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輕吹,庭院中,樹木搖曳,偶爾會發出陣陣唦唦之聲,除此之外,就什麼聲音都沒有了。

一向熱鬧非凡的李家大院,顯得格外的冷清!

“不對勁,即使現在是深夜,龐大的李家大院,也不可能靜得這麼可怕。更何況,我剛纔大鬧李家,李有才不可能不知道。”

楊非凡越看,就越覺得不對勁。

此刻,他一邊往着庭院深處慢慢地走去,一邊運轉能量,凝神戒備。

仔細傾聽之下,楊非凡赫然發現,庭院四周有輕微的呼吸聲。

從這些呼吸聲可以聽出,至少有上百人。

“有埋伏!”楊非凡雙目一閃,快如電閃般,掏出數十支銀針,緊緊地握着。

這些人自以爲屏息閉氣,楊非凡就無法感知他們的存在。

可惜的是,他們錯了。

楊非凡不但聽出他們輕微的呼吸聲,而且,還知道他們藏身在哪裏。


“難怪一路上都是那麼的平靜,原來,想和我楊非凡玩貓捉老鼠的遊戲,哼!”

楊非凡暗暗地觀察了一下四周的環境,然後,運轉能量於雙腳,迅速地往後飄移。

速度之快,剎那遠去,轉眼間,就已經飄移到一棵大榕樹的身後。

躲在遠處,悄悄地觀察着楊非凡一舉一動的李有才,壓根就沒有想到,楊非凡居然不踏進他佈下的天羅地網中。

“老闆,楊非凡這個臭小子並沒有中計,怎麼辦?”

站在李有才旁邊的一個黑衣保鏢,弱弱地問道。

“這個臭小子帶人前來李家,殺了豪兒,令到我們李家斷子絕孫,殺子之仇,不共戴天!”

李有才咬牙切齒地道:“今晚,無論如何,都要將這個臭小子千刀萬剮,方可解我心頭之恨。”

剛纔,楊非凡在李家大院大門前鬧事的時候,李有才的兒子李豪,慘遭一個蒙臉黑衣人的毒手,死於房中。

當李有才聽到慘叫聲,帶人前來的時候,他的兒子已經倒在血泊中。

蒙臉黑衣人趁着李有才悲痛萬分的時候,打傷了他帶來的保鏢,扔下了一句話後,跳上陽臺,飄然而去。

“得罪我們楊哥楊非凡者,雖遠必誅!”蒙臉黑衣人離去的時候,運轉能量,字字清晰地傳進李有才的耳朵裏。

……

黑衣保鏢看着楊非凡飄移遠去的身影,倒吸了一口冷氣,他見過很多厲害的人了,就是沒有見過,像楊非凡這麼厲害的人!

“老闆,楊非凡這麼厲害,加上,又這麼精明,不肯跑進我們設下的天羅地網中,現在,我們該怎麼辦?”黑衣保鏢弱弱地問道。

“什麼怎麼辦?你跑去和他對打,假裝不敵,然後,將楊非凡引到我們設下的天羅地網中,亂槍將他打死。”李有才狠辣的眼神中,閃出了一絲殺意,無比陰險地道。

“不過……”黑衣保鏢面露猶豫的神色。

“不過什麼?你還在猶豫什麼?”李有才狠狠地瞪着黑衣保鏢,臉上的肌肉,不斷地抽搐着。 李豪是李有才的寶貝兒子,如今,因爲楊非凡而死,試問,李有才又怎麼會不感到憤怒呢?

此刻,李有才就像是一隻兇殘無比的野狼,恨不得將楊非凡徹底地吞掉,以報殺子之仇!

黑衣保鏢瞥見李有才這個兇殘無比的樣子後,倒吸一口冷氣,然後,弱弱地道:“不過,楊非凡這個臭小子功夫了得,我們的***手,未必能夠將他滅殺。”

“廢話,別在這裏杞人憂天!我們已經在四周埋伏了一百多個***手,難道,還滅殺不了這個臭小子嗎?”李有才惡狠狠地道。

“老闆,你難道忘記了,我們前天派出了那麼多的***手,依然不能將楊非凡這個臭小子滅殺,我怕……”黑衣保鏢皺了皺眉,十分擔憂地看着李有才。

楊非凡本領通天,黑衣保鏢見多識廣,一眼就已經看出了楊非凡的不俗。

古武高手容易對付,但,能量高手,卻不能忽視。

前天,楊非凡曾經以一人之力,滅殺了一百多個***手,轟動了整個李家。

當時,李家的人嚇得心膽俱裂,李有才父子更是提心吊膽,時刻擔心楊非凡前來報仇。

於是,時刻加強巡邏,提防楊非凡突襲。

誰知,在加強巡邏之下,李豪依然死於非命!

李有才憤怒,他徹底地憤怒了,憤怒到幾乎失去了理智。

“你什麼都不用說了,叫你這樣做,你就必須這樣做!”在徹底憤怒之下,李有才根本就不會聽黑衣保鏢的話。

在他聽來,黑衣保鏢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是廢話。

無奈之下,黑衣保鏢咬了咬牙,慢慢地從黑暗中走出來,朝着楊非凡的藏身之處走去。

“想引我楊非凡到埋伏中去?簡直太小看我楊非凡了,呵!”楊非凡微微一笑,冷眼看着朝着這邊走來的黑衣保鏢。

楊非凡聽力非凡,即使李有才和黑衣保鏢說話的聲音很小,也逃不過他的耳朵。

也就是說,李有才和黑衣保鏢剛纔的對話,楊非凡聽得清清楚楚。

令到楊非凡頗感意外的是,李豪居然死於非命。

“殺死李豪的人,到底是誰?誰是我的同夥?我什麼時候有同夥了?他爲什麼要將殺死李豪的罪名,強加到我楊非凡的身上?這分明是嫁禍!”楊非凡皺了皺眉,心中若有所思。

就在這時,黑衣保鏢走到離楊非凡還有十米遠的地方,停止不動。

“楊非凡,快滾出來,我要挑戰你!”黑衣保鏢指着楊非凡的藏身之處,很是囂張地道。

從黑衣保鏢身上所散發出的能量波動來看,楊非凡赫然發現,他是一個玄級中期的能量高手。

這樣的能量高手,就算是放到都市武林中,恐怕,也可以成爲一方的統領。

楊非凡從藏身之處慢慢地走了出來,對着黑衣保鏢勾了勾手指,然後,玩味地笑道:“想挑戰我楊非凡?好,你儘管放馬過來!”

“有種的話,你過來!”黑衣保鏢站在原地,虎視眈眈。

“笑話!是你想挑戰我,又不是我想挑戰你,憑什麼要我過去?”楊非凡冷冷地道。

“楊非凡啊楊非凡,想不到,你居然是一個貪生怕死之徒。”黑衣保鏢哈哈大笑起來。

“廢話少說,你要來的話,就儘管放馬過來,不來的話,就拉倒!”

黑衣保鏢想用激將法來刺激楊非凡,可惜的是,楊非凡根本就不會中計!

假如,楊非凡不知道李有才悄悄地佈下天羅地網,那麼,他必定會衝過去和黑衣保鏢決鬥。

問題是,如今,楊非凡知道了李有才的詭計,他纔不會笨到主動送死。

無奈之下,黑衣保鏢只好飛身撲向楊非凡。

“看招!”黑衣保鏢運轉能量,飛身撲向楊非凡的一瞬間,隔空揮出一拳,打向楊非凡。

楊非凡笑了笑,不閃也不避,任由黑衣保鏢的拳頭,直接打在他的身上。

嘭!

黑衣保鏢的拳頭打在楊非凡身上的一瞬間,發出了一聲悶響。

楊非凡紋絲不動,頭髮被拳風震得迎風飛舞,飄逸動人!

黑衣保鏢被反震力震得往後倒飛好幾米,臉上露出了不可思議的怪異表情。

“你爲什麼不閃避?”黑衣保鏢不可置信地問道。

“能量不錯,可惜,力度不足!”楊非凡苦笑地搖了搖頭,戲謔地看着黑衣保鏢。

“你說什麼?”黑衣保鏢氣呼呼地道:“你敢不敢,再接我一拳?”

“不要說一拳,就算是十拳,我楊非凡也隨時奉陪。”楊非凡負手而立,不怒自威。

“當真?”黑衣保鏢心中暗暗竊喜,壓根就沒有想到,楊非凡居然敢口出狂言!

“珍珠都沒那麼真!”楊非凡心中暗自偷笑,壓根就沒有想到,黑衣保鏢居然中計!

楊非凡身懷異能,加上,修煉過捱打吸力神功,可以將人打過來的力量,轉化爲自己的能量,所以,他纔會變現得如此淡定。

“既然你存心找死,那麼,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哼!”

黑衣保鏢心中暗暗得意,運足八成的能量後,飛身撲向楊非凡。

“來吧,來吧,等着你呢!”楊非凡負手而立,迎着夜風,不屑地看着黑衣保鏢,嘴角露出了一抹不爲人知的微笑。

楊非凡很久沒有坑人了,這種坑人的感覺,依然那麼爽!

嘭!嘭!嘭……

黑衣保鏢冷笑一聲,接連打出了十拳,可謂虎虎生風、拳拳到肉、氣勢逼人!

“臭小子,你這是自找的,怨不得老子,呵!”黑衣保鏢心中暗暗得意,越打,就越起勁!

楊非凡並沒有運轉能量抵抗,也沒有用力將黑衣保鏢震飛,而是,默默地承受着,任由他的拳頭直接打在身上。

拳頭打在楊非凡的身上,發出了一連串的巨響。

一直躲在暗處,悄悄地觀戰的李有才,聽到巨響後,禁不住興奮起來。

“老子見過很多笨的人了,就是沒有見過,像楊非凡這個臭小子一樣,笨得這麼可憐的人,呵呵!”李有才心中暗暗偷笑,恨不得楊非凡被生生打死!

就在李有才暗暗偷笑之時,奇怪的一幕,如夢幻般出現。

楊非凡紋絲不動,黑衣保鏢卻累得冷汗直冒、呼呼地喘着大氣。


“怎麼可能?”黑衣保鏢一邊喘着大氣,一邊用複雜和怪異的眼神看着楊非凡。

“你沒吃飯麼?怎麼好像沒有力氣一樣呢?弱,簡直弱爆了!”楊非凡微笑地搖了搖頭,豎起了大拇指後,迅速地往下翻轉,做了一個弱爆的姿勢。

“你,你,你,你懂邪術?”黑衣保鏢嚇得臉色突變,迅速地往後倒退。

在他的眼裏,楊非凡不是人,而是,一個懂邪術的怪物!

黑衣保鏢長這麼大以來,第一次碰到,像楊非凡這麼奇葩的人!

當然,假如,黑衣保鏢知道楊非凡懂捱打吸力神功,那麼,他會感到更加驚訝!

“不錯!我楊非凡的確懂邪術,要不然,又怎麼可能在槍林彈雨之下,依然安然無恙?”

楊非凡輕咳一聲,大聲道:“李有才,你這個王八,不要再躲着了,趕緊滾出來受死!想引我楊非凡,到你們設下的埋伏中?簡直異想天開,呵!”

聞言,李有才氣得咬牙切齒,手骨握得咯咯直響。

“楊非凡,你這個臭小子,老子在這裏等你!有本事,你就儘管放馬過來,哼!”

李有才從黑暗中走了出來,叼着呂宋香菸,無比陰險地瞪着楊非凡。



“李有才啊李有才,你如意算盤打得蠻響的嘛!將我引過去,然後下令,讓所有埋伏的***手,全部開槍,將我直接滅殺!”

楊非凡笑道:“這麼陰險的詭計,虧你想得出來,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