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南京回來也有大半個月了,王林回家的次數卻也越來越少,已經會說話的兒子,如今也只是躲在母親的懷抱中,似乎對王林有些害怕。

「皇上皇上」楊志平輕輕的推開了王林辦公室的大門,見王林仍在睡覺,說實話,他的作息時間並不比王林多多少,如果不是還有另外一名秘書與他輪換著工作,讓他有功夫偷偷的咪會兒的話,相信楊志平早已承受不了如此沉重的壓力。楊志平趴在王林耳旁,輕輕的喊道。

其實他也不想在王林剛剛睡著沒多久便將他喊醒,只是這件事是王林特別囑咐過的,一旦有了消息,無論什麼時候,無論王林在幹什麼,都一定要在第一時間內告訴他。

楊志平輕輕的喊了兩聲,見王林猶如一連三日未曾睡過一般沒有任何反應,當下楊志平便大著膽子,單手輕輕的推了推王林,口中繼續喊著:「皇上醒醒」

冥冥之中,王林感覺到有人再喊他自己,正在夢中想著要回復,卻感覺到有人在推自己的身子,王林緩慢的睜開了眼睛,一股困意由然而生,強烈的困意使王林有些睜不開眼睛,迷迷糊糊之中,王林看見楊志平正站在自己身旁。

當下王林也顧不得什麼困意,他知道,楊志平在這個時候喊醒他,一定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只是可惜了自己的那場美夢了,只差一步,自己就要在那份世界和平協議書上簽字,並且成為新的世界老大,卻在這個時候被楊志平喊醒。

王林狠狠的揉了揉眼睛,嘴中帶著濃重的鼻音,道:「什麼事?」

「皇上,海軍方面來電,說他們已經在海上截下了那批坦克,不過日本海軍似乎很頑強,交戰當中我們誤傷三艘貨船,把五十多輛坦克送入了大海。」楊志平輕言回道。

「哦?」王林慢慢的起身,走向不遠處的洗刷處,由於王林經常在辦公室內過夜,所以便在這裡備下了一個專用的臉盆,以便王林在辦公室過夜時使用。

吳醫生的糖衣炮彈 楊志平也快速的跟隨著王林的腳步,眼疾手快的提起旁邊的暖壺,倒出一些水到臉盆中。

一股暖暖的感覺從臉部傳來,那股強烈的困意此時也消散了不少,王林強行打起精神,在心中仔細的想著下面的事情。

這些事情之前王林已經安排好了,不過到底先執行哪一步卻還未定下,眼下海軍已經截獲了那批軍火,九十五師又有國防部的調令,白紙黑字清清楚楚,就算他們想耍賴也沒有關係。

「通知唐三,收網」王林淡淡的說著。

即使再難,到了這一步也必須要做出一個選擇,直至現在王林才算是徹底明白了,其實自己將中央主席的職位讓給孫文,這個決定或許是錯的,不過好在孫文只是在位不到一個月,這麼短的時間,又在自己的全程監控之下,想要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也是不太可能的。

王林沒想到的是,孫文竟然會是這個樣子,不知到底是他手下的那群人慫恿他的?還是孫文本身就有這種念頭,對於孫文這個人,到了如今,王林也不打算再去評價些什麼,因為他覺的這些根本就沒必要,只能是去浪費自己的時間。

楊志平離開辦公室之後,王林將剛才洗過臉的水倒了出去,看著屋外仍是一片漆黑的天空,就這麼站在那裡開始漸漸的發獃。心中想著一幕幕日後的畫面,更是一片感慨。

『今天,就在幾天,我王林將會重新出山,給了孫文這大半個月的時間,其實也不算是在浪費時間,我有這個能力在他還在襁褓之中就將他消滅。可是為了永遠的將他消滅在中華大地上,我王林只能陪他玩這一個月,如今時間已到,收了網之後,以後在我的國家內,任何人都不能在提出什麼關於制度的問題,否則我王林將不會這麼客氣,在國家的暴力機器面前,任何機構都是浮雲,不堪一擊。

小日本,我來了』

王林忽然在內心中說出了當日自己剛剛來到這裡一模一樣的話,自己之前那麼多年的努力,也不過是在準備而已,沒有靠著紅警基地直接攻上日本本土,而是依靠著自己的優勢,大力的發展現代人的實力。

因為王林知道,紅警基地和紅警士兵固然可靠,也沒有什麼爾虞我詐的情況,但紅警士兵畢竟是紅警士兵,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他們與現代人之間總是有些差別的,如果真的大力發展了紅警基地,那麼日後該怎麼去讓紅警士兵與現代人士兵接觸?再加上紅警基地內還有著種種限制,這不得不讓王林作出了一個自覺還可行的決定。

直至現在開始,直至王林在次出山為止,王林已經決定,接下來便會參加日俄戰爭,一舉搗碎日俄兩國的yīn謀,之後再用十年左右的時間,全力的發展軍隊和經濟,一定要趕上一戰的末班車,如果趕不上一戰,似乎也就太可惜了點。

南京、上海等地,接到行動信號的各個中央情報部的潛伏人員,在各地部隊的配合下,幾乎在同一時間,一舉衝進那些同盟會成員所在的地方,家中,酒樓,ji院等等,所有夜晚不關門的地方,都會有同盟會的成員出現。

原本同盟會的規模沒有這麼大,但是當孫文坐上了中央主席一職之後,許多唯利是圖的小人便立刻申請加入了同盟會,在大半個月內,更是令同盟會成員數量猛增數倍之多。

黃興府內,此時的黃興正摟著自己新找的小妾坐著美夢,兩人赤露o露ǒ的抱在一起,就連睡夢中也儘是一副甜蜜的樣子。

『碰』的一聲巨響,黃興卧室內的木門便被人一腳踹開,木門的慣xìng使它狠狠的撞在後面的牆壁上,發出一陣巨響,在這萬般寂靜的夜晚中,猶如一顆炸雷一般,將聲音傳入正在熟睡當中的黃興耳中。

忽然遭受如此巨變,黃興從美夢中驚醒過來,與自己露ǒ體相擁的小妾也從睡夢中被驚醒。見到這麼多男人站在窗前,手中拿著各式各樣的長短槍,身上一身國防軍軍服的軍人,一時間,這名小妾尤為害怕,她不知道這些人想要幹什麼?又甚為害羞,臉蛋瞬間生氣一絲緋紅,雙手死死的抓著被子,將自己露在外面的露ǒ體部分死死的遮擋住,身體下意識的躲向黃興身後,似在用詢問的眼光看向黃興,『這是怎麼回事?』

黃興一頭霧水的看著眾人,瞧見了自己小妾傳來詢問的目光,黃興只能攤了攤手,同樣的用眼神告訴她:『我也不是很清楚。』

旋即,黃興便有些怒意,自己身為堂堂國防部部長,竟然在睡覺的時候被士兵闖入卧室,竊窺了自己不說,還將自己剛剛找來的小妾也看了個遍,最近幾日正如紅日一般耀眼的黃興怎能不氣?

不過黃興也並不是傻子,在回答了自己小妾的問題之後,第一時間便將進入卧室內的這些士兵看的清清楚楚,只是這些人看著很面生,似乎自己之前從未見過,反正現在駐守南京的部隊這麼多,他雖說身為一國防部長,但也不可能見過全軍每一位士兵的樣子吧?

「你們是哪個部隊的?」黃興臉上仍是怒氣衝天,心中恨痒痒,用重重的口氣問道。

「你不用知道我們是哪個部隊的,自己穿上衣服跟我們走吧」一名少校軍官扶了扶頭上的鋼盔,面無表情的回著。

哈利波特之晨光 「魂蛋,你們知道我是誰嗎?」黃興此時更是怒上加怒,在眼下的南京,敢向他橫眉豎眼的倒還真找不出幾個人來,只是對面這一個小小的少校便敢如此放肆,傳出去這還怎麼在國防部魂下去?以後還讓他怎麼去統領三軍?

「國防部長,黃興」少校軍官冷冷的回著。

「知道老子是國防部長還敢如此放肆,這裡是老子的地盤,看明天老子怎麼收拾你們,現在都給老子滾蛋,別影響老子睡覺。」既然對方知道自己的名字,而且身上又穿著正規的國防軍軍裝,能夠如此輕易的進入到黃興府內,想必也是真正的國防軍駐南京守備部隊。當下黃興便下定了狠心,明日里,一定要將他們整個師,不,整個軍的所有軍官全部撤了。

少校軍官冷笑一聲,旋即拿出一張白紙,上面寫著逮捕黃興的命令,並且署有王林大名,少校軍官將這張白紙放在黃興眼前,重重的說著:「國防部長,黃興,你涉嫌一宗軍火走sī案,並且xìng質極其惡略,我們懷疑你有叛國的行為,這是由中華第一帝國開國皇帝王林親自下達的逮捕命令」

話閉,少校軍官不給黃興任何考慮的時間,黃興此時仍是一臉震驚的看著這張白紙上面的字體,眼神中充滿了驚慌、恐懼與害怕。

「帶走」 在雷正陽的命令下,暗衛對整今天海進行了徹查,而孫小虎的猛虎戰隊更是頻頻出擊,與暗衛相融,慢慢的找到了很多資料,在天海的黑暗地下世界里,還有一支遊離所有組織之外的力量,叫十月。

當初在北城雷正陽遇到過屬於三大家族背後的九月戰隊,沒有想到在南方的天海,竟然也擁有一個十月」或者也可以稱之為十月衛隊。

十月衛隊,究竟屬於什麼人,莫非還八月或者十一月衛隊?

暗衛與猛虎戰隊在掀起風雨,李若兮的小刀戰隊還有許四的天王戰隊卻也沒有閑著,他們進行著最後的集訓,而米露的殺衛,早就已經滲入南三省,只是等待接到領的命令就可以立刻展開行動,所盯著人物目標」都是被揚天盟列上斬殺名單的人。

先前的戰,是商業上的進攻,龍騰國際持著強大的經融浪潮,向著南方衝擊而來,試圖打破地域的界限,摧毀一切商業的對方性,要建立一個統一而整齊的南方經融秩序,當然,這其的楊家,是註定要被清除的。

南方楊家,楊巨已經被弄得焦頭爛額」但是他幾次前去求助二弟,卻都被門衛拒絕了,說是楊天豪正在閉關,不予接見。

諸天頂峯 龍騰國際屬於雷家,或者說屬於雷家雷正陽,當年天海那場訂婚喜宴上」那個傢伙狂妄的姿態,楊巨沒有忘記」何況當著如此多的人把兒子踩在腳下」這個污辱更是忍了很久,只是楊天豪很嚴肅的命令過,不許招惹雷家。

所以他一忍再忍,但是這一次龍騰國際」帶著龍騰集團與光明集團兩個級財團的實力,向南入侵,幾乎就掀起了一陣金融領域的大風暴,一路走來」越來越多的人向龍騰國際投降,加入了風暴的大本營,而這些人,大多都是楊家的合作夥伴。

若說夥伴,楊家並不缺少」失去幾個影響不大」但是楊巨知道」這一次雷家的龍騰國際南下」第一個要對付的目標,就是楊家的經濟,這種戰爭的重要性」他早就已經與二弟說過了」但沒有想到,當這一天真的來臨,二弟竟然閉關修練了。

其實在內院里,楊天豪並沒有閉關,他站在小亭里,享受著風與噴洒的雨氣,在他的背後,站著一個長衫青袍的身形,整個身體都包裹在青衣下,連臉都遮著一張鐵皮面具,讓人看不清他的模樣,不過從露出的頭」就可以知道,這個人絕對不是年青人。

「我的焚天訣似乎陷入了某種瓶頸,也不知道是哪裡出乎問題,大長老可否給你一些建議?」,楊天豪這會兒沉聲的問道。

面具人沉呤了片刻,以一種很冰冷的聲音,說道:「焚天訣與黑魔王的四象邪功同出一脈」四象邪功是需要找到四邪之身,掠為已用,而焚天訣也需要引子,只是可惜」現在我也沒有找到引半的關鍵。」,楊天豪眸子一凝,說道:「我聽說黑魔王的四象邪功已經趨於大成,相信今年的奪旗大戰,隱世宗與天龍寺再也阻擋不了,大長老」你覺得這對我們來說,是好事還是壞事?」

大長老聲音依舊的平穩不驚,說道:「是好事」也是壞事」好事是黑魔王一旦奪得令旗,就會成為眾矢之的,替我們擋住了很多的麻煩,谷主,你也知道,我們的敵人不是黑魔王,而是四大家族。」,楊天豪瞬間轉過頭來,問道:「大長老」有一件事,我一直想不明白,你一直說四大家族如何強大,可是他們卻一直隱居,只接受令旗的號令,受其驅使,為何他們不派人把令旗毀去,或者奪走自己保存」以免這種事的生?」

鐵面人說道:,「如果谷主懷疑他們的強大,那就不必了,他們的強,匪夷所思的,請谷主相信我的話。」

「至於他們為何隱居,對令旗不管不問」卻是關於一個傳說,谷主可否知道神龍的傳說?」

楊天豪一愣,問道:「神龍的傳說?聽說過,但這與四大家族有何關係?」

「當然有,因為傳說當年四大家族只是神龍的守護使者,他們擁有今天的力量全賴神龍的賜於,這本來只是一個虛無飄緲的傳說,但是最近卻有種傳言」神龍已經出世了。」

楊天豪眼睛一亮,說道:「你說的可是關於雷家小子雷正陽,聽聞他的身上隱藏著龍呤之聲,但這究竟是真是假,卻是未曾可知。」

鐵面人說道:「不論是真是假,這都是我們的敵人,所以我才勸谷主暫避其鋒芒,讓他與黑魔先拼個你死我活,小小一個南方算什麼,只要邪王的大計可成,谷主想擁有多少都可以,說不定連整個東方國家都可以被谷主一手掌握。」

「大長老,美於邪王」~…一」,「這不該谷主知道的事,谷主最好不要問,我的十二支衛,有六支布置在南三省,此刻十月衛隊就在天海」剛剛收到消息,他們已經被揚天盟察覺到了,這六支衛隊,可以用來犧牲,給谷主多留三個月的時間」後面的事就谷主自己處理了,若是連這點小事也處理不了,相信邪王會很失望的。」

鐵面大長老一轉身就已經不見了身影,楊天豪眸子卻是眯了起來,從那射出的冷光,卻感受到邪魅與陰狠,或者誰也不會知道,此刻他心裡的想法,什麼黑魔王,什麼邪王,楊天豪都只當他們是工具」只要這個梯子越長,他才能爬得越高。

雖然他早就知道大長老是邪王的人,但是他從來沒有介意過,因為在大長老利用他的時候,他也要利用大長老與大長老背後的邪王,只是這種利用,是隱形的,就算是邪王怕也沒有懷疑。

焚天訣他已經找到了藥引」而已經取到了其的三味,只要再找到地獄之火」就可以修練成無剛而欲的焚天破式,那一刻,他第一個要殺的,就是大長老,雖然大長老是一個高手,可以為我所用,但是楊天豪最希望得到的,還是他手裡號稱年衛的十二支衛隊。

那種滲入都市幾十年的古武界力量,已經落地生根,強大無比。

雖然當初在北城時,為了北城三大家族出手了一次,損失了九月衛隊,但是並沒有傷到根本,不過現在,楊天豪也只能把這種**藏在心裡,默默的等候著機會的到來,他相信,那一天絕對不會太遙遠。

「請家主過來,我有事吩咐。」楊天豪冷喝一聲,門口的侍衛已經快的離去,沒有多久,楊巨走了進來」看到楊天豪,喜不自禁,急切的衝過來」驚聲的叫道:「二弟,你真的出關了,我楊家危也,快想想辦法。」

楊天豪進了廳里,在廳堂的高位上坐了下來,喝了一口茶,看了楊巨一眼,輕輕的說道:「大哥,我一直都說,遇事不要驚慌,那對解決問題並沒有任何的益處」至少目前,你還活著,並沒有人把刀架在你的脖子上」緊張什麼。」,一個弟弟教訓哥哥」而且如此的理所當然,楊巨不敢爭辯,說實在話」這幾天他的確過得焦慮不堪,以前只要是楊家有危機,都是二弟處理」慢慢的,他也養成了這種依賴的心理,這幾天楊天豪閉關」他果得夠嗆。

「二弟先不要急著教訓我」那龍騰國際挾巨潮而來,掀起了整個南方金融領域的清洗,我楊家半壁江山已經被毀,現在有更多的人在觀望,形勢對我們很是不利,如果再不想出辦法,怕是楊家所有的財業都被摧毀崩潰。」

楊天豪聽到了這些話,並沒有什麼太多的表情,不緊不慢的說道:「我早先不是已經與你說過了」盡量的擴大投資,移出國門,你做得如何了?」

楊巨說道:「我已經在進行,但是這種事不是一天兩天可以完成的,我已經把楊家三層的力量投資在亞洲各國,國內的才是我們楊家的根本,這一點相信二弟也一定明白。」

楊天豪當然明白,而且他知道的事比這大哥多得多。

楊天豪說道:「那就已經夠了,有了三層的力量,我們去哪裡都可以,老大,記住我說的話,儘力而為,若是敗了,也沒有關係,雷家想要」儘管給他,要不了多久」我們可以擁有更多,你明白么?」,楊巨不明白,但是他不敢問,因為從這話里,這老二似乎已經有了全盤的打算,而且對龍騰國際的南下金融力量,似乎並沒有準備與他們拼個你死我活,似乎有放棄的意思。

楊家七層的財富會在這巨浪化為灰燼」楊巨心裡絕對不甘」但是他不敢違抗老二的話,點頭應是。

不過就算是要敗,他也要盡量的保留多一些,百分之百是不可能的,但是加上先前的百分之三十,過一半還是沒有問題的,就如老二說的,只要有錢」去哪裡都是一樣的 一夜之間,數千名同盟會成員在睡夢之中被捕,此事瞬間便傳遍了整個中華大地,每日里百姓們無一不是在議論著這件事情。

當日一大早,孫文早早的便起chuáng了,由自己的親隨告訴孫文,黃興、宋教仁等人已經被捕。得知這一消息的孫文,極為震驚,由於因為什麼而逮捕他們的,現在孫文還不清楚,只知道他們都是在睡覺的時候被王林給抓了。

當下孫文也來不及吃早餐,急匆匆的拿著自己的帽子便沖向中央政fǔ辦公樓,想要在這裡得到一些答案。

不過等他到來的時候卻發現,此時的中央政fǔ大樓已經被數千名國防軍士兵團團包圍,並且在孫文進入到政fǔ大樓面前的時候,在孫文的身後也同樣出現了數十名士兵堵死了退路,將孫文與他的秘書死死的圍在了中間。

不待孫文開口問話,一名中校軍官便上前一步,將一張白紙放於孫文面前,表情冰冷的說道:「孫文,你涉嫌一宗軍火走sī案,並且懷疑你有叛國的行為,奉皇上命令,現在將你逮捕。」

話閉,數名士兵便上前一步,一把奪過了孫文與秘書手中的文件包,並且用繩子將其雙手反捆。

早晨九點鐘,經過了長達四個xiǎo時的忙碌之後,王林終於寫出了一篇僅有兩千多字,但卻意義深刻的文章,這裡面不僅有王林對於這次軍火走sī案的看法以及處理意見,更是將王林的政治理論,經過簡化之後寫在了這上面。

十點鐘,經過王林數次修改之後,原本定於九點開始的新聞發布會,被推遲到了十點鐘開始,王林一身戎裝,帶著十大護衛來到了新聞發布會現場。

較為眼尖的記者見王林出現,急忙將自己手中的相機對準王林一陣猛拍,在他們看來,拍下王林的任何一個動作,都不會被人認為是在làng費資源。

王林站在了發布台上,臉色顯的略有些蒼白,不過這卻是他故意假裝的,也可以說,這是王林在來這裡之前,經過一番仔細的化妝。有十大護衛這十個全能型人物在這裡,把一個人變得臉色有些蒼白,實在是太簡單不過的事情。

「皇上,請問您對這次中央政fǔ官員集體被捕事件有什麼看法?」

「皇上,請問這是您特意安排的嗎?」

「皇上,外面有人說這是您為了打垮孫文的同盟會,而故意這麼做的,請問事實是不是這樣?」

當王林穩穩的站在了新聞發布會現場的那一刻,場下的數十名記者們一個個迫不及待的提出自己的問題,場面一時變的有些灶luàn。

王林面色仍是有些蒼白的看著台下,無力的將雙手抬起,緩慢的向下壓了壓,示意記者們安靜。一些觀察敏銳的記者,發現了王林與以往不同的樣子,快速的將王林現在的身體狀況以及表現一字不差的記錄在本子上,同時雙眼仍死死的盯著王林,生怕錯過每一個動作與表情。

「說實話,發生這樣的事情,不是我希望看到的,也不是我想要看到的,但這件事情的確意義非凡,事關國家大事。都說家醜不可外揚,這件事情原本我也是打算全力打壓的,但最終想了想,還是決定將這件事情的原委告訴記者朋友們,希望你們能夠將真實的情況,傳到每一位國民的耳中。」王林裝作有氣無力的樣子,典型的一副我受了很大打擊的模樣。

下面的記者雖說眼力不弱,但仍是被王林給騙了過去,身居高位這麼多年,如果連這些最基本的東西都不會,那也只能說明,王林這麼多年的高位算是白當了。

看著王林的表現,下面的記者一邊將王林講話的大概內容快速的記錄在本子上,同時又將王林的狀態記錄下來。相信皇帝此時的身體狀況,才是國民最關心的問題。剛剛有了新的皇帝,誰也不想連一月時間還不到,便看到一位年紀輕輕,強勢有力的皇帝病倒。

王林看著下面記者們的動作,心中暗鬆一口氣,繼續保持原先的狀態,繼續說道:「這件事,我也是昨天才知道的,當我知道,並且確認了這件事情的真實情況之後,我很生氣,但這並不算什麼,更重要的是,我對孫文,對同盟會很失望,甚至已經到了絕望。」

王林一邊講著話,記者們一邊快速的記錄著,手拿相機的攝像師則手忙腳luàn的連忙拍著照,生怕錯過某一個精彩的環節。

「我對同盟會是那麼的信任,儘管之前他們已經做出了很多對不起我王林的事情,但我依然沒有打算與他們死死糾纏,我只是希望看到,看到一個能夠帶領著中華民族走向繁榮富強的人出現。我相信孫文能夠做到,所以我對他之前所做的一切全部不予追究。

甚至在正南軍當初進攻武漢三鎮的時候,在行軍途中遭遇了他們的襲擊,並且為了奪回能夠暴漏他們身份的證據,不顧一切的去勾結土匪,十名正南軍將士,因此長眠與湖南,他們死的時候我沒有對外公布,也沒有去警告孫文。

這麼多天以來,每每夜深人靜的時候,我便會想起那十名含冤而死的將士,那四名被砍下頭顱的將士,這個時候,我就會問我自己,他們為什麼會死?為什麼死的會是他們?我為什麼不在第一時間內公布出同盟會的一切醜事? 大漢海賊空軍 為什麼?

因為我不想就這麼抹殺一個可以帶領中華民族走向強大的組織,所以我將這件事給隱瞞了下來,事後我只命令正南軍將那參與攻擊他們的土匪們剿滅,並沒有去找同盟會的人算賬。後來,孫文一而再再而三的通電,稱呼我王林是他同盟會的一個分支,我也沒有出面阻止,我甚至已經默認了這個局面。

直至最後我忍無可忍,下面的將士們整日把我堵在辦公室門口,我實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這才出面反駁了孫文。甚至到了建國,我仍是不顧所有人反對的給了孫文這個機會,讓他來做中央政fǔ主席,所有的官員,只要是他提名的,我都會毫不猶豫的同意。

甚至當他說出反對我做皇帝的時候,我已經與他達成了一致,只要他能在五年之內,讓我看到由他帶領的國家比我治下的海南等地,百姓生活的好,僅僅如此,我便退位,徹底無條件支持他發展共和制。

軍隊,我無條件的jiāo給了他,他可以隨意的調動,不必向我請示。甚至我連財政部都jiāo給了他,可是同盟會給了我什麼?給我的是失望,是絕望。

前後命令兩個旅的部隊,從南京繞行到杭州灣附近,強令部隊jiāo出裝備,然後低價賣給日本,更讓我跌破眼睛的是,在走sī軍火的同時,竟然同盟會內部成員,從中扣除一部分軍火,然後自己在單獨拿出去賣。

財政部缺錢,這點我知道,可是他為什麼不跟我商量一下,就讓現役部隊,而且是拱衛首都的衛戌部隊jiāo出武器,並且將他們的武器裝備用來走sī?或許是因為實在是太缺錢了吧,我也就沒有出面制止他們,可我沒有想到,他竟然在昨天,就在昨天,命令兩個團的裝甲部隊,到了杭州灣,他要拿兩個團的坦克用來走sī換錢。

如果不是昨晚我們的海軍將士在巡邏的時候發現了這支日本船隊,並且強行搜查,這件事或許就會被這麼被掩埋在歷史當中。所以,昨晚我很生氣,再也顧不得什麼約定什麼的,直接下令將一切犯案人員全部逮捕。

現在,我就在這裡宣布,撤銷所有同盟會成員職務,所有同盟會成員都要接受憲兵部隊的審查,只要有過**的,絕不放過。同時,我也在這裡聲明一下,從現在開始,這個國家繼續由我負責。同時,我也向國民保證,對於**,我王林絕不會手軟」

王林的一通講話,徹底震驚了全國,甚至全世界,在國民心中,王林是一個為了把國家發展強大,不顧一切,甚至可以和自己敵人聯手的人,有這樣一個皇帝在上面,他們覺得自己的日子很安逸,至少可以讓自己不在向以前那麼擔心,並且王林對於百姓的關注程度,也足以令他們放心。

在外國列強面前,王林就是一個極其陰險的人物,在一流的政客面前,沒有人會去相信王林是一個xiōng襟寬廣的人,他們只會相信,這是王林給共和制下的套,無論對方是孫文又或者是其他什麼人,只要有不同的體制,不同的思想,王林就會不顧一切的使用所有的陰謀詭計去破壞它,直至全國民眾都相信他,崇拜他,以此來鞏固他的統治地位。

當然,王林這一做法也令許多政客對王林伸出了大拇指,能夠利用當地的環境與各種因素,成功的將共和制徹底的消滅在中國領土內,這的確不是件簡單的事。當下,不少西方政客們也不得不在心中為王林設下一道防線,生怕那一天自己與王林jiāo手的時候,也被王林暗中算計一道。

「號外號外皇上一舉搗毀孫文叛國集團,並且發表痛心講話。」 今天,方騰國際正式宣布,旗下第三家集團公司成立,也就是前幾日公布的東方神龍汽車集團,集團總裁就是以前光明集團的前總裁葉傾城。

葉家知道了這個消息,葉立邦當時就準備與葉傾城聯繫,準備參於一些股份,但是以前一直讓葉立邦胡來的葉老爺子,這一次制止了。

「立邦,不要再找傾城了」如果再讓她為難,我擔心正陽那小子會把傾城閑置起來,得不償失。」高層會議的內案是嚴禁外泄的,所以葉老爺子也不可能把給葉立邦聽,但是現在他醒悟過來,此刻想利用孫女得到實惠」怕是不可能了。

以前葉家人一直覺得,葉傾城是京城四大美女之萬眾矚目」嫁給雷正陽這樣的紈絝子弟,當然是一件很吃虧的事,所以心裡也理所當然的認為,換取一些利益也是應該的,但是自從李家與白家兩個老頭子開口之後,葉老爺子再也不敢自視託大。

李家與白家在京城的家族中,實力絕對比葉家大,他們都用這種態度,可見對龍騰國際有多大的奢望,對雷正陽這小子,更是百般的討好,如果葉家再給傾城惹麻煩,怕是她很有可能被雷家放棄。

雷正陽那小子現在成了香饃饃,很多人都想把閨女往他的身邊塞,這個時候,葉家不宜做這種殺雞取卵的事。

葉立邦有些奇怪的問道:「爸怎麼不找她,她現在手握著新集團的大權,過期作廢的,你也知道,我葉家目前陷入困境,需要這種助力。」

葉家的困難葉老頭哪裡不知道,想想也有些氣憤,大家都是一樣的人,但是雷家可以風聲水起不僅政治地位一步步的提升,連產業也是雄霸一方,在整個世界都是首崛一指,不要小看商業的力量,有些時候」它會改變很多人的立場。

朋友與敵人是可以轉換的」只有利益才是永恆的。

葉老爺子嘆了口氣說道:「雷正陽這小子弄出來的東西現在很多人都盯著,不管能不能賺錢」有這麼多人盯著人氣總是夠的,如果我沒有猜錯,怕是新集團沒建之前,股份就已經談妥了,如果葉家想插手,怕只有從雷家嘴裡搶食了。」

葉立邦不爽的說道:「爸我覺得葉家真是太過份了,我葉家也算是一流家族,不比任何人差」為何從龍騰到光明集團,總不給我葉家入股的機會我葉家的女兒都已經成了雷家人,難道比不上李家」比不上白家,比不上粱家么?」

葉老爺子以前不明白,但是現在明白了」什麼雷家龍騰國際的事,連雷家老爺子也作不了主」現在權力都在雷正陽的手裡再說了,他創建公司想把股份給誰就給誰,這誰又可以說什麼,不給葉家有什麼問題么?

這玩意強爭是不行的,反而惹人笑話,葉老爺子知道,雷正陽這小子是給孫女出氣呢,當初一時衝動,把她趕出去,的確做得有些過火了。

葉老爺子沒有給葉立邦解釋,只是看著葉母玉音說道:「玉音」有時間多去看看傾城,離家這麼久」大家總是一家人,多走動一下是應該的,你這個做母親的,也應該關心一下女兒。」

玉音一愣」有些不太明白」去年女兒被趕出去的時候,老爺子不是嚴令」任何人都不許與她來往的么,怎麼這時候說出這樣的話來」不過葉母也是聰明人,知道老爺子估計是改變心意,這會兒有些後悔了,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但這總算是一件好事。

當然沒有問,只是點頭說道:「爸,我也挺想傾城的,只是以前沒有時間」現在有空了,我會多去看看她的,現在她要建立這麼大一個神龍集團」肯定很累的,對了,我聽說宋盈菲有了身孕,也不知道傾城懷上了沒有,這事可是大事。」

葉老爺子臉上一喜,說道:「是啊,幾個小子不爭氣,這四代同堂的心愿」還得看傾城了,這的確是好事。」

這麼一句話,葉母就已經感受到,老爺子這是盼著女兒懷孕了」或者簡單的說,是想利用女兒,與雷家重新相融了。

聽到母親要去看妹妹,三個兄弟都開口了,都要陪著一起去,龍騰大廈進住好幾天了,總是聽人說起,但他們都沒有去參觀過呢,當然了,龍騰除了內部的員工,想進去還是需要一定身份的,以葉家三兄弟的身份」若沒有葉傾城,他們鐵定走進不去的。

老爺子低著頭吃飯,沉默就是不反對,所以葉母笑道行了,要去就一起去吧,但給我記住了,不許給你們妹妹找麻煩,不然下次就不給機會了。」

葉立邦雖然不是那種心機靈瓏的人,但是老爺子的話他也聽明白了,低頭嘆了口氣,一句話也沒有說,看樣子老爺子是錄奪了他的權力,把攻略的方向,從以前的奪變成現在的攀了。

葉老爺子的改變,就是葉家的改變,雖然葉老爺子平日里不說話,但是說出來的話,還是很有威嚴的,就算是葉立邦這個兒子,也不敢不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