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趕忙扭身向門邊走去。

「想走?沒那麼容易!」甄治良拽住了我,重重地扔到了柔嫩的大床上。

我的頭被震得眩暈,胃裡一陣翻騰,我來不及起身,甄治良的身子便壓下。

甄治良開始癲狂撕扯我的衣裳,我掙扎著,但全身卻那麼無力。

「甄治良,你放開我,放開我……」我的心,似是被黑暗包裹了似得,畏怕,無助,驚慌……

「放開你?呵呵!吳青晨,結婚四年了,你一直要我獨守空房,今天我就要了你,瞧瞧你究竟有多矜貴!」伴伴隨著甄治良的聲響落下,我的衣裳霎時被撕開,一對反胃的大掌,滑到我的裙底,在大腿上開始遊盪。

我霎時猶如熱鍋上的螞蟻,開始反抗,抬腿重重一踢,但我的腿卻被甄治良夾住。

「臭娘們,你就乖巧承受罷!好端端聽話,我還可以對你溫柔一點。我非常厲害的,你就安心罷!」甄治良一邊說著,一邊解開自個兒的襯衣紐扣。

「甄治良,你是混蛋,你放開我……」

「今天我非得要了你不可,我要你知道我甄治良是個堂堂正正的男子,我也是有需求的。」

「呀……」

我想掙扎,但我的頭愈來愈重,體內的酒精好像像燃燒了似得,我的身子開始灼熱。

「瞧我的身型是不是非常性gan呀?」他脫光了衣裳,跟我展示自己,他就似一個小丑似得,可笑又可恥。

「你滾開!」我死命喊道,但仍舊無事於補。

「你就盡情的享受罷!我會好端端疼你的,青晨,你瞧你的身型,多漂亮。壓根便不像生過孩子的女子,我今天一定要得到你,哥哥出啦。」甄治良目光里充滿了貪婪,我嚇的身子直顫。

濃濃的醉意,牽扯著我的意識,開始逐漸朦朧。可是身體,卻依舊沒停止掙扎。

「求求你,放開我,甄治良,你放開我……」淚水沿著面頰滑下,淹沒進身下的薄被中,濕了一片。

恰在我絕望時,酒店房間的門。霎時遭人踢開。華禹風出如今了我的目光中。我好像看見了黎明的曙光,帶來了無限的期望。

可他,卻涼涼瞥了我一眼,站立在那裡沒上前。目光里是濃濃的輕鄙跟嫌棄。我的心,剎那間被的深深刺疼了。

「放開她!」朱可寒大怒。衝過來一把推開了甄治良。

戴瑩瑩也趕忙跑過來,用薄被蓋在我身上,面上是濃濃的關懷。唯有華禹風。依舊站立在門邊沒動。望著房間里發生的一切,滿臉憎惡!尤其是望向我的眸子中,透露著無法形容的反胃。

身上的壓力解除。在戴瑩瑩的幫助下,我強撐著的身子坐起。目光,跟華禹風相對。淚水。沒忍住,剎那間嘩啦而下。

我哽咽的乞求:「我求求你,救救美歡……」這一刻,我咬牙令自己清醒。

但酒精的作用迅疾揮發,我的身子一點點被麻醉了一樣。

「華禹風!我們夫妻尋歡作樂,你來幹嘛?還帶如此多人,是來圍觀么?」甄治良從地下爬起,唇角一揚,面上是藏不住的嘲諷。滿口污穢,毫不遮掩。

華禹風冷哼一聲,正要扭身離去,卻被我叫住:「華禹風!」

我拉了拉身上的衣裳,下床蹣跚的走至他身側,而後緩緩跪下,摟住了他的腿:「求求你,救救美歡。」

「青晨,你這是幹嘛?」戴瑩瑩驚詫的問道,一臉心疼,想拉我起來,但我卻抱著華禹風的腿,死活不肯不放手。我曉得這類時刻,除卻他沒人能救美歡。

愛情如此多嬌 戴瑩瑩急了,走至甄治良跟前,重重給了他一個耳光,「甄治良,你不要胡言亂語,我曉得青晨恨你入骨,她怎麼會會跟你來酒店?說!你究竟對青晨做了啥?」

「做了啥?呵呵!該做的都做了,今天可是她約我出來的,你們不曉得罷!在民政局,也是她捨不得跟我離婚!」甄治良得意的說著,他這些話,無疑就是說給華禹風聽的。果真,華禹風面色一變!

朱可寒此時上前,咬牙切齒的捏住甄治良下顎:「再亂說,我廢了你。」

「你來呀!我便不相信這酒店的服務生都是吃屎的,任由你們撒野!」甄治良反駁,滿臉傲氣。

朱可寒淡淡一笑:「你即便死在這兒,服務生都不會管。忘了跟你說,這酒店,便是我開的。」他的笑,輕描淡寫。

那一刻,我瞧出來甄治良畏怕了,大約他萬萬沒料想到,自己千挑萬選的地方,竟然羊入虎口。

華禹風把我拉起,而這時,不巧的「嘔……」我的胃裡一陣翻騰,我趕忙捂住了嘴巴。

「不是這樣……不是……」我哭泣著搖頭,口中支支吾吾:「華禹風,救美歡,她……」話還未講完,我霎時蹲下身去,隨手把塑料桶抓來,『哇』的一聲吐了。

許久之後,我再一回起身,倒在華禹風身上時,全身無力。

「救救美歡,救……」我只覺得自己五臟六腑彷彿都在燃燒,我的頭愈來愈重,眼皮愈來愈沉。

終究,我實在撐不住了,緩緩闔上了眼眸。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我迷迷糊糊感覺自己在一輛車中,並且是疾馳的一輛車,緊接著是一個急剎,我從後座上滾下。 華禹風重重甩開我的手,一臉輕鄙的嘲諷:「演戲演得這麼出神入化,你是要去拿奧斯卡大獎么?」他的話,老是能輕易刺破我的心,非常疼!

「華禹風,你不去找,我自個兒去!」講完,我氣忿扭身,向門邊走去。

犯罪心理 可步伐敢邁出去,便被華禹風拽住。他起身,重重捏住我的下顎:「吳青晨,你演的戲該結束啦! 風華鑒 美歡好端端的在醫院中,你預備去哪兒里找?」

我下頜吃著疼,可面上仍舊抑制不住一陣驚駭,剎那間泛白,「你說啥?」

華禹風手掌的力道不由得加重,他怒目冷視著我,一句從齒縫中擠出:「吳青晨,你已經賣給了我,不要想著勾惹其它男人。否則,我會要你死的非常難看!」一字一句,他說時咬牙切齒。

我僅是覺得一顆心在下墜,腦子中亂成一團。美歡在醫院裡?那麼,昨天甄治良給自己發的簡訊是假的?想到這兒,心猝然一顫!莫非自己被騙了?

「不是如此的,我是被甄治良騙到酒店去的。」我解釋,隨即又再一回問道:「你確定美歡在醫院?」

這下,華禹風完全火了,重重推了我一下,我重重的跌在沙發上。

「你還要狡辯?」

「你不相信我?」我瞠著他,眸子已經潮潤。

「我為何要相信你?江山易改本性難挪,你骨頭裡的輕賤,就似是狗啃泥一樣改不掉!」

「行,我一定要你把自個兒拉出來的屎,塞入你口中吃回去!」說著,我忍著身體的巨疼起身,把包拿來。我要把手機中的簡訊給他看,證明自己沒撒謊。

可是,看見自個兒的手機,我卻愣住啦!莫非是天要亡我么?頭『嗡』的一聲,剎那間耳鳴。

華禹風諷笑一聲:「你是不是想要說甄治良是用手機跟你聯繫,騙你過去?」

我猛然抬眸,驚愕中露出喜色:「你怎知?」

只聽見「嘭」的一聲巨響,華禹風的拳頭砸在茶几上,瓶瓶罐罐清脆作響。

「夠啦!吳青晨,我查過了,你沒接聽的通話記錄!」

我身體一顫,沉默不語。隨即,唇角微微上揚,發出一聲「呵呵」的輕笑。我這才知道,自己方才的行為有多麼可笑。

即便自己說啥,華禹風都不會信,不是么?自個兒的尊嚴、清白、聲譽,包括人品。在華禹風跟前,都已經碎成渣了,還有啥好講的,都是白費心思。

我癱坐在沙發上,盯著華禹風,紋絲不動。我的夢,該醒啦!反覆在心中提醒自己,此刻,心疼到窒息。

酒意已完全散去,但頭裡卻仍舊隱隱作疼。昨天夜間的一夜風雨,華禹風的霸道癲狂,冷言嘲諷。萬般屈辱,湧上心間。不知不覺,眼眸里染上一層水霧。但,我活生生把其吞了回去。

「無言以對了?」華禹風居高臨下的望著我:「一邊在我跟前演戲裝可憐,一邊又跟甄治良藕斷絲連。捨不得離婚。吳青晨。你真是好可以耐呀!」

聽見這話,我平靜的眸子中,抑制不住微顫。但非常快便恢復如初,我不想再解釋。既然他已經曉得了,那也好。

自己可以不必藏著掖著。怕被他發覺了,一身輕鬆。

「謝謝華總誇獎!」我淡淡一笑,故作出一副美麗大方。

華禹風的面上。是深深的輕鄙。眸子中暗潮湧動,見我預備離開,開口怒問:「你去哪兒里?」

我扭身。露出一臉微笑:「華總,我連這點自由都沒了么?」

「又去幽會男人么?」華禹風嘲諷。

我深吁了口氣,把心中的不快壓下。不耐煩的說道:「我去找瑩瑩,這樣可以么?」

「下午一點半,到集團報道。」

「我不去!」我回絕,想到自己不僅給了華舜風一個耳光,還砸了他額頭,如今要我去集團,被他看見,不死也要脫層皮。

「你沒選擇的權利!」華禹風警告一樣望著我,我冷哼一聲,跌門而去。

我一人找到了戴瑩瑩,計劃問個明白,這事簡直太奇怪了。只須一想起來,我的心就悶的不行。

「瑩瑩,昨夜究竟是如何回事?」

「你先跟我說,你昨夜為何會跟甄治良在一塊?」顯而易見,戴瑩瑩比我還要著急。

「他給我發了條信息,上邊有美歡被綁在椅子上的相片,我當是是他綁票了美歡,因此,便去了那酒店!」

「這混蛋,我就曉得,沒那麼簡單。」

「你們、是不是都認為,我是真的在跟甄治良鬼混?」

「怎麼會,以前你都沒跟他一塊睡過,這時刻,我怎都不會相信的。」

「相信我不會那麼做的,可能也唯有你了。」

這類狀況下,有一人能相信我,我心中舒適多了。不像華禹風那惡魔,每日都這麼搓磨著我。

「那你們究竟是怎知的?」

「我在酒罷看見你失魂落魄的跑出,就曉得一定出了啥事。後來,我就跟朱可寒開始追你。最後,看見你進了馬爾他酒店。」

「那你們是如何進入的?怎知我在那房間?」

「朱可寒急的打了保全,最後,經理出來后。看見是他,就帶我們去了監控錄像室,這樣我們才確定了你所在的房間。」

「那華禹風又是怎知的呢?」

「朱可寒打的電話,可不是我打的呀!」瑩瑩攤了攤手,裝作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姿態,「可能他是覺得,多一人多一個幫手罷!」

「噢!」

「華禹風風馳電掣般的便來了,可當他看見你赤裸著,跟甄治良在滾被單,你不曉得他的面色,有多嚇人。大約,當時恨不能把甄治良碎屍萬段。」

「那又怎樣?」

「怎樣?你傻么? 一品農門女 他對你余情未了唄!莫非這你都看不出來么?」戴瑩瑩挑著眉,用胳臂推了我一下。

「不可能!」我表示並不贊同她的看法,那是由於,她沒見到過華禹風是如何搓磨我的。

「我感覺甄治良是存心要反胃華禹風,才講了昨夜那些話。」

「他都說啥了?」

「你都不記得了么?」

「我昨天喝多了,你也知道。」

「要我重複給你聽么?」

「當然,要否則我來找你幹嘛?」

「那你可聽好了呀!不準打我,也千萬不要激動呀!」

「好!」

瑩瑩開始侃侃而談,:「他說你說他老婆,讓華禹風離你遠點,還說是你不願意跟他離婚,是由於舊情為。因此,才主動約他去酒店敘舊。還說你們夫妻時常出來偷歡,這是由於這樣比較刺激……」

「好了,我曉得了,不要再說下去了。」 「我就說完!你不制止我,我自個兒也說不下去了,真是沒瞧出來,甄治良是如此反胃的人。」

「他就是為惹怒華禹風罷啦!」

「對了,昨天華禹風還警告過甄治良,美歡是他的女兒,讓甄治良離美歡遠一丁點兒,不然會要他萬劫不復。說實話,那時就連我這外人,都還挺感動的。」

「你不要被他騙了,他也只是氣不過罷啦!昨夜,你有看過我的手機么?為什麼甄治良的信息,我今天就找不到了呢!」

「昨夜我們就看過了,不曉得為什麼並未記錄,我感覺是甄治良做了手腳,這是由於當我們要查手機時,他顯得非常自信。」

「恩!我曉得啦。」我曉得自己壓根沒法子證明清白了,沒證據說啥都是徒勞,算了罷!只須美歡好端端的,其它的我都不在乎了。

中午,我請戴瑩瑩跟朱可寒用餐,為感謝他們昨夜的搭救。幾人剛到火鍋店坐下,華禹風便走進。

「他怎麼來了?」我驚詫,神色中透露著不滿。

「我喊的。」朱可寒開心的站起,沖華禹風揮了揮手:「禹風,這邊。」

隨即,華禹風步履典雅的走來,在朱可寒的身側坐下。

他一身西服革履,穿戴齊整,哪兒像吃火鍋的模樣?

「堂堂HOMO集團總裁,竟然會來這兒用餐,真是令人不敢置信。」我酸道,面上是若有似無的嘲諷。

我分明只想請朱可寒跟戴瑩瑩用餐,以感謝他們昨天的幫助。萬萬沒料想到,他也會來。

「火鍋,眾民之樂,我為何不可以來?」華禹風脫掉自個兒的外衣,隨手鬆了松領帶。

我不滿的翻了個白眼,沒再講話。我記得,華禹風不可以吃辣的。

「服務生,來一個香辣鍋底,記得,一定要非常辣。」我高聲喊道,隨即扭過臉來望向華禹風:「華總沒問題罷?」

華禹風唇角微揚,沒作聲,一副你做主便行的神情。

紅彤彤的火鍋底料,被服務生端上,望著漂浮在湯里密密麻麻的朝天椒,我眼眸剎那間瞠得老大,發自本能吞了吞口水。

不禁感嘆,這老闆,真實誠!這樣做生意不會虧么?

電火鍋開啟,鍋里的湯開始沸騰。一股濃濃的辛辣味道,夾雜著淳香,傳入我們的嗅覺感官。

戴瑩瑩湊上前去深吁一口,微微合眼滿臉享受,口中發出滿足的讚美,「真香呀!」

華禹風的面上一直保持著鎮定,看不出任何情緒,目光若有似無的落在我身上。

「怎麼?怕了?」

我回過神來,壓下心中的慌張,一臉看見倔犟,「誰怕了?華總要是不敢吃,可以給你點一個蛋炒飯。」

我的話音剛落,便看見華禹風夾起一塊牛肉卷放進滾燙的鍋內。幾秒鐘之後,毫不猶豫的放進口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