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徹底消失,消失的無影無蹤!誰都不知道去了哪!”

“後來,就有傳說這個村子鬧鬼,而且鬧得很兇,那些來作祟的鬼基本上都是小女孩…哦,還有一些女人。”

“那些女人就是某些消失的孩子的媽。 誘色 但是誰都不知道她們去了哪,都和那些消失的孩子一樣消失了!”

……

林琳的話在他的腦海裏重新走了一遍。

他終於明白了,原來那些消失的孩子都是被扔進了這條小河!

仔細一想他更是氣的渾身發抖!

這條小河根本就不深,那些剛出生的或者只有兩三歲的嬰童沒有反抗能力,扔進河裏很快就會溺死嗆死;但是這些死孩子裏面分明就有看起來六七歲甚至年齡更大的孩子,她們怎麼也不可能這麼輕易的溺死嗆死在這麼淺的河水裏!

所以……他憤怒的緊緊地攥住了拳頭!

這些年紀比較大的孩子,肯定是被她們的父母或者其他人強行溺死嗆死在河裏的! 張謙氣的當場就想帶着鬼卒挨家挨戶的去教訓這幫人一頓,但是水鬼們卻躁動不安了起來。

甚至有幾個已經踏上了岸。

“她們能離開河嗎?”

“能。只不過離開以後她們的實力會大幅度的下降。”

張謙聽的直翻白眼:“實力下降又怎樣,這麼多的數量鬼卒根本頂不住吧?”

神醫丑妃:誤惹妖孽邪王 “知道頂不住還不跑?”系統奇怪的問。

於是張謙招呼了一下鬼卒轉身就跑。

蓮蓮被小兵乙抱在懷裏還在哭喊個不停。

“我死的好冤啊!”

“我做錯了什麼?”

“爲什麼爸爸媽媽要淹死我?”

“爲什麼?”

“爲什麼?!”

聽着背後傳來的聲音,張謙渾身發抖。根本不用回頭看就能感覺出來這股滔天的怨氣有多麼驚人!

水鬼們都是飄着前進的,速度比張謙要快不少,小兵甲幾步衝了過來扛起張謙就是一通猛跑。

“往村大隊跑!”系統提醒道。

鬼卒不愧是生前征戰沙場的硬漢,這跑步的速度相當驚人,很快就把距離拉開了。

來到了村大隊,張謙迅速開始爬牆,但是蓮蓮卻怎麼也不往裏爬,還在掙扎着喊姐姐。

張謙氣壞了,本想讓鬼卒抱着她飛進大院,但是因爲有山靈咒所以鬼卒根本不敢進去,最終無奈只能他先進去,然後鬼卒順着大鐵欄杆門把她扔進來讓張謙接住。

耽誤了這一會的功夫,水鬼們已經逼近了,小兵甲大吼了一聲衝了上去攔住了水鬼們,張謙也總算爬進了大院來到了大門前。

“快扔!”張謙說。

小兵乙擡起胳膊“嗖”的一下就把還在哭喊的蓮蓮扔進了大門內,張謙趕緊伸出手接住了。

也幸虧這孩子很瘦弱很輕,要不然張謙能不能接住還不一定呢。

沒有了後顧之憂,兩大鬼卒衝進了水鬼羣。

可能是出於對鬼卒的懼怕,水鬼們並沒有動手,而是用一種非常哀怨怨恨的目光看着他們。

“要是我能把她們全都吸收,那我肯定能升到3級。”系統說。

“喂,現在的重點是得把鬼卒收回來吧?”張謙沒好氣的說。

“哦差點忘了。”系統趕緊發出了指令,兩個鬼卒就像煙霧一樣憑空消散了。

“這樣就沒問題了,進了我的儲存空間,山靈咒就不會起作用了。”

水鬼們都露出了奇怪的表情,她們都很疑惑爲什麼那兩個看起來很厲害的鬼突然消失不見了。

“別在這發呆了。”系統說:“趕緊帶着這個小女孩去找那個戴眼鏡的吧!再在這待下去難保水鬼們會不會強行攻進來。”

張謙這才拉着蓮蓮往之前那個亮燈的房間那邊走:“你不是說山靈咒很厲害嗎?”

“再厲害也會有限度,符咒都是有能量和時間的限制的。水鬼的數量太多了,山靈咒只有一張,所蘊含的能量肯定不足以應付這麼多。你趕緊從她們的視線中消失,沒有了憎恨的目標,再加上有符咒的震懾,她們就會離開了。”

來到了房門前,張謙開始乒乒乓乓的砸門。

但是和之前遇到的情況一樣,屋裏根本沒有一點聲音,就好像裏面的人已經死了一樣。

“開門!劉和!快開門!”張謙一邊拍門一邊查看着大門那邊的情況。

水鬼們都湊了上來,甚至已經有水鬼準備靠近大門了。

“劉和!快開門!”張謙憤怒的拍打着。

他倒不是不想擡腳踹,但是蓮蓮這個丫頭居然還在掙扎着要往大門那邊跑,張謙還得一邊看着她,根本做不出什麼複雜的動作。

“劉和,我·操·你·媽!你要見死不救嗎?”張謙忍無可忍了張嘴罵道。

“我救不了你,你趕緊走吧別把我也害了!”劉和終於說話了。

“姐姐……姐姐……”蓮蓮哭着說。

張謙怒吼:“這邊還有一個小女孩呢!兩條人命你看着辦!”

屋裏沒動靜了。

這時候大門那邊傳來了一聲慘叫,張謙扭頭看去,正好看見一座錐形巨石壓住了七八個水鬼,水鬼當場被壓的魂飛魄散,那慘叫就是她們發出來的,緊接那巨石就消失了。

“她們開始行動了。”系統說。

“我靠!又不是我害的她們,她們幹什麼老是揪着我不放啊?”

緋色豪門:高冷總裁私寵妻 “水鬼,尤其是這種滿含怨氣的水鬼是無法進入輪迴的,她們常年累月的浸泡在冰冷的河水中飽受摧殘,必須找到一個替死鬼才能徹底告別這種痛苦。所以誰讓你之前被她們抓到過,難得有一個獵物她們怎麼會放過?”

頓了頓,系統接着說:“估計這個村子裏的人都知道這一點,所以他們現在不敢在大晚上的明目張膽的把孩子扔進河裏了,只能逼着孩子自己去。”

“冤有頭債有主的道理她們不懂嗎?”

“懂不懂又怎樣?難道讓她們去找她們的親人報仇?”

“法克!劉和,你他媽快開門!”張謙狠拽了一把還在哭泣的蓮蓮:“那已經不是你姐姐了,想活命就給我安靜一點!”

蓮蓮被他嚇了一跳,趕緊擦乾眼淚吸了吸鼻子,乖乖的站在那不動了。

張謙安下心,眉毛倒豎:“不開門是吧?老子這就給你踹開!”

他剛要擡腳,門開了,劉和慌里慌張的說:“快進來!”

張謙微微一愣,趕緊拉着蓮蓮進了屋。

一關上門張謙就伸手抓住了劉和的衣領:“****就你這樣的還大學生呢!還當村官呢!見死不救的東西!”

“別打劉叔叔!”蓮蓮抓住了張謙的褲腿。

張謙想到了白天劉和對自己的款待,重重的吐出一口氣,鬆開了手。

趴到門上往外看了一眼,水鬼們果然都開始遠離大門了,張謙這才慢慢的放下心。

“蓮蓮。”劉和說。

蓮蓮幾步小跑,一把撲進了他的懷裏。

劉和抱着小蓮蓮,談了口氣:“剛纔我太害怕了,你別記恨我。”

“嗯,都過去了。謝謝你最終還是開了門。”

“這個村子很恐怖,是你難以想象的恐怖!”

“我見識過了。”張謙心有餘悸的看了一眼門外。

“不,我說的不僅僅是水鬼,更讓人害怕的是這個村子裏的村民!” 去年的劉和剛剛大學畢業,躊躇滿志,立志要爲社會做出貢獻。

上面做出了工作分配,讓他來到了這個偏僻落後的小村莊,在這裏,他見到了還算和藹的村民和德高望重的村長,他以爲自己可以靠着自己的知識和才華在這裏一展宏圖,卻沒想到那只是噩夢的開始。

以前他知道有些地方尤其是農村會比較貧窮閉塞,愚昧落後,但是他從沒想過自己會親眼見識到。

他怎麼也忘不了第一次見識到這個村子真正恐怖的那一天。

那天清晨他和往常一樣起牀洗漱,突然聽到了一個女人的嚎哭聲,那聲音非常悽慘,至今回想起來他都會起一身的雞皮疙瘩。

出於一個村官最起碼的責任感,他立刻收拾妥當出了大隊。

趕到了事發地點,才發現早就有一圈村民圍在了現場,撥開人羣走進去看到是一個被剝的精光的女人,正在被幾個五大三粗的男人用手指粗的麻繩捆綁。

他趕緊走上前制止:“你們在做什麼?”

幾個男人一看是他,頓時皺起了眉頭,手上的動作也停止了。

那女人就像看到了救星一樣扯着喉嚨叫了起來:“劉主任救救我!救救我!”

這時候老村長出現了:“這不關你的事。”

“老村長,這是怎麼回事?”劉和問。

“她想逃跑,而且拿剪子刺了她男人。”

“逃跑?”劉和的眉頭皺的更緊了。

“劉主任,我是被拐賣到這的!求求你救救我救救我!”

“什麼?”從小接受正統法治教育的劉和一聽這個哪裏還忍得住:“你們居然從人販子…你們這是犯法!”

“法?”老村長冷笑:“我告訴你小子,在這裏,村裏的規矩就是法!”

劉和怔住了。

“王老四花了一萬六,又打上了三隻羊,這娘們就得歸他!現在她居然妄想逃走甚至還傷了人,這就違反了村裏的規矩,不是打一頓就能解決的了,得沉河!”老村長冷着臉低吼道。

“沉河!” 惡魔,強搶來的老婆 一大幫村民跟着大聲呼喊道。

劉和心裏大震,沉河?這不就相當於是活活淹死她嗎?

“那你們就是殺人,殺人就更是犯法了!”雖然心裏有些恐懼,但是作爲村官,最起碼的責任心他是得有的。

“你再叨叨連你一起沉!”老村長警告道,“識相的就滾回大隊去坐你的辦公室,別壞了村裏的規矩!”

“劉主任,救救我,我得活着回去見我爸媽,我已經被拐賣出來一年多了,我爸爸身體本來就不好……”女人哭着哀求道,卻被村長粗暴的打斷了:“給我塞住她的嘴!”

看着她那一身新傷舊傷,劉和的心頭突然升起了一股烈火,血性一下子就被激發出來了:“我是這裏的村官,我背後的是國-家和政-府,我不怕你們!這件事我今天就管定了!你們給我放了她!”

“國家?政-府?”村長臉上的不屑更重了:“你聽沒聽過一句話叫入鄉隨俗?他國家的法再厲害能怎麼樣?那就是條混江龍,到了這也得乖乖的給我們盤住了別動!”

“在這裏誰管你國家,村裏的規矩就是天!我提醒過你了,別給臉不要臉!”

劉和正是年輕氣盛的年紀,哪管得了這些,一擼袖子衝上去就要解那女人的繩子,那幾個漢子都沒敢攔着,全都眼巴巴的看着村長。

“給我拿住他!”老村長一按手裏的柺棍。

圍觀的村民裏立刻衝出來了好幾個男人,拿胳膊拿腿的把他給牢牢的摁住了。

他畢竟是個文質彬彬的大學畢業生,哪裏是這些常年在地裏幹活的漢子的對手,這一下就徹底沒有了反抗的能力。

“今天這次我就饒過你了,別以爲我不敢把你怎麼樣。”老村長的眼神就像惡鬼一樣恐怖:“我留着你就是要讓你知道,在這個村子裏,規矩就是天!你要是老老實實的按照規矩來,你就能保住這份工作,我們也會配合你讓你儘早升官,你要是不老實,下一個沉河的就是你!”

隨後他惡狠狠的一揮手:“帶走,去河邊!”

劉和拼命的掙扎,但是徒勞無功,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那幾個漢子把這女人裝進一個竹籠,和他一起被擡向河邊。

……

“我當時真的很想做點什麼,但是我卻什麼都做不了!”劉和眼圈紅了。

張謙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不怪你,你盡力了。”

“你知道我眼睜睜的看着他們把一個毫無還手之力的女人扔進河裏,然後站在河邊圍觀那個女人被活活溺死的時候我是什麼心情嗎?你知道那時候我有多麼害怕多麼絕望嗎?”

“事後報警了嗎?”

“報了,但是他們全都商量好了,都說那女人是自己不小心墜河溺死的,那麼多人都這麼說!警察也沒辦法調查了,只能走了!”

“那河水那麼淺,一個成年人不小心掉下去怎麼會溺死?這警察就這麼不作爲嗎?”

“不是,他們也覺得奇怪想調查,但是怎麼調查?不管是問誰都說那女人是自己掉河裏淹死的,要麼就說什麼都不知道,他們根本沒法調查!哦,他們倒是來問我了,但是當時村長還有好幾個村民就站在旁邊,我…我…我很想說,但是…”

張謙點點頭表示理解,劉和當時的心情他能體會,每個人都會害怕,尤其是在面對這種情況的時候。

小蓮蓮窩在劉和的懷裏,發出了淺淺的啜泣聲。

劉和輕輕的拍了拍她那瘦弱的肩膀:“後來,我見到了更多你無法想象的東西,那麼小的孩子,剛出生的孩子,全都被扔進了河裏,這些人到底是什麼人啊!這些還是人嗎?!”

“我想救她們,但是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那些村民總是會站在河邊眼睜睜的看着她們全都溺死!確認她們已經死透了纔會任由她們被河水沖走!我根本就沒機會!”

“這一年多的時間快把我折磨瘋了,我不管了,愛怎麼樣怎麼樣,我不在這幹了!哪怕辭職我也不幹了!”

“劉叔叔你別哭了。”小蓮蓮伸出小手輕輕的擦拭着他的眼眶。

“嗯!”劉和重重的點頭:“小蓮蓮,等過幾天叔叔帶你去城裏好不好?” 小蓮蓮立刻露出了一個笑臉:“好啊,”很快她的表情又變了:“咱們去了之後還回來嗎?”

“不回來了。”

“那不行。”小蓮蓮的小腦袋立刻搖的像撥浪鼓一樣:“我會想爸爸媽媽的,我不去了。”

張謙和劉和對視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失落和哀傷。

孩子畢竟還是孩子,年紀太小,心裏面爸爸媽媽是最重要的,即便她的爸爸媽媽讓她去死,這種心理還是不會改變的。

沉默了一會,張謙岔開了話題:“你現在可以跟我說說王坤的事了吧?”

“好。”劉和立刻點頭:“王坤是村裏的一個光棍,好吃懶做,家裏的地全都荒了他也不管,整天就是遊手好閒打牌吃煙,以前他媽還活着的時候,他就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還總問他媽要錢,村長說過他但是他不聽,全家的重擔都落在他那年邁的老孃身上了,結果去年他老孃去世了,我們本以爲他現在無依無靠了總可以自己幹活了吧,卻沒想到他卻說‘現在他那個礙事的老孃死了,每人管他了’,然後就更變本加厲,沒過多久就把家裏的錢全都霍霍光了。”

“以前的舒坦日子過慣了,現在沒錢了,他還是不想着幹活走上了邪道,開始小偷小摸了。”

“大家念在是同村的份上沒怎麼太爲難他,但是沒想到他居然犯了一個在這個村裏算是天大的一個錯誤。”

張謙皺起眉毛,他隱約感覺到,這個錯誤可能跟那個‘太上玄天令’有關。

“你肯定很好奇吧?爲什麼河裏那麼多的水鬼,但是村民們卻都很安全。”劉和問他。

“是有點好奇,不過我感覺你們應該是有高人幫助吧?”張謙一指外面的大門:“那個山靈咒可不是一般貨色。”

劉和一聽這話臉色突變,刷的一下就站起來了:“你居然認識這個符咒!”

他這一站差點把小蓮蓮摔在地上,幸好張謙眼疾手快接了一把。

“你激動個毛線!別摔着孩子!”

劉和強笑着跟小蓮蓮道了個歉,小蓮蓮也沒怪他,他繼續說:“你居然知道山靈咒?看起來你似乎不只是一個運氣好的人啊!”

“別說那些沒用的了,快說說爲什麼有水鬼村民們卻很安全。”

只歡不愛,總裁誘寵小愛人 劉和壓低了聲音:“村裏有一個祠堂,聽說裏面供奉着一個很不得了的東西!”

“是什麼?”張謙問。

“不太清楚。”劉和搖了搖頭:“全村人都很看重那個東西,都說要不是那個東西一直在村子裏震懾那些水鬼,水鬼們早就屠村了。不過也正因爲有那個東西存在,所以村民們纔敢這麼喪心病狂。”

“而王坤就是知道那裏面的那東西很厲害,所以他估計那東西挺值錢,所以就偷出來了一點拿去賣,結果被村民們發現了,然後被關了起來。”

張謙的心臟開始不爭氣的狂跳了起來,那個東西肯定就是天兵甲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