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這裏就是傳說中的修真界?”我瞪大了眼睛,打量着這個世界的四周。

完全是我們華夏古時候的翻版嘛,而且空氣中天地靈氣非常充裕,到處都是花花草草,綠意盎然。

“這裏……真的好像安德魯大陸啊!”素楠感嘆道。

“別瞎說!”我趕忙給她使了個眼色。她看到後連忙眨了眨眼睛,示意自己失言了。幸好,李家老祖也並沒有什麼反應,我想他應該是沒有聽清楚吧。

“好了,聶小友,你們跟我走吧,我帶你們四處逛逛。”李家老祖說道。

“這個世界只有一個城市,叫做中都。這個城市面積十分的廣闊,而且異常繁華,文明大概也就是華夏幾百年前的樣子吧,不過修真者對於這些也不是太過在意。”李家老祖說道。

“中都裏,有一個類似與皇宮的機構,叫做月神殿,那裏就是這個世界的管理者居住的地方。”李家老祖指了指中都的方向。“中都裏,你可以找其他修真者切磋,還可以交易一些天材地寶,要知道,修真世界的寶貝可是數不勝數,隨便拿出來一個都絕對亮瞎你的眼睛。”

“而且,這裏沒有貨幣,只有交換,你必須拿出和別人天材地寶等同價值的東西,才能夠進行交換。”李家老祖說道。

“功法,武技,靈藥,丹藥,這些東西都是非常之多,如果你們有興趣的話,也可以去換一些回來,雖然用不上,但至少可以滿足一下好奇心。”

我和素楠聽後也都是打算去中都看看,於是,我們便跟着李家老祖前往了中都。據他說,離中都應該有個一天多的路程,因爲我們此次降落的地方本身就離中都比較近。

在空中快速的飛行着,我問李家老祖:“李老,你說的那個月神殿裏,都有着一些什麼人?還有這裏的人難道都是大乘後期麼?”


“哦,月神殿,據說是這個世界的主宰月神居住的地方,這裏似乎很少有人能見到月神的模樣,有人傳言她相貌極美,如同天仙下凡一般,不過這也只是傳言罷了。”李家老祖解釋道。“至於這裏的層次劃分,我只是知道個皮毛,似乎我現在只是黃階後期的高手,中都的入口有一塊測試實力的石碑,我們去了就知道了。”

“好的。”我聽後也是點了點頭,不禁對那個月神好奇了起來。

“喂!”素楠不滿的掐了我一下。“你是不是對那個什麼月神感興趣了?”

“我告訴你!你要是再往家裏領女人,我就先殺了你,然後自殺!”素楠惡狠狠的威脅道。“家裏的姐妹已經夠多了,難道還滿足不了你嗎?你以爲這是過家家呢?別說我不同意,其他的姐妹肯定也不同意!”

我聽後便尷尬的無以復加,而李老則是揶揄的看了我一眼,似乎有些忍俊不禁。

“看來聶小友也是個性情中人吶?”李家老祖笑道。

“呵呵,讓李老見笑了。”我尷尬的說道。

就在我們飛行的時候,忽然,地面上掠過了一道身影,看那樣子,實力也是不俗,而這個身影的後面,竟是跟着四五個實力更加強橫的強者。

我將視線定格在那個被追趕的身影之上,發現其竟然是一個女子!而後面的那些人則是一個個身材魁梧的大漢。

咦?等等……那個女人的身影爲什麼感覺那麼熟悉!?

“等一下!”我喊了一聲之後,便仔細看去,這一看,我的腦門上立刻滲出了冷汗來。

“我靠,這個女人,怎麼哪兒都有你啊!”我無奈的罵咧了一句,然後便身形一閃,掠向了那個正在奮力逃跑的女人,雯雯!

當我追趕上她的時候,我連忙釋放了萬重山魔法,將那幾個大漢困在了山的後面,隨後快速問道:“你他媽爲什麼在這裏!” 雯雯激動的指着她懷中的盒子說道:“我去尋寶了。吶,這就是我新得手的寶貝。”

“我倒!”聽了雯雯的話之後,我忽然感覺到腦袋一陣眩暈。

那幾位大漢的實力也是不容小覷,竟是三拳兩腳就劈開了我設下的魔法大山,隨後快速朝着我和雯雯奔來。


“我先幫你攔住他們,你先去那邊。”我指了指李家老祖所在的位置。

“好!你要小心啊!”雯雯抱着懷中的盒子,縱身一躍,便飛向了李家老祖那裏。

見雯雯已經逃走,我陡然間站住身形,淡淡的望着那幾位即將衝過來的彪形大漢。

那幾個大漢見我忽然站住,而雯雯卻是不見了蹤影,不由得惱羞成怒:“小子!你是什麼人?快把那女娃娃交出來!否則別怪我們不客氣!”

“哦?請問幾位是?”我問道。

“我們乃是天狼傭兵團,本來費勁千辛萬苦,得到了一件絕世寶物,誰料讓那個混賬女娃給偷走!真是豈有此理!”其中一個大漢憤怒的說道。

“好吧,幾位老兄,你們碰上她也算是你們倒黴。”我說道。“不過……她是我的朋友,所以你們還是不用追了。”

“什麼?”幾位大漢聽後臉色一變,隨即便厲聲說道:“小子,那你今天就把命留在這裏吧!”

“想要我的命麼?”我聽後淡淡一笑。“那就放馬過來吧。”

剎那間,我身上的氣勢陡然暴起,那幾個大漢都是面色一變。隨即也是將身形施展開來。

“狂狼拳!”其中一個大漢狠狠一拳向我打來,拳頭之上,還帶着淡青色的狼頭幻象,拳風所到之處,皆是泛起了空間扭曲的漣漪。

我見狀,也是沒有輕敵,連忙念起口訣,隨後掌上赤紅色光芒乍現,旋即狠狠的和那個大漢的拳頭對在了一起。

“轟!”

恐怖的對撞,泛起了一圈能量漣漪,使得我們二人的袖口都是嘩嘩作響,我加大了往手上輸送玄氣的速度,那大漢察覺到之後,也是加大了真氣的運轉速度。

在長達一分鐘的實力比拼之後,大漢終於是忍受不了我玄氣的強悍,狠狠的收回了拳頭,然後倒在地上,吐出了一口鮮血。

其他幾名大漢都是陰沉着臉看着我,看樣子,隨時都要對我動手。

“這個小子實力好強,似乎是到了玄階後期的樣子,看來只有叫團長出馬了。”其中一個大漢扶起那名受傷的大漢說道。

“小子,今天算你運氣好!此仇他日必報!”那名受傷的大漢說道。

我聽後並沒有回話,轉過身,縱身一躍,便朝着李家老祖那邊飛去。

……

李家老祖見我回來後,便問道:“怎麼回事?還有這位小姐,難道也是聶小友的女朋友?”

“呃,是的,我這不是幫她擦屁股去了麼?”我狠狠的瞪了一眼雯雯。“這丫頭把人家傭兵團的寶貝給搶了。”

“傭兵團?”李家老祖聽後不由得有些佩服。“真是後生可畏啊!看這女娃的實力也不是很強,最多有個黃階中期。這般實力就敢搶傭兵團的東西,咳咳……”

“其實她是偷來的。”我翻了翻眼睛說道。“對了,雯雯,你原來是個修真者?”

“麼有啦,我原先是魔法師,到了這裏之後纔開始修煉,要說時間的話,也就一個多月。”雯雯想了想說道。

“好吧。”我聽後點了點頭。“你搶來的是什麼寶貝?”

我也是對雯雯抱着的那個盒子有些好奇,畢竟我知道她不會對很一般的寶物感興趣。

“哈哈!這寶貝對於修真者來說,可是無價之寶!”雯雯說道。“這是一門上古功法,叫開天決。”

“開天決?”李家老祖聽後忽然一愣,隨即便瞪大了眼睛吼道:“什麼?你說什麼?開天決?”

雯雯眨着眼睛說道:“對啊!怎麼了?”

“開天決?!”李家老祖的表情非常驚駭。“我滴個乖乖!”

隨即,雯雯打開了那錦盒,裏面裝着薄薄的兩張紙,上面寫着:開天決。

“真的是開天決!”李家老祖激動的身體都是顫抖了起來。“我真是三生有幸,竟然能在有生之年見到這無上功法!啊哈哈哈!”

“難道這個真是個無價之寶?”雯雯天真的問道。

“傳說曾經盤古開天闢地的時候,便頓悟出了一套修煉功法,名爲開天決,這門功法修**乘之後,可真的是有開天闢地之能啊!這是從盤古時期流傳下來的功法,你說是不是無價之寶?”李家老祖解釋道。

“好吧。”雯雯說道。“但是我不知道怎麼修煉。”

“大凡這種傳奇的上古功法,都是有緣人得之。”李家老祖說道。“如果你不是有緣人,那就是把這功法吃了也沒用。”

“那您來試試?”雯雯將盒子扔給了李家老祖,李家老祖見狀便如同受驚了的兔子,連忙伸手接住,隨後滿臉嗔怪的望着雯雯:“你這女娃也太草率了!”

隨後,李家老祖便雙手顫抖着拿起那開天決,發現之後兩頁之後不由得愣了愣,隨後便翻了開來。

只見那一頁紙上,只有一把和斧頭一樣的東西……

“嗯?”李家老祖瞪着眼睛,仔仔細細的觀察了一遍那個斧子,但是似乎並沒有什麼結果,我扭頭瞅了一眼,發現那上面就像是一個小學生把我的死神之鐮往之上歪歪扭扭的畫出來了一般。

半晌之後,李家老祖便嘆了口氣,將盒子遞迴了雯雯。“看來我也不是有緣人,雖然這功法的外形上和相傳的差不多,可是具體應該怎麼修煉,我還真是參悟不出來。”

“唔,我也不是有緣人。”雯雯失望的說。“看來這寶貝對我來說也沒什麼用。”

隨後雯雯便把盒子往我懷裏一塞,說道:“送給你了,負心漢!”


我見狀,又將盒子遞給了素楠,說道:“老婆,你來試試?”

素楠翻了翻眼睛,將那功法取出來看了半天,似乎也沒有什麼結果。 雯雯見狀,便有些沮喪的說:“這次看來真的是失手了啊。”

“看來我們中間並沒有所謂的有緣人了。”李家老祖也是嘆了口氣說道。“聶小友,你爲什麼不試試?”

“我?”我指着自己。“我覺得我還是老老實實的修習魔法吧,我害怕貪多了嚼不爛。”

說完這句話之後,我有兩個感覺,第一是感覺自己有點虛僞,第二是感覺我做了什麼讓上天失望的事情一般,心裏有種淡淡的迫切感。

“算了!”雯雯將那盒子又塞到了我的懷中。“這東西對我來說已經沒用了,那就送給你好了。”

“我靠!”我聽後怒道。“你當我是垃圾回收站還是怎的?”

“哼!”雯雯撇了我一眼,便身形一躍離開了。臨走時說道:“過兩天我回去找你!我知道你要去中都!到時候在那裏見面好了。”

“呃……”我抱着懷裏的盒子,無語的望着那漸行漸遠的身形。

“開天決。”我喃喃道。“修真者雖然挺強大,但是聽說有體質之分,我已經修習了魔法,誰知道能不能修煉這玩意兒。”

“呵呵,我想你或許應該試試。”素楠說道。“我爸爸告訴我,曾經你的爸爸也在修真界取得了不朽的成就。”

“我爸爸?”我聽後想了一下,貌似還真有這麼回事。

於是,我便將那個盒子打了開來,隨後,取出了開天決那薄薄的兩頁破紙。

剛拿到手裏,我忽然感受到了這兩頁破紙發出的恐怖威壓!那股威壓完全籠罩了我的心神,似乎在一點一點的侵蝕着我的意志。

“臥槽!”我嚇了一大跳,連忙扔掉了那開天決。

扔掉之後,那股威壓便陡然消失,就和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怎麼了?”李家老祖和素楠都是問道。

“這破玩意兒特麼的嚇唬我!”我還是有些忌憚的說道。

“嚇唬你?”李家老祖有些奇怪。

我搓了搓手,又將那開天決撿了起來,這次,我直接無視了他對我的威壓。

果然,那股恐懼到極點的感覺又一次充斥着我的腦海,我咬緊牙關忍着,用自己僅存那一絲抵抗之意反抗着那股威壓。

半晌之後,我感覺我的意識已經到了極限,額頭上也是滲出了些許冷汗,但是我仍舊沒有放棄。

又過了半晌,那種侵蝕神經的感覺愈發的猛烈,竟然讓我這個經過千錘百煉的高級魔法師有了一絲放棄之意。

“轟!”

陡然間,我的意識就如同被炸開了一般,腦海裏在一瞬間空白起來,除了那股劇痛,竟是什麼都感覺不到,當然,也包括對外界的感知能力。

這種毀滅性的感覺維持了不知多久,我終於是恢復了些許意識,此時的我,忽然感到腦海裏涌入了一股古老晦澀的信息,竟是使得我的意識有些疼痛。

一時間,我沒有辦法一次性接受這股突然涌入我意識的不速之客,於是我便放棄了這個念頭,還是先等着意識完全恢復了再說。

過了約麼五分鐘左右,我終於是完全恢復了過來,也恢復了對外界的感知能力。

此時的我正被李家老祖扶着,睜開眼睛後,他便問道:“怎麼了?聶小友?”

我聽後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說道:“不知道,這開天決還真是有古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