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禾道:“請師父明示。”

楚江王道:“很多事情,是要靠自己最終解決的。此事,涉及一個非常大的人物,我。。。。。。不方便管的太多,我只能提示你到這裏了。”

楚江王說完,起身便要告辭,張禾攔也攔不住,很快楚江王就沒了人影。

這事讓張禾很有些納悶,師父來幫自己,自然是好意,可是他竟然不敢將話說明白,這就值得玩味了。

難道這事的背後,是一個師父也不敢得罪的大人物?

張禾滿腹狐疑卻沒法述說,只好仔細看楚江王指向的那一筆交易,那是一個不過三千塊錢的交易。

張禾點進去看了,蘇小茜買的是一塊雨花石。那雨花石看着,也就是一般貨色,成色還行,但遠遠不是極品。

這雨花石到底出什麼問題了?張禾百思不得其解,問蘇小茜道:“買這個的時候,有什麼異常麼?”

蘇小茜道:“沒有什麼異常啊,這麼久了我哪能記得啊,我沒記得發生過什麼事兒啊。”

真是奇怪了,張禾也沒有辦法,只好將整個網頁打了出來,打算明天上朝,給人們看看,或許有知道的。 張禾當天就將蘇小茜買那個雨花石的圖片發羣裏了,告訴人們:“明天上朝就說這個,有懂淘寶的,就好好看看,多想想。”

第二天上朝,張禾準時到,行禮什麼都免去了,直接問:“有誰看出什麼來了?看出來的,發放前面曠工的工資。”

這話應該昨天說啊。。。。。。

不管怎麼樣,雖然這獎勵機制使用的晚了,但是下面還是積極了起來,紛紛拿出手機,從昨天的聊天記錄裏面下載那個圖片來看。張禾看着不像樣,便道:“不用在這耗着了,回家看去吧,下午接着上朝,就說這事!”

一幫朝廷大員紛紛出了凌霄殿,各回各家,看那紛紛火火的樣子,哪裏像是回去辦事的,簡直就像是皇上倒臺了,大臣紛紛回家避難去了。

張禾爲這事着急的夠嗆,中午也沒有回家,就跟李星瀚買了兩份外賣,就坐在凌霄殿的地上吃了起來。

張禾忽然笑道:“雖然發生了這麼嚴重的事情,但這飯還是好吃的。”

李星瀚道:“一碼歸一碼,就算咱們都死了,地球照樣轉。”


“是這個道理啊。”

兩人正有一搭沒一搭地聊着,忽然兵部一個大老粗直奔進來,張禾見了,還以爲有人造反,問道:“什麼事?”

那大老粗從包裏拿出Ipaid,遞給張禾道:“我看出一點問題來。”

張禾笑道:“想不到第一個看出問題來的是兵部的人啊,說說看,是哪兒的問題。”


那人道:“是這兒的問題”,說着指向了支付頁面的網址:“這個,不是淘寶的網址,是釣魚網站。”

李星瀚拿過來看了看:“這個是淘寶的網址啊,你弄錯了。”

那人道:“不是,你看這個0,這個不是歐,而是零,你仔細看看。”

李星瀚看了半天看不出來,張禾拿過去,也看了半天:“到底是毆還是零啊,你打開一個其他的支付頁面,我好好看看。”

那人打開了一個網址,李星瀚道:“這不是一樣麼?”

張禾看了看:“好像不一樣!”他的眼裏非凡,雖然看着一樣,但是總覺得,什麼地方怪怪的。

那人道:“皇上聖明,你看對了,這是字體上做的文章。用這個字體寫出來的歐,跟這個字體寫出來的零,看起來一樣一樣的,其實是不一樣的。”

張禾道:“我確實是絕對怪怪的,但是什麼地方怪,我還真說不上來。”

那人道:“皇上,這個其實很好驗證。”

“你說。”張禾道。

“你可以回家,讓娘娘再把那個網址打開,複製一下,粘貼出來,然後給他變變字體,就知道了。”

張禾二話不說,立刻飛奔回家,跑到半路又回來:“李星瀚,要是有人來了,你先管着啊。”

兵部那人聽了這話,頓時看李星瀚的眼神都恭敬了幾分,看來外面說的不假,皇上是張禾,這李星瀚是二皇上。

。。。。。。

半小時後,張禾跑回來了,李星瀚問道:“怎麼樣?”

在那兵部的人看來,李星瀚分明是把這事當成自己的事兒了,看來以後要好好巴結這個李星瀚啊,他心裏暗暗地記住了。

張禾做出一個苦笑的表情,還真讓他誰對了:“確實是那個支付網站的問題。”

李星瀚回頭看着兵部的同志:“還真讓你說中了,你有什麼辦法?”

那人道:“沒有。。。。。。但是我非常希望皇上和。。。。。。(一着急差點說出二皇上,還好及時改口)首輔大人,能夠解決這個麻煩。。。。。。”

“你這麼有心啊。”張禾苦笑道:“工資給你補發下去吧。”

那人道:“謝謝皇上和首輔大人。”他認準了李星瀚就是二皇上,所以連說聲謝謝也不忘了帶上李星瀚一句。

對此李星瀚卻沒有發覺,而是問道:“我倒是有些好奇,這麼複雜的事情,你是怎麼發現的?”

那人臉上紅了起來,最後哭喪着點說道:“都是微臣貪小便宜。。。。。。”

“怎麼回事?”張禾和李星瀚都發現了,這人肯定知道更多的東西。

“是這樣子的,”那人道:“那天我在家裏買東西,看中一個。。。。。。一個情趣內。。。。。。衣。。。。。。,想買,但是有點貴。我就問那個店主,能不能便宜點啊。他說行。。。。。。。”

“然後呢?”張禾問道。

“然後就被騙了。”那人道。

“詳細說說,這雲裏霧裏的誰能聽懂。”李星瀚道。

“就是嘛。”張禾道。

“哦,是這樣,他說是能便宜一點後,就給我發了另外一個網址,說那個是逃稅的,所以能便宜。”

這是張禾已經明白些許了,但他還是向那人道:“說下去。”

那人便接着說道:“那個新的,網址,登上去,輸入密碼的時候,提示輸入有誤,然後我就重新輸入,然後又是輸入錯誤,我又出新輸入。。。。。。”那人看了張禾一眼,羞澀地說道:“後來我又輸入的時候,出來一個提示信息。”

“什麼信息?”李星瀚問道。

“說是。。。。。。說是卡里沒錢了。。。。。。”那人支支吾吾地說道:“其實密碼是輸對的,輸一次就扣一次錢,但是他一直提示錯誤,我就一直付錢,最後把錢輸完了。。。。。。”

張禾忽然啞然失笑,將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說道:“原來是難友啊,怪不得你知道呢。”

“皇上,這個時候你還笑得出來。。。。。。”

張禾卻道:“我覺得你更應該笑啊。”

“爲什麼啊?”

“因爲你啊,卡里的錢有限,完了就完了。”張禾道:“但是我家小茜,用的是政-府的賬戶,有很大的透支額度,你知道爲什麼會欠下五千個億了吧?”

“原來是這樣。。。。。。”那人看着張禾,有些幸災樂禍的想笑,但是憋着不敢笑出來。

張禾卻道:“想笑就笑唄!”

那人靦腆地笑了一下:“希望能早點破案哪,我家裏揭不開鍋了。。。。。。”

張禾道:“你先去把工資拿了吧。”

那人靦腆地笑道:“皇上,賬上不是沒錢了麼。。。。。。”

“哦。。。。。。”張禾恍然大悟,這個時候,政-府的賬戶上一分錢都沒有,給人家屁的工資啊。

張禾連連乾笑:“哎,實在不好意思,看來。。。。。。看來我家也要揭不開鍋了。”

三個人正在尷尬,卻是腳步聲響了起來,原來回家查案的那幫大臣,結伴回來了,看他們來的這麼齊,估計是事先已經商量過對策了。

張禾將吃了外賣的盒子往垃圾筐裏一丟,沒有丟準,剩菜汁水濺了一地,張禾苦笑:“說說有什麼進展。”

這時候有個懂計算機的專家出來說道:“微臣已經查明,是那支付。。。。。。”

“支付頁面是釣魚網站。”張禾道:“我已經知道了。”說着張禾牛頭問兵部的那人:“你叫什麼來着?”

那人連忙回到:“張庭。”

張禾便接着說道:“這事張庭已經查出來了,我是問你們有沒有破案的線索。”

“哦,原來張大人已經稟告過皇上了。”那人有些尷尬,心想自己計算機專業的這麼還沒有一個兵部的老粗快呢?但是張禾問話了,便接着說道:“是這樣的,我們去銀行查了,那是一個國外的釣魚網站,就是那個網址是國外的,銀行說他們沒法查,讓我們自己查。然後。。。。。。”

“然後什麼?”張禾問道。

“銀行說,那錢,已經打到國外去了。。。。。。”那人道:“要是不能破案的話,就得是咱們。。。。。。咱們。。。。。出了。”

“那你們就查唄!”張禾道:“能查出來是哪個國家網址麼?”

那人回道:“查這個,沒用。網址用的是一個國家的,騙子是另一個國家的,這個並沒用相互關係,查到那個國家,也抓不到兇手。”

“但是那個網站,既然有人開着,就有人維護啊。”張禾道:“維護的人。。。。。。”


“維護的人,也是別人請他們維護的,那人錢幫人維護網站,他都不知道自己是給誰維護的。。。。。。”


“那你這麼說,就沒有法子破案了是麼?”張禾臉色不悅。

“辦法,我們正在想,但是目前看來,非常困難。”那人道:“這事不是一般的案件,是使用尖端科技的犯罪,我們一時很難。。。。。。很難做出應對。”

張禾嘆口氣,氣的說不出話來。 冥界,楚江王府上。

小鬼上來點了一盞燈,楚江王看到燈光,便驚覺了,問道:“幾點了?”

小鬼道:“還早。”

“那你點燈幹啥?”

“老爺,我有話想跟你說。”小鬼道。

“有什麼話說?”楚江王覺得好笑,今天這小鬼是吃錯藥了怎麼地?

小鬼道:“前一陣,您不該去跟玉帝說話的,本來這事,誰也不會將干係扯到您的頭上。”

楚江王道:“畢竟是徒弟啊,不說一聲我心裏還過不去。”

“既然說了一聲了,”小鬼道:“其實我有個想法,不如直接將真相告訴玉帝。”

“爲什麼?”

“要是玉帝自己查出來,肯定會怪您的。”小鬼道。

“不會的,我的徒弟我瞭解。”楚江王道。

“那您忙吧,老爺,我要歇息了。”

“把等吹了吧。”楚江王道。

小鬼吹了幾下,那火焰搖搖晃晃的,卻沒有熄滅。有燈光的時候,楚江王總是睡不好,只好自己起來吹,吹了兩下,醒了。

原來做了個夢啊。

。。。。。。

天界,張禾家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