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父親。我決定去皇城,接受乾家的邀請。不就是當太子太傅嗎?我就不信我還教不好這個太子。”

“你長大了,是一名真正的男子漢了。凡事要三思而後行,決定好的事,就一定要把他做好。世間的傳言未必都是真的,太子人品如何,只有你接觸了才知道。

現在的你只需知道你是去給太子當老師,而太子只是一個剛董事的孩子。”

“我不也是一個剛懂事的孩子嗎?您還有其它什麼要交待的嗎?例如對母親的。”

“不管她如何對我,對你,對整個妙家。她始終都是你的母親,是我妙慶愛過的女人。只要她不是很過分,你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吧!

我知道你的本事很大,將來的實力更是能達到呼風喚雨的地步。但你要記住,你是我妙慶的兒子,是妙家的家主,在做出重大決定後,都要考慮一下你身後的親人和家族。

我就你這麼一個兒子,我還指望着你爲我養老送終呢!”

“父親,能別說的這麼傷感嗎?又不是生離死別,我們只是暫時的分開,未來的家族還會更加輝煌,到時可少不了您的壓陣。”

“壓陣嗎?很遙遠的未來啊!卻又是伸手可及的未來。”

妙俊風眨了眨眼睛,他覺得眼前的父親和自己印象中的父親變得有些不一樣了。若不是知道他確實是自己的父親,還真會誤以爲是一位前輩大能變化成父親的模樣在教導自己。

回到金陵城的妙俊風,有意安排府中的人員集合。在大夥集合後,他將王境小成的威壓徹底放開,讓在場的每一個人,除了荀記,都感到面前的府主猶如一座大山,令人高山仰止。

震懾完大夥後,妙俊風帶着嫡系人員回到了自己的書房。

此次去皇都,估計時間會很長,因而,金陵城中必須將荀記流下,有他在,金陵城足以固如金湯。其他的人員在自己的腦海中也過了一遍,最終,他決定只帶兩個人前往皇城。

“荀老,在我離開後,金陵城的大小軍政務就請您多擔待了。若是有拿捏不定的重大事宜需要我決策,您可以通過煉器師公會或者制符師公會的傳送陣與我聯繫。

妙家內部的事,趙有德長老就請您多費心了,遇到事情可以和我父親還有荀記多商量。實在不行,你也可以直接聯繫我。

另外,對妙海你可以多栽培一下,他就是性子憨點,做事還是很認真的。”

“諾。”荀記和趙有德拱手領命。

“典韋,你此次就跟我一起去皇都吧!另外,把李青也帶上。愣頭青的脾氣只要用得好,在皇都對我的幫助還是很大的。”

“諾。”典韋的心裏很高興,他這幾天就是怕妙俊風把自己撇下,不帶他一起去皇都。

“主公,您這一次去皇都看似風光,實際上暗波涌動。您需不需要在帶點文臣?”

“荀老的好意我心領了,我不就是文臣嗎?若是我這次去不僅帶武將,還帶幾個文臣,就算邀請我的人不說話,陛下會怎麼想呢?其它諸多勢力又會怎麼想呢?

請大家放心,只要後方穩定,就算我身在龍潭虎穴,也能平安歸來。好好經營金陵城的領地,好好發展妙家,我希望等我回來,能夠見到更加繁華的金陵城,更加強盛的妙家。”

“請主公放心,我等一定盡心盡力,爲主公的宏圖霸業獻出自己最大的努力。”

看着眼前的大夥,妙俊風的心裏有一種豪邁之感。今後,站在這裏的人將會更多,不管是文臣還是武將,隨便拿出一個,都會是一方的霸主。

三個人,騎着三匹上好的追風駒,在大夥的目送下,離開了金陵城。

十日後,在繁華的皇都城門口,三個騎着追風駒的人在城門口翻身下馬。

“終於到了,很期待啊!”

“主公,我們是直接去皇宮嗎?”

“不,去乾家。沒有他們的帶領,就算我們到了皇宮門口,也會被當成可疑人員給抓起來。我可不想一來到皇都,就跟兵戈扯上關係。”

“是屬下唐突了。反正不管去哪兒,我們都會跟在您身邊,誓死守護您。” 皇都很大,足有一百個金陵城那麼大。。。

高聳的城牆金碧輝煌,內部銘文了數以萬計的符文,足以抵擋住數萬皇境強者的同時出手。

寬闊的街道兩旁,商鋪林立,行人穿梭不息。

“主公,您說我們金陵城日後也能繁華成這樣嗎?”李青不停的打量着四周,要不是妙俊風帶他出來,他恐怕一輩子也來不了皇城。

“能,只要你的修爲能到王侯境。”

“好!爲了主公城池的繁華,我拼了!不就是王侯境嗎?小意思。”

妙俊風微微一笑,不管李青說的是真是假,能想到就是好事。

根據皇庭規定,世家或者一二等家族中有人在朝爲官,居住區域就必須在皇庭指定的官區。若沒有人在朝爲官,則可居住在專爲世家和一二等家族劃定的家族區。

跟據這條規定,再加上太上皇不久前心血來‘潮’,在每塊區域外豎立的指示牌,想要找到乾家所在的位置那是極爲方便的。

“乖乖,光是這官區的面積就抵得上二十個金陵城了。”

“李青,沉默是金,不要失了主公的身份。”典韋輕斥了李青一聲。

“是,大人。”李青對典韋還是懼怕的,相對於妙俊風,他在典韋手下的時間要長得多。

乾家位於官區的外圍,越往裏,地位越高,官位越高。像王侯級的世家,那都是在最核心處,平常也只有像家主這樣級別的存在纔可以進入核心區。

“站住!什麼人!”

妙俊風三人才剛剛走入乾家大‘門’正對的區域,就被一聲暴喝給攔了下來。

“你怎麼確定我們就一定是來乾府的呢?我們似乎還沒有邁入乾府的大‘門’吧!”妙俊風對於這樣的守衛向來沒有好感。

“哼!像你們這樣的刁民本統領見的多了。別以爲可以從我這‘混’進去!”護衛統領站在府‘門’口的臺階下,藐視着他們喝道。

“刁民?我覺得你太自以爲是了,不是什麼人你都可以得罪的。去把乾飛揚喊出來,就說妙俊風來了。”

“大膽!少府主的名諱也是你可以直呼的?”

“膽大!在我主公面前竟敢如此放肆!還不趕緊賠禮道歉!”

“賠禮道歉?我不是耳朵聽錯了吧!一個刁民竟想讓本統領賠禮道歉!我看你們真的是來尋釁鬧事的!還不給我跪下!束手就擒!”

‘侍’衛統領散發出自身的威壓,侯境大成的修爲化成一股水‘波’向着他們就壓了過來。

他的臉上‘露’出了自得的笑容,在以往只要自己釋放出威壓,那些刁民一個個都會跪在地上,向自己求饒。

“哼!”妙俊風重哼一聲,擡手一拂,讓迎面而來的威壓瞬間消散於無形。

“我再說最後一遍,讓乾飛揚出來見我!”

‘侍’衛統領被妙俊風剛纔‘露’出的這一手給震住了。能夠輕易化解自己威壓的,只有達到王境以上的強者纔可以做到。

“好,你們在這等着。”即便是技不如人,但早已養成的傲氣,沒有讓他向妙俊風低頭,反到將怨氣給攢在了心裏。

府內,一間別致的院落中,‘侍’衛統領走到乾水的面前,向他彙報道:“大人,有一羣來歷不明的人站在府‘門’外要見少府主。”

“這點小事用得着來向我通報嗎?”乾水對他感到很不滿意。

“大人,我之前試圖驅趕他們,可爲首的那名年輕人,輕易的就化解了我的威壓。因而,我覺得還是請您去見他們一下比較好。”

“哦?有意思,已經很久沒有人敢冒犯乾家的威嚴了。走,帶我去看看,是什麼阿貓阿狗敢在府‘門’前‘亂’吠!”

乾水雙手一背,慢悠悠的向着府‘門’口走了過去。

站在‘門’口的妙俊風氣定神閒,到是他身後的典韋和李青有些沉不住氣了。在他們的心裏,主公是何等身份,能夠屈尊來這裏已經是給乾家天大的面子了。

他們非但不領情,竟還敢讓主公受如此冷遇!主公能忍,我們可忍不住了。

“我知道你們的心意,但現在必須給我忍住。這裏是高手如雲,暗濤洶涌的皇都。不是我們那的自樂小天地。”

妙俊風沒有明說,而是向他們同時傳了音。到了王境,增加的這一項神通對自己還是頗爲方便的。

總監大人是鬼畜 “是誰在‘門’口‘亂’吠,吵着要見我們家的少府主?”慵懶的聲音帶着不屑的語氣從府‘門’內傳了出來。緊接着,一個看似敦厚的胖子從府內慢騰騰的走了出來。

“你是誰?”妙俊風眉頭微皺的問道。

“我對你來說就好比一個是天一個是地。先把我剛纔問的話回答了。”

“你剛纔問什麼了?”

“哼!沒想到年紀輕輕的記‘性’居然那麼差。我剛纔問是誰在‘門’口‘亂’吠。”

“哦?原來是問這個,難不成你能聽得懂吠語?”

“我聽不聽得…,好小子,你竟敢罵我!”乾水到也不笨,下一刻就明白過來。

“罵你?你不配!趕緊讓乾飛揚出來,不然,我可就走了!”

“想走?哪有那麼容易!今天我要不把你滿嘴的狗牙拔出來,我乾水以後還怎麼在府中立足!”

“很好!給臉不要臉!”

從妙俊風的身上散發出一股凌厲的氣勢,直撲乾水。從他一出來,自己就以看出,他是侯境圓滿修爲。在自己王境小成的威壓面前,他若是不跪下那還真會讓自己高看一眼。

“哎呦喂!”乾水發出吃痛的一聲,雙膝“嘭”的一聲就跪到了地面上。

“嗯!不錯,果然很乖,是條好犬。”

乾水氣的牙直咬,但他不敢還嘴。眼前的這個年輕人看起來文質彬彬,實際上骨子裏狠着呢!

“大人,您沒事吧!”

“快去請少府主,沒看到我鞋鬆了嗎?”

“啊?哎!”‘侍’衛統領來不及多想,更不敢笑出來。眼前的這三人來頭不小,自己還是去請少府主吧!

片刻後,一道身影從府內走了出來。當他見到站在自己眼前的妙俊風三人後,臉上嚴肅的神情是轉而變得溫和起來。

“俊風,你直接進來不就行了嗎?這裏也是你的家。”

“舅舅,見您一面可真難啊!再有我可不敢進這個家‘門’。這裏從‘侍’衛到那個人,都很不歡迎我!”

“嗯?這是怎麼回事!”乾飛揚朝着他們二人怒喝一聲。

這一聲怒喝,讓剛準備起身的乾水瞬間跪了回去。在他身旁站立的‘侍’衛統領,也是“嘭”的一聲,跪了下來,乖巧的跪在乾水的身旁。

“算了,舅舅。我們進去再說吧!要不是看在您的面子上,他們倆現在應該會平躺在地面上。”

乾飛揚先是一愣,而後仔細的感覺了一下妙俊風。頓時,他的心中是泛起了驚天巨‘浪’。這纔多久沒見,他竟然已經成爲王境強者了! 等到妙俊風三人隨着乾飛揚走入了府中,跪在地上的乾水和侍衛統領才一個後仰,坐到了地上。

“大人,他剛纔喊少府主喊的是舅舅?”侍衛統領臉色煞白的看向乾水問道。

“是舅舅,只是少府主什麼時候多出一個我們不認識的外甥呢?難道說那個傳言是真的?”

“什麼傳言?”

“閉嘴。不該問的就不要多問。總之,今天我們已經把這位爺給得罪了,日後一定要小心行事。只要讓這位爺高興了,我們以後的日子會更加好過。”

“哎!我聽大人的。大人的預感向來準確。”

府門外兩個人的談論自然逃不過妙俊風精神力的捕捉。自己的精神力如今已經達到很高的造詣,只要再進一步,便可以修煉出元神。

邪皇盛寵:鬼醫傾城妃 “俊風,你能這麼快作出決定,我感到很吃驚也很高興。說句心裏話,我上次那樣做是明面上給家族一個交代,但在心裏我還是不願的。

你是我外甥,是至親,骨子裏和我很相像。家族中雖然也有其他的小輩,但在我看來,他們和我之間的感情真的很淡,淡的比白開水都淡。”

“哦?我就當您說的是真的吧!”

妙俊風的話讓乾飛揚的心中感到一抹淡淡的哀傷,他知道自己的這個外甥已經與自己產生隔閡了。

乾飛揚領着他們來到一處環境還算不錯的安靜庭院後,主動地將這座庭院的鑰匙交到了妙俊風的手中。

“俊風,在皇都的日子裏,這裏就是你的家,就是你的小天地。沒有你的允許其他任何人都不得亂闖。”

“您確定您指的是任何人?”

“我確定,這是經過家族長老會同意的,也是父親申請的。”

“謝謝。”

“那你就和你的侍衛在這裏歇息吧!一會我會派一名侍女過來照顧你的日常起居。她是我們一脈的人,做事體貼入微,若是有什麼想知道的可以儘管問她。”

“好,謝謝舅舅。

我想當我成爲太子太傅後,這裏我呆的時間應該比較少。我想再問一下,與我一起輔佐太子的太子太師和太子太保分別是誰?”

“太子太師是孟家的孟青風,太子太保是諸葛家的諸葛水雲。”

“舅舅,這兩團火可是很旺啊!我總算知道爲什麼有那麼多的人棄之不顧了。”

“咳咳咳,我先走了,要是有事找我,直接讓小柔來找我便可。”

妙俊風看着舅舅有些慌張離去的背影,嘴角微微露出一笑。

“主公,您這個老師恐怕不好當啊!”等到乾飛揚離開,典韋憂慮的說道。

“是的,太子太師負責智育,太子太保負責體育,而我是負責德育。換句話說我教的東西對太子來說可有可無,甚至是會逆着太子的性格。

爲什麼那麼多人在領了這個官職後又找種種理由辭了這個官,就是深怕會得罪太子,毀了自己未來的前程。

你們放心,我是最不怕麻煩的人。正好我也可以藉着這個機會,好好的學習一番。皇宮的攤子可比我們那大得多!”

典韋和李青見主公對此行很有把握,心中那擔憂的心也是變得舒緩開來。

“咚咚咚”的敲門聲響起。

“來得很快啊!”

在妙俊風的示意下,李青上前把院門打了開來。

一個身穿青衣,看起來只有十六七歲的侍女,在院門開啓後,緩緩的向着妙俊風走了過來。之後,在離他還有五步遠的位置上,很規矩的行了一個半蹲禮。

“你就是小柔?”妙俊風審視了她一眼,語氣中略帶嚴肅的問道。

“回公子的話,奴婢正是小柔。”小柔自小就被家族中的女管家悉心教導,爲的就是能夠將家族內的大人物服侍好。

此刻的她正用自己的眼睛和內心去打量眼前這位突然出現的公子。雖然少府主沒有多說,但她明白,自己以後的命運應該和他綁在一起了。

“這裏沒有外人,有些話我就直接問了。你可以選擇回答或者沉默,但你一定要爲你的回答負責。你明白我這話中的意思嗎?”

“奴婢明白,只要奴婢知道的,一定會全部告訴公子。”

“好。你知道乾麗二小姐嗎?她現在在宮中過得如何?膝下可有子嗣?”妙俊風問的很平靜,讓人感到他問的事與他是扯不上關係的。

“公子問的是乾貴妃嗎?我們乾家如今能夠安穩,還多虧了二小姐。要是沒有她的幫助,我們乾家現在的地位恐怕會下落一大截。

二小姐有兩個孩子,一個是十六歲的小皇子,一個是十六歲的小公主。由於他們是龍鳳胎,因而,大家又喜歡稱作他們爲雙珠。”

“好事成雙,又是掌上明珠。想必他們必定集萬千寵愛於一身啊!”

“嗯!事實也的確如公子說的那樣。小皇子在衆多皇子中排行第八,巧合的是小公主在衆多公主中也是排行第八。

陛下自他們出生的那一刻起,就對他們非常寵愛,要不是念着已故皇后的情分,說不定就要廢掉太子,改立八皇子爲太子了。”

“太子的情況很不妙啊!只是我聽說陛下也很寵愛二皇子,他是當今皇后的兒子,天資也不錯,如今還代表學院去參加西人國的交流了。”

“手心手背都是肉,至於陛下的心中究竟喜歡誰,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你很不錯,回答我的問話很乾脆,有些犯忌諱的話也是沒有隱瞞的對我脫口而出。你以後就留在我身邊吧!我不在的時候,就由你來打點這裏。”

“公子要去哪裏?奴婢還要照顧你的飲食起居呢!”

“你不會到現在還不知道我來這是做什麼的吧?”

“不知道,我也是剛剛纔被少府主通知,然後就到您這來了。”

“大戶人家的規矩就是多,不過無規矩不成方圓嘛!我來這是要去給太子當老師。”

“啊?公子您是在跟我開玩笑吧!”小柔瞪大了雙眼,滿臉的不可思議。

“我說的是真的。快的話明早我就要進宮面見太子了,在東宮有我住的地方,因而這裏我不會常回來。”

“請公子放心,在您不在的日子裏,我一定會將這裏打掃得乾乾淨淨。閒雜人等也不會讓他們踏入院中半步。”

“好,我相信你。” 翌日清晨,太陽剛從東面升起,乾飛揚就來到了妙俊風所在的院落。

此時的妙俊風四人正圍坐在一張圓桌旁,吃着小柔一早精心準備的早點。

“大家早上好!介不介意多加一雙碗筷啊!”乾飛揚聞到早餐的香味,腹中頓時傳來一股飢餓之感。

“介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