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這也太給面子了吧”幽靈低聲說道,“剛說完就出來了。”

“噗”重拳反應最快,擡手就是一槍打過去,那東西應聲而落,只聽見“吱”的一聲慘叫,一個碩大的東西從樹冠掉了出來,然後“嘭”的一聲重重地摔在地上reads;。

“好像沒打死,究竟他媽是個什麼東西”重拳皺着眉問。

“沒看清。”山狼搖了搖頭。

大家都看着幽靈,這小子的表情和他們沒什麼區別,應該也是第一次見到這玩意。

“媽的,你見過這麼大的老鼠嗎掉下來的時候我看那個頭至少有個三四十公斤,就算老鼠成精也不可能那麼大吧”賭徒的心裏有些發毛,他無法想像自己在面對那麼大一隻老鼠的時候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好了,別瞎想了,我過去看看,不弄清楚始終放心不下,大家不要亂動,這一帶很詭異。”幽靈終於下了決心,端起槍小心地向那邊走過去。

“我去幫忙。”重拳趕緊跟上。

幽靈回頭看了他一眼:“注意腳下。”

重拳下意識地往腳下掃了一眼,卻見一隻食肉巨蟻正在草叢裏打轉,看樣子好像是和大部隊走散而落單的一隻,紅的發亮的身體在草叢裏十分的明顯,他毫不猶豫的一腳踩了下去,他明顯的聽到了“嘎巴”一聲脆響,這螞蟻的長的還真結實,剛纔被這些巨蟻追得屁滾尿了,現在終於可以報復一下了,雖然殺一隻不解決什麼問題,但至少能出一口惡氣。

兩人交替掩護,小心的來到那東西掉落的地方,等到了他們才發現地上出了一條長長的血跡延伸到灌木叢裏

二人對望了一眼,沿着血跡追了下去,但追了十幾米那條血跡居然不見了,就連地上的拖痕也跟着消失了

“,真他年的見鬼了。”重拳脫口罵道。

幽靈卻皺起了眉頭,他擡頭看着附近低聲說道:“可能被什麼東西吃掉或者捉走了也不一定,但以那東西的個頭來看能把它吃掉或者悄無聲息捉走的恐怕個頭更大,走,情況不明,這裏不宜久留。”

二人空手而歸,到底那是個什麼東西誰也沒弄清,只是那東西個頭的確不小。

“會不會是鑽到什麼地方去了你們沒看見”水鬼分析道。

重拳搖了搖頭:“不可能,地上一點痕跡都沒有,在這種地方,就算那東西能瞞得過我也不可能瞞得過幽靈,他對這種環境太熟悉了,應該沒什麼東西可以逃過他的眼睛。”

“很奇怪。”幽靈若有所思的說道,“從那東西下落時候的個頭來看,重量至少有三四十公斤,但從落地的痕跡上看,它的體重好像又很輕,這是怎麼回事”

“別想了,想再多也只是推測,走吧,在這耽擱時間不值得。”颶風對這些並不感興趣。

“對,走吧,這些問題沒必要考慮太多,只要它對我們沒有威脅就不用管它,我們是過路的,不是來搞科研的,沒必要深究。”本艾倫贊同颶風的說法。

“嗯”幽靈點了點頭沒說什麼。

“還真是第一次見這麼大的老鼠。”山狼自言自語。

“真成精了。”重拳嘟囔着說道。

“只要不搗亂它成什麼都和我們沒關係。”本艾倫揮着手招呼大夥,“走了,走了,別在這耽擱時間,我們已經比預計晚了一個多小時,再不快點,天黑就出不去了;幽靈,帶路。”

“是,長官。”幽靈再次跑到隊伍最前面,但他還在考慮剛纔發生的事情,太過詭異了,他有些想不通問題究竟出在哪裏,按理說那東西是不可能突然消失的,就算有東西突然把它捉走也不可能一點聲音都沒有,更不可能不留下任何痕跡,總之一切都無法合理的對其進行解釋。

“嗨遊擊小子,別走神。”山狼在後面提醒他。

“是,長官”幽靈晃了晃頭,乾脆不想了,反正也想不通,不如把經歷轉到探路上,於是他歉意的向山狼揮了揮手然後打起精神繼續前進。

蟻羣剛過山谷裏還很乾淨,那些被嚇跑的東西還沒回來,毒蛇們也沒露面,這對他們來說算是一件好事,至少他們可以趁着這段時間加快行軍速度,將之前被巨蟻圍困耽擱的那段時間找回來。

現在是下午一點多,已經到了一天中最炎熱的時候,在這密不透風的峽谷裏行軍可不是一件舒服的事兒,所有人都和剛洗了澡一樣,渾身溼透,作戰服上已經出現了一層層乾涸的汗漬,這種滋味兒實在不好受reads;。

“要是能洗個澡就好了。”水鬼看着不遠處的小溪心裏癢癢的不行。

“我勸你打消這個念頭。”幽靈頭也不回的說道。

“怎麼這裏有鱷魚嗎不會吧,這麼小的溪流,這麼淺的水,清澈透底,不可能有鱷魚存在。”水鬼不信。

幽靈笑了笑:“沒錯,這裏的確沒有鱷魚,不過這裏的溪水中有一種寄生蟲,會在你游泳的時候會悄悄的鑽進你的鳥,然後在裏面休閒養生息,你會無法撒尿,紅腫潰爛,最後不得不把它切了,下半輩子你就對女人不感興趣了。”

他這麼一說,大家在驚懼之餘都感覺有趣,於是一陣鬨笑。

“日,這他孃的是什麼地方這麼古怪的東西都有。”水鬼看着清澈的溪水不住的搖頭。

“我記得亞馬遜有一種小魚有着類似的功能,具體叫什麼忘記了,不過那東西會直接鑽到**裏去,一旦中招根本沒法治,只能等死。”剃刀說道。

“類似功能”水鬼顯然對這個詞兒很不適應。

“誰知道呢,總之不要隨便碰這裏的東西,不過用水解暑還是可以的。”幽靈蹲下身把自己的帽子浸溼,然後將水淋在身上,既然不能洗澡那就把自己淋溼,水分蒸發也能帶走一部分熱量,算是變相的給自己降溫,“雖然效果不怎麼樣,但至少能涼快一點。”

大家也紛紛效仿,把自己能的更像落湯雞。

“這麼清澈的溪水不能洗澡實在可惜。”水鬼看着小溪惋惜的搖了搖頭。

“走吧,讓你用水降溫已經是一種恩賜了。”幽靈扯掉自己臉上的迷彩方巾仔細嗅了嗅空氣中的味道,最後還是搖了搖頭,“不行,這裏的味道太重了。”

重拳點了點頭:“我也聞到了,但我們並沒有看到積水過多的死水潭和動物屍體,這味道怎麼這麼濃”

“前面是沼澤地帶,味道來自那裏reads;。”幽靈起身往前走,“那地方不太好過,大家做好心理準備。”

“沼澤而已,總有能走的地方。”颶風呼了口氣,腿上依然劇痛,但他還是在堅持前進。

穿過一片相對稀疏的叢林之後前面出現了大面積的沼澤,這是一個黑水橫流,腐葉滿地,還不時冒着氣泡的沼澤,看上去鬼氣森森,如同西歐神話中巫婆居住的黑森林。

看到這景象颶風的受傷的小腿不由得一陣抽搐,這讓他想起了那種咬穿他腿肚的怪蟲。

“好濃的朝氣味兒。”重拳皺了皺眉。

“大家看好手裏的傢伙,別弄出火星來,否則我們都得邊烤雞。”幽靈用樹棍不停的用力插着地面,尋找最堅實的地方。

“這裏有沒有那種咬我腿的蟲子”颶風的腿肚已經開始劇烈的**起來,恐怖的記憶讓他不能自持。

“不知道,不過你可以試試。”幽靈向前跨了一步,還好腳下足夠結實,他沒漏下去。

“你不是來過嗎難道不記得之前的路”紳士問。

“這種地方哪有什麼路可言,雨季之後沼澤都有很大的變化,原本堅實的地方很可能會變得很軟,所以根本就沒什麼路,只能試着往前走。”幽靈躍到一塊石頭上。

沼澤的面積非常的大,他們在裏面轉了一個小時還沒看到盡頭。

“這片沼澤比我上次來的時候大了很多,而且更加的複雜,我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出去。”幽靈無奈的嘆了口氣,“,該死的沼澤。”

“這樣下去天黑別說走出峽谷了,連這片沼澤都出不去。”山狼皺着眉說道。

“這裏是峽谷,天黑的比外面早很多,所以,今晚我們是出不去了,媽的,計劃沒有變化快,該死的地方。”本艾倫嘆了口氣。大家都清楚,叢林裏的夜晚可不是那麼安寧的,尤其是在這種怪事頻發的地方,沼澤裏恐怕更加危險,在這裏過夜恐怕不是一個好的選擇。“但我們必須在天黑之前離開這片沼澤,否則我們都得死在這裏。” 303、毒蛇峽谷 07

臭氣熏天的沼澤中十幾個人正艱難的前行,幽靈不時的停下來尋找出路,這裏的環境太複雜了,到處都是黑色積水,沒路不說,這裏還到處都是蚊子,成羣結隊的黑蚊子讓人看着就心裏發毛,這還不算,黑泥裏還有一些不知名的東西被經過的衆人吸引,在泥漿中翻滾涌向衆人走過的地方。

“這他媽是什麼東西太噁心了reads;。”賭徒看着不停翻動的泥漿喉嚨一陣發緊。

“只要不是那種吃肉的蟲子就行。”颶風也很恐懼那些東西。

“這滿地的臭水裏居然還有活物,真讓人無語。”水鬼罵道。

水鬼有些不明白的說道:“我很納悶這下面的東西怎麼確定我們在哪在泥里根本不可能看得到東西,也不可能聞得到奇味纔對。”

“這還不簡單,看不見也聞不到,那隻能依靠我們走路產生的震動了。”說着山狼用手裏的木棍敲了敲一邊的大樹,黑泥中果然涌起了一道道痕跡,直奔那棵大樹。

“幹離我遠點。”颶風終於找到了吸引這些東西注意力的辦法,他不停的敲打附近的樹木,這東西不在附近轉悠他心裏還能安定一點。

“遠離泥漿和黑水,那裏面不會有好東西。”幽靈撩起防蚊網擦了擦腦門上的汗水,“可能是最近剛下過大雨,導致這片沼澤面積增大數倍,很多地方都不能走了,我們只能一點點的找路走,這太浪費時間了。”

“已經三個小時了,這裏天黑的快,我們還得加快點進度。”本艾倫無奈地看了看錶。

“沒辦法,沼澤看不到盡頭,這他孃的還是最要命的。”幽靈更無奈,“能走的地方越來越少了,我真怕前面沒路。”

“走吧,想多了沒用,浪費腦細胞。”山狼用手裏的棍子攪了攪不遠處的泥漿,一條渾身黑泥蛇一樣的東西被他挑了出來,把他嚇了一跳,“靠,這什麼東西”

“是那種咬穿颶風大腿的蟲子,這個頭”幽靈無奈的嘆了口氣,“鑽進肚子就完了,大家千萬小心。”

“你媽的。”看着那東西扭曲着從山狼的棍子上逃會到泥潭裏颶風渾身發冷,要是真被這東西咬了估計不死也得殘廢。

在沼澤裏心驚膽戰的跋涉了四個小時,他們終於踩在了堅實的地面上,直到這時本艾倫纔算是鬆了口氣,離開沼澤就等於撿回了半條命,但此時天色已經暗了下來,他們離峽谷出口還有將近六個小時的路程,沼澤耽擱了他們太多的時間。

“想開吧,沒在沼澤裏出事就已經是萬幸了。”幽靈安慰本艾倫,“天黑之前我們還能走一段,抓緊時間找個合適的地方宿營,這是我們目前要面對的最大問題。”

“哎”本艾倫長嘆一聲,計劃真是沒有變化快,意外事件太多了。

附近的毒蛇又開始增多了,衆人只好繼續手持長杆撥草驅蛇。天很快就暗了下來,其實外面太陽還沒落山,這裏地域狹窄,光線不足,天黑的早。

“在這種地方宿營,我寧願一夜不睡。”幽靈看着四周的黑暗一臉的緊張。

“好啊,你來守夜,還不用換班。”重拳升起一堆篝火,在這種地火焰是驅散恐懼最好的工具,“幸好我們離開了沼澤,否則連升火都是問題,不提有沒有乾燥的地方,光是裏面的沼氣就能把我們都燒成灰。”

“這裏地勢較爲開闊,有足夠的空間給我們反應,今晚休息要留一半人守夜,注意遠處那些灌木叢,我們沒機會清理附近的障礙物,所以很多地方都能藏東西,要格外小心,發現異常情況立即開槍,不怕草木皆兵,就怕反應不及時。?” 我為什麼還不結婚 幽靈呼了口氣,“晚餐不要吃味道太大的東西,防止引來有危險的動物;篝火分成六堆,在各個方向都點上一堆,把我們圍在中間,上廁所不也不能離開火堆防禦的範圍,樹上不要留人,守夜的要互相看得見,最好是在火圈內部,看住火堆不要熄滅,這是我們的防禦野獸的唯一有效屏障。”

“你考慮的還真全面,幾乎把叢林夜宿的防禦野獸的辦法都用上了。”重拳準備加熱的單兵口糧放在火堆旁邊烤,爲了節省用水他沒用水加自熱劑。

“在這種地方不得不防。”幽靈皺了皺眉,“睡覺的人子彈上膛,槍不離手,就算睡覺也給我睜着一隻眼睛。”

“按照幽靈說的做。”對於他的安排本艾倫並不覺得誇張,畢竟幽靈是來過一次這裏的人。

“可以摘到這東西了吧”颶風指着面上的迷彩方巾問幽靈。

“摘吧,這裏空氣流通,應該沒問題。”幽靈這才注意大家還都用迷彩方巾捂着口鼻,於是他第一摘掉。

“嗯舒服多了reads;。”摘掉方巾之後賭徒深吸了一口氣,“一整天帶着這玩意兒太難受了。”

“知足吧,我沒讓你一整天帶着防毒面具。”幽靈喝了口水,“水不多了,明天上午必須離開這個地方,否則我們就得在這裏找水,那看不是什麼主意。”

“上次你們晚上遇到了什麼”颶風問。

“蟒蛇,而且不止一條,毒蛇,成羣結隊,黑暗中很多東西在活動,你看不見,他們就在附近,不斷的有人消失,悄無聲息,你無從察覺,等你知道了什麼都來不及了。”幽靈看着四周一臉的緊張。

“別說的那麼邪乎,這次我們附近多點幾堆火把,不管什麼動物都怕火。”重拳將烤熱的單兵口糧打開,吃了一起來。

“這裏有一種東西,沒人見過它長什麼樣,因爲它只在夜晚出沒,隱藏在黑暗中,來無影去無蹤,專門偷襲落單的士兵,上次我親眼看見一個上廁所的士兵突然被什麼東西抓了起來,等我衝過去已經來不來了,那個士兵連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就消失了,我開槍對着那個方向掃射,只聽見了一聲類似於馬嘶的叫聲。”幽靈把步槍橫在腿上看着漆黑的叢林,“當時沒人敢追上去救人,所有人都被嚇怕了,不斷有人失蹤讓大家幾近崩潰,那種感覺真是讓人無法用言語形容。”

“靠,連樣子都沒看到”賭徒不信。

幽靈搖了搖頭:“什麼都沒看到,那東西能輕鬆的帶走一個成年人說明個頭肯定不小。”

“算了,我還是在砍點柴火回來吧,這些恐怕不夠燒一個晚上。”賭徒站起身走到不遠處的樹下開始砍樹枝,看得出他被幽靈說的話嚇到了,他是想多弄點柴把火升旺,儘量找出足夠的範圍。

“你嚇到他了。”本艾倫低聲說道。

“不,我可不是在嚇唬他,這是真的。”幽靈正色說道。

本艾倫皺了皺眉:“你確定不是在開玩笑”

幽靈搖了搖頭:“你看我像是在開玩笑嗎”

“我倒是這你希望你是在開玩笑reads;。”重拳無奈的看着幽靈,“這種事情越假越好。”

幽靈也無奈的笑了笑,他更希望自己說的一切都是假的,可是他知道那只是一種奢望罷了,突然他聽到林子裏傳來了一陣非常細小的聲音,“有東西過來了。”幽靈抓過身邊的步槍一下站起來,把其他人都嚇了一跳。

幽靈轉過頭看着一個方向一臉的謹慎。

“什麼東西”重拳端起槍看着四周。

“不知道。”幽靈猛地跳起來,一下從一米多高的篝火上跳過去一閃身鑽進了漆黑的林子。

等其他明白過來幽靈已經沒影了,本艾倫氣的大罵:“媽的,回來。”

就在這時他們聽見林子裏傳來一陣毛骨悚然的咔咔聲,就像什麼東西踩在了枯枝發出的聲音,聲音密集的讓人心裏發麻。

“,這是什麼東西。”颶風的不停移動着槍口,一時間不知道該瞄哪個方向。

“幽靈,幽靈。”本艾倫按着通話鍵不停的呼叫,可不管他怎麼叫幽靈就是不回話。

“。”本艾倫氣的大罵。

“這小子可能爲了聽力不受干擾把耳機摘了。”重拳非常瞭解幽靈的習慣。

“。”本艾倫氣得直跺腳,唯一一個有這種地方生存經驗的人還消失了,這讓他瞬間有種失去了主心骨的感覺。

“大家都不好慌亂,我們有武器,看住火堆,千萬別熄滅,不管來的是什麼東西有火在它們就不給敢靠近。”本艾倫當機立斷,下達這一道道的命令,然後他也帶上夜視儀,但因爲火堆的干擾,也是效果並不好,只能模糊的看到遠處密密麻麻的影子隱藏在灌木叢後面。

那種咔咔聲消失了,但那些東西沒走,還守在不遠處。“什麼都看不清。”賭徒摘下夜視儀,從火堆裏撿起一直燃燒的樹枝猛地甩了出去,樹枝在空中翻轉着撞在一棵大樹上濺起無數的火星,短暫的光兩中他看見一羣密麻麻的身影正蹲在灌木叢後面盯着這邊,黃綠色的眼睛泛着惡毒的光。“你媽的”颶風艱難的嚥了口唾沫。 304、毒蛇峽谷(08)

“媽的,哪裏來的這麼多的豺狗?”重拳皺着眉罵道。

大羣的豺狗出現在營地四周,因爲懼怕火焰這些豺狗遠遠的守着,不靠近也不離去。

在中國的民間傳說中豺爲兇獸,在食肉猛獸中,豺最威猛。豺狼虎豹,豺名列第一!有豺出沒的地方,狼虎豹一定迴避。所以什麼野物都可以打,就是不能打豺,一打必然遭報應,當然這只是一種傳說,但豺狗的兇猛記仇卻是盡人皆知的,這種東西成羣結隊的出現不管是狼還是老虎遇到它們都不會輕易的招惹,因爲一羣豺狗的瘋狂進攻足以威脅到一隻老虎的存在,而且豺狗這種東西極其的記仇,一旦得罪它們那除非是把它們全部殺光,否則你就別想按上,它們**魂不散的始終纏着你,直到要了你的命。

“媽的,嚇死老子了,我還以爲來了什麼怪物,原來是***豺狗!”颶風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這羣畜生。”賭徒又將一支燃燒的樹棍丟過去,將這些豺狗驚得四散奔逃,但多數還是守在遠處不肯離去。

“幽靈可沒說這裏還有豺狗。”山狼放下槍。

“這東西在緬甸是很常見的野獸。”本·艾倫見豺狗因懼怕篝火而不敢靠近纔算是鬆了一口氣。

“這東西很討厭,打不散趕不走,一旦黏上很難甩掉。”山狼皺着眉說。

“殺一儆百。”颶風端起自己的通用機槍就要掃射。

“等等……”重拳一把抓住的他的胳膊,“這種東西很記仇,你要是殺戮它們的同伴,它們絕不會放過你,肯定會和你不死不休的,除非你能把他們全都幹掉,或者有把握幹掉它們中的頭領,否則還是別冒險的好。”

“那你說怎麼辦?”颶風有些不甘心的放下槍。

“等等看,幽靈肯定有辦法對付這些畜生。”重拳坐下。

“操,遊擊小子已經不知去向,有***自己跑出去。”颶風罵道。

“放心,幽靈這小子絕對不會有事。”本·艾倫也很無奈。

“這混蛋幹什麼去了?怎麼還不回來。”賭徒有些焦躁的說道,幽靈可是他們在毒蛇峽谷裏的依靠,這小子可別出什麼事兒。

“他肯定有離開的理由。本·艾倫真是非常的無奈,但除了等他也沒有別的辦法。

幾個人小心的看護着幾堆篝火,這是他們現在唯一有效的屏障,雖然他們手裏有槍,但要面對這麼多豺狗的進攻也難以保證不出現傷亡。

一條黑色的眼鏡蛇悄聲無息的出現在不遠處,重拳靈機一動過去用棍子挑起眼鏡蛇丟進了豺狗羣裏,豺狗們一陣**,但很快就平靜了下來,沒多久幾隻豺狗將那條眼鏡蛇咬成幾段分着吃了。

“媽的,連毒蛇都不怕了?” 宮裡有位小霸后 重拳無語,原本他以爲還能給這羣豺狗製造點混亂,沒想到毒蛇卻變成了它們的點心。

“這裏的豺狗要是連毒蛇都對付不了早就該滅絕了。”山狼點上一支菸,“希望菸草可以遮蔽我們的氣味,讓它們失去興趣。”

“你這吸菸的理由雖然有點牽強,但也算是個主意,香菸的味道的確可以遮蓋我們的氣味兒。”本·艾倫也點上了一支菸。

沒多久營地裏煙霧飄散,下風口的豺狗們顯然對這種味道很不適應,不停的打着噴嚏。

突然一側的豺狗一陣大亂,幽靈一溜煙地跑了回來,人還沒到一個東西就被他拋了過來,砸在火堆旁的地面上,是一隻體形巨大的豺狗,已經死了。

“這是他們的頭。”幽靈擦了擦汗,“追了它半天才搞定,有一半的豺狗退走了,他們應該是兩個族羣,我幹掉這隻已經羣龍無首,散了,剩下的還留在附近,大約三十到四十隻。”

賭徒說道:“你再去把另一個頭領幹掉我們就不用爲這些東西擔驚受怕了。”

幽靈苦笑:“別開玩笑了,哪有那麼容易?”

“我們齊射殺光他們,絕了後患。”颶風提議。

幽靈搖了搖頭:“不行,晚上視野不佳,這些東西非常的靈活,跑動中幾乎很難瞄準,再加上林木密集,你殺不了幾隻它們就跑了,但用不了多久還會回來,這辦法不夠好,浪費子彈不說,起到的作用也太有限,總之在這種環境下我們撿不到便宜。”

“那我們就等到天亮,視野好一點的時候再動手,反正晚上有火堆在它們也不敢靠近,我們奈何不它們,他們也拿我們沒轍,既然用不着拼命我們就別在理他們,該休息休息。”重拳說道。

幽靈點了點頭:“這可能是我們現在唯一有效應對這些豺狗的辦法了。”

“那就輪流守夜,等天亮再說,白天視野好它們不太可能我們構不成實質性威脅;好了其他人睡覺。”本·艾倫倒也乾脆,反正沒其他辦法,不如輪流睡覺,折騰一天了,大家都累得夠嗆,明天還要繼續拼命,還是抓緊時間休息纔是上側。

“睡,睡,我守第一班。”山狼抽着煙說道。

排好執勤順序之後該睡覺的都躺下睡了。

幽靈撿起站起身仔細觀察了一下豺狗的分佈:“這些畜生真的沒打算走。”

“守着我們幹嘛?沒油水可撈還不換個地方打獵?”山狼道。

“你以爲它們是什麼?野獸而已,它們判斷形式需要長時間的觀察,再說在這些豺狗眼裏它們可是有絕對優勢的,幾十頭豺狗對付我們十幾個人簡直太容易了,他們恐怕是第一見到人類,而且沒在人類手裏吃過虧,所以並不懼怕。”幽靈斜靠在一塊石頭山,看着遠處不斷閃爍的一雙雙綠油油的眼睛,“其實它們對我們構不成實質性的威脅,開始的時候我們有點草木皆兵了,要是早知道是這些東西我還真不會的出去冒險。”

“是這一天來的經歷給我我們太多震撼,說的不好聽點,我們好像已經成了驚弓之鳥。”山狼頗爲無奈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