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完了人,還好心的把司徒烈扔到宣陽侯府的大門口!

這來來往往的人,愣是再次看見了宣陽侯府的笑話,直覺宣陽侯府就是來娛樂大家的!

你想啊,林氏要改嫁了,這司徒烈這會兒還捱打了,這裏面能沒有什麼事情?

有好事者可是揚言親眼看見司徒烈是在林府大門口給帶走的。

嘖嘖,有人覺得林氏夠霸氣,前夫找上門,那就劈頭蓋臉一頓。這樣的女人還是遠看的好,娶回家,那就是母老虎請回家,自虐啊!

咦?司徒烈這打捱的蹊蹺啊。應該是要娶林氏的那個神祕的男人的手筆吧?嘖嘖,這還真是看中林氏啊,莫非林氏和離之前就和這男人有染不成?

不應該啊,這男人能給這麼重的聘禮,那絕對是京都種數一數二的家世,可不管是誰,都不會是那種和有夫之婦有染的人物啊!

看來,這神祕的新郎那是真心的喜愛林氏了!

司徒烈捱打的事情也是瞬間京都家喻戶曉的。

夢姨娘趕緊去宣陽侯府伺候司徒烈,而司徒清凌看見司徒烈那悽慘的模樣,心裏是又氣又羞:“爹,你到底是遇上什麼事情?這到底是誰打的?”

女兒詢問,可司徒烈自己明白,林氏不是個隨便出手的人,不會這麼無賴,那就是那個要娶林氏的神祕男子乾的事情了,可他哪好意思給女兒說,他還想着林氏,去看林氏的時候,被人拍黑磚了啊!

司徒烈就悶悶的閉嘴不說話了…… 司徒烈雖然什麼都沒說,可那表情已經是說明了一切。再加上夢姨娘這段時間在新府裏面安插自己的人,司徒烈的一舉一動都瞭解的清清楚楚。

這會兒夢姨娘心裏在生氣,那也是忍着的。大齊的男人,要面子的都不會把個妾室扶正,所以她想要做當家娘子,那就要好好的哄着司徒烈來!

“老爺,您到是告訴我們啊,您這是被哪個殺千刀的給下了黑手啊。老爺你告訴我們,我們娘幾個一定爲您討回來一個公道!”夢姨娘這睜眼說瞎話的本事,也就騙騙司徒烈這樣盲目自大的男人罷了!

司徒清凌袖子裏的雙手捏的死緊,果然是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啊。

她爹倒想偷林氏呢,可林氏不搭嘎她爹啊!

丟人,以前她怎麼會覺得司徒烈這樣的父親是英明神武呢?

自從搬出侯府,生活條件什麼的完全下降一個檔次之後,司徒清凌眼中,司徒烈的毛病就越來越多了!

司徒烈閉了閉眼:“你們都先回去吧,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這是趕人了,讓夢姨娘好懸沒開口罵娘了!

司徒清凌看夢姨娘還想逼問司徒烈趕緊扯着夢姨娘出去了!

“你這孩子,這是做什麼?”夢姨娘就算知道女兒是爲了堵住她出口的話,可也不該直接拉着她出來啊,關心司徒烈的表象可不是一下子就破了嗎?

司徒清凌左右看了看下人都在很遠的地方,這菜趴在夢姨娘肩膀上小聲說道!

“娘,我爹這是不忿林氏要嫁人了,您也別多想,本來是屬於自己的人,馬上要成爲別人的人,是個男人就會受不住的。我爹這樣子指定是林氏乾的,娘,和我爹磨牙,那是白費功夫,還是去找老太君吧。老太君最疼的就是我爹了!”司徒清凌這是要鬧一場啊。

司徒清凌自己也不忿林氏能二嫁,一輩子不嫁人,過的悽慘無比的,那纔是林氏的歸宿。

司徒清凌就琢磨着要破壞掉林氏的婚姻!

這個人選,她娘還不能去,一個姨娘,你也沒什麼立場不是?姨娘在大齊,那就是能買賣的貨品,身份低下着呢。

夢姨娘雙眼被點亮了,是啊,這不是現成的就有人可利用嗎?

別說夢姨娘是老太君的親侄女,兩人關係多好,夢姨娘好歹也是富戶人家的嫡出姑娘,這要是不被老太君算計到司徒烈的牀上,那至少也是哪個商戶家裏的正頭娘子呢。

大齊比前朝通明,工商在大齊,那不是低人一等的存在,商人的地位比前朝高多了。不需要見着誰都低三下四的。

所以,夢姨娘心裏,這個親姑姑老太君,那其實是仇人的,也就老太君還覺得自己侄女是孝敬她的!

夢姨娘帶着司徒清凌就去了松鶴堂。

老太君這會兒正拽着大兒子在哭呢。

“老大啊,這事情可不能就這麼放過林氏啊!”老太君這磨來磨去的,就是爲了讓自己大兒子以宣陽侯府的名義去質問林氏的罪孽!

司徒雲就頭疼的不行!

“娘,我已經和你,咱沒有證據證明老三是那林氏派人打的。這無憑無證的事情,你讓兒子怎麼去找人家討回來個公道?”宣陽侯府最近是越發的覺得老太君,這腦筋不是很清楚了!

司徒雲看見夢姨娘進門,眼珠子就亮了,趕緊的告辭離開,爲了躲避自己混不講理的老孃,甚至交代萬氏自己出去別院朵朵,讓萬氏也趕緊的離開侯府。

沒人了,老太君自然就不鬧了。

只可惜,夢姨娘不是個省油的燈,你們躲出去,反而讓你們丟了個大人!

夢姨娘嘲諷的看着司徒雲的背影,隨後哭哭啼啼的在自己姑母面前哭訴。

“姑媽,您也知道,表哥,那就是侄女兒的命啊。怎麼就這麼見不得表哥好呢?瞧那一身的傷,姑媽,大表哥不管表哥,可您可不能不爲表哥出頭啊!”夢姨娘這一番話可算是把老太君給扔在虎背上了。

老太君訕訕的沒有多話,這是答應也不是,不答應也不是啊。

老太君是想給兒子找公道的,可是自己沒膽子去啊,那次遇上長公主,老太君直接嚇破膽了!

可這會兒看着侄女那信任的眼神,老太君就頭腦發熱了!

林氏不是要出嫁了嗎?難道長公主還能在林氏忙着婚事的時候上門不成?

老太君這麼一琢磨,就雄赳赳氣昂昂的帶着夢姨娘母女上林府了!

君天剛好帶着微服私訪的皇上還有閒親王墜在了老太君的後面!

起先還真不知道馬車裏是宣陽侯府那個老太太,等到前面的馬車停在了林府大門,那老太君一臉猙獰的進了林府大門的時候,君天這臉就黑了!

“簡直是無法無天,都和離了,這老傢伙居然還帶着宣陽侯府的家丁強闖林氏的私宅不成?”君天這話是說給皇商聽的。

君天按照血脈,那是皇商的小皇叔,只可惜,先皇不認君天是他兒子,一出生就送人了!

只因爲君天的母親是個上部得檯面的青樓女子而已!

這對君天何其不公平?

可先皇就覺得自己沒弄死君天已經算是對他有父愛了!

皇上好笑的打開了摺扇!

“走吧,我們也去看看,這位老太太在這京都也是個人物啊。十六年前大鬧宮宴,這十六年來,娛樂京都,林氏都和離了,居然還能跋扈的找上門來,可見妻妾之間的區別了!”皇上也是個嘴毒的,這是直接罵老太君行事沒規矩,不愧一輩子都是小妾的身份的。

君天暗地裏偷笑,一點兒也不擔心林氏會吃虧。隨着皇上優哉遊哉的就進去了!

這林府果然熱鬧,一進大門就能聽到那老太君嚷嚷的大叫聲,跟個大叫驢似的,聽着就讓人上火啊!

“你個不要臉的娼婦,你居然還有臉改嫁?這些好東西也是你這種娼婦配用的?來人啊,都給我搬走,這些可都是林氏偷拿宣陽侯府的。”老太君不要臉已經沒底限了。

這一上來就要搬走君天送給林氏的聘禮呢!

林氏冷着臉,嘲諷的看着老太君身後那些不敢搬東西的下人…… 老太君最厭惡的就是林氏這樣高傲的嘴臉,好似她說的話,她做的事情都多麼的上不得檯面一樣!

事實可不就是你沒規矩,上不得檯面嗎?

夢姨娘是一進來就驚呆了,那些讓人眼熱的聘禮看的她眼花繚亂不說,老太君一出口還是老樣子的自找死路啊!

這些聘禮,你別說搬走了,你就是敢在林府弄壞一件兒,那都是送把柄給林氏收拾你呢!

夢姨娘就老太君一直都是個豬隊友!

“姑母,這些東西要不得,您這次來是爲表哥找公道的!”夢姨娘小聲的提醒了一番老太君,老太君的臉就青青紫紫的,可見還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剛纔說錯話了!

眨眼間,老太君就再次高昂頭顱,猙獰的看着林氏。

“你個不要臉的小娼婦,你到底是什麼時候勾結了外男的?這才被休幾天你就按耐不住要和你的姦夫成親了?沒看出來啊,你姦夫還挺有錢,給你這麼多的聘禮,你就不怕這些東西都是華而不實的?”老太君這抓不住重點的,說來說去的就盯着人家林氏的聘禮了!

夢姨娘恨不得跺腳,而司徒清凌則是低頭,看不出來臉色,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丟人的不敢擡起頭來。

這到底是個什麼老太太?以前在侯府這麼不講理,還覺得很可愛,可出侯府大門之後,怎麼就這麼丟人呢?早知道就不來了!

林氏這回是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這位老太太,你是沒睡醒呢?還是腦子不好使?這裏是什麼地方?和你有什麼關係?你憑什麼來這裏撒野?真以爲你倚老賣老的,我就不敢對付你了是吧?我林府的大門是打開着的,周圍的鄰里那也是能聽見看見的,今日可不是我林氏無理取鬧的,一會兒衙門來人抓你,你可別腿軟啊!”林氏不怕老太君,以前,這會兒就更加不會怕了!

老太君頓時一個哆嗦,強撐着沒嚇倒在地,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林氏,強撐着一股子悍勁兒呢。

“你……”

“怎麼了?難道我說的不對?我就算是是你兒媳婦兒,可不是和離了嗎?我兒女都被你除族了,你不會以爲當過幾年我林氏的親婆婆,你就能一輩子對我林氏指手畫腳的?你也該看看你這手指頭是不是硬氣!”林氏說着就抓住老太君的手指頭,往老太君的手背那麼一用力!

“啊……放手,放手,你個賤人、潑婦,疼死我了,快放手……”老太君疼的冷汗直冒,更是嚇的魂不附體,林氏居然張狂的敢和她動手?

這老傢伙兒到現在都沒想明白一個問題,那就是林氏和離了,與她就再沒關係了。

司徒清然和司徒清和兩兄妹可能還會和老太君有牽扯,可林氏和這老傢伙兒沒血緣關係啊。自然不可能再受到老太君的鉗制了!

夢姨娘嚇的後退了一步,林氏真敢啊,這好歹也是婆婆啊。

而司徒清凌更是嚇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知道林氏強悍,可強悍到自己動手教訓人,這也太不淑女了吧?

林氏沒折斷老太君的手指頭,可是老太君要是敢掙扎,那結局就不一定了!

林氏看老太君滿眼的恐懼,這才冷笑的鬆了手!

“今日不管你們是爲何而來的,都趕緊給我滾,別以爲這裏是宣陽侯府,由着你們混不講理的撒野。另外,我林氏和離前那顆是規規矩矩的,林氏一族的名聲絕對不容你們玷污,否則,可別怪我心狠手黑。至於我改不改嫁,你們管得着嗎?你們算是哪根蔥啊!”林氏就吶了悶兒了,自己再婚,和這羣人到底有什麼關係?

腦殘的思想,請原諒林氏此刻想不明白啊!

“你……”老太君吐出一個字,剩下的話都沒能說出來就被君天給打斷了!

“說得好,林夫人的事情除了林夫人的父母親人之外,外人自然沒權利說三道四的。不過我就納悶了,誰家的老太太這麼不要臉啊。居然跑到前兒媳的私宅裏說三道四的?”君天說着還好奇的打量老太君!

君天太美了,夢姨娘母女直接看傻眼了,夢姨娘甚至還不自覺的往君天面前走了一步,嬌滴滴的哎呦一聲就要往君天懷裏倒啊!

林氏目瞪口呆,司徒清凌更是怨恨的瞪了眼自己母親,而老太君則是直接怒罵一聲“賤人”。

君天側身一閃,夢姨娘直接摔倒在地。

林氏樂了,這一招可是夢姨娘勾搭司徒烈的絕招,屢試不爽的。沒想到天底下的男人還有不受這一招的。

林氏笑出了聲,老太君二次罵出了口!

“你個賤人,你這是準備勾搭姦夫呢?”老太君氣啊,夢姨娘這可是不要臉的要給自己兒子戴綠帽子啊!

司徒清凌則覺得自家老太君這一次罵的對,就面前這男人,如此的絕代風華,怎麼也不該是夢姨娘能染指的。至少該是她這樣花容月貌的姑娘家能配得上的!

君天太美了,一下子吸引了夢姨娘母女倆的心神了,說母女倆的心直接淪陷了,那都是謙虛的說辭啊!

夢姨娘摔的鼻血長流,這菜反應過來自己剛纔做了什麼,這身邊還有什麼人,頓時後悔的後背都是冷汗!

一枝紅杏妃出牆 這回可怎麼辦好?

老太君不會收拾自己吧?可就算是心裏害怕自己的未來,也止不住自己的眼睛去看君天啊!

閒親王嘖嘖有聲!

璃姬傳 “你還是那麼的招人,瞧瞧這應該是一對兒母女吧?看你的眼神真不矜持啊,這是母女倆都想爬你牀呢!” 世子很皮 閒親王毒舌起來也不是作假的。

不只是給夢姨娘上眼藥,把司徒清凌也給捎帶上了,不過也不算冤枉了司徒清凌。

司徒清凌的臉就難看,從地上起來就躲在老太君身後了!到底是比夢姨娘懂些規矩,這會兒還知道要臉呢!

緊接着皇帝就進門,笑着打趣道!

“看來朕今日是來對了,否則林家的人還指不定要被宣陽侯府的人怎麼欺負呢!”皇帝一上來就透露了自己的身份!

林氏恭敬的跪地請安,老太君搖搖擺擺的趴在了地上,打擺子。司徒清凌和夢姨娘也和老太君差不多的模樣,嚇壞了,皇帝怎麼來了? 皇上怎麼會來?這不只是老太君等三人的疑惑,也是林氏的疑惑。

再看看閒親王,在看君天和他們在一起,難道是君天帶來的?

林氏對君天的身份還不知道呢。本以爲是個很厲害的商人。是一點兒也沒往君王府這邊想。而林氏小時候,在宮裏,那是一次也沒見過君天的。

當時先皇還活着,不待見君天這個親兒子,自然君天是從不進宮的。就是進宮,那也是躲在暗處的。

皇上很自然就坐在了主位上,門外面的林福激動的爬起來,趕緊親自給沏茶去了!

等林福給皇上上了茶,閒親王和君天也落座之後,皇上這才記起來跪在地上的人。

“都起來吧,朕這是微服出宮,不需要這麼多禮。”擦,不需要多禮你不早說?她們跪了好久啊!

林氏落落大方的就站起來了,打發林福去準備一些精緻的點心,午飯也提前做準備,林氏安排的很到位,皇上很滿意!

倒不是爲了吃,而是林氏這麼多年未見,還是如當年在皇宮裏一樣,遇事不驚慌。

在看看一副愣小子模樣的君天,這個弟弟特忒丟人了,還不如個女人淡定!

可想想這個弟弟一輩子都沒機會娶妻生子的,這個四十了這菜春心萌動,皇上表示自己當哥哥的也理解弟弟!

“林氏啊,多年未見,你還是一如當年啊!”皇上這話是讚揚,老太君等從地上爬起來就聽到這種話,心裏又害怕又生氣啊!

全天下人的眼睛都是瞎的,皇帝也不例外,居然會認爲林氏是個好的?

所有人直接無視了老太君等人,自在的開始敘舊了!

“皇上謬讚了,都離開皇宮十六年了。哪裏還能和以前一樣?不過民婦倒真想回到過去的時候。”林氏以前在宮裏就和皇上關係不錯。

皇上十六年前還只是個太子,還是前太子死後,先皇無奈立下的太子。

先皇並不是很喜愛現在的皇帝,對當時的林太后也頗多防範。

故此和林太后親近的人,先皇都不是很喜歡。

先皇不喜歡現在的皇帝,就對其嚴格要求,動不動就罰跪什麼的。而林氏當初年紀小,總是很聯繫被罰跪的皇上,回去送些糕點,會打傘遮陽遮雨。

皇上的眼中,林氏也就和他兒子一般大小,真心當做女兒看的,再說林氏從林太后那邊算,還要叫他一聲舅舅的。

君天心裏酸了,林氏和皇上關係還真好,他羨慕了!

“皇兄,這個老太太是不是應該扔出去?不過扔出去之前,我倒是想問問她爲什麼要來這裏撒野?”君天這酸溜溜的語氣,讓皇上暗罵沒出息,自己親哥的醋也吃,這真心是沒救了!

老太君一聽話題又扯到她身上了,二話沒說就跪倒在地了!

“啓稟皇上,婦人乃是林氏的婆婆,這林氏不知檢點,沒和離之前就勾搭野男人,還在今日找人打傷了婦人的兒子,婦人可是來討公道的。”老太君這豬八戒倒打一耙的功夫是越發的純熟了!

君天嗤笑起來!

“我們可再外面聽見你要搬走林氏的聘禮呢。哪家的規矩討公道要搬走別人家的財物的?更何況,林氏並沒有錯,這一切只是你個老貨心裏不平衡林氏和離之後,過的比你兒子好,你看不過眼氣罷了。怪不得老宣陽侯臨死前還留下遺囑,死後兒子們也不能把你扶正,可見你的品行了!”君天這麼撕扯老太君的成年老傷,老太卷那胸口就好比破風箱了!

夢姨娘頭顱恨不得低到地上去,老太君這不能扶正的緣由,居然時隔多年還丟人到皇帝面前了。她都臉上沒光呢!

司徒清凌這倒是第一次聽說老太君原來不是正室?

司徒清凌這一輩兒的人,還真沒幾個知道這事情的,畢竟出門在外,那些大家閨秀是不會隨便當面說是非的,再加上這事情也是好幾十年前的事情,另外侯府自己也把這消息瞞的死緊。

故此——

司徒清凌擡起頭不可思議的盯着老太君,一個老姨娘,就算是她親祖母那也沒資格享受她們請安時的跪拜之禮的。

怨不得外人一直看不上宣陽侯府的教養,敢情毛病出在這裏啊!

老太君氣的快倒仰了!

“這位公子此言差矣,有道是一日爲師終生爲父呢。林氏就算是和我兒和離了,可走到哪裏也是老婦的兒媳婦兒。再加上還不知道檢點,勾搭姦夫,這會兒更是想改價?老婦到不知道這是哪家的規矩了!”老太君是真心無知纔敢這麼大聲嚷嚷的,夢姨娘直接就撲通一聲栽倒了!

司徒清凌也五體投地,不敢再擡頭看皇帝的臉色了!

哪家的規矩?大齊婦人和離再嫁,那是大齊律法規定的。

大齊富饒,可想要強大,那需要的就是人才,各種人才。別的不說,邊防上的將士們,那不需要人?要是女人一個個死了丈夫,和離之後都不能改嫁,那大齊哪有現在這種時刻都能抓一把人才的盛況?

大齊的治國根本就是多生子嗣,鼓勵人民多生育,這菜好把遼闊的國土都開拓起來!

可老太君這話就是直接無視國法啊!

君天目瞪口呆,老太君的糊塗他算是見識到了!

君天自己都不好意思和這樣沒腦子的老婦人計較了,可是老太君的話惹惱的不是君天,而是皇上啊!

皇帝額頭青筋暴起:“來人啊,給我去叫宣陽侯來。朕倒要好好的問問他是怎麼治家的?一個賤婦,居然奉爲母親,還由得如此賤婦胡言亂語?”

皇上氣壞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