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玄應了一聲,剛剛低頭要將她扶起來的時候,卻看到了那兩條腿。該看的不該看的全都看見了!

張玄應了一聲,剛剛低頭要將她扶起來的時候,卻看到了那兩條腿。該看的不該看的全都看見了!

張玄跟陳慧雖然有婚約,可兩人卻一直相敬如賓。加上他又在監獄里關了三年,怎麼可能見過這麼刺激的畫面?

凌雅見張玄抓著自己的手半天都沒反應,就順著他的視線往下一看,才注意到自己的褲子都還沒提起來呢!她從地上撿起一塊石頭就朝張玄的臉上扔過去。

「女孩子這麼暴力以後會嫁不出去的!」張玄一手接過了石頭,隨後扔在地上。

「要你管!」

凌雅趁著這個功夫,穿好褲子,隨後抬起頭狠狠的瞪了張玄一眼,怒斥道:「臭流氓,剛才看到什麼了?」

自己二十多年的清白之身,今天竟然被張玄這個臭流氓看光了。這要是傳出去的話,自己還有什麼臉面見人?

「天這麼黑,我能看到什麼?」張玄攤了攤手,道。

「真的?」凌雅半信半疑的看著她。現在天確實已經黑了。正常人也只能模模糊糊看到人影而已!

但是她怎麼會想到,張玄的仙人傳承之中,有一個叫做通天眼的本事。

這通天眼不但能夠透視,而且就算在黑夜裡也是如視白晝!

「當然是真的!」張玄連忙點了點頭。

「好吧,那就信你一會吧!」

這時候張玄已經扶著她坐在了一塊光滑的石頭上,隨手就將她腳上的運動鞋脫去了。

「你,你幹什麼?」凌雅連忙問道。

「我幫你看一下你的腳傷。」

「哦!」

「你的腳只不過是扭傷了而已!沒什麼大礙!我這就幫你治好。」張玄說道。

「你會治嗎?要是不小心把我治癱瘓了可咋辦?」凌雅狐疑的看著他。

「放心好了,我學過醫。這點小傷隨便就能治好的。要是真的癱瘓了,我就養你一輩子,這下該放心了吧?」

「想的美!」凌雅白了他一眼。

黑暗中,張玄的雙手在不停的搓著!還沒等凌雅反應過來,他的兩隻手就已經按在凌雅的患處。

一股滾燙的熱流從張玄的手傳到了凌雅的腳踝上。

「唔……」

暖流在凌雅的腳上流動,讓凌雅忍不住的呻吟了一聲,但是她很快就意識到這樣的叫聲,有點像發情。連忙閉著嘴,小臉更是火辣辣的!

「腳被扭到了一般都是經絡堵塞導致的,我已經幫你活血化瘀了!你試一下,腳還疼不疼了!」張玄解釋道。

凌雅將那扭傷的腳在空中踢了踢,果然剛才那些痛感已經完全消失了!

「咦,真的不痛了!你也太厲害了吧!」凌雅驚訝的說道。

「小手段而已,不值一提!」張玄擺了擺手。

「那我現在能下山嗎?」

「嗯,可以的!」

張玄雖然這麼說,可凌雅還是有些怕,現在天這麼黑,加上山路崎嶇,要是一個不小心在摔一跤把自己摔癱瘓了那就完蛋了!

「你叫什麼名字?」

「一般來說問別人名字之前不是要先自報名字嗎?」張玄笑著問道。

「我叫凌雅,是新來的村支書!」

「村支書?這麼年輕?我倒是聽我媽說過村裡來了個村支書,我還以為是一個老頭呢!」張玄笑著說道。

聽到張玄這話,凌雅氣的咬牙切齒。不過想起有求於他,還是壓著火。

「張玄,你能不能送我下山?」

「小事一樁!」張玄點了點頭,蹲在凌雅的面前。

凌雅見張玄蹲在自己的面前,紅著臉爬上了他的背!

張玄用兩隻手夾著她的腿,從地上站了起來。下山去了……

張玄這個背法贏得了凌雅極大的好感!

這張玄確實是個正人君子,估計他剛才是真的沒看到吧!凌雅心裡暗道。

。 林天成和冉冬夜之間,事情談也要談,做也要做。這麼長時間沒有和冉冬夜在一起,做事的時候充一兩個電是肯定的。

當然了,林天成再急,也不至於白天帶冉冬夜去開房間。和冉冬夜約好晚上聯繫后,林天成便返回了曼茶園。

讓林天成沒想到的是,今日李茹菲早早就回到家中,她身上還穿著幹練的職業裝,成熟的韻味讓林天成感覺到一種令人心慌的誘惑。

看見林天成回來了,她溫婉一笑,「天成,你回來的正好,我正準備給你打電話。」

「有事嗎?」林天成笑笑。

李茹菲道:「也不算什麼很重要的事情,晚上如果沒有其他事情,就跟我一同去吃飯。小藝我會讓其他人過去接。」

「嗯。」

想了想,李茹菲又道,「晚上請我吃飯的,是申市李京鴻的兒子李樂,這個人很難纏,到時候不要和他一般見識。」

在申市呆了這麼長的時間,李京鴻的名字林天成還是聽過的,生意做的相當成功,早就躋身福布斯富豪榜之列,就算是和康俊義之流,也能談笑風生。

林天成笑了笑,「菲姐,不會是拿我當擋箭牌吧。」

李茹菲並不否認,「你也知道,圍繞在我身邊的男人,都存了一點那個心思。李樂這個人心眼比較小,要是我帶其他的異性去,他肯定生氣,但你是我弟弟沒有關係。」

林天成點了點頭,「明白。」

李茹菲看了下手錶,「司機在外面等,走吧。」

林天成跟著李茹菲上車,發現車上除了司機,還有一個陌生的女孩。

女孩身材偏胖,特別是一雙大腿又短又粗,臉上也有一些小雀斑。唯一說的過去的,就是皮膚比較白嫩細膩,因為胖的緣故,胸前看起來也比較壯觀。

李茹菲介紹道,「黃佳,恆茂集團人事部的員工。每次李樂請我吃飯,都是黃佳在身邊照應。」

林天成點了點頭,「你好。」

他當然明白李茹菲的用意,李茹菲肯定不願意單獨和李樂吃飯,帶男的不行,帶美女又怕李樂打主意,帶一個姿色平平的女伴是最佳的選擇。

李茹菲又介紹了下林天成,「這是我弟弟林天成。」

黃佳有些惶恐,「林少。」

李茹菲說了一個地點,不到一個小時,三人便抵達目的地。

李樂選的吃飯的地方,並不是什麼大酒店,而是在一個幽深衚衕的四合院裡面,門口沒有任何招牌,一般人看了根本就不會認為是對外營業的飯店。裡面裝修也比較簡潔,但窗明几淨,格外衛生。

李樂早就在院子裡面等候。

因為家境顯赫,李樂在李茹菲面前並不拘束,一副嬉皮笑臉的模樣,只是,看見李茹菲身邊的林天成,李樂的臉上笑容就僵硬幾分。

李茹菲臉上笑容不減,轉頭看了眼林天成,「天成,我來介紹一下,這位就是申市李家的公子李樂,李公子風趣幽默,而且多才多藝,你們一定聊的來。」

說完李茹菲對李樂道,「我弟弟林天成。」

聽到李茹菲和林天成是姐弟,李樂臉色好看了一些,笑道,「李總,我以前怎麼沒聽你說過這個弟弟。」

李茹菲只是笑,「現在知道也不晚。」

李樂沒再糾結這個問題,他熱情地拍了拍林天成肩膀,「這裡環境一般,但乾淨衛生,廚藝精湛,天上飛的,水裡游的,想吃的都有。」

李茹菲和黃佳已經不是第一次來這個地方,幾個人進入包廂后,兩個女孩子便去了洗手間。

在李茹菲和黃佳離開后,李樂馬上壓低聲音,對林天成道:「兄弟。雖然我知道你是李總弟弟,但你也請考慮一下我的感受,不要和李總靠的太近。剛剛你和他靠的那麼近,差點挨到她胸部了,哥哥我都沒碰過呢。」

林天成道:「我們只是姐弟關係。」李樂道:「我還不相信你嗎?你注意一點就行。對了,兄弟,等下替我好好敬她酒,把她灌醉。」

林天成道:「這樣不符合邏輯啊,我是她弟弟,怎麼可能灌她的酒?」

李樂想了想,道:「也是。那你等下別替她喝酒啊。」

林天成笑了笑,道:「你放心吧。我酒量很小的。」

見李樂想灌醉李茹菲,林天成也沒放在心裡,沒他在的時候李茹菲都能應付自如,更何況今天他也在現場。

估摸著李茹菲快要回來了,李樂便不再說什麼,喊服務員點了幾個菜。並要了幾支紅酒。

李樂追求李茹菲已經很長一段時間,但一直沒什麼進展,李樂今天也想好了,把李茹菲喝醉。

李茹菲那麼成熟,肯定也有生理需求,到時候他送李茹菲去酒店,再展示一下他嫻熟的技巧,說不定李茹菲就半推半就。

這麼多年,李樂瀟洒人生,久經風月場所,就算再保守的女人,只要上了他的床,他都有辦法讓對方乖乖從命。

沒多久,李茹菲和黃佳兩人去而復返。

李樂讓服務員下去了,他拿起一瓶紅酒打開,笑道:「李總,好幾次請你吃飯,你喝酒都不盡興,每次都說等下次陪我盡興,今天你弟弟也在,我看就今天,我們說好了,不醉不罷休,誰也不許裝慫。」

黃佳是李茹菲的員工,她當然不會說什麼。

今天不是林天成的主場,林天成也沒有提出異議。

李家也算是恆茂集團的金主,如李樂這種人,李茹菲要他幫忙可能不行,但他要給李茹菲上點眼藥還是很容易的。再說了,李茹菲確實說過,有機會要和李樂盡興一次。

今日林天成也在,李茹菲便未拒絕。

李樂親自給幾個人倒滿一杯紅酒,他舉起酒杯,對李茹菲道,「這杯酒,我們三個一起敬李總,祝李總年年十八歲。」

一般喝紅酒都不會豪飲的,不過李樂為了達到喝醉李茹菲的目的,便舉杯一飲而盡。

黃佳也喝光了。見林天成想淺嘗輒止,李樂不高興了,一邊使眼色,一邊道,「兄弟。這杯酒是敬李總的,一定要全心全意才行啊。」…… 肉眼確實很難看得出來,不過,稍微集中一點精力,再憑藉陳偉腦海中那些陣法知識。

抬起手,貼在那無形牆壁之上。

稍作整理。

閉緊的雙眸忽然睜開。

砰!

靈氣潰散,牆壁碎開。

破陣,輕而易舉,信手拈來。

陳偉順利登上二樓。

「……」藏書閣外,老者掃地的動作忽然停住。

側目,看向藏書閣方向,邁出去的腳,很快又收回來。

「沒想到那小傢伙還懂得破陣之術。」陳偉既然有那個本事可以上二樓,老者並不打算阻攔。

繼續專心掃落葉。

二樓陣法並非由他親手布置,學藝不精,被人破解,並不稀奇。

「三樓,你不可能上得去。」陳偉如今的境界,老者看得很透。

斷言,哪怕他是陣法師里,天才中的天才,也不可能破得了,只能止步於二樓。

一炷香時間過去,老者滿意點頭,他很少看錯人。

然而事實則是,陳偉此時,根本沒有要上三樓的打算,還在二樓,利用過目不忘的超級記憶,快速瀏覽著一本又一本功法。

其中以身法,易容術相關最多,側重隱匿,不戰而勝。

說不好聽點,就叫能跑就跑,能避就避。

畢竟不是誰都願意被人整天暗中窺探,掛牌售賣隱私。

天星門的噁心不是沒人知道,偏偏誰都又需要他,離不開,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默許他們的存在,只要不被發現。

一旦發現,該下狠手,還是要下狠手。

二樓功法等級在玄階下中上這三個品級,不算優秀,也不算太差。

又都與身法,偵察有關,正好可以彌補長生宗在這方面的不足,全部記下,一本不落!

這其中,大多都是天星門獨有,非內門弟子,不可學習,價值頓時拉升不少。

二樓共計五百六十八本,一個時辰不到,陳偉全部看完,心法,修鍊之法盡數掌握,正交由系統解析,製作成一本本功法秘籍,實體化,存放進空間戒指。

起身。

接下來,是時候去三樓看看了。

「誒!成天易,你想幹什麼?三樓可不是我們這種弟子能去的。」陳偉這才走到一半,便被人看出意圖,伸手阻攔道。

Start typing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