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的答覆是——可以。

唐克克高興壞了,可是系裏面卻要求他要把他所有學過的內容整理複習一遍,要單獨給他來一次考核,必須全部70分以上才能受理他重讀的請求重新給他檔案。

所以為了回到學校,唐克克拋棄了夢幻,開始了沒日沒夜的複習,爭取下個學期開始通過考試重新回到課堂於學弟學妹們繼續上課。

「那巧了,你估計要和強子一起上課了!哈哈……」汪鋒笑着鼓著掌,不過一下又傷神,「然後我就要跑到國外一臉懵逼的上課去了,嗚嗚嗚……」

「課程都不一樣,不一定會安排在一起,」蕭強說,「不過我還是很高興克克你從那個虛幻的世界走出來了,我們一起加油吧!哎,這少了鄭扒皮這傢伙,不然咱們『理工四大才子』非得浪蕩一番不可!」

「那克克你幹嘛不搬回寢室去住呢?蕭強一個人獨守空閨,不找個男的去壓着他會癟壞的!」汪鋒不懷好意的拱了拱蕭強卻被他一腳踹到牆角。

「去死!咱寢室就一電風扇,這有空調有電視的,誰會去住?!」

「我想去也回不去啊,沒有寢室註冊,沒床位的……不過我也打算找另外一個地方搬家了,」說着唐克克看了一眼窗外,「這裏不安全,老發生偷盜事件,前幾天隔壁一大早就被掏了,現在都沒抓到。」

「小偷??」蕭強問,「不過也是,學校周邊乃至裏面小偷都挺囂張的,但是外面房子貴,也不一定讓你租短期。」

「沒辦法,算是當年我一意孤行的懲罰吧。」唐克克搖了搖頭。

「這麼久沒抓到管這裏轄區派出所是吃屎的吧?」汪鋒沒好氣的說,「以前我還在那個派出所做台的時候聽過他們分析,一般一個區域偷盜都是一個團伙的,規律作案,拿張地圖畫下作案地點和時間做一張表格一對比,很容易分析出他們的活動範圍空間然後推測出他們下一步。我看你們這裏的派出所的都吃軟飯的。」

「我們也報案過好幾次,不過這裏嘛,說得難聽點就是老鼠洞,什麼亂七八糟的人都在裏面住着,除非是專門除老鼠的,不然誰願意進來?」唐克克一拍手站了起來,「難得我們出來聚聚,要不我們今晚出去吃?你說去哪?」

「砂鍋王燒烤我可不去吃,老地方,天泰大酒店!就去那裏!不管,我就要去!」汪鋒耍脾氣道。

「那就那,沒關係!反正AA!」

「你賴皮!」

「我又沒說我請客!誒,強子,你說,去哪?天泰嗎?還是——誒誒,強子在想什麼呢?!」唐克克使勁拍了拍蕭強才把他從神遊中抓了回來,可蕭強如夢初醒,立即假裝附和:「天泰就天泰吧,難得奢侈一把,奢侈完了大家都回去用工!」

那一餐,很簡單,點了四個菜花了三百多塊錢,也沒喝酒三人就從各種敘舊中結束完了宴席。唐克克說還得回去複習便早早的回去了,汪鋒表示已經一個月沒有碰夢幻世界了一回家就抱起頭盔找他許久沒見的紫色風鈴妹子團去了。

而蕭強,卻坐在了床上腦海里一直想着汪鋒今天下午說的那句話:一個區域偷盜都是一個團伙的,規律作案,拿張地圖畫下作案地點和時間做一張表格一對比,很容易分析出他們的活動範圍空間然後推測出他們下一步。

接着一拍大腿,立馬拿起頭盔進入了夢幻世界。

可是之前,他掏出了手機打開了QQ,看了一眼紅粉骷髏,沒有消息。

他嘆了口氣,戴上了頭盔。

接着環境一亮,他卻看到一排陌生的海姆達爾侍衛隊隊員像守株待兔般圍站在他身邊,等待着他的出現!

當年我去西班牙留學的時候,學校中國辦事處就在青島。看來我與夢幻世界早就結緣了……時光飛逝,這麼一晃,五年就過去了,落花流水無情,只嘆當年種種。喜歡夢幻世界天堂地獄請大家收藏:(www.shouda88.net)夢幻世界天堂地獄更新速度最快。 「感覺以前別人給我做造型的時候沒有這麼麻煩。」

江枝饒了饒頭,果然自己做這些事情就是比較難,都不清楚有哪些步驟。

那個美妝博主笑了笑,讓她照做就是了。

江枝反正今天是休假,隨意進出也不會有人說她什麼,就帶著自己的東西去了美容院。

禮服就這樣放在辦公室,也沒有帶走。

「丞州在嗎?」屈悠悠在江枝後腳過來,一進門就問林曦這個問題。

「莫總不在。」林曦連頭都沒抬,自從屈悠悠被撤掉副總的職位以後鬧著要辭職,他就對這個女人沒有多的好感。

屈悠悠自然是能感受到這前後的變化,但是她並不在乎他一個小助理怎麼想。

就像昨天那個和自己吵起來的員工,她之後給買點東西哄一下,就不會有其他矛盾了。

大家都是成年人,都要顧及表面上的和諧。

「丞州既然不在,那我就先回去了。」她轉身剛要走,又像是想起什麼似的,「你說江枝今天怎麼這麼快就下班了?」

林曦無語地看著她:「這些你應該和人事說,江枝今天休假,來不來都無所謂。她今天還要陪莫總去一個舞會,自然是先去準備了。」

原來是莫丞州又給她放假了。

屈悠悠偷偷握緊了自己的拳頭,但面上還是笑嘻嘻的樣子。

她路過江枝辦公桌的時候,看到那精緻的禮盒,愣住,趁著林曦沒有注意,偷偷地把盒子打開,一條漂亮的水藍色裙子就躺在裡面。

肯定是莫丞州給江枝準備的。

屈悠悠不知道自己心裡想要的到底是什麼,但是現在看江枝這麼風光,她就覺得不爽,她不想看到江枝這樣得意洋洋的樣子。

明明就是仗著莫丞州寵她,居然在茶水間問舞會妝怎麼弄。

不就是能陪莫丞州去參加誤會嗎?得瑟什麼?

屈悠悠的眼光突然落在了旁邊的剪刀,勾起了自己的嘴角。

「你怎麼還沒走?不是說了莫總不在嗎?」林曦手頭的任務告一段落,抬頭髮現屈悠悠居然還在辦公室,而且還一副鬼鬼祟祟的樣子。

屈悠悠被喊了之後,自然是準備離開,臉上還掛著笑容。

林曦皺了皺眉,覺得有些不對勁,隨後就看見那邊掉了一支筆,離得有點遠,他就沒撿。

「你怎麼在這?」江枝剛從美容院回來,就看見屈悠悠從辦公室走出去,「我記得莫總出去談合作了,這個時間應該不在。」

屈悠悠沒有理會,直接扭頭離開。

江枝冷哼一聲,「真的搞不懂她現在還擺譜幹嘛?要是有本事就把我開除啊,真的是!我以前怎麼沒有發現這個女主居然這麼綠茶。」

她做完美容回來,先換上衣服,然後開始根據美妝博主教的在自己的臉上塗塗畫畫,花了一個下午才做好這個舞會妝。

「挺漂亮的。你很有天賦。」美妝博主看到最後成型的妝容,忍不住誇讚江枝。

江枝看著鏡子里的自己,心情也很好,真的比平時要漂亮許多。

她興奮地站起來,欣賞像是改頭換面的自己。

地上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江枝一個沒站穩就摔了。

「啊——」江枝吃痛地站起來,然後默默自己的屁股,她剛站起來,就發現裙子上破了一個地方,瞬間就傻眼了。

江枝有些顫抖,「剛剛還沒有的,難道是我剛剛摔壞的……」

林曦看到江枝摔倒,也過來扶,也看到了這個洞,皺了皺眉。

「怎麼辦啊……」

話音未落,莫丞州從外面進來,「差不多要出發了,江枝你準備好了嗎?」

兩個人都愣住了,江枝更是不知道該怎麼辦……

「怎麼了?」莫丞州感覺到她的慌張,走進一看,原來裙子直接裂了,有一個很明顯的洞,他的眉頭也皺的極深,問是怎麼回事。

「我也不知道啊……」江枝吸了吸鼻子,「我剛剛沒站穩摔了一跤,然後就發現這裙子壞了,可能是剛剛摔得……」

她的聲音越來越小,都不敢說話了。

莫丞州深吸了一口氣,「沒事,還是先過去吧,這個不是什麼大問題。」

他牽起江枝的手,直接上車前往舞會,一路上江枝都在打退堂鼓。

「我說沒事就沒事。」莫丞州揉了揉太陽穴,看起來十分疲憊。

「可是這樣挺給你丟臉的。」江枝小聲嘀咕著,都已經上車了,現在再回去確實有點晚了。

就這樣,莫丞州讓江枝挽著自己的手臂,直接走進舞會主場。

因為破洞的地方在裙擺,一時間也沒有人發現。

看到莫丞州來了,一下就湧上來許多人和他搭訕,江枝也識相地鬆開了自己的手,站在莫丞州身邊看他談笑風生。

「今天莫總怎麼來的這麼晚,我記得平時都是很準時的。」有一位短髮的女總裁走到莫丞州身邊,從旁邊服務員的托盤上拿了一杯酒遞給莫丞州。

莫丞州禮貌地接下,輕輕抿了一口,以示尊重。

那位總裁突然看到莫丞州身邊的江枝,眼睛半眯著:「莫總,這位女伴是你帶來的吧?有些面生,不知道叫什麼?」

莫丞州看著江枝笑了笑,牽起江枝的手,「這是我女朋友。」

場上除了莫丞州,其他人的臉色都變化了。

江枝沒想到他今天是想要公布這段戀情,雖然她根本就沒感受到他們是在談戀愛。

那位女總裁的臉色就更難看了,像是完全不相信莫丞州說的,臉上的笑容也漸漸有些掛不住。

「丞州,你可不要開玩笑,這不像是你的口味啊?」

莫丞州拉下臉,牽著江枝的手更用力了一些,「沒有和你們開玩笑,這是我的女朋友江枝。江枝,這是方總方柏霓。今天這場舞會就是她舉辦的。」

江枝笑著點點頭,伸出自己的右手,但是方柏霓沒有想要握手的意思,就把江枝晾在那裡,也是有些尷尬。

她收回自己的手,「很高興認識方總。」

「我也是。」方柏霓這麼說著,但是臉上的笑容一點都不真心。 葉天的大軍數日之後,來到了潁川郡郡城陽翟城。

不過他並沒有急於攻城,而是先安營紮寨,將陽翟城給團團包圍了起來!

因為憑藉着他的兵力,攻打下潁川郡郡城陽翟城不是什麼難事。

但是攻克下來之後,陽翟城要有人把守,還要治理,還要恢復居民的秩序,讓居民開始耕種。

不然就算是攻下來了城池,也沒用。

在糧食不足的情況之下,居民們都是會活活餓死的。

在幽州,葉天還能夠通過天帝城的糧食,幫助解決一些糧食問題。

但是天下,這麼大的地方,葉天一人之力,不可能夠管理過來的。

葉天他再強,也不是無敵的。

只有恢復當地的生產秩序,讓居民們,百姓們自己種糧食,自給自足。

這些都需要大量的人力,葉天的軍隊,要四處殺敵,不可能幹這一種事情。

所以他暫時先在城外安營紮寨,將陽翟城給團團包圍了起來!

等待曹操,皇甫嵩,孫堅,朱儁等人的部隊匯合之後,再一起攻打陽翟城!

得知了葉天包圍城池的消息,立刻,城內的黃巾士兵們無比驚駭。

很多的黃巾士兵們,在畏懼之下,開始想要強行突圍出陽翟城之內!

但是,他們當然沒有任何的機會,成功突圍。

不是死在了上空中巡邏的天帝衛騎兵的無數箭矢的火焰爆射之下,要麼就是死在了黑色鐵甲騎兵的屠刀之下,被一個個砍殺。

數日之後,

中軍大帳之內,葉天正在案牘之後,處理一些軍情情報的時候。

一身青衣的郭嘉走了進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