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一抬手,只聽「轟」的一聲,一根數十丈古樸嶙峋的石柱拔地而起。

跟著食指凌空虛畫,便如同一柄無形的巨大刻刀在雕琢,「簌簌簌簌」,碎石如雨。

柳傾城靜靜看著,目光迷醉。

直到一切歸於沉寂,她的目光從男人的背影轉移到那突然崛起卻與周圍環境融為一體不分彼此的石柱上。

見那「葬神谷」三個字,鐵畫銀鉤,銳氣沖霄,她這才發現,原來天色已經不知不覺來到黃昏…… 黃昏,殘陽如血。

一眾主神坐著雲霄飛車而來,身後跟著數百神靈,氣勢雄渾,宛如長江大河,浩浩湯湯。

地面,鐵蹄聲踏破山河,所過之處,煙塵如龍。

那是數萬黑壓壓的大軍,皆是諸多神靈麾下之鐵血神衛,實力最低也是武帝。

便是這樣一大群武道強者與神靈並於一處,那磅礴巍峨的氣息,直讓天道都生出感應,異象頻生。

而在這一切之外,暗地裡更有數百神靈相隨,其中便有紅月主神這等絕世神靈。

最終,隨著雲端一馬當先的冬雪主神一抬手,頓時如血殘陽中,大軍令行禁止,一切塵囂斂去,天地歸於沉寂。

安靜!

天地間一片肅殺!

目光冷峻,素白的天地間,傲立雲端眺望,那水汽騰騰的溫泉谷如此顯眼,那一片唯一的暗紅色更是灼眼。

而要說最讓人無法忽視的,那是那一根拔地而起的石柱,是其上面豪氣吞天之「葬神谷」三個大字。

「葬神谷!」

「好一個葬神谷!」

「這是在向吾等宣戰嗎?」

「看來爾等早已料到這一天,是故才故意出城,既然如此,那就別怪吾等不客氣了。

不論為人族大義,還是為肅清北風之神寒露之神清理門戶,今日,爾等都必定葬身於此。」

冷哼一聲,冬雪主神的聲音傳遍四方。

此後不久,大軍浩浩蕩蕩繼續開進,直奔葬神谷。

此刻林昊已在葬神谷之巔。

在他周圍,剛結束沐浴不久,此刻眼眸中尚殘餘著出浴后春情的眾女還在嘻嘻哈哈,笑鬧不停。

便是這樣一群人,彷彿根本不知大軍壓境兵臨城下一般,任由那數萬武神武帝大軍鐵蹄錚錚,將整個葬神谷團團圍困。

而後,十一架雲霄飛車緩緩開進葬神谷,帶領眾神靈分十一個方向,宛如那神話故事中十萬天兵天將捉拿齊天大聖一般,團團圍困,雲端俯瞰。

這一看不要緊,首先冬雪主神就嚇了一跳。

同時另外三季主神心頭也莫名發涼。

強自鎮定,冬雪主神冷聲道:「原來是你,你居然還沒死!」

情況跟想象中不太一樣。

原本以為是素未謀面之人,沒想到看上去似乎是老相識,聞聽冬雪主神之言,天雷主神等一眾神靈不禁有些意外。

林昊閉著雙眼,淡然道:「讓你們失望了,你們都還沒死,本帝怎麼捨得先一步離開?」

剛來的時候就被算計了,直接被傳送到了連眾神都不敢靠近的星獸森林中央。

只是那一次的算計非但沒有算死他,反而是給了他巨量的資源,順勢還讓他代理了審判之神的職位。

所以應該說那次的算計是完全失敗了!

四季主神陰著眼,目光如同銳利的刀子般投注在林昊身上。

儘管不明白這裡面許多內情,但既然林昊出現在此,他們便也知道早些時候的算計失敗了。

拋開過往得失,冬雪主神很快平靜下來,目光略帶譏誚道:「你來複仇?」

林昊睜開雙眼,抬頭看了一下,又緩緩搖頭:「不僅僅是為了報仇。」

冬雪主神也未細想,冷聲道:「你覺得你有成功的希望?」

「為何沒有?」林昊反問。

冬雪主神哈哈大笑,「可笑,你以為這是在哪裡?

這是星辰大陸,是我們的主場,而不是地球。

況且,而今我等十一位主神級神靈齊齊蒞臨,又有從神兩百餘,更有武神近萬武帝數萬,你憑什麼前來尋仇?

莫非你天真的以為就憑你和身邊區區幾個女人就能與我等相抗衡?」

當真是覺得可笑。

他知道林昊實力很強,但此時此刻,他心中並不畏懼。

在他之後,三季主神分分大笑。

「冬雪兄說得沒錯,我們不去尋你也就罷了,你居然自投羅網送上門來,你這是自尋死路!」

「吾觀你身邊諸多女子似乎都很不錯,絲毫不比當日那位本打算抓走最終卻死在四季輪迴陣中的女人差,怎麼,你是知道神王宮裡缺神妃,所以特意送上門來么?」

「閣下如此盛情,我等就卻之不恭了。放心,待你死後,這些女人我們一定會好好照顧。」

「……」

在面對普通人時,這些所謂的神靈只會展現出他們高高在上不可侵犯不可靠近的一面。

而在實力同等的存在面前,他們似乎也與普通人沒什麼區別,渾身充斥著身而為人的劣根性。

只是最賤顯然是要付出代價的!

林昊還沒怎麼樣,墨彤當先一箭射過去。

只聽「轟」的一聲爆響,雖非全力施為,依舊一輛主神專屬的雲霄飛車爆成飛灰。

而後那笑得最猖狂的夏季主神直挺挺墜落雲端。

沒死!

不多久他又重新升空,滿身狼狽面容扭曲怒斥道:「大膽妖女,竟敢對本主神不敬,你不想活了?」

墨彤嗤笑:「就憑你?也好,既然你如此自信,可敢出來與我單挑?」

夏季主神脖子一梗,下意識就要答應,冷不丁不遠處天雷主神冷哼道:「我等此行可不是為了私怨,四位還是莫要捨本逐末!」

顯然是有些不滿。

雖然已經心知四季主神與下面這些人有恩怨,但歸根結底,如此之多的神靈並神衛大軍在此集結,為的乃是剷除獸族先知並麾下五大獸神。

而非為了私怨。

烈焰主神亦十分不滿,淡然道:「私怨可以延後。

當務之急,還是為人族千秋計,剷除獸族先知與五大獸神。

待此事一了,有何私怨,你們盡可隨意清算不遲。」

事有輕重緩急。

被這麼一提醒,四季主神也很快冷靜下來。

作為代表,冬雪主神冷聲道:「多謝提醒,是我四人有些失方寸了。

當務之急,的確不該計較這些細枝末節,當以大局為重。」

言罷,一道道目光在小丫頭身上集中,那無盡威嚴壓下,彷彿天都要塌下來。

小丫頭卻似乎一無所覺,還躲在大人堆里撒嬌。

而就在冬雪主神即將發號施令宣布動手之際,就在一場人族聖戰即將發起之時,忽然一股龐大的氣息沖霄而起,直攪得天地變色,風起雲湧。

緊跟著林昊淡漠的聲音傳出…… 「好強!」

「這到底是什麼人,為何他的氣息如此之強大?」

「即便是神王也不曾讓本主神感受到如此之強的壓力,此人究竟為誰?」

「莫非他才是真正的獸族先知?不,這不可能,獸族先知雖強,也絕對不會有如此可怕的力量!」

「……」

全場震驚。

隨著林昊氣勢升騰,隨著劍意刀意各種極具侵略性的力量充斥天地之間,隨著虛空異象紛呈,憑空頌起古老讚歌,這一刻天地皆寧,諸神色變。

如血殘陽下,血染黃昏中,諸神滿面驚駭,圍困著葬神谷的數萬大軍鐵蹄驚慌,一片混亂。

林昊雙目微閉,於周遭一切充耳不聞。

「不必那麼麻煩!」

「對爾等來說可能這是幾件事,但對本帝而言,這就是一件事。」

「別誤會,本帝並非你們所以為的獸族先知,本帝也並非你們所知的任何一位神靈。」

「如果非要有一個稱呼,那麼你們可以稱呼本帝審判之神,又或者,審判神王!」

最後的話音落下,葬神谷之巔,他驟然睜開雙眼。

綴滿古老星辰的目光,仿如亘古不變的夜空,無限深遠,無限偉岸,蘊藏著無盡威嚴的同時,又昭示著一股不可違抗的意志。

被那目光一掃,諸神威嚴盡失,瑟瑟發抖若鵪鶉!

而地面上,哪怕只是餘威,數萬大軍依舊人仰馬翻,當場跪地者不知凡幾。

而這個時候,那沖霄的氣勢已經凝練成雲,雲中卻又凝成一雙洞徹天地萬物泯滅世情的巨眼。

隨著那巨眼睜開,被那無情淡漠卻又充滿天道威嚴的眸光籠罩,彷彿天地都被鎮壓一般,葬神谷方圓十里,萬畜俯首,無人能動。

直到這個時候,四季主神才知道招惹的到底是一個怎樣恐怖的存在!

直到這個時候,天雷主神烈焰主神等眾生才明白,原來此行最大的敵人從來不是那什麼獸族先知,而是這位自稱審判神王的恐怖神袛!

然而審判神王到底是一位怎樣的存在?

為何這天地間存在著這樣一位神袛,他們卻從來一無所知?

滿滿都是惶恐!

滿滿都是疑惑!

葬神谷外,看到那雲端俯瞰的可怕巨眼,一時間隱藏在各處的神靈們亦頭皮發麻,渾身冰涼。

雲中,似乎想起了什麼,紅月主神千年不變的恬淡眼神中亦無可避免出現一絲恐懼與驚慌。

見狀,旁邊神侍玉兒試探著問道:「小姐,你是不是知道這位審判神王?」

紅月主神並未回話,好一陣過去,才苦笑著說道:「審判神王的存在,不出意外,應該只有我與太陽主神知曉。

但其實我們也不確定是否真的存在。

漫長的歲月中,我們也一度認為這位審判神王其實並不存在,因為我們從來感知不到。

可是……」

似乎不知怎麼往下說,是以數度欲言又止。

玉兒道:「可是沒想到真的存在是嗎?」

紅月主神不言。

玉兒又問:「那這位審判神王到底承擔什麼樣的職能呢?

還有,他真的是神王嗎?」

神靈代天執掌天地規則,本身都是有一定職責在身的。

比如四季主神,他們就負責天地間的氣候變化,四季輪轉。

又比如太陽主神紅月主神,他們就負責日升月落,晝夜更替。

沒有職能的神是不存在的!

至於說神王,截止目前,應該沒有真正的神王。

那所謂的太陽神王,不過是太陽主神自封的,根本不能得到普遍意義上的承認,也不可能真的讓諸神臣服。

紅月主神目光悠遠道:「若審判神王真的存在,那麼的的確確是諸神之王。

相傳創世神王在創造這個世界的時候,便賦予了審判神王與他同等的地位與身份。

而隨著創世神王創世之後陷入沉眠,審判神王便成了這天地間唯一的一位神王。

至於說職能……」

停頓了好久,似乎想通了什麼,忽然笑道:「創世神王給自己定義的職能是創世,制定天地間有序運轉的規則。

而審判神王,他的職能是巡狩天地,維持天地正常的運轉秩序。

他天生擁有讓諸神恐懼的實力,必要的時候,他甚至可以發動諸神黃昏,徹底終結這個世界。」

即便是貴為絕無僅有的紅月主神,這些話說出來,似乎也耗盡了全部力量。

身邊玉兒都嚇傻了!

「諸……諸神黃昏……」

「徹……徹底終結這個世界……」

好可怕!

聽這意思,創世神王創造了這個世界,而審判神王的存在,似乎為的就是毀滅諸神,毀滅這個世界。

而就在她魂飛天外內心無比凄惶之時,葬神谷上空。

「什麼審判神王? 重生之最強豪門千金 我呸,我們才不會承認!」

「這天地間唯有太陽神王才配得上神王二字!」

「別說我等聽都沒聽過,就算你真的是神王,今天也休想繼續活下去!」

「……」

終究還是被激起了凶性。

固然林昊的氣息很可怕,雲端那雙眼也讓諸神透心涼,可真要狠下心來,也不至於讓他們連反抗的勇氣都沒有。

林昊也不多話。

眼看著那些主神那些神靈紛紛穿上天道賦予的創世神衣,驟然間虛空異象紛呈頌歌不斷,心念一動,頓時千萬里之外的白龍潭底,封存的審判神衣化作一道瀲灧的紫光破空而至。

那是一道劃破蒼穹的驚天紫虹,大陸每一個角落的人都看得見。

便是這樣一道紫虹,所過之處,眾生俯首!

當這件散發著無上尊貴與優雅的紫色神衣穿在身上,霎時間,他帶來的壓迫性也強了許多。

便也因此,雲端眾神殺心愈發熾烈。

然而面對完全不是一個量級的對手,他們的一切努力都註定只是徒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