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的是實話

就是有些不>

我這話說了

只見這老哥憋了半天

整出來一句:“你說說什麼時間走不好

非要趕晚上

這不耽誤我一天的活兒嘛



我不想撅老曹

不過心:“即便是白天走

你晚班的出租車不也是開不了

自己怎麼合計的呢



“檢票啦

檢票啦

”老曹招呼着我

然後快速的起身

跟拽小雞崽子似的將我拉到檢票處

我當時真的特無奈

國人的素質真是讓人揪心

你說說大家都有票

何苦將檢票處圍個水泄不通

打遠望去

整個檢票處排隊的人羣不長

但非常粗

全部擁堵在檢票口處



一聲嘆息啊

好不容易擠上了火車

看着手bsp; 好在我跟老曹的車票是有座位的

而且還是緊挨着的

不是站票

這真是不幸之nbsp; 於是咱倆叫醒了躺在我們座位上的男人後

坐了進去

不得不說剛剛躺着的那個男人素質真的不怎麼滴

遠的不說

就丫那臭腳丫子的味道

隔着二里地都能聞到

這貨居然還把鞋給脫了

車廂內的空氣還不流通

車窗還打不開

那味兒

噁心死爹了

我強忍着要吐的感覺

將隨身攜帶的箱子放到上面的行李架上

然後趕緊掏出香菸

詢問老曹:“抽菸去



估計老曹也被對方薰得夠嗆

見我掏出香菸後

一個勁兒的跟我點頭

連話都省了

然後咱倆再次將座位讓了出來

來到了隔斷處

抽完煙以後

我倆回到了座位處

發現那老哥兒再次躺在我們倆的座位上

腦袋上枕着個包裹

睡得那叫一個香

哈喇子都流出來了

本來坐火車就挺難受的

再加上這老哥兒真心不地道

於是我用皮鞋踢了踢對方的臭腳

提高了嗓音喊道:“嗨



醒醒

你怎麼又躺下了



就見這老哥兒睡眼惺忪的撓了撓腦袋

然後非常裝逼的回答道:“怎麼了



“怎麼了

你買幾張票啊

剛剛不是讓你起來了嘛

怎麼出去抽根菸的工夫

你又躺我們座位上了

”說話的同時

我不忘打量着眼前這個r >

待續 言情內容更新速度比火箭還快,你敢不信麼

用猥瑣二字來形容眼前的這個bsp; 我感覺都說輕了

一個男人能長成這副德行

要是往前推導的話

真的很難想象他的爹媽都長成什麼熊樣

小眼睛

小到瞪圓了也就是條縫兒;塌鼻子

鼻頭還溜圓

就像小丑那紅鼻子一樣;耳朵不但招風而且還小的沒譜兒

一看就是沒有福氣的人;在看看丫那張嘴

嘴脣就跟nbsp; 暗黑暗黑的;尤其是一張嘴那一口芝麻粒兒牙

上面滿是煙垢

怎麼看怎麼噁心

就見這孫子翻着丫那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的小眼睛

相當不耐煩的回答道:“你們不是出去了嘛

還不許別人躺一會兒啊



“抽根菸能多長時間

你怎麼那麼困

非得佔別人地方就舒服啊

”我本來就有氣

對方那討人厭的樣子讓我更加生氣了

“我就躺了

你還能拿我怎麼着

”那孫子擡起丫那不規則的腦袋

朝我叫囂着

我用手點指對方說道:“你特麼先把鞋穿上

有點素質好不好



“我就不穿

再說了

我脫鞋晾一晾汗

礙着你們什麼事兒了

”這孫子真是一點道德都沒有

周圍不少憋了很久的乘客

開始用那種鄙視的眼神盯着這孫子

不過就丫這德行的

根本不怕千夫所指

慢騰騰的坐了起來

然後把丫那臭腳就放在座椅下面

絲毫沒有穿上鞋的想法

“行

你等着

”我撂下狠話

轉身朝餐車的方向走去

“你幹嘛去啊

”老曹見狀後

趕緊從身後一把拉住我

生怕我做出不理智的事情來

“沒事兒

你在這兒幫我看着點兒行禮

我去餐車吃口飯就回來

”我轉過身來朝老曹挑了挑眉毛

老曹當即鬆開拉着我的手

因爲這老哥兒太瞭解我了

知道我這兒憋着壞呢

就是猜不到我要怎麼收拾那晾腳的孫子

“那你快去快回啊

”鬆開手後

老曹捂着鼻子回到了座位邊上

而那孫子居然自顧自的唱起歌來

這給老曹跟我氣的啊

就差沒摁住對方暴揍一頓了

來到餐車後

我先找到了送餐的列車員

擺出一副非常痛苦的表情哀求道:“大哥

我這胃腸有毛病 步步驚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