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納悶了半晌,寨子裏突現巨狼,若不是我親眼所見打死我都不信這是真的。在中國雲南的南部竟然還有如此巨大的野狼,如果能讓國家有關部門知道,這個發現足以震驚世界!

我顧不上害怕,好奇心已經佔據了整個心頭,掏出一根自己買的電棒,悄悄地跟了上去。我自己都有點奇怪,怎麼膽子一下子大了這麼多,後來想想估計跟服了醒腦丸有關係。

這個怪物一出寨子就放慢了速度,這使得我能夠悄悄地跟上而不被發現。不知不覺當中,我跟隨它來到一個潭水邊,水域不是很大,隔着水潭甚至能看清對面岸上有好多巨大的身影,無一例外,那些也都是巨狼。

我的天啊,如果這些巨狼攻擊寨子的話,後果之嚴重豈是死幾條人命就能了結的!

我悄悄地躲到一塊大石頭後面,觀察着周圍的情況。那些巨狼很快地久聚集在河的兩岸,約莫估計有三十多頭。看着這羣畜生,我心裏很緊張生怕自己弄出聲響驚動了他們,然後被撕成碎片。就在這時我面前的水潭突然發生了奇妙的變化,原本平靜的水面突然開始冒泡,緊接着整個水面以一種很快的速度在下降,不一會兒就變成了一個大坑,大坑裏赫然有一個大洞。

就在這時,我感覺腦袋被重重一擊,頓時失去了知覺。。。。。。

ahref=.起點中文網.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16977.?16977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請記住:E3更好看(E3GHK),E3小說努力提供最爽快的閱讀體驗! 過了很久,我終於清醒了,揉着依舊疼痛的後腦勺,我站起身四下打量了起來。E3更好看E3GHK。

這是個很大的山洞,兩邊的洞壁上此刻都燃燒着火把,無數的火把將整個洞的上方照的通亮,我看到洞口就在不遠處,外面的月光甚至照進洞口幾步遠的距離,而且隱隱約約還能聽見洞口方向有流水的聲音。

我記不得自己是怎麼到了這裏的,但可以肯定的是自己必須趕緊離開這裏,如果那個將我打昏的人就在附近,即使他不殺我,也不會按什麼好心。

我立刻就向洞口走去,由於腳下依然黑乎乎的一片,只好順着洞壁往外走,一不留神就被一個東西給絆倒了。

顧不上看那是什麼東西,只是馬上從地上爬起來繼續往外走,誰知道我還沒走幾步,竟然又被絆了一下。

我心裏的無名火終於爆發了,姥姥的,本來就夠點背了,走個路還不讓我舒服。

隨手就從洞壁上取下一隻火把,朝剛纔絆我的那個地方照了過去,這時我看到了本人最不願意看到的一幕:

一個早已死了很長時間的人橫躺在那裏,看不出來它是男是女,因爲它的頭顱不知道跑哪裏去了,只剩下一個開始腐爛發臭的軀幹,竟然還保持着下跪的姿勢,身體極度誇張地扭曲着(如果還可以稱作身體的話),彷彿生前遭受過什麼巨大的痛苦。。。。。。

我心裏大駭,既然在這裏看到了死人,那這個洞子一定不怎麼安全,鬧不好有吃人的野獸也說不定,我看我還是趕緊出洞,千萬不能招惹倒不必要的麻煩。

但隨着步子朝洞外緩慢挪動,在火把所能照及到的地方,我所看到的一切都在使我相信自己已經離開了人間,到了閻王爺都不管的修羅地獄:

眼前全是一具具開始腐爛發臭的屍體,而且無一例外跟之前我見到的那具屍體一樣全都保持跪姿,身體都是很誇張地扭曲着。這還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所有的屍體都沒有頭!

而我一個正常的男人,每走一步都必須踩在他們的屍體上,試想一下這是不是世界上最恐怖的事情?至少我認爲是!

腳底發出咯吱咯吱的響聲在這個空曠的洞裏顯得是那麼的讓人不舒服,刺耳之極,彷彿是修羅魔鬼在咀嚼嘴裏殘渣剩肉時發出的聲音。。。。

背上開始突突地往外冒冷汗,我告訴自己要鎮靜,在這種情況下自己嚇自己會出人命的。

我開始儘可能地不往地面上看,到後來索性就閉上眼睛,一手舉着火把,一手摸着洞壁往外走,反正這裏就一條道,沿着洞壁一定就能走出去。

大概走了有十多分鐘之後,我開始感覺到奇怪了。

照理來說,從醒來的地方到洞口也不過百步的距離,但是我走了十多分鐘竟然還是沒有走到頭,這不能不說是個很大的意外。

我不得不睜開眼睛,看到洞口竟然還在我前面不遠處的地方!

我想估計是洞裏的環境影響了我的視覺,可能洞口本身就離我太遠了,我之前沒有看清楚。。。爲了確保不出意外,這次我睜開了眼睛。

但是老天爺似乎給我開了個不大不小的玩笑,明明洞口就在眼前,但是我卻總是永遠跟它差上那麼一點,也就是說我好像永遠也走不去!

我到這個時候才真正地發現這個世界不太平,哥們這算是遇到鬼打牆了!

但我就不信這個邪,反正自己精力還很充足,再多走一會兒也無妨,萬一能走出去亦爲可知。

接下來開始了本人生存史上最痛苦的走路:一邊是腳下數不清的屍體帶給我的精神折磨,一邊是遙遙無期的終點站,如果讓我能夠活着走出去,我願意陪任何一個女人逛一天的商場。

有時候自己折磨自己是件讓人哭笑不得的事情,我不得不承認命運有時候的確是很悲慘的,比如我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我只是一個觀光客而已,來到這裏也僅僅是爲了放鬆心情,尋找創作靈感。雖然遇到一位漂亮姑娘,但是卻是用這麼大的代價換過來的,沒事瞎跑什麼啊,真想抽狠狠地抽自己倆耳光。

不得已我只能停了下來,那個洞口像是長了腿似的,我前進一步它就後退一步,看來是遇到鬼打牆不假!

看着這突如其來的變故,我就像一個被閹割的太監,想使勁卻總是軟弱無力。

恐懼感很快佈滿我的整個神經,我甚至忘記了自己到底是個活人還是個死屍。

當人的精神繃緊到極限的時候,一點風吹草動就能讓他心驚膽戰,而我已經變得非常麻木,即使這些個死屍能有突然從地上站起來,將我一起拖進無盡的虛無,我也不會有一點反應。

然而我終究還是個活人,縱然這樣卻依然死死地攥緊手裏的火把,我要把它當成一個活人,一個可以給我安慰的活人!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我依舊在恐懼和焦慮中接受着煎熬,就在自己的精神力接近崩潰的時候,我似乎聽到了人呼哧呼哧地喘氣聲。

剛開始我以爲自己開始出現幻聽,這很正常,人在高壓之下什麼事情都可能出他的身上。 簾幕卷清霜 外國一個十二歲的男孩因爲看《寂靜嶺》之後精神受到強烈的刺激,甚至殺了自己的親生父母,因爲他認爲他的父母都是魔鬼!

但後來我立馬否定了自己的這種想法,因爲耳朵是真真切切地聽到這呼哧呼哧地喘氣聲,似乎是來自於洞子的深處。

我轉過身去朝裏面望了望,但是什麼也沒看見,可是喘氣聲的確是洞子深處傳過來的,難不成是那個將我打昏的人?

眼看出洞無望,地下又佈滿死屍,在這種情況下,一個活人,即使是一個想要說殺了我的人,我也十分迫切地想要見到。

此刻我才明白,有時候孤獨比什麼都可怕!

思量了少許,我決定朝洞子裏面走去,去同類,即使裏面有修羅惡鬼我也不怕。

沒走多久,我就發現自己離洞口越來越遠,看來鬼打牆在這時候是不起作用的。我順着那個聲音的方向走了不知道多久,突然間就什麼也聽不見了。

我的心突然懸了起來,萬一剛纔的喘氣聲不是人的,又或者他已經成了死人,我該怎麼辦?

猶豫一會兒,終究還是決定繼續走下去,反正都是一個死,不如讓自己死在希望的道路上。

就在我擡腳準備跨過一具屍體的時候,一隻冰冷的手突然抓住了我。。。。。。

ahref=.起點中文網.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16977.?16977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請記住:E3更好看(E3GHK),E3小說努力提供最爽快的閱讀體驗! 死人詐屍了,我心裏咯噔一下,以爲小命就要交代在乎這兒了,但是地底下卻有人開口了:“小鬼,快趴下,屏住呼吸!”

總裁愛吃回頭草 我不知道怎麼地,竟然很聽話地撲倒在死屍堆中,同時將自己的鼻孔和嘴巴捂得嚴嚴實實,死命地閉上眼睛。E3小說.

這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的一瞬間,我突然感覺到洞中深處有東西向我這個方向衝了過來,忍不住偷看了一眼。。。

我的神啊,二三十頭牛犢子似地巨型野狼就站在我的四周,低着頭好像在尋找什麼東西。

它們到底在找什麼,該不會是在找我吧?一想到這我就覺得渾身上下的汗毛都倒豎了起來,竟然不由自主地深吸了一口氣,這本是人的一種很正常的生理反應,但是在這個時候卻成了我最致命的反應。

糟糕!我還沒來得及後悔,站在我身邊的一頭巨狼突然將頭對向我,一雙綠幽幽的眼睛像兩盞勾魂燈,似乎洞穿了我心裏所有的一切。

我心裏暗呼:“吾命休矣!”自己的心已經提到了嗓子眼,我甚至能夠想象得到被撕成碎片的樣子!

可什麼都沒有發生,它只是看了我一眼就又低頭繼續找什麼東西了,我懸着的心總算是擱下了。

但我實在是憋得難受,豆大的汗珠像下雨似的從我身上落下,頭脹到了所謂的生理極限,如果他們再不離開,我只能在呼吸幾口空氣之後再去給閻王爺報道了!

這時我身邊的那隻巨狼突然低吼一聲,以爲它要攻擊我,趕緊將自己蜷縮成一團。

誰知它開始朝洞口跑去,緊接着所有的巨狼都尾隨其後,一眨眼的功夫都跑的無影無蹤。

我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鮮空氣,就像一個癮君子迷戀大煙一樣!等我徹底恢復了正常地呼吸,腦子纔想到剛纔地底下的那個聲音。

很明顯剛纔那個人救了我一命,難道剛纔是他在大口大口地喘氣?我挪動到剛纔那個地方,那裏除了死人什麼都沒有。

我不甘心,忍着恐懼和噁心開始將死人搬到一邊,看看地底下到底有什麼,同時我心裏還默唸着:“各位叔叔阿姨大伯大叔們好,我是迫不得已才冒犯你們的,請多多包涵!”

當我搬走第五具屍體的時候,我看到了剛纔抓我的那隻手,我使勁往上一拉,竟然拽出個人來。

這個人一身黑色夜行衣,甚至還蒙着面,看着奇奇怪怪的。沒等我開口,他到主動說話了:“喂,你救我一次而我救了你兩次,你還欠我一次。”

我見到活人的感覺要比聽他說話好上一萬倍,所以他說的我壓根不去多想。

我倆坐在地上,誰都沒有在說話。

我看到他的右手竟然沒有了,只是在斷手處簡單地用布條包紮了一下,鮮血已經將那裏染得通紅。

蒙面人此刻顯得很鎮定,完全沒有將斷手之痛放在心上,反而將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手裏的一個卷軸上。

倒是我於心不忍,將自己身上的衣服撕下一綹,重新給他包紮了一遍,蒙面人倒是大大方方地坐在那裏讓我給他包紮,末了他對我說了句:“小鬼,放心吧,跟着我絕對能走出這黑龍洞。”

我這才知道自己是在黑龍洞中,只是這個洞子十分詭異,到處都是死屍,而且好像永遠也走不出去。

蒙面人似乎看出了我的擔心,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對我說:“想知道一些關於黑龍洞的傳說嗎?”作爲一個好奇心特重的人,我當然示意他講下去。

“傳說宋朝神宗年間,在皇帝的宮中發生了一件怪事,每天都有人不知不明地死去,而且死的方式無外乎兩種:溺死或者絞死。

宮中傳聞是英宗死去的妃子在作怪,所以皇帝在民間召集所有的能人方士前去降妖除魔,結果沒有一個是成功的。

終於有一天,此事驚動了大宋朝的不世高人,唐朝著名占星學家、風水大師袁天罡曾孫袁洪道。

袁洪道自幼得到父親袁臨谷的真傳,年幼之時便上茅山參天機,得鬼道,儼然一個活神仙,修行百年之後仍是一個清秀書生的摸樣。

他得知此事後便來到皇宮,通過夜觀星象他明白整個事件皆是天意弄人,英宗如妃因爲兒子無故被人淹死,自己被逼自盡,心中冤屈難伸這才作怪害人。

作爲一個大慈大悲的人,袁洪道想成全一下如妃,同時也想使自己功德圓滿,他並沒有打算將如妃打到魂飛魄散,而是跑到淹死如妃兒子的護城河裏將其屍體撈起,用通鬼之術跟閻王借來如妃兒子三天陽壽,將如妃兒子救活。

同時他知道相當朝皇帝宋神宗藏有東晉王羲之的《蘭亭集序》,便同皇帝借來一用。

這《蘭亭集序.》因書法之精妙而通了天道之氣,成了不二的辟邪法寶。

之後他便用宄語,也就是鬼語同如妃交談,並與之達成交易:如妃自願在《蘭亭集序》中修人道,他便將如妃兒子救活。最後如妃答應袁洪道,化身爲一幅人像藏身於書卷之中。

這袁洪道自知如妃兒子只有三天的陽壽,一旦陽壽耗盡便必須到閻王殿前報到,而他跟如妃之間的約定便不再作數,如妃便還可以出來害人。

所以他將如妃兒子身上的一個玉佩度上如妃兒子的氣息,並將這個玉佩給綁在了書軸上,讓如妃誤以爲自己的兒子還沒有死,這樣他們的約定便還可以繼續。”

他揚了揚手裏的卷軸,“這就是《蘭亭集序》,如妃就被藏到了這裏面,但那塊玉佩在我拿到書軸之前卻不見了。”

爲了防止自己死後合約失效再無人能夠降服如妃,袁洪道便帶着《蘭亭集序》遠赴大理國,來到今天的這個洞子,用黑龍吸水的陣法將洞口封住。

同時馴服了當地的神祕部落狼人族,迫使他們用血祭發誓永遠保護這個洞子不被旁人打擾。所以剛纔你看到的那些巨狼其實就是護洞狼人!”

ahref=.起點中文網.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16977.?16977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請記住:E3更好看(E3GHK),E3小說努力提供最爽快的閱讀體驗! “今天在黑龍潭邊我本想趁着潭水消失偷偷的潛入洞中,但是突然看到了你正傻了吧唧地趴在一個大石頭後面,巨狼雖然聽力反應遲鈍,但對人的氣息很敏感,你在那裏大口大口地呼吸遲早暴露你的蹤跡,所以我只好將你打昏藏了起來,然後我用計將它們吸引離去,帶着你進入洞中。E3無彈窗.誰知這個洞子比我想象地要厲害的多,竟然讓你跟我一起着了道。”蒙面人說到這裏突然停了下來,他朝洞口望了望,只見那裏突然多了一個巨大的黑影,他暗道不好,巨狼又折回來了,拉起我就往洞子裏面跑去。我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感覺前面的空間突然變得很大,等真正地到了跟前,我發現自己竟然身處一個很大的溶洞腹地,洞底下是一個很大的地下湖,整個湖面平靜地像一面鏡子,湖水清澈見底,偶爾還能看到湖裏有巨大的黑影遊過。蒙面人示意坐下來休息一下,趁這個機會我讓他把剛纔的故事講完,蒙面人好像不想再多說什麼,他只是跟我說我們身處一個水潭水潭下面的洞裏,因爲虹吸效應跟月亮對潮汐的影響,致使潭水降低,將洞口暴露出來,而我們眼前的的湖水過不了多久就會重新漲高,直到將整個洞子淹沒。

我問他有什麼辦法可以出去,他搖了搖頭,:“除非能趕在湖水淹沒洞子之前走出去,否則我們將會跟外面的那些死人一樣永遠留在這裏,成爲這個黑龍洞的死人護衛。”

那爲什麼剛纔不趕緊出洞呢,反而還要朝洞子裏面跑?我不禁反問道。蒙面人很不耐煩地看着我說:“你是豬腦子啊,憑你我的力量能鬥得過幾十頭巨狼嗎,巨狼不是妖邪,我的手段是沒辦法制伏的,而且它們力大無窮,壽命極長,普通人根本不是對手,剛纔我看到有一隻巨狼折了回來,如果讓它看到我們,我們還能活嗎?他說完就不管我了,自顧自地來回摸索着,想找找看有沒有其他的辦法可以出去。

難捨毒愛:惡魔前夫,放了我 而我聽他說完後感覺自己真的是到了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境地,很是後悔自己的魯莽,就在這時我無意擡頭看了看洞口,這一看差點把我嚇死:一隻巨狼不知道什麼時候就站在洞子的甬道口,一動也不動地看着我。。。。

我剛想大叫,蒙面人早一個鴿子翻身返回到我的身邊,同時用左手從自己的靴子裏拔出一把匕首,丟到我的手裏,他自己則從腰上抽出一把軟劍,橫在胸前,防止巨狼偷襲。而那頭巨狼反而沒有采取什麼行動,雙方就那樣僵持起來。不知道在這種提心吊膽的時間裏過了多久,我的衣服早已經被嚇出的冷汗溼透。本來我就是一個火爆脾氣的人,在這裏竟然讓一個畜生嚇個半死,就算活着出去自己也會看不起自己的,反正都是死,還不如來個乾脆點的,我把心一橫,反手拿着匕首就衝狼奔了過去,蒙面人嚇了一跳,本想攔住我,但是已經來不及了,我已經揮動匕首朝那個畜生的臉上劃去,就在這時讓人驚異的一幕出現了:我眼前哪裏還是什麼巨狼,而是一個美麗的姑娘,確切地說她竟然是迦蘭兒。

我趕忙收住手,不相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迦蘭兒反倒是一臉的慌張,拉起我的手就往外跑,蒙面人似乎感覺到了安全,便跟着一起跑了出去。

在返回的路上我才知道,原來她是巨狼族的後人,每年的這個時候她們都會變成狼人來守護這個黑龍洞,今天他們發現有人闖洞,便進來搜查,誰知那個人很狡猾,她們竟然將人跟丟了,就在她們搜查的過程中她發現了我,她本以爲那個闖洞的人就是我,爲了避免同類發現,她只好假裝發現蹤跡將它們引出洞外,然後才折回來準備將我**去。

我真的對她感激的要命,雖然我們之間只是萍水相逢,但是她卻不顧族規將我們救出,不由自主間我又對她產生了一些好感。

來到剛纔我到過的那個地方,迦蘭兒很輕鬆地就走了出去,而我和蒙面人卻很不幸地再次掉入鬼打牆中。我不知道是不是這鬼打牆只對人起作用,對迦蘭兒這種具有奇特血統的人反而沒有效果,但是不管怎麼樣,我和蒙面人只能靠自己的力量才能走出去,我示意迦蘭兒先到洞外面等着我們,如果其他巨狼又返了回來,就跟我們通風報信,她點了點頭很深情地看了我一眼,便走了出去,不知道怎麼地我心裏竟然也是美滋滋地,甚至忘記了自己還困在洞中。

接下來就是趕緊想辦法出洞了,因爲我看到從洞子裏面傳出了漲潮的聲音,估計用不了多長時間這個洞子就會被水淹沒的。

蒙面人似乎在想什麼,嘴裏一直唸叨着:“黃泉路上結伴走,紙燈籠裏幽冥燈,五丁六甲走死門,不見閻王令難行,雞鳴狗叫陽關啓,未亡者死不叫魂,月事能解鬼打牆,衙門府裏結罡陣。。。。。”

雖然不知道他念叨的這稀奇古怪的東西是幹什麼用的,但是出於好奇,我還是將這些記了下來。

洞子裏面開始灌水了,這預示着如果不能儘快走出去,我們將會永遠被困到這裏,直到死亡。蒙面人這時候似乎有點異常,竟然一動也不動地站在那裏,不管我怎麼喊他,他都毫無反應。

難道他中邪了,這個洞子還真是邪門,就在這時蒙面人突然大哭了起來:“原來你們在這裏,原來你們在這裏,原來你們在這裏。。。。。。”

我一時詫異不已,難道這人真的中邪了?可是過了一會兒他似乎恢復了正常,開始帶着我走一種奇怪的步子,果然沒有過多久我們就神奇般地走到了洞口。

後來他告訴剛纔遇到的根本就不是什麼鬼打牆,而是用死人的屍體佈置了一個奇怪的陣局,叫五丁六甲陣。這個陣局本來是用木樁爲陣眼,按照東方青龍,北方玄武,西方白虎,南方朱雀,中天麒麟的五丁天陣,以及甲子,甲戌,甲申,甲午,甲辰,甲寅的六甲地局以陰陽之氣爲動力,催動陣法的發動,這是個很厲害的陣局,而且早已失傳,尤其以死人爲陣眼,又加上了很大的怨氣,世上根本無人可破。。。。。。

但是我還是聽出了破綻:他說這種陣法早已失傳,世上根本沒有人可以破解,而他怎麼可能走了出來,難不成他不是現代人,而是。。。。。。

16977.?16977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請記住:E3更好看(E3GHK),E3小說努力提供最爽快的閱讀體驗! 不管怎麼說,我們還是趕在洞子被淹沒之前走了出來。 拿QQ幣我趕緊喊迦蘭兒,但是沒有人迴應,我感到事情有點不對勁,又喊了幾聲,突然從四周竄出來許多巨大的黑影迅速將我們倆人圍了起來,這時候我從一隻黑影身後看到了迦蘭兒。

到底怎麼回事?這時一個黑影向我走了過來,是一頭巨狼。快要走到我的跟前時她很自然地化成了人形,我壓根就沒看清她到底是怎麼做到的。但是讓我吃驚的是這頭狼不是別人正是招待我的女主人,也就是迦蘭兒的母親。

她冷冰冰地看着我,良久纔開口:“我真的沒想到你竟然是來闖洞的那個人,我們巨狼族天生就能通過我們的嗅覺判斷你魂靈的好壞,在你進我家門的時候,我從你身上嗅到的是純潔的靈氣,但是你的行爲卻讓我感到很遺憾!”說完她就後退一步,再次幻成狼形對我弓起了背,之後所有的巨狼都開始低吼,準備向我進攻。蒙面人看形勢不對也趕緊做好招架的準備,情形真的十分嚴峻。。。。。。

我個人真是有苦說不出,本來我就沒打算進洞,只是後來的一系列的事情都不是按照我的意願來的,讓我怎麼去解釋,即使解釋了估計也沒人會相信,算了,就讓我死在這裏算了。

這時候迦蘭兒突然跑到我的面前擋住了我,懇求她的母親放過我們。迦蘭兒的母親大吃一驚,她沒想到自己的女兒會去維護一個外人,頓時勃然大怒,上去就給了迦蘭兒幾巴掌,迦蘭兒的清純的小臉上馬上就腫了起來。但是迦蘭兒還是很固執地擋在我的前面,看來她爲了我即使是要跟她的母親作對也在所不惜。我心裏既感動又過意不去,自己一個堂堂男子漢怎麼能讓女人保護呢?我馬上將迦蘭兒藏到了我的身後,衝着她的母親就罵道:“你還是個人嗎,自己的女兒就是這麼對待的嗎,做母親的怎麼能這樣?是不是成了狼就沒人性了。 拿QQ幣。。。。”

我這時完全暴露在迦蘭兒的母親的面前,我也知道她只要一爪子就可以將我結果,但是我還是毫不猶豫地站了出來。

迦蘭兒的母親很奇怪地看着我,她不明白爲什麼一個普通人敢跟自己叫板,難道真的不怕自己將他生吞活剝嗎?我們雙方對視着,過了一會兒,她竟然對着我笑了起來,這種笑是那種很欣慰的笑,好像是有什麼事情讓她感到很滿意。我很奇怪地看着她,她看了迦蘭兒一眼,之後便對我說道:“我會放你們走,但是你必須保證要娶我的女兒爲妻!”我頓時嚇了一跳,不是吧,讓我娶個狼人回家,那萬一有一天我惹她不高興了,她一口將我解決,那可就不值得了。但是看目前的這種情景,我是非得娶她不可了,我再看看迦蘭兒,她正一臉期待的看着我,我暈,敢情這迦蘭兒就見過我一次就愛上我了啊。這母女倆還真夠可以的,這麼快就想把我娶過門了。

迦蘭兒看出了我的猶豫,臉上的期待立刻就成了失落。她的母親見此立刻就低吼一聲,緊接着所有的巨狼都跟着低吼起來,好像修羅吃人前的吶喊,讓人心裏不由地打哆嗦,迦蘭兒趕緊趕緊伏在我的耳朵上說道:“漢家哥哥,你先假裝答應了我娘,之後你脫身了我再求我母親取消這麼親事。”我一聽覺得這個主意不錯,立馬跟她的母親說我同意娶迦蘭兒。。。。

之後黑龍潭再次恢復原樣,我們回到寨子後,所有人都還在熟睡,迦蘭兒告訴我這是因爲他們給每個人都喝了他們苗人特有的**散,能保證十二個時辰之內不會醒過來,而我可能因爲服用過哥哥的醒腦丸,所以纔沒有被迷倒,至於那個蒙面人,他從黑龍潭裏出來之後就不見了。 拿QQ幣

我被帶到迦蘭兒母親的房間,她問我什麼時候娶她的女兒,我推脫自己還小,還沒到法定年齡,只能再過幾年。之後她便要我在這裏住下,直到娶了迦蘭兒之後,我想去哪裏都可以。這下我可就不是推脫了,因爲我真的還要回去上學,最重要的是不回去的後果就是我哥哥一定會鬧個天翻地覆。

迦蘭兒的母親似乎很相信我說的話,也就真的沒再爲難我,讓我回去好好休息。

第二天我跟迦蘭兒道別後,就找了個理由匆匆離開了的那裏,回去之後我立刻就將這件事告訴了我的哥哥,哥哥起初並不相信我說的話,但是之後的一天他把我帶到一個所謂的催眠大師那裏,之後我就將這段記憶忘得乾乾淨淨,直到老孔的出現纔將我這段塵封的記憶重新打開了。

老孔拍了拍我的肩膀,將我從回憶中拖拽了回來。他遞給我一支菸,給我點上,“你總算什麼都想起來了,你哥哥當年估計對你施加了催眠術,讓你把那段記憶給封存了起來。而你中的情蠱就是迦蘭兒的母親對你施法的,所以你纔可以那麼輕鬆地回到中原。不過現在好了,你什麼都想起來了,也不枉費我這麼長時間的循循善誘。”老孔感慨地說道:“你是不知道,爲了找到你我可是費了不少事情,比如爲了僞裝這個房東身份吧,我可是花了好幾十萬將這裏的房子買了下來。”

我心裏驚訝不已:“你怎麼知道我一定會租住在這裏的?”

老孔神祕地一笑:“你是不是老是覺得有人跟蹤你,那個人就是我。 二缺女青年 後來你租房的時候問過許多人,但他們都說房間都已經租完了,對吧?其實是我給他們錢讓他們那麼說的,最後你不得不了來到我的房子前問我有沒有地方出租,這樣你不就是自己跑來找我了嘛,哈哈哈。。。。。’

我現在才發現這個老孔果真是深不可測,估計天大的事情在他這裏也就是小事一樁。我問老孔:“那顏如玉頻頻出入我的房間是怎麼回事?”

他看上去也有點迷惑:“顏如玉去你的房間這事我也有點疑惑,好像他去是爲了保護你的,你身上的情蠱估計就是因爲顏如玉的保護你才能夠多活了幾天。”

這時候我突然想起了什麼,對了那塊玉佩,我記得當年我離開苗寨的時候迦蘭兒送給我一塊玉佩作紀念。對了,我恍然大悟,原來如此,當年迦蘭兒可能是在洞裏無意中撿到一塊遺失的玉佩,而那恰巧就是度有顏如玉兒子氣息的玉佩,之後他送給了我,而你帶着《蘭亭集序》來到這裏,顏如玉感覺到自己兒子的存在,便現身尋找,結果看到了我,錯把我當成了她的兒子,他發現我身上有問題,便每晚都跑到我的房間裏保護我,整件事情應該就是這個樣子。

我把自己的推測給老孔講了一遍,老孔也認可了這樣的事實。這樣我只要將玉佩重新與《蘭亭集序》放在一起,顏如玉就不會再跟我有任何交集了。我頓時興奮起來,這下子我總算把所有的事情都解決了。不對,還有一件事情我還沒問:“那本放在我屋子裏的小冊子是你故意讓我看的吧?”

誰知老孔一臉的疑惑:“什麼小冊子?”我一看這場面立刻就知道這本小冊子老孔是不知道的。所以我就從自己的包裏面將那本小冊子拿給老孔看,老孔看了之後嚇了一跳,我趕忙問什麼情況,老孔指着小冊子很難以置信地對我說;“這裏面的內容竟然是《殤陽祕錄》!”

這老孔果真是看過《殤陽祕錄》的,不然他不會看一眼就知道這裏面是《殤陽祕錄》,所以他的右手被砍掉了。但是誰將這本小冊子放到這個閣樓裏面的呢?

我跟老孔坐在那裏誰也沒再多說一句話,我知道這事的確有點邪乎:我住的這幢樓很有歷史了,保不準這本小冊子就是以前的人留下來的,難不成民國時期有人竟然看過《殤陽祕錄.》?那這個民國時期的人又會是誰呢?他跟老孔家是什麼關係?

我突然想到一點,趕緊問起老孔:“對了,你說凡是看過《殤陽祕錄》的人都必須被砍掉右手,那你的右手是被誰砍掉的呢?而且你這次找我怕不是僅僅爲了幫我喚回記憶和解情蠱的毒這麼簡單吧?你可沒那麼好心的,你到底是出於什麼目的,給我說實話。。。。。”

老孔這才擡起頭來,衝我笑了笑:“不錯,我的確是看過《殤陽祕錄》,而我的右手是我自己砍掉的。。。。

但是你認爲上次苗疆黑龍洞的事那麼簡單就解決了嗎?我爲什麼能走出那個五丁六甲陣?巨狼族在那年你離開的第二天就神祕消失了都是因爲你辜負了迦蘭兒,這個你知道嗎?當年我爲什麼要去那個神祕的黑龍洞,難道僅僅是爲了那副藏有顏如玉的《蘭亭集序》?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最近才發現的。你跟我一樣揹負着一個天大的祕密!”

<ahref=>中文網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a> 我突然笑了起來,這老孔講什麼都跟編故事似的,還說什麼我跟他有共同的祕密,這都是我寫小說常用的段子,鬼才信他說的呢!但是仔細想想,自己最近所遇到的事情各個都稀奇古怪,也不差上這件,保不準我還真是揹負着什麼狗屁祕密哩。E3更好看E3GHK.想到這裏我又是嘿嘿的笑了起來···

老孔看我這麼一副表情,臉上立馬黑了起來:“秦少陽,我知道你到還不相信我,但是等我講完之後,信不信就是你自己的事了!”

我一看老孔跟張飛似的表情,便趕緊擺正態度,認真聽了起來。但是在聽的過程中我卻驚出了一身冷汗,這其中的原委也太邪乎了。

“當年我去黑龍洞,爲的就是青銅古卷《殤陽祕錄》。還記得我給你講的南方孔家的事情嗎?”老孔使勁抽了一口煙,緩緩地從嘴裏吐出一個大煙圈。

“恩,記得。你說他們是山東孔子的後人,盜墓世家,後來所有精壯一夜之間全都消失了,包括孔家家長!”我想起來以前老孔給我講的那些關於南方孔家的事情。

“恩,其實上次我沒給你講完,這其中的緣由估計你永遠都想不到。自殷商以後孔家便有了一部青銅古卷叫《殤陽祕錄》。但是由於記載的文字似乎不存在於世上,所以孔家一直沒能參透這其中的奧祕,直到孔家絕世奇才孔老二的出現才使事情有了轉機。

孔子自幼聰明,而且對文字典籍的興趣達到了癡迷的程度,這使得他很小的時候就能夠很熟練地查看孔家保存的殷商時期的一些古籍。終於有一天他無意中在書簡堆裏的一部古籍殘卷上看到了關於《殤陽祕錄》的一些隱晦的描述,那捲竹簡上甚至還將《殤陽祕錄》上少量的無知文字譯成了同樣神祕的占星文字。

由於孔子對占星文有過一定的,畢竟孔子祖宗就是占星的大家,所以他才窺探出了這本古卷的部分端倪。他發現這本古捲上記錄的不僅僅是一個關於長生的祕密,甚至還隱藏着一個叫做世界終極的曠世之謎。但孔子對這青銅古卷記載的內容的瞭解也僅限於最初的一小部分,而對後面的絕大部分內容便根本無法考證了。”

我聽了自然是吃驚不已,但是我立刻就想到既然那本古籍殘卷上有關於《殤陽祕錄》的記載,那爲何不找個折中的辦法,先去尋找那本古籍的其他殘卷,看看有沒有其他關於《殤陽祕錄》的記載。

想到這裏我便隨口說出了自己的想法。老孔聽了之後點了點頭,繼續說道:“你的想法跟孔聖人的一樣,這《殤陽祕錄》就像憑空出現的一樣,上面的文字根本無從考證,更別提將其完全地弄懂了。所以孔子轉而開始對那捲記載《殤陽祕錄》的古籍殘卷開始了,終於在他孜孜不倦的努力之下了那本古籍殘卷的出處。可是,誰知那本古籍殘卷居然也有它神祕的來歷。

那捲古籍竟然是殷商西伯姬昌之子伯廖所著,歷史上關於伯廖的記錄很少,只是傳說他是殷商王朝的書籍官,在當時的殷商中央政府爲紂王服務。

但是據說這伯廖是個六親不認的人。伯廖的哥哥伯邑考被紂王烹煮了的時候他就站在紂王的身邊,甚至他的父親周文王被囚禁之時他都沒有去看望過一眼。後來他的哥哥周武王姬發號令千百諸侯東進,滅商建周。等要找自己的這位兄弟時,伯廖卻無緣無故地消失了。

至於伯廖所寫的那捲古籍,孔子猜測應該還在殷商舊都,因爲孔家祖宗從殷商都城搬走的時候由於匆忙而沒有將所有的書簡搬完,那部分殘卷應該還留在原地。但是當時殷商早已滅亡了數百年,即使了舊址估計也不會留下什麼了,所以孔子想到當時各國都收藏有那時候的古籍,說不定能剩下的殘卷,所以孔子開始周遊列國······”

“停停停···歷史上說孔子周遊列國是爲了講經佈道,宣傳儒家學說,弘揚“仁政”,怎麼會······?”我感到很驚訝。

老孔看着我老半天才從牙縫裏掰出來幾個字:“歷史是誰寫的?”

我頓時恍然大悟:那是,當時的歷史可不就是孔子和他的門人所寫的嘛。很自然的他是不會將自己真正地目的寫出來的,那麼,照這樣看歷史書上的東西看來是不能全信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