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原先離去的那些權貴們如數入場,一個個進來之後看向林天成的眼神都極其不善,他們不清楚林天成和國師究竟說了一些什麼,但是對他們而言肯定不會是什麼好事。

很快,原先離去的那些權貴們如數入場,一個個進來之後看向林天成的眼神都極其不善,他們不清楚林天成和國師究竟說了一些什麼,但是對他們而言肯定不會是什麼好事。

國師醞釀了一番措辭,便將林天成獻上的計劃一一道出,只見國師說完之後,在場的人無不色變,一個個宛如遭遇雷擊,一臉震驚錯愕的看著國師久久說不出話來,甚至有的人身體都搖晃了一下。

「國師……這萬萬不可啊,多少年來,我朝世世代代都是講究傳承……」那位林姓的公爵第一個站出來反對,因為他們家族內子嗣眾多,而且嫡系人口向來稀少,一旦如同林天成所言那般將資源分散給這些有天賦的子弟,那麼嫡系必將沒落。

最主要的是,那些支脈的天驕們一定會對國師感恩戴德,間接性的將他所在的家族分化,瓦解!

這一計劃的狠毒程度讓他們心中生畏,因為他們清楚,這一法則推行起來,必然會受到萬民擁戴,而他們的家族也將開始沒落!

甚至,這一計劃有可能會將國師的威望推上一個新的巔峰,那些懷才不遇,那些嫡系子弟,一定會將他奉若神明,甚至日後再想推翻國師重建皇權都成為了不可能的事。

畢竟,大多數人都是掌握不了資源的普通人,而這一法則的受益者最大的就是普通人!

國師這是在用他們的家族底蘊收買他們家那些旁支的人心!

然而,在場的人都明白,這種損人不利己的毒計是出自何人之手,畢竟國師這麼多年來都沒有過這樣的想法,如今這麼果決,一定是被什麼人煽動了。

「混蛋……他怎麼敢,他這得罪的可不是一個家族,這是和整個魂族的權貴為敵啊!」

「不行,絕對不能讓這個法則推行出去,否則日後將沒有一個家族能做大做強,甚至不出千年,現在的家族就會沒落消失……」

「這個安平怎麼不去死?這麼歹毒的計劃竟然也獻,這純粹是在仇富,居然會做出這種損人不利己傷天害理的事情……」

在場的權貴們都要抓狂了,心底咆哮咒罵不休。

這個計不僅毒,而且狠,比之抄家也不妨多讓,抄家滅族需要找借口,甚至容易出現叛亂的情況。

而這個計劃想都不用想,不僅僅不會出現什麼叛亂的情況,反而會出現萬民擁護的現象。

可以說,這是一場針對世家權貴,除了繼承人外的所有子嗣一場福澤,而對他們這些嫡系而言,無異於抄家滅族!這分明就是將屠刀送到了他們家族自己人的手中,讓他們將手中的屠刀舉起,狠狠的斬在繼承人主系一脈的人身上,可謂是兵不血刃的瓦解他們家族的權力和統治!

最主要的是,這個法則一旦推行,根本沒有辦法阻止,會讓所有的權貴家族內部大亂,偏偏造反作亂的還是自己人,即便是想要鎮壓也無從下手,而且……

主脈一旦鎮壓,屆時不僅僅是違背法令,更是容易引起家族除了主脈之外的每一個人的反抗!

他們甚至能想象的到,在不久的將來,這些嫡系卻非繼承人,以及庶齣子嗣們會將自己的所有血脈殺光,除非他們拿出那些超出常人的修鍊資源分給眾人。

畢竟,國師的意思是所有人都平均分配資源,繼承人也好,嫡系也罷,還有庶出,所有人獲得的都是一樣的,而且分的還是他們家族的財產與資源,這分明是變向的打壓!可以說,這個法則就是毀滅世家的一劑毒藥,是毀了他們一切的源頭!

他們甚至不敢想這個計策一旦推行之後他們的損失有多大,如今,在場這些權貴對於林天成的恨意之聲也達到了空間高漲的地步,可謂是恨之入骨!

同樣的,他們也能想象的到,獻上這個計策的安平之後會被那些非當權者們如何的擁戴。

「混蛋,這是一個瘋狗……他怎麼敢……他為什麼會如此?難道……」林姓公爵突然想起了最近和安平有關的一些事情,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個傢伙……太呆讀了,就因為不知道誰是幕後主使,所以將所有人都納入了報復的範圍?難道他真的不怕死?」

想到這裡,他硬著頭皮,再次向著國師抱拳一拜。

「國師還請三思,這一法則有背先祖之令,實在是不宜推行!」

國師泰然自若的坐在寶座之上,嘴角微微揚起一絲弧度,看向林天成的眼神也露出強烈到了極致的光芒。他清楚,林天成的這個計可謂是一針見血,打的這些人猝不及防,可對他而言,這就是一計良藥!

甚至可以說這就是一場為他量身打造的無解陽謀!

只要這個計劃推行,不僅僅日後不用再擔心軍費的問題,更能分化權貴們陽奉陰違之風,日後當權者誰不擁護自己?

畢竟,是自己給了他們一個和嫡系同台競技,甚至展露崢嶸,魚躍龍門的機會!

國師能想象的到,這恐怖的資源要是真的平均分配出去,壯大的將是整個皇朝的實力,而這些被壯大之人,也必然對他感恩戴德,屆時一定會鼎力支持自己!同時,也解決了林天成說的,防止日後某個家族畏戰,甚至分離皇朝獨立的事情發生!

國師看向林天成的眼神也變得不同尋常起來,他之前還覺得林天成的作用不是很大了,是時候將他驅逐甚至拋棄了。

可沒想到,林天成一出現就解決了一個困擾了他多年的難題,甚至幫助自己將威望推上了巔峰!

而且,這個計策實在是太完美了,完美到他不需擔心出現任何風險,因為他完全可以兵不血刃的,將整個權貴的家族,全部分化割裂。而且,那些受益的人也將感激自己一生!

想到這裡,國師看向林天成的目光之中閃過的讚賞之色極為強烈,覺得自己之前鳥盡弓藏的想法,很是不妥,此時在他看來,這樣的人,根本就是既可殺戮,又能辦事,還能出謀劃策的難得人才,應當重用才是! 奧利姆·馬克西姆沒有回應,芙蓉·德拉庫爾只能熄鼓作停。

最會作妖的伊戈爾·卡卡洛夫也沒有出聲,畢竟顧雲說的有道理,而且他現在擁有兩個名額,最起碼屬於平均數的水平。

霍格沃茲人數是多了一點,但有哈利和赫敏兩個小屁孩,唯一擁有競爭力的只有塞德里克·迪戈里,所以他內心已經滿足了下來。

鄧布利多一直笑看着全場,似乎像是一個看戲的老頭子,任由顧雲把控著現場的節奏。

顧雲看向鄧布利多,開口說道:「鄧布利多教授,接下來我們要進入第二步,召喚英靈!」

現場的校長、院長們和小巫師們一樣疑惑,不明白什麼叫做召喚英靈。

「所謂英靈,就是其豐功偉績在死後留為傳說,已成信仰對象的英雄所變成的存在。

在本次聖杯……三強爭霸賽之中,他們將會被勇士召喚出來成為從者,替代勇士進行正面的對戰。

原則上來說,從者死亡之後,就會英靈歸位,回到他們原本所在的位置,同時他們的Master也失去了競爭勝者的資格了!

其他從者都死亡之後,最後一名從者的擁有者,就成為了勝利者!」

顧雲把基本規則說了出來,卻讓三名校長統一地陷入了沉思之中。

殘酷!

這個規則看似很正常,但裏面透露出的卻是赤條條的殘酷!

首先就是英靈,這些原本屬於人類的英雄的人,還要被他們召喚出來作為戰爭的助力,以便於代替自己的Master去死亡。

其次就是勝利的條件,所有的從者都需要死亡。

那麼如果……Master死了呢?

「我可以先給你們演示一下。」顧雲主動說道。

「請!」

眾人給顧雲讓開了空間。

「鄧布利多教授,卡牌。」顧雲伸手,主動討要卡牌。

鄧布利多將剛剛從火焰杯裏面得到的卡牌全部都拿了出來,顧雲看也不看,隨手一抽,拿到手之中露出了一絲笑容。

「那是什麼?」喜歡作妖的伊戈爾·卡卡洛夫立刻跳出來問道。

「Saber!」顧雲看了一眼伊戈爾·卡卡洛夫,淡淡地回道。

「這個職階很好嗎?」伊戈爾·卡卡洛夫詢問道。

「職階無所謂。」顧雲笑道,「但……她可是亞瑟王啊!」

說完,顧雲將卡牌貼到了他手上的令咒,並且開口解說道:「英靈召喚需要大量的魔力,所以未成年巫師一定要在成年巫師的陪伴之下進行召喚,而且剛剛出現的英靈不一定會聽話,就需要用到我們手上的令咒。

這個令咒可以使用三次,下達的指令可以讓英靈強制服從,最好是清晰且明確的指令,否則令咒的效果無法起到太大的作用。」

在顧雲的解說之中,大量的魔力湧入卡牌之中,耀眼的光芒將整個房間都照亮。

一個魔法陣虛空出現在了房間之中,很快,就像是幻影移形一樣,一個身影出現在了魔法陣之中。

魔力依舊在狂涌,魔力光芒讓幾個成年巫師都有些承受不住了。

伊戈爾·卡卡洛夫驚詫地看向斯內普教授:「這個人究竟有多少魔力啊?這種程度的魔力,就算是我也一時間承受不住吸取,而看他的樣子卻絲毫沒有任何的負擔。」

「他的守護神是金色的。」斯內普教授答非所問。

伊戈爾·卡卡洛夫瞬間閉上了嘴巴。

他驚恐地看向顧雲,就像是在看世界上最恐怖的事情一般!

顧雲察覺到了這道目光,但他看過去的時候,視線被魔法陣的光芒給抵擋住,只是隱隱約約覺得伊戈爾·卡卡洛夫看他的眼神有點怪。

很快,他就被眼前出現的少女給吸住了眼球,一身藍白盔甲裹住曼妙的身體,一頭帥氣的金髮最頂上還有標誌性的呆毛,雙手拄著大劍,英姿颯爽地站在房間中央。

「你是我的Master嗎?」

當呆毛王阿爾托莉雅·潘多拉貢說出這句經典的不能再經典的台詞的那一刻,顧雲感覺整個人就像是被通電了一般,酥酥麻麻的,完全沒有辦法控制住自己的身體。

看到他喜歡的角色栩栩如生地出現在自己的面前,這或許就是作為劇本師的幸福吧!

「是的!」顧雲開口,發現自己的聲音都因為緊張略帶着一絲的沙啞。

「他們是……」呆毛王看向周圍的巫師們,舉起手中的大劍,一副警惕的樣子。

「他們是幫助Master召喚從者的巫師們,並不是敵人。」顧雲連忙阻止呆毛王對鄧布利多等人進行攻擊。

雖然他挺好奇英靈和這些頂尖巫師實力之間的差距,就算她大概率打不過鄧布利多這種頂端的人物,但能夠和斯內普教授這種一流巫師戰鬥就已經很不錯了。

不過就算要測試也可以用工具人從者,不需要用呆毛王來進行測試,要是受傷的話,顧雲可是要心疼死的!

「她……是亞瑟王?」赫敏的聲音從遠處幽幽地傳過來。

顧雲回過頭,發現赫敏滿臉的驚詫,感覺似乎有點魔怔了。

顧雲又看向鄧布利多等人,就像這是一個常識一樣:「對啊,她就是亞瑟王,阿爾托莉雅·潘多拉貢,有什麼問題嗎?」

「亞瑟王怎麼會是一個女人呢?」哈利說出了所有人內心的問題。

「但這就是歷史啊!」顧雲聳聳肩,好像一切都無關緊要。

眾人依舊無法接受,驚詫地看向阿爾托莉雅·潘多拉貢,就像是世界觀被重鑄了一遍了一樣。

這一點無論是成年巫師還是未成年巫師,都是一樣的。

哪怕是鄧布利多教授這樣子年紀的人,恐怕也沒有辦法第一時間接受亞瑟王居然是女子的事實。

但阿爾托莉雅·潘多拉貢是以英靈的身份被召喚出來的,藍星上沒有阿爾托莉雅·潘多拉貢這麼一個英靈。

所以在排除掉所有的選項之後,剩下的這個選項無論多麼不可思議,它也是真相了!

最後,眾人還是目送顧雲帶着呆毛王離開了房間。

無論是召喚英靈需要的強大魔力,還是亞瑟王是女人,這兩件事情每一件都需要他們花費時間去好好地消化一番。

。 *

安順歷780年。

人界。

極山城。

星海一中圖書館二層。

雲空正坐在圖書館二層角落的觀景亭中,而亭子石桌正中央則放着一大一小兩本厚實的古書。

兩本古書看起來已經有些年份了。

書封都有不少霉靈附着。

噗的一聲。

他將古書給合上了。

古書之上,灰塵飛濺四方。

雲空察覺到自己用力過猛了。

隨後,他伸出手,如同撫摸至寶一般撫了撫古書側邊的金屬邊框,並且幫其拍去了書封面上堅實殘餘的霉靈。

古書的書骨都被鍛金框架加固過,倒也不必擔心用力過猛而震的古書脫頁。

霉靈被拍散,隨風飄蕩。

「嘩嘩嘩,啪啪啪。」一陣陣流水聲不斷在圖書館二層牆壁角落回蕩。

雲空所在的二層角落亭子旁,有一個純白石質小水池。

小水池的側邊就是一堵石牆,石牆之上,有一條綠色水晶龍。

龍嘴處不斷有弧形水柱噴出,精確的落入小水池內。

宛若真龍噴水圖!

匪夷所思的是,水柱落入小水池的瞬間,濺射而出的水珠,竟然如同爬階梯一般在虛空中跳動。

良久,這水珠似乎爬到了與龍頭平行處,竟然在綠色水晶龍頭周圍不規則旋轉了起來。

每一次的旋轉,都會將圖書館二層燈光所折射,幾次折射,便神奇的讓這水晶龍頭彷彿有了生命一般。

宛若神龍戲珠般不斷在虛空中變換身姿,在某一瞬間,那條綠色小龍竟然在朝曼妙人形轉化!

更神奇的是。

前一刻,這水晶龍還光輝璀璨,柔和爛麗,甚至還有這麼些許婀娜?

過了一會兒。

轟隆一聲!

那給人造成扭動錯覺的水晶龍竟然爆發出騰騰殺氣!

而此刻,水晶龍周圍的水珠彷彿人界殺陣一般,不斷在小範圍空間中穿梭,後方那龍鬚,就如同柔軟細劍,寒芒濺射,將這些不斷穿梭的水珠斬斷。

Start typing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