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正義等到真靈佳兒走出門之後,就輕聲對慕正道說:「你去看看她吧!」

慕正道聽后,立即就說:「好。」

慕正道說完就趕緊去追真靈佳兒。

追上真靈佳兒之後,慕正道就扶著她回到了房間里。

慕正義看慕正道和真靈佳兒都走了,就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然後就起身去把門關上了。

慕正義把門鎖好之後,就到桌子旁,把真靈佳兒抄好的那張遺書從那一本信紙上撕了下來,接著就把它疊好裝到了那個信封里,然後他就把那個信封裝到了自己的衣服口袋裡。

慕正義把那個信封裝好之後,就拿起原本的那張遺書,把它撕了個粉碎。

慕正義把那張遺書撕到無法再撕的時候,就拿著那些碎片去到了他卧室里的衛生間。

慕正義打開馬桶蓋子,就把那些碎片全都丟了進去。

慕正義使勁兒的按下了沖水按鈕,那些碎片立時就被巨大的水流沖走不見了。

慕正義看著那些碎片都被沖走不見之後,才慢慢的把馬桶蓋子蓋上了。

慕正義去洗了一下手,然後就出了卧室,又去坐到了書房的椅子上。

慕正義閉著眼睛靠在椅子上。

慕正道把真靈佳兒扶回房間之後,就緊緊的抱住了真靈佳兒,淚水止不住的直掉。

真靈佳兒卻沒有流淚,卻是一臉的漠然。

過了一會兒,真靈佳兒就輕輕的推開了慕正道,她看著淚流滿面的慕正道,哭笑了一下說:「不用難過,人早晚都是會死的,想開就好了。」

真靈佳兒說到這兒,就拉住慕正道的手說:「別難過了,你現在認真的聽我說。」

慕正道聽真靈佳兒說完后,就慌忙擦了擦眼淚,然後鄭重的說:「好,你說吧!我聽著呢!」

真靈佳兒聽后,嘆了一口氣說道:「我的父母以後就拜託你了,我真的不敢想,我突然離開了,他們會怎麼樣?」

真靈佳兒說到這裡,就說不下去了,眼淚也不禁的直往外涌。

慕正道聽后痛苦的嘆了一口氣就認真的說道:「你放心吧!只要我活著,我一定會好好照顧他們的。」

真靈佳兒聽后,立即就說道:「不要說些不吉利的話。」

慕正道聽后就忙說:「你放心吧!我一定會好好的。」

真靈佳兒聽慕正道這麼一說,竟不由得悲從中來,咬著嘴唇哭了起來。

慕正道和真靈佳兒就抱在一起,痛苦的哭泣著。

過了好一會兩個人才止住了哭泣。

真靈佳兒擦了擦眼淚,飽含期盼的說道:「不論如何,你以後都要保護好你自己,知道嗎?只有你好好的才能保護好別人,你以後千萬不能再義氣行事,知道嗎?」

慕正道含著淚,點頭說:「你放心吧!我會保護好自己的。」

真靈佳兒抽了一下鼻子,然後皺著眉頭痛苦的說道:「最讓我放心不下的就是潤兒了……」

真靈佳兒說到這裡就低下頭一陣難過。

真靈佳兒稍微控制住悲傷的心情之後,就滿眼焦慮的說:「潤兒還小,他什麼都還不懂,又那麼善良,以後就只能拜託你好好的保護他了,千萬不能讓潤兒受到什麼牽連,讓他也變成一個惡魔。」

慕正道幫著真靈佳兒擦了一下眼淚,然後堅定的說道:「你放心吧!不管遇到什麼樣的情況,我都會保護好潤兒的,絕對不會讓他受一丁點的傷害。」

真靈佳兒聽慕正道說完之後,就流著淚說道:「我相信,你一定會保護好潤兒的。」

真靈佳兒說到這裡,就和慕正道抱在一起又是一陣哭泣。

兩個人止住哭泣之後,真靈佳兒就又開始交代慕正道,要照顧好她的父母,說完了她的父母,真靈佳兒就又交代慕正道保護好慕正言,然後就是讓慕正道保護好自己。

慕正道聽真靈佳兒說完之後,就都鄭重的答應。

兩個人就這樣過了一個下午。

宮殤:棋子王妃 已經到了吃晚飯的時候,他們也不知道,真靈佳兒還是在囑託著慕正道。

「咚咚咚,咚咚咚。」突然從門口那裡傳來了一陣敲門聲。

正在說話的慕正道和真靈佳兒聽后,不禁的都打了一個寒顫。

慕正道緊緊的抓住了真靈佳兒的手,眼淚也不由自住的又掉了下來。

真靈佳兒看了看慕正道,然後就緊緊的抱了他一下,接著就推開慕正道開門去了。

真靈佳兒打開門,就看見慕正道一臉嚴肅的站在門外。

「該去吃飯了。」

慕正道冷冷的說完之後,轉身就下樓去了,依舊是不等回話。

真靈佳兒聽慕正義說完之後,就點了點頭,然後看慕正義轉身走了,她就轉身對屋裡的慕正道說:「該去吃飯了,走吧!」

真靈佳兒說完后,也不等慕正道作出反應,她就邁開步子下樓去了。

屋裡的慕正道痛苦的捶了幾下自己的腦袋后,才邁著艱難的步子下了樓。

吃飯的時候,三個人還是不說話,也還是誰也不看誰,就只顧著吃飯。

慕正義先吃完飯後,就看著慕正道吃飯。

慕正義等了半天,看慕正道還沒有吃完飯,就乾咳了一聲,然後低沉著聲音說道:「你來跟我上樓吧!」

慕正道聽后,就放下筷子,看了一下慕正義,然後恭敬的說:「好。」

可是慕正道說完之後並沒有立刻站起來,依舊是坐在椅子上沒動。

已經站起來準備要上樓的慕正義,看慕正道不想起來走,就嚴厲的對他說道:「走吧!」

這下慕正道聽后才慢慢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慕正道站起來之後,卻沒有走,而是看向了正在若無其事吃著飯的真靈佳兒。

真靈佳兒一心只顧著吃飯,根本就沒有理會到旁邊的慕正道,就好像餐廳里就她一個人吃飯似的。

慕正義看慕正道還不走,就過去抓住了慕正道的胳膊,然後又低沉著聲音說:「走吧!」

這一下慕正道想不走也不行了,慕正義抓著他的胳膊拉著他走,慕正道只能無奈的跟著慕正義走。

當慕正道走到餐廳的門口時,便放慢了腳步,他就想要回頭再看一眼真靈佳兒。

慕正義似乎猜到了慕正道的心思,他就抓緊了慕正道的胳膊,然後一使勁就把慕正道拉出了餐廳的門。

被慕正義拉的有些踉蹌的慕正道,就有些憤怒的看向了慕正義。

當慕正道看到慕正義那張面色鐵青的臉時,憤怒一下子就全沒了。

慕正道一咬牙,就推開了慕正義的手,然後就快步的上樓去了。

慕正道進到房間之後,就快速的關上了門,然後就靠著門癱坐到了地上。

慕正道痛苦的閉著眼睛,任憑眼淚流個不停,他不時的將頭磕向房門。

緊隨其後的慕正義看慕正道進了房間,心裡就稍稍的鬆了一口氣,然後他就靜悄悄的站到了樓梯口的旁邊,以便能夠看到樓下的房門。

真靈佳兒不慌不忙的吃著飯,直到她覺得吃飽了,已經吃不下了,才放下了筷子。

真靈佳兒擦了擦嘴,然後就起身離開了餐廳。

真靈佳兒出了餐廳之後,就徑直去打開門出去了。

在樓上的慕正義看真靈佳兒出了門,就立即去到書房裡,拿出手機給他的司機界邊發了一條消息:有情況了立即給我打電話。

消息發出沒多大一會兒,就收到了界邊的回復:明白。

慕正義看完之後就把界邊發來的消息刪除了,緊接著他把他發給界邊的那條也刪除了。 真靈佳兒出了門之後,就去沿著長平江堤壩上的小路走去,她順著江邊的小路慢悠悠的走著。

真靈佳兒沒有目的的,順著江邊的小路一直走。

不知不覺得天已經暗了下來,可真靈佳兒還是繼續慢悠悠的往前走。

真靈佳兒覺得走的有些累了,這才停下了腳步。

真靈佳兒看到剛好在她站的旁邊就有可以下到長平江邊去的台階,她就有些疲憊的下了台階。

真靈佳兒走到長平江邊后,就站住看了看被燈光照映的十分絢麗的江面。

看了一會兒之後,真靈佳兒就閉上了眼睛,然後就慢慢的抬腳向江水中走去。

忽然,真靈佳兒聽到身後好像有人在尖叫,她就一下子睜開了眼睛,但她立即又閉上了眼睛,然後就加快速度,繼續往前走。

突然,真靈佳兒的腳下就沒有了根,她就一下子陷入了水中。

這時在遠處一直盯著真靈佳兒的界邊,看到真靈佳兒消失在水中之後,就拿出手機,給慕正義發信息說:完成。

正在書房裡忐忑不安的慕正義,看到界邊發來的信息之後,就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慕正義把界邊發來的信息刪除之後,就去坐到了椅子上,然後他就皺著眉頭閉上了眼睛。

在房間里痛苦萬分的慕正道,突然聽到了手機的響鈴聲。

慕正道痛苦的就不想去接電話,任由手機一直響個不停。

手機響了好一陣之後,就停了,緊接著,手機又響了起來。

慕正道聽的有些心煩,他就從地上起來,走到床邊拿到了手機。

慕正道看了一下手機,發現是他的助理度直打來的電話,他就把來電話掉了。

可當慕正道剛把手機掛掉,緊接著手機就又響了起來。

慕正道一看,竟然又是度直,他就有些生氣的接通了電話,然後怒氣沖沖的說:「我已經休息了,就不要再來煩我了,有什麼事明天再說吧!」

慕正道說完之後,就又掛了電話。

可是當慕正道掛掉之後,手機就立刻又響了起來。

慕正道一看竟然還是度直打過來的,他就接通電后,不耐煩的說:「我不是已經給你說過了嗎?有什麼事情就到明天再說嗎?」

電話那頭的度直有些支吾的說道:「那個,夫人她在家嗎?」

「不在,有事嗎?」

慕正道沒好氣的說道。

度直一聽慕正道說真靈佳兒不在,頓時就慌張的說道:「夫人好像出事了,剛才警察打來電話說,長平江那裡有人投江了,看相貌,好像是夫人。」

慕正道聽到這裡,突然感覺腦袋嗡了一下,身體不由自主的就僵住了,手機慢慢的從他手裡滑落到了地上。

姐妹花的最強兵王 過了好一會兒,慕正道才緩過神來,他顫抖著聲音叫著:「佳兒佳兒。」然後就轉身瘋了似的跑出了門。

坐在書房裡的慕正義,似乎聽到了慕正道出門的聲音,他就慢慢的睜開了眼睛,然後就起身到門外查看。

慕正義看慕正道的房門大開著,他就四周掃視了一下,然後就大步走了進去。

進到房間之後,慕正義就悄悄的走到了真靈佳兒的梳妝台前,然後他就從衣服口袋裡掏出了那個信封,之後他就打開梳妝台的抽屜,把那個信封放了進去,放好以後就輕輕地把抽屜關上了。

慕正義站在那裡停了一會兒之後,就慢慢的走出了慕正道的房間。

慕正道跑到大門口的時候正好撞見了從外面進門的界邊,慕正道也沒理會,就還是繼續瘋了似的跑向了長平江邊。

從外面回來的界邊看到慕正道之後,心裡就莫名其妙的覺得有些愧疚,他本來打算去見慕正義的,可是見慕正道跑著走了,就有些不忍心。

界邊就忙去車庫開車。

界邊開車追上瘋跑的慕正道之後,就搖下車窗沖著正在順著長平江堤壩的小路奔跑的慕正道大喊:「總裁,總裁。」

快要瘋了的慕正道根本就聽不見界邊的喊聲。

界邊看慕正道根本就不理會他,就只好把車開到了前邊,然後就下車去攔住了慕正道。

由於慕正道跑的比較快,以至於界邊在攔他的時候,差點就被他撞倒了。

界邊攔住慕正道之後就奮力的拉著慕正道上了車,然後就趕緊上車加大油門去真靈佳兒投江的地方。

不大一會兒車子就到了真靈佳兒出事的地方。

那裡聚集了好些人,旁邊還停著警車和救護車。

界邊停好車之後,就急忙下了車。

下車后的界邊就準備到長平江邊去,他剛走了兩步,就突然發現,慕正道還在車上。

界邊本以為慕正道也會慌忙下車的,誰知道他竟然坐在車裡,還沒有下來。

界邊就立刻去打開了車門,準備讓慕正道下車,可是車上的慕正道,卻獃獃的坐著不動。

界邊看慕正道坐著沒動,就伸手過去扶住了慕正道的胳膊。

一路上焦急地盼望著,趕快到地方的慕正道,在真正到了地方之後,去像是變成了一個雕塑。

慕正道也很想趕緊下車,可感覺到身體好像是不聽使喚了,當界邊扶住他的胳膊之後,他才覺得身體好了一點,然後他就趕忙下了車。

界邊扶著慕正道,穿過圍觀的人之後就走到可以下到長平江邊的台階那裡。

不知道是慕正道走的太急沒看路,還是怎麼的,慕正道一個台階都還沒有走下去,就從台階上栽了下去。

扶著慕正道的界邊也沒想到,慕正道會突然踩空,使得他也根本沒有時間去抓住慕正道,就眼睜睜的看著慕正道摔了下去。

就在慕正道栽倒下去的時候,他就已經昏了過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