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操,差點忘記這裡是藍怒大陸,不是紅極大陸,在這裡被人家認出天老的招式,陸方絕對會死無葬生之地,因為之前天老吩咐過陸方,在藍怒大陸里,絕對不能透露出他的消息,更不能展露人任何的招式。

剛才陸方也是一時頭腦發懵,想到了這一招,才會用出這一招的攻擊,害得龍凌菲看出了些什麼,陸方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你告訴我,你是否和當初那強者有一定的關係?」

看著陸方那極其平淡的表情,龍凌菲堅定了心中的想法,從剛才到現在,她一直在注意陸方的情況,一般人聽到這樣的話,一定會為之而驚訝,如果是冤枉的話,會更莫名其妙。

重生漁家女 反觀陸方,表情十分平淡,一看就知道這件事肯定和他有關係。

陸方沒有回答龍凌菲的話,眼神躲躲閃閃的,真的有一種惹火上身的感覺。

「如果你不把這件事告訴我,我就把這件事說出去,到時人眾皆知,下場可想而知,在藍怒大陸里,只要是飛升到證道大陸,他們留下來的東西全都是至寶,我並不是想要你這一招式,只是想了解一些事情罷了,你又何必苦苦掩蓋呢?」

許是察覺到了陸方的心思,龍凌菲開口解釋,語氣中帶著濃濃的真誠,她對這招式並不是很感興趣,感興趣的不過是這招式的來源罷了。

這藍怒大陸里,已經很多年的時間,沒有任何一個人能擁有實力進入證道大陸了,偏偏在十多年前有一個絕世強者,憑藉自己的實力得到了前往證道大陸的資格。

在他前往證道大陸的前一天,出手打敗了被稱作為藍怒大陸里最強的一個強者,那一站驚天動地的,成為了流傳下來的神話。

那時的龍凌菲不過是幾歲,但這一幕卻時時刻刻在她心中。

「大姐,我真的搞不懂你給我說的是什麼,我剛才的那一招完全是我自己研究出來的,如果你不相信的話,我也沒有辦法。」

無奈之下,陸方只能繼續開口忽悠。

龍凌菲眉宇之間露出了一絲怒色:「陸方,我好心好意的和你在這裡聊,也不是逼你,不過是想了解一下這一招是否和那強者有關,你只需要告訴我,這一招從何而來就可以,我對你這一招並沒有任何的想法,你滿意了嗎?」

「滿意滿意,我滿意可以了吧,我確確實實的告訴你,這一招和你說什麼的強者沒有任何關係,是我無意中得到的,只是有一點點的殘卷而已,所以我只能學到一點點的皮毛。」

以陸方的能力,很快就反應了過來,臉上儘是無奈之色,不知道的,定會因此而相信陸方,連龍凌菲眼中也露出了一絲疑惑,最後還是選擇了相信。

「你確定是你在無意之中得來的,並不是那位強者的弟子之類?」

聞言,陸方心中一驚,不過表情還是沒變:「大姐,我都說了,我和你口中說的那位強者根本沒有任何關係,更沒有任何接觸,我甚至連這個人是誰都不知道,又怎麼可能是他的弟子。」

陸方的表情很真摯,把龍凌菲給說服了。

「好吧,既然這樣,我就暫且相信你,你最好不要騙我,不然你會死的很慘。」

聽到陸方不停在這裡苦著臉解釋,龍凌菲最終只能選擇相信,讓陸方暗暗鬆了一口氣,不管怎麼說,只要忽悠了過去,就可以搞定了。

「接下來你小心一點,沒什麼事我就先走了。」

龍凌菲好像非常的失望,留下這麼一句后徑直離開了。

陸方才真正的放下心來,剛才差點就被龍凌菲給認出來了,之前天老可是交代過他,無論如何也不能把他給供出來,陸方根本不知道龍凌菲口中那位強者到底是誰,也不知和天老有沒有關係,但不管怎麼說,陸方是絕對不會把天老泄露出來的,以免招來殺身之禍。

經過這一次的事件,陸方設了一定的決心,以後對於天老的事情絕對不能隨意亮出,這樣會給天老帶來巨大的麻煩。

懷著這樣的心,陸方緩緩回到了宿舍里,葉飛還是如平常一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似乎對一切都不上心,陸方也沒有搭理葉飛,獨自回到了自己的床位上,繼續修鍊,雖然今天的課已經結束了,不過修鍊一天也不能停下來。

宿舍陷入了一片安靜中,能聽到的就只有輕輕的呼吸聲。

外面卻在這時響起一陣陣腳步聲,肯定是有人快步的往這邊趕了過來,引來了陸方的疑惑,才剛結束剛才的戰鬥不到半個小時,又會有誰過來搞事情?

想到這裡,陸方停下了修鍊,隨後目光緊緊的盯住宿舍門口。

出乎陸方的意料,腳步到了院子門口的時候就停了下來。

「陸方,你給我出來。」

一個略帶憤怒的聲音響起,讓陸方臉色一凝,從這聲音中他也能聽得出來,這個人是之前被他教訓一頓的寧如哲。

這傢伙竟如此冥頑不靈?

才剛向我低頭道歉,現在又過來找麻煩了是吧?

陸方心中一陣冷笑,若是之前他的實力,定會害怕寧如哲的攻擊,現在他的實力到了煉嬰中期,對上寧如哲的時候一點也不虛,除非他動用了那把藏在身體里的頂級武器,不然的話,陸方絕對不會怕他的。

如果說到拚命的話,陸方也不怕,雖說他身體里藏著一把極品武器,可陸方又何嘗沒有?不過陸方一直非常疑惑,血龍星劍到底屬於什麼級別的武器。

最近他才知道武器榜這樣的一個說法,如果血龍星劍上榜的話,排名會在多少?

眼下不是想這些的時候,寧如哲已經站在門口叫囂了,陸方能做的就只有走出去看看寧如哲又想耍什麼樣的花樣。

陸方走出宿舍來到院子的時候,發現寧如哲一臉不服氣的站在院子,目光狠狠的盯著陸方,就好像在看什麼大仇人一樣。

「我說寧如哲,你這人的腦子是不是有點秀逗了?才剛給我低頭道歉,轉頭還敢過來叫囂,難道剛才給你的侮辱還不夠?」

陸方是真的被氣樂了,遇到麻煩的時候自然不怕,但像這種小麻煩,遇多了也會煩躁,陸方正是屬於這種情況,在他眼中寧如哲已經不再配當他的對手了,對於寧如哲,他已經徹底失去了耐心。

「陸方,少給我在這裡說這些沒用的事情,你以為老子願意過來找你?要不是唐導師讓我過來叫你出去,我也懶得過來。」

出乎陸方的意料,寧如哲並不是過來尋仇的,臉上充滿了不願意很明顯,他是充當跑腿出現在這裡。

唐導師??

唐艷夢?

要是寧如哲不提起唐艷夢的話,陸方還真沒想起有這麼一個人物,之前唐艷夢找他過去商量過一些事情,也向他提出了要合作的想法。

但那也是這之後的事情,從那次的事情之後,陸方再也沒有見過唐艷夢,眼下唐艷夢突然找上陸方,定是有什麼事情。

「好吧,那你還站在這裡幹嘛?還不趕緊帶我過去?真不知道你這是什麼反應。」

陸方的嘴巴就是這樣,如果你得罪他了,他會毫不猶豫的踩扁你,這番話讓寧如哲氣炸了,只是也不敢說什麼,只能氣呼呼的冷哼了一聲之後,轉身帶著陸方走了出去。

院子的外面,唐艷夢帶著一幫學生靜靜站在門口,臉上總是帶著一絲嫵媚的笑容。

這嫵媚的笑容,也不知迷倒了多少男學生,連陸方都為之而動容。

「陸方,好久沒見,你也是挺沒良心的,自從上次見了一次之後,你就再也沒有找過我,若不是我有事情要找你,你是不是準備把我給忘了?」

看著陸方現身,唐艷夢笑呵呵的說道,語氣中還帶著一絲幽怨,讓很多同學都有點受不了,但他們都知道唐艷夢說話的時候就是這個樣子,迷死人不償命,他們早已經是以為常。

「唐導師說笑了,我最近不是忙著進入老生區嗎?剛進來我自身都保不住,怎麼可能有時間去看唐導師呢?」

很快陸方就反應了過來,趕緊開口解釋,卻換來了唐艷夢一陣鄙夷的笑容。

「少給我在這裡貧,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是什麼人,這次我過來找你是有事情的,一會我要帶人去參加一個交流大會,學院規定必須要在新生區帶上一名優秀學院一起參加,我左想右想,還是覺得你陸方最適合。」

唐艷夢也不再開玩笑,進入了主題。

陸方卻在這時微微一愣:「學院之間的討論?唐導師,你沒有搞錯吧,我不是新生了,已經是一名老生,你帶我過去,是否有點太不合規定了?」

「沒什麼合不合規定的,照一般的規定來說,學員必須要在新生區里呆上一年的時間,你這傢伙只是呆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就進入了老生區,是學院里的一個特例,從理論上來說,你還是一名新生,你有資格參加這一次的討論,不要想這麼多了,趕緊跟我走吧。」

說完,唐艷夢也不等陸方回答,轉身離去,跟在唐艷夢身後的都些學員,都用一種極其火熱的目光看著唐艷夢,這樣的容貌和身姿,無論出現在哪裡,都會引來一大片的動蕩。 陸方只能自認倒霉,靜靜跟在唐艷夢身後,準備一起去參加這個所謂的交流會。

「我就有點不明白了,學院里有這麼多傑出的弟子,你偏偏要選擇我,唐導師,我覺得你壓根是在搞針對。」

走在路上,陸方還是一臉不滿的開口。

唐艷夢嬌艷一笑:「怎麼?你很不喜歡很不樂意陪我一起出去參加討論大會?這是很多學生夢寐以求的事情,但他們都不能得到,我找到了你,你應該為之而感到慶幸好嗎?」

唐艷夢微微翻了白眼,對於自己的魅力她很清楚,在學院里絕對能夠驚天動地,這種參加交流大會的,也不知有多少的男學員想跟隨她一起過去,最好在中途擦出什麼火花。

當然,這是他們的理想罷了,唐艷夢每年都沒怎麼選男學員,一直選擇一些天才女弟子,讓很多男學員為之而失望。

唯獨只有這一年,唐艷夢找到了陸方,這一點讓大家嫉妒。

「那我可以選擇不參加嗎?」

陸方沒有任何猶豫的開口問道。

唐艷夢的身影在這一刻停下,嬌艷無比的目光,緊緊盯住陸方:「我說你這人真是有點奇怪啊,別人恨不得和我一起去參加交流大會,你這傢伙死活不願意,這一去一回不過是一天的時間,你著急個什麼勁?難道和美女同行就這麼不耐煩,還是說你那方面有問題?」

唐艷夢說到這裡的時候,還挑釁的看了陸方一眼,目光一直往下移。

「誰說我這方面不行,我告訴你,我這方面的能力比一般人都要強。」

陸方不樂意了,男人不允許任何人說他們不行,特別是像唐艷夢這樣的大美女,更不允許有這樣的鄙夷,這是一種極端嘲諷。

「哦?是嗎?我還真的不知道,難不成你想讓我嘗試一下?」

唐艷夢真是一個什麼都敢說的女人,哪怕她是導師,也敢說出如此勾人的話,連陸方都忍不住一陣口乾舌燥,唐艷夢的目光中還帶著一絲誘惑,也不知是出自她的內心,還是故意想要挑逗陸方。

「好了,我也不逗你這小子了,再這麼斗下去的話,我還真的害怕會擦出火花,走吧,不要這麼多廢話,趕緊陪我一起參加這討論大會,每一次的討論大會都非常無聊,希望這一次你能好好的陪我遊玩一下。」

說到這裡,唐艷夢臉上出現了一絲無奈和無趣,這才是她把陸方找過來最主要的原因,每一年參加這所謂的交流大會都是一樣的結果,一成不變的較量,對她來說是很無趣之事。

唐艷夢也是考慮到這一點,才會把陸方給帶過來,那樣她就可以和陸方聊一些事情,解解悶之類的,可以的話,順便讓陸方當她的擋箭牌,解決大多數的麻煩。

看著前面搖曳的身影,陸方無奈了,只能跟在唐艷夢背後,緩緩走出了南鹿學院,說實話,陸方進入學院里這麼久,還是第一次出去,心底有些感嘆。

這裡的景象真是萬年不變,哪怕過了一個月的時間,環境也沒有一丁點的改變,和陸方進來的時候一樣。

「一會的規矩我和你說明一下,這個討論大會不過是幾個學院之中聯合在一起的比賽罷了,為的就是看看那個學院收到了天才弟子,只是南鹿學院一直是最強的,也不需要經過任何挑戰。」

不過是其他幾個學院圍在一起商量一些教學心得,讓手底下的學院過過招,南鹿學院一直是最強的,不需要派出任何弟子參加比賽,只要看其他學院的弟子比賽皆可。

就算你是這裡的主人,也必須帶一些弟子過去,以免到時發生什麼事的時候,可以因此而應對,陸方擺明是充當這麼一個角色,如果有哪些弟子對他們南鹿學院不服,可以向他們發起挑戰。

陸方的任務就是面對其他學院發難的弟子,讓其閉嘴。

「卧槽,你不是坑我嗎?我才剛入學院不久,如果對方派出老生,我豈不是被虐死?」

陸方聽到這樣的規矩后,臉色垮了下來,總是有種唐艷夢挖了一個大坑,讓他往下跳的感覺,著實有點難受。

「你放心好了,一般不會有什麼學生對你發起挑戰的,誰都知道我們南鹿學院有多麼的強大,識相的都不會如此,除非有一些不開眼的人,但真的有這樣的人存在,你也可以讓他們閉嘴,只要你展現出無比凌厲的實力,將他們全部壓制,就行了。」

唐艷夢笑著開口解釋,陸方才鬆了一口氣,其實並不是他害怕了,而是他不想面對那些實力恐怖的老生,像龍凌菲和葉飛這樣的高手,絕對不是陸方可以接觸的。

如果和他們對上的話,就只有被虐的份。

「對了,最近學院準備舉行一次特別的比賽,如果能取得第一名的話,會有機會獲得學院里的一顆天材地寶,陸方,你有沒有興趣?」

這時,唐艷夢好像想起了什麼事,不由興緻勃勃的開口,她大概知道了陸方一些底細,珍貴的藥材對於陸方應該有很大作用。

陸方一聽,來興緻了,天老和他說過,煉丹需要很多珍貴的藥材,陸方之前在紅極大路有進行過,當然,不過那時他煉製出來的丹藥不過是二階丹藥,如今陸方的實力得到了一定的突破,可以煉製高階一點的丹藥了。

收集珍貴藥材,是陸方心中所想的一件事。

陸方知道,想煉丹必須要有極其珍貴的藥材,成功率會到百分之40左右,加上他之前得到的鼎爐,成功率會達到50%。

當然,這不過是陸方的估算,事實上成功率要試過才會知道。

「第一名有點難度,畢竟老生區里有這麼多的強者,他們實力無比的恐怖,把他們全都贏下來,絕對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陸方搖搖頭,好像準備放棄這一次的比賽,心中早已經在暗暗下決定,一定要趕在這比賽之前,把自己的實力再提升一番。

「這個倒是隨便你,我只是負責把這個消息告訴你,好了,我們已經快到了,一會你什麼話都不要說,跟在我身後就好了,如果有什麼情況的話,自己見機行事。」

唐艷夢對陸方非常的放心,也沒有任何想不相信陸方的意思。

很快,陸方來到了一巨大的庭院中,庭院里建造著一個極其巨大的擂台,已經圍滿了人,正前方擺放著一張裁判桌,有很多名老者靜靜坐在裁判桌上。

側邊的觀眾席還有一個隆重陣容,那裡擺放的座位全都是那種豪華席位,想來定是那些學院高層坐的位置。

唐艷夢出現之時,惹來了一陣響亮的呼叫聲。

所有人的目光都移到了唐艷夢身上,女生除外!

「每次我出現都是這種場景,真是煩死了。」

唐艷夢的語氣中帶著一絲無奈,也沒有理會這些學員的歡呼,往觀眾席走了上去,陸方則是微微一笑,跟在唐艷夢身後,這一幕卻引來了很多人的目光。

「喲?這次唐導師竟然帶了個男學員過來,不是吧,我有沒有看錯?」

「你瞎啊?是男是女,難道你還分辨不出來嗎?我想這個人絕對非常的牛逼,不然的話,唐導師絕對看不上他。」

……….

很多學院開始紛紛議論,他們都是旁邊一些小學院的學員,雖然沒有能力進入南鹿學院,不過對付普通人還是沒問題的。

不過他們的價值和南鹿學院的完全不同,南鹿學院是皇朝龐大如牛的組織傾力開設的,只要你合格了,就可以無償進入學院學習,不需要交任何學費。

其他小學院不同,他們是土豪的天地,一個學期的學費也足夠一個普通人家吃上一年了。

陸方總算感覺到什麼叫萬眾矚目了,大家看陸方的目光中都帶著一絲好奇,很想知道陸方到底是什麼身份,為什麼唐艷夢會帶著他一起過來,實力又會到達何種狀態?

很快,唐艷夢落座在了中間位置,這個座位是這個交流大會,專門為南鹿學院位置的。

畢竟南鹿學院是藍怒大陸最大的學院,實力最為強大,在這種情況之下,必須要是主位。

「艷夢,沒想到你來的還是如此之早。」

就在此時,背後突然傳來了一個溫和的聲音,聲音略帶著一絲磁性,聽得有種十分舒服的感覺,這聲音放在華夏中,定會吸引一陣陣花痴女的尖叫。

只見一個穿著華麗,長相帥氣的男子出現在陸方背後,帥氣的臉頰上時刻掛著一絲溫和的笑容,如翩翩公子,不得不說的是,男子略帶帥氣,再帶著一抹淺笑,的確會引起一些少女的尖叫。

這樣的氣質讓陸方也看了一眼。

只是唐艷夢看到男子的到來,眼中不由露出了一絲厭惡:「不早,我都是這個時間。」

表情非常冷,語氣很是梳理,陸方十分的驚訝,唐艷夢的表現和在學院里判若兩人,之前的她是個媚態萬千的女子,此刻的她是高高在上的冰冷女神,總給人一種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覺。

這翩翩公子也沒有在意唐艷夢極其冰冷的模樣,反而露出了一絲笑意,坐在了唐艷夢身邊:「艷夢,你沒必要對我如此冰冷,我對你沒有其他惡意,只是單純想和你做朋友罷了,你又何必如此?」

「你不是我想交朋友的類型,你心中在想些什麼,就沒有一點點的數?」

唐艷夢的話還是那麼冷,根本不給帥氣男子半點面子,讓陸方一陣目瞪口呆。

「我的背景還是可以配得起你的,若你願意的話,我們倒是可以結成一門好親事……」

男子再次開口,嘴角時刻保持一絲溫和的笑容,只是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唐艷夢開口打斷:「秦少爺,我之前已經和你說的非常清楚了,我們之間是不可能的,無論你有什麼樣的家境,我都不會和你結成伴侶,更不想和你有什麼淵源,沒什麼事,我們最好不要接觸。」 聞言,秦紹雲的臉色終於變了,眉宇之間露出一絲憤怒,很快就被他平穩了下來:「這個世上沒什麼是不可能的,艷夢,我是絕對不會放棄的,總有一天你會答應我,遲早有一天你會被我感動。」

說完,秦紹雲露出了一絲自信的笑容,在他看來,唐艷夢是必須要拿下來的,因為這女子深深把他給迷住了。

這一絲自信讓唐艷夢非常的不舒服,這傢伙就是這麼自大,總是以為這個世上所有人都會喜歡他,他壓根沒想過自己是什麼樣的人,雖然長得帥氣幾分,人品確渣到不行,這一點讓唐艷夢非常不喜歡。

「陸方,你過來。」

原本陸方站在唐艷夢的背後,好好看著這一齣戲,突然被唐艷夢給叫了過去,讓陸方微微一愣。

奈何導師發話了,陸方只能聽話的來到唐艷夢身邊。

就算陸方想破頭也不知道唐艷夢接下來想做些什麼。

只見唐艷夢從凳子上站起來,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下,在陸方臉上親了一口。

這場面不過是一秒之間,但一秒過後,現場的人直接炸了。

樓妃篡位記 陸方好像捅到了馬蜂窩一樣,受到各種各樣的目光,有憤怒有鄙夷…..

陸方愣在了原地,根本不明白剛才發生了什麼情況,也不知道唐艷夢為什麼會這樣做,再怎麼說,也有這麼多的導師在現場,就不用顧及一下她的身份?

這並不是最讓人驚訝的,驚訝的是,唐艷夢竟露出了一絲幸福之意,伸出手搭在陸方的脖子上,用含情脈脈的目光盯著陸方:「之前不是一直說想要我的初吻嗎?我當大家的面把她給了你,你高興嗎?」

哇!!!

再一次掀起一陣大風波,讓現場的學員久久不能平靜那激動的心情,唐艷夢在他們心中是女神級別的存在,眼下心中的女神有了歸屬。

誰能忍受心中愛慕的男子和別的男人親吻?

「我…….」

陸方結結巴巴的,根本沒有回過神來。

腦子在發懵,不明白唐艷夢突如其來的動作是什麼情況,他壓根沒有想過唐艷夢會在大庭廣眾之下做出這麼親密的舉動。

「怎麼?你還不滿意嗎?不會是說想和我雙修吧?」

更震撼的話語從唐艷夢口中傳出,現場處於一種石化的狀態,他們明白雙修是什麼意思…..

和唐艷夢雙修,這是他們做夢都在幻想的。

「我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