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想也是,如果他們之中有刺頭的話,那麼盧飛魚這個老狐狸也不會把人帶回來,他可也不是一個善茬。

對於其他的煉丹師,夏肘倒是不怎麼在意,但是那名二流下品級煉丹師林帆,這名長發飄飄的老者,一身修為翰至真元境,卻是不得不讓夏肘側目。

所以等到與盧飛魚嘀咕完,夏肘就看向了這位老丹師,疑惑道:「我雖然自問我夏族在磨西城有一定的地位和權勢,但是我想就憑這樣,也是吸引不來一位真元境的二流煉丹師的。」

「那麼,林丹師能否告訴我,你到底是為了什麼,而來我們夏族?」夏肘道。

「錢?我想這個你應該是不缺的!謀?我覺得我們夏族,也是沒什麼寶物能夠吸引到真元境強者的。」

在一眾煉丹師裡面,林帆雖然說只是穿著一身布衣,但是他那出塵的氣質,卻是猶如鶴立雞群般的出眾。

外貌尋常,留著兩瓣短短的白鬍子,面色紅潤有光澤,身上穿著一絲不苟,就給人一種溫文儒雅的感覺。

也正是如此,所以夏肘雖然是疑惑,但是詢問的語氣也是平緩,給這位林帆煉丹師最大的尊重與禮遇。

林帆聞言則是微微一笑,目光打量著夏肘,露出了讚賞之色,又搖頭:「我來之所以來這裡,就是為你而來。」

夏肘菊花一涼:「為我?」

林帆卻是點點頭:「我林帆在臨安郡城定居了二十多年,也是見識過很多的天才人物出現,都猶如繁星般的璀璨。」

「就比如說,臨安郡城煉丹師公會分會的會長,如今的二流上品級煉丹宗師級別的人物,付長雍。」

聽到這裡,夏肘的心裡一動。

煉丹師公會?原來在臨安郡城,還有一個這樣的丹師勢力?

林帆繼續道:「在付長雍會長還不到二十歲的時候,他就已經成為了一名三流上品級的煉丹宗師人物。」

林帆有些感慨道:「到如今只是不到二十年過去,付長雍會長,就已經成為一名二流上品級的煉丹宗師。」

說著,林帆的眼睛又看向了夏肘,卻是目光灼灼生輝:「但是相比於你,付長雍會長卻也是差了一籌。」

「凝丹十枚極致之境!每一枚,都是品質九成六,丹成極品!」

「說實話,我一開始都以為是在做夢,都以為這只是假的!」

林帆說著就有些激動:「我林帆一生都在苦苦探尋煉丹之術,這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完美的丹藥!!!」

「咳咳!過獎過獎了。」夏肘聽著都是有些不好意思,當著自己的面這麼誇自己,快點說,老頭你到底有什麼企圖?

「不!這不是我拍馬屁,而是我內心真實的感受。」林帆卻是正色道:「所以,我也來到了這裡,我就是想要看看,夏少爺的未來,能夠走到哪一步。」

「一流級煉丹師?」

「還是說,成功地超凡脫俗,成為一名人級煉丹師?」

唰!

聽到林帆說完,在大廳之內,所有的煉丹師都看向了夏肘,目光帶著絲絲熾熱與尊崇,內心激動澎湃。

他們並不懷疑林帆是托,因為他們都是看過盧飛魚帶到臨安郡城的一爐極品丹藥,自然是清楚那一爐丹藥的境界。

況且盧飛魚也曾經親口所說,以後他們加入了夏族,也總會見識到夏肘煉丹,這個問題的真假很容易辨別。

所以此刻,他們的內心也是感慨,感慨自己竟然有如此際遇,剛好遇上了一名奇才天驕的招攬,這是機緣啊。

「夏少爺不必謙虛,如果我能夠在夏少爺這個年紀,有您一半的成就,那一會兒估計都要上天了。」

「對啊!我也見過很多的天才,可是我看著他們那隻看天的臉,就想一腳把他給踹趴下,狠狠揍一頓。原本我以為天才都那個樣的,可是見到夏少爺我才發現,是我有偏見了!現在像夏少爺這樣有天賦又不驕傲的人,真的是少之又少。」

「現在能夠投於夏少爺的門下,這是我們的榮幸,哪怕是沒有兩倍的待遇,我們也不會介意的。」

一眾煉丹師紛紛贊道,有諂媚著臉專門討好的,也有真誠相待感嘆的。

他們都經歷了太多,在真心想要投於夏肘的情況下,自然是要捧著夏肘,哪怕是不刻意討好,也會贊上兩句。

但是夏肘聽著卻是嘴角一抽,你好好說話就行了,提那待遇幹嘛,不用兩倍待遇?那你心裡是要還是不要?

夏肘一嘆,正準備跟這些人解釋一下,磨西城的水太淺,養不起這麼多煉丹師,只能夠遺憾地搞一個選撥賽。

可是這時候,侍女鈺兒卻是慌慌張張地跑了進來,來到夏肘的身邊喘息道:「少爺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夏肘一聽心裡就咯噔一下,想起了剛穿越的那一會,鈺兒就是這樣跟他說話的,現在又重新開了一遍。

難道是,又有什麼不長眼的傢伙,膽敢挑釁如今的夏族?

「不用急,什麼事情你說,天大的事都有少爺我擔著!」夏肘拍著胸脯說,卻是淡然無比。

鈺兒順了口氣,連忙擺手道:「這次只怕少爺你都擺平不了了。 小娘子不凡 現在夏府外面來了很多人,他們說夏氏丹藥鋪明明說了三天之內極品丹藥不限量供應,可為什麼這才一個上午就已經斷貨了!!!」

鈺兒想起外面那群情洶湧的情景,小臉上就一陣后怕,這群人也太瘋狂了,也虧得夏府有著上千的守衛,否則這麼一會兒,估計他們都要衝進來討個說法。

「哈?!」夏肘一聽就驚諤,小腦袋有些反應不過來:「沒道理啊,我這三天可是煉製了近兩萬枚的極品丹藥!」

「就是這個意思,老爺和夫人讓我通知少爺你說,近兩萬枚丹藥,現在都已經差不多賣完了。」鈺兒攤手道。

「而且我剛剛進府的時候,大門外面已經開始聚集一群人,似乎是來質問少爺你,怎麼極品丹藥已經沒了。」

「嘶!」夏肘自己就倒吸涼氣。

這踏馬自己拼死拼活地備貨了三天,還打算細水長流的,可現在才一個早上,就給這幫傢伙一次清空了?

…… 而在一旁的一眾煉丹師,包括二流下品級煉丹師林帆在內,聽到夏肘說三天之內煉製了近兩萬枚丹藥。

腦袋頓時就轟的一下,被嚇得差點魂都散了,無一不是一副『鄉下人進城,沒見過世面』一樣的表情。

看著夏肘那頭疼的樣子,林帆他們心裡簡直嗶了狗了,這踏馬要多恐怖的人,才能夠在三天之內,煉製出兩萬枚丹藥啊。

林帆自己估計,如果是藥材供應充足的話,大約半個月的時間,他才能夠煉製出兩萬枚三流品級的丹藥。

要知道,他可是二流煉丹師啊!

如果是二流品級的丹藥,嘖嘖,估計就需要一兩個月的時間才可以。

而其他的煉丹師,心裡也在估計,普通的三流上品級煉丹師,想要煉製出兩萬枚的丹藥,估計需要一個月的時間,這其中還是要浪費很多的材料才可以。

普通三流中品級的煉丹師,那麼估計就要兩三個月了,他們的開爐煉丹成功率,其實是低得嚇人的。

普通的三流下品級煉丹師,大概是要半年的時間,才有這麼的一個產出,同樣的,他們也是需要煉廢很多的材料。

由此可知,夏肘煉丹的產出率,是有多麼的嚇人,多麼的恐怖。

在這一瞬間,林帆他們這些煉丹師看向夏肘的目光,都像是在看一個妖孽一樣,心裡是實在的拜服了。

這樣的天驕,簡直就是用來鎮壓一個時代世紀的,不可比,不可攀……

「我的天!竟然缺貨!」

夏肘對於鈺兒所說的情況,則是頭疼無比,自己煉丹的速度再快,也不可能一下子變出這麼多啊。

夏肘皺眉沉思了片刻。

朱兔 「干!盧飛魚,你速速回去,派人去維持各個丹藥鋪的秩序。」夏肘果斷道,「還有,你要宣布一下夏氏丹藥鋪每天的經營時間,只有早上經營一小時!」

「好的,夏……哈?」盧飛魚正要答應夏肘派人去維持秩序,但是聽到夏肘的後半句之後,頓時感覺腦袋不夠用。

盧飛魚翻了翻白眼:「夏少爺,你確定每天只經營一個小時?」

「對!」然而夏肘卻是霸氣道,「我夏氏丹藥鋪就是這麼的任性,每天開業一小時,閉門二十三小時。」

「他們想要購買極品丹藥的,那麼就等著丹藥鋪開門去購買吧。」

沒辦法,極品丹藥的銷售情況實在是出乎夏肘的意料之外,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只能夠使出飢餓營銷的絕招了。

聽到這裡,眾人無語:「……」

「夏少爺牛皮!」盧飛魚感慨,別人都是恨不得一天有二十五個小時來經營,可是夏氏丹藥鋪卻是只經營一個小時,其餘的二十三個小時關門絕客。

這麼任性這麼大牌的店鋪,盧飛魚表示他還是第一次見。

不過想到這方略施展起來,卻是讓盧飛魚心裡直爽,極品丹藥在手,我就是任性,有本事來咬我啊。

我們不一樣,我們不一樣……

等到盧飛魚離去,夏肘就轉身看著林帆等煉丹師,帶著歉意道:「抱歉了各位,情況你們也是看到了,如今夏氏丹藥鋪丹藥奇缺,我想要招待各位的話,估計是要等一段時間清閑下來才可以。」

林帆等人聞言,連忙道:「這不要緊,畢竟是正事在前,夏少爺,既然夏氏丹藥鋪缺丹藥,那麼我們也開始煉丹吧。」

夏肘聞言心裡一樂,他等的就是這一句話,不過他表面還是眉頭一皺,沉吟了兩秒鐘,才點頭道:「這,好吧,那就要辛苦各位了,這事真的有點急。」

一眾煉丹師擺手道:「沒事沒事。」

隨後,在夏肘的帶領之下,一眾人來到了夏府新修的一座大院子,這裡面的房子夠多夠大,足夠滿足煉丹之用。

夏肘道:「這裡地方簡陋,之前也是沒有想到要修整煉丹靜室,所以暫時先委屈各位,在這裡將就一下,過一段時間,我會讓人修建一座專用的大樓的。」

把一眾煉丹師安排好,夏肘就吩咐人把藥材以及赤色琉璃木料送過來,並且讓胡老管家密切關注這裡,如果這些煉丹師有什麼要求,只要合理就盡量滿足。

等到一切都安排好了,夏肘才是鬆了口氣,隨即馬不停蹄,帶著鈺兒回到了自己的院子,再次閉關煉丹。

時間來到了晚上,夜幕降臨。

在夏府的主院大廳里,匯聚了整個夏族的關鍵人物,其中也包括雲山隆和盧飛魚、血刀狩獵隊的新隊長袁三雄、以及林帆等等一眾煉丹師。

坐在了首位,夏父滿面紅光,雖然是努力維持著威嚴的形態,但是那嘴角始終都是忍不住揚起笑著。

而在夏父的身旁,夏母也都是滿臉喜色的,想到今天一天之內賺到的錢,她就忍不住直樂呵,看著夏肘的目光,都是充滿了慈愛與驕傲之色。

而夏老爺子此刻,則是溜達到了一旁,拉著胡老管家等幾名夏族的老成員,開始得意洋洋地吹噓起來,吹著自己當年的種有多好,所以現在有了夏肘這一孫兒。

等到人都到齊了,夏父才一聲輕咳,朝著眾人擺手示意:「各位,首先,我們先歡迎一下,林帆丹師等一眾煉丹師,正式加入了我們夏族。」

林帆等人聞言,頓時就笑著站起來,朝著夏父,以及盧飛魚等人拱手笑道:「見過家主,見過諸位。」

「客氣客氣。」雲山隆以及盧飛魚等人,也連忙拱手回禮道。

等到眾人熟絡一下,夏父才再次擺手,笑著道:「這次聚集大家,最主要的目的,還是讓你們都見一見,畢竟同屬夏族,那麼以後就是自己人。」

頓了一下,夏父再次有些激動道:「至於第二件事情,就是說一下關於這次夏氏丹藥鋪開業的情況。」

「在這短短的一天之內,我們早期準備的一萬九千五百七十八枚極品品質丹藥,都已經全部出售出去。」

夏父微微握拳:「也就是這開業的第一天,我們夏族的夏氏丹藥鋪,整體營業額就高達八百五十九萬多兩銀子!!!」

一天,八百五十九萬多兩銀子!!!

這個數目,哪怕是夏肘聽了,內心深處也是感受到一股震撼和激動。

然而這時候,夏父接著道:「這個成績自然是值得慶賀和記入族譜的,不過,肘兒啊,你也需要更加努力,煉製出更多的極品丹藥才行啊。」

「你看看現在,十二家丹藥鋪,每一家的丹藥庫存都清空了。」

「這樣怎麼行?」

「最起碼的,你也需要保證,十二家丹藥鋪,每一家都有一萬枚的極品丹藥庫存,這才像話啊,是不是?」

…… 「噗!」夏肘一聽,差點沒直接噴了夏父一臉,父親你真當這丹藥是變出來的啊,我煉製也是需要時間的。

夏肘把目光投向了夏母,母親一向疼愛自己,這一次父親如此出格,母親你不可能會拋下我不管吧。

然而這一次還真的是有點例外,夏母聽了夏父的話之後,竟然是認同地點了點頭,而後一臉認真的對夏肘道:「你父親說得沒有錯,既然你選擇了開丹藥鋪,那麼就不能夠忽視庫存的問題。」

「這極品品質的丹藥,是保持住現在的人氣和熱度的關鍵,也是我們夏氏丹藥鋪的特色和優勢。」

「一旦出現長時間的斷貨,那麼就有可能會令顧客失望透頂,到那個時候,等待夏氏丹藥鋪的,就將會是慢慢沒落。」

「所以,肘兒你這段時間還是需要辛苦一點,先度過眼前的熱點,等到庫存穩定下來了,你才能夠放鬆。」

聽完夏母的話,夏肘眉頭輕皺,若有所思,最後發現,自己的母親似乎說得好有道理,竟然把自己說服了。

可是,現在關鍵是……

母親你怎麼一下子,又站在父親的那一邊去了?你的小板凳呢?

由於今天丹藥鋪出現火爆的營業額,所以大廳里的氛圍也一下子被點燃了,所有人都為此而感到驚嘆。

哪怕是在臨安郡城隱居了二十多年的丹師林帆,也是感慨連連,他活了這麼多年,都還沒見過這麼大的一筆錢。

眾人一直在大廳里暢聊了一個多小時,最後才各自離開。

……

而在上市坊市,柳府書房。

砰!

柳凌山一掌之下,那堅硬的桌子頓時就變得粉碎,而放在上面的茶杯,則是安然無恙,掉落在地砰的一聲。

此刻,柳凌山的臉色陰沉無比,眼中戾芒閃爍,咬牙切齒道:「可惡!夏肘那小子竟然是有著這麼一個險惡用心!」

「說是與我們柳氏丹樓比丹,其實就是要套路我們柳氏下馬,以比丹讓他夏肘和夏族揚名,再以賭注封殺我們柳家!」

局中局:甜蜜陷阱 「讓我們柳家閉樓十五天,背後卻是在偷偷地準備著讓夏氏丹藥鋪開業,遍布整個磨西城,搶奪丹藥市場!」

「這夏肘,好可怕的心思!!!」

柳凌山越想越覺得,夏肘這人竟然恐怖如斯,心計一步接著一步,直接把柳家逼到一條絕路,無路可走。

坐在柳凌山的下手,柳晉成此刻也是臉色陰鬱,他只要想到自己那天因為夏肘而丟盡了臉面,臉上青筋暴起。

「父親,這夏肘不能留!還有他背後的夏族,也必須要抹除!」柳晉成沉聲道,「否則的話,以後在這磨西城,我們柳家的顏面何存?還如何立足?」

「哼!你閉嘴!」柳凌山卻是對柳晉成直接呵斥道,「這夏肘之所以針對我們柳家,那還不是你這逆子惹回來的?!」

「我,我……」柳晉成瞪了瞪眼,卻是啞口無言,兩眼都要噴火,心裡委屈之餘,對於夏肘更是怨恨。

書房一下子安靜下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