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我吧,是不是轉生瓦爾基里,恐怕需要由轉生池自己來決定。”女人低頭沉默了片刻,擡頭看着韓宇說道。

韓宇放開了女人,就見得到自由的女人沒有藉機逃走,而是走到了轉生池的正面,口中吟唱着韓宇聽不懂的咒語,隨着女人的咒語,原本平靜的轉生池開始出現漣漪,當女人吟唱的咒語最後一個音節結束之後,轉生池中出現了一名由水組成的女性,一絲不掛。

“什麼事召喚我?”轉生池中的女性緩緩睜開雙眼,一臉溫和的問召喚自己的女人道。

“瓦爾基里來了,是否讓其轉生,由你自己決定。無論你做出什麼樣的決定,我都會接受。”女人緩緩的對轉生池中的女性說道。而轉生池中的女性在聽到瓦爾基里這個名字以後,神情變得有些激動了起來,連聲問道:“她在哪裏?”

女人聞言看了看站在一旁的韓宇,韓宇會意的拿出了水晶球,遞到了轉生池中那名女性的面前。

女性沒有接,只是微微低頭仔細端詳了一下水晶球中的那個靈魂,半晌之後,長舒一口氣道:“漫長的等待總算是到了結束的時候了。”

“轉生池,你可要考慮清楚,如果你讓瓦爾基里轉生,那可就意味着你就要消失了。”女人忍不住出聲提醒轉生池的女性道。

“我知道,只是我的使命就是轉生神明,如果爲了自己的存在而拒絕轉生,那我的存在又有什麼意義。梅朵,感謝你一直以來的陪伴,一起進入轉生池吧,我會用我最後的力量讓你轉生,也算是我留給你的最後一件禮物。”

“不,我不要……”被稱爲梅朵的女人聽了以後連連搖頭。不過一旁的韓宇卻再也沒有耐性,進入神殿已經有段時間了,眼瞅着太陽即將下山,誰知道夜幕降臨以後轉生神殿會不會消失。當即上前一步問道:“可以先讓瓦爾基里轉生嗎?我擔心會錯過時間。”

“你!”梅朵聞言急道。

“沒錯,將保存着瓦爾基里原始靈魂的水晶球放進轉生池,你在一旁等待片刻就可以了。”轉生池中的女性微笑着對韓宇說道。梅朵聞言想要阻止,但還沒等她動手,水晶球就落進了轉生池中,爆發出一陣耀眼的光芒,隨即梅朵就感到有人伸手拉了自己一把,擡頭一看,是轉生池中的女性。就見轉生池中的女性一臉微笑的看着梅朵,“不要拒絕我最後的禮物。”

聽到這話,原本想要反抗的梅朵輕輕嘆了口氣,順從的跌進了轉生池,也爆發出一陣耀眼的光芒。

轉生池中的女性開始逐漸變得模糊,在消失之前,轉生池中的女性看着韓宇,溫和的說道:“轉生後的她們就要拜託你照顧了。”

“……我會的。”

“我也沒有什麼禮物可以送給你了,就將這個作爲酬勞好了。”轉生池中的女性話音剛落,一頂頭盔自轉生池中浮起,飄到了韓宇的面前。韓宇伸手接過,耳邊傳來轉生池中女性的解釋,“這是冥王的隱身帽,原本是梅朵的東西,現在她已經用不上了,就送給你好了。使用方法還簡單,只要戴在頭上就可以讓人看不到你,不過處於隱身之時的你也無法碰觸到別人,只有在摘下帽子以後才能碰到人,這點請一定記住。”

聽完轉生池中女性的解說,韓宇才弄明白之前爲什麼會沒有發現梅朵的存在,原來都是手裏這頂狗皮做的帽子的緣故。正在看手裏帽子的韓宇就感覺眼前一暗,擡頭一看,轉生池已經變了一個模樣,原本蓄滿了水的池子現在已經乾涸,而在乾涸的池子中,並排躺着兩個年紀不到十歲的幼女。看髮色,一個是瓦爾基里,而另一個,則是之前擁有狗皮帽子的梅朵。

韓宇默默地用脫下的大衣將兩個小女孩包好抱起來,在兩個小女孩被抱離轉生池以後,已經乾涸的轉生池轟然倒塌,變成了一處廢墟。韓宇默默的衝轉生池彎腰行了三禮,轉身向殿外跑去。不能不跑,隨着轉生池變成了廢墟,轉生神殿也開始產生了晃動,如果不快點跑,那韓宇和已經轉生的瓦爾基里以及梅朵很有可能會被活埋在這裏。

在逃出去的路上,韓宇遇到了進來找自己的寧平。寧平一見韓宇抱着兩個小女孩出來,不由一愣,心中暗道:“怎麼又多了一個?”

不過這種時候不是解釋的時候,韓宇和寧平沒有一句廢話,拼命的向外跑去,終於在神殿大門倒塌的最後一刻衝出了神殿。

拍了拍身上的土,韓宇問寧平道:“寧平,你解決掉那兩個守護者了?”

“沒有,原本打得正激烈,可那兩個守護者突然憑空消失了,我因爲擔心你,就沒有去尋找。你又是怎麼回事?”寧平好奇的看着韓宇。

“這是瓦爾基里,這是梅朵,這裏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先回勇氣號再說。”韓宇先給寧平介紹了一下自己懷裏的兩個小女孩分別是誰,隨後邁步向着靠近的勇氣號走去。 或許是干擾源的被破壞,韓宇一行人順利的離開了那顆沙漠星球,同時帶走的還有瓦爾基里以及梅朵這兩個女孩。仔細算了一下,瓦爾基里、梅朵還有洛絲,這三個看上去都不怎麼大的女孩其實沒有一個是人的。洛絲的前身是天材地寶的一種,瓦爾基里的前身是女武神,而梅朵,能夠在轉生池中進化的又怎麼可能會是個人類。三個女孩裏除了洛絲是個本來就沒什麼記憶的外,轉生後的瓦爾基里和梅朵都失去了記憶,或許是同時轉生的緣故,兩個女孩的關係不錯。對於這三個女孩的處置,韓宇打算全都丟給雙子星的於與玉夫婦,他們還要去冒險,是不可能帶着小孩子四處旅行的,更何況小孩子的教育也不是韓宇這幫人可以搞定的。雖說喬嫣兒、蓮蓬都是聰明人,但一個穩定的生活環境,卻是三個小女孩現在最需要的。

至於瓦爾基里和韓宇的關係,韓宇已經告訴了林珂等人自己的決定。算了,既然瓦爾基里已經失憶,那就不要再提那件事了。畢竟現在瓦爾基里只有十來歲,跟她說她是自己的未婚妻,韓宇還真張不開那個嘴。更何況之前之所以會同意讓瓦爾基里成爲自己的未婚妻也是責任多過感情,現在瓦爾基里既然忘了,那就再給她一次重新選擇的機會,讓她可以憑着自己的喜好尋找自己的伴侶好了。

對於韓宇的決定,林珂沒有反對,默認了韓宇的做法。而其他人見韓宇這個事主決定這樣做,他們這些外人自然不會多說什麼。於是,瓦爾基里現在在勇氣號上的身份只有一個,和梅朵一樣,和父母失散的小可憐。而韓宇等人,則是好心的哥哥姐姐,目前正在送她們回去和父母見面的路上。

照顧小孩子真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小孩子不是阿貓阿狗,高興了就逗一逗,不高興了就甩到一邊,只管小孩子吃飽不餓着就可以了。小孩子也是有想法,需要關心愛護的。瓦爾基里還好,轉生之後的性格變得溫和,與世無爭,常常讓着作爲妹妹的梅朵。難搞定的是梅朵,這丫頭就跟個假小子一樣,沒有她不敢做的事,沒有她不敢惹的禍。爲了避免梅朵再給勇氣號帶來意外的傷害以及爲勇氣號的衆人帶來不必要的麻煩,作爲梅朵以及瓦爾基里臨時監督人的韓宇被衆人給推了出來,負責照顧監督瓦爾基里以及梅朵,尤其是梅朵,不求這丫頭做好事,只要她別來壞事就可以了。

讓一個年紀不足二十的人來照顧兩個十來歲的小女孩,這實在是有點強人所難,不過好在林珂等人會時不時的幫一幫忙,韓宇倒也咬牙堅持着,祈禱勇氣號早日到達雙子星,相信只要見到了於與玉夫婦,那自己就可以自由了。

時間在一天一天過去,勇氣號距離雙子星也越來越近……

雙子星,精靈部落

日落西山,赫羅垂頭喪氣的跟着來找她的精靈柯雅往精靈部落走去。這已經是第七天,距離韓宇所說的回來的日子已經過去七天了,可韓宇卻依然沒有出現,他是不是已經忘記自己了?

回到家的赫羅悶悶不樂的和於與玉夫婦問了聲好後回到自己的房間,將自己獨自關在房間裏。於與玉和青嵐對望一眼,青嵐起身說道:“我去看看赫羅吧。”

“嗯,你去吧,給赫羅帶點吃的,那小傢伙從中午到現在一點東西還沒吃呢。”

“嗯。”

……

“梆~梆~梆~赫羅,我可以進來嗎?”青嵐端着一個食盤敲了敲門後問道。

門開了,赫羅一見是養母來了,趕忙將青嵐讓進了房間。

“你從中午到現在一點東西也沒吃,我給你送點吃的來。”青嵐將手裏的食盤放在桌子上,微笑的看着赫羅。赫羅聞言沒精神的說道:“謝謝母親,只是我沒什麼胃口……”

“沒胃口也要吃東西哦。要不然等韓宇回來的時候看到你瘦的尖尖的下巴頦,一定會難過的。”

“……母親,已經超過韓宇哥哥說的回來的時間七天了,韓宇哥哥他們會不會……”赫羅沉默了片刻,看着青嵐問道。不過還沒等赫羅把話說完,就見青嵐輕輕擺手說道:“不會的。韓宇他們沒有那麼脆弱,他們很厲害的。我想之所以會還不回來,可能是路上遇到什麼事情給耽誤了。你也知道,韓宇那些人都是一副熱心腸,要是遇到了需要幫助的人,他們是不會袖手旁觀的。”

重生豪門-女王天下 聽了養母的話,赫羅像是想起了自己和韓宇等人見面的情形,認同的點了點頭後說道:“母親說得對,他們就是那樣,可我還是很擔心。”

“嗯,其實我和你一樣,也很擔心他們。不光是你我,你的父親,還有精靈部落裏的精靈,都很擔心韓宇他們的安危。不過我對韓宇他們有信心,就算他們遇到了麻煩,最後也一定可以逢凶化吉的。說不定等明天你一覺醒來,他們就已經駕駛着勇氣號出現在我們的面前了。”

“但願如此吧。”知道養母是安慰自己,但赫羅還是選擇了相信。爲了不讓自己在和韓宇等人見面的時候顯得很憔悴,赫羅吃了點東西以後就上牀休息了。

等青嵐輕輕的關上房門,走到樓下的時候,就見於與玉正在客廳內等着,一見青嵐下來,連忙問道:“怎麼樣?赫羅吃東西了嗎?”

“嗯,吃了,現在正在睡覺。”青嵐輕聲回答道。

聽到赫羅吃了東西,於與玉輕輕的鬆了口氣,連聲說道:“吃了就好,吃了就好,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可不能讓營養跟不上。老婆大人,還是你有辦法呀。”

“唉~”青嵐聞言嘆了口氣,將手裏的食盤放在桌上,坐在於與玉的身邊輕聲說道:“我再有辦法又有什麼用?韓宇他們一天不回來,赫羅那孩子的心就一天不會放下。夫君,你說韓宇他們會不會真的就像赫羅擔心的那樣,已經……”

“不會的。那幫傢伙別人我不知道,但韓宇那傢伙卻是一個很照顧夥伴的人,爲了夥伴,他可以連自己的性命都不要。而他的那些夥伴,和韓宇也是一個性子。你想想看,這樣一個團隊,又有什麼難題可以難住他們。可能是他們在回來的路上遇到了一些突發狀況吧。或許他們現在已經在回來的路上了,我們現在能做的,就是相信他們,等待他們回來。”

“嗯,的確就像你說的,我們現在也只能等了。夫君,關於赫羅的教育問題,你考慮的怎麼樣了?”青嵐話鋒一轉,出聲問道。

“唔?怎麼突然問這個?之前不是有過決定嗎? 名偵探世界里的巫師 教導赫羅學醫,將我這一身醫術傳給她。”

“只是她是女孩子呀,我們不可能讓她在這裏待一輩子。等韓宇他們回來以後,我們還是要帶着她回到人類世界去生活。到了那個時候,一個女醫生好像並不能對她的將來有什麼幫助呀。在帝國裏,醫生好像都是男的,一個女子做醫生,會不會給她帶來困擾?”

“唔,這倒的確是個問題。不過沒關係,如果實在不行的話,我們就做一點改變吧。”

“什麼改變?”

“回鄉,帶着赫羅回到我原本生活的世界,我生活的那個世界倒沒有歧視女性這種習慣,只要有一技之長,就會受到人的尊重。”於與玉沉聲對青嵐說道。

青嵐聞言笑着問道:“你之前不是說想要過隱士一樣的生活嗎?”

“呵呵,爲了孩子的將來,我也只好放棄原本的打算了。”於與玉苦笑一聲答道。

“你倒是捨得。”

“和你結合,認了赫羅這個乾女兒以後,我要考慮的就不能光是自己了。我是一家之主,我就必須考慮到你還有赫羅的將來。青嵐,你願意陪我嗎?”

“傻瓜,我們是夫妻呀,當然是你到哪,我就跟着去哪。”青嵐一臉溫柔的看着於與玉說道。

“青嵐……”於與玉有些感動的握住青嵐的小手,頭微微向前傾去,青嵐見狀雙眼微閉,嘴角微微上翹。只是還沒等二人吻在一起,於與玉突然回頭向門口看去。感覺又異狀的青嵐睜開眼好奇的問道:“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被那幫不喜歡敲門的精靈給搞怕了而已,我們繼續吧。”於與玉見門口沒有異狀,訕笑着對青嵐說道。

青嵐聞言臉色微微一紅,精靈族的人沒有敲門的習慣,一般都是直接推門就見,有好幾次都撞到於與玉正和青嵐親熱,結果令於與玉和青嵐尷尬不已,以至於都快有心理陰影了。

“沒人,咱們繼續吧。”於與玉確認沒人來搞破壞以後舔着臉對青嵐說道。只是青嵐此時卻跳到了一旁,笑着對於與玉說道:“我纔不陪你瘋呢,萬一再被人撞見,那可真是羞死人了。”

“哎呀,我已經偵查過了,沒有人來的。”於與玉哄着青嵐道。只是話音剛落,門被推開了,泰格風風火火的衝了進來。青嵐見狀瞥了於與玉一眼,心裏暗暗慶幸自己沒有陪着於與玉瘋。而於與玉則是咬牙切齒的看着泰格,沒好氣的說道:“你最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否則我是會找你麻煩的。”

“於與玉,韓宇,韓宇他們回來了。”泰格連忙答道。

……

得知韓宇一行人回到了雙子星,於與玉顧不上和泰格計較剛纔壞自己好事的事情,當即起身問道:“他們在哪?”

“就在廣場上。”

“嗖~”的一聲,於與玉如同一陣風似地衝了出去,青嵐見狀對看傻眼的泰格說道:“泰格,你們先去吧,我去把赫羅叫醒,聽到這個消息以後她一定會很開心的。”

對於青嵐這個人類,精靈部落的精靈都很友好,青嵐用自己的善良得到了精靈們的認可。泰格聽了青嵐的話後點頭說道:“成,那我先走一步。”

壓根就沒有睡踏實的赫羅在得到青嵐的消息以後,立刻連鞋都顧不上穿就往外跑,還好青嵐及時拉住了赫羅。指了指赫羅春光外泄的睡衣道:“赫羅,你想就這樣去見韓宇他們嗎?”

被提醒的赫羅臉色一紅,連忙在青嵐的幫助下穿好衣服,邁步向外跑去。只是剛到門口,就見到讓她朝思暮想的韓宇一行人已經站在了家門口。

“韓宇哥哥~”赫羅大叫一聲,張開雙手一把抱住了進屋的韓宇,嚇了韓宇一跳。等看清是赫羅以後,韓宇微笑着拍了拍赫羅的後背說道:“好啦赫羅,我們回來了。這次回來,我們除了給你帶回來天河水,還給你帶回來兩個妹妹哦。”

“妹妹?”赫羅不解的鬆開了韓宇。就見韓宇衝身後招了招手,兩個和她年紀相仿女孩走了過來。

“韓宇哥哥,她們是……”赫羅輕聲問道。

“你的妹妹,當然這要看你的意思,你要是不願意要她們做你妹妹也是可以的。”

“我願意,只要是韓宇哥哥讓我做的事情,赫羅都願意。”赫羅連忙說道。

韓宇聞言笑了笑,伸手摸了摸赫羅的小腦袋,“這可是你說的。這個銀髮的女孩名叫瓦爾基里,而這個棕發的女孩名叫梅朵,她們倆個都失去了以前的記憶,你既然答應做她們的姐姐,那就要照顧好她們哦。”

“嗯,我會的。”赫羅鄭重其事的點頭向韓宇保證道。

一直牽掛的韓宇一行人回來了,赫羅心裏懸着的那塊大石頭總算是放了下來,在和韓宇說了一會話以後,多日來的疲勞涌上了心頭,睏意一陣陣的襲來,於與玉見狀邊讓赫羅帶着瓦爾基里以及梅朵回房間休息,三個小女孩在青嵐的帶領下回房間休息去了,而於與玉則是板起臉問韓宇道:“韓宇,現在沒外人了,你是不是該跟我說說是怎麼回事了?”

“嗯,你就是不問,我也是要跟你好好說道一下的。”韓宇點頭答道。

……

韓宇將前因後果那麼一說,就見於與玉點頭說道:“唔……照你這麼一說,收養那兩個女孩也不是什麼問題,我正和青嵐商量以後回聯盟定居,青嵐已經同意了,也就是說,無非就是多準備兩份行李而已。只是韓宇,那個洛絲又是怎麼回事?你不會打算帶着那個小女孩繼續旅行吧?”

“呵呵……暫時還真只能帶着她。和瓦爾基里和梅朵不同,那個洛絲到底有沒有危險,目前我們還不能確定,所以在這之前,我們也只能充當洛絲的臨時監護人。倒是你們夫婦,我們給你帶來不小的麻煩啊。”

“沒事,我和青嵐都喜歡孩子,這不是問題。你不用放在心上。對了,天河水在哪裏?我已經有點迫不及待的想要去給赫羅配藥了。”

“呵呵……你還真是個熱心腸。天河水現在還在勇氣號上,明天我會給你送過來。”韓宇聞言笑道。

於與玉聞言也沒有強求,點頭說道:“成,那你明天給我送來。對了,那你們接下來有什麼打算?準備去哪裏冒險?”

聽到於與玉的問題,韓宇倒也沒有隱瞞,開口答道:“我們暫時的計劃就留在雙子星上休整一下。勇氣號需要大修一次,大約需要一個星期,而我和寧平他們會在這一個星期裏做好準備,等勇氣號大修完畢以後,就會繼續我們的冒險。至於去哪,當然是去死亡星域的死亡大沙漠。”

“……幹嘛要去哪?哪裏可不是什麼好去處。”於與玉不解的問道。

“那裏的確不是什麼好去處,不過要去死亡星域的中央地帶,只有通過死亡大沙漠纔可以到達不是。”

“你們竟然想要去死亡星域的中央地帶?”於與玉聞言猛地站了起來,驚訝的盯着韓宇問道。

“是啊,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韓宇見狀不解的問道。

“……沒,沒事。”於與玉沒有回答,而是重新坐了下來,只是他看韓宇的眼神變得有點怪異,就像是看一眼少一眼那種。看得韓宇有點受不了,乾脆直接起身告辭。

於與玉見狀想了想,叫住韓宇說道:“韓宇,如果你們一定要去死亡星域的中央地帶,那我建議你們先不要去死亡大沙漠,而是去找一個名叫烏蘭圖的男人。”

“找那個人做什麼?”

“我已經替其他星球的人治病的時候聽到過這個人,那個人好像去過死亡星域的中央地帶,你們去找他問問,說不定可以得到一些有用的情報。”

韓宇一聽那個烏蘭圖的人曾經去過死亡星域的中央地帶,連忙問道:“那你知道那個烏蘭圖現在住哪嗎?”

“前兩天有支探險隊路過這裏,我聽他們說要去一顆名叫翡翠的星球找一個名叫烏蘭圖的人。”

“翡翠星在哪?”

“出了雙子星以後向東航行,具體的位置我就不知道了。”

“這樣啊,我記住了。於與玉,謝謝你的提醒。”

“不客氣。” 勇氣號的大修用不上韓宇和寧平,閒下來的二人無事可做,便在精靈部落的周圍開始打獵。精靈部落自在雙子星安家落戶以來,就一直受到附近猛獸的騷擾,雖然平時有精靈護衛隊巡邏,但還是發生了多起猛獸傷人事件。現在聽到韓宇和寧平準備利用打獵來消磨時間,精靈護衛隊的隊長泰格主動跑來擔任二人的嚮導,讓正對附近地形不熟悉的韓宇和寧平感到很欣慰。

在泰格的帶領下,精靈部落周圍的猛獸遭到了滅頂之災。先是精靈部落附近的猛獸被消滅的一乾二淨,緊跟着還沒有過癮的韓宇和寧平開始向更遠的地方開始發展。今天,就是韓宇和寧平相約來挑戰被泰格稱爲這片森林之王的野豬。

如同小山一般的身軀,上面套着一件碎石甲。所謂的碎石甲,就是野豬平時背癢的時候蹭樹,蹭得渾身沾滿了樹脂之後又在泥塘裏打滾,最後又在碎石堆裏滾來滾去以後形成的一個保護層。不要小看這種碎石甲,這種碎石甲比一般的盔甲都要堅固,精靈擅用的弓箭、匕首根本就奈何不了。仗着有這麼一層碎石甲,這頭野豬沒少跑進精靈部落搗亂。不過今天,它糟報應的時候到了,韓宇和寧平這兩個喜歡挑戰的人來替精靈族找場子了。

初一看到韓宇和寧平,已經橫行成習慣的野豬王根本就沒把這兩個不知死活的奇怪生物放在眼裏,像往常一樣,四蹄發力,低着頭哼哧哼哧的向着韓宇衝撞了過來。上千斤的重量加速衝過來,產生的衝撞力何止萬斤,只是即便力量再大,也必須要碰到對手纔有用,在碰到韓宇之前,韓宇已經飛到了空中,沒有中途停止習慣的野豬王“咚”的一聲就將韓宇身後的一棵大樹攔腰撞斷,而它自己卻只是稍微得感到有點頭暈,輕輕搖晃了一下腦袋之後便又精神抖擻的直奔另一個生物寧平撞了過去。寧平沒有像韓宇那樣跳到空中,而是向自己的右邊一閃,當然在閃之前,用青雲劍發出一道劍波,碰了碰正在飛速奔跑中的野豬王的右前蹄,飛奔的時候突然腳下被什麼拌一下,那會有什麼後果是不用說的。就將野豬王就像是一個圓球一樣,翻滾哀嚎着從寧平的身邊滾過,重重的摔進了一個大坑之中,並且還好死不死的是頭朝下。

看着拼命掙扎着四蹄想要讓自己站起來,卻一切努力都是白費的野豬王,走到大坑邊的韓宇幽幽的說道:“我現在總算是明白爲什麼有人會說豬是笨死的了。”

“現在怎麼辦?”寧平也對眼下這種情況有點傻眼,原本還以爲會有一場有意思的戰鬥,結果卻出現這樣喜劇性的一幕。

“讓泰格他們來解決吧,我們差不多也該回去了,總是在外面閒逛,會被說的。”韓宇想了想後說道。

“可我們回去以後能幹什麼呢?”寧平皺眉問道。

“不管能幹什麼,反正我知道,咱們再不回去露個面,夢馨她們會給我們好看。”

聽了韓宇的話,寧平下意識的點了點頭。二人正說話的工夫,泰格帶着人趕到了,親眼看到曾經讓他們吃夠苦頭的野豬王如今落了個這樣的下場,說不高興那是不可能的。不過這次他帶人來找韓宇和寧平還有別的事。將收拾野豬王的事情延後,泰格對韓宇說道:“韓宇,你跟寧平趕緊回去看看吧,有幾個陌生人來找蓮蓬,不過看蓮蓬的樣子,那幾個人蓮蓬是認識的。”

韓宇聞言答道:“啊?還有這種事?我知道了,寧平,我們回去吧。泰格,這裏就交給你了,謝謝你帶來的消息。”

目送韓宇和寧平離開,泰格招呼衆精靈朝大坑裏灌水,準備先弄死野豬王再說。

……

回到停放着勇氣號的精靈部落廣場,韓宇看到了一羣生面孔散佈在勇氣號的四周。

“站住!”就在韓宇準備進勇氣號的時候,站在勇氣號艙門附近的一個生面孔攔住了韓宇和寧平。

“做什麼?”韓宇不解的問道。

“現在裏面正在談事,你們等會再來。”生面孔面無表情的說道。

韓宇眨巴眨巴眼,扭頭問寧平道:“我說寧平,這勇氣號好像是咱們的吧?”

“沒錯。”

“那我們要進自己的勇氣號,貌似不需要得到別人的認可吧?”

“當然。”

“嗯,你這麼一說我就放心了。”韓宇衝寧平點了點頭,伸手一把揪住攔路生面孔的脖子,出聲喝道:“小子,以後這雙招子放亮點,不是誰都可以攔得。”

“快來人啊,有人來襲。”生面孔放聲大喊道。

“噌~噌~噌~”隨着生面孔的一聲喊,散佈在勇氣號周圍的那幫生面孔全都圍了過來。寧平冷冷的看了圍攏過來的人,問韓宇道:“韓宇,要活動一下手腳嗎?”

“打個賭怎麼樣?”韓宇聞言問道。

“你想怎麼賭?”

“看誰打倒的人多。”

“你輸定了。”

“喂,你賴皮了啊。”韓宇見狀喊道。不過喊歸喊,韓宇卻壓根就沒動,笑嘻嘻的看着寧平用飛快的身手將攔路的這幫生面孔一個個擊倒。等最後一個生面孔被擊倒,寧平一臉得意的看向韓宇的時候,卻好懸沒被韓宇給氣暈過去。韓宇這傢伙又偷懶,除了被他一開始就揪住脖子的生面孔之外,他是一個生面孔也沒動,卻被實在的自己給放倒了。

“韓宇!”寧平不滿的衝韓宇叫道。不過韓宇沒等寧平繼續說下去就連聲誇獎道:“寧平,你真是好棒呀,我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就把所有人都放倒了,你倒是給我留幾個呀。”

“我呸~你個懶鬼。”寧平沒好氣的叫道。

就在這時,勇氣號的艙門打開了,一見從勇氣號內鑽出來的人,韓宇不由一愣,有熟人!

“周全,你怎麼跑這來了?你是怎麼找到這的?”韓宇十分好奇的看着走下來的周全道。

“要說怎麼找到你們,那可就一言而盡了。至於找你們什麼事,韓宇,你和寧平一起進來吧,我覺得有些事需要告訴你們。”

“唔?”見周全這麼說,韓宇和寧平隨着周全走進了勇氣號。一進勇氣號,就見人員除了他們兩個,其他人都在。令韓宇感到奇怪的是,蓮蓬正在哭,林珂、韓夢馨以及喬嫣兒正在一旁小聲的勸說。

韓宇見狀微微皺眉,上前輕聲問蓮蓬道:“出了什麼事?”

“韓宇……”蓮蓬一見韓宇回來,眼淚當即止不住的流了下來,伸手一把抱住了韓宇的腰,放聲痛哭起來。韓宇反手抱住蓮蓬,一邊伸手輕輕的拍着蓮蓬的後背,一邊低聲說着安慰的話。不過到現在爲止,韓宇還是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蓮蓬痛痛快快的哭了一場,到最後哭着哭着就抱着韓宇睡着了。韓宇見狀將蓮蓬抱回她的房間安頓好,隨後回到活動室,見林珂等人還等着他。

“怎麼樣?”林珂一見韓宇連忙問道。

“已經睡着了。林珂,到底是什麼事讓蓮蓬那麼傷心?”韓宇不解的問道。

林珂聞言看了看還沒有走的周全,低聲對韓宇說道:“周全帶來兩個壞消息,一個是馬仕爾先生去世了。而另一個……”

“另一個是什麼?”韓宇見林珂不說,連忙追問道。

沒等林珂開口,周全接口說道:“另一個就是馬仕爾先生是被人害死的。對蓮蓬小姐來說,馬仕爾先生就如同她的父親,唔……這樣說不對,應該說,馬仕爾就是蓮蓬小姐的父親。”

“啊?馬仕爾是蓮蓬的父親?親生的?”韓宇有些驚訝的問道。

“不錯,親生的。”周全點了點頭,繼續說道:“也正是因爲這樣,我們纔會想到找蓮蓬小姐帶領我們,爲馬仕爾先生報仇。”

“聽你這麼說,你們已經知道是誰害死馬仕爾的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