢危急,但玉帝還是沒有召我們二十八星宿前去助陣。不僅我們,天上很多法力高強的神仙都沒出手,像地仙之祖鎮遠大仙、東華帝君等。最後還是西天如來佛主把那隻猴子收服,現在他還被壓在五指山下呢!」

時予開始同情起這隻猴子,翻天的本事卻換來如此下場,還不如四大妖王這樣雄踞一方,圖個逍遙呢。在時予還在想象那隻猴子當年的威風時,牛金牛已經開始談今天的正題了。

「上次你找到的那個個香梓木還在吧?」

「嗯?你要那個幹什麼?」香梓木就是做琴底合適點,可是看這個牛頭不像有這個雅興啊。

「不是我要,是天上的一位美人要!」一聽到「美人」時予就有精神了,天天窩在淮陽山,他可是好久都沒接觸過一個真正的女人了,媚姨那些狐妖不算。而且自成神后,他就一直想見見傳說中的仙子。

「是天庭內負責百花園的朦朧仙子,告訴你,她可是天上除了嫦娥仙子外數一數二的美人哦!」牛金牛一副神秘兮兮的樣子。

… 第二天,直到太陽的光芒照的劉笑天醒來時,劉笑天睡眼惺忪的揉了揉眼睛更,看清楚自己的師傅還坐在旁邊的一處小山丘上。看來是爲劉笑天護法所以一夜沒有睡。

“師傅。”劉笑天輕聲叫了一聲。

“哼,你小子,總算醒來了。”無良師傅沒好氣的責備劉笑天道。不過劉笑天聽得出來,與其說責備,還不如說對自己的溺愛。

劉笑天不好意思的笑笑。

“還不趕緊穿上自己的衣服,讓我難看啊,都多大的人了,你看看你。”無良師傅罵道。

劉笑天看了一遍自己的全身,果然自己的身上一絲不掛,怪不得剛纔太陽曬的時候感覺屁股上暖洋洋的。

這次真是丟臉丟大了,劉笑天紅着臉,就像一個做錯小事的小孩子似的,紅着臉,偷偷看了看周圍,好像要查看一下,是否周圍有女子火辣辣的眼神。

“趕緊牀上衣服吧,別丟臉了,這裏沒有女子看你的身子。”猥瑣大學生戲謔的笑道。

“哈哈……”

劉笑天趕緊手忙腳亂的穿好自己的衣服,這才猛然想起昨晚所發生的事情,

劉笑天只只記得當自己吞噬了異火之後,然後好像後面的事情斷斷續續的就記得不太清楚了。


“先試試吧?煉化了青蓮妖火之後看看有沒有什麼不適?”無良師傅翻着白眼罵道,心理暗道:“你小子,昨晚給你護法我是用了太多的靈魂之力,我現在這麼虛弱估計你小子都看不出來。”

其實劉笑天記得昨晚發生的事情之後,哪不記得自己師傅所做的事情。

劉笑天向着自己的師傅靦腆的笑笑,“我先沉睡一會兒,太虛弱了,你自己看看吧自己的身子,如若有什麼不正常的,到時候我自會醒來的。”

“嗯,謝謝師傅。”劉笑天點點頭,看着自己師傅瘦削的身子,臉上充滿了一種奇怪與感激的表情。

然後劉笑天檢查起了自己的身體,這時候的劉笑天只感覺在自己的但天之內有一股強悍的力量聚在丹田,劉笑天運轉全身的真氣試着運轉這股力量,這股力量開始咋愛全身運轉起來,發出灼熱的溫度。

“青蓮妖火的精髓。”劉笑天感嘆道,然後突然左手一翻,手中頓時出現了一道青色的火焰。

火焰灼灼燃燒,就像一朵正要開放的蓮花似的。

劉笑天運轉真氣,從空中猛地照着一處丘陵擊打過去。

“轟……”幾聲巨響,然後在空中發出一道道整耳欲聾的爆炸之聲,被劉笑天用青蓮妖火擊中的地方頃刻間飛沙走石,多半個丘陵坍塌。

“果然名不虛傳。”劉笑天不由得感嘆。

然後在試着調用了一下自己的身子,劉笑天驚訝的發現,自己的真氣貌似比以前不知道強悍了多少倍。

“突破了!”劉笑天興奮的喊道,令劉笑天沒有想到的是他苦苦追求的突破,沒有想到在這一刻竟然毫無徵兆的突破了,並且來的這麼突然,劉笑天根本沒有想到。

“歐陽飛碟,到時候我要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我要讓你知道曾經的廢物也會有出人頭地的一天,”劉笑天握緊拳頭,對着天空大聲的喊道,不過劉笑天也很清楚,歐陽飛碟未來昊天宗的掌門的繼承人,絕對不能小覷。

“現在到了戰將初期,這次沙漠之心卻是也算是一次不錯的豐收之行。”劉笑天暗暗感嘆道,然後重新背起自己的鐵劍,一身苦行曾般的打扮,運轉飛天羽翼,向着沙漠之城快速的飛去。

由於修爲的突破,所以速度比以前不知道快了多少倍,很快劉笑天就來到了沙漠之城,來到了自己哥哥所在的地方龍舞狼牙傭兵團的地方。

當劉笑天運轉飛天落在地面的時候,劉笑天很清晰的看到在龍舞傭兵團的門前橫躺着兩人,地上沾滿了血跡。

劉笑天猛地心中有幾分不祥的預感;“心中暗暗祈禱,希望自己的兩位哥哥不要出事。”

劉笑天快速的走進龍舞傭兵團的大門,當走進去的時候,裏面凌亂不堪,地上流滿了血跡。

突然從不願一步一拐的走過來一個人,劉笑天人的此人,這人就是自己兩位哥哥的的得力干將之一,名叫馬騰。

“啊,三當家,你可回來了。”馬騰看到劉笑天之後突然就像看到了救星似的,飛也似的跑了過來,顧不得自己身上流血的傷口。

“馬騰,到底發生什麼事了?這裏怎麼這樣了?”劉笑天不解的問道。

“我們被……被遭到襲擊了,最近不知道爲什麼,龍牙傭兵團那邊來了十幾個修爲比我們強悍的對手,揚言要滅了我們龍舞傭兵團。還有他們吧沙之花抓走了”。馬騰傷心的喊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