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底一陣鬱悶,“那你要找的是什麼東西?”

“別給我廢話了,趕屍的熊孩子,趕緊畫線,能擋就擋一下。”

張天師跑到了前邊,然後讓老湯就地畫線,當然是用墨斗打線了。後邊隱隱約約傳來一陣聲音,讓我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打線對於老湯來說並不難,不過可不是隨便打的,那也是有一定的佈局的,這是趕屍人的手段。 我配合着老湯不斷在地上打線,老湯也急的是滿頭大汗,好在經驗不少,所以也不至於會完全紊亂了。

我們這邊剛弄完,徐小琳對着那邊照了一下,就看到有一道黑影蹦蹦跳的衝了過來。

張天師已經第一個往裏邊跑了,我們也趕緊跟上了。

這一條通道似乎比想象中要長的多,最起碼比我們之前去的要長的多,這都跑了幾百米了,竟然還沒有看到有任何石室,甚至連分開的地方都還沒看到。

一兩分鐘後,我們果然看到了,和我們想的一樣,又是兩條通道。

張天師看了一眼四周的情況,然後告訴我們,“有人的氣息,有人來過這裏了。”

有人的氣息?!

我心底一驚,這也就是說,有人是趕在我們前邊的,可這裏地方雖然不小,但是我們怎麼就是看不到對方呢?

而且,這個人,很有可能就是要害我的人。

“左眼跳財,右眼跳災。”

張天師再度開口,“這是一個說法,其實也有一定道理的。這左邊的一個通道,肯定是財,你信不信?”

我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我信不信有個卵用?現在命都不知道能不能夠保住,說這些有意義嗎?”

張天師呵呵一笑,“就是告訴你而已,你急什麼?”

我實在是一句話都不想說了,其實在這裏折騰了那麼久,我也累了。

心累,如果現在能夠出去的話,我絕對會找個地方睡個幾天幾夜。

張天師伸手一指,“左邊是藏財的,右邊是藏有另外一個祕密的。不過,這不會再像你們之前走的那樣了,這一次肯定是會有機關的。”

我一陣詫異,“我都借道了,還有機關?”

“廢話,你借道了,人家就要把東西給你?”

張天師很是不屑,同時和我們說,“現在你們可以選擇了,先去那邊。”

我暗暗思忖,這一次本來就是衝着錢來的。之前的時候也發現了,這裏已經有人來過了。那麼,如果對方也是衝着寶藏來的呢?

我看了一眼徐小琳和老湯,兩人都是看向了左側。

張天師笑了笑,“知道了,那就走左邊吧。”

我心底好奇,“師父,我們之前不是發現有人已經到了這裏了嗎?如果有機關的話,應該也被觸動了吧?”

張天師就說了,“你之前不是說了嗎?這裏有一個養的小鬼嗎?那個小鬼又沒有真正的實體,只是介於鬼和人之間而已。所以,很多機關是不會因爲它觸發的。不過,要對付你的人,可能去的是右邊,如果現在過去的話,應該可以碰上。”

光線太暗,在這裏隨時都會遇到險境。

我其實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想要搞明白,到底是誰要害我。

但是徐小琳和老湯的意思現在都是想去看一下寶藏,我也不可能不顧及一下他們的想法。當下就說了,“還是左邊吧,走吧。”

張天師笑了笑,“那行,你來開路吧。最簡單的辦法,你懂的。”

我會意,到旁邊找了個石子,然後直接扔了進去,第一次沒有反應,第二次還是沒有反應。我頓時奇怪了,“這算什麼意思?”

說這話的時候,我發現這老東西一副恨鄙視的神色看着我。

我一陣不自在,“又咋了?”

張天師瞪了我一眼,“這就是你的最簡單的辦法?”

我很不解,“不對嗎?投石問路啊。”

跟你有仇嗎 “你怎麼不笨死啊?我之前不是和你說了嗎?外邊的八卦什麼的,都是忽悠人的。其實是按照符咒的意思來的,你隨便催動一張靈符扔進去不就行了嗎?”

張天師嘆了口氣,看那模樣,現在是對我越來越不滿意了。

我忍不住嘀咕一聲,我哪裏經過這種事情?當下拿出了一張靈符,然後直接扔了進去。靈符扔過去的時候就被我催動了,剛好落在了通道五米左右的地方,靈符剛一落地,四周就起了變化,牆壁上有很多方磚很快的凹了進去。

然後……

在我們瞪着眼睛等着的時候,卻是一點動靜也沒有了。

“啥意思啊?”

老湯急了,“這咋還沒動靜了呢。”

我聳肩,表示我也不知道。

徐小琳說,“那是不是機關失效了?”

我想了想,覺的這倒是有可能的,畢竟都過去了那麼多年,失效也是很正常的。

張天師卻說:“如果真的失效的話,剛纔就不會有任何變化了。現在這不是失效不失效的問題,而是還沒有真正的觸發。”

這一下我就更好奇了,“我說師父,有啥話你就不能一塊兒說完嗎?那這到底是咋回事啊。”

張天師嘆了口氣,“徒弟啊,我這良苦用心,你怎麼就是感覺不到呢?我這不是想讓你自己多動動腦子嗎?”

我都他媽的快氣哭了,“師父啊,你別玩了,就算你想要訓練我,咱換個地方行不?這裏實在不適合啊,你趕緊的吧。”

張天師笑了笑,然後讓我再一次的撿起一個石子扔了進去。

很遺憾,依舊沒有什麼變化。

我是真的感覺到腦子都大了,忍不住罵了起來,“你個老不死的,有完沒完?”

張天師冷笑一聲,“說你小子白癡你還不行,瞪大你的眼睛,仔細看看。”

我一陣費解,連忙用手電筒照了一下,然後認認真真的看了起來。只看到手電筒光芒的照射下,地面不斷冒起了一層層黑色的霧氣,而且地板都好像在發出滋滋的聲音。

“我靠,毒?”

我頓時嚇了一跳,這竟然是用毒?而且看起來手段不簡單啊。

山海八荒錄 張天師點頭,“是陰毒,用鬼氣加上五毒、瘴氣做成的,非常厲害。”

陰毒!

這可不是形容詞,這絕壁不是形容詞啊。

這尼瑪的是我們行裏話啊,因爲鬼是屬陰的,所以如果沾上鬼的氣息而煉製成來的毒,我們一般就是叫陰毒的。

這玩意狠着呢,尋常蛇毒什麼的,和它根本就沒有辦法比。

不過……

這一次我可是有辦法了,茅山祕術裏還有幾個是其他作用的靈符。其中一個靈符就是對付這個的,叫清風符,其實就是一陣風了,沒有想象中的那麼牛掰什麼的。

我當下打開包裹,拿出了硃砂筆就地畫了起來。

我一邊畫,還要一邊想着那個殭屍什麼時候會跑過來,所以真的是緊張的不行。好不容易畫了一張,然後效果還不大,這倒是急的我不行,到了第三張的時候,才告訴老湯和徐小琳,一會要跟着我快點跑過去,兩人自然答應了。

我又詢問了一下師父的意思,他自然是沒有別的話說,說這個辦法可以。

我準備好了第三張清風符之後,貼着牆壁,這邊剛一扔出去,我就閉住了呼吸,然後一股腦往前衝去。他們也都跟在我後邊,清風符颳起的一股風剛好將那些毒氣吹的開了些,我們也趁着這個機會往前跑出了老遠。

好在通道並不長,否則的話,肯定會憋死我們。

我們剛剛停下,還沒看到前邊的情況,就感覺到身軀猛地一沉,下邊一陣晃動,還不等我反應過來,就感覺到失去了中心。

我日,是陷阱!

我只來得及有這個想法的時候,就感覺到整個人都快被摔成了兩半了,然後就感覺到了一個很軟的屁股直接坐在了我的臉上,是徐小琳的屁股!

我差點沒背過氣去,連忙推開徐小琳,然後拿起手電筒照了起來。

“麻痹滴,這是什麼情況?”

老湯的聲音從旁邊傳來,估計也是摔的不輕。

我叫了一聲師父,師父就在旁邊,他倒是沒事情,其實他剛纔是可以避開的,但是還是和我們一起下來的,估計是怕我們有危險吧。

張天師乾笑,“沒想到啊,玩的挺陰啊。”

我揉了揉屁股,說心裏話,還好高度不是很高,否則的話,就這一下,絕對能夠把我給摔廢了。“徐小琳,老湯,你們怎麼樣?”

“我沒事。”

徐小琳搖頭,然後說了一句話之後就開始向四周看去。

這是一處石室,倒是還有幾條通道。

老湯也表示他沒有事情,聽到這話我也就放心了。

當下我也仔細看了一下這裏,如果說是陷阱的話,如果在落下來的地方弄個劍陣什麼的,有多少人也得死吧?

我心底覺的奇怪,以對方的智慧,沒有必要會忘記這一點啊?

什麼是烏鴉嘴?

我以前不知道自己有這個本事,但是現在知道了。

我幾乎是剛說完這句話,然後就聽到四周的牆壁發出了一陣陣咔嚓的聲音,然後再一次看到了很多方磚凹了進去,隨後就看到了一排排弩箭。

感情……之前的是幌子?

我心底一沉,感覺到了不妙。 我是萬萬沒有想到啊,竟然會倒黴催的掉到了這個陷阱裏。

而且現在更是危在旦夕啊,媽的,這麼多機關,這一次別說是毒了,就算是一些利箭,都得讓我們死的很慘。

而且,在這安靜的地方,我也的確聽到了很多機括的聲音,很明顯,真的是利箭。

我看了一眼師父,“師父,趕緊想辦法啊。”

張天師快速的打量了一下四周,我是他徒弟,雖然和他吵嘴,但是這個時候,他是絕對不會希望我死在這裏的。

這個時候,就算是一秒的時間,那也和過了一天似的。

“這是八卦,走艮位,東北方向。”

“是生門。”

張天師連忙大叫一聲,聽到這話,我幾乎沒有一絲猶豫的就趕緊拉着旁邊的徐小琳衝了過去。師父說的時候,就已經指明瞭方向。

幾乎是我們剛跑到那個地方的時候,就聽到背後響起了密集的撞擊聲。

就是我們身後都是嗖嗖的破風聲,我嚇了一大跳,同時拿手電筒去照,只看到一道道黑影不斷的衝向四周的牆壁。而我們這個位置,其實只有很小的一片區域沒有受到影響,也就是說,只要再多兩個人,那肯定會有兩個人會被射死。

因爲按理說對面牆射我們這個地方的,卻是斜的。

萬事留一線,這是修道之人最常做的辦法。

特別是做機關,一般也不會是真正的絕殺,因爲有的時候自己還是會落入其中的,這個時候就需要一個後路,通常的說法也就是生門。

這一陣箭雨駭的我們一句話都不敢說,差不多有兩分鐘的樣子,這才停了下來,這麼密集的箭雨,而且還是兩分鐘的時間,這裏就是落滿了人,估計也都死的差不多了。

我粗略的看了一下,牆壁上都有很多很明顯的痕跡,這可真不得了,絕對是上好的機括啊。

我們又等了一會,見沒有什麼反應的時候,才大鬆一口氣。

“師父,接下來怎麼辦?”

我這個時候一切都是以師父爲中心了,畢竟他活的久嘛,自然也知道很多事情的。

張天師說,“這裏既然留有真正的生門,那自然也有離開的地方,而且離開的地方就在……”

“就在我們腳下?”

老湯忍不住接了一句,這自然是最正常的想法。

我搖頭,“應該是死門。”

張天師頓時樂了,“你小子爲什麼會這樣想?”

我就解釋說,生門留在這個地方,但是離開的地方卻未必在這,這是利用的人的心理,反其道而行之,而且只要這樣做,十有八九都能夠成功。

畢竟,對於不知道的人來說,誰也不願意去嘗試自己已經想到的辦法,而是會相信眼前看到的。

張天師點頭,“說的沒錯,就是反其道而行之,這樣的佈置,死門就不在生門這裏,生門就是給人提供一個安全的地方。 雲英花嫁 而且,一旦開啓了死門那邊準備離開的話,這裏絕對還會留下另外一個陷阱。”

一邊說,一邊分析方位同時帶我們走到了死門的位置,然後讓我拿起了一支箭在地上敲敲打打的,在敲打一塊看起來很普通的石頭的時候,張天師就讓我停了下來,“就是這裏了,按下去。”

我對師父的話自然沒有異議,直接用力按了下去。

只聽到咔的一聲,我們面前的牆壁果然開了一道門,僅供一個人可以過。我又向生門的方向看了一眼,卻沒有看到有什麼動靜。

師父笑了笑,對此沒有解釋,而是走了進去,然後讓我走在後邊。

我們進去之後,就看到旁邊還有一個機關,這是很明顯的,是用來關石門的。我伸手拉下的時候,就在這裏快要完全閉合的時候,果然看到生門的那個地方出現了一點動靜。

我心底暗暗佩服師父的睿智,也暗暗佩服修建這裏的智慧,玩的太陰了。

這纔是真正的逃生路啊。

這誰要是追到了生門裏去,估計真得困死在那裏邊不可。

這一條通道卻顯的很長,幽暗的通道里,渾濁的空氣中瀰漫着腥味,主要是太過安靜,就只有腳步聲了,聽的人很難受。

差不多十來分鐘的樣子,我們前邊就堵死了,這一次更簡單,直接在裏邊就可以找到機關。

“外邊有聲音。”

張天師忽地回頭,衝我們打了個噤聲的手勢。

我心底不解,最靠近師父的是老湯,老湯把耳朵貼在了牆壁上,好一會才點頭,壓低聲音說,“有動靜。”

我頓時皺眉,有動靜?

是殭屍追到了?

還是那些人?

應該是那些人吧?終於要和他們碰面了嗎?

我心底暗忖,而且現在的情況,我也真的很想搞清楚,對方到底是什麼人。而且很明顯的,他們要比我們動作要快,而且還很熟悉。

美中不足的是,前邊的石門將一切都隔絕了,所以也不可能聽到那邊的動靜。

我們就這樣站在窄小的通道里,連大聲喘息都不敢。

老湯一直認認真真的聽着,這個過程是非常緩慢的,也是非常受煎熬的。

“好像沒有動靜了。”

老湯低聲告訴我們,“要不要出去看看?”

張天師點頭,“我覺的可以,徒弟,你認爲呢?”

我心說不出去難道還在這過年啊?當然也說出去了,而且老湯還那麼能打,就算是修道之人,只要被他靠近了,沒有辦法弄法術害他,還不被打的死死的?

說要出去,我也要準備點東西,沒有辦法啊,我就有五雷驅鬼符,就只能夠靠這個了。

當下,我們也不再猶豫,直接拉下了機關,石門打開之後,我、老湯還有徐小琳趕緊拿手電筒往前照,同時張天師第一個衝出去,這也是怕有人在附近暗算我們,畢竟我們沒有辦法判定外邊會不會聽到我們在通道里的聲音。

不過,這一切看起來都是我們多想了,並沒有什麼動靜。

然後老湯就走了出去,接着是徐小琳和我。

我剛走出來,手電筒只是隨便的一掃,就看到一道黑影直接撲向了老湯的腦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