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早就來了,進來吧。”就在袁震糾結進還是不進,如何進的時候,祁逸宸清冷的聲音傳來。

ωwш. тTk án. c o

袁震心裏咯噔一下,顫顫巍巍的擡手推開了門。

“少爺。”

“結果如何?”祁逸宸放下手中的報紙,直接切入主題。

“沒找到。”袁震猶豫了一下,還是說了。

“嗯,我知道了,讓麗莎在一樓等我。”祁逸宸淡淡的回答,絲毫沒有發怒的意思。袁震趕緊應了一聲推出了房間。對於他來說,沒發怒,就是好事,命就能留住。

十分鐘後,麗莎和袁震一同等在客廳。

當然,袁震的臉色有些頹然,一看就是強打精神。可麗莎卻是春光滿面,今天還特意穿了一件露~背裙,好不性~感!

很快,祁逸宸就走了下來。

麗莎看到他,立刻撲了上去,“哎呀,帥哥,我都在這住了好幾天了,總共就就見過你一面,你也不能這麼冷落人家嘛!”

祁逸宸沒有推開她,而是任憑她掛在自己的身上,瀟灑的靠在沙發上。於是,麗莎的身體就半躺在了祁逸宸的懷裏。

祁逸宸沒接,卻也沒推。麗莎自己這麼掛了一會兒,有些腰痠背痛。於是她動了動,想更接近一點。 抵死纏綿·馴服小妻子 這次祁逸宸伸手推開了她,“要怎麼才能找到?”

麗莎掃了他一眼,偷笑,“沒找到吧?”

“嗯。”祁逸宸點頭。

“我就說嘛,只有我找的到,如果你求我,或許我可以告訴你。”麗莎感覺自己突然翻身做主人了,自然要好好嘚瑟一把,原本火~辣的身材就在祁逸宸的身上抖來抖去,恨不得直接貼上去。

袁震忍不住替祁逸宸捏了把汗,他看的都快羞死了,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這,這麼香~豔的畫面,是個男人就扛不住吧。

誰知,祁逸宸卻一直坐懷不亂,眼睛都沒眨一下,呼吸更是平靜如常。安靜的如同死人一般,這殺傷力,還沒有當初許清涵一個媚~眼來的強大呢!

“沒有你,我一樣可以找到,我用你,只是爲了節省時間,不要挑戰我的底線,我隨時都可以再把你扔出去。”祁逸宸語氣中沒有一絲一毫的讓步,就好像別人幫他是應該的。 祁逸宸語氣中沒有一絲一毫的讓步,就好像別人幫他是應該的。

麗莎被堵得啞口無言,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哎呀,帥哥,你也不能這樣啊。算了,不然我們做個交換。”

說到交換,祁逸宸掃了她一眼,示意她說。

麗莎清楚,此刻的她還不具備討價還價的權利,於是她嘿嘿一笑,摟住祁逸宸的脖子,“不如這樣吧,我們認識這麼久了,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你告訴我你的名字好不好?”

問完,麗莎水汪汪的藍色眸子就這麼天真無邪的盯着祁逸宸。

其實這個問題她早就問過某人了,但那個人就是告訴她離這個男人遠一點,死活不告訴她名字,說什麼原則問題,不然她也不會出此下策。你問那個人是誰?就是那個別人崇拜至極,她卻嗤之以鼻的老傢伙!

祁逸宸沉默幾秒鐘,開口,“祁逸宸。”

“好名字。” 重啟飛揚年代 麗莎一翻身離開了祁逸宸的身上,“真的很不錯的名字哦,祁逸宸,我會好好記住的。”

“現在換你了,如何找到小島?”祁逸宸雙腿交叉搭在前方的桌子上,雙手交叉抱在胸前,“如果騙我,你知道後果。”

麗莎聳了聳肩,清清嗓子開口,“你選的那些人固然有異能,卻不是真正的大能之人,你知道這些小島的來歷嗎?”

祁逸宸不語,可是他的眼神明顯是說我在聽。

麗莎賣了個關子繼續說道,“這些小島,基本都是曾經某位仙人或是天使住過的,他們的靈氣十分充裕,純正。一般的修道之人今生都是難得一見的,因爲他們仙緣不夠!”

“所以呢?”

“所以,你必須要找仙緣夠的人去啊,當然,你可以選我。”說完,麗莎站在祁逸宸面前擺了幾個誘人的pose。

“不知道麗莎小姐,仙緣如何?”祁逸宸微微勾脣問道。

“那個人說我上輩子是折翼的天使,這輩子專門來歷練的。”麗莎聳聳肩,一副我很無奈的樣子。

“折翼的天使?”祁逸宸嗤笑出來,隨後站起身走向樓梯,“那麼天使小姐,您過幾天就可以去驗證您的仙緣了。”

當然,此刻的袁震心裏也憋了一口老血。折翼的天使,這個詞語好像很熟悉!

就這樣,祁逸宸回去就寫了一道傳信符給九叔,可是九叔的回答只是盡力而爲。祁逸宸不知道這句盡力而爲是什麼意思。他只希望一切可以儘快!

……

另一邊,黃玉龍他們幾人出山之後就聯繫了祁逸宸,祁逸宸立刻派來飛機將他們接來了倫敦。初到這個城市,九叔十分的不適應。

“嘿,這羣人,毛這麼重,一看就是沒退化完全。”九叔嗤之以鼻。

而一旁的溫子然則是微微蹙眉,忍不住低頭看向九叔的大腿,挽起的褲腳,露出九叔長滿濃密腿毛的“****”。如果真是沒退化完全,也應該是九叔您吧!

九叔當然能感覺到溫子然注視的目光,回過頭挑挑眉,“臭小子,看什麼看,九叔的大腿很好看嗎?”

“確實,濃密的腿毛,帶着野性的誘~惑。”溫子然忍不住調侃一句。

他的話,讓九叔差點嗆了一口好酒,不住的咳嗽,“臭小子,說話沒個把門的。”

兩個人在這你一言,我一語叫罵個不停。

但是節奏似乎有些不對,以前不都是溫子然和黃玉龍互動頗多嗎?這次好像換了對手。

再看黃玉龍,他一直目不斜視的跟着前面的人走,面無表情,金瞳內一絲一毫的波動都沒有,就好像九叔和溫子然是陌路人一樣。也不對,更準確來說,那種感覺就好像這世界上只有他一個人,其他所有的人都不存在。

溫子然見他這樣,心不由的收緊,主動搭話道,“蠢龍,餓不餓?”

聽到蠢龍兩個字的時候,黃玉龍腳步微微一滯,隨後又恢復了常色,他側頭,淡淡的笑着,“還好,不是很餓。”

“嗯,那就好。”溫子然尷尬的笑了笑,不再看他。

黃玉龍又走了兩步,似乎在思考着什麼,“然然哥哥。”

聽到黃玉龍這些天第一次主動叫他,溫子然的心突然漏跳了一拍,他立刻轉過頭,嘴角帶着一絲根本無法掩蓋的笑意,“什麼事?”

“以後,叫我小龍吧,蠢龍不太好聽。”黃玉龍說完,重新轉過頭看向前方,目不斜視的走着自己的路。獨獨留下身後已經忘記如何去行走的溫子然。

他深吸一口氣,心臟不住的抽痛。他握緊拳頭,跟了上去,掩飾住了自己的異樣。

而一直走在兩人前面的九叔自然將一切收入耳中,他微微搖頭,眼中帶着一絲無奈。

世人都自以爲是的認爲所做的一切是爲了對方好,卻從來都沒問過對方想要什麼。

幾番沉默過後,幾人坐上車,車子輾轉幾條街,終於到了祁逸宸的別墅。

一進別墅,三人就感覺到了專屬於祁逸宸的霸道氣息。

“嘿,這小子,不會收斂點點靈力嗎?弄的到處都是,生怕別人不知道他厲害啊?”九叔吧嗒吧嗒嘴一陣臭罵。

這時,麗莎從客房裏走了出來,一看這面生的三個人,十分好奇。特別是旁邊那一對美男子。

麗莎蹭的一下跑到了溫子然的面前,拱着鼻子聞了聞,然後扇了扇,“一股子狐騷味,不過看在你長得這麼帥的份上,本小姐忍了。”

然後她又看向黃玉龍。

“哇,好精緻的小弟弟。”麗莎忍不住伸手想要去抓黃玉龍白皙的臉蛋。可是還不等碰到,就被溫子然一掌把手打開了。

“離他遠點。”冰冷刺骨的話語。

麗莎嘖嘖開口,“怎麼跟逸宸一個口氣。”

九叔一聽笑了,怎麼說麗莎也是個美女,對於美女和美酒,九叔一向是沒有任何定力的。“小姑娘,不知道吧,他倆註定是要像的。他可是祁逸宸的寵物啊!”

“寵物?”麗莎的眼睛立刻閃着精光,仔細打量着溫子然,“他哪裏像寵物?明明是個男人,難道是男~寵?” “他哪裏像寵物?明明是個男人,難道是男~寵?”

一說完,麗莎的臉色就有些不好了。男~寵,就說明祁逸宸的性~取向有問題啊,可是他還有老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就在麗莎糾結來糾結去的時候,祁逸宸從樓上走了下來,他看到九叔,恭敬的開口,“九叔,您們來了。”

“是啊,你小子這麼猴急,九叔我怎麼敢不快點來,不然這把老骨頭都能讓你拆了。”九叔邊說邊甩給他一個白眼。這句話確實是真的,這祁逸宸的道術大爲精進,加上天生異能,學的自然比別人都快,都好,都精。最重要的是,現在他根本就不是這小子的對手!

“九叔哪裏的話,只不過小清的事情不能再拖了,所以催您催的緊了點。” 保住家產後我踹了聯姻大佬 祁逸宸笑着說完,示意幾個人坐下。“喝什麼?”

“酒。”

“不用。”

“不渴。”

三個人同時回答,要酒的一定就是九叔了。

祁逸宸笑着示意麗莎拿酒,麗莎就真的鬼使神差的去拿了一瓶好酒。這是什麼情況?麗莎徹底震驚了,爲什麼她會情不自禁的聽他的話?

(誒,宸少,好像你對這麗莎小姐使了魅~術吧!你堂堂的一個大男人怎麼會這個?祁逸宸看了一眼溫子然:跟他學的。)

就在她拿酒的期間,祁逸宸看向黃玉龍,黑沉的眼中帶着一絲疑惑!

“黃玉龍。”祁逸宸淡然開口。

黃玉龍擡頭,金瞳毫不閃躲,也沒了曾經的靈動和恐懼,“逸宸哥哥。”

“長大了。”祁逸宸笑着說道。

“嗯,是的。”黃玉龍點頭。

“能感知到你姐姐的方位嗎?”祁逸宸繼續問道,眼神中充滿期冀。

惡少霸寵妻 “我試一下。”說完,黃玉龍就閉上了眼睛,隨後全身閃着金色的光芒。而金光也在這一瞬間變成一條細線,向窗外遊走。

……

小島上。

小守護好了以後,許清涵和白悠墨就每天陪着他玩耍,也很少去外面的林子裏了。但是不知爲何,從那以後,小守護就經常發呆,人也不似之前那麼活潑,而且隨着時間的推移,這種狀況,愈發的嚴重。

這天,許清涵陪着小守護坐在鋼琴旁。這兩年,許清涵閒來無事就學了彈鋼琴,她手指修長,柔軟,靈活,所以學得很快,雖然趕不上那些從小學習的人,但是教小孩子還是綽綽有餘了。

“守護,今天我們來學習夢中的婚禮!”許清涵的雙手放在琴鍵上,全身心的彈奏着。

可是小守護卻一直低着頭,無精打采,興致缺缺的樣子。

最近守護的樣子很奇怪,讓許清涵心中有些不安,以至於後來她自己也有些走神,彈錯了好幾個音符。

她真的不知道小守護是怎麼了,總覺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什麼重要的事。

最後一個音符落下,她轉身抱起小守護,讓他靠在自己的懷裏,“守護,有什麼事跟媽咪說嗎?”

小守護擡起頭,通透的眸子閃着一種許清涵讀不懂的光芒,複雜,婉轉,難以言說。越是這樣,許清涵越是擔心,越是不安。她忍不住將手收的更緊,將他緊緊抱在懷裏,生怕被人搶走。

而這時,小守護終於有了一些反應,他擡起手,撫摸着許清涵的臉頰,奶聲奶氣的開口,“媽咪,守護害怕。”

這是這麼久以來,他第一次說害怕。小守護如此傲嬌,高傲的一個人,從來不允許自己被別人看扁,如今卻親口承認了他的害怕。

許清涵知道,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她強迫自己平靜下來,語氣也更加輕柔,“守護,告訴媽咪,爲什麼害怕?”

“媽咪,有人要抓我。”小守護的眼睛立刻閃着晶瑩的淚光,在陽光的照射下如同最珍貴的寶石,可是許清涵卻看的心中一痛,這可是她的骨肉,她的孩子,怎麼可能不痛?

“放心,守護,有媽咪在,不會有人抓走你。”

“嗯,那守護睡一會兒,好睏。”說着,小守護就閉上了眼睛,又睡了過去。

見他睡着,許清涵忍不住哭了出來,緊緊的抱着守護,身體不由的顫抖。

懷裏的守護讓人心疼,她這個無助的母親,又何嘗不是?

一直站在門口的白悠墨看到了一切。最近守護的氣色越來越差,許清涵的氣色也跟着越來越不好。作爲許清涵最好的朋友,作爲從小看着小守護長大的悠墨阿姨,她的心裏也十分難受。

現在唯有她可以勸說許清涵了,不止是勸說,或許,她還可以幫她。

於是她走過去,將手放在許清涵的肩膀上,“柒柒,別擔心,守護就是被嚇到了。我們或許可以試試一些土方法,叫魂什麼的。”

許清涵回過頭,擦乾了臉上的淚水,“你會嗎?”

白悠墨思索了一下,搖搖頭,“我不會,我見過奶奶用過。可是奶奶現在不在。”

“我也不會。”許清涵抽泣了一下,低下頭,感覺自己沒用的厲害,連自己的孩子都保護不了。

此時的許清涵早已不記得,曾經的她是一個女道士,別說招魂了,打鬼都不在話下。

白悠墨嘆了口氣,想了想,坐在了椅子的另一邊,猶猶豫豫的開口,“柒柒,我要跟你說一件事。”

“什麼?”

“你曾經是個道士。”白悠墨似信非信的說道,“這是溫潤告訴我的,說你曾經是個道士。”

許清涵聽到這話,整個人都呆住了。道士?她曾經是個道士?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她怎麼一點都不記得。

“你想想,你還記得不記得一些符是怎麼畫的?給小孩子叫魂的,應該是最簡單的符咒了。”白悠墨又補充了一句。

她也不想告訴許清涵曾經的事情,但是如今守護這個樣子,她是真的於心不忍,只能冒險一試。否則這樣下去,守護還沒怎麼樣,許清涵就先崩潰了。

果然,自從白悠墨說完這話,許清涵整個人都精神了起來。只不過,她從絕望變成了囈語,她從早到晚一直抱着小守護,然後嘴裏不停的嘟囔着什麼,一會兒皺眉,一會兒搖頭,一會兒靠在沙發上閉目養神。 一會兒皺眉,一會兒搖頭,一會兒靠在沙發上閉目養神。

每每白悠墨問她在做什麼的時候,她都心不在焉的回答,“我在想符咒的咒語和畫法,我一定可以想起來的。”

雖然許清涵逐漸走上了強迫症的道路,但白悠墨也還是鬆了一口氣,如此也比頹廢強,至少她能好好吃飯了。

許清涵的咒語沒能想起來,守護的氣色卻越來越差了。

這天,天色微亮,原本睡得正好的白悠墨和許清涵突然被一道金光擾醒。

那道金光十分閃耀,就像是有生命般,籠罩在許清涵的房間外,像是在探尋着什麼。

而睜開眼睛的許清涵看到這一幕,眼神瞬間變得空洞,慢慢渙散,找不到焦點。等她瞳孔再次聚合,已經是一個小時以後的事了。

這段時間可把白悠墨嚇壞了,小守護昏迷不醒,許清涵也睜着眼睛一動不動,連眼皮都不眨一下。

“柒柒,柒柒?” 末世之我是天網 白悠墨急切的叫喚着,甚至還請小島上的醫生來看。

可是醫生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來,所以他們立刻通知了溫潤。

幾個小時後,溫潤就急急的趕來。不過白悠墨發現,這次的溫潤似乎有些疲憊。

“溫潤,柒柒她……”

還不等白悠墨把話說完,溫潤就徑直走去了許清涵的房間。此刻小守護還沒有醒過來,只有許清涵坐在一旁,樣子有些呆傻。

溫潤拍了拍守護,沒有反應。

於是他又看向許清涵,“柒柒,你怎麼樣?發生了什麼事?”

聽到他的聲音,許清涵迷離的眼神才終於找回了清明,她的眼中立刻積滿了淚水,伸手抓住溫潤,“守護出事了,他最近總是很貪睡,幫我救救他。”

溫潤微微蹙眉,又仔細檢查了一下小守護。隨後笑着開口,“放心吧,他就是被嚇到了,過幾天就好了,我還以爲你出了什麼事。”

許清涵搖頭,“我沒事,只要守護好,我就沒事。”

“嗯,會沒事的。”溫潤站起身看向一旁的白悠墨,“墨墨,把守護帶到我的房間裏來,我找人幫他看一下。”

“好。”

隨後溫潤和白悠墨二人就帶着守護離開了房間。

守護被抱走的一刻,許清涵閉上了眼睛,身側的手突然抓緊,手上青筋暴起。

……

守護被送去溫潤的房間後,白悠墨就離開了。不是她想離開,而是溫潤不許她在,不過她沒有走遠,而是站在門口等待着。

此刻房間內,就只剩下了守護和溫潤兩個人。

溫潤站在牀邊,眼色深沉的看着身下的男孩兒,伸出手,寵溺癡迷的撫摸着他的臉頰,嘴角邊的笑意帶着絲絲癲狂的扭曲。那種感覺,帶着掌控一切的霸道邪氣,像是遊刃有餘的將這一切玩弄於股掌之間,包括眼前這個鮮活的生命。

他輕輕擡手,絲絲黑氣便順着守護的額間滲入……

半個小時之後,溫潤打開門走了出去。

“去看看守護吧,他明天就沒事了。”交代完,他就又匆匆離開了小島。

坐在飛機上的他手指不停的撫摸着自己的下巴,似乎在思考着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