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現在,他跟林星娜就赤條條的躺在床上了呢?

沒等陳墨搞清楚狀況,懷裡的林星娜就嚶嚀一聲,醒了過來。

當她睜開眼睛看到面前的陳墨時,想也不想就是一拳打了過去。

陳墨直接被這一拳給打下了床。

會痛,這果然不是夢!

「怎麼回事,我沒死?」林星娜拉過被子,看了看捂著眼睛坐在地上的陳墨,以及周遭的環境,有些愕然的道:「這裡是基地,也就是說,老闆趕過來救了我們?」

「應該就是了。」陳墨這時候也恢復了清醒,認同的點點頭。

「可你怎麼會趴在我身上?」林星娜黑著臉,目光不善的盯著陳墨,咬牙切齒的說道:「你又假借著治病解毒的名義佔我便宜了!」

「天地良心,我絕對沒有。」陳墨從地上爬起來,指著自己身前兩道粉色的疤痕道:「我當時都被那老傢伙給開膛破肚了,哪裡還能救你。剛剛醒來的時候,我就在你身上了。」

「這到底怎麼回事?」林星娜抓著頭髮,思緒有些凌亂。

受傷昏迷之後,醒來就光著身子跟陳墨摟抱在一起,這讓林星娜很是煩躁。

被這傢伙睡了倒是次要,畢竟跟他好了也不是一次兩次,而是七次八次了。

關鍵是,誰脫了她的衣服啊! 陳墨光著膀子盤坐在地上,模樣很是不雅,但此刻他卻是激動的道:「林星娜,我好像突破了。」

林星娜正在被窩裡穿衣服,只露出來一個腦袋,聽到陳墨的話,便下意識的吐槽道:「你突破什麼了,是不是突破下線,成為超級流氓了。」

「我突破到玄陽訣第三層了。」陳墨說話的時候,還閉上眼睛仔細的感受了一下,確認無誤后,才滿臉激動的繼續道:「也就是說,我現在已經是崩勁了!」

「不是吧?」林星娜瞪大了眼睛,又查看了一下自身,頓時有些驚喜的道:「我的真力好像也比原來精純了許多。雖然沒有突破,但起碼比之前強了半個級別。」

「這到底怎麼回事?怎麼我倆醒來之後,功力都有所長進?」陳墨握了握拳頭,有些中二的說道:「難道咱倆是傳說中的戰鬥民族超級賽亞人體質,每次重傷過後,都會變得更強。」

「放你個屁!上次我倆受傷痊癒之後,也沒見這麼大的突破啊!」林星娜很是粗暴的打破了陳墨的臆想,隨即趕緊將身上的衣服套上,說道:「到底怎麼回事,找老闆問問就知道了。」

陳墨點點頭,也找到自己的衣服穿好,然後跟林星娜一起出了房間。

兩人在辦公室見到了張凝雪。

「老闆,昨晚是你救了我們嗎?」林星娜一見到張凝雪,就迫不及待的問道。

「是我。」張凝雪淡淡的點頭,又毫不避諱的說道:「也是我把你們丟在一張床上的。因為陳墨修鍊的玄陽訣,能夠幫助你煉化體內的凶煞之力,得到精純的真力,讓你的傷勢自愈。」

「那我的衣服……」

「你們兩個當時身受重傷,不省人事,我就順帶幫了你們一下。」張凝雪說起這個,如寒霜般的俏臉上也不免升起一抹紅雲。

林星娜的臉也紅了,但同時心頭也徹底鬆了口氣。

沒其他人就好。

「等等,林星娜是因為我幫她煉化了凶煞之力才恢復的,那我的傷勢是怎麼好的?」陳墨有些疑惑的問道。

「我給你治好的。」張凝雪道。

「我身上又沒有什麼凶煞之力,傷口怎麼可能在一夜之間痊癒,而且我還突破到了崩勁。」

「你瀕死的時候頓悟,突破了境界,有精純的天地能量洗禮,再加上我出手相助,所以才能恢復得這麼快。」張凝雪一臉認真的給陳墨解釋,耳根卻是紅得仿若要滴出血來。

陳墨總覺得張凝雪的說法有些不太合理,卻又找不出理由來反駁。

難道真是自己快要死的時候頓悟,突破了境界,修復了傷口?

「好了,你們要是沒有其他事情,就好好休息去吧。」張凝雪揮了揮手。

「那個五毒門的長老怎麼樣了?」陳墨忙問道。

「生擒了。」張凝雪頓了頓,又道:「五毒門的分部也已經瓦解,這件功勞記在你們身上,每人十萬獎金,以及獎勵50功勞點,可以去珍寶堂兌換想要的東西。」

陳墨心頭有些唏噓。

昨晚那唐裝老人,那叫一個牛批。無論是那護體罡氣,還是那一手劍芒,都威風無比,堪稱無敵。

沒想到今天就被張凝雪給生擒了。

那這樣算來,張凝雪又該有多強?

而他現在,又跟張凝雪有多大的差距?

從張凝雪的辦公室出來,陳墨和林星娜兩人便直奔傳說中的珍寶堂。

那十萬塊現金需要走一段時間的流程才能夠到賬,而50功勞點卻是立馬就能使用的。

進了珍寶堂,林星娜就拉著陳墨,到處逛了起來。

這邊的裝修得像是博物館,偌大的地方擺了一條條玻璃柜子。柜子裡頭或放著一本紙質的修鍊功法,或擺著一件光華內斂的兵器。

而除了門口的兩個看守的人之外,整個珍寶堂也僅僅只有一人守在這裡。

這人是負責做結算的。

只要陳墨和林星娜要的東西不超過自己擁有的功勞點,就能夠登記帶走。

「之前說好的,你的功勞點放在我這裡,優先讓我買兵器。」林星娜大咧咧的說道。

「行吧。」陳墨點頭答應。他看了看周遭的東西,就沒有一件合心意的。

無非就是功法和兵器。

那兵器還都是冷兵器,就是材質比較好,類似於他給蘇薇的那柄黑色小刀,能夠傳遞真力罷了。

陳墨哪樣都不缺,所以將功勞點給林星娜也無妨。

畢竟早上醒來的時候,他還趴在人家林星娜身上那啥呢!

「哎,你說我是用刀好,還是用劍好?」林星娜指著玻璃柜子里的長刀和長劍說道。

「你練過刀法嗎?」

「沒有。」

「那你練過劍法?」

「也沒有。」

「那買個鎚子。」

「……」

林星娜拉下臉,「那你說我該買什麼比較好。」

「買一套拳法吧!」陳墨指著柜子里的一本名為「無敵拳」的秘籍,說道:「我傳授給你的柔拳是基礎武技,已經不適合現在的你了。這本拳法的名字挺有意思,拿出來看看。」

「觀看的話,每分鐘一個功勞點。」負責守著珍寶堂的人說道。

「看一下也要功勞點?」

「是的。」

別怕,總裁! 「這也太坑了吧。」

「這是規定。」

林星娜捶了陳墨一下,兇巴巴的道:「行了,一個功勞點就一個功勞點,你怎麼磨磨唧唧的跟個娘們一樣!」

陳墨哭笑不得,只得支付了一個功勞點。

值得一提的是,這功勞點是綁定在兩人的工作卡上的,買了東西之後,工作人員會自行將他們卡里的功勞點給扣掉。

拿到了「無敵拳」,陳墨和林星娜便湊到一起看了起來。

「這拳法可以跟真力聯動,而且招式大開大合,招招致命,很適合我。」林星娜發表自己的意見。

「這種以攻為守的拳法雖然威力很大,但也容易傷到自己。練習這個的話,你要吃很多苦。」陳墨認真的說道。

這門「無敵拳」,跟他的「猛虎拳」差不多。

區別是,這「無敵拳」對身體素質的要求不高,但招式卻更加狠戾。

頗有種「要麼不出手,一出手就打死人」的感覺。 「我不怕吃苦,就買這個了。」林星娜拍板決定。

要說吃苦,她還真不怕。

陳墨雖然覺得林星娜一個姑娘家家學拳法不太好,但想到她這比男人還要男人的性格,也就沒有反對,轉頭對珍寶堂的工作人員道:「這「無敵拳」要多少功勞點?」

「100功勞點。不過你們如果確定購買的話,剛剛那個觀看的功勞點就不收你們的。」

「你還挺會做生意。」陳墨汗了一下,隨即也沒講價,直接買下了這門拳法。

林星娜如獲至寶的將這門「無敵拳」給收好,躍躍欲試的說道:「咱們去修鍊場,試試這門拳法的威力。」

陳墨拗不過林星娜,只得跟著一起去了修鍊場。

哪知到了修鍊場之後,林星娜又道:「你別在一邊干坐著,過來當我陪練。」

「林星娜,我現在可是崩勁武者,一拳就能把你給當場打死,你讓我當你的陪練?」陳墨瞪眼道。

「你敢打我一下試試!」林星娜斜眼看著陳墨。

「我不是不敢,是捨不得打你罷了。」假假現在林星娜也跟他有過肌膚之親,陳墨還真捨不得像以前那樣揍她。

「少說這種噁心人的話,我聽了想吐。」林星娜啐了一口,帶著凶光的美眸卻是變得柔和了一些,悶聲道:「你修為比我高,正好幫我練練這「無敵拳」,指點一下。」

「行吧,就幫你練練。」陳墨沒有拒絕。他初入崩勁,也正好試試自己的實力。

林星娜立即拿出了「無敵拳」的秘籍,和陳墨一起觀摩了起來。

修鍊這種東西,一通則百通。

林星娜原本對經脈啊丹田啊真力啊這些東西並不了解,但自從踏入內勁之後,很多東西便無師自通了。

就好比面前的這本「無敵拳」秘籍。

要換做以前,她肯定是看不懂的。

可現在卻是看得認認真真,津津有味,完全能夠看懂。再加上有陳墨在一旁給她解釋一下不明了的地方,林星娜的學習速度飛快,不到半個小時,就能夠粗糙的將這門「無敵拳」給打出個大概。

看著場上正在打拳,波濤一陣洶湧的林星娜,陳墨只覺得口乾舌燥,有些想入非非。

「怎麼樣,有沒有哪裡做得不好?」林星娜打完一整套拳法,喘著粗氣,滿身香汗淋漓的停了下來,詢問陳墨的意見。

「很大……」陳墨趕緊改口,「不對,很好,你做得很好。」

「好在哪裡?」林星娜問道。

「呃……你馬步紮實,出拳有力,每個動作之間的銜接都非常完美。」陳墨抹了一把額上的汗珠。

林星娜冷哼一聲,語氣不善的道:「今天我要是練不成這「無敵拳」,唯你是問!」

陳墨苦笑道:「這又不是速成的拳法,一天時間怎麼可能練成。你之前學柔拳的時候,還練了好幾個月呢!」

林星娜也知道練功沒那麼容易,但就是不想給這廝好臉色。

誰讓他在自己練拳的時候,目光偷偷摸摸的往她胸口上瞟,當她沒發覺是吧!

不過甩臉色歸甩臉色,林星娜還是繼續待在這裡練習拳法。

畢竟這邊地方寬闊,而且還有各種練拳的輔助工具,在這裡練習可以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至於陳墨那老是往她的胸上瞟的目光,只能忍了。

她總不能不練了,亦或者把胸給切了吧?

「王八蛋,老娘不會讓你太爽的,你就等著被報復吧!」林星娜在心裡暗自盤算,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冷笑。

林星娜在工作上是出了名的拚命三娘,在修鍊上,更是把自己當成了鐵人,永遠不知疲倦。

一連修鍊了八個小時,從上午練到晚上,期間除了吃飯上廁所,其餘時間都在練拳。

陳墨都被林星娜的堅毅給折服。

這頭女暴龍雖然脾氣暴躁難相處,但絕對是一個合格的員工,也是一個可靠的朋友。

等到夜幕降下,林星娜這才收工。

「我要去洗個澡,你也去洗洗,完事之後過來找我,有事跟你談。」林星娜一邊擦著臉上的汗珠,一邊對陳墨說道。

「有什麼事不能在這裡說,非要到你房間談?」陳墨有些奇怪的道。

「這裡不是談事的地方。」林星娜毋庸置疑的道:「行了,就這麼說定了,你愛來不來。」

說罷,林星娜就扭著如同水蛇般的柔軟腰肢往外走。

多完美的身材啊!

陳墨目不轉睛的看著林星娜的背影。

就在這時,沒走幾步的林星娜忽然停下腳步,俯下身子,似乎是鞋帶鬆了。

也不知道是無心還是故意,林星娜俯下身綁鞋帶的時候,一雙長腿卻是伸得筆直,完全沒有蹲下去的意思。更要命的是,她的臀卻高高抬起,甚至還晃動了幾下。

看著那誘人的形狀,陳墨狂咽口水,有種衝過去將林星娜就地正法的強烈衝動。

不過沒等陳墨行動起來,林星娜就飛快地綁好了鞋帶,揚長而去。

陳墨也跟著離開了修鍊場。

他要趕快去洗澡,換身乾淨帥氣的衣服,然後去林星娜的房間「談事」。

約莫半個小時后,沐浴更衣過後的陳墨,精神抖擻的站在了林星娜房門前。

叩叩叩!

陳墨隨手敲了敲門,然後就急不可耐的拉開門進去了。

房門沒鎖。

這才陳墨有些意外。

「陳墨,是你嗎?」浴室里傳來林星娜的聲音。

「是我。」陳墨大聲的回應道。

「我還在洗澡,你等一會兒。」

「好嘞,需不需要我去給你搓背?」

「可以,那你進來吧。」

卧槽!真答應了???

陳墨瞪大了眼睛。幸福來得太快,讓他沒有反應過來。

原本他只是隨口一問,權當做調戲林星娜,壓根就沒想過林星娜會同意。

畢竟那頭女暴龍可不是那麼好相處的。

可現在,林星娜竟然答應了,還讓他進去浴室……這,實在是太好了。

陳墨回過神來之後,二話不說,就直接衝進了浴室。

浴室的門,竟然也沒鎖。

陳墨很順利的進到了浴室里,見到了躺在浴缸里的林星娜。 浴室里熱氣蒸騰,林星娜的俏臉被熏得粉紅,幾縷濕潤的髮絲貼在臉上,讓她看起來媚惑天成。

只是讓陳墨有些失望的是,浴缸里的泡沫實在太多,他只能看到林星娜肩頭以上的部位。

不過,陳墨也沒有失望多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