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王妃看了朱明玉一眼。道:“不用你說話,一切有我。”

只是簡單的一句話。卻讓朱明玉倍感安心,恆王妃總是無條件的支持自己,做自己的保護神。有感恆王妃的心意,朱明玉雖然不能說話。但是上前抱了下恆王妃,表達了自己無聲的感謝。

恆王妃心裏也是熨帖,摸了摸朱明玉的頭道:“都嫁人了。怎麼還跟小孩子一樣。”

朱明玉笑笑,跟着恆王妃一同去了西苑。

看到兩人這個樣子。燕子心裏卻是有些觸動的,本來她以爲自己不會有什麼感情了,但是看到海陵王和恆王妃都對朱明玉這麼好,她忽然有些羨慕起來。

她不知道自己是孤兒還是被人拐來的,總之在她記事兒以來,就開始習武,每一天過得都是十分辛苦,她看到過很多跟自己一起進來的孩子再也沒出現,也看到過陸陸續續進來的孩子。

雖然她當時年紀也不大,但卻是明白,不努力的後果有多嚴重。她天分很高,學的自然也快,本以爲這就能得到了師父的賞識,後來卻知道,這不過是個開始而已……

朱明玉走出一段,看到燕子沒跟上來,有些奇怪,回頭看她站在原地有些楞,不知道她在想什麼,但是感覺得出她有些不對勁。

直到恆王妃身邊的丫鬟圓圓碰了燕子一下,她才緩過神來。都是剛纔看到李焱宗的緣故,讓她想起了許多之前她一點都不願意回憶起來的事情。

到了西苑,蘇側妃已經醒了過來,正摟着雲雪不撒手,看雲雪的樣子似乎是覺得十分不好意思,想要掙脫開來。

雲雪還以爲會被蘇側妃教訓一通,沒想到蘇側妃看到她回來就抱着她哭了起來,把她都嚇到了,連忙安慰她說自己沒事。

直到後來恆王也過來了,蘇側妃更是不撒手了。看得出恆王的臉色很不好,對於雲雪逃婚的事情十分不滿意,一聽說她回來了就趕緊回來了。

雲雪也知道自己父親的脾氣,自然不敢造次,乖乖承認了錯誤,不過因爲李焱宗沒在,她自然不會給朱明玉留面子,把朱明玉引誘自己出去,然後要害自己的事情說了出去,自己能有命回來都是靠閔修及時出現救了自己一命。

聽完雲雪的講述,蘇側妃更是受了驚嚇,抱着雲雪不撒手,哭哭啼啼的拿出了那張字條給恆王看,算是佐證了雲雪的說法。

看到這個,恆王便讓人把恆王妃和朱明玉叫了過來。

恆王妃坐到了恆王旁邊的位置,問道:“阿雪,明玉爲什麼要幫你逃走?”

“因爲我……之前寫信給她,抱怨過,所以……”雲雪也有些說不下去,當着恆王的面兒,她實在不敢說自己是有意逃婚的。

恆王妃之前既然說過不用朱明玉開口,自然是半點沒客氣,給跟着一起過來的文嬤嬤使了個顏色,文嬤嬤立刻掏出一疊信交到恆王妃手裏。

朱明玉也沒想到恆王妃竟然有這麼多雲雪給自己的信,她就收到了一封而已,還以爲雲雪之後不方便送信呢,原來都被恆王妃給截住了啊。

恆王把這些信放到恆王面前,然後對雲雪道::“阿雪,你看看,這些是不是你給明玉寫的信?”

雲雪從蘇側妃懷裏起身,過去一看,可不是,這是她寫給朱明玉,讓她幫自己逃走的信,怎麼都到了恆王妃手裏?

恆王看到後隨後也拿起了一封隨便看了兩眼,不過剛看就把信拍到了桌上,轉而盯住了雲雪:“這些都是你寫的?”

雖然被恆王的眼神嚇了一跳,但云雪不敢撒謊,低聲承認道:“嗯……”

(。 朱玉在側 283 會說話

聽到雲雪支支吾吾這一聲,恆王更爲惱火,蘇側妃見狀連忙道:“阿雪也是一時衝動,並沒有……”

看恆王妃拿出這些信,蘇側妃也是意外,既然雲雪跟朱明玉並無書信往來,那麼那張字條又是從何而來的?

“你不用替她說話,若不是她一心想要逃婚怎麼會寫這樣的信。恆王怒氣未消,他知道雲雪不想嫁,但這件事已成定局,所以他纔會派人看着她,免得她做錯事。

雲雪也辯解道:“我是要逃婚,我是不想嫁給孔嘉譽有什麼錯!爲什麼我要嫁給那種人,要我嫁給他,不如讓我去死……”說着她還嗚嗚哭了起來。

蘇側妃第一個反應過來,打了雲雪一下,道:“你這孩子說什麼呢,你死了我怎麼辦!”

說着母女兩人抱頭痛哭起來,朱明玉看了一眼恆王妃,對此恍若未見,不管不問,也不帶勸的。

這一哭,恆王本來準備好好教訓雲雪一頓也是心軟了,從小恆王對雲雪可沒少下功夫,小時候覺得她嬌氣一點任性一點無傷大雅但現在還這樣就實在說不過去了,聽她這麼哭訴,雖然眉頭皺得更緊了,但卻是沒再接着說了。

不過雲雪卻抽泣着道:“他可是害過大哥的人,大哥差點就在漠北迴不來了!”

聽到這話,衆人都有些意外。雲出白去漠北那件事知道的人並不多,而且他去察罕族禁地偷聖物被孔嘉譽丟下不管的事情更是沒有幾個人知道,雲雪又是怎麼知道的?

不得不說這話一出,本來恆王對雲雪還有的幾分怒氣也消得差不多了,怎麼說也是他從小疼到大的女兒,這門親事別說她不滿意,其實恆王也不滿意。這會兒恆王倒是反思了起來,是不是自己平時太過嚴厲嚇到了孩子,讓她想逃婚都不敢跟自己直言心意。

朱明玉看蘇側妃似乎對雲雪的話也有些驚訝,顯然告訴雲雪這件事的人並不是她。這麼看來,能給雲雪出謀劃策逃婚的人只有閔知蘭了,真是沒想到,她在養病期間也不消停啊。顯然。閔知蘭應該早就告訴過雲雪,若是被恆王說起逃婚的事情,就用這個理由去搪塞。

其實雲出白和雲雪的關係並不算親近,不過做父母的都希望自己的幾個孩子親親熱熱團結一心,雲雪這話一出。恆王聽到自然會覺得雲雪是在爲她的哥哥鳴不平,至於她逃婚的真正意圖就被這份手足情蓋過去了。

不過朱明玉並不知道的是,雲雪出去這麼一趟還真的差點沒回來。

都到了這個時候,恆王也是不敢和雲雪保證一定能推掉這門親事,不過看雲雪這麼決絕的心,他倒是鬆了口。

“好了,回來就好了,那件事我再想想辦法。”

其實恆王要是之前就有辦法也不會答應下來了,不過聽到恆王這句,雲雪和蘇側妃的眼睛都亮了。

雲雪道:“父王。您真的同意嗎?”

“我不同意能怎麼辦,難道真看你去死啊。”

蘇側妃連忙拉拉雲雪的胳膊道:“別催你父王了,他肯定不會不管你的。”

聽到這話,恆王像是想起來了,對蘇側妃道:“這孩子都是被你寵壞了。”

看恆王似乎要說蘇側妃,恆王妃起身道:“既然沒事,那我們就先回去了。”

要說恆王妃也是個挺厚道的人,並沒有趁着恆王生氣的時候繼續踩蘇側妃一腳,不然她要是說出蘇側妃把朱明玉的脖子掐成這樣,估計場面更不好看了。

朱明玉倒是也沒想找蘇側妃算賬。她那會兒都瘋了一樣,大概除了她前世生母那樣的人,但凡丟了女兒都會變成這樣,這是情理之中。朱明玉也理解。這件事說起來還是要找那個設計自己背黑鍋的人,反正她和雲出海的樑子已經結成這樣了,也不在乎多一筆賬要算。

聽到恆王妃的話,朱明玉也準備跟着回去了,這一趟,她覺得自己來完全是多餘。根本沒有自己半點兒事,當然這些全靠恆王妃的照顧,對此,朱明玉更是覺得自己一定要報答恆王妃對自己的照顧,能讓她高興起來的事情自然是和雲出白有關了。

不管怎麼樣,她一定要讓雲出白重新振作起來!

朱明玉暗暗下了決心。

不過朱明玉剛站起來,雲雪就道:“朱明玉,你不許走,我還有事情要問你。”

恆王妃回頭:“還有什麼事?”

雲雪盯着朱明玉道:“你爲什麼答應幫我卻派人要殺了我!”

這會兒,她終於有機會問出了這件事,那天孤立無援的感覺實在讓她很後怕,想起朱明玉想置她於死地,雲雪就恨不得現在就殺了她。

不用朱明玉說話,恆王妃就道:“明玉都不知道這件事,又怎麼會寫信給你。”

蘇側妃也道:“就是,阿雪你不要鬧了,這件事和明玉應該沒關係,她就算是真的收到了你的信又怎麼會害你呢?”

要說蘇側妃說話也是巧妙,雖然讓雲雪不要鬧,但是她聽雲雪說了那天的事情之後,比她還要後怕,不搞清楚她實在無法安心。要是朱明玉真的想要害雲雪,她是絕對不會放過她的!

雲雪還是看着朱明玉問道:“你真的沒有收到我的信嗎?”

朱明玉點頭,收到那一次也被她給銷燬了,跟沒收到一樣,反正她之前對雲雪的試探態度也是裝作聽不懂的。

聞言,雲雪卻是激動起來,指着朱明玉道:“你說謊,這裏少了一封我給你的信,你要是沒收到信又能去哪裏!”她的信是有數兒的,這裏明明就少了那封她拜託雲出皓送出去的信。

沒看出來雲雪還趁機數了下桌上的信件數量,這點細心倒是讓朱明玉有些意外,看來她也沒那麼傻嘛,但是怎麼就會信了那張字條上的話,覺得自己會幫她逃婚?真是不明白她是怎麼想的。

朱明玉想要開口,燕子卻是搶先說道:“那封信是我收到的。”

“怎麼是你?”雲雪很是意外。

。 284 閔知蘭的祕密

燕子繼續道:“自然是我,我的任務就是保護小姐,送給她的東西之前都要經過我的手,那封信上沒有署名,我擔心其中有詐,自然先打開看過了,知道是郡主寫給小姐,要她幫你逃婚,也就沒交給小姐。”

燕子說話的時候確實半點不像是個丫鬟,朱明玉在一旁聽得有些想笑,不知道恆王妃是從哪裏找來她的,還真是個很可靠的人啊。

其實朱明玉不知道的,恆王妃聽到燕子開口也很是意外。

“那信呢?”雲雪追問道。

“被我燒掉了,這種東西萬一流傳出去對郡主的名聲也不太好吧。”

只有恆王知道燕子的身份,道:“阿雪你說的要殺你的人是什麼樣?”這個問題他很關心,究竟是誰敢動他的女兒!

恆王妃卻是沒空聽雲雪講述,對於她冤枉朱明玉的事情很是不滿意,她覺得雲雪就是無理取鬧,想要拉朱明玉下水。

於是這次也不帶打招呼了,直接拉着朱明玉就離開了。

出了西苑,朱明玉對燕子笑了下,幸虧她反應快,不然恆王妃恐怕也不好解釋。

對此,燕子並沒有什麼特別的表情,只是覺得朱明玉還笑得出來,還真是心大。

在西苑的另一處院子裏,李焱宗正在以閔家人的身份過來探望閔知蘭,雲出皓自從那天閔知蘭出事後就沒怎麼去出門過,一直守在她身邊,不過正巧今天他有些脫不開身的事情,被上峯派人接走了。

閔知蘭只是身體不好,但是腦子並不糊塗,覺得雲出皓被叫走的事情有些蹊蹺,不過還沒細想出緣由,就聽說閔家來人了。

閔家怎麼會來人看自己?閔修又是誰?

不過閔知蘭的問題在看到李焱宗的時候就解開了。

李焱宗倒是很像模像樣的跟問候了閔知蘭一番,閔知蘭知道她肯定有話跟自己說,便讓身邊的丫鬟離開。只留了她的奶孃張嬤嬤在身邊。

閔知蘭其實也沒什麼力氣和李焱宗鬥嘴,問道,“找我什麼事?”

“就是來看看你,沒有別的意思。”李焱宗看了看周圍。沒看到孩子,便問道,“聽說你生了個女兒,不準備讓我看看嗎?”

李焱宗倒是一副熟稔的口吻。

“不想。”閔知蘭對李焱宗的態度也不像有人在的時候那麼和氣熟悉了,而是變得冷漠疏離和戒備。

李焱宗嘆道:“怎麼說我也是孩子的舅舅呢。見面禮總該給的。”

“王爺的東西太過貴重,我們受不起。”

看到閔知蘭這麼跟李焱宗說話,張嬤嬤是有些擔心的,不過她也知道小姐的脾氣,這裏也沒有她說話的份兒,但是小姐的姨娘還在他手裏,只怕他這一生氣,回去對姨娘不利啊……

“這裏沒有什麼王爺,只是弟弟來看姐姐。”

“不敢當,我不過是閔家一個嫁出去的女兒。和海陵王沒有任何關係。”說起來,閔知蘭微微攥拳,明顯在壓抑着什麼。

“看來三姐還在氣父親讓你頂替表妹嫁過來的事情,”李焱宗嘆了口氣道,“不過父親都不在了,你這氣也該消消了吧,我看雲出皓對你也不錯,算起來,也算是因禍得福了。”

聽李焱宗這麼說,閔知蘭瞪向他。他竟然還敢提這件事!

沒錯,她並不是閔家的幼女,而是李赫一個侍妾所生的庶女,李赫的子女不少。她這樣母親沒什麼地位的庶女在海陵王府根本算不上主子,但和姨娘在一起也算是知足了。至於李赫那個父親,她對他從沒有過期待。

她的容貌不算上等,所以並不擔心被李赫送出去跟人和親拉攏關係,她只等着自己出嫁後能夠帶走姨娘,也算是她的心願了。

但是沒想到。因爲閔家幼女閔知蘭不想遠嫁京城,不知怎麼讓人說動了李赫,讓她冒名頂替嫁了過來,爲了姨娘,她也只能答應了。

不過這冒名頂替並不是只有嫁過來就結束了,她還得接受着福州那邊的指示,替他們辦事,從探聽祕密到傳遞消息。開始她並不想認真做,但沒過多久,就收到了姨娘的來信,說是李赫對她忽然好了起來,還給她換了院子,身邊伺候的人也都換了,現在沒人敢對她不好。

她的姨娘生性單純,把這些都歸功於自己的女兒嫁得好。但是看到這信,她卻是明白,李赫這是在警告自己,人在他手上,要是她做得不好,他隨時都有可能收回給予的一切,也很有可能要姨娘的命。

於是,她這纔開始認真的執行起了她們所謂的計劃,不管這件事究竟對不對,也沒有想做不想做這一回事,她只要執行就好。

雖然她就準備這麼渾渾噩噩的過一生了,但是慢慢的,她卻是被雲出皓打動了,他雖然不會什麼甜言蜜語,但卻是真的把自己放在心上,不管她是多麼防備着他,他似乎從來沒有介意過。漸漸她也不再那麼拒人於千里之外之外,慢慢的接受了雲出皓……

後來她有了身孕,那簡直是她最高興的一天了,這件事她並沒有向上面彙報,那時候李赫還在,她也只能按照他的意思去辦事。

聽說李赫死了的消息,她的第一反應不是悲傷而是覺得解脫,終於沒有人能夠再威脅自己了,她只要找機會把姨娘接到京城,她就沒有遺憾了。

但是她沒想到的是,李赫死後,控制自己的那隻手並沒有消失,而且她似乎更加沒有了自主權。下蠱是她小時候跟一個苗家婆婆學的,這件事她誰也沒告訴過,只是作爲一種防身保命的底牌。

沒想到這件事也會被人知道,變成了害人的工具。

所以對着李焱宗,她自然沒什麼好臉色,聽到李焱宗的話更是恨不得上前一刀殺了他泄憤。

要不是她下蠱給雲出白,也不會讓自己的孩子早產,看着小貓一樣的孩子,她心裏那叫一個恨,這些都是閔夫人母子造成的。

就在她剛要開口的時候,雲出皓回來了,還沒進門就聽到他的聲音了。

“蘭蘭,我回來了。“

(。) 285 惜福

聽到雲出皓回來了,閔知蘭也不再糾結於過去的事情,現在的問題是李焱宗爲什麼會進京的,這件事她都沒聽說過。之前她就有過擔心,她雖然不是自願幫助他們,但自己一旦失去利用價值就肯定就會被捨棄,那麼姨娘的安全也就沒辦法保證了。

雲出皓最近對閔知蘭更加體貼照顧,進屋看到李焱宗在,先是一愣,沒等閔知蘭介紹,李焱宗就自我介紹了一番,當然他不會說出自己的真實身份。

“小弟閔修,姐夫叫我一聲十三就行了,我這次來京趕考,特意來看看姐姐。”

一聽說他是閔家的人,雲出皓有些不好意思起來,門口的丫鬟也沒跟自己說,他剛纔的話肯定被閔修聽到了,頓時有些尷尬。不過閔知蘭對李焱宗的戒備和警惕,雲出皓是一點都沒看出來。

“原來是十三弟,幸會幸會。” 我的岡布奧帝國 雲出皓也絲毫沒察覺閔家就來了這麼一個人有什麼奇怪,只覺得福州路途遙遠,恐怕過來不方便,也沒對閔家有什麼意見。

李焱宗看了閔知蘭一眼,對雲出皓道:“聽說平日都是姐夫帶孩子的,可否讓小弟看看?”

要說雲出皓有了女兒之後有什麼變化,那就是變成了一個曬娃的奶爹,逢人就會提起自己的女兒,這次要不是他說得太多了,他的上峯也不會因爲不敢其擾早早的把他放回家來。

於是聽到李焱宗說想看看孩子,想都沒想就要答應下來。閔知蘭與他做夫妻這麼久。自然馬上就看出來他要說什麼,連忙道:“孩子才睡着,下次有機會再看吧。”

雲出皓一聽。略加思索後,有些奇怪道:“這個時辰她通常應該醒着啊,今天怎麼睡着了,我得去看看。”

說完,雲出皓對李焱宗一抱拳道:“十三弟,你先坐着,我去看看。”

雲出皓走後。李焱宗笑道:“姐夫對姐姐真是不錯,你應該惜福。”

閔知蘭沒好氣道:“不勞你費心。”

“我也不打擾你休息了,最近我都會在京城。若是有事你可以讓人去找我。”

說完後李焱宗留下了個地址就離開了,這倒讓閔知蘭有些意外,不明白他這次來究竟是什麼目的,當然肯定不會是專門來看望自己的。

張嬤嬤自然是認識李焱宗的。見狀有些擔憂道:“小姐。您看要不要寫信回去問問姨娘那邊的情況?”

“不必了。”閔知蘭有些疲憊的閉上眼,她的人生難道一直都要在別人的掌控下嗎?

“看,這是誰?”沒一會兒,雲出皓抱着孩子過來了,正一邊走一邊跟孩子說話。

雲出皓過去一看,孩子被奶孃抱着明明醒着,於是伸手接過孩子,逗了一會兒。雖然這個孩子是早產兒。但身體還算不錯,只是有些瘦小。雲出皓覺得有必要讓孩子和父母都親近些。這樣纔不會跟他一樣,總和自己的親孃意見相左,搞得大家都很不愉快。

小孩子雖然還小,但也是認識人了,看到閔知蘭在那裏,便伸手過去。聞聲,閔知蘭睜開眼,也是露出了笑容。

其實蘇側妃對閔知蘭是有些不滿的,她滿心期待閔知蘭這次一舉得男,這個孩子就是恆王府的長孫了,地位自然不同。但是沒想到閔知蘭早產了一個女孩,而且據太醫說,這次的事情對閔知蘭的身體損傷很大,若是好好調理,三五年之後還能有希望再有身孕。這話的意思就是說,閔知蘭再生的機會不大了。

因爲這樣,蘇側妃最近都在給雲出皓物色妾室,這妾室的身份不用太高,重要在好生養,她也確實物色了幾個,但不過雲出皓對此十分反對,拿過去的也被雲出皓退了回來,幾次之後,雲出皓直接找了蘇側妃,直言自己並不打算納妾,把蘇側妃氣得夠嗆。蘇側妃這邊還沒勸動雲出皓,那邊雲雪又離家出走,她也只能把這件事放下了。

閔知蘭也是知道這件事的,雲出皓的態度讓她很是感動,其實她也確實沒什麼好抱怨的,給了她這麼一個男人,現在她也有了女兒,老天對她已經不薄了。

李焱宗確實就是來看看閔知蘭的,她基本上已經沒什麼作用了,他是估計着那邊的事情差不多才出來的。要說李焱宗確實算計得挺準的,他這一出門正好遇到了恆王妃和朱明玉。

看到李焱宗,朱明玉就覺得不舒服,總覺得他比雲出海的威脅更大。

恆王妃察覺到了朱明玉的態度,覺得有些奇怪,不過她也是覺得這個閔修不簡單,既然看到了她也就隨意問了幾句。

“我聽聞閔家子弟一向不入仕的,怎麼只有你例外?”

李焱宗道:“這不過是個謠傳,因爲閔家書院聚集了各地的學子,而每個地區參考的名額是有限的,需要經過選拔,對自家人的考覈則更爲嚴格,所以顯得每年參考的考生裏沒有幾個閔氏子弟。”

恆王妃道:“哦,看來你的學識一定很不錯了,不然怎麼能參考。”

朱明玉看到李焱宗信口雌黃就想揭穿他,不過這件事還是等着回頭和恆王妃私下說吧,而且現在她想說話還是覺得嗓子不舒服。

對於朱明玉的挑釁,李焱宗並沒在意,而是謙遜道:“族長也是意識到了這點,今年格外放寬了要求,所以這次上京趕考的閔家子弟不止我一個,還有我一個堂兄和一個表弟,他們這兩天也該到了。”

這回答倒也是說得通,恆王妃點點頭,還鼓勵了他兩句。朱明玉沒再說話,準備跟着恆王妃回去。

正好雲雪也出來了,看到朱明玉和閔修在說話就過來了。她這剛跟恆王和蘇側妃說完自己被救的事情,親自出來找閔修,就看到他們在一起,對朱明玉更是討厭了。

都是有夫之婦了,還這麼不檢點。

雲雪也沒搭理朱明玉,直接對李焱宗道:“閔公子,我父王請你過去一趟。”

李焱宗跟恆王妃和朱明玉說了一聲之後纔跟着雲雪進去。

(。) 朱玉在側 286 搭車

看着兩個的背影,恆王妃心裏是有不少問題的,雲雪是大半夜離家出走的,怎麼剛好就會遇到閔修了?他沒事那麼晚在那附近做什麼?她有些懷疑雲雪的事情和他有關,不過怎麼想也不太明白他爲什麼要這麼做。

回去之後,朱明玉讓燕子跟恆王妃說起了李焱宗的真實身份,聽過之後,恆王妃有些恍然,道:“怪不得我覺得他跟李赫有些像,總給人一種僞君子的感覺。”

聽到恆王妃這個形容,朱明玉忍不住樂了,猛點頭贊同。怪不得她和恆王妃這麼合得來,她們看人的感覺都差不多。沒錯,李焱宗給人感覺就像個僞君子,看起來文質彬彬實際上狡詐陰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