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妃也根本懶得搭理她,跟旁邊的慶嬪說話。

靜貴妃側頭看向下手位置的賢妃,一臉的關切。

「賢妃,你昨夜這是葉沒休息好嗎?臉色看起來不太好看。」

賢妃臉上有些無奈,溫聲說道。

「這昨夜不知道那兒來的貓,年後又是嚎春的時候,實在是太吵了。」

眾人都看了看靜貴妃,心中其實都很疑惑,這兩人似乎知道些什麼,這賢妃的話里好像也意有所指,可昨夜皇上並未來後宮,也沒有翻牌子,她們為何會如此?。 山能寺前殿庭院,圓海主持、大弟子龍圓正與幾位施主熱絡交談著。真一等一行六人緩步上前,雙方互相行禮問候。

真一直奔主題,向圓海主持疑惑問道:「主持您有話要對我講?」

圓海主持仍是一副笑眯眯的慈祥表情。聞言后,他先是微微睜開了幾乎只餘一道縫隙的雙眼,仔細打量了一下真一,隨後語氣和藹地問道:

「我有一個問題要問小施主。」

真一點點頭,鄭重說道:「我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圓海主持那溫和的聲音悠悠傳來:「聽聞小施主那天回家后,連續三天閉門不出,卻是為何?」

真一聞言驀然一愣,隨後有些尷尬地撓了撓頭。片刻的沉默過後,他抬頭直視主持雙眼,很坦誠地說道:

「那天的行動不但沒有找到佛像,而且最後還丟失了白毫。我愧對信任我的主持與寺里的僧人。在家的幾天,我深刻地反思了自己的錯誤之處,這次來也要向主持與寺僧致歉。」

圓海主持長嘆一聲,望向真一的視線中多了一絲欣賞,也多了一絲宛如長輩看待晚輩般的慈愛,然後溫聲說道:

「我正是怕小施主有這般念頭,才託人找小施主到本寺來。」

哦?真一的表情中充滿了疑惑不解。

圓海主持緩緩走到真一面前,抬手輕撫真一的頭頂。他轉而望向遠方,眼神中似乎有一種彷彿歷經過無數往事的滄桑。過了半晌,種種複雜的情緒消逝后,他才出聲解釋道:

「天才總是愛鑽牛角尖,他們也很難自我調節情緒,小施主也不例外。其實你並不對本寺有一絲一毫的虧欠,反倒是我應該感謝你才對。」

真一有些意外地微微張大嘴巴,欲言又止。

圓海主持面容慈祥溫和,用平靜的口吻說道:

「山能寺主佛被盜,起初與小施主無關,然而小施主卻找回了白毫,這是本寺要感謝小施主的第一處。」

「可是…」真一不禁瞪大了眼睛,當即便想開口說話。

圓海主持卻揮手制止了想要出聲的真一,邊沉思邊繼續說道:

「雖然後來白毫得而復失,但竊賊是從當時看守的警方與寺僧手中偷走,這件事本就與小施主無關。所以小施主根本不必有什麼歉意。」

「然後,小施主設下巧計,誘出竊賊首領,併當場將其擒獲,使得本寺對本來無望找回的佛像又重新燃起了希望,這是本寺要感謝小施主的第二處。」

說罷,他念了句佛,隨後向真一彎腰致謝。

「可我…我沒有能阻止得了他自殺。」

趕忙扶起圓海主持后,真一按捺不住地吐露了內心最糾結的地方。他的聲音微微顫抖,臉上也多了一層揮之不去的陰鬱。

一直在旁聽的紅葉望向真一的眼神里頓時多了種藏不住的擔憂,她忍不住上前牽住真一的胳膊,欲言又止。

同時,另一邊的定子夫人的臉上也多了一抹心疼的神色,也伸手扶住了真一的肩膀。

真一轉頭對她們露出一個勉強的笑容。

而此時,人群中也似乎有一道陰冷的目光集中到了真一身上。情緒低落的真一併未察覺,倒是一旁的平次瞬間警覺起來,開始打量起周圍的其他人。

圓海主持微笑着搖頭嘆息,他那和善的聲音悄然在真一耳畔響起:

「小施主又著相了。當時是空覺本人想自殺,而不是你逼迫他自殺。至於讓他成功實施了計劃,在場經驗豐富的刑警們無一例外皆有責任,小施主你並無搜查經歷,何必要將責任攬到自己身上呢?」

隨後,他話鋒一轉地說道:

「而且對於下定決心想要自殺之人,即使是千防萬防恐怕也防不住。他既然已經立下死志,哪怕當時發現並成功阻止,他之後也還會繼續嘗試。兩者相比,只不過是換個時間地點與死亡的方式罷了。小施主何必自責太過呢?」

「依我看來,小施主在整個案件上有功無過,當受到褒獎與本寺的全體感謝才是。」

聽完圓海主持這一番猶如太陽般溫暖人心的話語,真一臉上的那抹痛苦悄然消逝,取而代之的是幾分開朗,還有幾分感激。

真一心中感動,原來主持是為了開解他才特地召喚。他禁不住雙眼含淚,上前鞠了一躬,略帶哭腔地說道:

「感謝主持的開導,我不會再胡思亂想了。」

此刻,真一徹底放下了那在一直在胸中盤旋的一絲罪惡感。

他身後的定子夫人與紅葉也彎腰致謝。她們之前也對真一的狀態略有察覺,但真一藏在心裏不說,她們也無從開口。如今真一在圓海主持的開導下解除了心結,她們也頓時鬆了一口氣。

圓海主持連忙扶起三人,笑着說道:

「我都說了是本寺該感謝小施主才對,而且本寺還要繼續指望小施主的智慧來幫我們找回佛像呢。」

真一抹了一把淚水,胸中懷着一股積極振奮的心態,微笑着說道:

「我一定會將佛像原封不動地交還山能寺。」

他的笑容里有發自內心的釋然,也有一往無前的堅定。

……

接下來主持介紹了一旁豎起耳朵聽了很久的三位施主。

體型圓潤矮小的是古董店美術商櫻正造;身材瘦高,臉型細長,鼻樑上掛着一幅黑框眼鏡的是舊書店店主西條大河;至於身着和服,風韻猶存的半老徐娘則是茶室老闆娘山倉多惠。

「其實我們都是劍道同好。」主持解釋了他與三人來往的緣由。

「哦?原來大家都是劍道愛好者啊。那各位有練習過弓箭嗎?」平次卻在此時不合時宜地開口詢問。

真一聞言與平次交換了個眼神,之後平次沖着真一稍稍點頭示意。

三人皆不出意外地搖頭否認。

在之後的短暫交流中,山倉多惠得知了定子與靜華的身份,之後她便極力邀請眾人前往她所經營的茶室賞曲品茶。

「我的茶室正對鴨川,此刻也正是櫻花爛漫的好時節,在茶室中一開窗即能望見鴨川岸邊的美景。對了,茶室中還有難得一見的藝伎表演哦。」

聽到她的最後一句話,眾人皆怦然心動。。「雖然你抽煙、喝酒,蹦迪還紋身,身邊備胎一堆,但是你還是個好女孩,對吧!」有人幽幽的說了一句。

眾人齊齊回頭看向說話的司修。

立即有人生氣的反駁她:「難道不是嗎?阿俏就是性格太溫柔善良了,才會被人欺負成這樣。「「你們別這樣,都是我不好,我沒能讓別人滿意,你們別為我說話了這樣只會讓我更愧疚。「「阿俏,你看你喜歡的人都被這個該死的女人搶走了,你還這麼說話,你就是輸在太善良了。」

「不要怪她,是我自己沒本事抓……

《快穿之黑月光雄起》第129章綁架X-KH星系第七行星灰岩星軌道上,一艘戰列艦孤零零的在繞第七行星灰岩星飛行。

這孤零零,顏色與眾不同的戰列艦正是屬於岩石人的唯一太空飛行單位。

戰列艦內,眾多紫色岩石人科學家看著戰列艦儀器觀察到的視頻,陷入了迷茫,以及對岩石人未來的恐慌。

時隔一年,失去了對外所有觀

《民間黑科技大佬》第兩百九十四章出征 想到這些,沈初連忙把桌面上的手機拿了起來,撥通了付文佩的電話。

付文佩剛眯了一會兒,醒過來接到沈初的電話,怔了一下,以為沈初發生了什麼事情:「沈小姐,怎麼了?」

前天晚上沈初在F國的時候,經期疼痛的樣子還真是把付文佩嚇著了。

沈初笑了一下:「別緊張付秘書,我沒什麼事,只是想麻煩你去查一下林湘悅和林湘雅兩人最近在幹什麼。」

付文佩剛睡醒,聽到沈初這話,人有些反應不過來:「沈小姐,您的意思是?」

「這一次網上的事情,極有可能是她們做的。」

聽到沈初這話,付文佩瞬間就清醒過來了,臉色也冷了許多:「我馬上就讓人去查。」

「陳倩倩不用盯著她了,傅言已經查到是薄慕青買通陳倩倩做的。」

付文佩大驚,她查了好幾個月了,什麼都查不到,如果不是傅言查出來了,這件事情,很有可能到這裡就被放下了。

「沈小姐,這又是薄二小姐做的,您這一次,難道又是輕拿輕放嗎?」

沈初勾唇笑了起來:「當然不是啊。」

她說著,頓了一下:「別急,我們先等等。」

薄老爺子在背後幹了這麼多缺德的事情,沈初這一次怎麼可能又輕拿輕放,她這一次,一定要讓薄哲茂那個糟老頭子後悔招惹她沈初了!

聽到沈初這話,付文佩知道沈初心裏面應該已經有想法了,她也就沒有再繼續問下去了:「好的,沈小姐。」

陳倩倩的事情既然是薄慕青做的,那事情就是又跟薄家有關係。

這事情如果讓沈錦生知道了,沈錦生估計會直接就買機票過來去薄家那兒親自動手收拾薄慕青了。

付文佩想了想,還是打算先把這件事情瞞下來。

沈初掛了電話,看著手上的手機,挑了一下眉。

她知道,薄老爺子必定還會有別的動作的。

至於現在……

沈初打算先睡個午覺,十多個小時的飛機,又是生理期,沈初在飛機上幾乎沒合過眼,雖然回來的路上眯了一會兒,如今吃了個午飯,困頓就越發的明顯了,不然她也不會沒有回去萬象那邊了。

沈初猜得不錯,薄老爺子確實還有動作。

她剛睡了個午覺起來,網上關於她「懷孕」的事情又多了個「爆料」。

某網友信誓旦旦地說,沈初的孩子絕對是薄暮年的,因為上個月,她在南城的機場偶遇到了薄老爺子了。

薄老爺子年紀一大把了,他從臨城跑到南城去,這麼奔波折騰,在去南城前不久,薄老爺子還半夜進了一次醫院,身體本來就不好,這一趟南城之旅,不用想都知道薄老爺子必定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辦了。

而很巧,網友家剛好是在沈家別墅附近的一個村子裡面,她回家的時候,車就跟在薄老爺子車的後面,親眼看到薄老爺子的車從機場出來之後直接就開去了沈家別墅那邊。

一路上的照片網友都提供了,除了薄老爺子進別墅到沈家別墅家門口的照片。

畢竟沈家住的高檔別墅,不是她那種普通人能進去的,她也不認識住裡面的人,所以也只能止步別墅門外了。

薄老爺子親自去拜訪了沈家,不是提親還能是什麼?

而薄老爺子提親,不就是從側面印證了,沈初肚子裡面的孩子,就是薄暮年的?

畢竟薄家不可能任由這麼大的一頂綠帽子往自己的頭上戴下來吧?

。 花想容第二天一早出房門時,就看見了文漸坐在正房前的庭院裏,背對着她,不知在幹什麼。

她走到她前面才發現,她是在捻荷花瓣。

這是又要做荷花糕了嗎?

文漸察覺到是她,抬頭對她笑道:「阿容來了?要嘗嘗荷花糕嗎?不過是昨日做的了。昨日做好了都沒人吃,影響口感,我今日便再做一些。」

花想容在她對面的石凳上坐下,看着她捻碎那些荷花瓣,問她:「今天那麼早就出來,沒事了嗎?」

「能有什麼事,毒解了,也就沒什麼大事了。」文漸低頭道。

花想容也靠近了些,仔細的幫着她。在同林鎮的時候她們就一起就做過一次,現在幫起忙來也還不算手生。

「精神倒還可以。」蕭子讓不知何時來的,站在花想容身後說道。

文漸抬頭,見是蕭子讓,笑道:「我還沒感謝蕭少俠,昨日若不是你,我今天哪裏還能坐在這兒。」

花想容聞言,手一頓。

她總覺得自己忽略了什麼事情。

忽略了什麼呢?

對了,蕭子讓的解藥是怎麼來的?

他自己沒說過,昨日大家心思都在文漸身上,也沒人問過他。

她雖心中疑惑,可卻也沒有直接問出來。

文漸和陸少羽都很信任他,只有她竟然還是有些懷疑蕭子讓,而且她還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

可同林鎮荷花宴這件事後,他又救了文漸,花想容對他戒備已經很低了。

這樣的懷疑也只是一瞬間,她便放下了。

「不必言謝,」蕭子讓道,「突然想起在春澗湖畔時,我聽見你們討論那湖為何要喚做『春澗湖』,不知你們討論出什麼結果了,知道為什麼了嗎?」

文漸想了想,好像確有此事,而後她笑了一聲,道:「本來是說,荷花宴的時候問問當地村民的,誰知出了這樣的事,大家都焦頭爛額,誰還有心思去想這些事情。」

蕭子讓勾起唇角,道:「其實,『春』是希望,『澗』則是絕處逢生。」

文漸愣了一愣。

希望,絕處逢生。

這是蕭子讓對她的既望。

蕭子讓見文漸這般,知道她已經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又道:「文漸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