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晃的臉色也有些難看,雖然光芒刺目,讓他他看不清裡面的具體情況,但是他還是能夠發現,這光芒是從姜辰的位置散發出來的。

這不由得讓他眉頭一皺,心裡有了不好的預感。

「我死了嗎?」

姜辰感覺一陣刺目的白光透過眼皮,讓他不由得微微睜開了眼睛。

他此時已然感覺不到身上的疼痛,反而覺得無比的舒適,這讓他懷疑自己是不是已經去世,自己已經身處地府之類的地方。

不過,緊接著他便覺得自己應該是猜錯了,因為他發現自己所在的位置,還是在客廳裡面,而白光則是自己身上散發出的。

「我沒死?」

姜辰有些驚愕的抬起手掌,微微握了下,發現能感受到肉體的存在。

「這白光又是怎麼回事,我身上的傷口好像癒合了。」

姜辰摸了下身體,發現本應千瘡百孔的身體上,現在已經是一絲痕迹也沒有了,白皙無比,只有衣服上的孔洞,讓姜辰明白自己的確是受過傷。

「雖然不知道這白光是什麼東西,但是我彷彿感覺自己現在是無比的強大!」

姜辰喃喃自語,突然抬起頭來,他此時眼睛里的瞳孔,赫然也變成了重瞳,只不過跟意識空間里那重瞳男子的不一樣的是,姜辰此時的重瞳依舊是黑色的。

「我感覺空氣中布滿了詭異的元素,彷彿我心思一動,便能夠調動一般。」

姜辰有些驚異,他試著調動空中那紅色的元素,然後他的手掌中,頓時凝聚出了一團火焰。

「卧槽,卧槽!著了,著了!」

姜辰連連甩手,但是當他把火甩滅以後,他才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彷彿並沒有感受到火焰的溫度。

「剛剛那火是我召喚出來的?」

姜辰有些傻眼,有些不確定的喃喃自語。

於是他又嘗試了一遍,發現依舊很容易的聚集了一團火,這一次,他沒有把火甩滅,而是緊緊的端詳起來。

火焰在他的手掌上靜靜的燃燒,雖然姜辰的手沒感覺到這火焰的溫度,但是火焰上方扭曲空間讓姜辰明白,這火焰的威力絕對不可小覷。

「到底出了什麼事?那小子還沒死嗎?」

門外的趙長坤和成晃兩人的臉色,此時都是異常的難看,白光刺目讓他看不清裡面發生了什麼事情,讓他倆不由得有些忐忑。

不過還好,這白光在緩緩變弱,為了避免萬一,他們打算等白光消散再進去查看發生了什麼事情。

「他們還沒有走!」

外面的人,不知道為什麼,並沒有聽到姜辰方才的驚呼。但是此刻的姜辰,確實分外清晰的聽到了趙長坤的話。

「既然你們還沒有走,那麼你們就都留下吧!」

姜辰的臉色陰沉下來,眼睛里充滿了刻骨的恨意。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姜辰明白,自己現在已經跟方才不一樣了。

他有信心,此次能夠輕鬆的干翻成晃。

「對了!楚雪,二青!」

姜辰的臉色陡然一變,他想起了二青兩人。

姜辰連忙便四周望去,一下子便看到了躺倒在地不知生死的兩人。

「該死的!」

姜辰面色一沉,連忙朝兩人跑去。

「這白光在移動?」

趙長坤有些詫異,雖然白光太甚,讓他看不清裡面的情況,但是他卻能感受到,中間的光源此時彷彿移動了一段距離。

「難不成那小子沒死,身上還有什麼保命的東西,還是說這是他的異能?」

成晃此時也是臉色陰沉,他有些不敢相信姜辰受了那麼嚴重的致命傷,居然還能活過來?

他有心想直接跑進去,但是又擔心姜辰如果真的沒死,在他現在什麼都看不清晰的情況下,萬一被偷襲,那就難受了!所以,他不得不停住了腳步。

「好像還有故意,還能救!」

此時的姜辰跪坐在二青兩人的身體旁邊,仔細檢查了一下后,發現兩人雖然呼吸異常微弱,但是分明還沒有死去,這讓他分外開心。

「我好像能夠調動靈氣,看看能不能對他們有些作用。」

姜辰此時也能夠察覺空氣中密布的靈氣,於是他嘗試調動靈氣,覆蓋兩人的身體。

靈氣緩緩鑽入兩人的體內,二青腹部的傷口緩緩止住了流血,面色也開始微微紅潤起來。

楚雪的呼吸也開始慢慢有力起來,這讓姜辰不由得長舒一口氣。

雖然不知道自己怎麼會,突然冒出調動靈氣給兩人治傷的想法,但是如今看來,有用就行!

「你果然沒死!」

姜辰身上的白光現在已經慢慢消散了,一直緊緊盯著客廳裡面的趙長坤等人,一下子便發現了蹲在二青兩人身旁的姜辰。

看到姜辰沒有死,成晃不由得一下子就慌了神,他可是知道最後自己為了避免意外,做了什麼後手的。

姜辰能在這種情況下,還能活下來。要麼就是姜辰最開始都是裝的,要麼就是姜辰現在莫名的激發了什麼東西,讓他免於一死,甚至變得強大無比。

想到這裡,成晃不由得暗暗的吞了口唾沫,萌生了退意。並不是他膽小,而是姜辰身上發生的事情,實在太過匪夷所思。

「想讓我死,哪兒有那麼簡單。」姜辰緩緩站起身來,轉過頭看著成晃等人,「不過,我沒死的話,接下來就該你們上路了!」

姜辰的嘴角浮現一抹邪笑,看的成晃等人心裡一驚,微微發慌。

「方才你已經被我殺過一道了,現在雖然不知道什麼原因居然復活了。不過沒關係,大不了再殺一次罷了。」

成晃雖然心頭驚慌,但是他卻沒有表現出來,甚至於口頭還在放著狠話。 姜辰聞言啞然一笑,也不接話,而是直接往前走了兩步。

成晃才放過狠話,但是看到姜辰這往前走了一步后,他不由得一驚,嚇得微微後退。

「嘿,你別怕,我不會輕易讓你去死的。我會讓你好好活著,讓你明白死也不過是一種奢望!」

姜辰看到成晃後退的腳步,臉上的邪意更甚。

「哼!勞資會怕你?看老子今天非要弄死你不可!」

成晃臉上帶著一絲惱怒,顯然他也覺得自己方才後退的動作有些丟臉。

「趙隊長,這次為了避免萬一,還是我們一起上吧!」

成晃嘴上不認輸,但是他心裡還是有些驚懼的,於是他打算叫上趙長坤一起。

雖然這樣做有些丟臉,但是為了自己的小命,成晃也顧不得那麼多了。而且他覺得,雖然趙長坤的實力不怎麼樣,但是跟他配合起來,對付姜辰應該是沒什麼問題的。

「好!我們一起出手!」

趙長坤點了點頭,他可沒什麼高手尊嚴,他也不在乎那些,一切均以完成任務為主要目的。

「嘿,來吧。讓我看看你們兩個到底有什麼本事!」

姜辰咧嘴一笑,此時再面對兩人時,他卻沒有絲毫的懼怕,雖然他也不太清楚自己的自信是從哪裡來的。

「風陣!亂風刺!」

成晃一上來便放大,他這次是要全力以赴,直接直接弄死姜辰。

「風陣!刃殺!」

不光一種手段,成晃還召喚出數不清的風刃,要兩招齊發,他不信姜辰能夠躲過去。

不光是成晃,趙長坤此時也沒有懈怠。只見他手一揮,然後客廳里的金屬刀具便飛了起來,他的身前也浮現了無數的細針。

「哦?你也是玩針的?你們兩個都是大老爺們,玩什麼針啊,難不成你們平時看片的時候針玩多了,然後上癮了?」

姜辰咧嘴一笑,整個人看起來還是無比輕鬆的模樣,絲毫沒做什麼應對措施。

「哼!我倒要看看你的實力,是不是跟你的嘴皮子一樣厲害!」

趙長坤的面色一冷,他的主要能力是控制金屬,空中的鋼針便是他的主要武器,飛行起來速度奇快無比,威力絲毫不比成晃的差。

只是數量沒有成晃的多,而且成晃是憑空凝聚,他是隨身攜帶的。這也就是三階以下的,和三階以上的差別。

成晃沒有多說什麼,在風針和風刃凝聚成型以後,便直接朝姜辰飛過來,密密麻麻的,根本不給姜辰留任何閃轉騰挪的餘地。

「這下看你還不死!」

成晃的略顯蒼白的臉上浮現一絲快意,雖然這兩個大招頗浪費精神力,但是他覺得這成果應該是相當不錯的。

與成晃鋪天蓋地的攻擊相比,趙長坤的鋼針就顯得有些捉襟見肘,不過成晃並沒有指望趙長坤能幫多大的忙。

他只是為了以防萬一,比如說在他放完大招脫力以後,姜辰如果沒死,好讓趙長坤補個刀什麼的。

「希望能夠奏效……」

趙長坤神色凝重,依舊控制著鋼針,懸浮在他的身前,他顯然也是明白成晃的用意,所以他並沒有急著出手。

「嘿,控制風元素,好大的本事啊!」

姜辰看著鋪天蓋地的風針以及風刃,居然還笑出了聲來。

也沒見姜辰做什麼,但是當這鋪天蓋地的攻擊飛到姜辰身邊之時,卻突然全部消失了。

姜辰依舊是一副懶散的模樣,站在原地,只有衣服微微飄動,彷彿被一陣微風拂過一般。

「這!這是怎麼回事!」

成晃傻眼了,蒼白的臉上布滿了愕然。

「這……」

趙長坤此時也是直接愣住了,滿臉不敢置信。

他甚至偏頭看了下成晃,懷疑這是成晃主動解散的。

但是看著成晃同樣是一臉茫然的模樣,這讓他不由得一陣皺眉。

「雷聲大,雨點小。我還真以為你這是什麼多厲害的招數呢,沒想到也就這麼回事。」

姜辰撇了撇嘴,一臉的不屑。

啾!

破空聲響起,然後姜辰的身前突然懸浮了幾根鋼針。

原來這是趙長坤突然出手了,只是不知道為什麼,鋼針停在姜辰的身前,就不動彈了。

「繼續啊!你幹嘛停住!」成晃連忙大吼出聲。

「飛不動!我控制不了了!」

趙長坤此時臉憋的通紅,咬牙切齒的說道,讓成晃不由得一愣。

「是你!都是你乾的!你到底做了什麼!」

成晃這時抬頭看見了姜辰似笑非笑的神色,這才驚覺,這一切肯定都是姜辰乾的。

「你們還愣著幹嘛!趕快出手啊!」

這時趙長坤對自己的手下喊話了,現在已經不管強弱了,只讓能幫上忙,都得上!

「哪兒有光挨打不還手的道理,現在該輪到我反擊了!」

姜辰此時的神色突然一肅,眼睛里閃過一絲冷意。

只見姜辰眼神一凝,然後姜辰的身邊,突然狂風大作。

「我就讓你看看,什麼才叫做風法!」

姜辰冷然一笑,然後成晃和趙長坤等人,突然被一陣風捲起,在空中搖擺不定。

然後狂風緩緩凝聚,變成了一個巨大的風漩,而成晃等人便身處風漩當中。

「啊!」

「好疼!疼啊……」

「……」

此起彼伏的慘叫聲從這一群人的口裡發出,他們只覺得自己的身體彷彿要被撕碎了一般。

姜辰的臉色冷然,只當沒有聽到,依舊是冷冷的看著風漩中的眾人。看到他們被強勁的力道給撕扯的快要裂開,姜辰也絲毫沒有停手。

「不分青紅皂白,就直接闖入我家,然後讓我加入你們。不加入,就要殺死我!呵呵,真的是好大的威風啊。」

姜辰的臉上帶著一絲冷笑,自己這次差點直接死掉,二青兩人此時也是重傷昏迷,如果不是自己,兩人肯定也是已經死去。

姜辰對這一幫人的仇恨,不可謂不刻骨銘心。

「我們……是國……安局的人,你要是……殺了我們,你……以後也……絕不會好過的!」

趙長坤的聲音斷斷續續的傳來,顯然他想做最後的掙扎。 而成晃此時卻說不出話來,他遭到了姜辰的特殊照顧,身上肉被風一點點撕下來,痛的不停慘叫。

「國安局?呵呵,我不信!國安局絕對不會出像你們這樣的人,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我一定會調查清楚的。」

姜辰不相信趙長坤的話,他覺得趙長坤是假冒的,要麼是跟刺殺他的瘋女子是一夥,要麼就是跟餐廳里的那個鱗片男子是一夥。

「你們還是安心上路吧!」

姜辰不打算跟這群人浪費口舌,到底是怎麼回事,他自然回去調查。

說著姜辰加大了風力,還在堅持的眾人,瞬間便被撕碎。

同時風漩上,突然燃起了大火,而這些被撕碎的身體,頓時便被大火給燒的滋滋作香。

此時這些人已經死透,故而已經發不出聲音來,不然被烈火燃燒,肯定會爆發出更劇烈的慘叫聲。

「真是麻煩,一有錢了,什麼牛鬼蛇神都冒出來了。我都懷疑這些人,是不是圖謀我公司的財產來的。」

姜辰看著空中的火旋風,臉色卻依舊有些難看。雖然這算是給自己報了仇,但是他清楚,更大的麻煩還在後面。

「管他,那麼多,我還是先搞清楚自己身上發生了什麼事再說。」

摸了摸下巴,暫時把這事情放到一邊,打算好好弄清楚,自己怎麼會突然復活,以及有了這麼厲害的能力。

至於空中的那些屍首被燒成灰了以後,便直接被姜辰用風卷著扔到庭院里去了。

「骨灰當花肥,應該能有點用吧。」

姜辰喃喃自語,他對這方面倒也不太懂。

「嗯,恢復的很好,看來沒必要送到醫院裡去了。」

姜辰又來到二青兩人的身旁,發現兩人的身體已經好的差不多了,臉色紅潤,只是尚還未醒,便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哎,踏馬的,把老子的客廳都搞成什麼樣子了!你大爺的!」

姜辰確定了兩人沒事以後,這才把注意力放到客廳的環境上。

看著雜亂不堪的客廳,姜辰的臉色不由得一黑。

特別是看到地板被成晃的那什麼風針,風刃給弄千瘡百孔以後,姜辰的的臉色更是難看無比。

「這玩意兒,用土元素應該可以修復吧?」

姜辰蹲在地上,用手輕輕摸了下地板,神色有些不確定的說道。

「管他呢,我先試一下再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