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白若不是殘疾,恐怕上門說親的人已經踏破了門檻。

「裳兒,伺候我,委屈你了。」

「不委屈,其實我覺得特別的對不起你,要不是我,你也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小叔叔,你放心,我會讓你好起來的。」

「你也別自責,救你,我是心甘情願的。再說了,我的身子本來就不好……」

「小叔叔你是好人,好人會有好報的。」

明白看著明裳幾次的欲言又止,明裳知道明白有話要問她,便問明白道:「小叔叔,你是有什麼話要跟我說嗎?」 「裳兒,你到底進城要做什麼?」

明裳知道什麼都瞞不過明白,其實她也沒打算瞞著明白,便說道:「小叔叔,我也不是有心要瞞著你的。其實,我上城裡想賣些東西。」

明白有些意外,他怎麼也沒想到小小的明裳會想著去城裡賣東西賺錢。

「有吃有喝的,你不需要賺錢。」明白說道。

「怎麼不需要?我可要賺好多好多的錢給小叔叔看病呢!我們總不能一輩子待在這個村子里吧?我倒是發現了,小叔叔你很聰明,等以後你的病好了,你還可以考個狀元……」

「我的身子我清楚的很,裳兒要面對現實。」

「小叔叔你又來了,你總是這麼悲觀不好。你放心,等我賺了錢,我讓人給你打一個輪椅,那樣你就不用成天的躺在床上了,我推你出去散步。」

「輪椅?真的有了輪椅以後,我可以出去了?」

明裳使勁兒地點了點頭:「是啊,輪椅我見過,小叔叔你要是不相信的話,改明兒我畫給你看。」

「自從你來了明家以後,你就再也沒有出去了,你在哪裡見過的?」

明裳聞言眸光不自然地閃了閃,她總不能跟明白說其實原主已經死了,而她是從二十一世紀穿越過來的吧?

明裳輕咳了一聲,以掩飾自己的尷尬:「其實具體在什麼地方看到我記不得了,當時我對那輪椅非常的感興趣,所以我就把那輪椅的樣子和構造給記了下來。只是打造一輛輪椅要好多的銀子,所以我這才想著出去賺錢。」

「裳兒……」聽明裳說了這麼多,明白竟然有些感動了,而明裳卻不知道。

「小叔叔,你不要勸我了,我心意已決,我這兩天上山就是看看山上有什麼好拿出賣的,皇天不負有心人,我總算找到了能賣的東西了,到時候一定會賣個好價錢的。給叔叔你打造了一個輪椅,到時候我推著你到城裡玩兒。」

明白知道自己勸不住明裳,便對明裳說道:「裳兒,外面危險你要注意安全。」

「我知道。」

「裳兒,我枕頭底下有些盤纏,你需要的話儘管拿去好了。」

明裳倒也沒有客氣,反正這些錢她算是找明白借的,到時候再還給他就是了。

錢袋子里的錢不多,都是些碎銀子,但是足夠明裳去城裡一個來回了。

明裳把錢袋子朝身上一裝:「多謝小叔叔了,這些銀子過兩天就還給你。」

「都是些碎銀子,一來我也用不上;二來,錢也不多,不用還了。」

「這怎麼成,親兄弟還明算賬呢!借你的銀子,我一定會還的。」

明白看著明裳一副要發誓的樣子不禁覺得有些好笑,她人都是他的,就這麼點碎銀子還用還嗎? 田園記事:枝頭夢 當然這些明白沒有說出來。

明裳尚且還小,他們的事情以後再說。

「小叔叔,你找個時間跟奶奶說說,讓奶奶讓我進城。」

明裳眨巴著大眼睛看著明白,明白都被明裳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其實只要你早上去,晚上能趕回來就成了,不一定要跟我娘說的。反倒是你跟我娘說了,我娘也不會讓你去的。」 這天,天還未亮,明裳就被姜氏從床上給揪了起來。

明裳洗漱過後,連忙餵了明白吃過飯,便跟著姜氏下地除草去了。

有姜氏看著,明裳要脫身出去很不容易,所以她得想個法子離開姜氏的視線。

「發什麼呆?還不快乾活!」姜氏見明裳做事那麼慢,不由得眉頭緊皺,對明裳厲聲地喊道。

明裳連忙捂著肚子,眉頭緊鎖:「娘,我肚子疼。」

「肚子疼?剛才不是好好的嗎?怎麼突然肚子疼了?你是不是偷懶不想幹活?」

明裳搖了搖頭:「娘,我真的是肚子疼。」

姜氏從明裳的臉上看不出真假,聲音極是不悅地說道:「真是懶牛上磨尿屎多!行了,行了,你屙過屎后再回來幹活!趕緊的!」

「知道了,娘。」明裳捂著肚子去樹林去了,很快明裳臉色蒼白地回來了。

姜氏被嚇了一跳:「你去屙個屎都能把自己搞成這個樣子,你不會是染了什麼病了吧?」

「沒有娘,我只是肚子有些不舒服。活我還是能幹的。」明裳說著便要拿過姜氏手中的農具。

姜氏見明裳的手朝她伸了過來,她連忙手一縮,十分嫌棄地說道:「行了,你都病成這個樣子了,別再把病氣過給我,你趕緊趕緊回去休息吧!不對,你也不要回家了,你找個地方好好休息,等病好了再回來。要不然你的病氣會過給大家的。你的事我會跟你奶奶說的,你生病了,估計她也不會說什麼的。」

「那小叔叔那邊……」

「你小叔叔的事情就不要你操心了,現在,你還是操心操心你自己吧!」

「娘……」

姜氏連忙朝明裳揮手:「你不是不舒服的嗎?趕快走吧!」

「娘,我這身子恐怕一時半會兒好不了,您能不能幫我找個大夫?」

「找什麼大夫啊?我家又沒那個閑錢!哦,對了,這山上可都是寶呢,只要你運氣好的話,什麼樣的草藥都能找到。快走吧!快走吧!」

在姜氏的催促下,明裳捂著肚子離開了。

姜氏一邊干著活一邊罵罵咧咧道:「這個小賤蹄子這病生的還真是時候,這活沒幹不說,就連明白現在還要一個人力伺候著。真是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有餘的東西。天天給她吃了那麼多,真是虧死了!」

明裳離開姜氏的視線后,走到河邊把自己的臉洗乾淨后,便看到她的臉上原本被燒傷的疤已經看不見,皮膚也光滑了不少,她那原本漂亮的臉蛋又回來了。

明裳抑制著高興,拿出巾帕戴在了臉上,她現在還是扮醜女的好,要不然會給她帶來麻煩的。

本來明裳想坐著牛車去城裡的,可是轉念一想她若是坐牛車去的話,那麼明家的人不都知道她的行蹤了么?到時候問起來肯定很麻煩。

因為這件事她糾結了好一陣,直到蕭衡跟她說,他會輕功,明裳便有了主意。

反正那些蜂蜜放在空間里好好的也不算重量,只要蕭衡帶著她飛到鎮上就行了。

為此,她還特意地打聽了一下城裡怎麼走? 明裳來到山洞找蕭衡,此時的蕭衡早已準備好了。

「蕭衡,我們走吧!」

「明裳,你確定我用輕功帶你去嗎?那麼多的東西……」

「你放心好了,那麼多的蜂蜜我已經讓人用牛車拉去了。我讓你用輕功帶我去,不就是怕你被村子里的人看見,會讓他們誤會嗎?」

「蜂蜜已經運走了?你哪來的銀子?」

「前幾天小叔叔給我一些碎銀子。」明裳說著拉了拉蕭衡:「快走啦!時間已經不早了。」

蕭衡被明裳拉到山洞外,蕭衡長臂一伸攬住明裳,帶著明裳騰空而起。

明裳猝不及防地飛到了天上天,她朝下看了看,只覺得一陣眩暈,她突然想起來她有些恐高。

明裳連忙閉上了眼睛,死死地抱住了蕭衡,她生怕自己會從天上掉下去。

「你害怕?」清潤地聲音響徹耳邊,明裳點了點頭。

「有我在,你不用害怕。」

明裳聽了蕭衡的話,莫名地覺得自己沒那麼緊張了。

耳畔傳來一陣『呼呼』的風聲,明裳臉上的巾帕被風吹的亂舞,終於巾帕被風吹跑了。

因為緊張,明裳沒有注意到自己臉上的巾帕已經不翼而飛了。

「很快就要到城裡了。」不經意的一瞥,蕭衡看到了明裳那張絕世的容顏,有那麼一刻,蕭衡覺得自己的心跳漏了半拍。

蕭衡覺得自己這樣子有些失儀了,他連忙移開了目光看向前方,他就知道明裳之前說自己丑是騙他的。

也是,人家小姑娘也是為了保護好自己,才會那樣說的。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蕭衡終於落在了地上,此時的明裳只覺得自己的腳有些軟,她抱著蕭衡好一會兒才緩過勁兒來。

「不好意思啊!我有些恐高,我不是要故意抱你的。」明裳向蕭衡解釋道。

蕭衡朝明裳笑了笑:「沒事的,我能理解。你現在的身體情況需要找個客棧休息一下嗎?」

明裳搖了搖頭:「不用。現在時間已經不早了,我們現在還是找個地方把那些蜂蜜給賣了吧!」

明裳想了想,她這是第一次進城,對這裡又不熟悉,也不知道哪裡有收蜂蜜的。據說,這古代的有錢人才能吃得起蜂蜜,看來這蜂蜜一定很貴,拿到鬧市上去賣,不一定有人買啊!

除非瞎貓碰到死耗子!

她來的時候怎麼不把事情問清楚再來呢?

「蕭衡,你知不知道這些蜂蜜可以賣到什麼地方?」

「高檔的飯館、糕點鋪,有時候藥鋪也收。不過,這個小縣城,懸啊!」蕭衡放眼望去,長長的大街上,來來往往的都是身穿布衣的人,根本就看不到那些身穿錦衣華服的貴族。

明裳有些氣餒,難道這趟白來了嗎?

「明裳,這一竹筒的蜂蜜你打算賣多少錢?」

明裳搖了搖頭哦:「我不知道。」

蕭衡聞言,一笑:「都不知道賣多少錢?還出來做生氣,只怕到時候被人騙了都不知道。」

「我不知道,可是你知道啊!你說賣多少錢一竹筒?」明裳眨巴著大眼睛看著蕭衡。

「一兩銀子。」

「一兩銀子啊?會不會多了?」她雖然不知道一兩銀子摺合現代多少錢,但是之前明白給的那些銅板,據說他了好長時間才攢了那麼多的。

「不會。這要是在京城賣啊,只會更多。」

「京城?你去過京城?」

是了,蕭衡是將軍,一定去過京城了,既然蕭衡說一兩銀子一個那就一兩銀子一個吧!

蕭衡想著關於京城的事情卻怎麼也想不起來,他越想,這腦袋越發的疼。 明裳扶著蕭衡坐下,她為蕭衡捏了捏腦袋,為蕭衡緩解頭疼,果然,很快蕭衡的頭疼便緩解了不少。

「你在這兒等我一下,我去給你找杯茶喝喝。」明裳說著便走到蕭衡看不到的地方從空間里取出一杯靈泉端給蕭衡喝下,當蕭衡喝下靈泉的時候,頭便不再疼了。

蕭衡雖然覺得有些奇怪,但是他並沒有把事情聯想到靈泉上去。

「好些了嗎?」明裳明知故問道。

蕭衡點了點頭:「嗯,好多了。蜂蜜還沒到嗎?」

明裳眸光不自然地閃了閃:「到了,但是你去不方便,畢竟我和那個人是同一個村子里的,他要是看到你了,肯定會胡說八道的。要不這樣,你在這兒等著我,我去拿蜂蜜,一會兒來找你。」

「好。」

明裳確定蕭衡沒有跟過來,她買了一個竹籃,然後走到一條偏僻地小巷子,確定沒有人過來,她才把空間的那些蜂蜜給拿了出來,直到竹籃裝滿,她便沒有再拿出來了,她數了數,竹籃子里整整裝了十個竹筒。

十個竹筒要賣的話也能賣十兩銀子,只是也不知道一個能不能賣出去?雖然明裳有些擔憂蜂蜜賣不出去,但是她還是決定嘗試一下,萬一有人買了呢?

想到此,明裳又有了信心。

明裳找到蕭衡,便帶著蕭衡去了人多的地方擺起了攤兒。

「大家過來看一看啊,上好的野蜂蜜,一兩一竹筒。」明裳扯著嗓子便喊了起來。

蕭衡看著明裳那張動人的臉龐只覺得明裳這樣太過招人,萬一遇到個心思不純的就不好了。

「明裳,你臉上的巾帕掉了,你是不是再找個戴上?」

明裳聞言,摸了摸自己的臉,這才發現自己臉上的巾帕掉了。不過,她臉上的疤已經好了,她也不怕嚇到別人了。

「我現在正忙著呢!等會兒有空再買個戴上。」

蕭衡動了動嘴,剛要說什麼,便看到有個婦人走了過來,看那個婦人的穿著條件還是可以的,說不定她能買上一筒呢!

那個婦人拿矮下身子從竹籃里拿出一筒蜂蜜,她打開蓋子看了看,見這個蜂蜜太過純正,與她平時見的蜂蜜有些不一樣,便問明裳道:「你這蜂蜜是真的嗎?」

「百分之百野生純蜂蜜,您大可放心購買。」

「可是這蜂蜜太乾淨了吧?」

明裳聞言啞然失笑,是了,古代的蜂蜜沒有她弄的這麼仔細,蜂巢的渣和蜜蜂的屍體都有可能摻雜在裡面。而她這個完全就是現代的標準,非常的乾淨,只是讓她沒想到的是,這麼純凈的蜂蜜也會惹來懷疑。

「您放心好了,這個是我過濾乾淨的。您要是不放心的話,假一賠十。」

婦人疑惑地看了一眼明裳,假一賠十確實很誘人,但是這個小姑娘看著面生,萬一賣完了就跑了呢?到時候她找誰賠去?

明裳看出了婦人的顧慮說道:「你放心好了,我家的蜂蜜不止這些,我會經常來這裡賣蜂蜜的。再說了,做生意的,不是做一次性的生意,而是要做長久的。」

「那你這蜂蜜能不能便宜些?」

明裳搖了搖頭:「不好意思婦人,我這蜂蜜一兩銀子一筒已經很便宜了。」

那婦人見明裳不鬆口,猶豫了好一陣,才掏出一兩銀子給明裳,自己又左挑右選,選了一筒自己覺得裝得最多蜂蜜的竹筒離開了。 明裳把那一兩銀子遞給了蕭衡:「我負責賣蜂蜜,你呢,就負責收銀子吧!」

「這怎麼成?你一個姑娘……」

蕭衡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明裳給打斷了:「你呀,打仗還湊合著,要是賣蜂蜜啊,還不一定有我賣的好呢!不信,你喊一聲試試?」

「我……」蕭衡也知道自己喊不出來,所以就收下了明裳遞來的銀子。

「這就對了,你長得這麼好看,說不定還能為我招攬生意呢!」

「明裳,你怎麼能說出這樣的話?」

「我跟你開玩笑呢,你還當真了?行了,我不逗你了。」

說話間,明裳發現有不少的姑娘都朝蕭衡看來,雖然蕭衡穿的有些寒摻,但是他人生的俊俏。不得不說,不管是在現代還是在古代,姑娘們看到帥哥都是一樣的反應啊!

明裳看著蕭衡這一身的裝備,心想著要為蕭衡買兩身換洗的衣服。

膽大的姑娘走到攤前,一邊看著蕭衡一邊從竹籃里拿出竹筒看了看,然後問明裳價格,知道價格后,那姑娘也不還價,就這樣看了一陣后,從衣袖中拿出一兩銀子付給明裳,並問:「姑娘,看著你們眼生,以前沒來過是吧?以後你們還還會不會來此處脈蜂蜜了,若是還回來,這些蜂蜜吃完了,我還是會來的。」

明裳知道那姑娘醉翁之意不在酒,笑著回答道:「我們會常來的。」

姑娘得了滿意的答案,便拿著竹筒高興的離開了。

因為蕭衡在的緣故,不多時,小攤子前便吸引了不少的姑娘,但是大多數都是看了看,並沒有買蜂蜜。

也有些姑娘花銀子買蜂蜜的。

很快竹籃里裝了十幾筒的蜂蜜已經賣了一半,算算也賣了七八兩銀子了,明裳異常的高興。

要是照這樣賣一天的話,竹籃里的這些蜂蜜是不夠賣的。

明裳想了想,決定在從空間拿些出來。

「蕭衡,你在這兒看著攤子,我再去拿些。」

蕭衡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明裳把竹籃里的竹筒全部拿了出來,自己拎著籃子離開了。

當明裳拎著竹籃回來的時候看到蕭衡身邊圍的姑娘更多了,有的姑娘甚至借著買蜂蜜的時候偷偷地揩蕭衡的油,而蕭衡卻沒有發現。

明裳皺了皺眉,她快步擠進了人群,走到了蕭衡的身邊,她把竹籃朝地上一放,開始招呼客人了:「各位姑娘,不要擠,這些蜂蜜一兩銀子一筒,物美價廉。過了這個村就沒那個店了啊!」

興許是明裳的到來,姑娘們覺得有些礙眼,紛紛離開了,所剩無幾。

「姑娘,這個蜂蜜呢,有美容養顏的功效,你多喝幾次,效果就立竿見影了。而且價格也不貴,才一兩銀子一筒。你看著竹筒個兒還挺大,你買不了吃虧,也買不了上當。」

「那……好吧!我買一個。」那姑娘說著,便挑了一個竹筒戀戀不捨地離開了。

不多時,姑娘們走的差不多了,明裳才趁著空對蕭衡說道:「這是看不出來啊,你這麼大的魅力!」

蕭衡嘴角揚起一抹苦笑:「你這是誇獎我?還是損我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