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敵和秦風接命,拔刀殺向白少和白秋影,

白秋影蹲在地上,緩緩給滕洪蓋上不瞑目的雙眼,站起身來,自嘲一笑道「我欲殺人,我被人殺,」

白少此刻雙眼一閉,他已無力再戰,殺便殺了吧, 此刻兩人已知蘭州城內已無法可守,只有一死殉國了,

慕容敵和秦風兩人下的馬去,舉刀欲殺向白少和白秋影兩人,

就當兩人下馬之際,平然聽得戰馬奔騰之聲傳來,秦臻猛然尋著聲音看去,城外忽見遠處火把連天,隱隱見得無數人影殺向這邊,

秦風此刻和慕容敵,聽得戰馬奔騰,腳步一急,殺向了白少和白秋影,

白少和白秋影兩人聽得戰馬奔騰,睜開眼睛,手中兵器一緊,對視一眼,眼中光芒閃過,

秦風和慕容敵舉刀殺來,殺氣騰騰,欲一招斃命,真氣催動,交織一片刀光,

白少和白秋影兩人身邊突然殺出兩道人影,皆是灰袍遮身,這兩人一掌柔勁推開白少和白秋影,一掌對上秦風和慕容敵兩人,

四人對上一招,勁氣激蕩,秦風和慕容敵見得自己一招殺不死兩人,身形一轉,躍空殺向白少和白秋影,可是那兩名灰袍人如跗骨之蛆,死死的纏住了秦風和慕容敵,

戰馬奔騰之聲躍進,秦臻自覺不能遲疑,喝令道「退,」,頓時在校尉的喝罵聲之中,千雪大軍向蘭州城內的街道散開去,

秦風和慕容敵此刻心中焦急,現在是幹掉白少和白秋影兩人最好的時機,而且白秋影還是太子,太子一旦被殺,大乾政局,就算是有白玄鎮住,依舊免不了波動,而且白秋影這一代,能夠入得上秦臻眼的也就只是白少和白秋影兩人,

可是白少和白秋影見得生機就在眼前,不惜,用精血催動真氣,換來半刻的功體恢復,

白少和白秋影兩人連手殺向蘭州城門處,而秦風和慕容敵也是急於擺脫兩名灰衣人,可是灰衣人武功雖然不是奇高,面對秦風和慕容敵,在短時間還是成功的將秦風和慕容敵給阻攔下了,

舒天羽見得白少和白秋影想要逃走,馬旁大弓一拿,弓箭一搭,使得又是三箭連珠的箭法,三箭嗖然如閃電殺向了白少和白秋影,

白少和白秋影兩人以精血為媒,催動真氣運轉,可是也只不過是短時間而已,現在舒天羽手中三箭連珠的箭法而來,兩人背對,一時間反應不過來,眼見得那弓箭就將白少和白秋影兩人射穿,那兩名灰衣人眼見不好,身形陡然一躍,身形加速,一掌巧勁將白少和白秋影兩人一掌打出城門,

「噗」冷箭入體,兩名灰衣人喉頭各種一箭,剩下一箭,卻是被兩人臨死反撲,真氣震偏,

灰衣人被兩隻冷劍入體,冷箭貫穿咽喉,血如泉涌,

輕然之刻,兩人便是氣絕身亡,

秦風和慕容敵心中不甘,身形一動,在欲殺向白少和白秋影,

可是秦臻一聲冷喝「回來,」

秦風和慕容敵兩人才是心有不甘的,翻身上馬,隨著大軍向蘭州城街道走去,

蕭輕塵親率萬餘勾陳鐵騎而來,倏然沖入蘭州城城門出,蕭輕塵身後數名親騎,手一鉤,鉤住白少和白秋影兩人手臂,一使力將白少和白秋影勾上馬背,衝上前去,

秦臻排兵布陣,將大軍插入蘭州城的各個街道之中,用街道狹窄,限制北涼鐵騎的威力,

果不其然,蕭輕塵一馬當先,只見的主街道遠處已經築起了拒馬樁,這些拒馬樁是秦臻臨時用被燒毀或者摧毀的房屋的木材做的阻礙,

蕭輕塵一拉韁繩,胯下白駒馬蹄高高抬起,長嘯一聲,頓時喝令向後傳去「停,兩翼散開,」

原本三隊的北涼鐵騎除了主街道前面的那三隊,隨後而來的鐵騎,分散開去,將主軍的兩翼護住,頓時北涼鐵騎成三隊直對千雪大軍,

等的片刻,戰馬奔騰聲間歇,蕭輕塵一拉韁繩,白駒向前,蕭輕塵看向秦臻說道「秦大將軍,西線這一仗打的讓天下皆驚啊,」

秦臻也是撥馬上前,兩人相聚十丈,他笑說道「北涼王,你倒是來的挺快的,」

蕭輕塵哈哈大笑起來,隨即笑聲一冷,說道「秦大將軍,你盡可看身後,」

秦臻面色平淡的看向身後,只見的身後天空通紅一片,一看便知是有人放火,

秦臻看向蕭輕塵笑說道「北涼王倒是要把我困死在蘭州城內啊,」


蕭輕塵輕輕一笑說道「這本來就是你死我活的事情,不是嘛,」

秦臻聽得這句話,哈哈大笑,一撥馬轉身,輕聲下令說道「所有人戒備,秦風你親自率兵進駐城牆和城門,舒天羽,你在這裡看著蕭輕塵,」

秦風和舒天羽一接令,秦臻便是朗聲說道「傳我令,安營紮寨,」

命令一下,頓時拒馬樁身後千雪大軍分開而來,先是盾牌手上前,豎起盾牆,然後其後跟著的就是刀盾陣,隨後又是弓箭手,直對蕭輕塵,

蕭輕塵冷眼一撇,戰馬一回,下令說道「全軍戒備,派人催促風刀軍,建築工事,軍醫給白少和白秋影醫治,搜尋尚存的士卒,」

,,,,,,,

蘭州城外,篝火通明,篝火兩側,黑壓壓的兩群人,刀兵相向,殺氣騰騰,

兩軍,一軍背對蘭州,一軍面對蘭州,

一軍豎的是驤黃龍旗,一軍立的是血狼嘯月圖,

兩軍就如此靜靜對峙,主將一人使馬槊,一人使青龍偃月刀,

這兩軍便是,秦臻的龍驤軍和蕭輕塵的血狼騎,

龍驤軍是展台連戰親率八千鐵騎直奔而來,

展台連戰原本是駐紮在連城所,扼住西線軍反撲的要塞,前些天接到秦臻軍令,便將連城所交給了隨後趕來的龍驤軍大將祁連成,自己率領八千鐵騎直來蘭州城,可是就在蘭州城外十里之處,斜里跑出一隊人馬,那隊人馬便是蕭輕塵的血狼騎,

這血狼騎倒是由重陽親率,從北涼的後防線,穿山而來,等的就是展台連戰,

兩軍相遇,倒是沒有立即刀兵相向,而重陽也是戒備之中,並沒有立即殺向展台連戰,

兩人從未交過手,對對方的路數絲毫不清楚,而現在蘭州城牆上火把通明,火把隱隱成一隻龍形,展台連戰便知蘭州城未失,心一靜,並不急著出手, 王毅與四大戰將,兩位心腹從魔界走了出來,王毅也從悲傷地神情之中走了出來,再次穩定了情緒的他,突然停下了腳步。

“怎麼了,爲何停下腳步?”風之戰將看着王毅也緩緩停了下來,緊隨其後,王毅的神情顯得無比凝重,他看向了魔蛇。

“魔蛇前輩,當年我對你承諾,這法神已經爲你找到,但是還有一件事情,我還沒有幫你辦到,那就是斬殺當年你的仇人,現在魔界大勢已定,這神界也掀不起大浪來了,是該兌現當年的承諾了!

現今,整個仙界實力最強的也就是這四大戰將,還希望你直言不諱,究竟是誰當年將你擊殺了?”

王毅看着魔蛇前輩嗎,神情顯得無比凝重,他這一句話說出,頓時引起了四大戰將的震驚!

“這·····························哈哈哈哈哈,不必了,老夫已經與這雷之戰將言合了,再說現在我也復生,這仇恨也就得過且過了,往事不必再提了!”

魔蛇也是無比的震驚,但是他的內心卻是無比的欣喜與激動,這說明什麼?這說明王毅恩怨分別,不僅僅是一個有情有義之人,更是懂得報恩,他以事處事,沒有一絲包庇之心!

“咳咳咳,是呀!當年在下的確是犯下了不可彌補的錯誤,但是現在我也與魔蛇不計前嫌了,如此我也是心安了!就算今日,仙帝你要我的命,我也不會炸一下眼睛,臨死前,也只願仙帝將仙界繁榮至盛!”雷之戰將看向王毅也是一臉的誠懇之態。

“魔蛇前輩,你說的話可當真?”王毅再次看向雷之戰將緩緩地問道,他的神情看不出一絲喜與憂,頓時現場的氣氛顯得無比緊張。

“當真!!!!!!!!”魔蛇點了點頭,雙目之中沒有一絲怨恨之情而是堅毅!

“如此甚好!!!!這樣此事那就此翻過,我以我個人的名義希望拜託你們一些事情!”

“什麼事情,仙帝但說無妨!”


“準備婚宴!我與秦冷月的大喜!我要鋪十里紅妝,不!百里、千里、萬里的紅妝來迎娶我的新娘!此事你們能否辦到?”

王毅看着四大戰將與兩位心腹,緩緩而道,神情之中顯現出了一絲期待與喜悅,殊不知這份喜悅的背後隱藏着萬般的無奈與惆悵!

“哈哈哈哈哈哈哈,原來是這件事情!!!!!!!!!!!!!!!!!”

“好說!好說!!!!!這可是大喜啊!!!!!!我等一定竭盡全力去辦好!”四大戰將與兩大心腹大聲喝道,臉上也是一臉的欣喜之情。

“如此,那就麻煩各位了,你們先回去吧!我要去神界一趟,這後患必須要除根!!!!!!!!!!!!”


王毅看着六人緩緩而道,緊隨其後,便向着虛空之中疾馳而去,沒有一絲拖泥帶水,他這一走,頓時讓這六人的心也砰然一動,獨身一人,勇闖神界?

這該有多麼兇險?

“轟動!!!!!!!!!!!!!!!!!!!”

一聲巨響響徹神界的大地,王毅看見這兩位神帝居然仍在執着,居然仍在着急兵力,還想再次攻打仙界。

“佛門神通,大普度禪光!願衆生放棄殺念,迴歸初本!”

王毅連連大喝,他的身影如同太陽一般,無比的刺眼,無比閃耀,凡是擡頭看見他的修士,頓時渾身一震,心中放下了殺念,迴歸了自己的本性,心中頓時對這兩大神帝產生了怨恨之情。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要闖!!!!!!!!今日你孤身一人前來,無疑是必死的下場,神界修士聽令,滅殺此人!!!!!!!!!!!”

頓時兩位神帝便紛紛衝動,向着王毅疾馳而來,緊隨其後,便是數十萬的修士全部凌飛與空,向着王毅猛衝而去,但是這佛光漫天,威壓重重,心靈洗盪,頓時將這數十萬的修士心中的殺機全部融化。

如風一般消失,消失在了天地之間,消失在了人心之間,取而代之的則是疑惑與憤怒。

疑惑這神帝爲何要如此執着,憤怒這神帝不管他們的死活!!!!!

“什麼!!!!!!你的修爲居然再次提升了,你究竟是如何修煉的們居然如此逆天?”

這兩大神帝頓時一震,一臉的駭然之情,但是下一刻則是向着王毅施展了無窮的神通與威壓。


“就算你再厲害也沒用,這裏可是神界,我們可是神界的主宰,就算你再厲害也不可能抗衡這天地!”

“沒錯!!!!當日在仙界一戰,你能運轉天地法則來施壓,現在我們一樣可以!!!!!!!!去死吧!!!!!!!!!!!!!!!!!!!!”

“愚昧!四象大陣衍化!左位青龍!右位白虎!前衛朱雀!後位玄武!

天罡之氣,狂雷之力,烈焰之威,洶涌之水紛紛爆發!!!!!!!!!!!!

今日,但凡是參戰的修士全部滅亡,我的目標只有這兩位神帝,神帝不死,天下難以太平!!!!!!若你們神界的修士想要沒完沒了的戰爭,我奉陪到底,若是你們心中牽掛着你們的祖輩與子妻,那就莫要參戰!!!!!!!!


這神界是該恢復正道了!!!!!!!!!!!!!!!!!!!!!!!!!!!!!!!!!!”

這四象大陣剛一出現,頓時引起了整個神界的天地變化,瞬時間電閃雷鳴,風雨交加,巨大的四神獸出現在了神界的大地之上,這可是絕對的防禦與最強的攻擊陣勢。

這兩位神帝的神通剛施展,便被這四神獸的氣勢所鎮壓,所破滅,整個天地有的只剩下無窮的憤怒與威壓。

“讓這一切都結束吧!!!!!!!!!!!!!!!”

王毅大喝一聲,頓時爆發全身的力量,向着這兩位神帝轟擊出了雙拳,這雙拳蘊含了王毅的無數神通與力量,這雙拳更是攜帶着無數憤怒與滔天的恨意。

“轟隆···········································”

下一刻,只見天空上無數血肉橫飛,兩大帝王居然就這樣死去了,實在是無比的駭然!

“現在世界終於可以平靜了,我乃是仙帝,我本着友好共處的態度與神界交往,我不希望戰爭更不希望無休無止的困擾!

我想你們也是,也不喜歡戰爭,但是有必須聽從神帝的話,因此才做出了錯誤的抉擇,因此我滅殺這兩大神帝,只願換取衆生的安寧!

日後,神界與仙界一樣可以互相來往,但是隻有一個準則,那邊是不要戰爭!

望爾等修士好自爲之!!!!!!!!!!!!!!!!”

緊隨其後嗎,王毅便收起了神通,再次一腳踏出,破碎了虛空向着仙界行去。

“王老弟!!!!!!!!!!!!!!!!!!!王老弟!!!!!!!!!!!!!!!!!!!!”

“恩?妖帝?”王毅緩緩回頭,看見妖帝在向他呼喊,立馬停下了腳步。

“王老弟,當年營救之恩,我還未向你感謝,你還真是了不得,平定了魔界的紛擾,消滅了神界的殺機,此番你可謂是一人獨坐天下啊!!!!!!”

“哼,我不要天下,我只願得一人心便足以!!!!!!”

“哈哈哈哈哈哈,我此番到來也是給予王老弟的承諾,我妖界想與異界合併,並且永不侵犯任何一界,只願不斷強盛與繁榮!!!!!”妖帝看着王毅笑了笑道。

“這異界追溯千年,與妖界乃是一宗之門,合併也好!走,與我去仙界喝喜酒去!!!!!!!!!!!!!!!”王毅也笑了笑道。

“什麼?喝喜酒?啊·················哈哈哈哈,我懂了,好好好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