憑聲音判斷,此人的實力絕對不會低。

李雲忍不住好奇,好看看此人是誰。

於是。

他便向着聲音來源處趕去。

正走着,忽又聽見另外一個男人洪亮的聲音。

“李文龍,是你在找死纔對。”

李雲見狀,加速前進。

很快,便來到聲音來源處的附近。

只見這裏圍了一大圈的人,似乎都在看什麼熱鬧。

李雲悄無聲息的爬到旁邊一顆大樹上,臨高看下去。

就見人羣的中心,有兩個男人在對峙。

雙方劍拔弩張。

氣氛緊張。

一個50多歲的樣子。

滿臉鬍渣,長着一張滄桑臉。

他雙目深邃,閃爍着精光,看起來非比尋常。

仔細感應下他體內的氣感。

他竟是超凡七階的強者。

而他對面之人,髮絲凌亂,長髮遮住了半張臉,看不出年齡。

他神色陰鬱,左臉上有條刀疤,面目猙獰,看起來非常陰鷙險詐。

他的修爲竟然不弱於那個滿臉鬍渣的男人。

也是超凡七階。

兩人相互對峙,氣勢都很極強。

似乎他們還是名人,周圍的人竟然都認識他們,在議論紛紜。

李雲聽了一會兒。

終於知道了這兩人的來歷。

滿臉鬍渣的男人就是李文龍,是個獨來獨往的冒險者。

他在冒險者中非常出名,被人們冠以“人龍”的稱號,只要是冒險者,沒有不知道他的人。

他的實力在所有冒險者中都是佼佼者。

那個神色陰鬱的刀疤男是劉宇昌,與李文龍一樣,他亦是個獨來獨往的冒險者。

他在冒險者中同樣出名,但被人稱爲“陰蛇”。


因爲他這人陰險狡詐,且,心狠手辣。

他們兩人以前就有頗深的恩怨。

這次在此地相遇,話說不過三句,便懟了起來。

“兩個都是超凡七階的強者,要是打起來,那就有趣了。”

李雲笑了笑,將目光又放在了李文龍兩人的身上。

就在這時。

只見李文龍說道:“劉宇昌,今天我們新賬舊賬一起算,好好算算總賬。”

“好啊李文龍,我也早想跟你算總賬了。”

劉宇昌說着,冷眼看着他。

“去死!”

李文龍身上爆發出一股濃郁的殺氣,只見他猛地動起手來。

他速度極快,眨眼便出現在劉宇昌的面前。


一掌打了過去。

不愧是超凡七階的高手。

這一掌打出,把周圍的靈氣都給吸乾了。

威力強的離譜。

不過,劉宇昌也不弱,只見不閃不退,硬生生的迎接了李文龍的這一掌。

轟!

兩者相撞,傳出來一聲大響。

一股恐怖的氣流從他們之間衝出,如海嘯般衝向了四面八方。

周圍人臉上都露出駭然之色,紛紛後退。

只見周圍的許多樹木化爲了齏粉,景象驚人。

李雲也是一驚。

然後,連忙將衝來的氣流擋了下來。

Wωω☢тт kǎn☢¢ 〇

等他擡頭看去時,李文龍與劉宇昌渾身一震,各自後退了十幾米。

而在他們周圍,大地龜裂,樹木粉碎,滿地狼藉。

這僅僅是他們對了一掌的結果。

“好厲害!這就是超凡七階的強者嗎?”

李雲面露驚色。

馬臉老人的實力也很強,但跟這二位比起來,拍馬都趕不上。

周圍也都在議論紛紛。

“不愧是人龍和陰蛇,他們的實力太強了。”

“沒有想到古墓把他們兩個也吸引過來了,以他們這麼強的實力,只怕沒幾人是他們的對手。”

“他們都是超凡七階的高手,哪怕放在大勢力中,那也是絕對的高層人物,豈可小覷?”

“牛!我什麼時候纔能有他們那樣的實力。”

“….”

就在這時。

李文龍與劉宇昌又互相戰在一起。

兩人激烈的交手。

轟轟轟….

一陣巨響傳出來。

這裏出現了很強的能量波動。

許多古樹被震了齏粉。

連天地都變色了

場面驚人。

展眼的功夫。

他們兩人便已經交手上百招,不分勝負。

就在他們激烈大戰的時候,突然,他們之間出現的一個白鬚老人。

只見白鬚老人把他們兩人的招式都給攔了下來。

硬生生的阻止了他們繼續激戰。

絲!

衆人倒吸一口冷氣。

無比震驚的看着那個白鬚老人。

連李雲也感到一陣驚悚,不覺瞪大了雙眼。

這個白鬚老人太強了!

竟然輕易地擋住了李文龍兩人的招式,將他們逼停下來。

這樣的實力,未免太驚人了。

就在這時。

白鬚老人把李文龍兩人都看了一眼,冷聲道:“夠了!你們到底進不進古墓,如果不想進,就不要在這裏攔着別人進去。”

李文龍與劉宇昌皆很忌憚的看了白鬚老人一眼。

然後,他們什麼也沒有說,各自退走了。

緊接着。

一羣人走過來,環繞在那個白鬚老人的身邊。

看見他們,周圍人都認了出來。

李雲亦認出來了,不覺臉色一沉。

他們是江南基地市風雷武館的人。


照此看來,那個白鬚老人應該也是風雷武館的人。


其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