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啊!二胖子心裏不停嘀咕道:。。。一旦這羣“骷髏”靠近了,特別是大量聚集的時候林威也就有了保障可以順利將二胖子傳遞過去。。很顯然,那羣骷髏好像忌憚什麼一般就是不肯靠近。。上方之間就這樣一直對峙着,甚至於讓二胖子都有些惱火起來,心中暗惱道“這羣坑貨剛纔還星際火燎的要致自己於死地。。

只是一轉眼,那股狠勁就全然不見了。。林威也是一陣奇怪,但是目光依舊回望到那隻全身泛着幽光的“骷髏”頭上。。那全身泛着藍色光暈的骷髏手指着身前的四個巨大骷髏衛士狠狠的點了點頭,只是手指之間隱然有着“骨節”嘎吱作響的聲音。。

那是四個體形要比林威衆人大上一倍的巨型“骷髏”,全身泛着的卻是銀白色光芒倒是在一堆屍骨之中顯得特別耀眼。。那四個衛士估計就是那藍色骷髏的四大衛士,手中拉着清一色的圓弧砍刀齊齊向林威逼近。。

不好?林威暗歎一聲眼前這四個衛士隱然只是前來試探自己的。。就算自己想要施展龍拳將二胖子傳遞出去,至少在此時也是沒有一絲可能的。。怎麼辦?林威一時有點束手無策了,,那二胖子此時也是驚呆了,沒想到在這看似愚蠢的骷髏們會想出這種辦法。。

四個手持砍刀的銀白色骷髏衛士齊齊走到林威身前,那震人心顫的骨節聲響頓時讓林威心中也是一震。。一直以來,林威可是和人在打交道,突然和這些喚醒過來的亡靈打交道那還真是第一次。。隨着心中帶着一絲隱憂,但是手掌之下居然沒有絲毫遲疑手中斬龍劍死死握在手中。。。


林威就那樣獨自於那四個骷髏目光對峙起來,眼前是骷髏之中的四個佼佼者定然不是那些一般骷髏所能衡量的。。饒是如此,林威心中的坦然多過於恐懼,那四大衛士也不遲疑頃刻間四把尖刀立刻出現在林威的身前。。

嘩啦啦!四把尖刀直直朝着林威劈砍下來,陡然間一陣呼嘯着厲風愣愣呼嘯而來。。四把尖刀直接劈向林威,林威將手中的斬龍劍在手中瞬間一震,那斬龍劍上響聲不斷傳遞開來居然有了些許倘佯在清山綠水之中的快意。。

目光如刀,斬龍劍瞬間形成一陣抗力將那四把尖刀硬抗下來,隨着林威體內鬥氣的一陣擠壓瞬間強橫無比的經由林威的手中噴發而出。。“轟隆一聲,那四大衛士的砍刀頃刻間被林威手中的斬龍劍頃刻擊飛。。只是那四把尖刀被林威一擊之後,卻是以着無比快速的軌跡擊飛到牆壁之上。。

”轟隆隆!巨大砍刀形成的氣旋頃刻間便將牆壁狠狠砸了一個凹洞。。其中有些掉落的碎石還將這些人羣裏的骷髏狠狠的砸了一下,一時癱倒一片隨處可以聽到骨節斷裂的聲響。那些骷髏一時看到這場場景,頓時也是嚇得一陣後顫這讓林威也意識到這眼前的骷髏居然是怕死的,心中同時也有了一絲笑意。。 綻放着“金光”的斬龍劍突然虛空一劃,便將那幾個看似高大威猛的骷髏戰士一擊打敗。就在眨眼之間,那先前被斬龍劍巨力震盪之後的白色骷髏陡然一陣“崩裂”開來。一時之間人體錯落的骨節瞬間擊飛出去,一時洋洋灑灑頃刻向着遠處一陣掀飛開來。。

就在林威心中稍稍有些放鬆的時候,那一時錯落在地的骷髏骨節一瞬間好像受到某種“引力”的作用頃刻間便凝聚起來。。砰!砰!砰!那數段骨節在半空之中一陣遊動,最後拼成一個人體骨架頃刻間就形成了四大衛士。。林威頓時一驚,一時真是感到有些棘手起來。。

如果眼前這些骷髏戰士當真是不生不滅,去長時間的內力消耗也讓林威的心神消耗極大。。

“轟隆隆,轉眼間那四大衛士瞬間朝着自己飛恐怕自己使勁全力也無法戰勝這些骷髏到了最後還是消耗自己的體力。。一時之間,林威的身形,動作變得有些遲緩起來雙眼凝視着前方感到一絲“莫名”的詫異。

那頃刻間聚攏而來的四大衛士頃刻間便朝着林威舉刀再次劈砍而來,只是這次的速度要比上次快上許多。。這一劈一砍卻是當初力道的幾倍以上,如果照此來看那些骷直感覺到肩膀上的壓力突然大了許多。。那站在遠處的“藍色骷髏”此時看到林威十分狼狽的模樣,頓時樂的骨頭髮出“嘎髏一定是將自己身形隕滅之前的怨氣增加到一定程度然後在釋放出來達到一個“怒氣值”。。

只是這“怒氣值”有沒有極限,林威可就不知道了林威吱嘎吱”聲響,然人聽的心神一顫有種置身來到地獄的感覺。。

“地獄”是什麼感覺,地獄就是一個絕望的地方任你法術超然來到這無邊無恆的地獄之中也只能像只螞蟻一般。。林威此時望着身前的這幾具雖然有着形體,而且同時有着很多怒氣的白色骷髏頓時有點無語起來。。

迫不得已,林威只能通過“神拳”的威壓來瞬間達到束縛那四個“亡靈白骨”的作用。。可是那神拳畢竟神力有限,對於自身的念力加持也不能持續太久。。如此交戰下奔而來,周身形成的氣旋一陣奔涌而來。”那刀鋒凌厲的圓弧形大砍刀之下豁然有着白色金屬一般的豁亮光澤。。林威此時卻是隻能施展出一絲內力用來震退來人的圍攻,就在林威感到棘手之時,突然懷中的“藍色”水晶球瞬間滑落下來。。

霎那間,幽蘭的氣息從水晶球中溢了出來然後便是“天藍色”的寶光瞬間照耀到四個白色“骷髏”之上。。只見那些瞬間撲到過來的白色骷髏瞬間化爲無形,靜靜的從空氣之中消失了完全沒有了剛纔的那廝“猛烈”氣焰。。

悠然一聲,那天藍色寶光瞬間四散開來,帶着那廝驚慌那些數以千計的骷髏瞬間消散在空氣之中。。恆久的,只看到那藍光豁然一收那天藍色的水晶球又重新回到林威懷中。。林威一時大驚,沒想到那神祕老者交給自己的水晶球居然如此厲害,有點讓人把持不住的喜悅。。

甚至於在最後,林威還隱然看到了那廝冒着“天藍色”青光的骷髏很是猙獰的神色,甚至於那神情極致到快要扭曲身形一陣變化開來之時。。一陣“詭異”藍光散開之後,周圍的場景立刻恢復到林威剛進來時候的那種模樣。。

林威的雙眼來回在骷髏之中一陣搜素過後,猛然看到另外兩個異常的身影。。那兩個身影陡然就是那泛着青光的骷髏領主以及自己身旁的那四大衛士之一的其中一個。。只是眼前的骷髏架子就像死物一樣,完全沒有一絲動靜就那樣死靜的癱倒在地上。。

這“一動一靜”之間讓林威感覺到這周圍環境,氣氛的差異相差實在太大了,一時之間居然有點受不了。不過還好這莫名其妙展現的一絲“危機”居然讓林威在頃刻之間便一種完全“意想不到”的方式結尾,都讓林威有點“莫名其妙”的暗歎了。。

就這樣,林威與二胖子懷着一絲“忐忑”的心情走向石壁之後楚驕陽和柳慕卉。。那楚驕陽倒是神色變得很快,原本有些僵硬的面容之上此時卻是透露着些許驚喜。。那“楚驕陽”帶着一絲感嘆說道:“林兄弟呀!在剛纔那種情況之下都能脫身而出,很了不起啊!說罷又是一臉很是歎服的神色。。。

林威此時聽到有些汗顏,如果不是自己手中的”水晶球”突然驚現逆天之力恐怕現在還指不定是個什麼情況了。。林威表示沉默了,練練說道:“只是運氣好而已。。”而一旁的二胖子忍不住吆喝到“纔不是了,剛纔我們威哥在那也不知數百還是數千骷髏戰鬥的過程中只用一招就把那些骷髏全部放倒了,說罷!還滿是得意的神色。。

那楚驕陽一聽到林威居然有如此的好本領,立刻表示要親眼見識一下卻是被林威給回絕了。。雖然後來還是一字一句提了出來,都讓林威置若罔聞硬是推搪過去了。。那楚驕陽一路走來沒少關係林威衆人的一些往事,當然這些就只能跟二胖子這個話最多的人聊上了。。

繞過長長的一段路,衆人走到一處有着”火紅“岩漿籠罩的地方。。”砰!“突然就在衆人眼前五米處一道火紅的”岩漿“瞬間從地底噴發而出。。我想說那岩漿是十分灼熱的,一經直串上來便將洞頂頃刻間燒出一個大洞。。那瞬間令人驚駭的一幕驟然出現,頓時衆人的神情不能自已。。

眼前這火山驟然就是從地底噴發出來的,而兩旁都是懸崖一般的凹陷唯有中間那道只有一米寬的大橋齊齊籠罩在那巨大的岩漿上方。。。滋滋的聲響來回傳遞在這灼熱的洞穴之中,將那所矗立在孤影之中的小橋映照的格外醒目。。

那“火紅”的岩漿不時噴發在灼熱的地面,立刻讓先前那片孤影小道之上凝聚起一絲“詭異”的紅光。。此時衆人面對的就是那猶如火一般的烈焰,如果有人說要從小橋之上走過去,那還不是找死。那火紅的岩漿一經揮灑在小道之後,莫說是人的屍骨就是腳指頭恐怕都沒了。。

楚兄弟,我看這火焰極爲兇猛恐怕眼前的情況很不妙啊!那楚如霜也是第一次來,對於這周邊的環境也是十分不解,望着眼前這十分灼熱的火焰噴泉一時也是無語起來。。用走的不行,用飛的就更不行了一旦被那火焰噴到身形立馬化爲水蒸氣都趕上“魂飛魄散”了。。

衆人只能靜靜守望着,期望着劇烈火焰什麼時候會緩停一段時間,就好像掌握一定的時間規律一樣。。可是沒有一會的時間,衆人徹底失望了,掌控時間規律眼前這個岩漿卻是沒有一絲一毫的規律可言。。林威頓時顯得有些無語了,這岩漿陡然就是地獄之中特有的攔路武器嗎?

都說這地獄火山多,這還沒到地獄怎麼火焰的威勢就那麼猛了。。那楚如霜此刻卻是皺眉說道:大家聽我說,我有一個辦法我看行。。衆人一聽有戲,趕忙就湊了過來幾人之間交雜之後一直確定唯有那二胖子一直有些擔憂的說道:這樣不好吧!說罷,一臉悠然的神色。。

好不好,林威心中自會衡量不過眼前這“楚驕陽”的辦法確實可行。。經過衆人的一直認定,必須要依靠這種辦法才能走到那條岩漿的末端之上。。就在衆人一陣“商量”開來的時候,猛然從衆人頭頂飛過一隻血紅色的黑色蝙蝠。。

蝙蝠在黑夜之中特別擅長急速閃避,更是以無形的感應和空間的反應能力堪稱神手的。。就在衆人一陣訝異的時候,突然眼前的一幕讓衆人頓時心驚那一向堪稱“靈巧”至極的蝙蝠俠在飛到一般岩漿上空的時候陡然降落下來。。

帶着”嘶嘶“的一陣聲響,那隻靈巧至極的血色蝙蝠瞬間墜落下來一頭栽倒在空地之上。。大家用力一看,赫然發現那蝙蝠居然是生生超越身體的極限從岩漿上空忽然飛離開來的。。可是好像已經來不及了,那蝙蝠的整個身軀陡然燒的開裂了就連全身覆蓋度的那層血色防罩物也頃刻間剝落下來。。

衆人一時驚呆了,望向身前這個已經奄奄一息的蝙蝠說道:。。。看來單靠靈巧是不行了,以蝙蝠之中繼續運動之下都難以逃脫岩漿的束縛而我們這些凡人恐怕是一點希望也沒有了。。衆人的目光齊聚到二胖子周身之上的時候,更是忍不住的一陣嘆息開來,二胖子倒是也不在意衆人的眼光一臉無所謂的神情。。

大家準備了,楚驕陽正色說道:。。。眼睛忽然猛地一怔,手中一道冰冷寒氣瞬間覆蓋在衆人身上,那林威和柳慕卉倒是勉強將體力的真力釋放出來,用此來阻擋冰冷的寒氣。。但是林威在施展真力抵抗那寒氣之時。也曾經釋放了一點二胖子的周身之上,不夠那種冰凍的感覺相比孤身在天寒地凍的感覺要好的太多了。。。


然後楚驕陽很是認真的說道:“大家等會在那岩漿突然高漲噴襲出來的一剎那以最高的速度通過那座小道。。”衆人也不敢盲從,紛紛點頭說是。。瞬間四道周身凝聚一絲堅冰的衆人雙眼瞳孔卻是死盯着那座小道之上,好像此時整個視野就只有這小道一條道路一樣深深的印在腦海之中。。。 衆人身體之後包裹着一層十分“晶瑩,剔透”的猶如鑽石一般的光輝猶如淡藍色湖水一般的嫵媚顯得十分冰冷的味道。。可是與之相比那火紅的岩漿卻是更加讓人驚顫,好像熱情的少女一般時時向你敞開溫暖的懷抱。。不過那熱情的懷抱可不是什麼醉倒溫柔鄉,而是集居着很多怪獸的地獄。。

衝!楚驕陽陡然大聲喝道!全身瞬間就像那“繃着的弓箭一般”瞬間快速流串出去,陡然一陣氣力瞬間猛烈踐踏在空地之上,那大地之上也是傳來一陣猛烈的震顫聲響。。衆人立刻身形一震呢,身下更是猛烈串飛出去向那道“小道”走去。。

衆人經過那段小道之時,陡然之間就是那那火焰再次燃燒劇烈的時候。。。呼!的一聲原本那些勻速之中翻滾而起的那些岩漿熱流瞬間爆發開來。。轟隆隆,那岩漿之中突然出現一個巨大的人影那人影之上不時還有一絲熱流瞬間流串下來就好像翻滾的河水一般。。

衆人頓時一驚,神色都嚇的一陣醬紫色兩腳並作四腳飛速一動開來。。轟!一道岩漿瞬間呼嘯開來,形成一道“炙熱”的噴泉瞬間噴發出來。。道道熱流激盪在衆人身形之上,剎那間那些空氣之中燃燒而起的那廝“白氣“瞬間化爲真氣燃燒開來。。

一時之間,道道紅光閃現卻讓衆人驚詫的是在那道”白光“閃過的剎那,瞬間還燃燒起火紅的火焰開來。。衆人回頭看了一眼,頃刻間神色聚變飛速的繞過小道只剩下那隻半空之中呼嘯而起的火焰巨獸。。那團火焰巨獸在衆人回頭的一剎那,瞬間頹廢開來身形瞬間化爲幻影迅速消失不見。。

帶着火焰巨獸特有的一聲巨吼,那火焰巨獸的身形瞬間消散開來好像很是絕望一樣。。林威望了一眼身後,頓時感覺火一般的灼熱在心口之上,林威感覺有些訝異的望向背後陡然感覺到背後居然莫名的顯現出一絲”空洞”出來沒有一絲預兆的。。

帶着這廝暗驚,林威可以明顯感覺到身後那層“堅冰”形狀的護甲陡然燃燒出一塊大洞起來。。那大洞就那般一直呈現出來,很顯然剛纔那道極其“濃烈”的岩漿氣息陡然間將林威身體之上罩住那層”冰甲鬥氣:悄然破開這才形成了這種效果。。

“太他嗎恐怖了?二胖子在一旁大罵道:一想到剛纔那“火焰”燃燒起來灼熱到地面的那廝白氣之時衆人就是一陣大驚。。衆人其實有點暗喜,要不是剛纔跑得快,恐怕早就九死一生。。望着身後那依然不時噴發而起的道道火焰還有那突然間閃現而起的火焰巨獸之時,剛纔的那廝驚嚇似乎絲毫不再少數。。

跳過了這道“鬼門關”,等待衆人又將會是怎樣讓人意想不到的事這在衆人心中一時還只是一道迷。。很顯然剛纔衆人經過了一片“**重生”的考驗,自古有一說“冰火兩重天”,這有火自然有冰所謂萬物相剋相逆陰陽。。陰陽,以陰化陽,以陽補陰,自然這冰火定然是一線之隔。。。

還沒等林威緩過神來,雙眼極大的注目在前方。。“簌簌一陣冷風呼嘯,林威只感覺眉宇之上那廝眉毛已見冰霜,雪白的映照在臉上閃現的卻是另一抹色彩。。在這洞穴之中,赫然前方道路之上銀裝素裹只感覺這洞穴之間早已沒有上下之別。。、

踏在這數尺的堅冰之上,腳下傳來的卻是“嘎吱嘎吱”堅冰一陣碎裂的聲響。。左一腳,又一腳衆人邁着沉重的步子迎着也不知哪來的寒風徑直向前邁去。。五米寬的洞穴,衆人一字排開踩在堅冰之上身形之上卻是驚現一絲“清涼”的味道。。

還沒等林威反應過來,眼前轟然一塊巨大的堅冰瞬間破裂開來從地底瞬間蹦達出一隻數米之巨的雪白冰猿。。帶着那廝巨吼,那雪山冰猿的整個身形卻是一震嘴裏也不知從那裏叼來的巨型獵物,嘴中卻是滲透出血淋淋的鮮血直接低落在地上形成一道血色的小溪流。。。

媽的?這巨猿看到我們流口水了?胖子望着巨猿的身形頓時一陣打量開來。。衆人一時也不知應該怎麼答話,卻是這巨獸此時也不知什麼神情臉上赫然是進入“暴怒”的狀態。。霎那間整個視野之類白色雪花漸漸飄落下來,在身後的地上又瞬間堆高了許多。。

此時衆人感覺自己來到了冰雪帝國,這冰雪帝國的寒冷頓時讓林威衆人不覺爲之瞠目。。。只見原本在那巨大人猿的身後猛然蹦出數十個小雪猿,這下突然間熱鬧起來那數十隻小雪猿跟在巨大獸猿之後顯得十分可愛。。

由於“母性“的關懷,柳慕卉看到那些雪猿身上的時候居然有了一絲憐憫的神色。。”轟隆隆!帶着一陣巨大的獸吼聲,林威陡然驚顫了那羣獸環繞的地方赫然就是一座冰山。。那巨大雪猿的移動身子的頃刻之間那道隱形的山口好像也跟着如影隨形一般緊緊跟在雪猿身後。。。

衆人頓時大驚,再次望向那數十隻小雪猿的時候再次震驚起來。。那不遠處的哪是什麼小雪猿,簡直就是一個怪物一個個尖牙俐齒一般的模樣掛落在臉上活像一股“好吃人”的氣勢。。那柳慕卉此時聽到那聲呼喊,頓時一時慌了神,那原先可愛的小雪猿現在完全變了一副模樣,那猙獰的神情之下隱藏卻是一顆“野獸”的心。。。

快後退!卻是那柳慕卉先行呼喊出來,手中迅速凝聚一團神火頃刻間向那巨大雪猿呼嘯而去。。那一陣劇烈火勢就如同“藏龍出海”卻是夾雜着千鈞之勢呼嘯而去。。那原本準備攻擊楚驕陽的那隻巨大“猿猴”頃刻間便咆哮一聲一頭迎向那團極其炙熱的神火。。

嗷唔!帶着一聲極其慘烈的呼喊,那雪白巨猿的身形陡然渙散開來形成一道幻影消失在雪地之中。。霎時間大地之上突然一陣“震動”傳來,那地底突然一陣顫動血色巨猿是不見了,但是頃刻間一個比剛纔那個身形還要大上十倍的“雪白”巨猿突然閃現出來,衆人頓時更是一驚。。 “轟隆”一聲,那驚現碩大的堅冰突然從空地上崩裂開來,矗立在半空之中形成一陣“劇烈”的爆裂。。霎那間一陣”震天“一吼突然傳來震顫在這極大的雪猿身上,衆人一驚隨着那巨大猿猴猛烈衝撞過來之時衆人大驚。。

巨大的雪猿在急速奔跑的過程中形成一道“湍急”的河流霎那間形成一道“颶風”,在奔跑的過程中甚至於還形成一道“強烈”的氣旋嘴中不是噴吐出強烈的堅冰。。那巨大的獸猿在一陣“奔跑”的過程中,形成的一道強烈風氣瞬間形成一股“無形”的風氣迴盪在這洞穴之中將洞穴充斥起來。。

巨大雪猿的重生和先前那四大亡靈骷髏的重生十分相同,這不得不讓林威感覺這雪猿的重生正是傷害積累到一定程度上形成的累計。。怎麼辦?林威一時也覺得無從是好便招呼這衆人撤退,便晃動手中的斬龍劍隨風化成一道氣旋。。

那巨獸雪猿形成的駭浪十分劇烈,那奔跑間如同奔雷的氣勢就連那大地都是猛地一顫。。可是此時一向跑得最快的楚驕陽根本沒有多望那巨獸一眼,而是緊閉着雙眼也不知道在冥想着什麼。。

就在衆人感覺有些奇怪之時,那楚驕陽猛然從身後抽出一把“擎天”神槍剎那間舉過頭頂。。一時之間,這洞穴的一絲幽光突然閃爍到這“擎天”神槍之上。。“咚!咚!咚!三聲巨響卻是那擎天神槍發出的一連串爆裂聲響。

林威此刻有些遲疑了,難道這眼前的楚驕陽不知道這巨獸具有重生之力嗎?單純的武器傷害根本就不能傷害到這巨獸的一絲一毫,反而會在身形和心靈上讓神獸產生數倍的差距。。但是看向那楚驕陽的神情卻是無比認真,手中的”擎天“神槍”忽然在手中隔空一轉。。

呼,呼霎那間形成的一道氣流瞬間瀰漫在槍身之上。。霎那間那楚驕陽身形一動,竟是徑直朝着巨大雪猿的身形奔流而去。。那“神槍”頃刻間夾雜着萬千光芒,那站在半空之中手握着神槍的楚驕陽就如同熱辣的太陽一般刺眼。。

如影隨形,那神槍的頃刻一刺便在虛空之中形成一道“幻影”一舉重擊在巨獸雪猿周身之上。。“砰!陡然間從那巨大雪猿周身之上形成一道極其強烈的自爆。。”一時之間,林威衆人的整個視野之內全部瀰漫着衆多”碎裂“的冰塊。。

二胖子望着身前的這個”楚驕陽“,頓時有點神經錯落的感覺可沒想到這傢伙居然怎麼厲害。。那劇烈崩碎的雪猿在巨大咆哮之聲過後,身形猛然消散開去卻是消失無蹤。。在那一重擊之後,那巨獸雪猿不但沒有重生而且周圍的堅冰瞬間”孵化”開來直到周圍數塊堅冰消失無形這才形成了洞穴之內陰暗的境況。。


那“楚驕陽”將手中神槍一收,蔚然而立無形之中形成一道“強烈”的風氣將這周圍的景象映照的十分美麗。。九天凝冰刺剛纔在頃刻間猛然一擊重創到“雪猿”周身之上的時候,周圍形成的一陣“爆裂”旋風頃刻間這雪猿的身體崩碎開來在這期間那雪猿肯定是受到了神槍之上所帶來的“靈魂”重擊。。

這種“靈魂重擊”十分兇猛,若是眼前這四周的境況全部是由人的殘念蛻變而成的話那“靈魂”攻擊形成的重創一定十分強烈。。只是這楚驕陽一開始的時候,深藏不露一到如今居然如同猛虎一般一時當真驚詫了衆人的眼神。。

那二胖子剛纔看到楚驕陽瞬間施展出來的猛烈一擊,當時也是爲之一顫。。由於剛開始的時候聊得比較熟這回早就奔上前去,一時兩人又聊得熱情似火起來。。林威和柳慕卉走在兩人身後,兩人並沒有像平時那般相依在一起而是彼此相聚有段距離定是爲了防備突然出現的獵物。。。

林威心中依然有着隱隱不安,難道這傳說中的血池真的有那麼難找。。衆人進來這洞穴都已經足足有了半天時間,雖然這一路上的變故太多但是這也足夠讓林威產生驚疑了。。“楚兄弟,我們離這血池還有多久?說罷!一臉詢問的神色。。”

這莫名的問話也立刻引起了二胖子的注意,二胖子此時也是一臉望向楚驕陽一臉所問的神色。。那楚驕陽搖晃了一下腦袋,開口說道:“估計相聚還有數百米吧!”。。衆人一聽這才微微喘了口氣,終於到了這一路上的提心吊膽也終於可以緩和了一下了。。

就這樣,林威,二胖子,柳慕卉三人隨着楚驕陽的指引三人瞬間穿過那道“陰冷,昏暗”的小道直接走向那神祕的洞穴深處。。錚!無形之中感覺到一股“空間之門”傳來的相撞氣息,好像這空間之門隱然有一種“透明”的石壁一般將衆人深深拒之門外。。

那“楚驕陽”停下腳步,望了林威悄然說道:“這空間混沌之門是試用巫術之法煉製,其中混有九九八十一道祕法研製,其中更是奧妙無窮想要突然打破這層幻界必須有着相當的實力。。”又或者是。。。突然那楚驕陽停了一下很有深意的說道:“如果是有緣人的話在得到巫術本命之力的認可的話就可以無聲打破這層束縛。。。。。”

“又是有緣人”,林威苦笑一番說道:“那就讓我這個有緣人試試,還真沒想到自己現在這麼俏。”莫名其妙的被掛着一個“有緣人”的帽子掛在頭上,說罷!苦笑一番望向衆人手中向前輕輕一顫伸向那道“無形”的牆壁。。令人驚奇的是其他不能融入的物體在頃刻間林威的手指居然可以神奇的穿過“透明“的牆壁在無形之中更是可以拉扯着什麼。。

接着林威的身軀就好像被某種牽引一般,身形迅速融入到那座石壁之後。。林威望着這神奇的一幕陡然一驚,一時之間對於自己這個”有緣人“的名號更加贊同起來。。。可是林威透過牆壁之後看到卻是幾張”憂愁“的面孔,因爲他們可不像林威一樣是傳說中誅殺”神獸“的千古有緣人。。

林威試探性的在原地站立一陣,身形卻是迅速穿過石壁來到石壁外側悄然說道:。。。莫非只有我一人可以穿過這道石壁,那你們豈不是要被攔在門外。。林威帶着一絲”憂愁“的說道:。。。。那楚驕陽卻沒有多話,或許還有一種辦法就是可以解除巫術的辦法就是將這”有緣人“的一絲鮮血染紅在手指之上這樣也是可以的。。

林威可沒想到這石壁居然這麼神奇,林威可不像別人那般皮糙肉厚的。。望了一眼衆人,手中的血液瞬間流落下來頃刻間在每個人的手指間輕輕一點。。迎着這道“血祭”衆人憑着手指間的那廝柔和徑直像門內一躍而入,悄然來到這血池內部。。

林威衆人直到這時,纔看到這滿腹的血池的居然這般的清晰的呈現在衆人眼前。。“我們去洗個澡吧!二胖子子帶着一絲建議的說道:。。但是這個提問瞬間被否決了,在這鮮紅的如同血液的血池之中洗澡那看來只有”屌絲”纔會毫不猶豫的這樣做吧!!

林威此時卻是回憶起自從來到這個神祕的洞穴之內,隱然這洞穴之中的一切好像都是一股“幻象”一般。無形之中這種架構又好像是某人心目中的那股意念生成,一時感覺自己就如同陷入這無邊無恆的意念之中。。望着這鮮紅如血的血池,林威緊緊握着手中的斬龍劍好像有種“魔浴重生”的感覺而且此時林威可以明顯感覺到斬龍劍劍身之上的一陣“顫動”。。。 衆人望向這一潭“平靜如水”的血池頓時有種怒火中燒的感覺,這鮮紅欲滴的紅色岩漿帶着一絲“灼熱”的通透呼應在衆人腦海之處。。林威,試着將手中的一絲鮮血滴入這血池之中,傳說中這有緣人的“血液”瞬間激發血池的靈性。。

林威神情一窒,木然的望向眼前這片血池輕輕從手中迅速劃開一道“傷口”。。林威此時只是施展小小的一道“掌風”但是瞬間形成的利刃依然悄然滑落在手臂之上。。霎那間,從林威的手指之間涌透出火紅色的鮮血出來。。一滴一滴的墜落到這火紅的血池之中,隨着一陣的滴落那血池驟然間隱隱顫動了一下。。

一滴“鮮血”剎那間讓這個血池的表面傳來一陣輕微的動盪,那原本平靜如水的血池霎那間展現出那廝通透的光輝一時之間灼熱耀眼起來。。林威睜眼望了一眼眼前的那廝奇景,手中的鮮血瞬間封印開來手指之間的那廝濃透霎那間形成一陣“淡藍色”的光輝。。

果然是有緣人啊!那楚驕陽不由驚歎一聲,那血池陡然間形成一道“氣旋”霎那間縈繞在衆人頭頂。。。那“鮮紅色”的血池瞬間如同一道“噴泉”一般極盡的呈現在衆人眼前,衆人驀然大驚那血池之中居然頃刻間形成一道“惡魔般”的幻影。。。

“猙獰”的模樣更是讓周圍衆人一陣驚詫,那惡魔只是一瞬讓大家以爲剛纔那道魔影只是一個幻影一般。。。。可是那血池緊緊只是“奔騰”了一陣,就突然失去蹤影消失在空氣之中。。霎那間整座血池之上已然沒有了那廝呼嘯,呈現在衆人眼前的赫然只有一潭“冰冷”的血池。。

林威的神情變得有些詫異起來,他有點十分不解的望向楚驕陽。。那楚驕陽此刻也是眉頭緊鎖一臉沉思的模樣,衆人一時面面相覷也是難以把控起來。。

修煉一途,陰陽逆行莫不是萬物之間或者有着些許的關聯。。就像這時間人類分爲男女,或許物體乃分陰陽而這陰陽五行在其中又是顯得極爲重要。。陰陽!那楚驕陽頃刻間神色一動,一臉望向柳慕卉說道:“林威屬陽,你屬陰只需要把你陰丟一點這血池之中就可以了。。。”

此刻這“楚驕陽”一時說的很是激動,一時之間也不知道這柳慕卉聽不聽得懂。。末了卻是一臉極其“興奮”的神色,就在柳慕卉還在一陣詫異的時候。。那楚驕陽也似乎意識到剛纔的話語太過輕快了,於是愣了一眼望向林威。。我的意思就是從柳慕卉的手指之上滴落一絲“鮮紅”的血液下來這血池一旦感受到“陰陽”之力一定會產生變化的。。

直到之時,衆人這才明白爲什麼楚驕陽會對柳慕卉說道:“要取柳慕卉手指之上的一絲血液了。。”就在衆人的一陣關注下,柳慕卉悄然在手臂之上切了一道“小口”,那小口瞬間從指尖溢滿了出來。。隨着“咚!咚!咚的一陣聲響那幾滴血液瞬間滴落到那血紅的血池之中。。

但是那血池卻是十分顯得平靜無波,驚詫的衆人望向眼前這塊巨大的血池一時說不上話來。。不說那林威,就是那楚驕陽望到眼前這廝沒有一絲聲氣的血池也一時皺起了眉頭。。衆人沉默半響,忽然間那血池中間形成一道十分強勁的漩渦瞬間讓這”奔騰“而起的漩渦瞬間劇烈開來。。

只見那血池之中憑空出現顆泛着血光的通透圓珠,四溢着的光芒卻是血紅色的一陣”遮天蔽日“而來。。就在衆人詫異之時,那楚驕陽卻是神色一動身形一串趁着林威衆人全部視線集中在那突然閃現的圓珠的時候。。忽然憑空一躍,右手將那圓珠緊緊握在手中隨着那陣輕輕揉捏,陡然間那血紅之色的圓珠卻是通透出無限彩芒起來。。

這楚驕陽驟然在林威衆人身前搶得這傳說中至尊的“血靈珠”,這在林威看來只不過是一個小萬物而已哪是什麼寶貝。。這東西只有瞭解的人才知道這東西的可貴,林威陡然一驚面色頃刻一沉疑聲道“血靈珠”。。隨即雙手一合,手中斬龍劍已經瞬間脫手而出此時林威已經意識到這楚驕陽的目的不純了。。

那楚驕陽此時見到林威斬龍劍突然脫手,驟然變得神色俱厲起來。。手中“九天凝冰刺”頃刻間握在手中,對準斬龍劍反手一挑那斬龍劍頃刻間便震飛回來。。斬龍劍飛身而回,林威手中之中可以依稀感覺到那“斬龍劍”的力度重擊在手掌之間,果然那楚驕陽的實力也是不容小噓的。。。

不錯!不錯啊!那楚驕陽握在那血紅色的圓珠之上神色驟然變得欣喜起來。。隨即身形跳落到血池對面,一臉驟然望向衆人神色安定的說道:“辛苦了半天,沒想到這斬龍劍最後還是依附在我手中哈哈!沒想到我鬼嘯天居然也有一天可以獲得這冥界長生之物“血靈珠”哈哈!賺了。。

那楚驕陽此時的神色周邊變得暗紅起來,一雙血紅大眼也是不停遊走在衆人周身之上。。對於這一切林威衆人一直看在眼中,對於這血靈珠的運用和功效也是極爲不清。。而那楚驕陽則是神色一動,手中“神槍”握在手中向後奔跑幾步帶着一絲張狂將那“血靈珠”直接吞入腹中。。

就在衆人驚駭之時,那楚驕陽吞入血靈珠的一剎那,只見他從喉間到肚腹之中的區域全部呈現一條紅線。。只是隱約的就是一條細線連接一般,那楚驕陽此刻卻是運足了公里用來融合這血靈珠的功效。。那楚驕陽此刻正是控制着元神,強行將那圓珠徑直壓迫下來臉上一時忽明忽暗,紅白黑光不停在臉上一陣閃爍。。

驟然一陣白氣從楚驕陽的身後不停閃現出來,帶着這廝“蒸騰”的白氣那楚驕陽頓時有種快要升入仙道的感覺。。感覺到腳下那廝“仙氣浩渺”那楚驕陽神色之中閃現的卻是對於林威衆人一絲不屑的眼神。。

隨着那楚驕陽使用鬥氣的一陣衝撞,那血靈珠一旦沒有跟他融合反而在他口中直直掉落出來。。那楚驕陽凌空一抓,居然頃刻間便將血靈珠握在手中居然一時翻來覆去也不知道其中蘊含着什麼奧妙。。“鬥法無窮”這讓楚驕陽瞬間有種懊惱的神色,雖然竟是這樣的結果那楚驕陽依舊不會放棄手中一陣催動法決。。

但是那“血靈珠”好像瞬間有點排斥一般,竟然想要掙脫楚驕陽的手臂。。那楚驕陽一生貪婪就是爲了眼前這個血靈珠,此時更是顧不得那血靈珠釋放而出的那廝能量波動。。頃刻間從手臂之上虛空一劃,一道三寸創傷瞬間從裏面瀰漫出鮮紅的血液出來。。

林威衆人此時雙眼就像老鷹一般驚詫着望向眼前這個目光如同“瘋子”一般的男人。。在林威看來這“楚驕陽”居然隱瞞自己的身份,居然就是爲了這顆泛着血紅的圓珠。。一旦想到這血靈珠居然有着吞噬人體血液之時,頓時覺得這血靈珠上陡然閃現了某種邪氣。。

毫不猶豫,林威可不敢放任這個鬼什麼玩意的在這裏做着這種奇怪的實驗。。不過依稀聽見剛纔那楚驕陽稱呼自己是叫”鬼嘯天“的,鬼嘯天這名字真不好就像鬼哭神嚎一樣起這名字的人真沒深意說罷!身形一轉徑直撲向鬼嘯天但是迎接自己的卻是隻有一道”冰冷“的目光。。。 那“鬼嘯天”此時面容之上卻是一陣陰笑,你是不可能戰勝我的說罷!輕蔑的望了一眼林威臉上卻是挑釁的眼神,說罷輕輕的搖了下頭。。

不管怎樣,我還是願意一試說罷!林威也是一臉堅定的揮舞着手中百尺長劍冥空一劃如同長劍刺空,瞬間形成萬道光芒。。林威其實也一直沒有機會跟這“鬼嘯天”動手只是沒有覺得沒有必要,此時算是撕破了臉皮。。林威前行一步,手中斬龍劍握在手中凌空一砍,卻是瞬間呈現十倍力量劈砍下來。。。

那鬼嘯天晃動着手中的“九天凝冰刺”槍尖之上瞬間匯聚一團冰塊,頃刻間向着林威的頭頂猛烈砸擊下來。。林威手中的斬龍劍瞬間形成幻影頃刻間將那些突然在半空凝聚而起的冰塊瞬間擊裂開來,哐噹一聲冰塊崩碎開來瞬間掉落在血池之中形成一道激流涌進那血池之中。。。

那鬼嘯天瞬間揮動手中的“九天凝冰刺”瞬間猛烈一轉,瞬間槍口之上形成一道猛烈的氣旋瞬間形成一道駭浪瞬間向林威的頭頂猛砸下來。。林威手中再次將“斬龍劍”瞬間形成數道幻影,身形一陣凌空向遠處飆飛出去劍身之上一道“龍形”卻是瞬間奔騰入海。。

天龍驚現正是從那林威的斬龍劍上一陣“呼嘯”開來,帶着那廝劇烈的吼叫聚攏徑直朝着鬼嘯天奔襲而去。而那鬼嘯天此時整個身形頓時盤了起來,依託手中的“血靈珠”閃耀的血光徑自將林威隔空打來的那道龍形瞬間化爲無形。。。

那巨龍融入到血光之中驟然變得渙散開來,帶着那廝嘶吼的巨響天龍徹底不見了。。。林威此刻也是一驚,那巨龍在頃刻間居然搖身一變消失在那紅色的圓珠之中。。那紅色的血靈珠只是顏色陡然稍亮了,這一絲光亮正是因爲血靈珠頃刻間吸收“天龍”所釋放的一絲能量。。。

林威低頭望了一眼那鬼嘯天手中握持的那顆“血靈珠”,那血靈珠在發出透亮的一絲聲響之後陡然失去亮色慢慢黯淡下去。。嗖!嗖!嗖!那鬼嘯天瞬間又是從手臂之上流露出一絲血液出來,在吸收了這些鮮紅色的血液之後那紅色的“血靈珠”瞬間又透亮起來煥發出圓潤的色澤。。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