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當初,安暖興緻勃勃地準備加晉雲凜微信好友,結果才剛問出口,這傢伙就擺出一幅正義凜然、暢談人生的樣子,和安暖聊了好一會兒。

主題思想就是這些應用軟體沒有太大的實用性,反而會成為人類自己炫耀欺瞞的工具。

他是絕對不會用的。

晉雲凜說的信誓旦旦,安暖自然也不會自討沒趣,這事也就作罷了,沒想到這會兒又被晉雲凜給提了起來。

聞言,晉雲凜這才明白什麼叫做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他那套說辭,本來是想準備勸安暖不要用這些軟體,免得被其他小哥哥小弟弟給勾搭走了,沒成想到最後竟然讓他自己吃了個悶虧! 一想到這兒,晉雲凜的心情就不太美好了……

還是旁邊的鮑國機警地察覺出了這一點,笑著幫忙打了個圓場,「那個…其實人類做出來的這些軟體還是挺有意思的,偶爾用用也不是不行。」

有了台階下的晉雲凜立刻在心頭給鮑國點了個贊,面上卻還保持住了一幅矜持的模樣,「嗯……好像也是,這樣吧,等會兒我申請個賬號,咱們加個好友?」

說著,晉雲凜的餘光不準痕迹地瞥向安暖。

「好啊。」小姑娘答應得很爽快。

晉雲凜這才鬆了一口氣。

說干就干,不到一分鐘,他就註冊好了賬號,長臂一伸,立刻就將二維碼遞到了安暖面前,「來吧。」

那幅急不可耐的動作速度正好和他面上的淡定神色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大伙兒忍不住憋笑:不知道為什麼,自從遇上安暖,總感覺晉大佬的人設走在了崩壞的道路上……

「走吧,我已經讓我哥他們做了一桌好吃的了,正好給你們接風洗塵。」明珠牽著安暖,蹦蹦跳跳地就往外走,不到一個月左右的時間,這張胖嘟嘟的小臉越發圓潤了幾分,不過看著還是分外可愛。

要知道,妖的顏值本來就不低。

更別提他們這還是一連串的妖,一個個腿長臉帥,膚白貌美的,簡直不要太吸睛!

尤其是中間還夾雜了小吞暘這個小萌娃,哎喲,那殺傷力……更是成倍成倍地往上漲!

外面的車已經停好了,一列的豪車排排放,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哪家新人是在機場結婚呢!

小吞暘的腳步卻倏地停了下來。

「怎麼了,又困了嗎?」

安暖牽著他的小嫩爪,很快察覺到他的動靜,低聲問道。

要知道,小吞暘的傳承期越來越近,他最近也變得越來越嗜睡了,剛剛在飛機上就睡得個昏天黑地的,這會兒難不成又想困了?

「不是,」小傢伙搖了搖頭,眉頭微皺了皺,「我剛才感覺到一股非常濃郁的暴力情緒……就在這兒附近。」

吞暘一族本來就對情緒非常敏感,尤其是小吞暘的傳承逐漸解封,他的感知力就越發敏銳了。

這會兒他一說,也立刻引起了大伙兒的重視,能讓小吞暘主動提出的情況,絕對非同小可。

妖管局的幾個公職人員顯然也想到了這一點,臉上嬉笑的神色驀地一收,眼神一凝。

近些年,不少非法暴力組織會故意利用機場、車站、學校等地敏感地帶製造事故,引起大眾慌亂。

這會兒,也很可能是這樣。

「小吞暘,你能感覺到那股情緒大概是從哪個位置傳出來的嗎?」

小傢伙閉眼感覺了幾秒,倏地身子一轉,白嫩嫩的手指往前方指去,「那裡,就是從那裡傳出來的。」

妖管局幾妖順著他指的方向定睛一看,神色均是猛地一凝……媽蛋!小吞暘指的地方就是登機等待區啊!萬一這些人當中存在危險份子,一發作起來,那問題可就大發了啊!

饒是妖管局的妖,這會兒也不禁覺得棘手起來,忍不住求助於小吞暘,「你看,你能和我們一塊兒走一趟嗎?」 小吞暘抬頭看了眼安暖,小爪子捏了捏她的手,面上神色平靜,不置一詞。

很明顯,他對做「妖族搜救犬」並沒有太大的興趣,這會兒沉默的態度就是最好的說明。

偏偏,他們現在還真少不了小吞暘的幫助。

旁邊見勢不對的鮑國已經去找機場相關工作人員了,準備向他們請求支援和幫助。

但光憑他們這麼一幫子人,沒有一個明確的指向,想要從這麼多人中揪出那個可能存在的暴力份子,無異於是大海撈針,難度係數極高。

……

「不是說,機場很有可能存在危險份子嗎?不趕緊行動,還跟這麼個小孩子唧唧歪歪幹什麼呀?」

就在十分鐘前,鮑國向機場這邊出示了他「特別管理處」的執法證件,經過身份核實,他所帶來的消息迅速引起了機場這邊的重視。

相關安保人員也立即出動,一個個整裝待發,跟在鮑國的後面準備去抓出這個危險人物,結果就瞧見這個傢伙腳跟一轉——

顛顛地跑到這個角落來,不抓緊時間去尋覓相關的嫌疑犯,反而跑來圍著一個傲嬌的小孩拍馬溜須,眉頭忍不住狠皺,開口抱怨道。

呵呵……難不成這個六七歲的小孩還能知道其中的內情?

別開玩笑了!

聽出人類不屑的口吻,小吞暘微抬了抬下巴,明亮的大眼劃過一絲厲光……哼!愚蠢的人類!

沒有他的幫忙,在有限的時間裡,他們根本不可能找出那個暴力份子!

「可別小看了他們。」

安暖自然看出了小吞暘的驕傲自信,忍不住輕拍了拍他的小腦袋瓜,低聲說道。

身為妖族的一份子,安暖很清楚小吞暘的想法。

他們妖族只要修鍊成人,先天就會擁無上的法力,長足的壽命,比起血肉之軀、不堪一擊的人類,他們似乎遠高上一籌。

但看看眼下……他們妖族人員零落,而人類卻興興向上,如初升的旭陽,前途無限,這難道還不能夠說明問題嗎?

對上安暖含柔的雙眸,小吞暘微愣了片刻,這才低下高昂的頭顱,視線往旁邊掃了掃。

機場,這個平凡而又特殊的地方,正展現著人生百態……

有即將分別,淚灑當場而又緊緊相擁著的情侶;

有如嗷嗷待哺的幼獸慾揮舞著翅膀飛往遠方的年輕人和嘮嘮叨叨不放心的父母;

有長時間飛行工作而面露疲憊卻又強撐振作的工作族……

一幕幕都是那麼鮮活。

正在他目之所及的地方出現著,上演著。

倏地,小吞暘突然憶起在這趟行程中……

白髮蒼蒼的老人笑巍巍地遞給他一粒奶糖,雖然那玩意兒甜得有些黏牙;

還有幾個活潑青春的小姑娘笑眯眯地湊過來,小心地輕戳了戳他的臉蛋,尖叫著喊他好可愛,好高冷反差萌什麼的,雖然那聲音在他看來和噪音沒什麼區別……

「走吧。」

小吞暘原本以為這些場景他已經忘得差不多了,卻不想這會兒回憶起來,依舊曆歷在目,清晰可見。

慢慢站直身子,小吞暘鬆開了安暖的手,抬頭看向鮑國他們一行人,一字一句,清楚明晰,「走吧,我帶你們去。」

就當是還了那顆糖的恩惠,也還了那幾個人類小姑娘的喜愛之情……

聽見這話,鮑國一行妖臉上忍不住露出笑意,趕緊順著坡往上爬,利索地應承下來,「太好了,那我們趕緊走吧。」

……

於是,在帝都規模最大的國際機場上,就出現了這樣的一幕:

候機區。

掌上嬌妻,二婚寵入骨 一個衣著精緻的小男孩正昂首抬腳,衣袖帶風,行動間走出一股不凡的氣勢。

這不算什麼,讓大伙兒目瞪口呆的是,就在這個不足一米高的小屁孩兒身後,竟然跟了一連串統一制服的工作人員。

這架勢!

比起那些戴墨鏡、口罩,動不動就十個保鏢的明星還要來得引人注目!

大伙兒忍不住紛紛猜測道……這是哪個最近剛出道的童星,還是某位大佬的兒子?

沒等眾人的想象力徹底發揮出來,小男孩的腳步倏地一頓,停在一個紅衣男人面前。

後面跟著的工作人員也停了下來,面帶懷疑地盯著眼前這紅衣男人……他就是那個危險份子?

於是,大伙兒的目光越發犀利,一個個恨不得自帶X光,把這人從裡到外給打量個清楚!

面對這麼多工作人員,紅衣男人心頭咯噔一下,莫名有些發虛,卻又色厲內荏地瞪大眼……咋的……他剛才不就是在廁所打了他女朋友幾個巴掌嗎?

這年頭,機場工作人員還管家暴啊?

沒等紅衣男人開口說話,小吞暘就皺了皺眉,搖頭低語,「不是他。」

自言自語地落下這麼一句話,小吞暘又重新邁開步子,繼續往前走,後面的工作人員互相看了兩眼,也如影隨形地離開了……

這詭異的畫面看得大伙兒一愣一愣的,倒是那紅衣男人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給嚇了個夠嗆,好一會兒才暴跳如雷地吐出一句,「媽的,這神經病啊!搞什麼搞!」

…… 小吞暘腳步不快,慢騰騰地在候車區走動著,每過一會兒就停在一個人面前,凝眸注視著他。

那幅嚴肅緊繃的架勢,看得大伙兒也忍不住屏息凝神。

就在他們以為要動手把這個嫌疑犯給拿下時,結果這小屁孩兒又拍拍屁股,施施然地走了,完全虛晃了他們一招。

這樣的場景發生好幾次后,別說是在場的乘客覺得疑惑不解,就連機場的工作人員也免不了產生幾分不滿的情緒!

……

這都什麼情況?!

這些人真是「特別管理處」的公職人員嗎?

一個個不抓緊時間去找線索,反而跟在一個小屁孩兒身後,像遛狗似的被人涮著玩,這未免也太兒戲了吧?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跟在後面的工作人員臉色也越來越難看,最終還是忍不住站了出來,厲聲道,「鮑先生!」

「不好意思,請問我們現在到底是在做什麼,您能就之前的行為,給我們一個合理的解釋嗎?」

「……」

鮑國也知道小吞暘這會兒的形象外貌不容易取信於人,但事實卻是他們現在真少不了這小傢伙的幫助。

於是,他只能面色一肅,凜然道,「抱歉,這是我們部門工作的方法之一,暫時不方便透露,請你們諒解並予以支持。」

……

艹!

支持你妹!

你們部門的工作方法,就是靠一個五六歲的小孩兒來尋人?

呵呵,怕是找只警犬都比這傢伙來得靠譜吧!

……

想到這兒,機場工作人員忍不住面露怒氣。

要知道,「特別管理處」這個部門雖然身份隱晦,但他們之前也有兄弟部門和他們打過交道,事畢之後,把他們一個個誇得是天上有地下無的,弄得他們的期待值也是無限增高,結果今天這一碰面……

呵呵!

真特么瞎了眼了。

這都是群什麼人啊?

他們這會兒要面對的可是危險暴力份子,一個不小心,說不定就會造成數百上千人的傷亡流血,可這群人呢?

完全沒有一點兒緊張感,還任由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小孩子在這兒裝模作樣,指點風雨,連最起碼的職業道德都沒有了!

「不好意思,」帶頭的機場工作人員面露冷色,嘴上雖然說著抱歉,但行動間卻沒有半點歉意,反而乾脆利落地直接將他們的人給撤了出來。

「我覺得我們可能沒法配合你們部門的節奏了,要不然,我們還是分成兩組,各自行動吧?」

鮑國皺了皺眉,正準備解釋。

「就是她。」

旁邊的小吞暘卻突然開口,打破了他們之間略顯緊繃的氛圍。

……

誰?

順著小吞暘指向的方向,大伙兒抬頭一看。

還沒等鮑國等人做出反應,機場工作人員這邊先冷嗤了一聲,語氣滿是不屑,「不好意思,忘了告訴你們了,這位是我們機場今年剛評選出來的最佳空姐,身份非常清白。」

這話著重點顯然放在了後半句。

也直接表現出他們對小吞暘指責的懷疑。

怎麼著?胡亂指定一個人就想擺脫他們不作為的嫌疑嗎?呵呵,真把他們一個個當白痴耍了? ……

「這個人很不對勁。」

根本沒帶搭理機場工作人員,小吞暘徑直轉頭看向鮑國一行人,語氣慎重地開口。

等說完這話,小傢伙又臉色一轉,就像完成了任務一樣,蹦蹦跳跳地回到了安暖身邊,還揚起白嫩的可愛小臉,一幅準備邀賞的模樣。

安暖也不讓人失望地輕拍了拍他的腦袋,笑著開口鼓勵,「我家小吞暘很厲害,幹得非常棒哦。」

聽見這話,小傢伙雖然面上不露,但明顯胸膛挺得更高更筆直了。

……

這兩人以為是在過家家嗎?

瞧見安暖和小吞暘這幅兒戲的模樣,機場工作人員忍不住在心頭吐糟道,對他們剛才說出的話就愈發質疑了。

和機場工作人員的態度截然相反,妖族局的人這會兒卻一個個目露審視地盯著空姐。

鮑國更是面色嚴肅地朝著空姐開口,「抱歉,我們懷疑你身上可能攜帶了可疑物品,能配合我們做個相關檢查嗎?」

聞言,空姐明顯愣了一下,不過很快又笑著點點頭,「……嗯,當然可以。」

候車區人多眼雜,他們也不想引起慌亂,於是一群人迅速轉移到了旁邊的VIP室。

檢查工作由同為女性的宋紓接手,在仔細檢查過空姐身上后,宋紓忍不住皺著眉頭往後退了幾步,朝鮑國幾人搖了搖頭——

沒有。

這個空姐身上很乾凈,並沒有任何可疑的東西。

看清楚宋紓的動作,機場工作人員這下子再也忍不住了!

這群人到底是在搞什麼鬼?

先是莫名其妙地帶著他們在候車區轉了一大圈,然後又拉著他們的空姐說要有問題,要進行檢查,這會兒又自己打臉,找不出任何可疑的地方……

呵呵。

這可真是一場大戲啊!

可關鍵的是,你們特別管理處的人喜歡唱戲,就自己跑去樂呵唄,把他們也捎帶上算是幾個意思啊?

說真的,到這會兒他們都忍不住開始懷疑鮑國帶來的「存在危險份子」的消息是否屬實了,要不然怎麼到現在,還只有他們剃頭挑子一頭熱,沒瞧見其他部門有任何動靜呢?

「真沒有?你檢查仔細了?」

鮑國忍不住傳聲給宋紓,他還是很相信吞暘一族的能力的,而且瞧小吞暘的樣子也不像是無的放矢,禁不住再次確認道。

「真的沒有。」

宋紓這會兒也是覺得奇了怪了,按道理來說,小吞暘的感覺應該不會出錯啊,難不成他們還漏了什麼地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