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涅槃尊者方才的那段話,也的確是讓葉天仔細的想了想,甚至此時的葉天也是忍不住檢查了一下自己體內剩餘的靈力能量。

片刻之後,葉天緊皺眉頭,思索了良久,終於是再度咬了咬牙說道:「沒事!我的能量足夠用了!」

……

時間一點一點流逝,葉天在這無邊無際的黃沙之中依然沒有任何的發現,可陽光已經是變得越來越微弱,此刻已經是快要垂下那西邊最遠的一個山頭。

葉天看著猶如殷紅的鮮血一般的晚霞,感受著自己周身暴躁的溫度和空氣再度恢復了平靜,內心也是平靜了不少。

之前在烈陽的炙烤下,這黃沙好像都暴躁的跳動了起來,而現在,隨著烈陽消失,黃沙也恢復了平靜,葉天的內心也是跟著平靜了許多。

但是葉天很清楚,這是暴風雨來臨之前的安靜,今晚,或許自己會經歷一個讓自己難忘的沙漠之旅!

夜色終於來臨,此時的葉天看著徹底降下山頭的夕陽,也終於是從自己的納寶之中取出了水源,旋即打開瓶塞,也是大大地喝上了一口。

甘甜的水入喉,讓葉天渾身輕鬆了許多,這一刻的葉天也終於是感受到一滴水的可貴,品嘗著每一滴水的甘甜,葉天也是極為滿足的閉上了自己的眼睛。

涅槃尊者也終於是說道:「小子,你居然能夠堅持六個時辰之久!這已經大大出乎了我的意料!不得不說,你比起當年的我,可是好了太多了!」

聞言,葉天也是再度睜開自己的眼睛,而後沉吟了片刻便是說道:「尊者,你要不要也喝點水啊?」

說著,葉天還故意將自己手中的水袋舉了舉。

而涅槃尊者自然知道葉天這是在開玩笑,當即便是笑道:「呵呵,你這小子,夜間你可要注意了,這沙漠里可能會時不時出現一些怪異的生物,它們總喜歡在夜間出沒哦!」

聞言,葉天緩緩收回自己臉上的笑容,而後看著自己面前黑暗下來的天空,再度看了看那變得模糊起來的黃沙,旋即內心也是再度警惕了起來。

白天半天的時間,葉天沒有看到任何生物的跡象,而現在到了夜間,涅槃尊者卻提醒自己注意,這顯然不是危言聳聽!

葉天也的確聽說過,關於沙漠之中一些生物的事情,最讓葉天印象深刻的便是蛇類!

蛇類生物由於其獨特的提醒和移動方式,讓它們能夠非常完美的和沙漠地形融合在一起,甚至可以說,蛇類生物在沙漠上,可以說是如魚得水!

而且,還有一些蛇類的表層皮膚看起來和沙漠的黃沙一模一樣,它若是不動,很難發現它的存在!

蛇類生物一向以醜陋的外表示人,故而大多數人對於蛇類生物都沒有什麼好印象,不過對於葉天來說,倒是沒什麼,畢竟葉天右臂之中的咪咪也算是一種蛇類生物,這麼長時間一來,葉天早已經從咪咪的身上了解到了太多關於蛇類生物的特徵。

其實仔細想想,蛇類也並沒有想象的那麼兇惡可怕,不過,卻是排除一些擁有著殺傷力極高的毒液的蛇類!

天色越來越暗,葉天的腳步依然沒有停下,依然是對著白天看到的薩戈山脈的方向前行。

不過說也奇怪,白天的時候葉天看著那薩戈山脈彷彿就在眼前,然而當自己真正對著這邊飛行而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飛了幾個時辰,看起來依然是那麼遠的距離!

後來改成步行,可是自己距離那薩戈山脈的山體依然和之前一模一樣。

雖然來得時候葉天已經有過這種感覺,但現在依然讓葉天很無奈。

夜色之中,葉天的腳步也是變得緩慢了下來,自己此時根本看不到前方的山體,所以心中的急切心情也是得到了一些緩解,給自己的壓力自然也是少了許多。

再度行出一段距離之後,葉天突然聽到自己附近傳來一陣「唦唦」的聲音,那是一種非常熟悉的聲音,葉天當即便是警惕了起來。

片刻之後,葉天猛然看到,自己腳下的黃沙突然凸起了一條線,而後卻是再度消失!

藉助著自己身上微弱的青色能量光芒,葉天看得很是模糊,但是卻又異常的清晰,旋即,葉天便是將自己體內的靈力能量驟然調動而起,旋即極為凝重的看著自己的腳下! 然而就在此時,葉天卻是感覺到自己右臂之中的咪咪突然有了動作。

片刻之後,葉天便是看到它從自己的右臂之上一躍而下,而後身體之上也是瞬間浮現赤紅之色。

葉天有些奇怪的看著咪咪此時的行為,葉天知道,它一向很少如此主動的出來的,除非是自己召喚它。

片刻之後,葉天看到它猛然揚了揚小小的腦袋,而後身體之上的赤紅能量便是對著地面之上的黃沙轟擊而去!

「嘭!」

隨著一陣悶響傳出,藉助著它身上的紅色光芒,葉天看到地上的黃沙飛揚而起,而在那黃沙之中,也是出現了一條黑色的長蛇!

當即,葉天便是有些詫異的看著此時的咪咪,葉天的確沒有想到,它居然還有這樣的覺悟,能夠主動幫助自己剷除障礙!

那長蛇被咪咪瞬間制服,而葉天也是極為開心的看著它,而後說道:「不錯,回去之後便給你獎勵!」

然而那小傢伙卻是完全不理會此時的葉天,片刻之後,它突然對著那已經是一句屍體的長蛇一蹦一跳的爬了過去,而後便是對著那長蛇一通猛吸!

葉天見狀,也是極為詫異,而片刻之後,葉天也終於是發現,那長蛇之中的一顆綠色妖丹,居然是被這小傢伙硬生生的吸了出來!

這一幕讓得葉天有些詫異,卻也有些慚愧,小傢伙的確很長時間都沒有吸收妖丹了,雖然自己很想給它妖丹,但這段時間的確也沒有那個時間,而小傢伙卻也沒有什麼怨言,現在忍受不住了,甚至自己跳出來找尋妖丹!

不過,看著小傢伙將那妖丹徹底吸收之後,葉天也是非常明顯的看到,小傢伙的身形似乎是再度變大了一些!

其實這個現象葉天很早就發現了,只不過那個時候變化不是特別明顯,葉天也沒有往心裡去,而現在乍一看,葉天也是有些詫異,小傢伙居然不知不覺變得如此大了!

也不知道是因為參照物的變化,還是其他的原因,讓葉天覺得小傢伙的變化有些不真實,甚至看起來,已經沒有剛開始那麼可愛了!

小傢伙將妖丹吸收完畢之後,便是再度跳上了葉天的右臂,然而此時的它看起來卻是沒有絲毫滿足的跡象,反而似乎是越來越餓了。

葉天也理解,這小傢伙吸收妖丹的能力也是一天比一天離譜,現在的它,胃口指不定有多大,這區區一條蛇的妖丹,自然不可能讓它滿足。

而涅槃尊者此時也是突然說道:「你這個小傢伙可真是不簡單呢!我覺得,你倒是可以將它放在這裡,讓它自己尋找妖丹,這樣你也省了不少事。」

聞言,葉天當即便是拒絕道:「那可不行!萬一有什麼危險,我又不在身邊,它豈不是很危險!?」

涅槃尊者也是再度無奈一笑,旋即說道:「依我看,它有足夠的能力收拾這裡的所有妖獸,而且,它似乎對蛇類生物有一種天生的剋制,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方才出現的那條蛇,可是出了名的『漠蛇』,不但在沙漠之中移動速度驚人,而且還有劇毒!就連魂覺境的強者都有可能死在那傢伙的毒液之下!而你這小傢伙一出面,三加五除二便是將它解決了,這一點,也讓我很是詫異。」

聞言,葉天再度將目光落在地面之上那長蛇的屍體之上,此時看去,的確發現,這漠蛇的身形極為光滑,此時即便已經死去,身體表面依然光澤四溢。

不過,即便涅槃尊者如此說,可葉天依然是沒有改變自己的想法,當即便是再度帶著小傢伙,繼續對著前方行去。

夜色越來越深,葉天也能感覺到,時間越來越晚,但葉天一向晚上都不睡覺的,更何況,自己現在是在沙漠之中,更是沒有了睡覺的興緻。

這般前行不知道持續了多久,葉天已經氣喘吁吁,可葉天依然沒有使用自己體內的靈力能量,因為在昨晚的行進過程當中,葉天已經遇到了六條蛇類生物。

那些蛇類有些身形微小,有些身形普通,有些身形碩大,可不管是什麼樣的傢伙,咪咪總是第一時間出現,而後直接將之降服,旋即便是再度開始了一通妖丹的吸收!

所幸的是,那六條蛇類生物之中皆有妖丹,小傢伙也是極為滿足。

葉天此時再度抬頭對著前方看去,卻依然是一片黑暗,什麼也看不到,而就在此時,涅槃尊者卻是再度說道:「小子,你不覺得,你那小傢伙很不正常嗎?」

聞言,葉天有些疑惑的皺了皺眉,而後也是看了看自己的右臂,旋即說道:「沒什麼不正常的啊,它本來就喜歡吞食妖丹,只不過這段時間我也沒有幫它搞來,或許是因為這個,它才自己出來尋找妖丹的吧!」

然而涅槃尊者當即便是再度說道:「那你說為什麼它找的就這麼准?每一次找到的都是有妖丹的蛇類生物?你知不知道,就在剛才,你的身邊其實也有一條蛇類,但是那條蛇的身體之內,便沒有妖丹,所以你那小傢伙就沒有現身,但是讓我奇怪的是,那條蛇彷彿很怕你一樣,感受到你的氣息,便躲得遠遠的,或者說……它怕的不是你,而是你身上的這個小傢伙?」

涅槃尊者的這番話,也是讓得此時的葉天有些詫異,葉天之前的確沒有想過這個,或許小傢伙對於一些蛇類生物有一定的剋制,葉天可以相信,但是若說它有這樣的本事,葉天是無論如何也不會相信的。

畢竟葉天對於它的來歷也十分清楚,自己是如何得到它的也不會忘記,雖然當初這條紅頭蛇讓自己非常詫異和震撼,但這麼長時間一來,它也從來都沒有表現出如此怪異的能力,現在涅槃尊者突然說出的這番話,也自然很難讓葉天相信。

「我總覺得你這小傢伙不簡單,或許……是我的錯覺吧!」

葉天沒有任何的反應,只是怔了良久,涅槃尊者也是再度嘆了一口氣,旋即彷彿是自語道。 一邊想著,陸天野一臉認真的做出一副,思慮良久的表情。最終像是做出了什麼重大決定一般的說道。

「既然你想要我!那你就說個時間吧,我一定備好聘禮,準時上門提親!」

此話一出,只見屍骨人面猩肩膀上的所有人全都愣住了,包括沐靈夕在內。

軒轅洛簡直都快要佩服這個愣頭青那不怕死的勇氣了,這句話要是被某腹黑知道了,估計他就算是不想死都不行了,那毀滅性的打擊,絕對能讓你喪失再次投胎的勇氣。

沐靈夕對於陸天野的神回復,也是醉了。

寵婚來襲:鮮妻很傲嬌 還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姐姐只是說了個開頭,你居然神奇的安排好了之後事件的發展路線,還真是人才呢!

光是無限腦補這一手,就足以秒殺包括她自己在內的這一群青年腦梗患者了。

只見沐靈夕嘴角抽了抽,在狠狠的控制住了,自己想要讓屍骨人面猩,將那一臉認真的某人當飛鏢扔出去的衝動之後,這才開口說道。

「聘禮就算了,到時候你到彌城去找暮鬼就行了。」

陸天野一聽,一臉納悶的看著沐靈夕。

那女子看上去也不是丑到嫁人都需要倒貼的地步啊!

怎麼現在連他的聘禮都省了。

難道這其中還有什麼隱情不成。

不過不論是什麼隱情,這一次都算是她救了他一命,自己損失一點也是沒什麼的。

大宋燕王 想到這裡,陸天野竟是說道。

「姑娘不必在意,這聘禮陸某還是出的起得,你救了陸某一命,就算是出於報恩,陸某都是會娶姑娘你的,你不必擔心!」

丫丫個呸的!

這丫竟然還真將自己當成嫁不出去的了。

還讓她放心!

放心你弟啊!

沐靈夕此時心中的負能量簡直要爆棚了。

「陸天野,你給我聽好了,本姑娘是要你了,但沒說要你來做什麼,你要是再敢提什麼聘禮提親之類的,本姑娘讓你以後刷一輩子馬桶你信不信!」

陸天野一聽,人都要了,還不讓提提親的事情,這姑娘的話怎麼越說越不正經了。

想到這裡,陸天野竟是沒好氣的說到。

「無媒苟合算什麼事,我陸天野雖不是什麼正人君子,但也絕不是什麼無恥之徒,姑娘要是看中了陸某,那陸某一定會禮數周全的將姑娘迎娶過門,若是姑娘想要陸某委曲求全的做什麼禁臠,那還勞煩姑娘讓那屍骨人面猩抬抬胳膊,直接砸死陸某好了!」

陸天野說完,揚起一張驕傲臉,再也不看沐靈夕一眼。

其他人在聽到陸天野的話后,簡直都要跪了。

我的哥!

你今天也不知道哪輩子燒的高香,正好撞上那手黑心黑的冥王殿下不在場。

否則你這會兒,早就化作灰塵飄滿天際了。

還迎娶過門,某腹黑能讓你全家都後悔來到這世界上。

還敢說什麼禁臠,某腹黑能讓你分分鐘變成肉團。

沐靈夕的腦袋,簡直快要被陸天野的神思路搞崩潰了。

現在連禁臠都出來了,真是不知道這孩子的心裡陰影有多大。 涅槃尊者的話也是讓此時的葉天有些詫異,之前的葉天的確也知道,小傢伙似乎有的時候對蛇類生物有一定的壓制,但是也沒有想過,居然有這樣的奇效。

此時的葉天也是不由自主的回想起小傢伙當初幫助自己收服黑翅妖獸的時候,那一幕可謂是讓得葉天終生難忘的一幕。

黑翅妖獸和小傢伙的體型相差那麼巨大,不管是從外表上看起來,還是從能量的強悍程度上看來,當初的咪咪絕對不可能是黑翅妖獸的對手。

然而,最終的黑翅妖獸卻是非常奇怪的選擇聽從小傢伙,這件事在葉天的心裡也一直都是一個謎團,但是當初的葉天也聽周珊說過,關於這紅頭蛇的一些事情。

周珊曾說,紅頭蛇到了一定的境界,是可以口吐真言的,雖然當時的葉天覺得不可思議,但還是選擇相信周珊。

所以,一直以來,葉天也是期待這咪咪能夠達到那個可以口吐真言的境界,到了那個時候,一切就都一目了然了。

可是這麼長時間過去了,小傢伙卻依然是無法口吐真言,變化也是微乎其微,如今看起來,也只是體型更大了一點而已。

但這也是普遍現象,不管是什麼樣的靈獸,體型肯定會越來越大的。

思索了良久之後,葉天也是再度收回了自己的思緒,而後便是極為堅定的說道:「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我們到底還有多遠?如果天亮之前我無法到達目的地的話,我們或許要休息一段時間了。」

涅槃尊者此時也是極為凝重,他能夠從葉天的語氣當中聽出葉天此時的疲憊以及失落。

片刻之後,黑翅妖獸便是再度說道:「這薩戈沙漠白晝溫度極高,你想要休息是不可能的,具體還有多遠,我也記不大清楚了,畢竟都這麼多年了,而且現在我也感受不出什麼特殊的能量波動,所以,如果你真的撐不下去了,就開口,我會幫你的。」

然而葉天聞言,當即便是再度皺了皺眉,此時的葉天一臉的堅定,不是葉天不願意接受涅槃尊者的幫助,而是葉天非常清楚,自己一旦產生了依賴心理,那麼以後每次遇到困難,一定想讓涅槃尊者來幫忙,而那是葉天最不願意看到的。

當即,葉天便是再度說道:「好了,我們繼續前進吧!」

涅槃尊者此時也是極為無奈,他承認,葉天的毅力已經遠超常人,即便是現在的他,可能是無法企及,但是,葉天這執拗的性子,究竟又能為自己帶來什麼好處呢?

涅槃尊者也是不在說話,而葉天此時已經是再度邁動自己的腳步,雖然邁起的每一步看起來都非常沉重和艱難,但是葉天的表情卻是越來越堅定。

黎明終於到來,此時的葉天看到天際已經出現了一律朝霞,雖然朝霞和晚霞看起來非常相似,但葉天此時的心境卻是完全不一樣的。

朝霞,原本代表的是朝氣,是美好的一天的始端,然而對於此時的葉天來說,卻是完全沒有心情去欣賞那美景,葉天心中的焦躁和不安已經越來越嚴重。

一方面是因為自己的靈力能量已經嚴重不足,體力也無法支撐自己繼續走下去,而另一方面,則是黑翅妖獸此時的情況。

葉天很是放心不下,昨天的黑翅妖獸是因為能量枯竭而休息的,若是遇到了什麼危險,憑黑翅妖獸現在的狀態,一定很難對付。

葉天心中的這些想法,也是剛剛從自己的心中升起,但就好像是紮根已久一般,讓葉天久久揮之不去。

腳下的黃沙雖然沒有昨天那般烙腳,但葉天的身體卻依然沒有絲毫的放鬆。

而就在此時,涅槃尊者的聲音也是再度傳來:「你看!前方是什麼!」

聞言,葉天也是微微一怔,而後整理了一下自己失落而又焦躁的心情,旋即對著自己的前方看去。

朦朧之中,葉天看到一片極濃的霧氣!當即,葉天便是漏出一抹笑容。

霧氣,通常會出現在潮濕的地方,有水的地方,才可能出現霧氣,這也是葉天此時如此開心的原因。

而涅槃尊者也是再度說道:「小子,沒想到,你的堅持,居然真的換來了成功!」

聞言,葉天也是再度一笑,而後說道:「我始終相信,只要努力堅持,就一定可以達到自己的目的!」

轉身邂逅愛 葉天的話說的鏗鏘有力,而涅槃尊者聞言,卻是緩緩收回了笑容,而後嘆息道:「但願吧!或許當年的我再堅持那麼一下下,也會成功吧!」

「當年?尊者,你當年到底出了什麼事?」

葉天對於涅槃尊者的過去一直都很好奇,但是由於涅槃尊者之前很清楚的說過,自己現在的實力,還不足以知道這件事,所以葉天也一直忍著沒問。

而現在,既然涅槃尊者主動提起了他的往事,葉天自然也是再度升起了好奇心。

然而涅槃尊者卻是再度拒絕道:「呵呵,等你到達涅槃境的時候,我再告訴你吧!」

聞言,葉天只好是無奈的點了點頭,涅槃境,對於現在的葉天來說,依然遙不可及,雖然自己的實力在一步一步的提升,可葉天卻覺得一切彷彿就發生在昨日一樣,自己一路走來,經歷了這麼多,可是兩年前擂台之上的那場比武,依然歷歷在目。 時光深處終遇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