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明白一個道理,想和錢家靠上關係的,錢家的地位佔了百分之九十的關係,眼下錢多多竟然敢拿着不當錢靜翠妹夫的話來保證自己的話是真實的,那就沒什麼必要懷疑了。

錢多多在錢靜翠的眼裏和其它人是一樣的,此時的她,感覺整個身子都飛起來,已經在白雲間翱翔。

錢多多漏出一個得意的笑容,隨後,很恭敬的問道:“大姐還有什麼事?”

“沒…沒事。”錢靜翠瞪着兩眼,堅定的說道,她手裏的半包大紅袍已經不見了,也不知道是何時丟的,更不知道丟到哪去了!

“那….”錢多多摸了摸腦袋,尷尬一笑。

“好,妹夫,你和四妹你倆聊,我不做電燈泡了,拜拜!”


“拜拜!”

錢多多揮了揮手,等錢靜翠走出房間之後,他長舒了一口氣,這一刻,他在心裏發誓,以後一定不能再悶着良心說話,這滋味,簡直沒法說!

他轉過了腦袋,看向站在一旁的錢靜玉,一動不動,腮幫鼓起,兩隻美眸正死死的盯着錢多多。

“怎麼了你?”錢多多疑惑的問道。

“你是不是不想和我結婚,是不是不喜歡我。”錢靜玉撅着小嘴嬌怒道:“你剛纔明明就是在說謊,你爲什麼還要做那種保證,我要你給我個解釋。”

“我不是爲了把你大姐哄走嘛!再說了,我要是不這麼保證,那你大姐肯定不相信的啊。”

“你敢不敢發誓?”

“發誓?怎麼發誓?”

重生極品皇帝 發誓說你很想娶我!”

“額…我發誓,我很想取錢靜玉。”錢多多笑道。

“不行,嚴肅點!”

然後錢多多又嚴肅的說了一遍,錢靜玉才真正撒罷甘休,搖着胳膊走到錢多多身邊,從身後抱住了錢多多,將腦袋貼到了他後背上,輕聲道:“我給了你吧!”

錢多多又是一陣無奈。

見過送的,還真沒見過可以如此白送的。

要不是情況不允許,勞資早已經將你搞到三天三夜下不了牀了。

“等結婚。”

“好!”錢靜玉點了點頭。

喜劇天王 ,歡快的聊着情話。

錢多多很享受現在的生活,可是這種生活不能長久,他已經習慣了做殺手的日子,或者說,他已經習慣在了林家和三女一起生活,在學校當社長的日子,那種樂趣,在錢家是無法體驗到的。


他儘量的陪錢靜玉聊情話,哄她開心,讓她對自己放鬆警惕,說不定還能套出走出去的方法。

嘗試了很多次,不過都失敗了,錢靜玉的嘴封的很嚴,看來錢家的人還是很遵守錢家的規矩的。

錢靜玉的軟肋,他暫時還沒找到,不管自己說什麼,錢靜玉總會漏出一種很好奇的樣子,問着問那,好像錢多多說什麼,錢靜玉都很喜歡,而且還很有分寸,並不會像錢靜翠那樣忘我!

吃過午飯之後。

錢四軍那邊來消息說讓錢靜玉下午去選婚紗,因爲結婚太倉促,限定恐怕已經來不及了,錢靜玉拉着錢多多去,結果被錢四軍給拒絕了,他可是個殺手,你現在讓他走出錢家,說不定就給放跑了。

錢靜玉表示非常不滿,錢多多也很無奈,不過他會哄女孩子,直接一句。

“你穿什麼在我眼裏都像是天使一般,所以沒必要讓我做參謀。”

錢靜玉立即開心了起來,叫上三位大姐,一起出了錢家。

四女走後,錢多多就在院子裏溜達了起來,現在還不到一點鐘,如果能在兩點之前找到出錢家的大門的話,那還能趕上航班。

理想一直很豐滿,現實卻很骨幹。

下午三點多鐘的時候,錢多多依舊是在錢家繞圈子,始終沒有找到錢家的大門在哪?

比普通人多了不知多少倍忍耐力的他此時也到了崩潰的邊緣。

好好的一個家,你設計這麼多院子出來幹嘛?

防賊還是防自己? 124.

錢多多靠到了牆上,盯着拱門上的一串數字楞起了神。

這扇門上是124,再看另一側的門,則是248。

有什麼含義?

他一時還真想不明白!

“提醒過你不止一次,你走不出去的。”錢四軍揹着手笑呵呵的來到錢多多旁邊:“看你在這裏繞了兩個多小時,還不是又回到了起點,以你這裏爲圓心,你所走過的這些路,直徑不超過三百米,你一直在這三百米里繞,你沒有發現?”

“我當然發現了?”錢多多歪起了腦袋:“關鍵是我走不出去呀,你看看這,四個方向,你搞了六個門出來,我到底該走哪個?隨便走出一個,另一個院子內又出現了三個門,我再走過去,又成六個門了,真是搞不懂你們這些人。”

錢多多無奈的搖了搖頭,錢四軍反而更樂了。

“還有兩天的時間,兩天後,大婚完畢,你可以帶着小玉出去,等什麼時候有了孩子,再回來,你何必這麼着急呢?”

還要孩子!

你丫的是想把我逼瘋麼?

此時的錢多多已經崩潰了。

“我就不信我就走不出去了!”

“去吧,你能走出去,我就讓你走。”錢四軍笑着揮了揮手。

錢多多瞥了眼錢四軍,沒再多說,轉身走出了身旁的這扇門,在他離開之後,錢四軍嘿嘿一笑,周圍的牆壁突然一棟了起來,原本六個拱門的院子,在短短的十秒鐘時間內,變成了三個門。

牆壁竟然是可以移動的?

或者說有的門是假象?

這都是未知之謎,知道的只是錢四軍隨意的走進了一個拱門,然後穿過另外幾個拱門,沒走一點彎路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內。

而錢多多此時還是像個煞筆似的在院子裏轉圈了,這一轉,直接轉到了下午的六點多鐘,他又回到了原來的地方,他大汗淋漓,單手扶牆,大口的喘着粗氣,實在是想不通,明明自己每扇門都走過了,爲什麼還是走不出去,他將兜裏的機票掏了出來,直接撕掉,丟到了天空。

反正已經趕不上了,留着也沒用。

然後更糟糕的事情發生了,錢多多發現自己不知道怎麼回千金府了。

然而,就在他絕望的時候,湯伯走了過來,將他帶到了餐廳,依舊是一人霸佔了整個餐桌,錢多多化悲憤爲食量,將餐桌上的飯菜全部消滅,隨後靠到了座椅上。

“少爺!”

一個身着黑西裝的男子將一根不知什麼牌子的雪茄遞了過去,錢多多一愣,隨後接過吊在嘴裏,男子立即將打火機湊了上去。

錢靜玉應該還沒有回來,不然肯定得大呼小叫的跑來找自己了,看來這女人不光買衣服的時間長,就連選個婚紗時間竟然都可以這麼長。

看來師傅當初說的沒錯,女人是非常可怕的,可男人要是沒有女人還又不行。

吞雲吐霧之間,錢多多突然想到了一個可以走出錢家的妙招,他立即從椅子上跳了下來。

“送我回千金府。”

“是。”

男子點了點頭,然後帶着錢多多來到了千金府門口,這一路,錢多多並沒有去觀察周圍的環境,因爲他發現不論自己再怎麼觀察都是沒用,明明走的地方都不一樣,可每次還都能回到起點。

還真是奇了怪了。

來到千金府之後,錢多多並沒有走進去,而是坐在了千金府唯一一個門的門口,他在等人,等一個對他來說非常重要的人。

他將手機拿了出來,想給楊志他們打個電話,說一下現在的情況,不過還是猶豫了,自己是他們的老大,如果讓他們知道勞資被困在錢家走不出了,以後還怎麼好意思當老大?



都市妖孽小神農

錢多多搖了搖頭,接着將手機調到了林家的別墅內,此時四女正坐在客廳內聊天,因爲監控沒有錄音設備,錢多多並不能聽到四女再聊些什麼,只不過看着好像很開心的樣子,時不時的還捧腹大笑。

事實證明,四女在客廳內一邊看着電視,一點聊天,確實很開心,林天雅,趙敏,甜心怡都很喜歡小麗,而小麗也很喜歡三人,她們早就打成了一片,因爲國籍的不同,所以她們在一起還是有很多話題可以討論的,並且還只撿搞笑的事情說。

突然,錢多多發現自己很想回到林家了,至少哪裏其樂融融,不像這裏,迷宮重重。

錢多多盯着手機看了一個多小時之後,她等的人可算是來了。

“小玉,我看上的那件就非常好看,並且還很適合你穿,就好像是對你量身打造的一般。”

“算了啦,錢多多說我穿哪件都很好看,其實無所謂的。”

“得了吧,要是真無所謂,你也就不用那麼挑三揀四了,還讓我們試穿給你看,真想不到,咱們姐們四個,就你年齡最小,還就屬你結婚最早!你說還沒有天理了?”

“哼,你咋就不聽我的建議。”錢靜翠比劃了一下自己浮誇的身材:“要我說,什麼都不穿最好看。”

“啊….大姐你好無恥。”

四女嬉笑着朝千金府走來,好像並沒有發現坐在門口的錢多多。

“咳咳。”錢多多將手機收起來,起身,輕輕咳嗽了一下,提醒四女這裏是有人的。

“哇…小玉玉,你的如意郎君在這裏,我們就不當電燈泡了昂。”

錢靜瑤和錢靜玲將錢靜玉往錢多多這邊推了一下,繞過錢多多,跑進了千金府。

“帥哥,我看好你哦。”錢靜翠扭動着肥胖的身軀來到錢多多身旁,衝着錢多多豎起了大拇指,並且還滿意的點了點頭。

我得到她的認可了?

昧着良心說了幾句謊話就能得到她的認可?

耶!

她認可我了!

我肯定能夠走出錢家了!

錢多多是發自肺腑的高興,剛想叫住正走進千金府的大小姐,錢靜玉的聲音就傳了出來。

“多多,你是在等我?”

“恩,是。”錢多多點了點。

“你真好!”錢靜玉摟住了錢多多的胳膊,幸福的笑道。

“婚紗選好了?”

“好了!”錢靜玉點了點頭:“並且你的我也幫你選好了,我還拍了照片,等回房間後讓你看看。”

“那就回去吧。”

錢靜玉挽着錢多多的胳膊走進了房間,兩人坐在了沙發上,錢靜玉拿着手機將今天拍的照片給錢多多看了一遍,此刻的錢多多不得不承認女人穿上婚紗的那一刻確實是最美麗的,照片中的錢靜玉一席白色落地婚紗,再配上她純真的面容,可謂是百年,千年難遇之美女。

照片不只有錢靜玉一人的,還有二姐和三姐的,這兩女也借錢靜玉挑婚紗的理由過足了穿婚紗的癮。然後呢,照片中還有大姐穿婚紗時的照片,當錢多多第一眼看到時,嚇得眼珠子都快滾出來了,這尼瑪不科學啊,她是怎麼穿下去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