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都是自己人的話,那我就不廢話了,我們要進入冥界,你告訴我們路線即可。”劉致澤說道。

“主公,這鬼市雖然不大,但是卻處處充滿了危險,如果沒有我帶的話,你們是離不開鬼市的。”黃弦很老實的說道。

“哦?那你要和我們一起走嗎?”劉致澤反問道。

“求之不得,先祖有令,如果遇上了主公,就讓我追隨於你。”黃弦道。

聽到這話,劉致澤一愣,爲什麼每個人都是先祖有令啊,關瞳是,張伊是,馬淵是,現在連黃弦也是。

難道說在數千年前,這五虎上將就已經知道了現在的情況嗎?亦或者說,這一切的一切,都是諸葛亮告訴他們的?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這個諸葛亮可就太恐怖了點,竟然算到了數千年以後會發生的事情。

“那鬼市你?你不管了嗎?”南宮劍問道。

“你要想留在這裏,我成全你。”劉致澤撇了南宮劍一眼說道。

南宮劍臉色頓時一紅,低下了頭,不敢再說話了。

“鬼市其實是一個單獨的世界,有着自己的秩序,我只不過是在裝模做樣罷了,就算我沒在這裏,鬼市依然還是鬼市。”黃弦笑了笑說道。

“好,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別浪費時間了,我們趕緊走吧。”劉致澤說完就站了起來,他打開了房門,就見那店家和那店小二正站在門口,劉致澤繼續道“

你們依然待在這裏吧!我們就先離開了,你們放心,我會讓黃弦事先給你們擺平一切的,讓你們在鬼市內可以謀生。”

“謝少會長。”店家和店小二點了點頭。

他們自然是不敢反駁了,哪怕是那個轉輪城寧家的小子被劉致澤的人弄的魂飛魄散,他們也不敢多說什麼,畢竟劉致澤是道門的少會長,他們只不過是底層打醬油的而已。

兩個小時之後,劉致澤等人再次出發,向着冥界而去了。

再離開之前,黃弦放下了話,以後這間“天上人間”客棧就是他黃弦的地盤了,如果有人敢打它的注意,那麼就等着魂飛魄散了。

這話一出,所有人都不敢小看那客棧了,反而是很羨慕那店家,竟然和守護者大人搭上了關係。

當然了,黃弦離開的事情,是沒有被泄漏出去的,畢竟,鬼市還是需要有個強者坐鎮才行的。

大概走了五六個小時左右,黃弦告訴劉致澤等人,前面就要進入鬼門關了,不過在鬼門關入口處,有着一位城隍爺鎮守。

若想進入鬼門關,就必須要進過城隍廟。

這對於劉致澤來說,倒不是什麼大事,畢竟也不是第一次接觸城隍爺了,記得,當初自己還把城隍爺的門給打破了來着,一直沒去修。

在越靠近城隍廟,劉致澤就越感覺陰氣濃重,估計要不了多久,自己就能走到鬼門關去了。

還好,這鬼地方是不會天黑的,不然的話,劉致澤真覺得應該要睡覺了。

“話說回來,老黃,那個轉輪城的寧家很大嗎?”一旁的南宮劍好奇的問了起來。

他想到之前在客棧時候遇上的那個青年。

在經過了數個小時之後,他們和黃弦也算是混熟了,都開始叫老黃了,而黃弦也絲毫沒有在意。

“我不清楚,只是聽說過轉輪城有這麼一個家族,畢竟我沒去過轉輪城。”黃弦搖了搖頭說道。

就在幾人說話之際,不遠處,一座廟宇朦朦朧朧的矗立在前方,劉致澤知道,到城隍廟了。

只要經過了城隍廟就能進入冥界了。

“快到了,我們快點吧!我可不想睡在這荒郊野外的地方。”劉致澤打了個哈欠,還真的有些累了。 “主公,就快到城隍廟了,待會你們都把氣息隱藏一下,免得城隍爺釋放氣息壓迫你們。”黃弦在一旁悠悠的說道。

如果是其他人要通過城隍廟的話,那就不只是隱藏氣息了,而是要上交禮物,這位城隍爺才肯放行的。

不過這次劉致澤他們有些特殊,畢竟是黃弦帶路,黃弦再怎麼說也是鬼市的守護者,就算城隍爺再囂張,也還是不敢拿他怎麼樣的。

說話間,衆人就已經來到了城隍廟門口,劉致澤幾人也都隱藏起了氣息,並非是劉致澤怕這位城隍爺,而是他不想多惹麻煩事。

只是,劉致澤的想法可能太過於簡單了,就算他不想惹事,別人也會惹上他來。

就在這時,一股奇異而又強橫的氣息從天而降,直接壓在了劉致澤等人的身上。

劉致澤關瞳馬淵南宮劍洛羽靈和諸葛若綿倒是沒有什麼,只是因爲董橙橙如今年幼,法力不足,所以,被這股氣息壓迫了之後,顯得十分的難受。

那小臉蒼白如紙,彷彿是快要窒息了似得。

劉致澤的眉頭一挑,這位城隍爺好像是有那麼點小過分了喲。

就在劉致澤打算叫罵起來的時候,一旁的黃弦率先開口,對着城隍廟鞠躬,道“城隍爺,我乃是鬼市的守護者黃弦,如今需進入冥界,還請放行。”

“黃弦?你小子可是好久沒有從這經過了。”一道悠悠的聲音響在了整個空間內,就聽那聲音繼續道“黃弦,與你在一起的是什麼人?爲什麼我感覺到了生人的氣息?”

“城隍爺,這些都是我的朋友,還請行個方便。”黃弦繼續說道。

“既然是你的朋友,那就罷了,你們走吧。”那聲音繼續響起。

然而,就在這時,董橙橙身上忽然爆發出一股強悍的氣息,直接把那城隍爺釋放的威壓給震了出去,董橙橙這才恢復了正常。

“嗯?仙道之體?”城隍爺頓時驚叫了起來。

仙道之體,那可是千年難得一遇的,沒想到竟然會在鬼市內發現這樣的體質,而且還是一個小女孩。

“城隍爺,請問有什麼問題嗎?”黃弦問道。

“沒什麼問題,不過,那個仙道之體,你要交給我,我不能讓他進入冥界,否則,以她的體質,會鬧出大事的。”城隍的聲音再次響起說道。

“不可能。”黃弦沒有開口,反而是劉致澤直接大叫了起來。

媽的,一個城隍爺而已,竟然敢這麼囂張,要是放在人間的話,劉致澤早就一劍劈下去了,直接讓他魂飛魄散都有可能。

“你是什麼人?”城隍爺疑惑的問道。

“我是她的師傅。”劉致澤指了指董橙橙說道。

“呵~現在這年頭,什麼人都敢收徒弟了,小子,你可知道你收的徒弟是什麼人嗎?”城隍問道。

“我管她是什麼人,我只知道,她現在是我的徒弟。”劉致澤大大咧咧的說道。

如果實在是不行,大不了就和這混蛋城隍大戰一場唄,反正自己又不是打不過他。

“少爺,別說了。”一旁的黃弦有些擔憂的叫了起來。

他雖然是鬼市的守護者,但畢竟不是真正的神位,而這城隍可就不同了,那可是有着神位的冥界正神,他還是不敢輕易得罪的。

“好猖狂的小子,既然你要忤逆本城隍的話,那你就要做好魂飛魄散的準備。”城隍爺說完,頓時一股無形的力量再次從天而降向着劉致澤壓了下去。

然而,劉致澤卻是一點感覺都沒有。

其實這也是正常的,畢竟劉致澤的修爲可就要比這位城隍爺的修爲高多了。

“嗯?你不是普通的鬼魂?”城隍感受到劉致澤身體一點變化都沒有當即驚叫了起來。

“誰告訴你我是普通的鬼魂?”劉致澤反問道。

“黃弦,他們到底是什麼人?如果你不老實交代,小心我去酆都大帝那參你一本。”城隍對着黃弦怒喝說道。

如果這城隍真的是參黃弦的話,估計黃弦這個鬼市守護者的名頭也就保不住了。

當然了,黃弦也不想要這個破名頭,只是他在想,劉致澤幾人現在碰上城隍會不會出事?要知道,城隍,那可是有着鬼聖巔峯的實力,也就是二品抓鬼師巔峯。

“少爺。”黃弦有些爲難的叫了一聲。

“你走開。”劉致澤推開了黃弦,當即對着馬淵使了一個眼神,沉聲道“貴爲冥界正神躲躲藏藏的,馬淵,毀了他的城隍廟。”

“是,少爺。”馬淵點了點頭,當即伸出了手,一把長劍從他衣袖內飛了出來。

臥槽!!看到這一幕,黃弦臉色大變,這……這是想要向城隍爺宣戰嗎?

當然了,黃弦的實力也不差,也是二品抓鬼師巔峯,如果真和城隍鬥起來的話,勝負還是很難說的。

只是他一開始在想着劉致澤等人的安危而已。

“少爺,要不,咱們商量一下,否則,冥界入口處城隍廟被毀,冥界會有所提防的。”黃弦說道。

“你就是想太多了,看我的。”馬淵瞪了黃弦一眼,有些不滿的說道。

其實,馬淵說的也對,他是個散人,無憂無慮的,但是黃弦卻是不同了,自他爺爺輩就在爲酆都大帝效力,也算是冥界的一份子了,所有自然也就想的比較多了。

“放肆……爾等想造反嗎?”城隍爺大叫了起來。

只是,馬淵現在已經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就見他身上的氣息猛漲,直接突破了二品抓鬼師的等級,進入了一品抓鬼師巔峯。

感受到這股強大的力量,黃弦以及那城隍都是臉色一變。

“有話好好說。”城隍驚叫了起來。

“一劍既出破九州~”然而,馬淵可就不是黃弦,直接開大招,一道五彩斑斕的虹光從他手中的長劍飛出,萬丈光芒直接把整座城隍廟給包裹在了其中。

“砰!”整座鬼市都跟着震動了起來。

“劈哩啪啦~”城隍廟更是直接被馬淵這一劍斬的四分五裂的,在這一瞬間全部跟着倒塌了。

“你們會死的。”而,這時,一道身影從那廢墟的城隍廟飛了出來。

馬淵一把甩出了手中的長劍,那長劍就像是裝了自動導航似得,直接插在了那城隍的胸口上。

城隍爺滿臉震驚的看着自己胸口的長劍,直接發出了淒厲的慘叫聲。

“砰!”城隍的身體直接炸開,化成了灰燼。 臥槽!!看到城隍的身體直接炸開,黃弦的眉頭一挑,整個人都呆滯了。

這……他們竟然真的把城隍廟給毀了,不僅如此,就連城隍的魂魄都沒有逃出去,就已經魂飛魄散了?

天吶……這羣人到底有多吊啊?媽的,自己跟着他們會不會被害死啊。

黃弦心悸的看了劉致澤等人一眼,然而,他們幾人卻是彷彿當作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似得,就見馬淵接住了迴旋的長劍,對着劉致澤點了點頭。

“真是找死沒地方死,走吧,進冥界。”劉致澤冷哼一聲,彷彿是踩死了一隻螞蟻似得。

尼瑪!!黃弦感覺自己的胸口被什麼堵住了似得,頭頂更是飛過了一羣烏鴉,這羣人,真特麼的狂,更讓他震驚的是,他們還真的有實力狂。

“黃弦,帶路啊。”劉致澤看了一眼滿臉震驚的黃弦說道。

黃弦苦笑一聲,如果不是有祖訓的存在,自己現在絕對轉身就跑,這羣大佬,他實在是得罪不起啊,也更不敢跟着了啊。

“少……少爺,你們就這樣弄死了城隍,這樣……真的好嗎?”黃絃斷斷續續的開口說道。

“有什麼不好的,別廢話了,趕緊帶路。”劉致澤都懶得和黃弦廢話了,當即推了一下黃弦,黃弦這才帶頭走動了起來。

這一路上,黃弦都在想,要不要找個機會離開劉致澤一羣人,因爲他感覺跟着劉致澤等人實在是太危險了點。

說不定改天,他們就跑酆都城去搗亂了,如果真的到了那個時候,自己可就真的要涼涼了。

大概再次走了半個小時的樣子,劉致澤就看見前方出現了一個紫色的螺旋洞口,一道道強盛的陰氣從中飄出來,看來已經到目的地了。

“少爺,這就是冥界的入口了,我們只要穿過這個入口就能到達鬼門關了。”黃弦開口說道。

“嗯,那走吧。”劉致澤帶頭走了進去,關瞳馬淵等人緊跟在其後。

當衆人走進了那洞穴後,頓時感覺腦袋一空,下一刻,眼前的景象就變了,此刻,這裏的天空和鬼市是一樣的,灰濛濛的,不過這裏的陰氣卻要比鬼市更加的濃厚。

而在他們幾人的面前,則是有着一塊大石頭,在其大石頭上,還刻着“冥界”兩個大字。

那兩個大字,血淋淋的,就彷彿是用鮮血刻畫上去似得,別提有多恐怖了。

四周也是陰森森的,毫無一點生氣。

“這裏就是冥界嗎?”南宮劍等人好奇的看着四周問道。

“是的,這裏就是冥界了,鬼門關也就在前面了。”黃弦在一旁說道。

“那還等什麼,走吧。”南宮劍嘿嘿一笑,顯然是有些迫不急待了。

衆人跟在身後走了過去,大概走了幾十步後,就看見前方有着一個古老而又陰森的門庭,那門庭是用兩根石柱矗立着的。

在兩根石柱的上方,還橫着一塊很長的匾,在其上面赫然寫有了“鬼門關”三個大字。

而在那牌匾的下方,則是一道白色的煙霧,什麼都看不清楚,在其兩根石柱的前面,還有着兩個鬼差在鎮守着。

等到南宮劍等人靠近後,就見那兩個鬼差伸出了手中的哭喪棒,攔住了劉致澤等人的去路。

就聽其中一個開口道“你們是何人?爲什麼要擅闖鬼門關?”

“我們是冤死的魂魄,如今自行找到了冥界,所以想要前來投胎。”劉致澤把南宮劍扯到了自己的身後開口說道。

“冤死的魂魄? 腹黑總裁:只疼家養小貓 那爲何沒有鬼差帶你們?”另外一個鬼差問道。

“他們不知道在哪裏享福呢,自然沒空管我們了。”劉致澤笑道。

“滴滴~”然而,就在這時,一道大巴車喇叭聲響起,劉致澤等人當即轉頭看去。

就看見身後不知道什麼時候多出了一輛大巴車,不過這大巴車卻是紙糊的,還真別說,有模有樣的,甚至還能開燈按喇叭什麼的。

“我靠!!這冥界還有車子啊?”南宮劍和關瞳在一旁震驚的叫道。

這時,就見一個鬼差在那紙糊的大巴車內走動了起來,直接透過沒有玻璃的窗戶,對着劉致澤等人大叫了起來,道“你們是哪個城池的?爲何在這攔路?”

“少爺,趕緊讓開,他們是去上面拘魂的鬼差,現在要進城了。”黃弦趕忙拉扯着劉致澤等人走到了一旁。

“滴滴~”那紙糊的大巴車再次響了起來,直接從劉致澤等人面前開了過去,衝進了那鬼門關內就消失不見了。

“沒想到地府也玩高科技啊。”劉致澤有些驚訝的說道。

“喂,你們幾個,剛纔拘魂的鬼差路過,你們爲何不上車?”守着鬼門關的一個鬼差叫道。

我擦!!劉致澤眉頭一挑,竟然把這事給忘記了,當即笑了笑,開口道“兩位鬼差,事情是這樣的,我們是被這位鬼市守護者帶下來的,你們看能通融一下嗎?”

劉致澤也知道,這時候不認慫不行啊,之前他們敢鎮壓城隍爺,那畢竟不是冥界,可是如今他們已經到冥界了。

劉致澤可不想第一次下冥界就被當成了通緝令對待。

“鬼市守護者?”兩個守門的鬼差驚訝的看向了黃弦。

黃弦尷尬的笑了笑,他也知道,這時候躲不過去了,當即抱了抱拳,道“在下黃弦,鬼市守護者。”

“哦,原來是守護者大人啊,失敬失敬,既然是守護者大人帶來的人,那我們自然也不好多說什麼了,你們請吧。”

兩個鬼差一聽到鬼市守護者當即變的恭敬了起來。

他們有的時候也會去鬼市瀟灑一翻的,如果這次能夠得到這位守護者的好感,說不定下回去鬼市就能更加方便了。

“謝過二位鬼差,下回前來,定位兩位備上好酒好菜。”黃弦抱了抱拳,表示很感謝他們。

當即對着劉致澤幾人招了招手,就向着那鬼門關走去了。

等到黃弦劉致澤等人消失之後,兩個鬼差的臉色才一變,就聽其中一個驚叫道“糟糕,忘記告訴他們如何使用鬼門關了。” 就因爲兩個鬼差忘記教劉致澤等人使用鬼門關了,所以,此刻的劉致澤幾人,正在被鬼門關內的空間亂流吹的是暈頭轉向的。

其實要經過鬼門關,就必須要事先想好你降落的地點,因爲這鬼門關就相當於是空間通道一般,如果你沒有降落的地點,那麼也就只能在鬼門關內被陰風吹的暈頭轉向了。

那麼,問題就來了,黃弦,作爲鬼市的守護者,又是從酆都城出來的,按理說不可能不知道這鬼門關的使用方法纔對。

只是,這的確是真的,黃弦雖然也經歷過鬼門關,但那都是有人帶領的,又不需要他選擇降落的地點,這才免去了一場痛苦。

可是現在的他就不一樣了,只能跟着劉致澤等人忍受着空間亂流,而跟着四處飛起來。

“澤哥……這是怎麼回事啊。”南宮劍大叫了起來,他的腦袋都暈乎乎的了,繼續這樣子下去,非要轉吐不可。

可是他卻又沒有一點辦法,只能跟着轉動着。

“主公,鬼門關需要選擇降落地點的,你們肯定是沒有選擇降落地點纔會變成這樣的,只要你心裏默唸一遍轉輪城,那麼鬼門關就會把你送到轉輪城了。”

就在這緊張時刻,孫乾的聲音響在了劉致澤的腦海中。

孫乾的聲音就像是救世主似得,讓劉致澤感激不已,他也算是明白了,原來是這樣子的。

當即大叫道“你們心中默唸一遍轉輪城就可以離開這裏了。”

“好的……”南宮劍關瞳等人大叫了起來,當他們默唸了一遍轉輪城之後,他們的身影還真的消失不見了。

見此,劉致澤正打算默唸轉輪城,然而就在這時,一旁的洛羽靈卻是大叫一聲“屍王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