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耀哪敢還有異議? 雲邪帶他們去的地方,是紫金殿。

紫金殿平時根本無人看管,因為想要進入這裡的人,只有歷界的長武國大王,還有丹神府的主人,才知道進入這裡的辦法。

快穿:當小透明穿成了大佬 雲邪確實是可以偷偷摸摸,將紫金殿里的父親直接復活,可是她想要的是光明正大復活父親!

一是為了恢復昔日丹神的無上尊榮;二是只有父親才有資格掌管丹神府。

也只有父親,可以名正言順的直接擊殺洛北那混蛋。

洛北的下場,讓他身敗名裂,最後死在欺師叛祖的臭名之中,遊街示人,再給予最後的一擊,送他上路,這樣才對得起洛北這麼多年來的精心算計。

紫金殿,名字其實與它的布局與素材,極為不符。

一行人進入了紫金殿的時候,紛紛都打了個寒顫。

因為,這個地方到處都是千年寒冰打造而成的冰宮。

歷代的丹神府主人,皆在這裡安棲。

妖夜當初送進這裡,是妖月這個女兒親手護送進來的;而妖月的屍體,則是由長武國的大王親自送進來的。

望著這碧藍色又透明的冰宮,讓大家感覺像是來到了一個異世之地。

迦夜伸手摸了一下這冰牆,挑了挑眉,這紫金殿還真是大手筆呢。

居然會有那麼多的千年寒冰,而且能將這裡砌成如冰宮一樣的存在,這得耗費多少人力、財力?

最重要的是,千年寒冰又不是滿山的岩石,隨處可見。

那可是要去北疆的雪熊山,那個地方的白雪終年不化,才有機會孕育出千年寒冰這樣的至寶。

呆在冰宮裡,屍體置放在這裡不會腐化,就像是一直被凍在了死後的那一刻。

雲邪領著大家,去了一塊像是冰床似的地方,讓大家盤膝而坐,「坐在這裡修鍊,會對身體有莫大的好處。當然,紫金殿里的溫底是冷了些,可你們只要留意一下,你們體內的靈力,會比平常的時候,運轉速度快了許多。」

夜煞在旁連忙點了點頭,「邀月姑娘說的是,我能感覺是快很多了。」

雲邪微微一笑,從懷裡掏出幾個瓷瓶子,「來,這是我根據大家目前的實力而給你們準備的藥劑,雖說只有短短的兩天時間,只要你們有信心,相信到咱們出關的時候,會給你們驚喜的。」

說完,她親自給大家分配了藥瓶子。

這些藥劑,在市面上是絕對購買不到的。

因為這些葯,是從神農藥譜百冊上煉製出來的。

對於葯的名字,雲邪是不會告訴他們,只讓他們服下,自己也跟著一起服下,然後專心修鍊。

丹神大賽的榜首,她雲邪誓在必得!

而且,在奪得榜首之位后,她還會找定斌大王直接向他請求,自己要來這紫金殿里,親自復活父親——妖夜。

當然,自己和父親妖夜的事,她不可能告訴定斌大王。反正長武國王室,現在會想要保洛北,也就是害怕丹神府後續無人,但如有父親妖夜復活,必然會讓定斌大王放棄洛北,轉而信任妖夜!

因為,妖夜可是扶持定斌大王,登上王位的人!

————

求月票,月票!只有【月票】才有紅包哦!么噠!

樓媽:求月票哈,請大家有月票的,給樓媽唄。

投月票后,截圖,加群領現金紅包哦。18856295(一八八五六二九五) 紫金殿里,雲邪等人在這裡開始閉關。

雲邪服下了藥劑,便閉上雙眼,開始運轉心法,讓自己全心沉澱平靜。

一心一意只想著儘快突破到地品武宗的實力,她現在十分渴望強大的實力。

在景南郡,她每天除了處理雜務,一到晚上就開始煉藥和修鍊內功心法,武技,一刻都不敢放鬆自己。

所有人都在盤坐著開始閉關的時候,迦夜卻在這個時候,睜開了雙眼,他的眼眸,血紅而純正。眼眸里倒映著一個人的身影,這個人便是雲邪。

雲邪在修鍊的時候,閉上雙眼,一臉平靜。

「什麼時候,你才是真正的回來?月遙,你別忘了你是獨孤一族在這世上唯一的血脈,而且你是天鳳之命,別人是毀不了你的命格。」

迦夜握了握拳頭,天仙峰和他的恩怨,早晚有一天自己會去天仙峰,找他們好好清算這筆帳!

……

紫光宮。

定斌大王斜卧在榻上,眼神看著面前的人,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瀟涵丹君,怎麼這樣有空進宮來了?」

「大王,老婦今天入宮,是想請大王看一樣東西。」

瀟涵朝他福了福身,然後將東西遞了上去。

定斌大王看到瀟涵手裡的東西,面色即變,那是一奏摺的東西。

當看到這東西的時候,定斌大王陰沉沉的眼神落在了她的身上,「瀟涵丹君,你這是什麼意思?」

因為這奏摺,是他當年偽造出來陷害另外一位皇子,也正是因為這奏摺,所以才讓妖夜相信了他,轉而支持他,一直讓他順利登上王位。

面對定斌大王的惱怒,瀟涵反倒是神色淡淡,繼而說道:「大王先別生氣,老婦沒什麼意思,今天也是想把這東西送還給大王。另外向大王請求一件事,還請大王應允。」

「你說吧。」

「邀月縣主擁有神農鼎一事,還請大王控制洛北丹君,莫讓他把這個消息傳到外面去了。如今邀月縣主對我瀟家而言,有著非在常重要的地位。」

「怎麼,你是覺得本王會對邀月縣主出手?」

「不,大王會對神農鼎出手。」

瀟涵淡聲直言。

她的話,讓定斌大王沉默了。

確實,神農鼎這樣的神器,他是有些心動,不可能不心動的。

如果把這神農鼎,變成了他的,想要什麼丹藥,讓丹師用這神農鼎來煉製,成功的機率會很高,絕不會小。

不過,讓定斌大王在意的是,瀟涵既然早就有自己的罪證,可她卻一直隱而不發,這又是為何呢?

瀟涵算是活了七十多歲的老婦,只是覬看了一眼大王的神色,哪會看不出大王其實對她有了疑心呢?

於是淡淡的笑了一下,「大王,我瀟家無人呆在朝堂上,你不用擔心我們瀟家會對你有任何的危脅。當然,若是你實是容不下我瀟氏一族,我也可以帶著族人離開慶安城。」

她在交出這奏摺的時候,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最壞的結果,就是離開這裡在,去景南郡生活。 定斌大王深深的看了瀟涵一眼,「你提的,寡人都應允。只是,你如何保證,這奏摺里的事,不會有第二人知曉?」

「大王,這事應該是您去調查,我不過一介老婦,有什麼資格說什麼事呢?」

「……」

定斌大王什麼話也沒說,讓瀟涵丹君離開了紫光宮。

至於他心裡在想些什麼,無人知曉。

……

紫金殿里,雲邪閉上雙眼修鍊的時候,只感覺到,她似乎可以看到了體內冒出一座接一座的劍山,讓她運行起心脈之路的時候,十分幸運。

很快就找對了地方,然後一修鍊,就直接兩天兩夜,不曾醒過來。

雲邪只覺得身體周邊的武靈之力,像是被人定住,她想要將它們吸收進入體。當修鍊完畢后,她要睜開雙眼,卻發現連睜開雙眼的機會都沒有。

時間一晃,雲邪再次睜開雙眼的時候,就看到了面前的人。

一睜眼,目光如炬,教人不敢與之直視。

迦夜一臉輕鬆的看著她,「夫人,你可算醒了。」

「抱歉,讓大家久等了。」

雲邪連忙站起身,看著面前全部精神奕奕的人,歉意答道。

夜煞則是連忙搖頭,「嫂子,你可別這麼說,你剛剛那一瓶藥劑,就直接讓我從上星境界,進步到了極星啊。謝謝你,讓我突破了我多年來沒法突破的境界。」

實力的強大,讓夜煞對雲邪的稱呼,絕對是發自內心的。

一旁的迦夜挑了挑眉,嫂子這個稱呼,聽起來還不賴的感覺呢!

夜殤回答的簡單一點,上前抱拳,「謝謝,以後有用得著我的地方,只管吩咐。」

雲邪微微一笑,「只要你們都感覺好,那就不枉費我花心神與時間去煉製這些藥劑。」

在景南郡,要說最多的是什麼,當然是藥草。

因為景南郡氣候溫濕,十分適合草藥的生長,加上窮山惡水之地,又沒什麼人膽敢去採摘草藥,最後全都進了雲邪的玉板指里。

當然,三年在景南郡里,天天都在煉藥,而且煉的都是神農藥譜百冊的東西。

這些東西,她不敢讓人知道,所以不懂的地方,也只能自己研究,想辦法煉到成功。

最重要的是,神農鼎只有煉製成功,才會提示下一種藥名,需要的藥材,然後再進行煉藥。

雲邪以前覺得丹神就是丹師們的顛峰,可當有神農藥譜百冊的時候,雲邪才發現,就算是達到了丹神的境界,拿著神農鼎煉丹,反而失敗的次數越來越多。後面的藥材越來越難煉製,直教人崩潰不想煉,因為太打擊自信心。

一旁的北夜,身上的鞭傷,早就痊癒了。她精神奕奕的說道:「縣主,我們也該準備去參加丹神大賽了。」

「你的玉牌還沒有領,確實是該提前去一趟,走吧,我帶你們離開紫金殿先。」

一出這紫金殿,外面的天空居然飄著毛毛細雨。

因為是冬季,竟讓人感覺到了寒風冷意。

他們幾人從那寒冷的紫金殿一出來,星耀興奮的大叫一聲,「好暖和啊!」 就這樣的陰雨毛毛的鬼天氣,還暖和?

北夜睨了一眼星耀,隨後斂下眼帘,不發表任何意見。

雲邪則是伸手揉了揉他的腦袋,「辰兒,你先隨海龍回宅院,可好?」

「我想和父親在一起。」

星耀立即回身,將迦夜的大腿抱得緊緊的,一點都不想放鬆。

雲邪挑眉,「你要帶他?」

「可以。」

迦夜微微一笑,將兒子抱起身,然後將照顧星耀的事給攬在自己的身上。

就這樣,雲邪攜著北夜,直接去了長武國王宮的煉藥場。

長武國王宮,會有煉藥的場地,其實也不足為奇。

要說四國之中最有錢的,莫過是長武國王室。因為長武國王室的御醫,並不是普通的民間大夫,而是全是丹藥師,想要成為長武國王室的御醫,就需要經過考核,才能被錄用。

雲邪和北夜二女相伴而至長武國王宮大門的時候,雲邪站在一旁,等待北夜去領玉牌。

就在這個時候,人群中出現了涌動。

原來,是有一個帶著惡鬼臉面具的男人,他一出現,立即引來了許多人的注意。

雲邪瞟了對方一眼,對方的眼裡她發出了無盡的惱恨之意。

僅是看他的身形,雲邪便知道他的身份。

北夜走到了雲邪的身邊,見她的視線落在了那惡鬼臉面具的男人身上,不由微訝,「縣主,您認識他嗎?」

「他是洛北。」

雲邪幽幽的答道。

「什麼?」

北夜愕然,「他又不是見不得人,為什麼要帶上面具呢?這樣喧華取眾,還真是讓人不喜!」

雲邪見北夜問這個問題,不由輕笑出聲,然後附在北夜的耳邊幾句。

北夜聽到雲邪的解釋后,整個人不由傻眼!

洛北竟然……真的不能見人,所以才帶上這副古怪的面具!

北夜突然跟雲邪說了一聲,「縣主,您等我一小會,我去去就回。」

「北夜,不要惹事。」

雲邪急了,害怕她的衝動,反倒把自己的前途給搭了進去,那是非常不值得。

「縣主放心,我有分寸。」

北夜給雲邪回了一個亮麗嫵媚的笑容,然後一步步的朝洛北的方向走了過去。

洛北當看到了北夜朝自己走過來的時候,臉色不由一僵,腳下也不由自主的退後了兩步。

北夜一步步的向洛北,眼神里迸發出來的冷意,讓路人紛紛自動靠兩邊散去,好奇的眼睛,緊緊的追隨著她。想知道這麼一個大美人,怎麼就向這鬼臉面具男有瓜葛了?

雲邪皺了皺眉頭,有些擔心北夜會吃大虧。

卻沒想到,北夜竟是從洛北的身邊經過,朝洛北身後的那個小攤子面前,買了幾個熱氣騰騰的素包子,然後便離開。

當雲邪看著回到自己身邊的北夜時,不由微訝,「你就是去買包子?」

「是的。」

北夜笑得一臉天真無邪。

雲邪狐疑的看著她,有些不相信,畢竟買素菜包子,沒必要特意走到洛北身邊,然後故做經過……

正在這個時候,洛北那裡發出了一塊慘絕人寰的吼叫:「啊——」 「啊!——」

洛北這聲尖叫,直接讓在王宮門外的丹師們,紛紛錯愕,然後朝他的方向看了過去。

誰都沒有想到,這一看,竟會看到洛北丹君的臉,居然這樣出彩!

世上絕無僅有的臉!

一邊是一坨便便的圖樣,一邊是「渣」字。

瀟艷寵本來正在端著一碗豆花在喝,一回頭,就看到身旁的洛北那張臉,受到了驚嚇!

直接一大口的豆花,全噴了出去!

當然,瀟艷寵噴吐了洛北一身的豆花還不算,受到驚嚇的她,竟直接將人家豆花鋪老闆的那一大罐豆花,一股腦全端了起來,然後潑向洛北!

可憐的洛北,再次發出一聲振奮人心的慘叫!

「啊!啊!啊!——」

劃破蒼空的慘叫聲,很快就有王宮護城的侍衛來查探是怎麼一回事。

雲邪看著面前的鬧劇,傻眼了,這叫什麼事?

因為——洛北的腳下,除了那一地的滾燙的豆花,還有碎成幾瓣的鬼臉面具。

看來,第一次洛北發生尖叫,必然是因為臉上的鬼臉面具莫明碎裂,所以才會受不了刺激,發出的尖叫。

那麼這第二次的慘叫,倒還真的與瀟艷寵脫不了關係。

要不是她那一桶滾燙的豆花,潑在了洛北的身上,遠處的人必然是發現不了洛北此時的情況。

可是,這位小祖宗就做了讓人覺得匪夷所思的事。

尤其,瀟艷寵潑完這一桶豆花后,還一臉花容失色,「天啊!這個醜八怪是誰啊,怎麼跑出來嚇人啊。來人啊,快來人!」

很快,有人出現了。

王宮的侍衛們來了,他們的頭頭,居然是雲邪認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