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有大功,可馬提咪也叫我一聲姐姐,現在我的妹妹變成了這樣,我這個做姐姐的總不能胳膊肘往外拐吧。”

於樑連忙乖巧地坐直了自己的身子。

“姐姐。”

很明顯,現在於樑爲了拉林藝聰下水已經不管不顧了。

對面的林藝聰一臉無奈。

“好吧,其實我在家裏等你,也是爲了看看你的認錯態度到底如何,總之你算是過了我的考驗,至於馬提咪那裏到底如何,那可就得你自己使勁兒了。”

於樑連忙乖巧的點頭。

“我當然可以爲你美言幾句,但主要還是在你的身上。”

於樑順勢對着林藝聰伸手比劃了一個OK的手勢。

“這個當然沒問題了,真的太感激你了,林總!”

“你先去休息一下吧,今天晚上在家裏好好睡一覺,明天一早我們再出發,爭取明天能把馬提咪接回來。”

林藝聰說出了這句話之後,就準備出門晨跑去了。

“我去換個衣服,你先休息你的吧,熱水器我也給你打開了,隨時可以洗澡。”

於樑連忙一把拽住了林藝聰的胳膊。

“我說林總啊,人家都說趁熱打鐵,這件事情你可得幫我,咱們今天就走吧,要不我這覺睡也睡不安穩,到時候大不了在馬提咪她們老家休息也行。”

“現在倒是急了,你呀你真是的,之前馬提咪其實已經非常不滿你的很多做法了,但人家姑娘體恤你,而且也不讓我給你通風報信,誰成想這次你竟然這麼過分。”

林藝聰也知道適可而止。

所以說了說之後便準備離開。

於樑回來根本沒有片刻休息,直接就跟林藝聰兩個人踏上了馬提咪的老家之路。

好在林藝聰會開車,所以於樑這傢伙上車後直接一覺就睡到了目的地。

當林藝聰把於樑叫醒的時候。

於樑這傢伙下意識看了看窗外,此時已經是下午了。

而且天色也有點漸晚的感覺。


於樑伸了個懶腰,一下子就舒服了不少。

自己眼前確實是一處小山村,雖然已經快到晚上了,但於樑依舊能夠感覺這裏的風景絕對不錯。

畢竟自己原本就是個戶外主播。

而且來到這裏空氣質量非常不錯。

不遠處的小山村裏升起了幾縷裊裊炊煙,沒想到現在竟然還有人燒柴火做飯。

不過也正是如此,才爲這唯美的景象增添了幾分靜謐和煙火氣息。

兩人的車子直接朝着村裏感覺,村口有不少大爺大媽在聊着天。

車子過來時有不少人都轉頭看着於樑他們,畢竟平日裏在這種山村是沒有車的,估計大家也在思考,到底是哪家的小娃娃回來探親了。

林藝聰將車子停在了那些大媽大爺的身旁。

於樑連忙下車,手裏拎着煙,在場的大爺們每人一根。

不管怎麼說,晚輩還是要懂點規矩的。

果然於樑發過煙之後,對面幾個大爺對他的態度就好了不少,畢竟大家都喜歡有禮貌的晚輩後生。

“孩子,你來是找人的吧?我怎麼看你面這麼生,你應該不是我們村子的人。”

於樑連忙點頭。


“說的是啊,大爺,我來這裏找我的女朋友,我的女朋友叫馬提咪,不知道你們認不認識?”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幾個老人家臉上的表情明顯有些奇怪。

一個個似乎欲言又止的感覺。

於樑又不禁多問了一句。

“怎麼了?你們大家知道馬提咪家裏在哪兒嗎?”

“原來是老馬家的女婿啊!不錯不錯,長得是挺精神的,而且也懂禮貌,提咪前兩天剛回來,你這後腳就追上來了。”

“行了行了,你這老頭子話怎麼這麼多?孩子你一直從這裏往裏走,看到一處大鐵門,那裏就是老馬家了。”

幾個人的目光互相對視了一下,好像於樑說出了馬提咪這三個字之後,大家臉上的表情都挺不自然的。

但於樑也沒有多說什麼,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得自己先過去之後再說。

想到這裏他連連點頭。

“真的謝謝各位了!”

說罷於樑便在前面走,而林藝聰則開車在後面跟着。

“哎喲,你們說這可怎麼辦呀?”

“鬧了半天人家是有男朋友的呀,人家男朋友都已經來了。”

“希望這孩子沒事兒吧?畢竟他不是咱們本地人啊。”

……

身後那些大爺大媽們交談的話語傳入到了於樑的耳朵裏,於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他卻下意識感覺這件事情似乎有點奇怪。

於樑突然之間就站在了原地,也就在這時,林藝聰開車從後面追了過來。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

於樑輕輕搖頭。

“我不知道,但馬提咪應該是有什麼問題,我們兩個人趕緊過去吧。”

林藝聰在車裏對着他伸手比劃了一個OK的手勢。

“你剛剛不是問過路了嗎?你在前面帶路,我在後面跟着你。”

於樑一路走過去,大多數都已經蓋上了磚瓦房。

雖然這裏路不怎麼通,不過這村子蓋的也算還行。

但是大門基本上都是木頭做的,所以於樑一直都在尋找着那家鐵門。

過去了大約沒有幾分鐘左右,於樑一眼就看到了一棟類似於二層小別墅的閣樓。

不得不說這棟樓真的挺漂亮的,而且跟周圍的這些格格不入。

恰巧這棟樓就是大鐵門。

於樑對着林藝聰輕輕點頭,而此時林藝聰也下了車子,將車停在了馬提咪家門口。

由於馬提咪家裏大門是敞開着的,所以兩個人倒也沒有再敲門了。

於樑連忙從後備箱裏拿出了帶給馬提咪父母的禮物。

就算自己再怎麼着急,最起碼人情世故得坐到前邊。

好不容易纔來這麼一趟,而且是第一次見岳父岳母,來不及準備什麼好東西,但多提點營養補品還是沒問題的。 於樑和林藝聰兩個人就這樣一步一步走了進去。

可是當兩個人來到院子裏時,這才聽到了裏面的爭吵聲,確實挺吵鬧的。

聽到這聲音之後,於樑突然之間皺緊了眉頭,下意識轉過頭看着另外一旁的林藝聰。


而此時林藝聰臉色也變了,連忙對着於樑點頭。

“先不要着急,咱們進去看看發生了什麼事情?”

很明顯裏面發生了爭吵,而林藝聰害怕於樑惹事,所以就抓住了於樑的胳膊,兩個人一步一步走了過去。

兩個人來到門口處時,並沒有進去,而是從門縫朝裏面看着。

裏面站着好幾個人,馬提咪和一個年長的中年男子中年婦女站在一起。

這應該就是馬提咪的父母了。

而對面則是站着幾個精神小夥,這些傢伙年紀也不小了。

尤其是打頭的,看起來就是個地痞惡霸,脖子上帶着一塊小拇指粗的大金鍊子,還真TM有點兒村非的感覺。


那傢伙手裏叼着煙,臉上的表情極爲囂張。

“呵呵,怎麼樣了呀?我說老馬叔,差不多點就得了,我爸說過了,只要結婚立馬就送20萬彩禮!我們家在咱們村也是響噹噹的門戶,最起碼配你女兒那是綽綽有餘。”

當他說完了這句話之後,直接一屁股坐在了身後的沙發上。

至於另外幾個小弟則站在了這個地痞惡霸的身後。

所有人都直直盯着馬提咪的父親。

馬提咪的父親很明顯是個老實人,應該是叫老馬的。

對面的老馬皺了皺眉頭。

“我說小東,你不要這樣子好不好?我女兒一直也不在村子裏待,跟你明顯就不是一路人嘛,而且我女兒只是回來幾天而已,你要是再這樣我就報警了。”

身後的馬提咪也是同樣的表情。

對眼前這個小東充滿了厭惡。

“你趕緊離開這裏!這裏是我家,就算全世界的男人死光,我也不會跟你在一起的,我勸你最好還是死了這條心吧!”

對面的小東呵呵一笑。

“我說馬提咪,我覺得咱倆的身世比起來,我應該是綽綽有餘的,呵呵,先不說別的吧,別以爲老子沒在外面混,你不就是個主播嗎?你爸媽應該還不知道主播是什麼意思吧?”

對面的小東就這樣笑呵呵的說完了這句話,臉上的表情充斥着滿滿的調侃之色。

接着他又轉過頭看着馬提咪的父母。

“你們老兩口年紀大了,當然不知道你女兒哪來這麼多錢?我告訴你吧,主播有點太好聽了,這個紙也還有另外一個名字,那就是網絡乞丐!知道在屏幕上搔首弄姿取悅那些男人,然後問男人要錢的那種職業嗎?就是你女兒乾的!”

當對面的小東說完了這句話之後,馬提咪父母臉上的表情瞬間就變了。

於樑第一眼就看到馬提咪的父親絕對是個老實人。

但聽到小東這句話之後,馬提咪的父親終於忍不住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