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下一個女生登臺。

郝歡爲了給中戲師生們一點面子,這次的點評就沒有那麼犀利了,只是指出對方表演有點生硬,表情不夠傳神,然後鼓勵一句,讓對方落選後不要氣餒,回去再接再厲,好好磨鍊演技,日後必成大器啥的。

接下來的一個小時裏。

將近20個學生登臺表演,其中有三分之一是第一輪就淘汰出去的,剩下的多數都是第二輪表演憤怒時就已經遭到了淘汰,少數表演到悲傷情緒的,都很難熬過這一關,最終真正海選以來,真正完成喜怒哀樂四輪表演的就只有一個短髮女生。

“不錯,整體來說情緒表演得比較到位,就是自由發揮的劇情跟臺詞太尷尬了。”

郝歡發現評委席坐着的四位中戲老師都有點坐不住了,尤其是那個表演系的孟教授,感覺都快沉不住氣,要懟他了似的。

連着登臺了23個學生了啊!

神算凰妃,帝少慢點追 結果到現在,竟然一個試鏡通過的都沒有!

賴著你,吃定你 他感覺郝歡就是北影派過來羞辱他們中戲的!

明明好幾個學生的演技都是他們認爲很優秀了的,結果都是飾演兩三輪就被郝歡給打斷了,淘汰了。

哪怕他們點評時反駁了郝歡的觀點,說表演得怎麼怎麼好了,但郝歡還是不會聽從他們的建議跟點評,說不行就是不行,說淘汰就是淘汰!

所以,他們就納悶了!這評委席留郝歡一個人就行了,幹嘛還要讓他們坐鎮?

你們聽聽,這傢伙說的是人話嗎!

這也不好,那也不好!中戲的優秀生們,在他眼裏都成了沒演技沒表演天賦的差生了!

郝歡看了看錶,一小時剛好到了,於是繼續說着:“不過劇情臺詞尷尬並不是主要的,主要是你在喜怒哀樂上的情緒表演拿捏得比較到位,所以這次的試鏡,就算你通過了!”

臺上,叫鄭君的女生激動得都快哭了,沒想到她竟然是第一個試鏡通過的學生!

她心裏瘋狂感謝着好舍友溫韻琪,因爲她在情緒上的表演,那都是溫韻琪手把手調教出來的啊!

而溫韻琪的演技跟情緒表演,則是郝歡在片場裏嚴格調教出來的!

所以,嚴格來講,她的演技也算是被郝歡調教過的了!

於是,鄭君成爲了海選以來,第一個被郝歡宣佈首輪試鏡通過的中戲學生!

“那麼接下來就有請那個孫同學重回舞臺吧,正好一個小時了,這兩三分鐘的劇情跟臺詞,應該可以倒背如流了吧?”

伴隨着郝歡這麼一說,劇場裏的師生們都開始期待了!

講真的,海選進行到了現在,23個女學生上臺表演,就只有現在的鄭君通過了試鏡,這對他們中戲而言,已經算是一種羞辱了!

因爲郝歡,是北影畢業的學生啊!

一個北影畢業的學生,在這裏將中戲學生的表演給點評得如此不堪入目,這要是傳出去,豈不是說他們這些中戲的學生,比不上北影的學生?豈不是說他們中戲的學生都沒有什麼演技?

孫依蓓從後臺走了出來,調整着緊張的呼吸登上舞臺。

郝歡起身,拿着麥克風問道:“這麼久了,臺詞劇本都背熟了吧?如果還不行的話,我可以再給你半個小時去複習。”

孫依蓓上臺,調整一下嘴邊的擴音器話筒,說着:“背熟了,可以開始了。”

“行!”

郝歡放下話筒,坐在一旁的王樂欣立馬站起來給他戴好耳掛式擴音器,將那小小的黑色發射器給夾在郝歡的西裝背上。

“喂喂。”

郝歡試了下音,確定聲音沒有問題後,便提着座椅朝着舞臺走了上去。

系統界面。

他看着自己的個人屬性。

演技評分:99

藝術素養:95

攝影理解:88

編劇能力:90

後期製作:84

還好,這幾天沒放棄磨鍊演技,所以演技水平還保持在99分!

不過攝影理解好像比最巔峯時少了4分!

還有編劇能力也掉1分了!

果然,幹什麼都得持久才行!

不然再有天賦,也會慢慢地荒廢掉,然後水平開始下滑。

下次睡覺的時候,再訓練一下攝影理解跟自編自導科目吧!

從評委席走到舞臺的途中,郝歡已經進入了角色狀態。

《回魂夜》這個男主角色對他來說已經相當於就是他本人了,所以進入這個角色,表演這個角色對他而言就跟日常生活一樣。

走上舞臺。

郝歡放下椅子,說道:“你等會兒就當我拿着的椅子是一把電鋸,然後演好你要表演的角色就行。”

“孟教授,等我走到那裏停下來時,就有勞您喊一下開始了!”

郝歡提着椅子,走出三米停了下來,他早已進入角色當中,而對面的孫依蓓,卻不見臉上呈現出角色該有的驚慌表情,也不知是緊張還是演技本身就不行。

可笑啊!

就這水平的學生,竟然是中戲老師們派出來的代表?

孟教授拿過話筒,宣佈道:“開始!”

郝歡擡起左手指着孫依蓓,提着代替電鋸的椅子,一臉兇相地朝着對方走去。

孫依蓓“驚慌”地向後退了幾步,總算開始進入到了角色當中,但臉色表情,在郝歡看來還是太差勁了,如果這個表演按系統標準去評分,郝歡覺得連60分都達不到。

“阿羣,拿着!”

他將椅子放在孫依蓓胸前,急忙道:“來,砍我的頭!”

孫依蓓很是自然地接過椅子,郝歡拍了一下她的肩膀,慶幸道:“那隻鬼終於上了我的身!但是被我用意志力封在我的身體裏面出不來了!你用鋸子從我的天靈蓋一下子鋸下去,他就永不超生了!”

孫依蓓抱着有點沉的椅子,看着郝歡道:“那你不是也會死嗎?”

“沒有關係,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郝歡視死如歸地抱了抱孫依蓓,擡手拍了兩下她的後背,然後做好了迎接死亡的準備,認真道:“來!動手!”

到了這裏,孫依蓓要飾演的就是一段哭戲了,不得不說,這傢伙確實很會哭,眼淚直接就流了出來,但郝歡看着心裏一直搖頭。

她在前面表演時,就已經開始醞釀眼淚了!所以,前面的驚慌,奔潰,絕望,悲傷的情緒,都沒能飾演出來!

她奔潰地哭嚎起來……

郝歡難受地掙扎道:“快一點,趁我還可以控制他,不要再等了!否則他再出來,大家都會死啊!”

下一秒,郝歡難受的臉色一變,齜牙咧嘴,瞪着大眼,極其可怕地說着:“他要你殺他,你下得了手嗎?”

“嘿嘿,啊吼!!!”

黑化的郝歡,撲向孫依蓓,孫依蓓哭叫着,擡起椅子朝着郝歡砸下……

我擋!

郝歡接住椅子,表演結束了!

按照劇本,他已經被殺了。

“失望!”

郝歡接過椅子,搖頭道:“除了哭得快,其他情緒上的表演都太讓人失望了。”

這一刻,那個孟教授沉默了,那臉黑得就好像被扇了一巴掌似的。

劇場裏的觀衆們也沉默了,郝歡這黑化時瞬間轉變的表情實在太震撼了!

全程,他們都被郝歡的演技給吸引了,而孫依蓓,確實如郝歡說的那樣,除了哭得快,長得好看外,還有哪裏是可以炫耀的?

演技?

在郝歡那炸裂傳情的演技面前,她這還能算是演技嗎! 劇場臺上,孫依蓓懵了!

蒙大拿牧場主 她是真的懵了!

失望?

除了哭得快,其他情緒上的表演都太讓人失望了?

她不服啊!

我怎麼就沒演好了!

我怎麼就讓你失望了!

驚慌,害怕,奔潰到哭!

大漢封疆 我不都演得很好嗎!

她心裏怒吼着,那難看的臉色,不悅的眼神盯着郝歡,忍不住懟了一句:“我不覺得我剛纔的表演有問題!而且哭得快,那也是演技好的一種表現!有多少演員飾演哭戲都是靠刺激眼睛才能哭出來的?”

“有意思!”

郝歡嗤笑一聲:“當局者迷,旁觀者清!演技的好壞,是由觀衆來決定的,而不是自己欺騙自己,覺得自己演技很好,就真的很好!

我以前也跟你一樣,覺得我是一個很優秀很專業的導演,出道拍第一部電影便會抵達巔峯!

然而,現實告訴我,我想多了!我自以爲我所喜歡的就是觀衆們喜歡的,我所擅長的,那都是別的導演不具備的。

最後,我輸了。

輸給了現實,輸給了那個自以爲是的自己!

當千千萬萬的人開始嘲諷我,取笑我,甚至是羞辱我時,我開始意識到,我或許不適合當導演,我所喜歡的電影題材跟故事,或許並不會被廣大觀衆所喜歡。

於是,我認清了自己。

但我沒有就此倒下,我站了起來!

我丟掉了以前的自己,想再一次用行動去證明自己!因爲我希望成爲一名導演,成爲拍出好電影的那種導演!

只有這樣,我才能爭一口氣!纔能有底氣地懟回那些嘲諷我,取笑我,羞辱我的傢伙們!

於是,我成功了。

我拍出來的第二部電影《電鋸驚魂》只花了四百多萬的製片成本,就獲得了將近兩億元的票房!

那時候,我開始飄了。

但後來,當我意識到我頂多只是一個合格的導演時。我陷入了沉思,於是我開始更加努力地學習,更加努力地提升自己。

身爲一名導演,如果自己對錶演都不瞭解,連演技都沒有,又怎麼看得出來演員們的演技到底怎樣?

於是,我開始瘋狂磨鍊我的演技,男人、女人、老人,我都演過,那一段時間,我甚至覺得自己瘋了,被逼瘋了。

但後來,我覺悟了。

也可以說是天賦覺醒了,我開始變得嚴格,嚴格要求自己,嚴格對待劇組裏的所有人,嚴格地拍好每一組鏡頭!

《回魂夜》這一部電影,我之所以決定自己飾演男主角,是因爲我對自己的演技有信心,我覺得我是最瞭解這個角色的人,所以除了我,很難再找到第二個飾演好這個角色的演員。

玉紅頂 在拍《回魂夜》時,我因爲太過嚴格,劉雨曦在拍攝的第二天就被我給罵哭了!

爲什麼罵她?因爲在我眼裏,她的表演有很多不夠細膩,不夠傳神的地方!

就剛纔我跟你飾演的這段劇情,劉雨曦拍了十幾次才通過,而我,也罵了她十幾次,但她已經習慣了,因爲她已經意識到,我並不是故意針對她,難爲她,而是她沒能演好細節,沒能演好這個角色所要呈現出來的情緒反應。”

說到這裏,郝歡又看了一眼孫依蓓,輕笑道:“所以,你應該慶幸這是海選,不然以我的嚴格,我就不是在這裏點評你的拙劣演技,而是直接訓你,罵你了!

還是說,你覺得你跟童星出道,獲得過那麼多獎項榮譽的劉雨曦比起來,你的演技更爲優秀?”

這一刻,全場鴉雀無聲!

孫依蓓的臉色陡然變得蒼白!

她敢說她的演技比劉雨曦好嗎?

那可是一個童星出道,演了十幾年戲的明星演員啊!

然而,演技這麼好的明星演員,竟然在拍戲的時候被郝歡罵哭?

她忽然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

前面她不服得反駁了郝歡,說她的演技沒有問題,現在郝歡搬出劉雨曦來進行對比,那不就相當於當衆打了她的臉嗎?

郝歡見孫依蓓啞口無言了,連反駁的勇氣都不再有了,再次開口道:“人,最好還是要有自知之明!周忠才當初嘲諷我的那一句話其實說得很對,新人有自信是好事,但自信過頭就是自負!現在的你,就是自信過頭了!

你如果依然自信,依然不服,那我可以讓你再見識一下什麼叫做演技上的差距!”

說着,郝歡看向臺下。

“溫韻琪,你上來一下。”

被郝歡突然點名,溫韻琪臉色一驚,頓時意識到了郝歡突然喊她上臺的原因!

她沒有遲疑,趕緊走上臺去,畢竟郝歡可是她的老闆啊!她現在可是簽約了紅耳朵影視公司的藝人啊!

“這一段戲你當初在片場看過劉雨曦表演了那麼多次,就算不用看劇本你也應該能演好了!所以,我給你30秒的時間醞釀一下情緒,儘快代入到角色當中,然後演好這個角色!”

“是。”

溫韻琪鄭重認真地應了一聲,她偷偷地擡頭瞥了一眼孫依蓓,這下子估計她們倆是要結下樑子了!不過她也無所謂了,反正孫依蓓又不是什麼大人物,不就是孟教授的外甥女嗎?不就是表演系的學生會主席嗎?

難不成她還能針對我?

所以,得罪就得罪了吧!

畢竟她的演技是真的不行啊!

雖然談不上爛,但也跟“好”字扯不上一分一毫的關係。

“你可以下臺了!”

郝歡提醒着,孫依蓓黑着臉走下舞臺,要不是郝歡的身份比較特殊,不能輕易招惹,以她那驕傲的自尊心,早就跟郝歡懟起來了!

“心裏默唸10秒就開始表演!”

郝歡開口提醒一句,溫韻琪長出口氣,將緊張給排出體內,然後心裏默默倒數着,同時開始醞釀臉部跟眼神的情緒反應。

驚慌,絕望!

這是角色最首先要傳遞出來的情緒反應!

10秒一到,郝歡重複前面的表演,提着椅子,朝着溫韻琪走去。

溫韻琪那青春可愛的臉上寫滿了慌張,眼神在害怕地閃躲着,向後顫抖着身體倒退的易碎步伐,無不透露出那令人驚慌絕望的意思。

看到這裏,中戲的師生們都懂了!

孫依蓓的情緒表演確實讓人失望啊!

對比溫韻琪的表演細節,從臉部肌肉到眼神,再到那瑟瑟發抖的身體,以及害怕得連後退的地步都顯得如此艱難絕望的樣子,根本就是在吊打孫依蓓前面的表演好吧!

臺下,孫依蓓沉默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