揉了揉盛君浩的頭,輕柔的安慰道:「行了,姐姐帶你去長見識。」

不過就算身世凄慘又能怎樣,她同情,但不會一味的真的像弟弟一樣寵,更何況就算是她的親弟弟也是很努力的好吧,被趕出鎮子以後,大家都很辛苦。既然決定留在他們這裡,自然是要好好訓練一番,至少不能拖後腿。

盛君浩以為,姐姐說的帶他長見識是遊覽西襄城,但是為什麼現在在東森林的食人花旁邊呢?這就是長見識?

祝菀青滿意的看著面前被她弄醒的食人花,開始催促盛君浩:「好了,君浩弟弟,打敗這株食人花讓姐姐看看。」

不解和疑惑在盛君浩腦海里快速閃過,最後確定了,姐姐這是在訓練他,恰好,他也不想拖後腿,那就……那就試試吧。

食人花被弄醒后憤怒的張開滿是尖牙的大嘴,隨即被眼前的小男孩吸引,食物的香味刺激它的大嘴開始不停的分泌唾液滴落在地。

人類……肉……很嫩……好想吃……

盛君浩看著地上的唾液,瞬間嫌棄的皺緊眉頭,噫,噁心!

食人花快速的揮動自己的枝葉,瘋狂的扭動著大嘴一口吞下了小孩。嗝~人類真脆弱啊~

祝菀青就在旁邊靜靜的等待,她知道,盛君浩屬性是火,而火克木,所以她才會帶他來找n級的食人花,食人花一時半會也消化不了,如果盛君浩不能殺死食人花,那她就會在小孩吞入胃被消化之前救出他,那麼想當然,她也不會再讓他跟著他們了,只會讓他留在家裡幫祝父和祝母的忙。

說她冷血也好,說她無情也罷,這就是弱肉強食,既然要活下去,就得有實力,其次,就是一顆堅硬的心,不過好像她還是做不到完全無情,不然也不會有這個小孩跟著她了。

「呼~」瞬間燃起的火焰迅猛的吞噬了食人花,扭曲掙扎的想要擺脫,最終只剩下一團灰燼。

待火焰散去后,渾身沾滿粘液的盛君浩默默的注視著祝菀青,慢慢的笑了起來:「姐姐,你看,我做到了!」一雙大眼閃閃發亮,原本就可愛的五官,似乎都因為這一笑,令人失神。

嘖嘖,這才8歲,小正太長大了不得了啊。

不過……有點奇怪,剛才的火焰裡面,是不是有什麼黑色的東西混進來了啊?奇怪……

———分割線———–

跟著他們出了幾次任務后,盛君浩的能力飛速的上升,具體表現為:

「君浩弟弟你這火太大了,柴都燒成灰了!」

「君浩弟弟,下次發火別又燒到我了!」

「君浩弟弟……」

火焰從之前的小火球變成了如今的大火球,胳膊和腿也明顯開始有肌肉了。

其實,原本他作為一名法師遠程輸出就行了,但他偏偏就愛跟著祝菀青,祝菀青學的是武術是近戰,沒辦法,連帶著他也成了個近戰法師……

祝菀青面色複雜的看著盛君浩,嘖,近戰法師?難不成好好的正太將來長大會成為錘神那樣子?內心複雜……

「姐,姐,特大消息啊!」一臉激動的祝興盛揮著一張紙衝進書房,急沖沖的把紙塞祝菀青手裡:「神跡學院招生了!」

「真的嗎?太好了!」神跡學院終於開始招生了!祝菀青細細的瀏覽紙上的內容,學院在大陸的中部,與周圍四個國家都很接近,但其周圍有一片海域隔著,所以需乘船前往,而神跡學院每三年開放一次招生,年滿10歲,且法力/內力達到初級者,即可報名,報名費5銀幣,參與招生考試后,合格的留下來,不合格的走人,一學期的學費就是5金幣,還不包括其他生活費。

看著那5金幣的學費咂咂嘴,即使那麼貴還是很多人趨之若鶩,即使家裡窮也要傾家蕩產供子女去讀,畢竟能從那出來的,都是大能。

不過也只能去神跡學院上學啊,畢竟全大陸僅此一家大型教育機構呢。進不去的人還可以選擇進宗門,小部分成了散修。

讓弟弟平復下心情,祝菀青才摸著下巴說道:「這樣,現在爹娘還在外面幫工,大姐也沒在家,你待會去跟青哥和小虎說一聲,問他們願不願意一起去,等晚上,一家人齊了,我們再好好商量。」

「行,那我先去了。」

到了晚上,一家人吃完晚飯後,祝菀青才把這個消息說出來。

「去,當然得去啊,雖然咱不一定能進,但機會總是要爭取的。」祝父很是同意他們三個去報名,過不了沒關係,要是能進,他就算省吃儉用也要讓他們去學。

現在才7月中旬,距離報名還有一個月的時間,從西襄城坐船出發到中島要半個月時間,再花一星期時間到達學院,時間還很充足,足夠他們做準備了。

當然,想要快一點的話可以做飛行魔獸,但是貴,3金幣一人,這他們5個人就是15個金幣了,消費不起啊。

但是盛君浩呢?

看了眼旁邊默不作聲的盛君浩,有點麻煩啊,首先他太小了,不符合報名的資格,其次,他的經歷不夠,出門萬一被哪個怪叔叔拐走了呢?

「姐姐,我可以跟你們一起去的,我可以留在中島,在那找家學堂學習,我可以在那熟悉大海的,你們不用擔心。」

這樣想想也是,他們幾個沒人熟悉水生魔獸,盛君浩去學習也是可以的,雖然很危險,但實力就是從一次次的險境里磨鍊出來的嘛。

「那行,你也一起去,但是答應姐姐,保命要緊。」

「嗯。」

嘆口氣,祝羽夏轉身回房,她這妹妹表面強硬,其實相處久了,心底還是很柔軟的,只要不觸碰到她的底線。

——–我是出發的分割線———

一望無際的蔚藍,正午的陽光灑在海面上波光粼粼,一艘艘輪船停靠在碼頭上,檢完票上船的人攘來熙往,一聲脆啼響起,指引海路方向的小魔獸飛在船頭上,像個船長一樣發號指令。

坐在甲板上,感受海風拂面的感覺,有時候,祝菀青覺得自己還在現代,沒有這狗血的穿越,繼續苦逼的肝遊戲,假期結束后開始新學期的生活,可是現實往往很無奈,她現在無比後悔當初熬夜肝遊戲,但是後悔沒用。

戰神狂兵 望著眼前乾淨蔚藍的大海,感覺自己彷彿被凈化了一樣,啊~這種生活未必不好,既然這樣,那就試試能走到哪一步吧。

誰知道,這一走,就停不下來了…… 波瀾壯闊的大海讓人看著就心曠神怡,但這種心情,在連續一個星期滿眼都是藍色后,就只剩下視覺疲勞了。

「啊~好無聊啊~」坐在客艙床上,從小窗子看出去,除了藍色還是藍色,還有1個星期到,突然想念陸地了。

伸了個懶腰,祝菀青推開門想去餐廳看看還有什麼吃的。

當然了,除了新鮮的水果蔬菜以外,品種還是挺多的。

經過隔壁一個客艙,拐個彎就可以到餐廳了,她卻被眼前的人吸引住了目光,不自覺的停下腳步,看著眼前的非人類。

身穿一身黑色長袍的男人一頭黑色長發無拘無束的隨著海風飄蕩,光看側臉就知道那五官定是何等的立體,待黑髮精靈察覺有人在看自己后,便轉過頭來,兩道平直眉橫在那雙龍眼上,山根略微凸起,卻讓眼睛更是深邃,略微單薄的嘴唇此時正微微泛白。

眼前的人光是站在那,就讓人感覺到一方歲月靜好。

但是,他長得很好看不假,可他那尖尖的,從頭髮里冒出來的耳朵是怎麼回事啊!!!

這世界還有精靈這種設定的嗎?

還有這人明顯是黑精靈啊!

心累了。

弱弱的喊出來系統問道:「系統啊,這不是玄幻世界嗎?怎麼還有精靈的啊?」玄幻世界不是魔獸+人類的設定嗎?

「你都說了是玄幻世界了,怎麼會沒有精靈?」除了精靈還有其他物種呢,哼哼╯^

「你怎麼不說清楚?」

「這難道不是常識?」

……

行,我孤陋寡聞了,我認錯。

「這位姑娘,一直站在那是有什麼事嗎?」精靈清冷的聲音響起,眼睛無神的「看」向祝菀青站著的位置。

無神?仔細一看,精靈的眼睛似乎沒有焦點,難道是位盲精靈?

「不好意思,您的身姿實在是令人驚艷,我一不小心就被吸引住了。」實話實說,祝菀青確實對精靈花痴了。

聽了祝菀青的實話,精靈微微一笑,轉頭繼續看向大海,「姑娘真是實誠的人,多謝姑娘的讚賞,若姑娘想看的話,就繼續看吧。」

嗯,這精靈也是實誠的人,一點也不謙虛,不過確實不能再盯著人家看了,多不好意思!

—————————————

夜晚的大海彷彿潛伏的野獸,發起狠來,一不注意就要被吞進去。一個星期的風平浪靜似乎降低了船上人們的警覺性,開始尋歡作樂起來。

可是祝菀青總有種不好的預感……

夜晚大海的星空甚是明亮,在這樣的地方,無聊了一個星期的人們開始划拳喝酒,撫琴弄劍,好不快樂。

感受著從窗口吹進來的海風,黑髮精靈關上手裡的書,無神的雙眼注視著海底,意味不明的輕笑出聲。

深不見底的海里,一隻黑影緩緩靠近滿載著人類的船,宛如兩盞燈籠般的大眼緊緊盯著船上的人,伺機而動。

被姐姐祝羽夏拉出來來參加晚會的祝菀青可謂是苦不堪言,她一不會彈琴,二不會舞劍,她只會武術啊,難道讓她來一套擒敵拳?別了吧,又不是武術匯演。

端了一盤烤肉,默默的和小虎靠在船邊看他們享樂。只是在大海上,是水生魔獸的地盤,就算安全的過了1個星期,也沒必要這樣嗨吧,這些人是因為第一次坐船所以激動了?

不得不說她真相了,除了去中島坐船過海外,其他地方都只是坐小船過河或游湖,哪有大海這麼壯闊,自然就想在海上玩樂了。

又是一陣風吹來,祝菀青抖了抖身體,感覺好像有點陰冷,轉身看了眼平靜的大海,疑惑的準備回頭繼續吃,突然間發現海底好像有兩隻燈籠在一明一暗的閃爍,這是……再仔細一觀察,霎時拉住小虎的胳膊快速後退,大聲喊道:「有魔獸,注意防備!」

祝羽夏和徐青最先反應過來,一個拉上盛君浩,一個拉上祝興盛往祝菀青他們那靠。

君心戀:紅顏江山 海底的魔獸一聽有人發現了它,迅速的潛入海底,悄悄的游向船的另一邊。

大傢伙停下來都拿出了各自的武器,卻見無事發生,便一記眼刀飛向還在那戒備的祝菀青一行人。

雖然大海依然平靜,但祝菀青還是沒有放鬆警惕,她不會看錯的,那是魔獸的眼睛,不然大海上哪來的燈籠。

就在其他人掃興的準備散夥時,一隻蛟龍猛的從海底竄起,一嘴下來,吞了離它最近的幾個人,又迅速的潛回海底。

一些沒有防備的人被帶著掉進水裡,剛剛船上還歡慶的氣氛瞬間消失無影,大人小孩亂成一團,瘋狂往船底的救生艙跑去。

「我……我只是想去參加報名,我不想死在這啊……」

「你讓開,別擋路……」

「嗚嗚嗚,我不想死……」

一些劍士和團隊握著武器守在船邊,法師則拿出法杖站在劍士後面,祝菀青他們這一隊則是圍成一個圈,以防那隻魔獸又突然竄出。

船員在努力維持秩序,船長則跑回船長室,開啟了保護系統,船四周鑲著晶石的保護儀亮光一閃,在船周圍慢慢的升起一道結界。

「好了,安靜!!」船長重新跑回甲板,發現大家還是一臉慌亂的亂跑亂叫,終於忍不住大吼,「不要亂跑,聽我們船隊的指揮,我們能在海上航行,就一定會有保護措施的,亂跑能解決事情嗎?」

看見躁動的人群漸漸安靜下來,才開始下一步的動作:「我們的船員都是劍士,船上也有煉器師設置的結界,所以大家不要擔心,希望船上的諸位能幫下忙,剩下的老弱病的乘客就回自己的艙房,不要亂跑。」

人群有序的散去,各回各的艙房,祝菀青也讓祝羽夏帶著盛君浩回艙房。

「不要,我不要回去,我要和姐姐在一起,我可以幫忙的!」盛君浩掙扎著想要留下來。

「不行,你還小,這次是在大家都不熟悉的海上,再說你的火球也被水系克制,別添亂了。」他留下來只會讓他們分心去保護他,所以祝菀青讓戰鬥力稍弱的姐姐祝羽夏帶著盛君浩回房,總比呆在這安全。

盛君浩不情不願的被拉走,一步三回頭,心中暗自決定,不惜一切手段,他都要變強!

「系統。」

「收到,宿主,海底下那隻魔獸是水龍蛟,目前是d級,當它進化到a級就會成長為水龍,現在它在船底,很躁動,估計快要再次攻擊了。」

連魔獸心情都能知道?沒心思糾結了,水龍蛟已經再次從海面跳出,狠狠的撞在結界上。勉強穩住身體,船上的船員已經有些經驗豐富的人,拿出繩子,一頭綁在自己身上,一頭綁在桅杆上,跳出結界,而法師則站在遠處不間斷的進行遠程攻擊,祝菀青也給自己和隊友身上都加上一層好久不用的「星」,也衝出結界。

祝興盛是知道自己的姐姐有這種「法術」,但徐青和小虎不知道,只能壓下心中的詫異,跟著沖了出去。

莫少的惹火情人 被水龍蛟拍起的海水冰冷的淋在身上,劍士在尋找機會一擊斃命,法師在遠處加持,沒有像船員那樣用繩子固定的人,在甲板上時不時的給水龍蛟來一下。

一名2級劍士率先沖了出去,一躍而起,站在蛟龍背上一劍扎進肉里穩住身體,被激怒的水龍蛟一聲怒吼,周圍的海水漸漸凝聚起來,形成一道道水柱,擊向背上的劍士,他用劍格擋住水柱的攻擊,另一隻手拔出一隻短劍,用力甩出,劍身一陣金光閃過,一道道水柱被擊散。祝菀青見狀,也拋出自己的雙劍,劈開水龍蛟凝聚的水柱,祝興盛和徐青跑到水龍蛟腹部下方,準備從下突襲,卻被蛟龍一個掃尾,撞倒了一群人,船上的法師在幾回合的攻擊后,就耗盡了法力,只能先退到一邊休息,換另一批上前,如此這般輪流著來。

好不容易跳到了蛟龍的背上,渾身已經狼狽不堪,冰冷的海水胡亂的拍在臉上,頭髮黏在臉上,濕透的衣服阻礙了行動,祝菀青只能把衣服的下擺撕短,把褲腿挽起來,隨後想要跑向在蛟龍頭頂奮戰的劍士,助他一臂之力,卻被甩落海里。

勾住了蛟龍的尾巴尖,在它尾巴向上甩擊破結界之時,順勢翻滾落回背面,看著不遠處突然顯形擊穿蛟龍一隻眼睛的小虎,祝菀青知道機會來了。

水龍蛟感受到眼睛劇烈的疼痛,一頭撞向身邊的罪魁禍首,不管不顧的翻騰起來。海水被蛟龍攪得翻滾,輪船也開始顛簸,在甲板上的法師和劍士一時沒站穩紛紛倒向一側。

眼看著水龍蛟要撞向輪船,深處頭頂的劍士和在背上的祝菀青同時發力,前者將內力注入雙劍中,奮力刺入蛟龍頭部,祝菀青則抓住蛟龍的鬍鬚,順著一盪,一劍刺向它的心臟,然後就脫力掉進海里,浮在海面上,祝菀青正想大喊叫船上的人放下扶梯,就見那名劍士跑回了結界內,「水龍蛟要自爆了!」

What?我還在離它很近的地方啊!

眼見蛟龍屍體開始發熱發光,祝菀青趕緊開啟盾,牢牢的扒住船身,卻見一陣劇烈的爆炸后,蛟龍屍體四分五裂,海水的激蕩撞在船上,起起伏伏,她也被衝擊波帶著一陣顛簸,一枚晶體就在這震蕩中被拋出,而方向正是祝菀青的所在。

噗!

祝菀青只看見一枚晶體快速的衝過來,擊破了她的「盾」,扎入自己的胸前,是……什麼東西……擊破她的盾……

待衝擊波消散后,海面恢復平靜,之前的戰鬥沒有留下一點痕迹,除了船上的傷員,就連蛟龍的血肉都被海水瞬間沖刷乾淨。唯有祝菀青浮在海平面,沒有一絲動靜。

一條白色的影子自海底游上來,繞著祝菀青的身體遊了幾圈,一下就鑽進了她的衣服口袋裡。

「姐姐,姐姐!」風平浪靜后,盛君浩終於能出艙房,一出來,卻沒看見祝菀青,整條船都找了一遍,卻沒看見她的身影,就在他焦急不已的時候,一個黑髮尖耳的男人走了出來,來到船邊,右手輕點,在海里漂浮的祝菀青就被拉了上來。

盛君浩正想感謝他,就見姐姐身上都是血,昏迷不醒,趕緊去叫祝羽夏,「羽夏姐,姐姐受傷了!」

「什麼?」

給祝菀青包紮了胸前的傷口,對黑髮精靈說了聲謝謝,祝羽夏就抱起祝菀青回到艙房,這次襲擊,損傷慘重,徐青,祝興盛和小虎都受了傷,所以就把他們弄在一起,她和盛君浩也方便照顧。

權少的寶貝 一進艙房,祝興盛就激動的想要坐起來:「二姐這怎麼受那麼重的傷?」

「你別激動,你才包紮的傷口別又裂開了。」

二姐已經很久沒有受過那麼重的傷了!

要是自己不那麼弱,可以幫到姐姐的話,姐姐就不會受那麼重的傷了,暗自責怪自己,盛君浩眼裡的黑影越發濃郁。 全身輕飄飄的遊盪在一片藍色的海洋,寒冷,無法動彈,是祝菀青全部的感覺。

她不知道在這裡飄蕩了多久,安靜,空虛,感覺不到時間的存在,讓人十分焦躁。

不知過了多久,在她不遠的地方,出現了早就死去的水龍蛟的身影,它盤成一團,中間有顆白色的蛋。

原來,那隻蛟龍是為了養育它的幼崽才會冒險攻擊人類。現在那隻蛟龍死了,不知道它的幼崽要怎麼辦。

突然,蛟龍眼露狠色的盯著她,張開獠牙大口,撲了過來。

祝菀青動彈不得,只能眼睜睜看著蛟龍張著大口快要咬上她。

就在蛟龍快靠近祝菀青的時候,一道黑影突然出現,一擊便揮散了蛟龍最後的殘影。

眼皮越來越重,視線開始模糊,祝菀青想要努力的睜大眼睛,看清楚擋在她面前的人是誰,卻還是暈了過去。

你……是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