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感覺到幸福的,可是我想讓你更幸福。”雲哲說道。

“我相信你一定會讓我幸福的,不然的話。我哥也不會把我交給你了。”明言說道。

“ 你說起來倒是真的,你哥知不知道我們兩個人領證啊。”雲哲說道。

“我哥不知道不知道,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我自己要做什麼,我自己的事都是經過深思熟慮的,再說啦我們兩個人過日子,又不是給我哥哥過日子,還需要提前告訴他嗎?怎麼你怕他呀。”明言說道。

“ 我不是怕他,我是怕他阻礙我們結婚,所以還是不讓讓他們知道好了,等我們打完結婚證之後再告訴他,我好不容易把你給追回來,再把你給氣跑了,那可怎麼辦呀,我找誰哭去。”雲哲說道。

“餵你要不要那麼誇張,以前怎麼沒有發現你這麼憂心呀。”明言說道。

“ 這不是憂心這叫愛。”雲哲說道。

“知道你這個叫愛,但是隻有你愛,別人都不是真愛是吧?”明言說道。

“那倒也不是,別人也愛,但是別人那有我的愛多,知道嗎?我愛你勝過愛自己。”雲哲說道。

“如果你真的在旁邊被別人聽到了,別人肯定要拿磚頭拍你。”明言說道。

“我看誰敢拿磚頭拍我,我是誰呀。”雲哲搞怪的說道。

“我當然知道你是誰,你是個人唄!”明言說道。

“還是個男人。”雲哲接着說道。

“你是男人別人一看就知道啦,還需要說嗎。”明言說道。

“別人知道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知道呀。”雲哲說道。

“明言聽到雲哲,這樣說話臉突然羞得通紅。沒想到雲哲越發的不正經。居然大庭廣衆之下就說這種話。

讓自己有個老鼠洞都想鑽下去。

雲哲不由得想着, 都市最强仙尊 ?還是讓雲哲覺得自己太好哄騙了,是不是如果這樣就被雲哲給搞到手了,雲哲是不是覺得自己太不值錢,就不懂得珍惜了呢。

“你以後會怎麼對我呀?”明言說道。

“把你捧在我的手心兒的呀,還能怎麼辦呀。”雲哲說道。

“真的假的我們昨天還在搞矛盾,今天就領結婚證了這速度是不是有點太快了呀。”明言說道。

“不是你想幹嘛呀,你想反悔呀,你剛剛可是說過了。你今天無論如何都得等到拿結婚證的時候才走,你說過的話可不能不算話呀!再說你沒聽人家說嗎?大丈夫說話一言九鼎,駟馬難追你說過了。就不能騙我。”雲哲說道。

重生嬌妻:傅少,生個娃 。”明言說道。

“那也不行,反正是你說就說過了,我今天就賴着你了,你說過的話今天也做不到的話,我就在這兒民政就不走了。”雲哲說道。

“你不走了,人家民政局也不管你飯,難道你這是耍賴是不是?”明言說道。

“是誰先耍賴的是你先提出來反正我不管總之今天必須領了結婚證才能走,不領到結婚證堅決就不能走。尤其是你別想走。”雲哲說道。

由於雲哲剛剛說的話,太過大聲,導致民政局所有的人都扭頭看向他們。還有明言是被威脅的,大家都看着眼前的男人道貌岸然的樣子,還以爲是個什麼正人君子,原來是個這麼霸道男人。所有的人都像明言投去同情的眼光。爲什麼大家會同情明言呢?原來是因爲大家以爲就連結婚名言都是被威脅的。人家不僅多想結婚都被威脅,那以後的日子要怎麼過呀!

女人就是這樣的,看不見別人比他弱。看見別人比他弱了,自己就同情心氾濫了?所以大家都是女的,女人理解女人,既然雲哲說不領證不能回去,又看見明言穿的睡衣,怕是還沒有睡醒就趕過來了,大家都不由自主的給明言讓道。讓明言到最前面,趕快領證回去。

明言看見這兩邊的人都主動給自己讓道,讓自己到的最前面,就不停地給別人點頭,而云哲仍然一副冷冰冰的臉,讓男人看見都害怕?可是有人卻實在看不下去了,對着明言說道。

“小姐你真的準備好了,跟着個男人結婚嗎?看着他怎麼那麼不好對付,你要不要再重新考慮一下。不然將來吃虧的是你,現在家庭暴力還是經常出現呢,要不你再考慮一下。” 對呀對呀,再考慮考慮吧!周圍的人早就想說了,但是礙於雲哲氣場強大都沒有說出來,看見這有男人出頭,願意做那個強頭鳥。那他們都跟着附和着都勸着明言不讓明言嫁給給雲哲,雲哲之前就可生氣了,那臉就是冰,雲哲現在臉像冰山。大家都沒有注意雲哲在生氣,還在那裏七嘴八舌的說着。

“ 夠啦。是我結婚還是你們結婚呀。你們有什麼權利指責別人,還慫恿我老婆不讓我老婆嫁給我?你不讓她嫁給我,誰準備嫁給我,你你還是你呀,是不是要我娶不到媳婦兒你們纔開心啊!”雲哲用手指着周圍的人說道。

大家都被雲哲的這種氣勢給嚇到了,此時全部都鴉雀無聲,哪個女人想嫁給雲哲啊,要看雲哲那暴脾氣。都讓人受不了,更何況要跟他在一起生活一輩子的,所以。大家剛剛還說的非常帶勁,此時全都默默地低下了頭,也不再說話。

“ 就你吧!剛剛你老公還指手畫腳呢?指責別人的生活呢,經過你們這麼一說呢?她肯定不會嫁給我了,要不就你嫁給我吧?她剛說不想嫁給我,可是我也不想娶眼前的這個女人吶,你看穿着睡衣就出來了,一點品味都沒有,所以我不打算娶她了,我現在倒是相中你了,讓你老公把你讓給我,我和你領證,至於你老公和他要不要領證,那是他們的事情。美女你看怎麼樣?”雲哲說道。

“ 你神經病老婆,怎麼能說換就換了。”旁邊的女人說道。

“我怎麼能是神經病呢?如果說神經病也是你老公神經病好不好,我們兩個人說好了來打結婚證,可是你老公三言兩句的挑逗羣衆關係,讓你們七嘴八舌的,勸別人不要結婚,寧拆十座廟不破一樁姻你們不懂嗎?現在好了,說的我老婆不願意嫁給我了。同時我也不想娶了,不過我看你長的挺水靈的,我換你我相中你了,那我娶你吧!”


“那你這個換人的速度也挺快的,你怎麼那麼花心吶。你老婆雖然說穿着睡衣,但是氣質在那裏呀,人長得漂亮。你讓大家說是不是啊!”旁邊的男人說道。

“你說她再有氣質有什麼用,她現在不願意嫁給我了,你們說怎麼辦吧!”雲哲說道。

“ 他不願意嫁給你,關我們什麼事啊!你自己去求他呀。”旁邊的女人說道。

“ 我求也沒有用,還是我們兩個人領證吧!我們兩個人有什麼關係呢?這不一開始就是你老公的錯嗎?別人結婚關她什麼事啊,再說了人家願意怎麼着就怎麼着,總之現在他不願意嫁給我了,我今天肯定要娶一個老婆回家的,因爲父母都知道我今天來領證,如果領不到一個女人回家呢,你說我怎麼辦。你說這事怎麼解決?”雲哲說道。

旁邊的女的和男的聽到雲哲這樣說,又看着雲哲那不肯善罷甘休的架勢,似乎有一種不肯善了的結局。那這要怎麼辦呢?要旁邊的女人嫁給雲哲,旁邊的女人肯定是不同意的。於是旁邊的女人一眼睛瞪瞪地看向自己的男朋友,因爲都是自己的男朋友多嘴,才導致了這樣的局面。

“誰要你多嘴的,這個婚還要怎麼結?不結啦回家。”旁邊的女人說道。

“不能不結婚了。都怪我,我多嘴幹嘛,你等我一下,我把這個事情先解決一下。”女人旁邊的男人說道。

“解決說的好聽怎麼解決,難道讓我嫁給他呀。算了還是不要結婚了,趕快回家在這幹嘛丟人現眼。”旁邊的女人說道。

“別走,別別走寶貝兒,你聽我說就等我十分鐘,十分鐘後馬上就回來,我就給那邊的美女說幾句話。”旁邊的男人說道。

“你還要說幾句話,剛剛就是因爲你做錯了幾句話,才導致了這樣了,尷尬的場面,你現在還要怎樣啊。都說了不結了,趕快回家。你不要面子我還要面子呢。出了這樣的事,你覺得今天結婚,是個不吉利的事情?”旁邊的女人說道。

“大家都在這裏呢,怎麼不吉利呀,你等我十分鐘,就十分鐘,我馬上回來。”旁邊的男人說道。

“旁邊的男人跑到明言跟前,首先對明言鞠躬道歉,怪自己多嘴,又跟明言出主意。讓名言嫁給雲哲旁邊的男人每一句話都是誇雲哲的都是說好聽的,對着名言說雲哲怎麼怎麼好,怎麼怎麼優秀,讓名言不要改變主意,還是要嫁給雲哲。

明言看到旁邊的男人剛剛也是爲自己好,現在都怪雲哲弄了這麼尷尬的場面,旁邊的男人也爲自己倒了,欠了此時的雲哲應該也沒有那麼生氣了,明言點了點頭。因爲本來今天她就是要和雲哲打結婚證的。總之不要因爲這些細節而忽略了自己的要來的目的。

“ 對了,最後再祝你們百年好合事事如意。”旁邊的男人說道。

“ 謝謝!”明言說道

明言聽見旁邊的男人對自己說的這些祝福語,馬上要想到他和你自己的女朋友還鬧着矛盾的,既然今天都是打結婚證,全部都是喜事來的,不要因爲這些小事兒就。破壞了此時的氣氛,於是明言走到那個男旁邊和那男的女朋友跟前,拉着他女朋友的手,明言對着她說道。

“今天都是大喜事,我們也是因爲不打不相識嗎?所以你們兩個人一定要好好的過日子,祝你們也,百年好合。早生貴子!”明言說道。

“你會嫁給他嗎?你不會不嫁了吧!”那男的女朋友對着明言說道。

“爲什麼不嫁啊!必須嫁!因爲能找到這麼優秀的男人是我一生的幸福。”明言說道。

外面的人聽見名言這麼說,都把心放在了肚子裏,但是又想同情名言,這男人不是那麼好惹的主。但是同情歸同情,反正此時經過剛剛的事情,再也沒有人多嘴了。

就在名言和雲哲排到最前面,把證領了以後倆人開始念證詞,當一切流程都辦完的時候。雲哲和明言倆人從裏屋出來了以後,名言還看到大廳裏面還有好多人等着拿結婚證呢?

靈狐妖妃︰邪性鬼帝寵上癮 。”明言說道

“什麼詭異的。”雲哲說道。

“ 就是故意那樣說還讓別人給你道歉結果你從最後面排到了最前面,這麼快拿到了結婚證還不是故意的嗎?”明言說道。

“ 你說的這個打個結婚證我都用陰謀詭計。怎麼,有那麼誇張嗎?我就是略施小計所以就這麼困難的領結婚證了,你再也跑不掉了。雲哲說道。

“ 你看我這個結婚證拍的有多帥。”雲哲繼續說道。

“我拍的就那麼醜。”明言說道。

“誰說的,我看你拍的比你本人還漂亮呢。”雲哲說道。

“雲哲,你說什麼呢想幹嘛呀?剛結婚第一天你就反了天了是不是。”明言說道。

明言說話的聲音特別大。大廳領領結婚證的都扭頭一看,原來不僅跟這男的冷冰冰的臉,這個女的也是一個母老虎刁蠻任性的。大家都看向這一對覺得不一定是誰受誰的氣的夫妻。

“好!皇后娘娘都是奴才錯了,奴才一定竭力所能的讓皇后娘娘幸福。。”雲哲說道。

“你這是學的是太監嗎?”明言說道。

“你非得說太監,那麼難聽,你可以說一個帶刀侍衛。”雲哲繼續說道。

“太監是給不了皇后娘娘幸福的明白,只有皇上才能給皇后娘娘幸福,你說你是個大到太監還是皇上啊!帶刀侍衛好像跟皇后娘娘也是不能在一起呢?”明言說道。

“你剛剛說的對他是給不了皇后娘娘幸福的,所以我是皇上啊你是皇后娘娘,我們兩個是天上一對,地下的一雙,趕快走吧,我餓了。”雲哲說道。

“要吃什麼飯呀?不會又是你做吧,我可不吃你做的飯?”明言說道。

“你現在能不能不要看不起人,好不好?上一次那是失誤,以後我會辦一個廚師好好學習呢,你就等着被我養肥吧!”雲哲說道。

“我纔不要養肥呢,胖了就不好看了。”明言說道

“誰說的胖了?再說胖點摸起來手感好呀!那趕快上車,我帶你去個好地方。雲哲說道。

兩個人不一會來到了西餐廳,這裏的牛排還比較好吃,等吃完飯,兩個人開車雲哲回到家裏面,直接把櫃子裏面的衣服放在行李箱。

“你幹嘛要準備離家出走嗎?”明言說道。

“你也趕快收拾,我帶你現在就去度蜜月去。”雲哲說道。

“度蜜月?要不要這麼急呀?要不要準備兩天再回去啊,今天剛剛結婚,現在都已經很晚了,難道現在就要去嗎?”明言說道。

“現在就去,剛剛我已經訂了兩張飛機票,所以我們趕快準備一下吧!”雲哲說道。

“ 飛機票你自己已經訂啦,你之前怎麼沒有給我說呀。”明言說道。

“跟你說有什麼用呢,肯定說了就不同意呀,不想去什麼之類的。”雲哲說道。

“ 而且這個是我全程都安排好的。所以就原諒我這一次的先斬後奏吧。”雲哲繼續說道。

“那好吧,就聽你一次,我的東西好多呀,你要等我一下的。”明言說道。


“不要帶太多的東西,帶兩件衣服就可以了,到那裏的想要什麼可以再買?”雲哲說道。

結果明言就帶了一個揹包,裏面塞了自己的貼身衣物化妝品護膚品之類的,直接走了連個密碼箱都沒有帶,竟然雲哲,說了到那個地方再買,那就走那個地方再買吧!今天結婚的第一天,由今天開始以後就是自己的新生活了。

“我們要去飛去哪裏呀?遠不遠?”明言問道。

“不是很遠?應該幾個小時就到了,趕快去吧。”雲哲說道。


“不是很遠意思就是你們也不知道有多遠。”明言說道。

“以前只是聽人家說那個名字,說那個國家還挺好玩的,所以我一直都想去,一直沒有時間都在工作。也沒有和合適的人一起去,現在不是我又遇見了你了嗎?我也想到那裏看看,到底有多漂亮。”雲哲說道。

明言也沒有多說,肯定他是新人,所以名言背了個揹包,雲哲開了車把車子扔在了停車場。兩個人踏上了說走就走的旅程,可是讓任何人都想不到的是,那個地方說是幾個小時其實都是騙人的。飛了得有一二十個小時,從下午他們一起飛到大半夜。三點多鐘才下飛機,也就這樣她們結婚當天的夜晚就是所謂的結婚之夜居然是在飛機上度過的。

這些都是名言最不在意的,只要雲哲在身邊就好。

“沒想到結婚之夜居然是在。飛機上度過的,人家都說春宵一刻值千金。我這個不僅是千金還是萬金呢。”雲哲說道。

“你在那裏碎碎念什麼。”明言說道。

“沒說什麼呀!”雲哲說道。

“ 沒說什麼。”明言說道。

“好吧,我老實交代因爲昨天不是我們的結婚之夜嗎?可是沒想到結婚之夜居然是在飛機上度過的。我知道你不在意,可是我心裏面總覺得不是滋味。”雲哲說道。

“我知道你是怎麼想的了。你不就是想…………偷偷的看明言的雲哲也就立馬懂得明言的意思了。

“親愛的老婆大人,今天的說走就走的旅程滿意不滿意。”雲哲說道。

“ 滿意是滿意,就是缺少的什麼。”明言說道。

“ 缺少什麼呀,你告訴我,我都給你準備。”雲哲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