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下是配圖,各種草藥旺盛生長著。

如今灘涂已經成為了專家、網紅們的打卡之地,早已不是什麼秘密。

「怎麼會這樣,沙土怎麼可能種出人蔘,這,這怎麼可能。」童慶奎只覺一陣頭暈目眩。

「快查,是誰種植的?」童慶奎大喊道。

「父親,誰種植的不一樣,我聽蘇沐雪的口氣,她們似乎與這種植藥材的勢力有合作,如此一來,咱們可就危險了。」童西風皺眉道。

「那怎麼辦?找專家去炒作,說那些藥材有問題?」童慶奎問道。

「父親,沒用,上游吃這一套,炒不起來的。」

「而且如今出了這個智能機,那幫專家都去宣傳這個去了,誰還願意給咱們炒。」童西風連連搖頭。

「那,那總得有個法子,難道咱們童家眼珠子的就這麼認輸嗎?」童慶奎氣的直拍大腿。

「當然不是,父親,你想想雲海現在誰說了算?」童西風問。

「那當然是剛剛取代林三爺的江山集團啊。」

「對啊,江山集團不僅僅成為雲海的龍頭,而且他們又新出了智能機。不管誰踏足醫藥行業,他們都必須抱緊這條大腿。」

「既然錦繡能跟他們談合作,咱們也可以,無非是多出點錢,多放點血。」

「只要能保住咱們童家的地位,一切都是值得的。」

童西風提議道。

「沒錯,沒錯,還是你的腦子明白。你,立即去聯繫江山集團的人,爭取明日就能跟他們接洽上合作。」童慶奎下達了死命令。

「放心,我有朋友認識他們的負責人祁總,明天咱們就去談。」童西風點頭道。

次日。

童慶奎父子穿著名牌正裝,早早來到了江山集團的預約大廳。

看著眼前氣派的高樓、大廈,童慶奎父子不得不感嘆江山集團實力的雄厚。

眼下別說是雲海,就是在整個龍國,只怕也是前十的龐然大物了。

「你好,我們約了祁總。」童慶奎上前給保安遞上了名片。

立即有漂亮的女服務員引著他們進了大廳,咖啡、名茶伺候著。

「童先生,我們祁總正在約見其他客人,您的號碼比較靠後,請耐心等候。」服務員甜聲提醒。

「謝謝。」童慶奎點了點頭,坐在沙發上喝茶盤棋了佛珠。

他們是早上八點來的,一直等到十一點,足足三個小時,依然沒有等到祁雲偉的召喚。

「父親,他們不會是故意晾著咱們吧,我看這廳里也沒幾個人啊,怎麼等這麼久?」童西風有些坐不住了。

「沉住氣,心急吃不了熱豆腐。人家是雲海龍頭,就算擺點架子那也是正常的。」童慶奎閉著眼,沉聲道。

又過了半小時,服務員小姐走了過來:「二位,我們祁總有請。」

兩人大喜,連忙整理了衣服,到了樓上的會客廳。

一個英武、冷峻,三十歲左右的青年正端坐在茶几邊等著。

「祁總,他們來了。」服務生道。

祁雲偉擺了擺手,服務生躬身退下后,童慶奎父子弓著身子拱手走了進來:「哎呀,祁總,聞名不如見面,祁總真是神采飛揚,人中俊傑啊。」

「多謝,童先生有什麼事嗎?」祁雲偉沒有起身,抬手示意二人隨意就坐。

童慶奎坐定下來,再次拱手道:「無事不登三寶殿,我這次登門是想跟你們江山集團談合作的。」

「嗯,怎麼談?」祁雲偉往後靠了靠。

「我們知道你們集團剛剛建立了社區智能售葯機,我想成為智能機的唯一供藥商,不知道祁總可否願意合作。」童慶奎直言道。

「唯一?呵呵,我們可有一千多個網點,而且預計會再增加至少兩千個。唯一,就怕你們供不起啊。」祁雲偉冷笑道。

這一說,童慶奎更是背冒虛汗,他意識到今天必須拿下這個合作,否則,雲海甚至外地藥廠擠進來,他童家的輝煌將不復存在。

「祁總,我們童家有成熟的製藥體系,以及藥材供應體系。我想您應該知道,我們一直是雲海最大的藥商,別說您增加兩千個,你就算是增加五千個,我們也供得起。」童慶奎放下了豪言。

「是嗎?我怎麼聽說錦繡才是第一呢?」

「而且錦繡還是我們的同鄉企業,你說我有什麼理由不選擇它呢?」祁雲偉撇了撇嘴,態度依然冷漠。

「祁總。」

「錦繡是有生產線供給能力,問題是蘇沐雪沒有藥材來源,一旦供不上,豈不是影響你們的效益?」

「而我們,擁有最強的配套實力,跟我們合作,大家一起賺錢不好嗎?」童慶奎道。

「嗯,你要這麼說,我還真有些動心了。」

「說吧,你們願意出多少錢,拿下獨家供葯權?」祁雲偉問道。

「五年,三十億!」童慶奎道。

「五年,三十億?你在跟我開玩笑嗎?」

「你知道願意錦繡出多少嗎?」祁雲偉大笑了起來。

「多少?」童慶奎有些慌。

他剛剛被錦繡白坑了十幾個億,賬上的資金已經短缺,三十億差不多是極限了。

「五年,六十億!是你的兩倍啊。」

「童總,八十億,價我定了,要不要悉聽尊便。」祁雲偉直接報出了價碼。

「八十億?」童慶奎整個人都快傻了。

「沒錯,八十億,如果你沒這個實力,那就請吧。」祁雲偉用不著給他顏面,直接抬手準備送客。

「祁總,別急,你容我想想好嗎?」童慶奎道。

「好說,我給你三分鐘時間。」祁雲偉也不急。

「西風,咋辦?」童慶奎走到一旁低聲詢問。

「父親,我的意思是包下特權,跟他簽訂合約寫清楚至少再增加兩千個同體量的販賣機,只要拿下來,咱們大不了把藥材提高了。」

「你想想要是咱們的藥房和販賣機同時提價,那麼雲海人想不買咱們的葯都不行了。」

「如此一來,錦繡失去了市場自然就被擠垮了。一增一長,咱們怎麼著都是賺的。」童西風盤算了起來。

「好,那就按你說的,咱們盤下他,咬咬牙,這錢還是能湊出來的。」童慶奎跟著拍了板。

回到會客廳,童慶奎笑容滿面道:「祁總,我們想好了,八十億就八十億,不過,藥材的售價由我們定,兩千台販賣機在一個月之內建成,這個要求不過分吧。」

「好說,來人立合約。」祁雲偉直接叫來法務,當即擬定合約。

童慶奎父子則開始聯絡關係,開始籌錢。

很奇怪的是,整個雲海竟然沒有一家銀行願意貸款,最後還是一家新開的東方銀行表示願意提供五十億的貸款,不過利息嘛,自然是要比一般銀行高出許多的。

為了擠垮錦繡,童慶奎也顧不上這麼多,一咬牙貸下了高利息貸款。

下午,父子二人帶上錢,再次找到了祁雲偉,當場一手交錢,一手簽約,談成了合作。

童家父子一走,江寒後腳就到了。

「江盟,童家已經上套了。」祁雲偉恭敬迎了過來。

那家新開的東方銀行,正是江山集團的,如此一來,童家又被套牢了五十億債款。

一旦藥物賣不出去,等待他們的將會是傾家蕩產。

。 第1791章

「送他回去?」秦舒馬上反應過來,「你要送巍巍回海城?」

「沒錯。」

這是褚臨沉打算好的事情,他不假思索地說道:「京都不比海城,這裏危機四伏,讓巍巍一直留在這兒我不放心。」

雖然沒提前跟秦舒商量,但他知道,她不會拒絕。

秦舒在短暫沉默后,開口問道:「你打算什麼時候送他走?」

「這周之內。」

「好,那我們後天見。」秦舒很灑脫地說道。

如褚臨沉所想,秦舒沒有拒絕,事實上為了孩子的安全考慮,她也不可能拒絕。

對於後天的見面,秦舒充滿了期待。

她在電話里跟褚臨沉商量著後天的遊玩計劃,打算給寶貝兒子在京都留下一個美好回憶,讓他能高高興興回海城。

從遊樂場討論到親子互動手工坊,直到不小心打了個哈欠出來,被電話那頭的男人聽到。

男人立即關切且霸道地說道:「行了,後天我來安排,你現在趕緊休息去!」

然後嗓音低磁的道了一聲「晚安」。

「晚安……」秦舒下意識地回應,剛說完,低頭一看,電話被掛斷了。

那男人生怕耽誤了她分分鐘的睡眠時間。

秦舒唇角一抿,揉了揉睏倦的眼皮,這才放下手機起身去洗漱。

忙碌的一天總是過得飛快。

明天,就是跟褚臨沉父子倆相約的日子。

秦舒提前一個晚上就搭配好了第二天要穿的衣服,熨燙整齊地掛在衣櫃門上。

摘下臉上的面具,看着鏡子裏自己的真容。

一直戴着面具,加上這幾天的忙碌,讓她的氣色看起來都不太好了,眼睛底下甚至出現了淡淡的黑眼圈。

明天大概率也是頂着面具出門的一天,但……萬一呢?

總不能這副模樣見人吧。

秦舒輕皺眉頭之後,給自己調了個面膜均勻地敷到臉上。

正在她拿着手機準備躺到床上去,確定一下明天的行程時,敲門聲響起。

大半夜敲門?

秦舒只短暫猶豫了下,便大概猜到了是誰,她上前開門。

房門剛打開一條縫,門外的少年便說道:「我明天能不能……」

話還沒說完,少年的聲音戛然而止。

那雙死魚眼極力瞪着秦舒。

「是面膜。」秦舒開口,少年的心思都寫在臉上。

她臉上的面膜是灰白色的,在夜色映襯下,乍一看是有點驚悚。

估計是嚇到這傢伙了。

秦舒熟悉的聲音,讓少年慢慢收斂起失控的表情。

「你來得正好。」秦舒繼續說道:「明天我要出去一趟,但是按照我們之前說好的,你要乖乖留在這裏。」

「啊?」少年為難地說道,「可是我剛想跟你說,我明天也想出去一下。」

「你去做什麼?」

「我……能不說嗎?」

秦舒眼裏劃過一抹思索,說道:「可以,但是你不能出去。」

她的態度很堅決,不管少年如何說都不鬆動。

看着少年垂頭喪腦回房的背影,秦舒心想:這小子應該不會老實聽話吧。「聽說LCO的魔女們似乎在聚集過來?

悠閑的夏日,羅恩正在與仙都木阿夜對奕著國際象棋,手中的卒子踏入了對方的最深處,從只能前進的卒子,化為了戰場上最強大的皇后。

「……我……」

仙都木阿夜知道這座島上乃至於這人間,沒有什麼東西能夠瞞得過眼前這個自己傾心的男人。

《契約了人類惡,理應成為冠位》第343章適者生存 而現如今不僅僅是只九陽鵬王心中極為高興,而與此同時,這些蘇家的武者們心中也同樣非常的高興,他們有一些人在運功療傷的時候,也同樣無意當中去看一眼雙方的戰鬥,而現如今銀狼和火毒蟒兩大妖獸族群之間戰鬥起來,所以說這兩大妖獸種族之間進行生死搏殺之時,對於他們蘇家的武者而言,可以說是極為有利的,只要他們沉住氣,等著火毒蟒之間分出一定的勝負之後,便是他們這些蘇家的武者們,坐收漁翁之利。

而這時候,在九陽鵬王的幫助之下,度假的武者們必然能夠將這些銀狼和這些火毒蟒紛紛的,擊殺掉或許他們的吆喝,這樣一來對他們這一次萬妖山脈當中的歷練必然會有非常大的幫助。

Leave a comment