擦了擦汗,白農對於自己這種控制着不想完成任務的行爲很是無語。(不過,既然我的任務獎勵是蛹化組件升級,那麼空幻的顯然就是文明控制中心了,也不知道到底怎麼樣,如果沒二級蛹化好,那可就虧了。)

擡頭看了看工業區,空幻最近時常留在那裏,因爲族羣越來越多的被技術限制了發展,特別在基礎理論上的限制極其嚴重。

族羣現在不知道雙月星的空氣密度,不知道雙月星甚至系統世界的化學組成,在試驗中,很多東西就容易因爲空幻的地球習慣,而出現未知錯誤。

但現在也只能暫時保持這樣,因爲基礎理論的研究上,空幻三人都沒什麼經驗和話語權,對於畢業前就將所學忘得一乾二淨的空幻而言,他現在最大的願望就是回去重新讀一次中學。(=。=)

因此,空幻現在也只能先在應用技術上進行研究,再爲族羣慢慢積累底蘊,直到以後的某一天,空幻或者其他某位朋族科學家獲得理論突破,才能將朋族的技術水平進一步提升。

對於這種無奈之舉,空幻三人都表示不得不接受。

“記得空幻說過,他的任務是族羣統和改制,現在族羣十八省改制已經完成,想來是要等到年會的時候,就可以宣佈成功了吧。”

搖了搖頭,白農將注意力重新轉回手中的文件。

這次整個族羣十八省,共開墾農田23萬田,穀米收割之後,粗略統計的產量是7000萬斤。

不過,鑑於爲了讓農民們有更多的餘糧,今年整個族羣並沒有收稅,而是計劃從明年各政府部門正式運行之後,纔開始收稅。

而且,今年因爲朋城的銅器工廠和車廠等製作工廠的商品出售,以及空幻進行的貨物倒賣活動,爲朋城積蓄了不少的食物,這個擁有上千人口的朋城,反而在沒有大量開墾之下,獲得了足夠的食物。

同時,有了朋城和水藍城這兩個表率,也可以在今年年會的時候,向來自各個省城的管理者們傳播城市經營經驗,以進一步穩定各省的城市。

這時,一聲巨響從工業區傳來。

“……”

“又來了。”搖了搖頭,白農自顧自地繼續做着手裏的工作。

最近這段時間,爲了找出銅礦的冶煉方法,以及更多的可用礦類,空幻幾乎都窩在工業區的冶煉實驗室。

偶爾遇上那些膨脹度很高的易燃礦石時,這種爆炸對慢慢從頭摸索礦物試驗方法的空幻而言,就顯得司空見慣了。

不過,得益於靈雪那次意外,衆人對於安全的防護到是很重視,所以一些可能危險的試驗,都是在一塊開闊地進行,而且可以隔得很遠用精神力監視着,依靠長杆等工具來做。

而空幻更是不止一次地表示,很希望自己立刻就升到幽神級,那麼使用念力顯然比還需要手動的操控方式更加安全,也更加方便。

“我也想升到幽神級啊。”

白農笑了笑,說了一句之後,就繼續埋頭苦幹。

※※※

穀米收割之後,就要迎接冬季。

這一年的冬季,對於整個族羣而言,都將是一個無憂無慮的日子。

不同於人類的原始社會,最開始使用的是粗放散亂的種植,朋族即便排除白農的耕種經驗,一開始的種植技術也是來源於對藥草的精細種植,所以在專業人員缺乏的情況下,對這些糧食的種植,只能暫時由擅長藥草種植的祭司們進行教導。

在空幻看來,都是種植植物,應該差不多吧。

如此一來,很多地方的人們,對於農田的管理監控顯得過度地細心,細心到某些地方,農民甚至學着祭司一樣,在農田一旁修上一面石牆,用白灰塗抹之後,用炭筆在上面寫字記錄。

某些不會寫字的,甚至在人們創造性地思維之下,在白灰牆上用圖畫代替,記錄每日的生長情況。

而偶爾外出探查的白農,面對一面面充斥着各種抽象畫的石牆只能無言,不過,他也沒有禁止這種行爲,只是讓人們將‘每日’變成‘每五日’,而且將注意力更多的集中在農田的害蟲上。

這樣一來,整個族羣的穀米到收割時,產量相比最初的水藍省,倒是有了小小的提升。

加上是第一次開墾,尋找的都是較爲肥沃的土地,而且之前還有豆藤的種植在先。

於是,當冬季來臨時,人們第一次不再需要每日忙碌着捕獵儲備冬糧,只是在想起的時候,到倉庫去看看,看到裏面那滿滿的穀米時,人們的心就會平靜下來。

而對此,所有人都會換上一副欣慰和讚許的笑容。

於是,時間繼續前行,每一天,每一秒,都發生着各種事,但我們不可能去全部記錄。

到了十五月中旬,視線回到朋城。

穿越到大蛇無雙 前一天下的鵝毛大雪,讓衆人領略了銀裝素裹之下世界的風采。

但是今天,上千的翼人和原人,正站在朋城的中心廣場,腳下踩着冰冷的白雪,卻沒有什麼人因此而感到寒冷。

這不僅是因爲來自獸皮靴的隔溫作用,更主要的是,這是族羣第一支軍隊正式建立的時刻,讓瞭解其中意義的人們有些熱血沸騰。

在例行公事地發表了一堆廢話之後,軍隊的演練開始。

首先是翼人(蛹化體)部隊的演練。

到現在爲止,已經建立起了一個峽的【翼人戰隊】,全員共計120人。

翼人戰隊的武器,是用弓木做成的【飛羽弓箭】,射程都在三百米左右,不過由於翼人都是飛行單位,這個射程和殺傷力也會視情況產生變化。

同時,翼人戰隊的防護,則主要來自於【全身藤甲】,不過是【空戰中型甲】模式:由頭盔、胸甲、裙甲、護腿、護臂組成,在防護力上能夠應對普通的石頭和木棍之類,都是現下雙月星物種常用的攻擊武器。

隨着一聲令下,只見這一個峽的翼人戰隊同時飛向高空,在高空排好隊後,整齊地繞朋城轉了一圈,隨即開始向地面俯衝。

最佳賤偶 然後,他們舉起手中的弓箭,對着中心廣場上用穀米杆紮成草人拔動弓弦。

瞬間,流水般的弓箭,帶着呼嘯聲插入地面。

凝神看了看,用精神力覆蓋全場的暗血,微微有些皺眉,但又迅速恢復了正常:“命中率30%左右,還行吧。”

不過對於不瞭解內情的其他人而言,他們所看見的只是密密麻麻的飛箭,將一個個草人紮成了刺蝟,這帶給衆人的震撼,讓整個廣場都進入了短時間的平靜。

不過翼人戰隊的成員們倒沒什麼反應,因爲這在平時的訓練中已經看的很多,只是當他們在表演結束後降落到地面,見到周圍同伴們驚歎的表情之時,臉上才顯露出那麼一絲得意。

不過,這些傢伙顯然還不知道,他們的表現在頂頭上司暗血處,也只是個‘還行吧’,因爲這代表着之後的訓練恐怕更重。

像這樣的翼人戰隊,嘎山下撥的命令是各省都要組件最少一崖,最多一峽,農忙時可以屯田,農閒時則用於訓練。

面對普通敵人時,可以直接派出翼人戰隊。

而如果面對的是數量較多的敵人時,則可以以翼人戰隊的成員爲組長甚至隊長,將族羣現有十八個省的十八支翼人戰隊迅速擴充到4000人。

雖然這樣一來,單峽的戰鬥力會有較大的下浮,但以數量取勝,在敵人單兵實力不強,而整體數量較高的情況下,不失爲一個好辦法。

翼人戰隊的表演完成,接下來當然就是【原人戰隊】。

不同於翼人戰隊這種飛行單位的‘三人一組,三組一隊,四隊一崖,三崖一峽’的模式,原人戰隊因爲全是地面部隊,所以在組建上是‘三人一組,三組一隊,八隊一崖,三崖一峽’的模式。

也就是說,原人戰隊雖然同樣是一峽,但人數卻達到了240人。

整個原人戰隊的表演,主要集中在了整體的隊列行進、戰鬥衝鋒、小組作戰上。

而原人戰隊的裝備,則不同於翼人戰隊主要是弓箭的單一模式,而是較爲豐富。

總計一峽的原人戰隊,有三個兵種:弓箭兵、槍兵、刀盾兵。

【弓箭兵】的攻擊武器爲【陸戰弓箭】和【銅匕首】,弓箭型號比起翼人使用的稍小,因爲他們的行動範圍限制在了地面,所以射程縮小到了兩百米左右。

防護器具是與翼人差不多的【陸戰中型甲】,只不過是在藤甲外還包了皮革,可以防護一些細小的攻擊擦傷,如森林中的荊棘,同時又不影響行動。

弓箭兵作爲沒有翼人支援、以及在密林類空間戰鬥時的遠程攻擊力量,充實了陸地部隊的戰鬥。

【槍兵】的攻擊武器有兩種:【銅製長矛】,作爲長兵器用於近戰;【木製短矛】,作爲拋射武器,用於補充弓箭兵缺少的中程攻擊力。

防護器具上,槍兵使用的是【陸戰重型甲】,在中型的基礎上,於關鍵部位,如心臟等地方,添加了少量的銅皮或者木板,可以在遠距離防護弓箭的散射。

槍兵主要是羣體戰時的近戰主力,以團體模式進行戰鬥,可以給敵人很大的壓力;在中程時拋射的短矛,更是可以給百米內的敵人造成極大的傷亡。

【刀盾兵】的攻擊武器,是摻雜了電石的【電銅刀】,擁有了不小的強度。

一胞雙胎:總裁爹地悠著點 雖然它的長度只有不到一米,卻可以將朋族的電力攻擊能力進行實戰化。這是空幻冶煉試驗時的副產物,產量不大。所以,到現在爲止,也只有中心省有這個兵種,而且數量也不到一崖。

防護器具不同於其它兵種的藤甲爲主,刀盾兵使用的是用木頭鑲嵌而成的【陸戰全身重甲】,以及整塊木頭鑲嵌銅皮製成的【銅木盾】,防護力上只算武器的話,翼人的【飛羽弓箭】也需要進入三十米直射才能射穿。

不過,如果讓擁有史詩級質密肌肉的原人,全力砸上一拳,銅木盾就得流淚了;如果砸上兩拳,可憐的傢伙就得四分五裂。

這看起來似乎很弱,但實際上能抗住一拳,這個銅木盾的威力已經很不錯了。

要知道,普通原人的力量也在千斤左右。

“軍事組建上,現在就只有這麼兩峽的部隊嗎?”

對於冷兵器時代戰鬥沒什麼研究的空幻,以及什麼戰鬥研究都沒有靈雪幾人,看着不到四百人的部隊,想到上次對付一個蟲族基地就需要上千蛹化體的情況,心中就有些不滿足。

“不要小看了民兵。”暗血搖搖頭,向衆人詳細解說起經過訓練的正規部隊與雜兵的差別。

最後,她進行了一個對比:“如果同樣是上次那種蟲族基地,當時我們用了沒有訓練的蛹化體一千多人;而換成現在這個部隊,任何一峽都可以輕易獲勝。”

“同時。”說到這兒,暗血向身旁的近衛兵點了點頭,示意對方將自己需要的東西帶過來。

放開近衛兵送來的文件,暗血向站在廣場上的幾位高層指了指手中的文件說道:“除了各省硬性要求組件這樣的部隊外,每個市還會視人口情況,組件1到3個隊的巡邏隊。”

“巡邏隊裝備硬木棍和倔強木弓箭,身着只有胸甲和裙甲的【輕甲】,一隊由四名翼人和六名原人組成,負責治安巡邏。”

“預計這樣的巡邏隊,全部架起將擁有總計4000人,緊急時刻可以集結成大部隊,雖然在戰鬥力比不上除了屯田就是訓練的戰隊,但也比沒有任何訓練的農民強。”

“以後,戰隊的人員都將從優秀的巡邏隊員中選拔,而巡邏隊員,則從至少擁有基礎學校知識的成年人中選拔。”

說到這兒,暗血拍了拍手中的皮書。

這本皮書上方寫着《朋族族羣軍事組織》十六個大字,厚厚的一本,雖然達不到《嘎山(N次修訂版)》那樣的程度,但也足以讓其它書籍望塵莫及。

“這是我最近總結出來的組織結構,並已經在現有部隊中實施,那麼,這個軍事組織合格了嗎?”

說到這兒,暗血看向了族長靈雪。

雖然靈雪也要聽空幻三人的,但至少在內心中,空幻幾人都覺得,族羣需要有這麼一個核心的領導人。

看着嚴肅地注視着自己的三個空幻,靈雪微微有些目眩。

她又一次想起,現在的自己,已經是七萬人的大族羣族長,回想起最初不過一百多人的嘎山,她就感慨莫名。

“靈雪?靈雪!”

“啊!”呼喚聲將靈雪從沉思中喚醒,臉上微微一紅,靈雪尷尬地笑了笑說道:“不好意思,想起了以前的很多事,不知不覺就……”

幾人有些僵硬的神情,在聽到靈雪的回答之後舒緩下來。

真要說走神,在場沒一個比得過幾個空幻,當然,這不是什麼值得驕傲的能力就是了。

笑了笑,暗血點頭示意沒事,然後將手中的書冊放到了靈雪手中:“那麼,靈雪,族羣的軍事組織,於今天,也就是公元前1年15月17號,正式成立,身爲族長的你,沒有異議吧。”

“沒,沒有。”忙不迭的點了點頭,對於靈雪這段時間的恍惚,衆人都表示理解,所以見到靈雪有失冷靜的動作,也只是和善地笑了笑。

但就在靈雪話音剛落,空幻三人頓時感到一震波動傳出,隨即立刻轉頭望向暗血。

而暗血剛想點頭,就發覺眼前的一切都靜止了下來。

每次有大的變動時,整個系統所包裹雙月星的能量都會異常波動,以至於處於核心的空幻,都能清晰地感受到這一切。

波動迅速掃過所有朋族的所在地,每一個嘎嘎猿的身體都開始產生變化。

無論男女,所有嘎嘎猿(朋人)的外形都開始產生變化,身體更加凝實,皮膚更加細膩,內臟開始更換,而繁殖系統更是被完全替換……無數的細節,這裏就不一一論述了。

當一切重新恢復正常,在場除了暗血、白農和空幻外,並沒有一個人注意到這一點,即便他們很多人的身體都與之前完全不一樣了。

這時,清醒過來的空幻,下意識地掃視了一下四周,一邊查看其他人的變化。

然後,他感覺鼻子有些瘙癢。

(多、多少年了,終於看到點熟悉而又誘人的東西了。)

“空幻,形象。”

精神力中,源自白農的話讓空幻稍稍恢復了一下。

隨即,他又有些尷尬地看着眼前無論是靈雪、楚霞還是楚潔,甚至暗血與白敏,那身體中上,變得高聳起來的部位。

不知怎麼的,他覺得如果再呆在這兒,會出人命的。

“那個,我出去一下,你們繼續。”

說完,空幻逃命似地飛奔向最近一直生活的銅器工廠,沿途所見的一切讓空幻有些驚訝。

因爲是冬季,所以人(嘎嘎猿)們都穿着全身的衣服,而在參觀完戰隊的表演後,人們因爲天氣寒冷,或是各自回到屋裏烤壁爐,或者到工廠上班。

所以,一路上空幻所見的人,特別是女性,還沒什麼過於越線的情況出現。

但空幻卻發現了一個奇怪的地方,那就是路上很多女性,衣甲因爲之前嘎嘎猿都是平胸的原因,而……(大家知道的)。

那麼,當哺乳類升級完成,女性中某些實力雄厚的人,其衣甲顯然應該出現擠壓的情況,但空幻所見的,卻是一件件非常合身的衣服、盔甲,以至於空幻不得不感慨系統人性化的同時,對系統的強大也有了進一步認識。

“真是的,這麼點壓力就受不了了,太沒水準了。”趴在銅器工廠門口的空幻,擦了擦額角的冷汗,開門的瞬間,一股熱氣迎面撲來。

不過,這對於經常性出入銅器工廠的空幻而言,這顯然是很正常的事。

伸手解開身上的衣服,將其掛到門內的晾衣杆上,空幻突然盯着晾衣杆上的一排衣服愣住了。

他想起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怎麼呢?空幻大人。”

這時,身後一聲略帶鈴音的問話,讓空幻渾身一顫,脖子似乎在這一瞬間僵直,然後又在潛意識的驅動之下,不由自主地向身後望去。

噗!

撲通!

“啊!不好了,空幻大人流血了!”

重生之帶着空間養包子 “真有意思。”伴隨着彷彿彌留之際的遺言一般的聲音,空幻撲倒在了兩團柔軟的物體之中,眼前一片黑暗。

他的暈倒或許是因爲冷熱差距太大,又或許是因爲其他的東西,但是……撒,誰知道捏。

而在行政院大樓下,白農揉了揉額頭,看着身旁一堆美女。

好吧,他畢竟也是空幻,只是在僞君子程度上比空幻(灰理)更進一步罷了。(=。=)

“那個,靈雪,你們有什麼感覺麼?”

“感覺?”靈雪將視線從跑掉的空幻和暗血處收回,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白農不時瞄上一眼的,自己那略顯鼓脹的胸口,疑惑地皺起了眉頭。

“說起來,好像真的感覺胸口有點重?”

“聽你這麼一說,好像我也有點。”如是說者,楚霞疑惑地伸出雙手託了託胸口的兩團,然後說道:“感覺這兩團好像比以前更重了。”

“……”

“誒?白農,你怎麼也流血了?啊咧,爲什麼說‘也’呢?”

就這樣,整個嘎嘎猿正式進入了哺乳類的時代,首先因此受到了血光之災的,就是兩位雄性的空幻童鞋。

至於暗血,她此刻正滿臉通紅地將自己關在了軍事部隊的專用小屋內,看着除了身上這件胸口變大了一點的衣服外,其餘都是平板衣服的晾衣架。

“該死,爲什麼把這東西給忽略了。”伸手小心地揉了揉,暗血重重地舒了口氣:“呼,幸好不大。”(自重=。=)

而這時,朋城上空的空間一陣輕微的扭曲,一個七彩的身影伴隨着微弱的光芒,突然出現。

而之前變化時,在大路上一片未知的密林中,一顆平淡無奇的孢子,突然乾癟了下去。 這聲音出來,除了程雋,現場所有人聽到都有些發愣。

「謝楊副使怎麼來了?」比起徐家人,楊老先生也略顯驚慌,四周觀看著,沒有看到謝九的人影:「謝副盟他也來了?」

實際上,楊老先生也聽疑惑。

謝九除了執行任務,從來不管其他雜事。

眼下他的心腹四人全都出現……

但眼下情況也容不得楊老先生多想。

總之今天不管是誰來,都動不了他的局。

楊老先生說的詞語對於徐家大部分人來說都是陌生的。

地下聯盟的存在在M洲都非常隱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