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個示範?”

“還是通過公司加農戶的辦法,我們組建公司,把羊圈、牛圈都建好了,我們自己先僱人飼養,我們提供飼料,出欄後,我們負責收購。牧民們看到了效果自然就會要求自己飼養了。”

“這可以說是革命性的創舉啊!”劉書記興奮了起來。 “如果你們縣裏面沒意見,那我可就要開始實施了?”

“沒有,肯定沒有,我們會大力支持的。”兩位縣領導當即表態。

“楊總,您可能還不知道,我們這裏還出產肉蓯蓉、藏茵陳,都是很有名的中藥材。”巴縣長不失時機地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有種植嗎?” 楊天翔問他。

“沒有,都是野生的,到了成熟季節,牧民們自己挖了賣錢。”

“是這樣啊,人工能種嗎?”

“可以的,以前這裏曾經有過一個農場,他們種過,上世紀八十年代農場撤了以後,我們當地人不懂、也不習慣種植,所以就沒再種過了。”

楊天翔逐漸在腦子裏形成了一個初步的想法,這裏地廣人稀,海拔又不是很高,雖然運輸成本比較高一些外,其他方面可以說比內地有着更大的優勢。那麼,可以把這裏當做一個自己公司的試驗田,除了太陽能光伏一體化項目之外,再加上銅礦產業,那麼下一步應該考慮發展種植業和畜牧業了。從種養到採摘屠宰、加工和銷售,形成一條完整的產業鏈,一來保證食品的安全,二來形成利潤的最大化。

“二位領導,我看咱們是不是應該籤一個全面合作協議,主要包括這幾個方面,由我們公司投資,興建輸水管道,提供種子和技術,你們提供土地和農戶,可以先選擇小規模的種植示範,主要種植枸杞,小範圍種植肉蓯蓉和藏茵陳。等技術成熟和農戶接受以後,再考慮種植其他適合的品種。

另外,我們再負責建牛羊圈、提供飼料,同樣,還是由你們負責提供土地和牧民。當然也一樣,圈養成功以後,我們會考慮改良品種或者引進其他的優良品種。

出產的農產品和牧產品我們按照市場價收購,當然不能賣給別人。

這是第一步,第二步,我們就要在你們這裏建設深加工廠,包括農產品和畜產品。當然,土地和工人還是由你們負責。” 楊天翔一口氣說出了他的想法。

他們兩個連猶豫都沒猶豫,齊聲歡呼。

“太好了,楊總,您簡直就是我們的福星啊,我們夢寐以求的事,這麼快就來了,真是太感謝您了。”劉書記搓着手,非常激動。

“你也不要這樣說,這也是雙贏的事,我也不可能白爲你們做貢獻,是不是!” 楊天翔謙虛了。

“楊總,如果您把我們縣做爲貴公司的一個生產基地,那麼我們肯定會做好一切服務工作的,您儘管放心,要是按這個形勢發展下去,用不了幾年,我們縣肯定會成爲全州最富的縣了。”巴縣長也很激動。

“您看,楊總,這樣好不好,合作協議由你們來起草,我們一定籤。只是按照程序,我們應該給自治州報一下,這您放心,就是一個過程,他們肯定會大力支持的。”

“好的,我理解,該走的程序當然得走。”

送走了兩位縣領導,楊天翔立即着手起草了一分商業計劃書和合作協議,然後,交給了陳主任,對他說:“你把這兩份材料傳回公司,讓他們找相關的專家論證一下,另外請咱們的法律顧問看一下協議,把把關。讓他們儘快傳回來。”

楊天翔依然是堅持每天上午的修行。不知不覺已經二十天過去了,他自己卻沒有感到時間的煎熬,反而,心靜了很多,這些年來,忙忙碌碌的根本沒有時間靜下心來,這無疑給了他一個靜心思考的機會,完全擺脫了世俗的紛擾,可以讓他安靜地回憶過去,思考未來,思考事業的發展……


“亂彈琴,你們搞的什麼名堂?”隨着大聲的說話聲,從寺院外走進了一羣人。

楊天翔沒有理會他們,專心地做着自己的“功課”。

他們走了過來,圍在了楊天翔的周圍,不再說話了,只是靜靜地看着他。

“時間到了,楊總。”陳主任在旁邊提醒着他。

楊天翔長長地出了一口氣,站了起來,他才注意到,來的人當中有劉書記和巴縣長。

“楊總,州上的季書記和桑傑州長來看您了。”劉書記介紹道。

“楊總,不好意思啊,早應該來看你了,這不才知道你在這裏。”季書記搶上一步,緊緊地握住了楊天翔的手。

“是啊,上次你捐建的太陽能電站建成投產儀式上,我們兩個都沒在家,沒趕上和你見面,怠慢了,真的抱歉啊!”桑傑州長也連聲說道。

“沒關係,我理解。”

“真是不好意思啊,怎麼能夠讓你在這裏修的什麼行呢。我和桑傑州長商量過了,我們馬上派人去把扎西活佛請來,他在我們這一帶是非常有影響的大活佛,只要他說一句話,什麼都能解決。”季書記繼續握着楊天翔的手。

“其實沒什麼的,我的自願的,這樣挺好的,我也有時間能考慮一些問題了。”

“不行,不行。你是幹大事業的,怎麼能在這裏浪費時間呢。”

楊天翔隨他們來到了縣委。

“楊總,你可不能讓烏雲縣吃獨食啊!”桑傑州長快人快語。

“是這樣的,我們接到了縣裏的報告,我們非常支持,我們還召開了州委常委會議,專門討論了這個問題。所以,這次我和桑傑州長專程來烏雲縣,一是來看望你楊總;二就是來向你提出請求,希望你們能把這種戰略合作擴大到我們全州,爭取更大的雙贏。”季書記解釋道。

“謝謝兩位領導這樣高看我,坦白地說,和烏雲縣的合作前景,我也不是有着充分的把握,只是想做個試驗。在商言商,我們的最終目的還是賺錢,如果沒得錢賺,我們不可能投入這麼大。” 楊天翔毫不諱言,實話實說。

“這我們理解。”季書記乾笑了兩聲。

“你們看這樣好不好,目前呢,我們和烏雲縣把商妥的事先辦好,同時呢,我們兩家共同開展前期的合作項目篩選和論證工作。等這邊見到效益之後,咱們馬上籤合作協議。” 楊天翔提出了他的建議。 一朵美人面 好啊,這樣最好。前一段時間,我去省裏開會,黎副省長還專門找我談了你們準備在我們這裏建太陽能光伏一體化項目和開銅礦的事,要求我們全力支持和配合。你放心,我們一定會不折不扣的執行。話說回來了,你這也是給我們做好事,我們也沒道理不支持不配合吧。”季書記繼續說着。

“這一點,我們非常清楚,也非常感謝**,如果沒有**方面的支持,我們將是寸步難行。我們公司一向秉承的就是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雙贏的理念。在貴省、貴州的投資也是這一理念的具體表現。我已經初步勘察了項目的地址,等我們的專家評審委員會論證以後,再和你們協商,還希望季書記、桑傑州長的鼎力支持啊!” 楊天翔也不免說了些客套話。

“那沒問題。”桑傑州長非常痛快。

正說着,有人進來報告道:“扎西活佛到寺院了。”

“走,我們去看看。”季書記帶頭走了出去。

他們一行又折返回了寺院。

扎西活佛在阿加活佛的陪同下,迎了出來。

“情況我已經知道了,楊先生的確是有功德的人啊,這麼大的企業家,能夠堅持在我們的寺院裏修行這麼多天,難能可貴!說明他是真心向佛的,我馬上就向百姓們說明情況,神山是向有功德、心誠的人開放的。他們肯定會理解贊成的。”

“太感謝您了,大師。” 楊天翔也發自內心。


“楊先生的修行可以結束了,我們需要的是真心,而不在形式,這些天來,阿卡們、信教的老百姓也都看見了楊先生的所作所爲,我們都非常感動。”阿加活佛隨即也表了態。

“好啊,這就太好了,楊總,你贏得了寺院的尊重,這是很不容易的。不像其他人,遇上這種情況,不是想辦法解決,而是一味地找我們的**。其實,在涉及到宗教問題上,如果不是什麼原則性的問題,**也很爲難。”季書記感慨道。

“通知設計院,請他們立刻返回烏雲縣。” 楊天翔對陳主任吩咐道。

很快,設計方案便出來了。烏雲銅礦的籌建工作也隨即開展起來。

接下來有更大的手筆。就在這一年,天盛集團與西海省人民**簽訂戰略合作框架協議,總投資二百八十億元佈局西海太陽能光伏一體化,由天盛投資建設包括五萬噸太陽能級多晶硅項目、3GW太陽能硅片及電池項目和供生產所用的五座各三十五萬千瓦火力發電機組。

——至此,楊天翔的新能源“理想國”,開始在國內一步一步付諸實施。

半夜裏,楊天翔被不期而至的電話驚醒了,他一看,是公司派住歐洲負責銷售多晶硅的小穆打來的。


“楊總,就在剛剛,歐盟貿易委員德古赫特宣佈,將從後天開始,將對產自中國的光伏產品徵收百分之十一點八的臨時反傾銷稅。此後,在二個月以後,該稅率將升至百分之四十七點六。”

楊天翔清楚,這個決定的公佈無疑會令日子本就不好過的國內衆多光伏企業雪上加霜。歐盟目前是國內光伏產品最主要的出口市場,歐盟的設限可能成爲壓倒大批光伏企業的最後一根稻草。

自從天盛集團的多晶硅項目建成之後,憑藉着低成本的優勢,絕大部分的產品還是銷往了歐洲。

雖然他已經開始把目光轉回到了國內,逐步開始了在國內的佈局,但畢竟是剛剛開始,不可能一蹴而就。

這個突如其來的的壞消息,讓他預感到了形勢的險惡。

不行,不能坐以待斃,必須有所行動。


好不容易纔捱到了天亮,楊天翔便匆匆趕到了公司,他一方面,派人去辦理簽證;另一方面,立刻和光伏協會取得了聯繫,他自己還兼任着光伏協會的理事長。

“你們立刻以協會的名義召開一個新聞發佈會,發表一份聯合聲明,呼籲抵制貿易保護、維護行業共同利益,並堅決否認傾銷行爲,同時希望中國**採取措施維護企業利益。”他向協會祕書長佈置着。

隨即,楊天翔立刻飛往了比利時,他公司的駐歐代表的辦公地點就在這裏。

“楊總,我們下一步怎麼做呢?”小穆在接到楊天翔之後,請示道。

“我想先拜會一下歐盟貿易委員會,陳述我們反對制裁的理由,希望他們收回成命。我知道,不會有結果的,但是,話應該說到。另外,主要還是要見一見歐洲光伏協會和幾家大的光伏企業,給他們講清厲害關係,希望他們出來說公道話,給歐盟施壓。”

“那我立刻就去安排。”

接着,國內幾家大的多晶硅生產企業的老總們也陸續來到了歐洲,在楊天翔招集下,分頭行動了。

與此同時,由中國商務部派出了**談判代表也低達了歐洲,與歐盟貿易委員會展開了談判。

在小穆的安排下,楊天翔來到了德國最大的光伏製造商科尼特公司。公司總裁沃特先生接待了他。

“坦率地說,我對你們在歐洲的境遇表示同情,但是,這樣做的好處是,我們沒有了像你們這樣的競爭對手,日子會過得更好。”沃特先生毫不隱瞞自己的觀點。

“事實是這樣嗎?” 楊天翔反問道。

沃特聳聳肩,沒有直接回答。

“沃特先生難道忘了嗎?對光伏產業的上游,你們的**是嚴格控制的,而我們恰恰是給你們提供的是上游產品,如果把我們擠走了,你們的上游產品從哪裏來?自己生產嗎?呵呵,那你們的成本能降得下來嗎?你的產品還有錢掙嗎?” 楊天翔一連串地反問道。

“可是,事實上,你們產品的價格也實在是太便宜了。”

楊天翔知道,他說的沒錯,這都是自己人惡性競爭的結果。

“實際上,沃特先生,你應該明白,這樣的制裁,沒有贏家,有的只是輸家。我們和你們,上下游供應商共同構成了歐洲的太陽能產業鏈。制裁的結果,將給這些供應商帶來的損失也將超過給歐洲太陽能企業帶來的好處。” 楊先生,你說的我同意。實際上,我們已經做好了你們撤出歐洲市場的準備,我們已經開始遊說**,希望允許我們開發上游產品。但是,事實上,我們很難能夠達到你們那麼低的成本,所以,我們只能提高整個太陽能光伏板的價格了,那麼,我們將失去優勢。”沃特先生說了實話。

“所以啊,在這方面,我們有着共同的利益,我們自然要爭取我們自己的權益;當然,我們也希望你們也能站出來,主張你們自己的利益。” 楊天翔建議着。

“謝謝你的提醒,楊先生,我們當然知道我們該如何做了。”


“好的,我也謝謝你,我的同行。” 楊天翔告辭了。

接下來,楊天翔又馬不停蹄地拜訪了法國、西班牙、比利時等幾家歐洲大的太陽能光伏製造商,基本和他們達成了共識。

也就在這個關鍵的時期,中國總理訪問了歐洲,一方面向歐洲示好;另一方面也向歐洲施加了壓力。

歐盟的態度也悄悄發生了變化。他們自然清楚,現在經濟依舊乏力的歐洲一方面希望通過對光伏收取懲罰性關稅,保護本土企業利益,又不敢輕易“惹到”中國。目前中國是歐盟的第二大貿易伙伴,很顯然,歐洲經濟想要回暖,離不開中國貿易的支持。

就在歐盟貿易委員會表決的前一天,以天盛集團爲首的多家國內光伏巨頭在京召開了新聞發佈會,聯合抗議歐盟徵收的懲罰性關稅。

緊接着,第二天歐洲光伏企業們也紛紛響應,代表歐洲五百八十多家光伏企業的行業協會在布魯塞爾歐盟委員會總部大樓前以遊行方式抗議歐盟對中國光伏企業的制裁。

該協會發言人認爲,懲罰性關稅的提議是錯誤的,未能考慮到歐洲光伏產業界的整體利益。這將導致歐洲失去至少二十萬個就業崗位。

超過一千家歐洲光伏企業要求歐盟委員會放棄對中國太陽能企業徵收懲罰性關稅。

持續數月之久的中歐光伏爭端案峯迴路轉,中歐就中方出口到歐盟的光伏產品的價格達成了承諾協議。這意味在臨近歐盟對華光伏產品正式開徵高額反傾銷稅的最後關頭,中歐雙方達成妥協。

談判結果商定的價格承諾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中國光伏產品在歐盟市場的競爭力,但是,卻使得國內光伏行業避免了遭受歐盟高額反傾銷稅有可能帶來的“滅頂之災”。

一場危機總算是過去了,但是,楊天翔清楚,這也只是暫時的,在歐洲市場還存在着許多不確定的因素,既然已經走出來了,萬不能輕易再撤回去,必須堅持下去,而且還要想辦法把市場做大、做強。

談何容易。在中國光伏企業紛紛進軍歐洲的過程中,深陷歐債危機的歐盟國家也在悄悄修改自己的太陽能發電補貼。從二零一零年開始,歐盟各國逐漸取消了該項補貼政策,加之市場飽和,大量涌入歐洲的中國光伏企業開始慘烈地相互競爭,光伏板的價格由原來的最高二歐元/瓦特跌落至零點五歐元/瓦特以下,銷售模式也由原來的訂單銷售變成了現貨銷售。

在西班牙、德國、法國等相繼取消了該項補貼,中國已經上馬的光伏企業立刻感受到了競爭的嚴峻。

天盛集團進入歐洲時也只是趕上好時代的尾巴,在隨後的日子中,只能爲業務銷售四處奔走。

中國光伏企業在歐洲遭遇困境,中國企業也不能只期待高層對話解決,而應該從自身情況出發,繞開各種貿易壁壘,不僅同當地企業競爭,還要廣泛傳播中國企業爲歐盟帶來的好處,用實際行動讓歐盟國家瞭解“雙贏”的好處。

爲什麼不自己建設太陽能發電站呢?電站使用自己公司的光伏板,發電還能享受當地國家**補貼,而且發電站是一個長期項目,能實現持續盈利。

對啊,楊天翔豁然開竅了。

他立刻從國內調來了相關技術和管理人員,開展了着方面的工作。

很快,這種想法變成了現實,天盛集團出資金、光伏板和設計。建築材料、人工等都從當地購買,這樣就最大程度地節約了建設資金,也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當地經濟,爲當地建築工人創造了就業機會。

在德國、意大利的多個太陽能小型電站開始建設、運營。其中,天盛集團在意大利的撒丁島光伏電站一期三十四兆瓦項目也已經開工。

五個月後,天盛集團的意大利光伏電站三十四兆瓦項目建成。同月,他們同意大利國家電力公司ENEL簽訂合同,向其長期供電,還是在同月便成功併網發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