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恰在諸人目光灼灼的目光中,推開了總裁辦公間的大門。華禹風正坐在辦公桌前,平靜、淡定。

「華總,那新聞……」我神色焦急,這兒雖然與外邊隔著厚厚的牆,但那幫人嘲諷的目光,卻猶如針芒在背,更加刺疼且難受。

「你拍的不錯!」放下手中的報紙,華禹風抬眸,目光冰寒,宛如利劍。我一怔,眉心蹙起。方才不都還好端端的?這又是怎麼啦?果真是領導意,難捉摸呀!

「華總,這不是開玩笑的!」我一臉認真。

「我沒跟你開玩笑。」華禹風把報紙翻過來,指著上邊我跟甄治良的婚紗照,肯定道:「拍的不錯!」語氣冷然,眸子中隱隱閃著火花。以前的一絲溫柔,消失殆盡,完全找不到一丁點兒痕迹。

「華總,如此的新聞,對你、對HOMO集團都不好,你確定不管不顧?」我忍著心中那份不適跟壓抑,據理力爭。 「那是我的事,不必你操心。」華禹風把手中的報紙,重重拍在桌上,周身戾氣散發,生人勿進。

「滾!」神情冰寒,怒意盡顯。

「你……」我不敢置信,臉前這人,就是一小時前,在商場陪自己買衣裳的華禹風。這一顆心,剎那間下沉。

讀出華禹風目光中的那份輕鄙跟厭惡,心生悲涼,問:「華禹風,你是不是在存心搓磨我?」我沉重的面上,染上一抹看見倔犟。

如此的新聞,不解釋、不澄清,我在HOMO集團,毋庸置疑,便會成為千夫所指。

華禹風神色一凝,冷哼一聲。拳頭砸向辦公桌,『咚』的一聲巨響。

「不知好歹!」華禹風涼涼的瞥了我一眼。

端起咖啡,向沙發走去。

此時,我卻覺得他要離開。說時遲那是快,我趕忙伸掌拉住了他的袖子。

「華禹風,你站住,你、呀……」我的話還未講完,穿著高跟鞋的我腳下一滑,整個人向後倒去。

慌忙中,卻伸掌捉住了華禹風的領帶。而毫無防備的華禹風,一杯咖啡潑在報紙上,身體被我拽著下沉。

下一秒,一聲暗響,我們兩人倒在地毯上。而雙唇,恰巧不巧的碰在了一塊。感受著唇上的柔嫩,入眼處是華禹風放大的臉,我驚駭的瞠大了雙眸。我趕忙抬手推開他,卻發覺,自己手中還拽著華禹風的領帶。

華禹風眼含笑意,嘴唇輕輕掠過:「吳青晨,你的心還真寬,可以容得下如此多人!」

他的話,無疑像一盆冰水,從我的頭上扣下。雙掌猛然停下,我面上顯出森白。透心的涼意,剎那間蔓延全身。眼眸中複雜的情緒剎那間消散,餘下死寂般的淡漠。

恰在愣神之際,辦公間的門,便被無聲的推開了。

「誒我去,哥!你這也太猴急了,如今,可是上班時間呀!」華舜風嘲諷的聲響響起,面上是藏不住的笑容。

「嘴都親腫了,你們也太激情了,呵!呵!呵!」他呵呵大笑起來。

殊不知,這是加辣的火鍋後遺症。可隨後進入的華超雄董事長,一張老臉,拉的老長了。眸光,霎時一沉。

「你們在幹嘛?」董事長一聲厲斥,響徹整個辦公間。

從我的身上起來,華禹風隨手整理了下自個兒的衣裳。一張臉平靜無波。

「二叔。你怎麼來了?」

「我要是不來,你是不是預備把整個HOMO集團攪得天翻地覆?」華超雄董事長擲地有聲,望著是滿腔的怒火。

身上的壓力解除,我趕忙爬起。耷拉著頭恭敬的立在邊上。心,在顫慄。

霎時。一道目光襲來,猶如利劍刺在我身上,是赤裸裸的端詳。那一刻。我猶如身陷火坑。恨不能打個地洞鑽入入。第六感告訴自己,此人來者不善。

果真,一道嚴厲的女中音傳入耳朵。我全身一怔!

「敢勾惹禹風,你是哪個部門的?」我微微抬首,只見一個穿著樸素。面上妝容卻非常精美的女子,站立在自己跟前。

我在雜誌報道見到過,臉前的人是老董事長的一位夫人,叫藍艷華。當然,也即是華舜風的母親,自他們的言語間不難瞧出。本人比相片好看,但那股盛氣凌人,不可一世的架勢,卻要我非常反感。

恰在這一剎那,我的面上落下一記重重的耳光。挨了兩記耳光的左臉,霎時如火烤般的灼疼。

淚水不自覺冒出,盈滿眼圈,我卻活生生吞了回去。我沒講話,唇角流露出一絲無可奈何的諷笑。沒給任何機會解釋,就認定是自己勾惹了他,不虧是一家人,做事倒是如出一轍。

「我問你話呢?」尖銳的聲響,再一回在我頭頂響起。

恰在我抬首的剎那間,華舜風霎時一臉驚詫,怒聲響起:「吳青晨,你真是不要臉!」講完,他忿怒的上前,抬手便對著我的臉,扇來。

「賤貨,你竟然還敢回來!」我不敢閃躲,嚇得趕忙闔上眼眸,而這一耳光最終卻沒落下。

華禹風擋在我身前,捉住了華舜風的手腕。一聲不響,可華舜風卻疼的面頰扭曲。

「華禹風,你放手!」手被重重的甩開,華舜風連退兩步。伸掌指著華禹風,指責道:「竟然把你的情人調入Yuval,華禹風,我就曉得你沒安好心!」

我抬眸,望著擋在自己身前的寬厚肩,劫後餘生的感覺,心中不免升起滿腔暖意。

這一刻的庇護,我抑制不住貪婪享受。可清醒的理智,卻又在提醒著我,這僅是他幫自己對付華舜風的承諾。悲涼散發,暖意漸退。眸子中,一片黯淡。

「禹風,你竟然還偏袒如此的女子!」藍艷華干出疼心疾首的樣子,一臉慈母般的語重心長:「你是HOMO集團的總裁,是華家兒子,你的一言一行,都關係著的HOMO集團。這女人不但結了婚,還有孩子,你怎麼就如此胡鬧!這世上,什麼樣的女子沒,你竟然瞧上她?我們華家的臉,往哪兒放呀!」口中講的動容。

藍艷華抬手,虛抹一把眼眸。眼圈泛紅,聲響微微哽塞:「都怪我這做后奶奶的,你們的爸過世的早,都是我無能,沒早點要你選一門好親事!耽擱到今天,惹得華家攤上這類事。」

「藍姨,你太誇張了,娛樂新聞竟然也相信!你什麼大風大浪沒見到過,這點小事,不必太介懷!」說著,華禹風遞上一張紙巾。

一朝爲奴.公主不承歡 「可不要哭了,你這樣,我父親在天之靈,鐵定會更加傷心的。」華禹風的戲,演的也是相當的足。

「少在這兒貓哭耗子假慈悲!」華舜風站出,義正言辭的指責。

華禹風抑制不住一聲輕笑,望向華舜風,目光里滿是讚賞:「你還真是獨具慧眼!」

「那是肯定的,你當是這點小伎倆,本少爺都看不出來么?」華舜風得意的說道。他定是一心認為,華禹風是由於被他看穿了預謀,由衷的誇獎。

「舜風,住口!」藍艷華嚴厲的聲響響起,她伸掌一扯,把華舜風拉回了自個兒身側。一道白眼過去,滿滿是警告。

可華舜風壓根兒沒留意,不滿的開口:「媽,你怎麼吼我呢?你應當罵他才對呀!是他做錯了事,有辱華家名聲,並且還讓HOMO集團跟著受影響!」講完,彷彿還覺得不夠。

他轉眼望向坐在沙發上的華超雄,疑惑不解:「二叔,你怎麼便不說句話呢?」 「你說怎麼辦?」華超雄董事長渾厚的聲響響起,眸子幽暗,沉著。目光在諸人面上掃過,心底不由得一聲感嘆,心情複雜!

「他干出這樣有違倫理,喪盡天良的事,壓根便不配做HOMO集團的總裁!」華舜風講完,望向華禹風,抑制不住的得意。

此時,華超雄的目光,變得更加暗沉,微微搖頭。

下一秒,一個耳光落在華舜風的面上,打他的人是藍艷華。這一個耳光,可不輕!

「媽,你打我幹嘛?」華舜風捧著面頰,不敢相信的瞠著藍艷華。

「有你二叔在這呢!哪輪的上你插嘴!」藍艷華斥責,一臉嚴厲。

「是二叔自己問我的!」華舜風高聲反駁道。

「舜風,住嘴,你哥的總裁,是你說撤便可以撤的么?」藍艷華開口怒斥,她就差上前去揪住華舜風耳朵了。

而此時,我用眼角餘光掃向華超雄,見他微微搖頭,心下不由得一顫。

「藍姨,你這下手真狠,舜風的臉,都被你打腫了。」戲看夠了,華禹風終究開口,打破了藍艷華的苦肉計。

「他心直口快,萬一我要真被撤職,華家不是還有他,不必著急呀!」

「就是!」華舜風堅定的應聲,還不忘白了華禹風一眼。

說到這兒,我才明白這葫蘆里賣的究竟是什麼葯。華禹風目前屬於孤軍奮戰,看起來,華舜風的媽是在惦記總裁的位子。顯而易見,集團交給華禹風,他們誰都不服氣。這二叔,我個人感覺也不是什麼好惹的角色。坐著如此長時間,並未講話,但目光流露出的狠戾,明顯他是個狠角色。

藍艷華咬牙面上卻非常跟藹,笑著說道:「禹風呀!你如此說便不對了。你弟弟不懂事,你怎可以跟著他胡鬧。都是一家人,出了事,我們應當想著怎麼去解決,挽回HOMO集團的聲譽。」

「都是由於這不要臉的女子,有老公、有孩子了還不守婦道,勾惹我們禹風,讓HOMO集團跟著蒙羞。如此的賤貨,怎可以留在HOMO集團!」說著,藍艷華走至我跟前,滿臉嘲諷:「你就如此想飛上枝頭做鳳凰?我們華家的門,可不是那般好進的。就你這樣骯髒的女子,一生也別痴心妄想!」她左手叉腰,右手的食指就差杵上我的鼻子了,豪門做派盡顯。口水星子,四處飛濺。

我咽了咽口水,卡在喉口。哽噎著難受,疼的窒息。

「我瞧也不是那麼難罷?有些人不也是進入啦!」

藍艷華聽了華禹風的話,氣的上氣不接下氣,這明顯是在說她,損她沒素質,也進了華家的門。

我原本以為自己已經看透世態涼薄,但在聽見不守婦道、骯髒的女子時,心中仍舊洶湧萬分。

這便是他們認知的實情,抑或說,是喜聞樂見的重點。沒人在乎,這對我造變成多大的傷害。

我瞧了藍艷華一眼,始終沒能開口反駁。他們是高高在上的華家人。在他們眼中。自己如同螻蟻。

「藍姨,我講了,娛樂新聞不可信!」華禹風斬釘截鐵的說道,語氣中滿是警告。他抬眸。望向藍艷華的眸子,愈發冰寒。

「還有。我們華家也是什麼人都有,有些人,還不如螻蟻!」

「你……」

我不曉得華禹風為何會如此對待藍艷華。但。我可以確定的是,他們是對立的關係,對於他的出手相救。我萬分感激。

藍艷華望著華禹風,聲響中透出脆弱,窘迫的解釋:「禹風。我、我是在說她,並未其它的意思。我也是為你好,你可不要錯怪了藍姨。」神情中帶著委曲,楚楚可憐。

「華禹風,你啥意思!居然為一個不要臉的賤女人欺負我母親,你膽量可真大。」華舜風伸掌指著華禹風,面露兇狠,戾氣外泄。這樣子,如極了街邊混混。

華禹風諷笑一聲,目光落在報紙中那張瞧上去無比幸福的婚紗照上,嘲諷道:「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聽見這話,沉浸在他偏袒中的我,身體一個踉蹌,往後退了半步。 源賦世界 心中,蒼涼無比。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我慘笑,是說她們都是賤貨么?我的淚水盈滿眼圈,印在眸子中華禹風的身型,變得朦朧。我瞧不清,也不想再看清。

「別跟我拽文嚼字,我不怕跟你說,在本市,我想動你,易如反掌!」聲響從齒縫裡擠出,華舜風囂張十足。

此刻,他不再顧及二叔在邊上,惡態盡顯。

「呵呵!我非常期待。」華禹風不在乎的語氣,更是再添一把火。

華舜風咬牙,掄著拳頭就要衝上去。只聽見「咚」的一聲巨響,茶几顫慄。

華超雄怒髮衝冠,厲斥道:「夠啦!都給我住嘴!」

渾厚的怒聲在辦公間內回蕩,華超雄董事長大約有50多歲,不曉得為什麼,年歲不大卻盡顯老態。

只見,華超雄走至總裁的位置上坐下,他撥通了外邊秘書處的電話:「葉坤,把人事部經理給我叫過來,即刻開除這女人。」

華超雄銳利的目光,落在我身上,堅定的聲里滿是嚴厲,電話中的那端,話還未講完,線已斷掉。

我一怔,驚駭過後,唇角居然溢出了一絲笑容,一臉輕鬆,我終究解脫啦!

「不行!」華禹風堅定的聲響,把我拉回至現實。

我驚懼的看過去,只見他勾起一抹譏諷的笑容。彷彿在道:想逃,沒你那麼容易!

「二叔,我用的人,期望你不要干涉。」

華超雄一張老臉霎時拉下,暗沉無比,「是你用的人,還是你的人?」他大吼道:「如此的女子,你把她留在集團幹嘛?是為給旁人看笑話,還是我們HOMO集團請不到人了?」

「我還是那句話,我用的人,期望二叔你不要干涉。」華禹風乾脆利落,堅持己見。

「倘若我今天一定要開除她呢?」華超雄董事長凝眉。

氣氛,異常惶張。所有人的呼息,彷彿都變得凝重起來。

藍艷華跟華舜風都沒做聲,但可以瞧出難掩心中的開心,在邊上等著看好戲。

華禹風堅定的望著華超雄,目光如炬,「那麼,請連我一塊開除。」他聲響如鐵,沉著沉靜,容顏不改。

可這番話,卻無疑是一顆重磅炸彈,捲起了我心中的驚濤駭浪。我面色蒼白,身體顫慄。

我不明白,方才還侮辱自個兒的華禹風,這會兒為何又講出這番話來。時而溫馨,時而卻又割開我的心。 這便是他的癖好么?還是把自個兒當變成玩物?開心時偏袒,厭惡時,棄之敝履。心,被火烤、被冰封,而後碎落一地。

邊上的藍艷華跟華舜風,目瞠口呆。在場的人,應當萬萬沒料想到,華禹風為我,連總裁的位置都不要了?

只見華超雄氣得雙掌抖動,老臉赤紅。藍艷華忍著心中的竊喜,上前溫柔輕拍他的後背,替他舒緩怒氣。口中責怪:「禹風,你說啥渾話,總裁哪能是說不要便不要的。這是你父親跟你二叔一塊,打下這份基業不容易,你二叔又沒兒子,你們……」

「夠啦!藍姨,不必裝模作樣,這不是正合你意么?」華禹風厲聲阻斷了她的話。

藍艷華手中一頓,委曲的抿了抿嘴,微微垂下頭,不再講話,他們的一言一行,都沒逃過我的眸子。

我記得多年前,華老董事長過世時,華禹風也是非常傷心的。只是,我覺得他對遺產並不感興緻,如今他卻如此的在乎這集團。他的做法,要我疑惑不解。

下一秒,華超雄迅疾起身,一個響亮的耳光,落在華禹風面上。他神色冷峻,嚴肅的斥責:「她雖不是你的母親,但他也是你的媽,你的長輩!」

華禹風面頰抽動,他抬眸,目光冷漠,神情淡然:「這問題,我想我們沒必要再討論了。」

隨即,摸了摸自己挨打的左臉,冷聲道:「二叔,這是最後一回!」他的態度,氣得華超雄咬著牙根兒,額頭上青筋凸起。

「超雄,禹風剛回國不久,有話好端端說。」藍艷華佯裝好言勸道。

華超雄搖了搖頭,抬手制止:「我沒事,你們先出去。」聲響不大,但威嚴不減。

終究,我深深的舒了口氣,如釋重負。在這兒多待一刻,都是煎熬。

「二叔,你偏心。華禹風已是HOMO集團的總裁了,你如今還要單獨留下他。犯錯的人是他,頂撞你的也是他,你為何要把我們趕出去?」華舜風不滿的大吼。

「舜風,你說啥呢?」藍艷華厲斥:「走,跟我出去。」她的手剛捉住華舜風的胳臂,便被重重的甩開了,「我不走,有啥話我們不可以聽?二叔,你太偏心啦!」華舜風跑到沙發上坐下,如一個沒長大的孩子似得。

「出去!我做事,還用你教我?」藍艷華見狀,趕忙過去捉住華舜風胳臂,強行把他拽出。

「我不走……」他的聲響,依舊在辦公間回蕩。

我不曉得他們究竟講了啥,大約十多分鐘之後,華超雄董事長神色凝重的走出。

經過總裁辦時,停下步伐,凌厲的聲響劈頭蓋臉的砸下:「守好你的本分!」我一愣,隨即恭敬應聲:「是!董事長!」

華禹風還是把我留下啦!目送一行人離開,我卻收到了來自藍艷華的一個微笑,她笑裡藏刀!我全身雞皮疙瘩剎那間凸起。

「告知所有的股東,三日後召開股東大會。」在他們離開之後,華禹風出如今大廳,對著葉坤說道。

「好的。」葉坤應下,揣摩了一眼總裁的神情,悄聲道:「華總,吳小姐她……」

「她的事,你不必管。」

「是。」

我剛收回心思,華禹風便出如今臉前。嚇我一大跳!

「要你失望了,你還得繼續留在這兒。」華禹風語氣冰寒,神色里盡顯得意。

「你的臉?」他驚疑,接著目光驟然變冷:「是華舜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