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懼,在場所有人,心中只有恐懼。

便是那些地位九品高手,同樣膽氣喪盡。

如果說,剛才還想着靠同伴先上,現在就是已經徹底喪失了戰意。

而在大殿中,項勝張大了嘴巴。

太可怕了。

眼前儘是一片平原,蘇文一擊之下,許多圍牆宮殿同樣被焚毀,加上氣勁衝擊,甚至變的一馬平川!

蘇文厲喝之下。

現場一片安靜,甚至許多人,大氣都不敢喘。

蘇文從空中落下。

一步步走過去。

所有人,彷彿兵馬俑一樣。

僵立在那裏。

只有蘇文的腳步聲,顯得冰冷而悅耳。

情緒值更是瘋狂升起。

沒有人知道蘇文要幹什麼…

但是在場所有人對蘇文的恐懼,都已經達到了一個極高的地步。

包括項諄在內,他對身旁的地位九品高手,沉聲道:「帶我快逃!」

那人苦着臉說道:「殿下,不行啊,那傢伙說了,誰跑殺誰!你看別人都沒跑,我帶着您跑不是找死?」

「我tm..」

項諄已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了。

蘇文看似不快,可是他每一步都踏出極遠,實際速度並不慢。

他已經來到了項諄身前。

「小子,剛才你說什麼來着?一人一口唾沫淹死我?」

蘇文笑道:「我就站在你面前,來,你吐一個我看看..」

項諄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姐夫!誤會!純誤會!我剛才是吃了豬油蒙了心,我向你發誓,大姐繼承皇位,我絕對沒有意見。」

「真沒有意見?」

「真沒有!姐夫你相信我。」項諄信誓旦旦的保證道。

這傢伙一口一個姐夫,叫的比誰都親。

他陪着笑臉道:「姐夫,咱們一家人,這說來說去,誰做皇帝不一樣,便是姐夫你想當皇帝,我都支持!」

「不過我知道姐夫對我大姐好,肯定不會跟她爭,這樣,姐夫,我那兒到了兩個異族舞姬,皮膚白皙,金髮碧眼,極為好看,我一會回去就送您府上去,到時候姐姐上朝,您也有個樂子。」

蘇文臉上儘是笑容,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可以啊,小老弟,挺會來事兒啊。」

一看蘇文似乎被他打動。

項諄鬆了一口氣。

「帶着你的人,一旁站着!」

「是!」

項諄大吼道:「剛才叛軍已滅,我姐夫說了,都等在一旁,護衛新皇,饒爾等不死!」

說完他看向蘇文,諂媚笑道:「姐夫,您看我這麼說行嗎?」

「行!」

蘇文回身,重新坐回大殿之前。

一旁,剩下的幾萬人站在一起,沒人敢言語半句。

另外一邊,三皇子已經注意到了皇宮這邊的動靜。

他集合人稍微慢了一些。

畢竟這段時間,雖然明面上許多人不說。

但是背地裏的議論哪裏會少了。

三皇子這變化,已經成了許多人的笑柄。

不少人都不願在為他效力。

不過他到底還是有些手段的。

當初籠絡人心做的也挺到位,親自勸說,說動了不少人。

硬生生拉着自己曾經的屬下們,來到了皇宮。

他尖聲叫道:「看到沒,這皇宮中,交戰極為慘烈,咱們剛好過去,坐收漁翁之力。我登上帝位,爾等都是頭功,今夜過後,拜將封侯,殺!」

雖然離得很遠,但是蘇文剛才那兩下子,在黑夜中,實在太明顯了。

此時黑夜安靜下來,在三皇子看來,必然是已經分出勝負。

在他的估計中,就算蘇文很強!

就算蘇文很猛。

可是面對數萬大軍,他也不會有勝機!

「老四!沒想到,最後還是你我兄弟,一決勝負!」

三皇子眼中閃過凌厲,率領大批人馬沖入皇宮。

直直奔向昭和殿。

此時昭和殿門口,蘇文坐在昭和殿門口,老四項諄在一旁蹲著,兩人正在聊天。

「姐夫,你不知道…這大楚怡紅樓,那是相當有名,有其當家幾位花魁,就算比之我姐….那也不差…」

「啪!」

項飛燕出現在了他身後,一巴掌就扇了過去。

「胡咧咧什麼?」她柳眉倒豎,杏目圓睜。

一開始她還聽着項諄跟蘇文吹牛,可是越聽越聽不下去..

蘇文臉色一板,說道:「幹什麼,弟弟跟我介紹一下帝都的風土人情,你何必如此?」

「哼!」項飛燕翻了個白眼道:「那他也不能拿我和那些女人比啊..」

蘇文轉頭看向項諄,訓斥道:「你小子,我告訴你,下次說美女就說美女,非得比較什麼?有意思嗎?就你姐這大楚女帝的身份,天下還有第二個女人能比得上嗎?」

這話說出,項飛燕心花怒放,蹲下身子,在蘇文耳邊低聲道:「你放心,便是我什麼身份,以後也只有你…」

一口狗糧,吃的項諄直噁心。

呵呵。

蘇文聽了,不過笑笑…女人的話,可不能全信。

就像是蘇文剛才,也是在忽悠項飛燕。

在這時候,大隊人馬再次出現,為首的正是三皇子。

他率人沖了進來。

不過當他看到三人這個德行,頓時有些懵。

這是什麼情況?

老子來撿漏,你們三個從這手拉手一片和諧?

看到三皇子,項諄第一個站了起來。

「三姐,你怎麼來了?父皇有旨只有皇子和長公主能來!」四皇子厲聲呵斥道。

很顯然,這傢伙已經給三皇子從皇子的序列中摘除了。

三皇子大怒:「項諄,你再敢叫我三姐,我tm宰了你!」

項諄哪裏會怕他,反唇相譏道:「呵呵,你看你這樣子,不是三姐是什麼?有種你脫了上衣,光膀子啊?」

別說,三皇子頓時語氣一滯。

自從胸前兩坨肉變大后,他還真沒有勇氣在別人面前赤裸上身!

不過三皇子何等人精,一看項諄這個馬屁精十足的樣子,就已經知道了,這廝肯定是被打服了。

看看四周,儘是火燒過的痕迹,一片漆黑。

屍體都已經被燒成了灰燼,反而顯得很乾凈。

怎麼辦?現在改如何?

動手?

三皇子陷入了猶疑。

這時候,他注意到了一旁項諄剩下的殘兵。

放眼望去,剩下的人,也不比他少多少!

心念急轉間,三皇子尖聲道:「我是聽聞大姐在此,怕有人心懷不軌,特來護衛!」

三皇子身後之人,儘是一臉懵逼。

剛才在外面不是這麼說的啊。

但是他們沒人會出來反駁。

項飛燕舒了一口氣。

三皇子也不出手的話,那就真的是穩了!

蘇文笑了起來。奪嫡算是完成了!

他沒有殺三皇子和四皇子!

在他看來,這兩人手段和心機,都堪稱不錯,使之進入朝堂之內,更容易使楚國朝堂局勢混亂。

說到底,蘇文不是楚人。

而且項飛燕一旦登基,就代表蘇文對她的掌控力有可能會出現下降,朝堂局勢過於平穩,並不是蘇文想要看到的。

混亂…蘇文才有機會展示能力,使項飛燕倚重自己。

而同時呢,能夠更好的鼓動項飛燕,出兵燕國。

這樣,大周的壓力才會真正的減輕。

至於楚國,蘇文從來沒有把這當成自己的國家。

說到底,他是來當間諜的。

兩國現在沒有利益衝突,不代表將來沒有。

若是真的有一天,周楚兩國大戰。

蘇文站哪頭?

所以從頭到尾,蘇文對項飛燕,都沒有投入任何真情。

總不可能跟項飛燕睡了幾覺,就把這個女人放在家裏所有女人之前吧?

也不可能把她放在自己老爹老娘,朋友故人之前吧。

蘇文是個感情跟肉體分的很開的人。

所以說,楚國朝堂的混亂,才是蘇文想要看到的。

天色漸漸發亮。

三皇子坐在了蘇文身邊。

他滿臉哀求道:「蘇先生,您看,現在大姐也登基了,我也服了,您就不能幫我恢復正常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