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也不顧忌這兒是發布會,起身緊緊的攬住了華禹風。

這時,我才知道,他的身子在微微顫慄。應當是情緒的崩潰,也是濃濃的煎熬。

「禹風,有我呢,我會一直陪伴你,我們還有美歡。」我輕聲寬慰,心中是滿滿的心疼。

華禹風逐漸沉靜下,他緊緊的抱著我,好像要把我揉進自個兒的身子中。

華超雄神色黯淡,無言以對。

「怎麼了?為什麼斷電了?」台下的記者一陣騷動。

電視台直播的記者,直到如今才發覺不對勁,他們的攝像機不知何時,已經斷了電。

紛紛面上一陣愕然,站立在邊上的葉坤卻揚起了唇角。大約他是早在華禹風開始發火時,就已經有所行動了。

站立在台下的簡妮,從震撼中清醒過來。大約她萬萬沒料想到,華禹風的反應會如此大。

簡妮值得慶幸的是,藍艷華替她承擔下了所有的責任。心中懷揣著悔恨,這所有的情緒在看見我跟華禹風相擁在一塊之後,全部化作怨恨跟仇視。

「舜風,給你哥道歉,這事到此為止!」華超雄厲斥。

一件件的往事被掀開,華超雄的面上有些掛不住,站立在他身側的藍艷華,更是一臉蒼白。

「二叔,憑啥要我道歉,他母親本來便是HOMO集團Yuval的人,」

他的話還未講完,華超雄揚起手便給了他一個耳光:「他母親也是你叫的?我撕爛了你的嘴。」

清脆的響聲,在整個發布會上是那樣的突兀,華舜風面上霎時泛起了五個青紫的指印,可見華超雄是真的下了狠手。

「你打我幹嘛?」華舜風不滿的咆哮,又氣又恨的他,霎時向外邊衝出。

藍艷華趕忙追隨而去:「舜風,舜風……」

「別忘掉了你是華家的人!」華超雄望著華禹風,涼涼的丟了句話,甩手揚長而去。

他們都走了,簡妮站立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重重的瞠了我一眼,猶豫了片刻,耷拉著頭離開了這兒。

這場設計,原本是想要要我難堪,但沒料想到卻重重的傷害了華禹風,我曉得這非她所願。

華家一行人走了,一場鬧劇就如此結束。

葉坤開始清場。

華禹風坐在那中,久久沒動身,面色沉靜。

「禹風……」我輕聲呼喚,面上是怕,眸子是深刻的溫柔。

「方才嚇到你了罷?」片刻之後,華禹風抬眸來,平靜的望著我。

相視一笑,暖暖的情意在我們兩人當中流轉。

我笑著搖了搖頭,是無盡的甜蜜。

「沒,你變成什麼模樣,我都不怕。」我神色堅定。

「只須你不負我,我便陪你一生。」

我的這份暖暖愛意,驅散了他心中的陰霾。以前的情緒逐漸消散,他抿了抿嘴,把這份感動鎖在心中。

他瞧了我許久,最後,伸掌摸了摸我的腦瓜子,眼中是濃濃的寵溺。

「乖巧,我愛你。」

我們再一回相擁,是這場發布會最完美的結尾。記者舉起照相機,畫面在這一刻定格在相機中,成為永恆。

我被華禹風緊緊的抱在懷中,我溫暖的體溫。華禹風非常是貪戀。許久之後。華禹風放開了懷抱。

「乖巧,我待會兒還有個會議要參與,我讓司機送你回去。好么?」

「沒事,你去罷。我自個兒回去便行。好久沒看見瑩瑩了,我待會兒去找她。」

我平靜的說到。面上非常是鎮定,心跳卻不由得加快了幾分。

「恩,那你留意安全。我待會兒兒忙完了便去接你。」

「恩。」我乖巧的點頭:「你先去忙。」

華禹風在我的額頭留下一吻。扭身離開,還不忘交待道:「葉坤,這兒就交給你了。」

望著華禹風遠走的背形。我的目光一寸一寸的凝聚,直到消失不見,我這才起身。到後台換了件衣裳之後,預備離開了這兒。

但離開以前,我叫住了葉坤。

「葉坤,我有件事想問你一下。」

「啥事?請說完!」

「華超雄董事長跟禹風的母親當中,是不是有啥事發生過?」

葉坤神色一怔,把我拉到了個邊角,小心謹慎的道:「吳小姐,這事是華家不可以提的事,你可要小心,千萬不要問華總呀!」

「真的有事?」

「恩!當年華總的爸爸跟如今的華超雄董事長,同時都喜歡華總的母親,可後來不曉得怎麼個情況,華總的母親就嫁給了過世的董事長。再後來華總的母親就病了,被送往美國療養,聽聞都是華超雄前去探望的。再後來的事,就只是謠傳了,我便不曉得實情了。並且華超雄董事長至今未娶,聽聞都是為華總的母親。」 「啥?至今未娶?」

「對呀!要不怎麼會沒兒女!」

「那麼他跟藍艷華究竟怎麼個情況?」

「這我便不清晰了,也都是大家傳的,至於有沒事,我們也不清晰。」

「那麼就是說,如今的華董事長曾經也對禹風的母親一往情深過?」

「恩!不單是一往情深,聽聞險些跟過世的董事長斷絕關係呢!」

「這麼嚴重?」

「恩!因此華董事長對華總還是關愛有加的,你可不要跟華總說是我跟你講的呀!否則我死都不曉得怎麼死的。」

「行,一言為定!」

拜別了葉坤,我拿定了主意,要親自去探探這華超雄的底。

在道旁,我身上的深青色禮服已然不在,穿著休閑的衛衣跟牛仔褲,頭髮隨意披在背後。

伸掌攔下一輛的士,拉駕車門坐上:「師傅,去馬迭爾住宅區。」

車輛在街道上均速行駛,繞過市區,住宅區的車輛霎時少了許多。在住宅區繞了片刻,在一座豪華的主公館跟前,的士司機一腳踩向了剎車。

付了款,我下了車。

抬眸看去,氣勢恢宏,大氣輝煌。

我心中微微震撼,這便是華家!收了心緒,我抬腳走了進入。摁下門鈴,我站立在門邊靜候。

「你好?請問你找誰?」保姆過來開門。

「你好。我找華董事長,麻煩你彙報一下,我叫吳青晨。」

片刻之後,門打開了,華舜風跟藍艷華出如今臉前。

華舜風面頰有些泛紅,醉眼朦朧。

「喲,這是誰呀,走錯門了罷?」華舜風訕訕的笑著,嘲諷道:「我家不歡迎你,快滾!」

說著,他便隨手預備關上大門。

方才在發布會上,他顏面掃地,心中對華禹風跟我唯有濃濃的仇恨。

「我來找華董事長!不是來找你的。」我微笑著說道,可是聲響里卻透露著冰寒。

伸掌不打笑顏人,可此時的華舜風,就似是一隻炸了毛的公雞,見誰啄誰,更不要說是我了。

「滾!」一聲大吼,就似是一道驚雷,劈在公館門邊。

華舜風搖搖晃晃走至我跟前,伸掌抬起了我的下頜,是輕視,是輕鄙,也是調戲。

「你找我二叔幹嘛?你是還想勾惹他不成?」說到這兒,他呵呵的笑起。

我重重拍開了他的手,臉霎時拉下:「放開!」

怒聲響徹整個門邊,藍艷華趕忙小跑過來。

「你幹嘛,給我讓開!喝的爛醉,趕緊給我回房間去。」

聲響里透露著幾分斥責,轉臉過去對著我說道:「吳小姐,快進入坐。」

「媽……」華舜風一臉不滿,可此時,他已經被母親推到了一邊,倒在門框上。

「華夫人你好。」

我重重瞥了一眼華舜風,繞過他,抬腳走了進入。

客廳非常大,富麗堂皇,非常是豪華。

這兒跟華禹風住的那裡不同,他那裡雖然每件東西都非常貴,但卻是屬於低調的奢華,而這兒,到處張揚的貴氣。

剛回神,藍艷華就端著一杯,茶走來。

「吳小姐,請喝茶。」奇怪的是藍艷華對我非常是客氣。

「謝謝。」我點頭道謝,走至沙發上坐下,抿了一小口之後,把茶杯放在了茶几上。

真皮沙發,極致的觸感。

「華董事長在家么?」

「在。」藍艷華笑著說道:「在樓上,我幫你去喊他。」

講完,她搖曳著身體向樓上走去。我的眸子微微閃動,對於藍艷華的熱情,我有些躊躇。

並且開始懷疑華超雄跟藍艷華的關係,他們雖然年歲已高,但到底是孤男寡女共處一室。莫非豪門大家族都會住在一塊么?這是習慣么?我有些不解。

凝聚心神,隨時預備應付突髮狀況。我既然能來到華家,就已經在心中,給自己打了無數只強心劑。

「吳青晨,你是來炫耀的么?回去告訴華禹風,我華舜風不怕他,這一回不算啥,要他給我等著。」

華舜風滿身酒氣,口水橫飛,伸掌指著我。這份霸氣,彷彿下一秒就要把我揍一頓。

這類敗類,還好端端的活在世上,簡直令人生氣。

華超雄從樓上走下,首先看見的便是發瘋的華舜風。

「你瞧瞧你,如什麼模樣,滾回去!」破口一頓斥責,華超雄面上滿是嚴肅。

藍艷華趕忙走上前去,拽著華舜風往房間里拖去。

我不由得惶張了一分,上回見華董事長時,還是在HOMO集團邊上的飯店包廂中。

那時,是他令自己離開華禹風。

「華董事長,你好。」我起身,禮貌的微微鞠躬。

「你有啥事么?」華超雄淡淡的一撇,語氣透露著淡漠。

藍艷華跟華舜風非常知趣沒再下樓,把客廳留給我們談話。

我把包中的速寫本取出,遞到華超雄跟前:「這是阿姨的速寫本,裡邊都是她生前所畫的設計稿。我想,華董事長應當想瞧瞧,因此便拿來。」

我唇角微微上揚,聲響里滿是誠懇。

華超雄一愣,目光落在速寫本上。許久,他沒伸掌去拿,但目光卻也沒挪開,神色中是凝重。

長長的舒了口氣,壓下心中澎湃的情緒,終是把速寫本拿起,一張一張的翻開。

這設計本,華超雄整整翻閱了半個小時。反反覆復,一點一滴,乃至連任何一個邊角,都沒放過。

我一直邊上安謐的等著,靜靜地望著,華超雄合上設計本的那一刻,微微闔上了眼眸,眼角流下一滴淚珠。

華超雄深深吁了口氣,「說完,你今天來,是幹嘛?」華超雄望著我問道,此時的他比以前平靜了許多。

設計本依舊被他攥在掌中。

「今天,謝謝你。」

「你是說發布會么?」華超雄自然有些意外。

我點頭:「先不說其它,起碼在那一刻,我可以感觸到你是真心為他好。」

「可是,他不領情不是么?並且,我一直都反對他跟你在一塊。」華超雄端起茶,喝了一口,意味深長。

我微微凝神,緊接著是釋然的一笑:「華董事長。我不會離開禹風的。不過我今天來。卻不是為這事。」

「那你想幹嘛?」

「我想化解你們當中的矛盾。」

聽見如此的話,華超雄抑制不住一愣,隨即『呵呵』的笑出聲來。

「就憑你?你覺得你有這能耐么?」

「我想知道華董事長有沒這心。」我的臉沉了沉:「禹風的心中實際上非常孤獨,他須要愛。也須要親人的關懷。」

我心中是對華禹風濃濃的心疼,他在發布會現場的失控。我心有餘悸。

我從未見到過華禹風這模樣,他的沉靜理智,在那一刻全部都被拋到一邊。 內心深處的那根弦。被綳的非常緊非常緊。揪著我的心。

「我想華董事長應當也知道,禹風是一個重感情的人。我想要你試著去支持他。」說道這兒,一個停頓。我的目光有意無意的望向樓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