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睜大眼睛看着何苗,對他的話有些牴觸情緒。

司令員鄭重也看出來了,我對政委的話有些不滿,他打了個圓場,說道:“雖然瑪麗爲我們輸送了情報,但她還是我們的敵人,商部長已經做出了明確的指示,要儘量抓住她。如果不能活捉,也要給予擊斃。你爲什麼不執行命令?”

不得不說,司令員刺中了我的軟肋。一下子指出了問題的關鍵。

我用顫抖的聲音回答:“我我下不了手!”

我的話,讓他們覺得意外。

在三位將軍的心中,7308無所不能,是十足的戰場殺手。只要7308出馬,沒有什麼擺不平的。

現在,一個7308的老兵,7308的頭兒,居然說出這麼優柔寡斷、難以決斷的原因,的的確確讓他們意外。

一直以來,7308是以鐵血冷漠的面目見人的。在很多人的心目中,7308是鋼鐵般的戰士,沒有冷暖,沒有感情,只要上戰場,就會對敵人出重手。&;&;無論是誰,只要遇到7308,那就是他的噩夢。

現在這個噩夢被打破。

7308還是有人性光環的,特別是我,居然在戰場上親手放走了敵人。

作爲上級領導,這個回答不能被接受。

鄭重對我的解釋很生氣,他大聲吼道:“就因爲她是林小如,是你的前妻,所以你放走了她,是嗎?”

我面紅耳赤地點頭,回答道:“是!請首長狠狠處理我!”

“沒有其它的原因?”

我使勁的搖頭。“沒有!”

“你再想想。”

“不用想了,首長,我犯下嚴重的錯誤,我請求首長嚴厲處罰我,以正軍威!”

我的話激怒了鄭重。他咆哮道:“好哇,你這個老鬼,別以爲我治不了你。就因爲林小如跟你有過一段婚姻史,你就放走了她。難道你不知道她是我們的敵人?她跟你結婚,是利用你,目的是爲蒐集我們的情報,到現在你還執迷不悟,袒護着她。你是特種兵大隊的大隊長,是7308的隊長,你知道不知道,你這樣很危險。你叫我們說你什麼好了呢?不提你是大隊長,就單單拿你是7308的隊員,也不能這樣糊塗。敵人就是敵人,敵人爲了搞破壞,什麼手段不能使出?你作爲一個老兵,打過那麼多殘酷的大仗,還沒意識到戰場上無所不用其極?那是什麼花招都能使出來的。我要警告你,必須弄明白自己的立場,你是在爲什麼軍隊什麼國家服務?你所做的一切是爲了誰?”

司令員的話像炮彈一樣擊中我的心臟。我含着熱淚回答:“我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的一員,我所做的一切是爲了國家安全。我是在爲人民服務。首長,這樣的誓言一直在我心中,我從來不敢忘記。至於爲什麼要放走瑪麗,放走林小如,我現在心裏一團糟,也說不出一個準確的原因。請您相信我,我並未放棄軍人的信仰,也沒有變質。放走瑪麗,我遲早會有個理由告訴你們。戰場上的事情,很多說不清道不明,我是憑感覺這麼做的。等再過一段時間,我再向你們詳細彙報好嗎?” 552 一往無前

??&:一往無前

獵鷹在我的勸說下,終於消停了。不再堅持自己的想法。

既然殘酷的事實已經發生,我們就得學會接受。就得努力克服困難。他答應我,要好好看管部隊,努力多打幾個大勝仗。而我也答應他,好好活着,好好工作,努力改過自新,如果部隊有什麼困難,或者他有什麼不懂的,可以隨時跟我取得聯繫。

一句話:人雖走,但心沒有走。

重新登上越野車,將獵鷹遠遠扔到後面,我的心空蕩蕩的。

駕着越野車一路向西,我不斷地思考那個問題。

放林小如走,到底是不是正確的?

我覺得是正確的。

自瑪麗以林小如的身份潛伏到我身邊,跨國犯罪集團跟我軍的對峙就不可避免。

在這之前,梅子嫂在國外跳樓自殺,高原雪山那一組壯烈犧牲,還有西北風那一組損失慘重。

還有駱駝的死,至今沒找到原因。

猴子石虎的死,乃至20個戰友在T國執行春雷計劃時,長眠於梅花山莊東側。

最近又有左梅左桃犧牲在阿巴尼亞。

背後還有周政委的死,飛鷹的癡呆。無不說明,在跟敵對分子的鬥爭中,我們付出了昂貴的代價。

代價既然付出了,那麼就必須有成效。

從最近幾個戰例來看,我們已經穩住了陣腳。正由被動變爲主動,正在主動出擊,也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如果沒猜錯的話,犯罪集團內部受到我們高強度的衝擊,正產生明顯的分歧。林小如送出情報,可以看出這一點。

林小如泄露出黑蜂的行蹤,黑蜂沒有出現,相反是林小如出現在我們的埋伏圈。這說明什麼?說明犯罪集團內部出現了重大的變化。至於變化是什麼,這需要我們的情報人員去核實,去調查,去搜集。

事實上,商隱已經派人去了W國。

這個人不是別人,是周嫺。

周嫺這次之行十分重大,主要任務是設法取得跟刀疤的聯繫。一直以爲,我們並不瞭解黑蜂集團。現在有個刀疤,我們自然不願意放手。

如果掌握了黑蜂的行蹤,摸清了他們內部的組織結構,將給我們打擊黑蜂集團帶來許多便利。

古語有云: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只要掌握了黑蜂的內部結構及行蹤,摧毀這個敵對集團是非常有可能的。

我們一直在做這樣的努力。

商隱對周嫺並不滿意。他已經得知了C軍區對我的處理意見。我放走林小如是周嫺彙報給上級的。

商隱略爲調查,就知道了周嫺是幕後推手。他十分惱怒,作爲毒蜂行動的指揮官,他比C軍區的首長更瞭解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他認爲,我這樣做了有自己的原因。特別是在缺乏情報支援的條件下,要爭取犯罪集團每一個線人。

既然是瑪麗,又如何?

只要她能被我們所用,我們就要重視她。況且,她已經爲我們傳遞了重要的情報。

雖然情報不準確,倒險些把她抓住了。

但更讓商隱覺得林小如的可貴。

這背後肯定有其它的原因,不然不會這樣。

商隱惱怒周嫺,是因爲她把事情搞砸了。

商隱認爲,如果不是周嫺,我放走林小如的事就沒有其它人知道。那麼,我就可以利用林小如這根線,挖出黑蜂集團內部的祕密。起碼可以跟敵人展開周旋,在混亂中尋找戰機。

周嫺把這個事彙報給上級。上級又對我進行嚴厲的懲罰。這一下,部隊很多人都知道了。那麼繼續將計就計,就有泄露的風險。因爲我們不知道敵人潛伏在何方?或許就在我們身邊。所以,這個計劃只能選擇破產。

商隱原本是派另一個軍人去W國的。是烏衣婷推薦了周嫺。他一聽是周嫺,馬上給否決了。

“不行不行,這個兵不合適。”

當時商隱在省城,跟C軍區參謀長陸劍飛商量如何彌補事後的麻煩。陸劍飛埋怨他當時不接電話,如果商隱接電話,說不定軍區就不會這麼懲罰我。而商隱則批評C軍區做事太急躁,缺乏周全的考慮。

爭吵一番後,兩個人心平氣和達成一系列協議。

陸劍飛走後,一箇中年女人大刺刺闖進了招待所,出現在商隱的面前。

“你是不是要派人去W國?”這是烏衣婷見商部長的第一句話。

“你怎麼知道?”商隱驚愕地問道。

烏衣婷冷冷地回答。“沒有我不知道的。”

商隱選擇了沉默。

的確,在烏衣婷面前,保守一點祕密太可笑了。烏衣婷是他的老師,神出鬼沒,無影無蹤,手段高明,只要她想知道的,沒有辦不到。

他這點祕密在烏衣婷面前,根本不是什麼祕密。

商隱如實相告:“前段時間的打擊任務已經完成,接下的任務很艱難。必須搞清楚黑蜂的內部機構,查清他們的行蹤,才能順藤摸瓜,一舉殲滅他。現在有個問題,我們缺乏對敵人的掌握,原來的線索差不多都斷了。本來,有一些突破,結果事情突然發生了變化,讓這些突破無疾而終,所以,我決定派一個人,試圖挽回損失。”

“你想跟刀疤取得聯繫?”烏衣婷單刀直入。

“是的!我一直想跟他取得聯繫。老鬼查清楚了他的背景,他是可靠的,現在關鍵的是,怎麼安全地跟他取得聯繫,拿回我們想要的情報。前提是,不得暴露他。”

“我向你推薦一個人,他很合適。”

“是誰?”

“周嫺!”

“不行不行,這個兵不合適。”商隱一聽,急的跳了起來。

烏衣婷一動不動,冷冷的看着商隱,慢慢問道:“有什麼不合適?”

商隱說:“這個兵太急躁,沉不住氣。 霸愛首席寵嬌妻 缺乏團隊精神,去W國,是單槍匹馬,如果失敗,那是我們不能承受的。由於事關重大,所以我不得不對你說,她不合適。”

“噗嗤!”烏衣婷笑了。她說道:“你在怪她把事情搞砸了,是嗎?”

“對,她把事情搞砸了,這不是第一次了,這次,後果很嚴重,在最關鍵的時候,她讓事情一團糟!”

“但是,她沒有做錯什麼,她只是出於一個軍人的本質,做出了正確的選擇。“

“但是,在我們這個行當,每做一個決定,都跟慣例格格不入,不出其不意深思熟慮,敵人會更加摸清我們的意圖。所以,我們選擇的時候,要果斷,隱蔽。很遺憾,她把我們的計劃打亂了。“

“這個計劃,老鬼跟你彙報沒有?”

“還沒來得及。”

“那周嫺也沒什麼錯。是你們滯後。”

“戰場變化稍縱即逝,哪裏來得及彙報?”

“好了好了,我不想跟你吵。我只是建議你,讓周嫺去W國。她需要這次磨練,如果她能完成這次任務,那對她的軍旅生涯是至關重要的。別忘了,當初是你帶她來的。”

“讓我想想。“商隱低下頭,陷入思索之中。 553 妞去w國

烏衣婷不愧爲軍情界的教主。幾乎沒費多少口舌,就說服了商隱。

她說:“很多事情都要一分爲二看,好事說不定就是壞事,而壞事,說不定就是好事。比如,在老鬼問題上,讓他受受磨練,這對我們今後的工作很重要。”

一開始,商隱是不贊同的。他反問道:“難道老鬼經受的磨練還太少?我們的時間不多了,敵人如果在下次動手,我們缺乏一個核心人物帶隊,這對我們的工作是一場災難!”

烏衣婷笑道:“你別急,聽我把話說完。瑪麗跟老鬼之間的感情糾葛,這在衆人面前,是公開的祕密。我們的部隊全知道,那麼犯罪集團內部也知道。你想想,爲什麼瑪麗送出重要的情報,泄露了黑蜂的行蹤,黑蜂卻沒有來呢?倒是瑪麗來了。這說明什麼?”

“說明黑蜂已經聞到可疑的氣味,及時做了調整。這個問題,我已經想到了。當7308把戰場上的目標說過我聽時,第一時間,我就想到不簡單。瑪麗既然把行動的時間告訴給我們,爲什麼又出現在那裏?她沒有這麼愚蠢。可以想象,他們內部發生了什麼。肯定是黑蜂逼迫瑪麗來到T國,代替他行動。”

“你想過,瑪麗以後會遇到什麼?”

商隱想了想,說道:“瑪麗會遇到麻煩。他們內部會發生變化。”

“那麼你站在哪一邊呢?是希望黑蜂除掉瑪麗,還是希望瑪麗站穩腳跟?”

“當然希望瑪麗能站穩腳跟。起碼,在老鬼這條線上,瑪麗是向着老鬼的。現在我就擔憂,7308如果沒有老鬼,瑪麗的態度會發生巨大的改變。”

“難道這不是機會嗎?”

烏衣婷冷冷地看着商隱。

“哎呀,我怎麼沒想到這個?敵人內部產生劇烈變動的時候,就是我們千載難逢的機會!” 惡魔總裁腹黑妻 商隱拍拍自己的後腦勺說道。

“你沒有我想象中的愚蠢。這就是我說好事也是壞事、壞事也是好事的原因。藉助敵人的情報系統,把老鬼受罰的消息傳出去,敵人內部會產生激烈動盪。說不定有異動,只要加強監控,提高戰備級別就能解決問題。現在我該說說核心問題,我爲什麼要把周嫺推到前線去。一直以來,我認爲7308缺乏情報支援,雖然我們12部最了最細緻的工作,但是因爲內部原因,缺乏靈活應變的手段,比如這次,如果7308有自己的情報系統,就不會出現這些誤會。周嫺是你交給我的兵,是作爲7308後備的軍情人員託付給我。現在你反悔了,我卻沒有。周嫺有得天獨厚的優勢,首先,他跟老鬼之間存在某種約定。未來,他們可以達成相當高的默契。二是,現在的周嫺已經是不是原來的周嫺,她經過殘酷戰場的磨練,如果把她放在特殊戰線上鍛鍊鍛鍊,未來,她可以給7308更好的幫助。所以,這次任務派周嫺去,是最合適的,我已經把犯罪集團的基本情況全給她說了,她正在做充足的準備,只要你下命令,她立馬可以去W國。”

面對烏衣婷的建議,商隱答應了。

出國之前,周嫺做足了準備。她化妝成商人,去W國,是參加DFSG公司的產品發佈會。

用了一天的時間,周嫺消除了身上全部的軍人符號。燙了頭髮,將原來直直的頭髮燙成大波浪型。烏黑的頭髮全變樣。一半是紅色的,一半是綠色的。如果不細看,根本發現不出來她是周嫺。

出國之前,商隱找周嫺談話。

在部長面前,周嫺顯得忐忑不安。

畢竟,這是她第二次告發我。

據周嫺透露,她一直在懺悔之中。她認爲,她把事情搞砸了。

不過,她所認爲的把事情搞砸了,不是指工作,而是指她與我之間的感情。

本來,我已經向她承諾過,只要閒下來,我就跟她結婚。現在,她告發了我,而我,從大校軍銜降爲中尉士兵,她覺得是自己的過錯。

這個變化,商隱很清楚。

商隱覺得,有必要跟她談談。她是軍人,必須堅決執行上級的命令。要嚴格遵守紀律,該管的事情要管好,不該管的事情,就不該過問。

她身上有個老毛病,只要涉及感情上的事情,就糾纏不清。就分不清孰輕孰重。

商隱在軍區招待所找到了周嫺。

當時周嫺正對着大鏡子打量自己。

商部長進來時悄無聲息。周嫺從鏡子裏,發現了身後站着一箇中年男人。這個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休閒服。

周嫺立即摸出手槍,轉身,想瞄準中年男人。剛一轉身,雙臂就被中年男人控制住了。

手槍被商部長劈手奪下。

商隱厲聲吼道:“你不該掏槍,而是應該憑藉女人的身份掩護自己。你現在是個商人,是以賺錢爲職業,而不是殺人。你這麼一來,豈不暴露了自己?”

周嫺的手槍被商隱沒收。

商隱告誡周嫺:“一個真正的軍情人員,是不用槍的。在情報界,有許多東西比槍方便,能殺人於無形!難道,烏處長沒告訴過你嗎?”

周嫺羞得滿臉通紅。她吞吞吐吐地回答:“我習慣了,把情報界當成真正的戰場!”

商隱冷笑一聲說道:“隱祕戰線,比真正的戰場還要殘酷,還要殘忍。 你連這點準備都沒有,還怎麼能去W國?”

周嫺連忙說:“我改,我立即就改。”

商隱嚴肅地說道:“你有個老毛病,總是自以爲是。你在老鬼身上,傾注了太多的精力。這會害了他,也會害了你。從現在開始,我要提醒你,你想當一個稱職的軍人,還是個情報人員,就必須謹慎小心,時時刻刻記住自己的職責,得懂得保護自己,遇到事情,須三思而後行,不要莽撞,讓事情一團糟。在W國,你是孤身一人,沒有隊友,沒有上級,遇到危險,你得自己化解。不僅僅要克服周圍的危險,你還得完成任務。本來,這次去W國,是輪不到你上的,是烏處長執意讓你上。你在老鬼那邊,捅了一個巨大的窟窿,爲了修補這個窟窿,我們很多事情要重新來做。現在給你這次上前線的機會,就是讓你改過自新,以戰功挽回這次的損失。你是周政委的女兒,在很多方面,是看在周政委的面子上,不計較得失。我希望你嚴格牢記,你是個軍人。如果再在感情上惹出大亂子,我絕不會繞你!這次任務完不成,你就準備轉業吧?我們部隊留不下你!”

商隱的一席話,震驚了周嫺。

她怎麼也沒想到,事情竟然這麼嚴重。

她比原來更後悔了。千不該萬不該,把我放走林小如的事捅到軍區來。;"; 554 尋找目標

烏衣婷不愧爲軍情界的教主。幾乎沒費多少口舌,就說服了商隱。

她說:“很多事情都要一分爲二看,好事說不定就是壞事,而壞事,說不定就是好事。 超級全能學生 比如,在老鬼問題上,讓他受受磨練,這對我們今後的工作很重要。”

一開始,商隱是不贊同的。他反問道:“難道老鬼經受的磨練還太少?我們的時間不多了,敵人如果在下次動手,我們缺乏一個核心人物帶隊,這對我們的工作是一場災難!”

烏衣婷笑道:“你別急,聽我把話說完。瑪麗跟老鬼之間的感情糾葛,這在衆人面前,是公開的祕密。我們的部隊全知道,那麼犯罪集團內部也知道。你想想,爲什麼瑪麗送出重要的情報,泄露了黑蜂的行蹤,黑蜂卻沒有來呢?倒是瑪麗來了。這說明什麼?”

“說明黑蜂已經聞到可疑的氣味,及時做了調整。這個問題,我已經想到了。當7308把戰場上的目標說過我聽時,第一時間,我就想到不簡單。瑪麗既然把行動的時間告訴給我們,爲什麼又出現在那裏?她沒有這麼愚蠢。可以想象,他們內部發生了什麼。肯定是黑蜂逼迫瑪麗來到T國,代替他行動。”

“你想過,瑪麗以後會遇到什麼?”

商隱想了想,說道:“瑪麗會遇到麻煩。他們內部會發生變化。”

“那麼你站在哪一邊呢?是希望黑蜂除掉瑪麗,還是希望瑪麗站穩腳跟?”

“當然希望瑪麗能站穩腳跟。起碼,在老鬼這條線上,瑪麗是向着老鬼的。現在我就擔憂,7308如果沒有老鬼,瑪麗的態度會發生巨大的改變。”

久違了,沐叔叔 “難道這不是機會嗎?”

烏衣婷冷冷地看着商隱。

“哎呀,我怎麼沒想到這個?敵人內部產生劇烈變動的時候,就是我們千載難逢的機會!”商隱拍拍自己的後腦勺說道。

“你沒有我想象中的愚蠢。這就是我說好事也是壞事、壞事也是好事的原因。藉助敵人的情報系統,把老鬼受罰的消息傳出去,敵人內部會產生激烈動盪。說不定有異動,只要加強監控,提高戰備級別就能解決問題。現在我該說說核心問題,我爲什麼要把周嫺推到前線去。一直以來,我認爲7308缺乏情報支援,雖然我們12部最了最細緻的工作,但是因爲內部原因,缺乏靈活應變的手段,比如這次,如果7308有自己的情報系統,就不會出現這些誤會。周嫺是你交給我的兵,是作爲7308後備的軍情人員託付給我。現在你反悔了,我卻沒有。周嫺有得天獨厚的優勢,首先,他跟老鬼之間存在某種約定。未來,他們可以達成相當高的默契。二是,現在的周嫺已經是不是原來的周嫺,她經過殘酷戰場的磨練,如果把她放在特殊戰線上鍛鍊鍛鍊,未來,她可以給7308更好的幫助。所以,這次任務派周嫺去,是最合適的,我已經把犯罪集團的基本情況全給她說了,她正在做充足的準備,只要你下命令,她立馬可以去W國。”

面對烏衣婷的建議,商隱答應了。

出國之前,周嫺做足了準備。她化妝成商人,去W國,是參加DFSG公司的產品發佈會。

用了一天的時間,周嫺消除了身上全部的軍人符號。燙了頭髮,將原來直直的頭髮燙成大波浪型。烏黑的頭髮全變樣。一半是紅色的,一半是綠色的。如果不細看,根本發現不出來她是周嫺。

出國之前,商隱找周嫺談話。

在部長面前,周嫺顯得忐忑不安。

畢竟,這是她第二次告發我。

據周嫺透露,她一直在懺悔之中。她認爲,她把事情搞砸了。

不過,她所認爲的把事情搞砸了,不是指工作,而是指她與我之間的感情。

本來,我已經向她承諾過,只要閒下來,我就跟她結婚。現在,她告發了我,而我,從大校軍銜降爲中尉士兵,她覺得是自己的過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